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梅里-心中的那座山

  • 出发时间/2014-12-08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行程如下:
湖南——飞来寺——雨崩——飞来寺——丽江——返程

先来看一段视频,当时的电脑太卡,勉强完成。后来又不愿意再做了,Pr渲染太慢了。
原视频太大,没法上传,使用暴风影音转码后尺寸是小了,但是分辨率却低了很多。我没有用Pr调整大小,太耗时了。
凑合看吧。

梅里,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

12月9日的飞来寺晴空万里,唯独雪山方向有一片云;10日太阳升起时雪山短暂露面后又迅速躲进云里,其实那天飞来寺天气同样很好,梅里雪山确实难得一见。然而在飞来寺的短暂停留里我却看到梅里夕照、日照金山、雪山全景和雪山上的彩云。
我固执地认为,这是神山对我的偏袒。

一直都很迷恋香格里拉地区,想走一些大的环线。但现在的工作最多只允许休到16天假,线路安排很受限。梅里雪山香格里拉地区我最想去的地方,去之前,如果到了丽江或者香格里拉,我是不情愿长呆的,也不愿意从香格里拉川西梅里雪山于我,绝不是一个单纯的旅行目的地,而是香格里拉的封印。只有去了,我才有心思走香格里拉地区的其他路线。
所以我没犹豫地直接到德钦。从湘西北到滇西北,经武陵山区、云贵高原、横断山区。沿途路过张家界凤凰镇远西江千户苗寨、东竹林寺、白马雪山。
那年春天一个人跑去了青岛,看到街头的流浪猫,竟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怜悯。不怎么喜欢一个人出去,出发前把风声放的很远,就差让领导知道了,也还是没找到同伴,只好一个人上路。我不怎么喜欢一个人旅行,愿意一个人上路,是相信路上我不会孤单,是相信路上能被捡走。

我运气不错,刚从丽江下火车就被捡走了。捡走我的是一对年轻夫妇,他们是要去雨崩。我们没有在香格里拉停留,直接去了德钦,早上从丽江出发,晚上到飞来寺。
这一路上最激动人心的就是白马雪山垭口一带了。在客车快要开到上坡顶端时,我就激动起来:过了这个垭口以后会不会看到梅里雪山呢?等车开过去才发现前面还有另一个坡。下一个上坡快开过去时我又激动起来,结果又是前面还有上坡。这才亲身体会到传说中的“坐车累”了。
真正到了垭口,司机会停车的。

垭口的白马雪山(扎拉雀尼)逆光,拍出来的照片画面很灰,就不贴上去了。

翻过垭口没多久,就看到了冰川的白色了,雪山隐藏在云雾里面。其实这天德钦的天气很好,下图是我在白马雪山垭口拍的,天空碧蓝,没有什么云。

事实上,那天也就梅里雪山那一块有云,那片云正好把雪山给挡住了。如此说来,看梅里雪山确实不适合参考天气。
或许是要看缘分。

云雾挡住了雪山,却让我看到了梅里夕照。这张是在吃饭期间放下碗筷跑到客房阳台拍的,夕阳稍纵即逝,哪顾得着吃饭。

去一个地方旅游,最好的天气往往不是大晴天或者宛如仙境的云雾天,而是各种不同的天气不断变换。我这次就是这样。所以至今我还相信,那天没有看到雪山其实是最好的安排。
冬天的飞来寺游客少,显得很清静,旅社里也就我们一拨人,这是此次行程里唯一的热闹聚会。聚餐后各自散去,逛街,写明信片,聊天,睡觉。

三天后重回飞来寺后讨得几个印章盖上,我是个印戳控,没有印章的明信片我不收藏。几十张片子,一张张盖完,寄出去却没多少人收到。对于我来说,寄明信片是个悲伤的故事,写的时候不知道如何下笔,百般纠结,寄出去以后能收到的又寥寥无几。
我知道要淡定,但是睡前还是祈祷了一把,祈祷第二天早上云雾能散开。同样祈祷的肯定不止我一个,有的人来飞来寺一趟就是为了看日照金山
那天夜间我没有起来看银河,当时以为可以看银河的地方多,以后能看到。直到今年(2016)夏天去川西甘南的时候想看星空却碰到月圆才感觉到遗憾了。月明则星稀,看夜空除了地点以外,日期也要对上,要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才好。

第二天早上(12月10日),我们不约而同地早起,又不约而同地跑到楼顶,虽然客房的大阳台看雪山同样可以一览无余,但我们还是冒着冬天清晨的寒风跑到楼顶了。那天早上,每家旅舍的楼顶都站了一小拨游客。
湖南到飞来寺,坐车需要两天半,中途倒车五次。就为能看到日照金山
到楼顶的时候,天还没亮,但还是能看到了西边雪山的轮廓,这就是说,我门能看到日照金山了。
慢慢地,太阳出来了,雪山由模糊变清晰,由白色变金色。
日照金山,真的是金色的!

在楼顶,想拍照又怕没能尽情欣赏,欣赏又怕错过了拍照时机,我竟不知所措。
如上所述,"梅里雪山于我,绝不是一个单纯的旅行目的地“。这次见到日照金山,实现了一个长久以来的愿望,经历了一次久违的感动,解开了香格里拉地区的封印。

看完日照金山,同伴即下楼收拾行李准备返程(不早启程的话,当天回不了丽江),我继续守在屋顶,白塔里燃起了祈福的桑烟,藏民们陆续到来,对着雪山顶礼膜拜。这是我第一次被虔诚所感动。他们才是朝圣的,而我只是路过的。

不多时,同伴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返程,交接完以后我再次回到楼顶。须臾之间,一直藏在云里的缅茨姆终于露面!卡瓦格博的云雾也散去了一些。

没过多久,雪山再次隐在云雾里。滇西北的雾气就是这样,瞬息万变。

10日上午,我去了德钦县城,跟着两位藏族大叔去雨崩,13日中午从雨崩回到了飞来寺。

这个时候,我刚从雨崩徒步回来,身上特别脏,我只想洗个澡。客栈却没有热水,我几乎是用冷水洗澡的。
大冬天在高原上洗冷水澡,个中酸爽,谁能体会?
但是13日这一天却是几乎完美。
早上在雨崩看到了日照金山。上午从雨崩的尼农大峡谷徒步出雨崩。这两事项我放在下文写雨崩的图文里细讲。
中午到飞来寺以后,天气晴好,梅里雪山悉数露面。那天天空很蓝,蓝得对面的雪山也呈现出淡淡的蓝色。

洗完澡,给明信片盖上纪念戳,买点零食,泡上茶,在客栈找本书,坐在楼顶的躺椅上对着雪山晒太阳。
远方的朋友呵,可知我在这个午后的时光里偷走了多少的美好?

这天雪山没躲进云里,但我仍然看到了梅里夕照。那是傍晚的时候,我看到一位大叔架着三脚架拍照,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卡瓦格博峰的白云会变成红色,就走到他身后提醒他,转过头我才知道他是个老外。
老外听不懂中文,一脸茫然。我是24K纯种英语渣,一脸懵逼。
但是既然是我先搭讪的,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我用憋足的英语告诉他,这云很快就要变红了。
我不知道他他有没有听懂,我只记得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用英语交流。好吧,这其实也算不上主动,毕竟我是没办法硬着头皮上的。如果事先就知道他是个老外我绝对不会过去搭讪的。
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不到一分钟,云就变红了。

我是相信了,大自然的想象力远比我丰富。叫我凭想象力画也画不出这么美的云彩。
后来去在丽江又碰到我在雨崩认识的同伴H,她说从雨崩回来后也是只想洗澡,为了洗澡选择住在条件比较好的德钦县城(升平镇)。而对于我来说,飞来寺有如此美景,洗冷水澡就算再酸爽也已经不算什么了,所以我选择住飞来寺。我旅行的风格一直是这样,唯“景”是图。

既然晚上住飞来寺,第二天早上自然是要看日照金山的。第二天,梅里雪山悉数露面。还是站在楼顶,对着雪山,我已经无话可说。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旅行,或许我确实是喜欢,又或许只是敢想敢做而已。直到到后来我问自己:如果不喜欢旅行那怎么会有“一定要去”的执着?
“世上总有一片美好的风景使你安静和向往,也使你终于知道所有的跋涉都是为了这一刻的幸福。只要活着,就能遇见。”
认同这种说法,说明我是喜欢旅行的,是吧?

返程的车在德钦县城不远的路上停车,因为这里可以拍到缅茨姆。但我更喜欢在车上拍的这张。神山守护村子。

汽车重新开动后,在白马雪山垭口附近再一次看到雪山,翻过垭口到香格里拉。第一次梅里之行,告一段落。

雨崩,我跟着朝圣者的脚步,来到了天堂

连续三天的徒步,磨破两双袜子,鞋子也已经报废。和十几个同伴同行,数次的遇到美景。如果天堂有另一个名字,可以叫雨崩

10日上午在飞来寺告别同伴,我开始联系在丽江捡走我的夫妇,他们也要去雨崩。但是我没看到他们发的微信消息,错过了。
抱大腿的计划破产,只好自己去雨崩。这个时候正赶上雨崩在修路,西当方向不让游客进,只能走尼农方向,出雨崩也只能走尼农线。我不想走回头路,打算去德钦县城问一下看有没有从西当线进雨崩的方法。
德钦县城很顺利地坐上了去西当的班车。西当方向不让游客进,车上坐的大部分都是西当的藏民,问他们西当线的信息自然靠谱。更大的收获是在车上遇到了俩内转山的藏族大叔,我有机会让他们带着混进去。
从升平镇到西当,要经过澜沧江河谷,河谷和两边的山组成著名的澜沧江梅里大峡谷。峡谷里,汽车在仅有一车宽的土路上颠簸行驶,路的一侧是高山峭壁,上千米高的裸露碎石山体,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塌方。另一侧是一百多米深的澜沧江河谷,近乎垂直,从车窗往外看,汹涌的江水随时都有可能把山体冲塌。我坐在河谷那一侧靠窗的位子上,看着下方,车轮几乎贴到路的边缘,澜沧江好像就在我的正下方,要是再往外十多厘米汽车定会翻到湍急的澜沧江里。或者,如果出现塌方也绝无生还的可能。然而车却开得很快。我暗下决心,如果活着通过这段路,我一定去转山。在河谷,我还看到前方路段正在施工,碎石和灰土从山上滚入澜沧江,卷起很高的尘土。等汽车行驶到那段路时,路段看起来似乎还不够一车宽……我都吓蒙了。不过车上的藏民一个个都很淡定。

到了西当,惊心动魄的路段总算过去了。晚上和俩藏族大叔一起住在西当温泉。明天去雨崩游客不让进,藏民是可以进的,我们一起商量好让他们俩带我进雨崩,检查的时候我不说话,他们用藏语告诉检查员说我们三个都是转经的藏民。从一个一无所知的地方混进去,心里很没底。大叔安慰我说:“没事,不会查的”。这么一说我的担忧缓解了很多。大叔把他的佛珠借给我,教我念六字箴言,让我看起来更像转经的藏民。晚餐是正宗的牛肉泡面,因为大叔在我的泡面里面切了牦牛肉。
第二天早上开始徒步,我在全程上坡的路上欣赏,拍照,还得跟上大叔的脚步。俩大叔体力很好,背着包走上坡路都比较快,快到那宗垭口那段我感觉有点累了。
戴眼镜的大叔好像也拍照很感兴趣,一路上也会摆出笑脸叫我拍。有一个大叔能说汉语,路上的聊天中知道俩大叔来自西藏那曲,这次来德钦是为了转神山。大叔们的虔诚让我充满敬意,那曲德钦差不多两千多公里吧。
到那宗垭口碰到藏民,我尽量装得像一个藏民。不过那藏民他和大叔聊了一会儿天(藏语聊天,我不知道说的啥),貌似还帮忙指了路。混进雨崩如此简单,之前想到的各种应对方式都用不上了。

我们在雨崩下村的客栈休息,俩大叔在客栈的厅里向客栈老板打听去神瀑的信息,徒步五小时后的我没有坐下来休息,哪怕过不了多久就要徒步神瀑。原因很简单:对于头一次进入雨崩的我来说安分地坐下来休息是不可能的。
我在客栈周边闲逛,拍照,逛一下就就过了一个半小时。雨崩符合我对世外桃源的所有幻想,村子就在雪山脚下,四周群山包围,与外界只有很窄小路可通(但我在雨崩确实看到了拖拉机,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很纳闷);村子非常宁静,还没被外界文化入侵;还有就是这里联通手机没有信号,任何地方都没有(截止2014年年底),这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

徒步一上午,一会儿还要去神瀑,当然要补充能量,在客栈吃大叔从那曲带来的牦牛肉和糌粑,喝客栈提供的酥油茶。大叔给我一大块牦牛肉和一把刀,让我切着吃,到了要出发时我还没吃完。这种牦牛肉是把新鲜牦牛肉切成块,煮熟后晒干,不用加食盐,和我在塔公吃过的牦牛肉干不一样…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牦牛肉是大叔请我吃的,重点是我不会告诉你有多么美味。
今年(2016年)年初初去鹿院坪遇到在那曲工作过的藏族朋友,他告诉我那曲的熟牦牛肉非常好。想来大叔也没有用什么社交方式,我估计是难得有机会答谢他们了。

去神瀑全程上坡,不过这次是把包放到客栈里面轻装上阵,然而拖慢行程的不是背包,而是相机。我一路走一路拍,被大叔甩开了就跑着跟上,从早上七点开始徒步,在雨崩下村他们休息了我也没怎么休息,大叔体力很好,而且休息时间更长,在要欣赏和拍照的情况下跟上他们并不轻松。快到神瀑时,我感觉到累了,这是自虐级别的徒步。

戴眼镜的大叔比我先到神瀑,我赶到时,大叔正在朝拜,我赶紧把他借给我的佛珠放到他前面。大叔神瀑前站立,膜拜,伏地…然后重复。我跑到神瀑下面,这个季节神瀑只有下部的石缝里有持续的水流,水来自梅里雪山的融雪。水杯放在客栈,没办法带水回去,我只能多喝点了,捧水的双手也冻得通红。喝水时好几次有下雨般的水洒到身上,这水来自神瀑的顶端。喝完水,大叔还在朝拜,这重复竟持续了好几十分钟。我站在身后,再一次被藏民的虔诚所感动。受大叔的感染,我在神瀑布下垒了一个玛尼堆。

傍晚回到客栈,意外地碰到了在丽江捡走我的同伴,我们竟然住在同一家客栈。前一天的早上一起看日照金山后他们立即去了雨崩,在微信群里面发布召集信息,我没有看到。
我们在客栈一起聊进雨崩的经历,他们从尼农线进雨崩,明天回去的时候又得走尼农线返回,无法看到西当线上的景,而且还交导费(修路期间雨崩不收门票,但必须有当地向导带着才能进去)。他们得知我是被俩大叔带着从西当进来都觉得我很幸运,其中一个同伴说有的藏民相信在路上遇到同行的人是种缘分,要去关照。
11日晚上睡觉前查内转经路线,发现路线里没有冰湖,也许大叔们12日早晨就要出雨崩了,这让我有些担心,倒不是因为没有了带路的人,而担心是不能一起出雨崩,我想在德钦县城请他们吃饭。12日早晨,俩大叔果然要离开了,村口的拥抱,算是告别。
从升平镇到西当、雨崩,再到神瀑,俩大叔带给我的不仅仅是西当线上的美景牦牛肉和糌粑,还有千里朝圣的虔诚和一路关照的温情。谢谢大叔!愿神山保佑您和家人一生平安,扎西德勒。

去冰湖是跟着一群来自南方的驴友一起的,我蹭他们的向导。今天的徒步,我再一次拖在最后面,不过这次跟上他们很轻松,毕竟他们没有昨天大叔那么好的体力。翻过垭口进入森林的背阴面,路上结了冰,走在上面很容易滑倒。看起来这种路对同伴们来说非常难走,他们弯着腰手脚并用往前挪。垭口是绝佳的观景平台,他们走得越慢我就有越多的时间欣赏和拍照。

一直等到同伴们完全走过结冰路段以后我才开始走,我轻描淡写地走过,最后一段下坡的冰面我还一路跑着过去,他们已然惊呆。

在大本营晒太阳,拍照,发呆。同伴们则架起炉头煮泡面。

在大本营遇到另一拨驴友,他们中有人明天早上出雨崩,我又可以被捡走了。

这个季节去冰湖的路不太好走,很多驴友都没去。向导也说不要去冰湖,因为路面结冰,很危险,但是到了大本营不去冰湖这样的事显然不是我能做出来的。在大本营休息完后他们就往回走,我往冰湖方向走。不过很快他们又回来了,还是决定去冰湖。冰湖的上坡路让他们没走多远就要休息,我继续前进,很快就把他们甩开了。

去冰湖的路确实有点难走,斜坡路面结了冰,容易滑倒。翻过一个小山岗,终于看到了冰湖,那是雪山脚下一个清澈的眸子。幽蓝的湖水,沁人心脾。湖畔安静得只剩下我的心跳。放下包,拿出瓶子灌满水然后开始转湖。

没多久,微风吹来,湖面起了涟漪,我却听到“嗖嗖”的声音,这声音远比风声要清脆,之前我闻所未闻。我以为这是神的耳语。

雨崩之后,我见过好多的海子,在党岭,在年保,在七藏沟,这些海子都是在无风的时候更漂亮,平静的画面倒影湖边的山,让我着迷。唯独冰湖,在有风的时候才最难忘,至今我也没有再次听到那一丝耳语。

返回时经过大本营没见到明天早上出雨崩的同伴,他们没去冰湖,在大本营停留后返回客栈了。我得在天黑前赶到雨崩,找到他们住的客栈,以便明天早上会合。我走得比较快,在路上就赶上了他们,他们一行五人:分别是来自重庆的Y和H,来自云南的N和T,还有一位阿姨。我这次赶上的是N,T和H三人,Y去了冰湖,那位阿姨在客栈。
旅行路上路上不缺故事,我说“我是从西当进来的”就足以让他们对我的经历充满好奇。一路上愉快地聊天,距离就此拉近。到客栈,他们邀我一起吃晚餐。我就这样白天蹭领队晚上蹭晚餐,而且晚餐的鸡汤和五味子酒不要太美味。
我不会喝酒,工作的应酬里喝的再好的白酒我也只能品尝出苦味和辣味,那次在雨崩的五味子酒是我喝过最好的酒。

13日早上我赶到他们客栈。H和Y去神瀑,阿姨去维西。我跟着T和N一起从尼农线离开雨崩

拐个弯就再也看不到雨崩村了,当T再一次往后看的时候,看到了日照金山

没想到雨崩最后一眼竟然可以如此惊艳。
2015年秋天的一个清晨在党岭,同行的风哥问我,党岭村和雨崩村哪个漂亮,当时我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直到从党岭回来后的有段时间,我开始长久地怀念雨崩,那时候才有了答案。
我确实想过留在雨崩,但是没有勇气。
那就只好旅行了。

雨崩走尼农线,那是雨崩河冲出来的峡谷,我再一次拖在最后面,甚至被甩了好几个拐角。

雨崩,我待在飞来寺,T和N去升平镇坐车返程,在飞来寺的客栈门口和他们道别。

丽江,我们不断相逢,我们挥手告别

丽江呆了三天,那儿也懒得去,包括半天就可以来回的黑龙潭和拉市海,照片也懒得拍,我在丽江没有故事。
14日从德钦丽江,居然与H和Y坐上了同一趟车,13日中午我回飞来寺,呆到14日早晨。H和Y13日先去了趟神瀑,然后回德钦县城。14日和他们一起呆在香格里拉。第二天坐车去丽江,冬天我没选择呆香格里拉,留着其他季节去。

丽江,我和H、Y一起逛街,泡酒吧,吃饭,听歌,写明信片。

两天的时光很快过去,16日晚上H和Y要回重庆了,我把他们送到去机场的车站,在大巴下面和他们挥手告别。
路上总会遇到一些人,你们一起聊天聊得投机,一起逛美景他们给予你帮助,但是没多久就要道别,就算交换了联系方式以后也不容易有交集。
我很乐意遇到这样的人,所以喜欢在旅途中聊天。

没有H和Y带路,我在古城里迷路了,逛了两天我一点路也没记住,我是故意的。
个人认为,在丽江要迷路了才好玩。
第三天(17日)傍晚才想起来还没带照片回去,赶紧拿着相机拍一些照片。

18日早上,站在大水车前的石桥上,和丽江告别,也和这次行程告别。

tips
1.我是在冬天徒步雨崩,期间路面干燥。如果是在雨季及路面湿滑的情况下徒步雨崩难度会加大,要穿防水的鞋。

2.冰湖周边偶尔会有小规模的雪崩或崩塌(亲历),为了安全起见,最好不要转冰湖。

3.去神瀑或者冰湖都可以不要向导,跟着绿色垃圾箱走就错不了,去神湖最好请向导。

4.如果看起来是清澈的,神瀑和冰湖的水都是可以喝的,我总共喝了至少3L,没有任何不适。(神湖我没去,冬天不要贸然去神湖)

5.看梅里雪山,天气没有多大参考价值,有的时候天气大好也还是没看到雪山,有时候雪山露面后又迅速躲到云里面(亲历)。

6.一般地,跟着转经的藏民徒步需要比较好的体力条件,特别是在雨崩这种路边景色非常漂亮的地方,否则会拖慢他们的行程或者被甩开。我这次跟着藏族大叔进雨崩一路上逢美景必停下来欣赏、拍照,为了看风景把自己累得够呛。

本篇游记共含7516个文字,10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