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风花雪月的日子-【一】昆明

11
可可 (温州) LV.2
2016-12-30 07:39 126/2

题跋:一种生活方式从这里开启

这是一段关于云南的故事。
也是关于遇见的故事。
它同时讲述着旅行的收获。
打开陌生的世界。
教会一种崭新的理解。
我因此偶尔怀念,
并期待未来更多的可能。
~~~~~~~~~~~~~~~~~~~~~~~~~~~~~~~

启程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凌晨六点,火车抵达昆明站时,天色还未透亮。车厢的灯陆续被打开,广播中重复发出乘务员疲倦而冷漠的独白。整列火车开始从沉睡中复苏,每一个细胞都恢复了活力。经过两夜一天的漫长旅程,我从列车上走出,不禁回头看了它一眼。车厢内走下来的每一张脸庞,都书写着对终点的无限期盼与欢欣。一夜未必好眠,却赶走了他们一路的紧绷和不适。此刻连脚步都更加雀跃些。
出发前半个月,选择了最慢的火车,早早定了票。知道即将来临的是三十个小时的漫长旅途,却有一份从容等待的心情。席慕容曾说,喜欢坐火车,喜欢一站一站的慢慢南下或者北上,喜欢在旅途中间的我。只因为,在旅途的中间,我就可以不属于起点或者终点,不属于任何地方和任何人,在这个单独的时刻里,我只需要属于我自己就够了。读他的词,仿佛自己的心声,一种只能在旅途中间找到的无归属感。所有身边的相逢都是转瞬即逝的,生命和所有幸与不幸都匆匆擦肩,不留痕迹。
选择的旅店离火车站很近。陌生勾起对这个城市一切的好奇,步行用去了半个小时。旅店的名字叫半空之境,梦幻且名符其实。二十九层的高海拔,将半座城市尽收眼底。进门时除了年轻的女老板,几乎所有人都还在睡觉。我套起拖鞋,蹑手蹑脚穿过客厅走向尽头的阳台。里面布置得清新闲逸,几色盆栽整齐地摆在纯木色的架子上,地上铺了两张圆形坐垫,中间搁着一个小茶几。这里想必是店主和她的过客们茶余饭后消遣的小天地。举目远眺,一眼便看到城际主立交桥的中心面貌,高架桥向四周伸展。沿着栏杆,两排未熄的路灯,打着橙黄色的灯光,一路照进远处的晨雾里。想起此时远方的家人正沉沉酣睡,一种天涯海角的想念翻涌而来。
房间是六人混住女生间。没有丝毫陌生感,如同回到高中时代,上下铺摇得床架子咯吱响。眼前一切的陌生都会是暂时的,也许连相识的记忆都只是短暂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洗去了两夜不得动弹的疲倦,整理了床铺和衣物。不便打扰熟睡的室友,于是兀自回到客厅,四处参观旅店的布置。毋宁说,这里只是带着阁楼的套房,两个带着年轻梦想和勇气的女孩,把它变成梦的中转站。她们充满期待地与它守在一起,迎来送往所有同在路上的有缘人。阁楼的空间很大,布局了三间合住房。通向客厅的楼梯上,墙壁或挂或贴了许多当地别致的风景照与艺术名画。它们几乎全是与云南有关的故事。客厅的大桌子上摆了两个小圆盒子,里面铺着许多珠串,连着的或是散着的。联想多日之前,女孩儿放到网上的首饰,猜想她应该还是个心灵手巧的手串姑娘。角落里置了一面书架,书不多,还夹杂了一些小玩意儿。余下的空间摆了一张灰色的绒布沙发。客厅整体清爽简单。
徘徊许久回到房间。同室的年轻女孩们依旧睡得沉香,许久未起,被她们的睡意惊讶。安静地在床榻上闲坐片刻,客厅逐渐热闹起来,传出阵阵充满活力的讨论和欢笑声。从中抓取到一丝接待的寒暄,感觉到,仿佛是他终于登场。
人生第一次远行,第一次毫无设防地,要将自己与一个陌生人绑在一起。第一次孤身一人却需要全心全意地去相信,便是他。但彼此从未相见相识,心中暗暗紧张。门外的声音不断靠近,店主将他引上阁楼。透过微掩的房门,我先看见了他。一闪而过的瞬息,是他藏在军绿色风衣里高挑的身材,不胖,没有做特别的发型,背了一个极大的旅行包,和衣服的颜色相称。卸下包袱,寒暄中他被径直引向我的房间。初初相见,相视而笑,空气中有一点点陌生感与不自然。没有意外,没有失望。出发前隔空的一段接触与一通电话是很重要的因素。不过,关于未来半个月的革命友谊,我们都没来得及多想。
~~~~~~~~~~~~~~~~~~~~~~~~~~~~~~~~~~~~~~~~~
 
友谊

行程的初版计划十分紧凑,所以相认的过程被缩短。如同对接暗号,确定身份即可进入下一个步骤。彼此更多的了解,在动身前往第一段行程的路上展开。第一次交流,对话接近于问答的形式。适应了更多人对完整了解的需要,对他的问题并不避讳,一一作了回答。关于生活中交汇的大多数人,自己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不主动询问。大概是与己身没有多大关联。即便对其中一部分有了解的欲望,也大多只是细细的看,静静地想。他们不提起,便只当是自我的玩味,不多在意,转身即忘。简单,直接,真实。这成为我对现实问题的处理方式。而此刻在地铁里,我优先发现他的那部分,待以同样简单、直接与真实的部分,是一切对他而言新的存在。这个眼前虚长我两岁的男孩,对待生命中到来的新的形态,简单而纯粹得如同一个稚童。
在到达终点之前,陌生感在接近四十分钟的交谈中,逐渐消除。从地铁站换乘摩托车,我们辗转来到斗南花市。这里是他提议的地方。也许是未到周末,卖花的商贩不多,但丝毫不影响慕名的游客满载而归。几乎所有从花市离开的人都手捧鲜花。市场里,植物品种繁多。晶莹剔透的玉露盆栽,色彩缤纷的满天星,色泽多样的玫瑰,还有百合、金边吊兰、矢车菊、绿萝、康乃馨……让人目不暇接。他走在前面,挑花的样子,散发着他对待生活的热情与浪漫的情怀。他真是满心欢喜地想要买一些来,尽管知道我们在漂泊,也许下一秒都找不到合适的角落将它们安置。他还是买了两束,一人一束,我因此得了他的见面礼。
从花市往回的路上,交流变得随意和宽阔,相互带给彼此的惊喜也慢慢增多。短短的结伴中,我开始相信这会是一段融洽而满怀憧憬的旅程。面对生命中更多亲近的人,我都更希望自己可以像这样。以一颗平常心将他们巨细无遗的品质慢慢发现并悉心收藏。耐心。不记得谁说过,人永远不知道,谁哪天不经意地说声再见之后,就真的不会再见了。所以我将每一个匆匆遇见的人都如同过客般珍重。而在远行的路上遇见的人,重逢尤是奢侈的缘分。回到旅店后,我们还是将手中的花束送给了旅店可爱的小店主。
辗转来到了云南大学。反假期的旅行,让我们偶遇了大学附近小吃街的熙攘。茶吧,工艺品,刺青,寿司,各种消费形式琳琅满目。来往穿梭的学生络绎不绝。他忽然说要理发,便一齐挑了一家发廊坐下,于我倒是避开了拥挤推搡的深巷洪流,得一清净角落安静目睹。比起登台献艺,我总是更喜欢做台下的观众和台后的美服道,或细品他人的故事如酌饮一杯美式咖啡,或打点勾勒精致而深刻的故事人情。至于他,我已知,他更追求亲身的体验,迷恋着融入眼前这一切的切身感受。那是与自然、与生活交互的融合,渗透进彼此的每一寸肌理,彼此的温度刺激着存在感,扎实而生动的相互依存。
改头换面之后,我们步入了重拾美好回忆的云南大学。校门前斜倚的陡坡,仿佛扎进山体中的根,不禁让人回想起多年前湖南大学之行。校园的结构布局同样丰满、立体,富有层次感。园内乔木林立,青灰色的石铺路蜿蜒而走,指向幽深的小楼。与东部城市大学宽阔的广场不同,它们藏身于青山绿树,能够连通人潜藏的最沉静与安宁的深邃。沿途陈列着百年来名师的宣传画报,飘满落叶的石桌板凳,园艺丛中的展示牌,树上引人注目的松鼠,林间宁静古朴的教学楼。迎面擦肩的游客,气质高雅。我们不轻易猜测,他们有太多的可能性。
穿过一片篮球场,他说着便上阵了。没有难为情,和他们一起,他可以快速找到自己的位置。没有年龄与地域的界限,这一切被轻易破除。篮球的世界简单至极。因为共同的热情,他们不再需要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漫长过程。共同的方向会代替他们向彼此说明一切。他们因此成为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看官如我伫立一旁,暗暗赞许,老当益壮,灵活矫健不乏积极的锻炼。
小小地过把瘾,告别他的篮球,我们已错过云南大学的学生食堂。晚餐选择体验了当地的特色米线和舂牛肉。他开始发觉自己被这个城市吸引,有些不舍。一天的仓促行程变成了两天,我们的节奏慢了下来。
~~~~~~~~~~~~~~~~~~~~~~~~~~~~~~~~~~~~~~~~~~~~~~
 
相安

仿佛得到了上天的眷顾,这两天的昆明,骄阳明媚,熨过了昆明的每一个角落。整座城市精神抖擞。讲武堂与翠湖公园便在这惠风和畅中,在我们眼前铺展开来。
第二天,我们没有早起。在不慌不忙中,临近十点来到讲武堂。正面的门面极高,呈黄色的外墙。入口处另设了一面讲解牌。顺着人流的方向步入展馆,迎面向我们展开的,是一切与讲武堂的学习生活息息相关的物质与精神遗产,旧书、旧的衣物、以及那些昭示着他们辉煌人生的发黄的任命状。偶遇三两位讲解员细说端详,便不由地跟在后面听上一段。跟随故事,我们感受着他们穿越时空的精神之重。但和平年代的生命,战争的火焰无法波及。没有面对下一秒的绝望和孤注一掷,便永远只能以同情与沉默的哀思悼念他们。两个世界的重叠,只在亲耳听见他们留下绝望或铿锵的证辞背后,或触摸着他们留下弹孔的衣物时,震撼如此靠近。
围绕展馆一周,来到中央的草场,环顾四围,展馆保持着民国学楼的旧样,形成四边合围的正方形。楼高二层,屋顶是旧式的瓦片尖顶。墙根保留了旧时的石基,墙面新修。我们坐在草地上,享受着汗水与鲜血浇灌之后的,此刻慵懒的午间时光。
缅怀最是虚弱无力。转身一瞬,投身于现世安稳,一切即恢复云淡风轻。与讲武堂相去不远处,翠湖公园的平淡与安逸,仿佛是在轻轻拂去这里沉甸甸的历史伤口。水榭歌台声声慢,吴侬软曲老生腔。在公园内信步闲逛,随处可见昆明人对待生活的万般柔情。翠湖里的荷花还未开放,来往的行人依旧众多。小荷塘里回廊下,成群肥大的红色鲤鱼争相掠取游人丢下的鱼食。荷塘上,六七旬的老人或三两结伴在回廊上挥臂舞剑,动作和缓,或七八成群在亭台中摆弄折扇子练唱。心中不免暗自思度,大概自家的两位老人,一辈子没有想把生活这样子过。亭台院墙上镌着彩绘,长诗中描绘的景致与公园一般艳丽无二。生命能将最后的余热持续发散,是一种令人宽慰的自足!
时间不允许我们更深的眷恋。傍晚时分,我们余味未消,带着昆明人的活色生香,搭上一列顺风车,继续前进。沿路穿过血染似的红土地,田地平懋而辽远,划分整齐。云贵的山,如女娲洒落在滇东大地上的绿松石,袖珍而光洁。树木稀少,不知名的树干,在少数的山坡上呈现银杏般的高瘦之外,更显出几分光秃。车主是一对回乡的夫妇。从昆明文山的四个小时,他们热情讲解了关于文山的许多特质,特色的小吃,远近闻名的三七。除了从他们口中了解的一切,作为行程中的中转站,我们没有对它再了解更多。
到达文山已经傍晚。休整,规划,睡觉。窗外的雨似是偷偷下了一夜。次日凌晨,我们便匆匆离开,从这里辗转来到了普者黑,一个远离尘嚣的地方,一个将我深深虏获的山水人间。

待续……
(更多后续,尽在微信公众号“司书伶舍”)

本篇游记共含4354个文字,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有假期的人只能先默默看游记了。。积蓄能量!

2016-12-30 19:42

2017-01-01 21:0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