台湾十日 (二)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8
牛顿张 (上海) LV.6
2016-12-26 11:00 221/2
  • 出发时间/2015-12-01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0000RMB

 
白先勇先生写过台北人,压抑纠结,我接触的台湾人,却完全不同。

黄师傅我花莲和我们相处一整天的司机。从早上9点开车接我们,到下午5带我们带着炸弹葱油饼回来,他一直是个安静的司机,热情的导游。那天早上风大,他告诉我他是外省人,我问他身份证上还写祖籍么?他笑笑。我告诉他,其实旅游景色固然重要,但聊天更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特别对于台湾人,我们充满了各种好奇和想要知道的种种。他又笑笑。闲谈间他说了当地本省人和外省人之间结婚的很多,现在台湾人一般的收入情况,教师的收入,他的岳父,和我详细的安排了当天的游览计划。他不主动讲话,却是有问必答。我问他你现在最大的烦恼是什么?他回答也还是自己的孩子咯。我问他蓝绿,他说大多数的台湾人和他一样都很多年不投票了,虽然他们都有投票的权利。中午他推荐我们吃海鲜面,自己却坚决不和我们一起用餐。等我们满足的吃好了之后,他帮我们买了两大杯当地最好的柠檬汁。一路上他会告诉你各种景点地理特点交通路线,却很少加个人的演绎,常常是停好车让我们自己去看。走白杨隧道的时候给我们准备好了雨伞和手电筒。上厕所的时候,我和汤忽然意识到我们钱包相机全放在车上了有点紧张,可忽然之间就感觉的自己有点邪恶,确实我们想多了。傍晚的时候,他主动聊起他的孩子已经30岁了,明年想去澳洲,还不想生孩子,年轻人总想着游历世界,呆惯了一个地方就想远走。我这才意识到他已经50多岁了,确实完全看不出来。在回程的车上,他和我们说困了可以先睡一会儿,等到炸弹葱油饼那儿他会叫醒我。我看到早已经睡熟的汤老师,笑了。

张师傅也在花莲,是个的士司机。仅有的一点接触,我忽然感受到历史在他身上的影子。他的父亲是国军残兵,眷村长大,自己以前也是军官,后来退役下来当的士司机。说起西安事变,说起抗战内战,他都如数家珍。不激动,却很清晰。我问他他们小时候学的历史怎么说,他说他们也是学荼毒的历史了,只是很多编造的部分刚好与我们相反,或者是主语和宾语刚好换过来。我问他,蓝绿,他说不管我是蓝是绿,他们也都是说我们是喝国民党的奶水长大的。他五十多岁,后发稀疏,他说他祖籍山东,我问他回去过么?他沉默了很久。

导游小胡,是花莲垦丁的伴车导游。声音清脆,年轻的时候估计长相甜美。她是阿美族混血,阿美族就是台湾特别会唱歌的少数民族。当然她特地纠正了我们,少数名族这个词汇显得不够尊重,在台湾应该叫原住民。在北回归线那,我确实听到了两个阿美族的中年大姐在唱歌,旋律确实美,我后来后悔,当时应该买一个光盘,保留了太多的画面,却没有保存声音。那歌声想起来,就很快会回到当时的情境中,歌词有一句我猜意思好像是“在外不容易”什么什么的。小胡短发干练,很礼貌。说起内战,就说毛先生把蒋先生赶到台湾来。仿佛不是在打内战是在打毛线。车上偶遇两个北京奇葩大妈,酷爱照相仿佛,恨不得要把这一片山水带走的赶脚。小胡绝不声色,安静等待,三翻五次之后终于忍不住催促,倒是听起来有点怒气的话语却配上了独特的台湾软调,很是滑稽。只有一刻,我看到她靠在电线杆上抽烟,那一刻我感到也许她的生活也有各种烦恼,只是展现给我们的永远是那么善意的一面。

洋葱大哥也是导游,比起对于植物的兴趣他活反倒是显得不是那么专业。一路上他非常乐于给大家介绍,这个是扶桑,这个是什么什么,当然兴趣最大的是洋葱。大家看左边,洋葱田。大家看右边,洋葱田。大家看那边是山,山上是国军训练的靶场,靶场下面是洋葱田。垦丁的洋葱特有的不辣,很甜。快看,还是洋葱田。快到垦丁的时候每隔一会就会准时提到他的洋葱。他是洋葱大哥,一个发型也很想洋葱的国军服役32年的空军军官。完全看不出来,一路上感觉就像一个30出头的年轻人,也找点年轻时候的照片给大家看,大家看完纷纷觉得与现在没什么分别。大家问有没有和大陆交战过,他立即揶揄。话语之中也确实没什么战斗意志,后来他才告诉我们他是开运输机的。于是大家嘲笑他还是在干运输的老本行。洋葱大哥说战斗嘛还是大陆比较厉害,事实不是已经证明了么。我们在船帆石下车,洋葱大哥给我们留下了最好的回忆不在小野柳,也不在恒春,却是一片片洋葱田和搞笑的发型。

台湾人不张扬,不激烈,温和是他们的自然本性。台湾小妹更是让你酥软。也许是很多年的教育,也许是很多年秩序的积累。让人和人之间没有了攻击和斗争的因素。也许是自然资源和人口的宽裕,竞争和拼抢的意识在日常的生活中很难看到。按部就班的上车,坐下,乘车,每一次走进7-11,台湾小妹都热情的和你打招呼,很快就感觉到友善和希望,无论是民宿老板的一家,还是刨冰店的老板,或者是西子湾钓鱼的年轻夫妇,表达善意是一种生活习惯了。我想每个平凡人生活中肯定都有很多烦恼,他们应该也有,他们只是不会把自己的负面展现出来,带上工作,影响你。他们也许也有很多想得到的东西,但公共意识也许就是不会随意挤压占有侵害他人的空间和权益。

对了,在吃南瓜饭的小店,偶遇一位大姐,问起了路来,她索性给了我们画了一张地图,据说这是第一家永和豆浆。

台湾,没有那么多的意外和不安,与人相处,你能放心。

本篇游记共含2076个文字,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牛顿张 的图片:

這是第一家所謂的永和豆漿沒錯 但店名叫世界豆漿大王 並不叫永和豆漿 哈哈

2016-12-28 21:10

考证正确,我当时也有此疑问

2016-12-28 21: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