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新西兰九大步道北岛篇,大河步道第二天

20
ALAN (奥克兰) LV.20
2016-12-26 17:44 460/10

第二天,拥抱大河

1. 美丽多情的旺格努伊河

       2013.12.24日,阴,有阵雨。
早晨6点起床,7:00点赶到租船公司停车场。8时许接驳车出发。这是一辆船公司合作方的面包车,车主是一对夫妇,司机大哥的爷爷就是当年留在此地的华人,有四分之一华人血统,女主人是位热情的毛利大姐。
车沿着崎岖的山路向上游的出发点驶去,一路上,毛利大姐给我们介绍了许多漂流的技巧及注意事项,还介绍了一些我感兴趣的数据:
       旺格努伊河(WHANGNUI RIVER)全长290公里,是新西兰境内第三长的河,也是可以航行的最长河流。已开发的漂流河段145公里,小于二级的险滩(适合无经验者)200于处。
她还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流传很久的毛利故事:塔拉纳基山(MOUNT TARANAKI)想诱惑汤加里罗山(MOUNT TONGARIRO)的妻子,美丽的皮杭加山(MOUNT PIHANGA)。怒火中烧的汤加里罗山喷了塔拉纳基山一身滚烫的熔岩,灰头土脸的塔拉纳基山只能往西逃窜,凿开了一道直通大海的深沟,一路向北留在了现在的位置。后来汤加里罗山周围涌出清澈的水流,灌满了沟壑,形成了旺格努伊河。
早期的毛利人在旺格努伊河畔开拓定居,他们开垦肥沃的土地种植薯类,制作复杂的陷阱来捕获鳗鱼。19世纪40年代欧洲传教士来到此地,50年后河上有了船只,将欧洲移民运送到陶马鲁努依等偏远内陆,由于缺少通畅的陆路,当时走水路的乘客非常密集。
       20世纪20年代,往返北岛中部的公路逐渐完善,河道航运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随后在本地兴起了农耕种植业,对环境带来一定程度的破坏。早期的环保组织大声疾呼,要求政府出面干涉,旺格努伊国家公园顺势诞生。国家公园占地742公顷,全部是无人涉足的原生态环境,大河漂流之旅,正是从其心脏地带穿越而过。
       也许是太投入的缘故,司机大哥竟然错过了下河的路口。山路很窄,10人座面包车再加一个满载皮艇的拖斗,掉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只能往前开,走了好久才遇到一处农场入口,司机大哥小心地调过车头,我们才回到正确的下水地点。
漂流段全程145公里,分成12个露宿点,三个下水点。我们是在第二个点(OHINEPANE)下河,将经过10个漂流区间11个露宿点,全程123公里。两年前,我们是在第三个点(WHAKAHORO)下河,行程108公里。
       9时许到达出发点后,司机大哥把每条船的密封桶绑好,每条船配备一只备用桨,帮助大家把救生衣穿好。毛利大姐再次重复安全守则,操船基本要领及翻船时的脱困技巧,一再强调遇急流时应顺着“V字口”行走,无论何时都要做到“船比水快”。依安全程序检查完毕后,将我们的船一一推下河,看我们在周围静水区操练一段时间后才告别离去。四天后,他们将在终点站PIPIRIKI接我们。
       10时许操浆启程,正式开始历时4天3夜的漂流。

2. 激流翻船

       下河后试了几浆,发现自己和两年前大不相同,已经可以准确操浆并与老伴儿前后呼应、和谐驾船。对第一次漂流的MAY一家不太放心,过第一个激流时,我让儿子的船打头阵我断后。当发现他们漂亮地完成划桨、换桨、双向转头及煞车调整方向等一套组合后,明白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们不愧是玩家里手,行前查了许多资料,看了若干视频,据说还在客厅的凳子上练习了半个月,还从视频上学到了一个办法,将一只桶固定在船尾,后座船长就有了一个靠背。第二天,我们的三条双人船都采用了这项新技术。
       沿途有许多河滩,行船时可随时靠上去休息,同行的船总是你前我后多次相逢。在我们下水的地方,碰到了前一晚在这里宿营的英国队和法国队,都是一艘双人艇和一艘单人艇组合。法国队是三个姑娘,她们的船很新、很漂亮(也许恰好遇到某租船公司新进的船)。英国队是夫妇俩带一个22岁的儿子。我们下水时正值圣诞,他们的船上披挂着彩色的装饰条,每人头戴一顶火红的圣诞老人帽,为冷清的大河,增添了不少喜庆。
        这段河路上次没走过,右侧是延缓的山坡,视野比较开阔,左侧是悬崖峭壁,上面有一条公路,沿公路设有电线杆,没有荒凉、无人烟的感觉。水流很急,险滩很多,几乎没有超过百米的静水区。一开始老伴很紧张,每到急流都大呼小叫:
       “左边有块石头”;
       “右边水面有树枝,下面有大树桩”;
       “V字口在前边11点钟方位,对准了,好,进来了!GO,GO,GO!”;
       “往左,往左,往右,往右...”。
       “吆喝哏么,神经兮兮的,老船长已经有超过百公里的船龄了”,完成了一个准确地激流煞车后,我信心十足地对她说。
       河流在河面较宽处往往分成两个支流,支流的水很急但船行驶较快,只需避开树桩、暗石即可顺流而下。两条支流到一定的时候将在下游某处汇合,中心处形成一个明显的“V字型”,V字口的开口处很平缓,但顶点却形成很大的激浪区,过浪区时船会前俯后仰,上下起伏。这时只要找好方向,冲过两三个巨浪后就可解困,但迎面而来的浪花很大,前桨手往往会溅湿衣裤,船舱会进水,一般没有翻船的危险,但船的速度太慢会因灌水太多而沉船,只有快划才能保持“船比水快”,才可以脱困。有时候,V字两边的水流量不同,船会明显地受到来自某一侧的冲击力,这是最容易翻船的,需要船长加以相反方向的力予以平衡。力要加的恰到好处,小了没用,大了会产生第三方向的分力使船转向或转圈,这时船长需要横桨煞车,矫正航向。
我们是断后的船,走了近两个小时,发现船的载重不均总向左偏,在一处裸露的石滩停下来调整。再次上路,看到我们的船队在一处河滩等我们,儿子更是划着JASICA的单人艇到上游来接应,以为我们出了问题。
       我们没上岸,说明情况后就先行一步,他们本该随后就到,可划出去好远,仍不见大队的船影。在一处视野开阔的静水区泊船等待,半个小时后仍不见船队踪影。终于盼来了法国船队,三个姑娘抢着话头告诉我们:
       “你们队有一条船翻了。前面的BOY害怕,后面的BOY去救他,船漂出去了几百米,后面那个BOY又去救船”。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单人艇姑娘又说:
       “没事了,他们已经控制住船,正在整理,一会儿就下来”。
       心忽地一下落了地。小法国佬,说话留半句,差点没让她们吓着。
       又过了10几分钟,英国队也到了,我们才得知详情:
       “过急流时前面的BOY去抓大树,结果船翻了,前面的BOY不会游泳,后面的BOY要先救他,再救船,现在都安全了”。
       儿子终于到了,原来他们的船被急流冲到一颗大树下,正确的处理方法是低头俯身顺水穿过去,但前桨手HENRY不仅不会水,而且对水有恐惧症。拼命用手去抓树枝企图减慢船的速度,结果失去平衡的船倒扣了过来。翻船后,儿子先救吓得待在原地拼命呼救的HENRY,把他弄到岸边再游泳去追漂走了的船。船控制住了,已漂到下游几百米处。HENRY又不敢下水,希望儿子能划船逆流而上来接他,但这是不可能的,在激流区双人艇是不可能划到上游的。好在MAY的船下来,让HENRY先上他们的船,惊魂未定的HENRY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勉强上了船。
       所幸儿子的船倒扣着飘出几百米,竟然无一物丢失。翻船落水对儿子不算稀奇,两年前由于他划的单人艇少部件,翻船十几次,大河和他的亲密接触次数,在漂流的队伍里算是破纪录了。
我们的原计划是走三个区间,划行36.5公里到第四站WHAKAHORO露营,但MAY说实在划不动了,于是我们在第三站上岸,比原计划少了5公里。

3. 荒野平安夜

       晚上6时许,我们在MAHARANUI营地上岸,这是一处离岸边很近,地势平缓的山坡,森林边开辟出一片修整很好的草坪,可扎十几座帐篷,有一间厕所,一座小亭子,一个储水罐。今晚只有我们队和英国队在此露营。
       扎好帐篷准备做晚饭时,发现营地手动压水泵坏了,我们无饮用水可用。英国爸爸爬到蓄水罐打开顶部开口,用我给他的饭锅,把英国妈妈拿来的一只带开关的蓄水桶装满,三家人共同使用。
我们的晚餐是用气炉煮的快餐面,英国人吃面包和一种很甜的点心,我拿出12瓶啤酒,大家在一起庆祝2013年平安夜。
       下雨了,在各种小虫的鸣叫声中,在不划船绝对不可能到达的深山河畔入眠。

2014.1.31.(年初一)於奥克兰

本篇游记共含3433个文字,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赞。

2016-12-26 19:27

引用 摄驴风萧 发表于 2016-12-26 19:27:03 的回复:

赞。

回复摄驴风萧:谢谢

2016-12-26 19:58

引用 ALAN 的图片:

2016-12-26 21:3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2016-12-26 22:55

2016-12-27 00:57

谢谢诸位

2016-12-27 05:0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2016-12-27 07:38

2016-12-27 09:26

顶下

2016-12-27 09:4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0F

赞赞

2016-12-27 10:2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