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洛城散淡客 北平自在行

出发前

七月中旬。炎热午后。整理行李。第二次进京,满怀期待。又一次查了航班信息,看了看航班有没有延误。2点半左右父亲开车送我赶往机场。对旅行满怀期待,一个人的北京

到达洛阳北郊机场

到机场后,我换取登机牌,看着父母还在仔细地看信息有没有错误,心里波动不停。我母亲核对完信息后,一直不停地叮嘱我:下了飞机就吃点东西,晚上别玩特别晚…………我听着说没事啦,顺势把他们推了出去。他们拧不过我,便转身离开。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就过了安检进了候机厅。依然记得那天特别热,到了机场候机厅衣服就湿了一大半。没过一会我登机了,我坐在窗户旁,看着窗外,时隔两年的再会,我爱的那座城市——北京  ……10分钟后,飞机起飞,我打开了遮阳板看着窗外,思绪回到几年前。那时候进京是晚上的航班,什么也看不到。到了北京已经1点多了,酒店接的车接到我们去已经2点多了,住在天竺的酒店,我跟我兄弟大晚上出去找吃的。那次是我们第一次不跟家长,单独出去,刚到北京又紧张又兴奋,谁也不认识,大半夜到酒店,刚放下行李,就绕着马路牙子转。图为几年前晚上那次航班

这次是下午的航班,为了使我在空中知道我到了哪里,就在遇到好景色时,偷偷开了手机,拍下来,下机以后看定位来确定自己当时的位置。俯视江山,看阳光,看山丘起伏。我到了北京,看太阳慢慢地隐没,晚霞铺满两边的天空。我打开手机打通我母亲电话,报了平安

打算去坐地铁机场线,可人特别多,排了半天队买了一张地铁票,应该算是轻轨。记得两年前我离京时也是坐的机场城轨。我戴上耳机,随机自动播放的正好是郝云的《北京北京》,看着远方残阳以及空中起飞降落的飞机,我有一种自己独立完成了某种使命的感觉,地铁走得越快,我越期待。城轨行驶到东直门,我下车换乘2号线,到建国门西北口A出口出去后,天已经黑了,社科院的几个字映入眼帘

我哥哥从地铁后面小路出来后,接过我手里的包,一路提醒我迷路怎么找到家,我认真听着。进了胡同里绕了几下,就到了他们家,老哥就问我晚上想吃什么。我答:都成!我老哥就说今儿先尝尝特色北京菜吧!“成”他打了电话订了位置,我们就出发,打上车后到了簋街花家怡园四合院店,我没有想到刚到北京就接触到了京味文化,这是一座著名的四合院式餐厅,以北京菜为主。可自行百度。放图。

从右侧门进去后一排排的酒桶和烤地瓜让我对这座宅子的感情瞬间升温。

听说平常前院子有表演,但我们去的是他们家后院,因为前院人太多了。

找了间两个人的屋子,应该是四合院里所说的东西厢房,外面一桌子一桌子热热闹闹地喝酒劝酒。在房间的话听说要多付百分之十的服务费,他们家菜你如果一次想吃全不太可能,关键也吃不了,所以推荐几个特棒的,烤鸭、炸灌肠,还有他们家那个鸡蛋煎饼。

我老哥给我点了北京特色小吃,还有我最爱吃的烤鸭,豌豆黄,杏仁豆腐,炸灌肠等,因为太饿根本没用心拍照随便点两张就赶紧吃了。故好多都没有拍上

吃到最后我也没吃完。我是洛阳人,个人喜好也是爱吃咸的,北京小吃多是甜食为主,我吃不惯。不过听我北京一位满族大哥一位老北京说,他就喜欢吃甜食,不扯远了,我满族大哥后文即将登场😆  图为准备回家在院里照的门楼

出来店门,我们决定走回去,不过一会儿我们俩就走累了,打车打不到我们就用优步叫了车,我哥哥说北京打车有时候挺难的,用优步还是方便(无意间给优步做了个广告)图为在簋街遇到包贝尔的火锅店

第一天 满族大哥带我游北京

起了个大早,我去坐地铁,图为地铁旁边的社科院,有没有一种庄严的感觉?社科院后面有一个中国邮票博物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我在北京有一故交,也就是我的满族大哥,笔名曼殊,北京史地民俗学会会员,也是我这次探访京城历史建筑的全程导游。

坐地铁去找到我大哥后,大哥特别热情地赠给我开国少将李后君将军的墨宝一副。(后文会有照片)。和我大哥吃过饭后,我们第一站到了清学部,这座府邸的前身是敬谨亲王府,开府王爷为敬谨庄亲王尼堪,尼堪为清太祖努尔哈赤长子褚英第三子,顺治六年三月晋为敬谨亲王,因为尼堪并非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子孙袭爵位是逐渐降爵位的,他的后代全荣已经降为镇国公,再在王府居住就不合规制了,光绪皇帝就征用这所王府做了清学部,实际上清学部只存在了6年时间,大清就覆灭了。现只是保留原王府的一部分,匾额为末代皇帝溥仪四弟爱新觉罗·溥任先生的三子毓岚先生所题

离清学部不远,我们去了京师女子师范学堂  。大清光绪三十四年始建,于宣统元年建成,鲁迅先生曾兼任北京女子师范学堂的国文系讲师,曾于1923年-1926年在此执教,院内为鲁迅先生雕像

接下来我们去了西单国立蒙藏学校旧址,原为1913年中国蒙藏院所开办的国立蒙藏学校所在地。这座府邸前身是明朝初年的常州会馆,明末是崇祯朝大学士周延儒的住宅,清朝初年为建宁公主府,雍正二年,设左右二翼宗学,作为皇室贵族子弟学校,《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在此地工作过,乾隆九年,右翼宗学迁往绒线胡同,旧址赏赐给大学士裘日修作住宅,乾隆后期此宅被赐给乾隆帝长子定亲王永璜之子镇国公绵德,绵德在乾隆四十九年晋为贝子,故今天我们看到的府邸即为大清贝子府规制,清朝末年,该府由毓祥继承,因此又被称为祥公府,民国1912年,民国政府蒙藏院在此开办蒙藏学校。这座破损的宅子如今已经荒废了,与周围的楼房格格不入。

曼殊大哥是个老北京,又与我有同样的喜好,所以我根本不用操心什么,跟着走就是,路上聊着天,我们就走到了郑王府,郑王府为清代较大的一座王府,清军入关,定鼎燕京,清世祖顺治皇帝以此地赐其叔郑亲王济尔哈朗,郑王府名称由此而来。郑亲王是清王中唯一一位旁支王,以军功而成为清初八大铁帽子王。该府邸最著名的就是它的花园,园名惠园,为京师王邸花园中最佳者。

探访洵贝勒府。爱新觉罗·载洵,光绪皇帝之弟。光绪三十四年,3岁的溥仪继承皇位,溥仪的父亲载沣为摄政王。载沣上位后,加强皇权,他委派自己的亲弟弟载洵掌管海军,年近22岁的载洵成为大清国最后一位筹办海军大臣。伪满洲国时期,宣统皇上几次邀请六叔载洵到伪满任职,被载洵严词拒绝。图为载洵府邸侧门。

因无法看到府邸内部,我们走到旁边的天桥上,消防通道长廊后即载洵府邸。

随后我们来到了故宫角楼。远看神武门人群拥挤,我曼殊大哥为我拍照留念。这时候我们哥俩开始考虑中午吃什么了。大哥说,咱随便吃点,今天我带你有很多的行程,我说好!最后我们决定去吃卤煮,并与大哥小酌两杯。饭后我们就抓紧上路了。这个时候开始暴走模式。

路上的国立北平图书馆,中国北洋政府时期的国家图书馆  北平图书馆属于民国时期建筑,外观十分壮丽,内部精美。外部完全是中国宫殿式的,内部则完全是西方式的。在三十年代初,它的内部设备,比之于大洋彼岸的美国国会图书馆毫不逊色。

北京广济寺  北京佛教居士林 匾为爱新觉罗 启功所题 广济寺初建于金代(1115~1234)初名西刘村寺,元代改称报恩洪济寺,后毁于战火。明元顺元年(1457)开始在原址重建,成化二年(1466)完工,更名“弘慈广济寺”。明万历十一年(1583)大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又两次重建,建筑保持明代格局,现今为中国佛教协会所在地。寺庙内环境幽静,时有信徒虔诚叩拜,其中不乏老人。因佛教重地,弟子怀虔诚之心,没有拍过多的照片。

万松老人塔的全称为“元万松老人塔”,始建于元代 万松老人即万松行秀禅师,金代河内(今黄河以北)人,出家于荆州,是金 元间的佛教大师(属佛教支派曹洞宗)同时深通儒家经典。81岁圆寂于燕京西郊。后修此墓塔。目前院内成为正阳书局,有很多老物件,所藏之书也多为写老北京的书,称得上闹市中的一座静心的孤岛。图四为无事可静坐,闲情且读书。匾额为淳一先生题。

走到了西四街楼。该楼初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是为庆贺清慈禧太后60寿辰建造的应景建筑。当时,从紫禁城西华门至颐和园东宫门全长15公里的御道上,分段建造了一些庆典建筑。那时,浩浩荡荡祝寿的队伍从紫禁城去颐和园必途经此处,西四地处核心地段。建筑物一方面可以成为清宫禁军警卫的制高点,另外也可以遮挡一下破旧不堪的民房。为此宫廷特地建筑了两座拐角角楼,分别位于西四十字路口的东北角和西北角。墙体为转角二层楼房,第一层有较宽敞的大厅,第二层有看台和窗户,东西两座楼则相互对称。目前东北拐角楼为重建新楼(中国工商银行使用),西北拐角楼仍为遗址现存  (现为新华书店使用)。

来到祖大寿宅。祖大寿是明末将领,辽东宁远(今辽宁兴城)人,先祖世代守卫宁远。他姐姐是吴三桂的继母,吴三桂算是他的外甥。他本人曾是明末爱国军事家袁崇焕手下的一员干将,骁勇善战,屡建奇功。后因袁崇焕被诬陷入狱,他愤而率兵出关,后经几次反复,最终降清。清兵入关后,他在祖家街的宅邸里住了12年,直至清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在此病故。他死后住宅改为祠堂,称祖大寿祠。1912年,这里被改建为京师公立第三中学,1950年改为北京市第三中学。1913年至1918年,著名作家老舍在此就读。现北京市第三中学匾为老舍先生夫人胡絜青所题

路遇到魁公府。“魁公”即魁璋,是裕亲王福全的第九世孙,清朝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袭封镇国公。裕亲王府原来在台基厂二条,清朝末年被划入使馆界内,裕亲王府被拆除兴建奥地利使馆,魁璋乃迁居宝产胡同的魁公府。如今,该府建筑为新街口派出所等单位

造访末代皇帝经特赦后与妻子李淑贤婚后所居之所。当时为全国政协机关宿舍,现院墙房屋均为重建。原址不复存在,只是院中一颗古树,疑似溥仪居住时已存在。

图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这所医院对于学习清史的人有特殊意义,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于1967年10月17日凌晨2时15分,因病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永远地闭上了双眼,享年60岁。

我们又走到了护国寺,图一为护国寺遗址,图二为人民剧场,曼殊大哥说,以前的老北京都会来这里看戏。

下图为爱新觉罗·溥杰题字匾额。爱新觉罗·溥杰,末代皇帝胞弟,曾居护国寺附近,附近邻居也都称溥杰先生二爷,周围有邻居请求题字,二爷也都欣然接受。后文有造访二爷故居的相关事宜。

图为全国政协机关所在地,老北京也称为政协礼堂。政协机关所在地前身为清初八大铁帽子王顺承郡王府邸所在地,后文将提到的爱新觉罗·金诚先生(焘字辈)即为顺承郡王后裔,后文书有造访金诚先生府的事情。民国后此地被皖系军阀徐树峥所租去,奉军入关后,被张作霖所看中,成为张作霖在北京的大帅府。解放后,顺承郡王府迁移东城,在府邸的原址建立政协机关。

离开政协礼堂没多远,我们进了金融街。古代北京都城隍庙大殿在西城区成方街33号,为北京市重点保护文物,供奉着守护北京城池的神仙--城隍老爷。中轴线上有门三重(庙门、顺德门、阐威门),其它还有钟鼓楼、大威灵祠和寝祠、两庑以及治牲所、井亭、燎炉、碑亭等。现存寝祠5间。庙内有明英宗碑及清世宗、高宗碑,有康熙帝和雍正帝的题联。后来随着金融街拆迁规划,目前已经名存实亡。图为后殿(寢祠)

我们来到光绪皇帝潜龙邸,即醇亲王南府。这是清代规模较大的一座王府,曾作为荣亲王府。1872年醇亲王奕譞成为宅子的主人,醇王府的名称也因此得来。后同治皇帝驾崩,慈禧太后立载湉为帝,既光绪皇帝。由于载湉入继大统,醇亲王府成为“潜龙邸”,奕譞逝世后,醇亲王府南府的前半部改建为醇亲王祠,后半部仍作为“潜龙邸”,供奉佛像。现为中央音乐学院占用。

入夜。因今晚思念锣鼓巷,故向曼殊大哥提出自己去转转。大哥走后,我坐上地铁,来到锣鼓巷,天气阴沉。人群熙攘,我没走多远,雨就下大了,我仍然不放弃的找我两年前的记忆。后雨越下越大,我走到(创可贴8)时,因为雨太大,我开始往外走,锣鼓巷口的地铁站大门紧闭。不知是因为下雨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我凭着模糊的记忆打算走向故宫。路上走到景山公园旁,几乎没有行人,也就是图四。北京的夜晚很美,故宫附近尤其迷人,路灯昏暗,有的府邸门口还挂着红灯笼。恍惚间,觉得好像各个府邸还有原来的主人在广宴宾客,而我像一个行走的大清的路人。雨还在下,我到达了神武门。

内心的激动无法言表,离神武门越来越远,宫内只有值班武警和故宫管理人员,试想三大殿空无一人,西六宫无妃所居,从永乐皇帝到宣统爷,中国所有中心命令都来自于如今这个暗淡的紫禁城,思绪久久。我越走越远,走到了东华门,过了南池子牌坊,我的右手边直走没多远就是天安门东地铁站,虽然腿特别疼可我仍然坚持走到了天安门广场,入夜的天安门,特别美。我一天的行程用它——这个标志性建筑划了个句号,大概呆了一会,我离开天安门坐地铁回我老哥家。那天下雨,对比一下白天和下雨后的鞋

一天。圆满结束。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

第二天从一个学校写起,位于琉璃厂附近,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简称师大附中,著名演员关晓彤曾就读于此。

听曼殊大哥说今天在琉璃厂【荣宝斋】淳一先生举办扇子展会,带我去参加一下,不甚欢喜。几步路我们来到荣宝斋。

上了二楼,巧遇了李金斗、李嘉存等老师,我激动不已。仰赖曼殊大哥的沟通下,我有幸与诸位大师合影。图一左一为淳一先生,此次展会由他举办并邀请各位老师。图二跟李金斗老师合影,后面哪位便是李嘉存老师,饰演《宰相刘罗锅》中的张成,图四为王玥波老师和应宁老师。

会后将近中午,午饭后,我们散步在琉璃厂附近,一路聊天,我们又走到了前门大栅栏街大观楼附近,大观楼影城。1905年,原“大亨轩茶楼”改名为“大观楼影戏园”,是南城最早的固定放映电影的场所之一。大观园的匾额也为爱新觉罗·启功先生所题

北京前门大栅栏同仁堂老药铺,不变的京味儿。老北京有句俗话,叫“西皮京韵二锅头,同仁堂外前门楼”,说的就是地处北京前门大栅栏的同仁堂药店在北京城和百姓心目中的特殊地位。驰名中外的同仁堂品牌创建于清康熙八年 (1669年),北京同仁堂集团在全国有300多家门店,惟有大栅栏的这一家被百姓们称作同仁堂老药铺,显示着它的独特的地位

我们溜达到了前门,前门也称正阳门,始建于明成祖永乐十七年(1419年),是老北京“京师九门”之一,位于内城南垣的正中,为皇帝专用。皇上每年两次出正阳门。一次冬季,到天坛祭天;另一次是惊蛰,到农坛去耕地,两次出行,都要走正阳门。

前门附近的中国铁道博物馆。末代太后隆裕太后灵柩由此运向河北

到达天安门广场,随手拍两张,这里就不用介绍了

北京饭店,图一为贵宾区,国民党原主席连战到北京曾居住于此

今天有些劳累,我们商量今天就到这里,然后我选了吃涮羊肉,就坐上地铁,赶往丰台,豪饮数杯北京特产牛栏山二锅头后,我们各自离去,早点休息,为了第三天的行程养精蓄锐。

第三天

上午睡了个饱觉,大概11点左右,我和曼殊大哥约见潘家园淘货。说实话真的被震撼了,进去以后目不转睛生怕漏了每一个物件。我淘了些首饰类,然后我们走到书籍类,购得一本贾英华老师1993年版的《末代皇帝立嗣》传奇,为愛新覺羅·毓岩先生述,贾英华先生撰写,书页已经泛黄。正巧赶上潘家园举办沉香展,我和我大哥便进去观展

出来园子,我们先到了王府井,来到了两年前进京误打误撞来到的王府井天主教堂。感慨光阴,上次进京,就住在这个教堂附近。
介绍一下这个教堂。王府井天主堂现存的教堂建筑是一座三层罗马式建筑,在建筑细部的处理上融入了许多中国传统的建筑元素。与这座教堂一起建的天主教堂还有一所,不过后来那一座教堂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这座保存的好,与王府井教堂同时期建造的那座教堂名为——京城八十一号。

离此地不远便是老舍先生故居。我们没走多久便溜达到了

此福字为老舍先生之子舒乙先生所题

在老舍先生故居一座展室中我发现了这张照片。众所周知,老舍先生是满族人,隶属八旗正红旗,遗留一本《正红旗下》还未完成,此照片便是大清正红旗戎装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老舍先生故居很安静,特别适合回忆的一个地方。写下这几句话,我迈开左腿,出了四合院的大门。

图为在出来大门后胡同里的景象,留个纪念。拍下来

来京之前,我问过我大哥,我想找修钢笔的地方。我大哥就带我来了广义修笔店。我上新浪查了一下,这是北京最后一位修笔老人,老人还是东城政协委员。只能说是缘分使然吧,那天下午我们到的时候老人家正准备关门。老人年岁已高,修钢笔的人也少,所以准备关门落锁,正好我出现在老人的门前。

说实话我真被老爷爷的亲近感动了。老人拿起笔看,问我怎么弄坏的,我说上次生气一下子就按纸上了,就成这样了。老爷子用北京话说,哎呦,怎么生那么大气,以后可别生那么大气。我答道:好嘞好嘞。嘴上不语,心里全部是暖的,我大哥告诉老人家,我是洛阳来的,就是来北京玩儿也专程带上钢笔,今儿专程来修笔。老人很高兴,被老人修过的那支钢笔至今我依然保存,重要文字签名我才用它,也算一种念想,纪念京城最后一位坚持修钢笔的老人与我的缘分。

和老人道别后,我和我大哥前往史家胡同博物馆,匾也为老舍先生长子舒乙先生所书

在京城有此处安静之处,确乎烹茶款待老友、静心修行之地。

图为史家胡同博物馆中沙盘模型,拍出来的感觉特别好,得放图让各位瞧瞧。有这样的院子,出来胡同邻居见面问一声吃了么您,早晨骑着自行车去买碗豆花热气腾腾,在家里接待亲戚朋友,孩子围绕膝前,尽享天伦之乐。

在博物馆中,看到清代八旗分布驻防图。我大哥为满族镶黄旗,驻地在安定门附近

接下来这间王府,从雍正年间到现在已是饱经风霜,康熙皇帝驾崩后,皇四子胤禛继位,继位后,很多皇子不满意,因为康熙末年九龙夺嫡是相当惨烈的,党派分明,但雍正皇帝的十三弟允祥是支持雍正皇帝的,且允祥能文能武,为雍正皇帝和大清立下赫赫战功。康熙前,满人还没有改为汉人的字辈,康熙皇帝规定,自己的儿子辈份
是“胤”孙子辈是“弘”,所以康熙的儿子都是“胤”字,爱新觉罗·胤礽不就是原来康熙两次废的太子吗?可古代对皇帝的名讳要避讳,故所有的胤字辈份改为允,但雍正皇帝赐“胤”字于允祥,可以于雍正皇帝同字,继续以前的“胤祥”,这是一份殊荣。1730年,怡亲王胤祥病重将死,雍正皇帝亲赴王府探视,但未见到最后一面。雍正为允祥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并将怡亲王府改建为贤良寺,以示纪念。允祥的儿子弘晓继承王位做了第二任怡亲王,雍正为弘晓在朝阳门内大街另建了一座规模颇大的新王府,便是此府

1861年,咸丰皇帝死去,慈禧太后击败了妨碍她掌权的“顾命八大臣”,强令位居八大臣之首允祥后裔第六任怡亲王载垣自缢,并剥夺了他的王位和王府。1864年,改赐孚郡王奕譓,称孚王府,因奕譓是道光帝第九子,故俗称“九爷府”。1928年,孚王府出售给张作霖手下的高官杨宇霆,杨宇霆被张学良杀死后,王府又成为北平女子大学文理学院校址。据1947年的北平市地图标注,那时孚王府又被国民党励志社北平分社占用。

孚王府虽然外观陈旧,但仍有宏大的规模,曼殊大哥告诉我,临街大门是民国时期建造,并非王府大门,下图为正门,孚王府主体建筑现有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办公占用。图为高大门楼顶部

虽然掉漆和衰落,但仍不改变此府的鲜亮

但此府旁边周围私搭乱建,活体临时房随处可见,有碍观瞻

图为孚王府内景,可见建筑之宏大

府门前矗立的石狮足有两人多高,比天安门前的石狮还要高大。

浮王府侧门,离得近会听到洪亮狗吠声

浮王府侧门一直在睡觉的猫,这一路浮王府附近有很多野猫,有的特别好看

图为浮王府屋檐一景

今天的路程也由浮王府划了句号,今儿晚上我们去丰台撸串,累了一天,晚上我们哥俩又喝大了,醉后也没有拍照片,今儿就到这儿啦哈

第四天 熙熙攘攘忆故宫

因为喝多了第二天起得也就比较晚,11点多我乘地铁来到了天安门前

因为正值暑假,每天进宫的人特别多,当天限流8万我到的时候已经7万3000人了,好不容易买到了票,进了宫。图为午门。明代皇帝在这里对大臣进行廷杖,但这里却不是电影电视剧所说的午门斩首的地方,斩首这种事怎么可能在紫禁城正门口实行呢?

图为太和门,中间的桥既是金水桥,后面的大殿便是太和殿

我上了午门旁的城墙,想去角楼一观,此地应该是以前的内阁大堂

这旁边就是东华门,此地在地图上为銮仪卫。銮驾内库

到达故宫角楼

从午门后面拍下

太和殿广场

中和殿,匾额为允执厥中 乾隆御笔

这张照片是后来才发现的,记不起当时怎么拍的,远方的亭台为雨花阁

延禧宫,1917年张勋复辟时,延禧宫(水晶宫)被直系空军飞机投弹炸毁,便成了现状

下面几张照片都已经没有记忆在哪里拍的了,只觉得拍下了盛世大清

图为未开放的咸福宫

图为御花园天一门

皇极殿

宁寿门内

皇极殿  

光绪皇帝 载湉御笔匾额

图为故宫烟囱,据介绍此烟囱为清代遗存

养性门外

曲水流觞,是中国古代流传的一种游戏,大家坐在河渠两旁,在上流放置酒杯,酒杯顺水而下,停在谁面前,谁就取杯饮酒赋诗

承露台

走累了,我在卷勤斋这所小院子的走廊坐下,拿出了末代皇帝立嗣传奇,读起了书。读书时好像周围很安静,熙熙攘攘的人在身旁走过。我是误打误撞进的乾隆花园,在御花园绕着走,没有地图就走到了九龙壁。在长廊读书时,好像毓岩讲的宣统爷就在我身旁,感触特别深。5点左右,宫门要落锁了,我听到刺~的关宫门的声音,瞬间清醒。

就在这所院子读书,图为四周

从那个小门出去便是珍妃井

东长房门口的连廊上,高大的宫墙

图中的燕子给这张图添了几分苍凉,四周又如流水般沉静,千古帝王,悠悠万事,都付笑谈。

顺贞门。八国联军打北京,慈禧太后便是从顺贞门出神武门逃往西安

神武门外景。一天了,早上11点多进宫前喝了一碗紫菜蛋花汤,吃了一笼小包子,一直到下午5点没吃一点东西。一天都在悠闲的情绪中,简直就像一场梦。

从宫内出来后,我在筒子河旁边看很多老大爷钓鱼。这时电话响起,我大哥打来的,接通电话后,大哥说约上了爱新觉罗·金诚老师。我特激动得跳了起来,再次询问一遍是真的假的。我大哥说那还有假?金诚老师今年71岁了,焘字辈。顺承郡王的后人,努尔哈赤十四世孙,生于北京西城,园林工程师、文史学者、书法家,西城区政协委员,自幼受家庭熏陶学习文言文、诗词,并且研究清史。能到金诚先生府上拜会真的在我意料之外,进京前我大哥告诉我金老师去东戴河小住,我正遗憾此次进京无缘相见,没想到我大哥挂念我的心事,使我有缘和金老师相见!我心里全是感激。

快到了晚上,我准备坐地铁回家,我哥哥发微信约我晚上去一酒吧玩儿,我便加快脚步回家。我们来到东四八条一个德国人开的酒吧,这个地方可以说是洋人的聚集地了。他们家酒全部精酿,德国人对啤酒要求比较严,尤其黑啤,强烈推荐他们家猴拳(一款黑啤名称),那排酒是随机,汉堡配的是酸黄瓜、芝士薯条特好吃,我们吃了两桶酒吧用的是瓷砖,望去有种坐了一屋子牛仔的感觉。

他们家经典“猴拳”

第五天

早上我和大哥坐上地铁到金诚老师府上。金老师正在做饭,我们向金诚老师问好后,金老师带我们进了他的书屋“补拙斋”。金老师拿出茶叶,泡上老北京都爱喝的茉莉花茶,招呼我们坐下。金老师没有一点架子,是典型的性情中人。先谈诗,因本人才疏学浅,故只是认认真真听金老师指教,金老师谈到著作“拙斋文存”时,我说道,金老师您还送过我一本,还有签名盖章呢。金老笑了笑,点了支烟,与我谈起清史、民俗。本人今年刚刚17岁,金老师却并没有因为我年幼而有所怠慢,与我谈古论今。快到中午,我和大哥欲告辞,金老说,甭客气,您是洛阳来的,中午留这儿吃炸酱面。我兄弟二人觉得老先生岁数大了,再为我们下厨不合适,金老却执意要留我们哥俩吃饭。我们盛情难却,便留下吃饭。我吃过一碗后金老说锅里还有,让我再去吃点。金老师的盛情款待令我十分感动。我与金老之前并不相识,今儿我们聊得特别高兴,果然是人之交往贵在相知。饭后金老师又拿出他收藏的字画给我看。金老师收藏的字画极多,其中不乏名人字画,例如有周怀民的作品,王森然和石壶的,他们都是很有名的老画家,可自行百度。观看后我和大哥欲告辞,没想到金老师临行前主动赠我墨宝一副,说字不好,你留个念想。金诚老师是清朝八大铁帽子王之一的多罗顺承郡王后裔,前文说过的政协礼堂便是顺承郡王府原址所建,顺承郡王府也是北京奉系军阀张作霖在北京时期的大帅府,金诚先生原为北京市西城区政协委员、北京市书法家协会会员、西城文史学会副会长,先生还是知名书法家,其作品被沈阳故宫、承德避暑山庄等博物馆收藏。我十分喜爱金先生的书法但从未敢求先生赐墨宝,如今金先生主动相赠令我十分感动,至今我看到这幅墨宝都会想起金老在北京对我的热情款待,感谢金老!感谢曼殊大哥!

分享几张墨宝,图一为金老赠我的墨宝,图二为我大哥所赠开国少将李后君将军的墨宝,图三为我曼殊大哥赠我他姥爷的墨宝,全部都是我的珍藏

从金老家出来以后,我和大哥前往护国寺,造访末代皇帝溥仪二弟,爱新觉罗·溥杰先生家。溥杰先生生前为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溥杰先生故去后,其女将房产捐赠给全国政协,现为全国政协某文化交流单位,目前不对外开放

从溥杰先生家出来以后,我们只是走马观花地浏览一些建筑,庆王府目前进不去。庆王府是庆亲王爱新觉罗·奕劻的府邸,目前内部保存还算不错。

涛贝勒,涛七爷府。醇贤亲王奕譞七子载涛,曾留学法国索米骑兵学校,专修骑兵作战科目,一生爱马,善画马。京剧票友,武工扎实,既能长靠又能短打,更擅猴戏,与杨小楼均为张淇林亲授,李万春曾随他学戏三年。建国后,被毛泽东主席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还历任总后勤部民政局顾问、国家民委委员、北京市民委副主任、民革中央委员,是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1970年9月2日,在北京逝世,终年83岁,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我们来到了后海的广福观。广福观是位于北京市西城区什刹海附近的烟袋斜街内的一座道教宫观。因广福观内画展不让拍照,所以没有拍内部景观

从后海我们走到锣鼓巷。路过大清太医院旧址

锣鼓巷内文煜府邸。费莫·文煜,费莫氏,字星岩,满洲正蓝旗人。曾任刑部侍郎、直隶霸昌道、四川按察使、江宁布政使、江苏布政使、直隶布政使、山东巡抚、直隶总督等要职

锣鼓巷内僧格林沁的僧王府。(小部分)僧格林沁,蒙古族,博尔济吉特氏,晚清名将,蒙古科尔沁旗(今属内蒙古)人,贵族出身,善骑射。

末代皇后 郭布罗·婉容故居,特别宁静。这位大清国最后的皇后娘家就住在这里,周围小道清幽,一群鸽子飞来飞去,是否在谈论着当年的婉容风华正茂时?凄凄惨惨,何处是您年华月婵娟

图为路上看到的一块牌匾,溥任先生为末代皇帝四弟

天色已晚,我大哥今天带我去曾经的一个王府吃饭,进京5天了,不得不得跟北京说一声再见,我们小酌几杯便唠起家常。我大哥已经快到而立之年,与我年龄相差10年之久,但对我的真情实意让我真的相信了缘分,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算一段小忘年交呢?即将离开北京

庭院幽香,我仿佛走在百年的风景里,在曲径通幽处寻找古人散落的足迹,悠悠过往,百代浮沉,渺渺红尘,几度沧桑,夜微凉,庭院里我们坐的这个位置,是否曾经也是王爷宴请同僚饮酒赋诗的地方?

临离开酒席时拍下这张照片。我想起一句话,宫灯夜明昙花正盛,共饮逍遥一世悠然。我兄弟二人微醺,离开王府

在准备坐地铁回去的路上,我们路过了皖系军阀在京的执政地点,段祺瑞执政府。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中提到过,现在看似宁静的府邸大门前,曾经就是屠杀爱国民众“三一八惨案”的地点。民国十五年三月,奉军入关,冯玉祥带领国民军同奉军作战,日军援助奉军,三月十八日北京人民为了反对帝国主义侵犯我国主权,在天安门前集会抗议,会后到段祺瑞执政府请愿,段祺瑞府卫兵向请愿群众开枪,并用大刀铁棍追打砍杀,打死打伤二百余人,制造了屠杀爱国民众的“三一八惨案”

第六天 雨中透视两年前的北京

第六天便下起了雨,我与大哥去商场里逛去了,所以没有什么要发的了,今儿我就发两年前的几张照片吧,图为两年前进宫的端门。那年冬天,北京特冷

两年前锣锅巷,照片定位是明末清初大将洪承畴府邸,这几张照片有争议

第七天 离京

最终结尾,还是要写点什么,感谢您,能对我支持到最后,希望这篇游记会让您对北京有另一种看法。北京不是只有长城颐和园故宫恭王府后海声声慢,而是特别有历史沉淀的一座城,不是只有雾霾,它以前从来都是白云蓝天。这次有很多遗憾,举几个例子,末代皇帝最终在观音寺附近住的地儿我也去了,还拍了照,不过因为存网盘照片不慎丢失;在庆王府、涛贝勒府时手机没电,草草拍了介绍就关了手机;后海会贤庄照片不慎丢失;很多珍贵照片,甚至很多地方我没有拍照片的意识,很是遗憾。且在北京时没有要写游记的想法,回来后思念北京,也想把今年的特殊经历记下来,留给喜欢北京喜欢老北京喜欢清史的你我他,愿我们在游记中寻找同类。最后感谢在我写游记中帮助我的人。因为时间长了我又愚笨,很多细节问题我大哥又不厌其烦为我讲第二遍,很多古迹介绍,我曾翻阅书籍或咨询别人,但因牵扯古迹太多,难免会有疏漏,望读到这篇游记的朋友不吝指正。同时感谢我的恩师!检查我游记中错别字,错标点符号,及不通顺的语句,有朝一日学生必然报答。这篇游记耗时三个月,在学校时间少网络慢,感谢我的同窗好友李龙龙先生在一旁帮忙翻阅资料和查阅百度,感谢各位朋友愿意拿出时间看到结尾,游记没有结束,行者还在路上!小生虽然不才,但仍然愿意去更多历史古迹探寻,小生年十七,愿意广交同道之友,不管此游记是不是几乎无人访问,我都依然会喝痛快的酒,唱动情的歌,聊走心的话,继续写下去,不被外人打扰。我仍然相信,历史会使我们丢弃那些幼稚的浮华,带给我们理性和高雅。最后附高铁返洛时景色!祝您生活愉快        2016年12月30日憶清于洛阳

本篇游记共含11800个文字,29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2-31 01:5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可以的老铁!

2016-12-31 08:01

引用 龙 发表于 2016-12-31 08:01:41 的回复:

可以的老铁!

回复龙:有你们支持特好!

2016-12-31 09: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Y L. 发表于 2016-12-31 01:54:32 的回复:

回复Y L.:有你们支持特好!

2016-12-31 09:1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老铁没毛病

2016-12-31 12: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2-31 12:39

引用 末梢和神经 发表于 2016-12-31 12:39:45 的回复:

回复末梢和神经:谢谢您,您看完了吗?

2016-12-31 12:5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印记 发表于 2016-12-31 12:19:09 的回复:

老铁没毛病

回复印记:有你们支持好!

2016-12-31 12:5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塞班岛旅行特价机票酒店。拥有正规执照,售后有保证,专营:地接,导游,酒店预订等服务,微微号330233244,有问必答,真心期待您的光临!

2017-01-14 15: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