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风花雪月的日子【四】

2
可可 (温州) LV.2
2016-12-30 22:42 244/0

题跋:沙溪,我将最温柔的目光给了你

她接受天地的供养
所以我们固执地迷恋
她浑然天成的娇矜与淡泊
尽管在她的怀中
我们依旧无法克制
心中对她的朝思暮念
远方不停地召唤
而我等不及离开
已盼望再次归来
~~~~~~~~~~~~~~~~~~~~~~~~~~~~~~~~

归宿
时间推移,从昆明出发,终于踏上大理的土地。多少次它的名字曾萦绕耳畔。多少人将它纳入生命旅程的一站却迟迟不能相遇。从多少故事里,它轻而易举地收割着难解的爱恋与向往。从这片文化多样的红土地上,向世人飘去的是充满神秘的乐章。如今自己也将一睹它的芳容,探寻美丽背后的醇厚内涵。
尽管已在咫尺之间,出于团队行程的便利,我们选择了继续北上,先前往位于大理丽江之间的沙溪古镇。他有所准备,临行前的驾照派上用场。租了神州专车,这一次他来扮演司机的角色。自己一直没有学车,对于驾驭这样庞大的机械从来没有兴趣。也不愿意把它带入自己的生活。它的部分,相信自行车与交运司机可以完成。所谓生活的节奏,不过是与时间的一场竞赛并且永远被时间牵着鼻子走。但此刻心里承认,会开车在旅行中确是加分的能力。它可以赢得自由,而这个理由已然充分。
通力搜索定下路线,行程大约两个小时,妹妹坐在副驾驶协助导航。我与姐姐获得优待,担纲后勤,继续消磨。点播歌曲,供应水果,提供参考意见。工作之余,也偶尔忘情,被沿路的景致惊艳,纵情赞叹。每每此时,老司机重任在肩,不得分神,格外委屈。车子在一片欢快的气氛中穿过双廊,绕过蜿蜒的山道,进入沙溪
旅店是在路上临时讨论定下的,叫做印迹沙溪。如今想来,觉得这名字如此恰当。我与沙溪真真在彼此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迹。老板是位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板寸的短发,身材偏瘦,带着轻微的听力障碍。但这不影响他成为住客心目中可爱的人。招呼我们入住的是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黑亮的头发刚刚遮住耳朵。穿着亮红色麻纺的短上衣,过膝的浅色绣花民族风褶裙,腰间系着两朵米色的手工花,小小的身板很是朝气。穿过客堂,内院是四合院式的布局,左边连接对座的客房,分上下两层。右边形似一个亭子,陈列几辆自行车,一些画板挨着墙面无序地靠着。穿过亭子是客栈的后门与厨房。中间四方形小院里种着两米高的小树,茂密却精致独特。一片很小的区域被隔出来,如同一个小池塘。鹅卵石铺了半个园子。
一个人选择了奢侈的大床房。房间正对客堂的内院门。木质的天花板上垂吊五页琉璃灯罩。床单与桌布是心仪的孔雀绿,连窗帘都是。桌上几朵花枝插在简单素净的泥塑罐子里,趁着窗帘甚是夺目。轻轻拉动帘子,视野中跳出一名男子。在客堂二楼的回廊上,及肩的卷发,米色贝雷帽与外套相衬,对着画板细细勾划。身边一只硕大的狗来回安静地踱步。后来知道,女孩叫它乔峰,尽管它是一只母狗。也许是出于对它的喜爱,或只是巧合,女孩让我们叫她阿朱。当然,还有一位阿紫鲜少露面。
简单的小憩之后,与他们结伴摸索,朝着古镇的繁华地段步行。这里的气质介乎普者黑建水之间。一点点富足,一点点活力,再加一点点淳朴。除了极少许的两米见宽的主路,古镇内不见车辆。巷弄铺着石板,一次只够两三人通行。石板两侧,狭长的沟渠四通八达,水声不息。这样狭窄的小径如同血管,围绕镇中心的四方街延伸细密包裹。古镇内偶尔有马夫牵着用绳索连接成排的棕马。随着步行的节奏,从马鞍或马颈上传出叮叮当的响,清亮悦耳。马背上驮着各色衣着的男女,只是笔直坐着,小心保持身体的平衡。四方街内,一张五米见方的戏台,戏台对面坐落一间庙宇。沙溪短时的观光客并不多。白天的四方街因此并不十分热闹。古镇东口是马匹与牵夫的聚集地。他们各自照看着自己的马匹,向过往的客人们热情招呼。对此司空见惯的姐妹并无所心动,我则惧而远之。形单影只的他捡些青草,经主人同意,给性格稍温驯的马儿喂食,也便是一次亲密的接触了。
东口向北,无意间经过一大片农田,荒草萋萋。于热爱步行的人,天地山川自有难以抵挡的魅力。我们再次踏上征服之路,要穿越到它的尽头,去看远方的山和山里的人家。这一次不再是与自然之间屏气凝神的对话。行进中,我们彼此说话,放肆欢笑。顿觉,相同的宽容与耐心,未曾留给身边的人。那些人,也许相熟已久,以为彼此已经了解地足够,开始失去对对方的期待,对美和善的寻索。将喜新厌旧的本能无声息地牵引在人的身上。岂知人与人的了解是一条无尽之路,一生亦不足以完尽。
黄泥作墙木作梁的白族农居在这里起基搭建。半米高的蒿草肆意疯长。山腰上,高低错落的小屋别墅般零星排布。没有找到传说中的百年老树。但半日的辛苦跋涉,我们用双脚丈量与粗略地记录沙溪中心地带的整体风貌。时间允许,这样的步行能给随后更加尽情的漫游绘下简单的影像。
~~~~~~~~~~~~~~~~~~~~~~~~~~~~~~~

求索
印迹的晚间时光,弥漫着浓浓的人间烟火气。各个房间的客人相继在旅店里露面,仿佛是久居在四合院里的乡邻。此时的厨房成了公社里的大杂锅。主人、客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手艺贡献一二菜色。回廊里你来我往,充满生气。菜色也丰富,住客们自发坐成一团。当地人的餐桌上,总少不了一道牛肉,涮烫的或者素切的。切好的牛肉也不似江南厨子那样细腻的薄薄的花瓣似的开在盘子里的。涮烫的配料无需特制的火锅蘸料。简单单的豆腐乳配上咸菜、白芝麻,加点葱花,淋上汤底;若是喜爱,再配点蒜蓉,色香味亦是俱全的。但大体看上去,都是下酒更合适。
不知是哪一世的因缘,与动物划下了难以逾越的鸿沟。惧于口水潺潺的乔峰,我终于还是没有参与到印迹的晚宴,独自回到了房间。伴随前厅的热闹欢快的氛围,整理行囊。抖落文章。
在这里迎来旅途中正面交锋的第一场雨,依然觉得是一种幸运。凭窗而坐,绵绵的晨雨下在院子里,伴着手机里传出悠扬的和弦。如诗的画面。被雨阻留在客店里的旅客,俯在画师身旁赏观他的每一处细致着笔。大抵亭子中的画皆是他一个多月的创作。隔着就近的窗台,回廊下坐着一位靓丽的女子,双腿盘于身前,上面盖一条毯子,手中的玛瑙珠串细细捻着。说话间,她的语气坚定,眼神中欠缺了一丝温柔的黏着力。一位微微愤世而不自觉的洒脱的女子,在旅途中不断放空,试图清除自己与尘俗的连接。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应该是从她这样的过客身上,相信旅行的一种意义,是知道在将自我团团围困的粗茶淡饭之外,还可以罔顾世俗眼色,勇敢寻求不一样的道路。这条道路可以不需要普世认定的价值,甚至不关心结果。信念驱动一切向前的力量。
一路走来,为出行便利,对衣着一再简化。尽管男生在侧,依旧将就粗糙。沿路又多山村,没有置买的闲情与诱惑。没有多余的女人在旁对照时,大概很少时间会在意自己身为一个女人应有的精致。有甚者,譬如元阳民俗村内,见四个女人悉心挑选银饰而远立于门外,不解于这种动力的根源。雨后的沙溪,陪姐妹俩置办特产食馐,终于开启短暂的女生模式,买下两件连衣裙。一件襟口与袖口带着手工刺绣的蓝色麻纺,厚重肥大;另一件碎花七分袖,轻盈凉爽。与老板几番杀价后勉强拿下。姐姐是生活里周全的人,糕品、食材、物件,无不在她悉心的打点里。烘培、珊瑚石、红杉木、普洱茶,一点点打开我未知的世界。相较之下,感觉到自己面对生活中细碎的物事,陷入一种茫然失措的无力感。
天色渐沉,来到四方街。总在这样的夜幕降临之时,沙溪的四方街才真正弥漫开一股茶马古道中流浪者的气息。广场方圆不过百米,没有路灯。几处昏黄的灯光从四面的客栈与店铺中透出,米黄色的光亮不出十米之外。就借着客栈的灯光,行人来往穿行。我坐在戏台一旁的窗台边,贴心的客栈老板在屋外摆开几张条凳。广场中央,一把吉他一面非洲鼓,鼓瑟和鸣。这日,充满才情的青旅女店主,头戴一顶牛仔帽,着一身帅气皮夹,携搭档与远道而来的义工姑娘。她们就那样一首接一首表演,我便一首接一首听。黑暗中,我们看不清彼此的模样,却接受着彼此最性情恣肆的馈赠。
回到印迹,老板号召,集体在前厅看了电影《时间规划局》。感动于编者的觉知。当消费与生命赤裸而直接地画上加减等号,对于时间与价值,还有生命中的人,是否会另眼相待?是否能被唤起一种迫不及待的觉醒?记忆尤深的好电影。
他和姐妹的时间愈发紧张,我们开始计划继续前行。有计划与预算的旅行,不允许我们过分留恋一座城市的空气。离开的日子选在隔日的早晨。
他说他答应了可爱的阿朱,要开着车带她与阿紫出去游玩。动身前一天,他履行对她们的承诺,我沾光同行。买了水果面包,驾车爬过一座山头,我们到达一个硕大的天然水库。碧蓝的水面上空,一片孤云悬在深蓝色的天空中。阿紫提议下水。敢说敢做,说着便褪去薄衫,一下子跳进水里去。会游泳的体验派碍于水冷,犹豫再三,最终也抵不过她和阿朱的怂恿。独留我与阿朱在水边等候。辍学的阿朱选择来到遥远的沙溪做义工。我心中虽不怀疑她跟随自己内心的选择,没有认定她对自己的莽撞与不负责任,反而有些羡慕。但她给我留下了如今的我对十六岁少年永远不解的问号。四月的沙溪真切切水冷如刀。不过十分钟,两人陆续上岸。下雨的那个早晨,第一次匆匆见到阿紫时,身材不高,个子小巧却较阿朱丰满些。刚洗过的头发稍显凌乱。目光相遇的一刻,带出时光里深沉的一瓣。此刻细看眼前从水中刚刚跃出的敢爱敢恨的女生,面部丰润,肤如凝脂。她对自己人生的方向是有一些不确信的,且行且选择。
那一晚回到古镇,走在沙溪的巷陌中。我们的心又回归了现实的知觉。他说对父母不够好,会因此愧疚不安,但想要飞的心火依旧不灭。我常想,面对人生三十而立的鼎盛阶段,其实并不惧怕承担与失败。惧怕的是成长代价中父母等额的衰老,以及在时光里沉积的厚厚的期许。它们相互联合,成为背负者前行路上的沉重压力。毁损或许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对抗的刺伤与辜负亦不是背负者的本意。与亲人,我们都不曾停止深爱和依赖着对方。
车子绕过一个个山坳,沙溪的样子终于一点一点被拉出视线。但我们许下了同样的愿望,在未来的某一天,浓浓的怀念里,重新出发,只为了她。
待续……

题跋:沙溪,我将最温柔的目光给了你

她接受天地的供养
所以我们固执地迷恋
她浑然天成的娇矜与淡泊
尽管在她的怀中
我们依旧无法克制
心中对她的朝思暮念
远方不停地召唤
而我等不及离开
已盼望再次归来
~~~~~~~~~~~~~~~~~~~~~~~~~~~~~~~~

归宿
时间推移,从昆明出发,终于踏上大理的土地。多少次它的名字曾萦绕耳畔。多少人将它纳入生命旅程的一站却迟迟不能相遇。从多少故事里,它轻而易举地收割着难解的爱恋与向往。从这片文化多样的红土地上,向世人飘去的是充满神秘的乐章。如今自己也将一睹它的芳容,探寻美丽背后的醇厚内涵。
尽管已在咫尺之间,出于团队行程的便利,我们选择了继续北上,先前往位于大理丽江之间的沙溪古镇。他有所准备,临行前的驾照派上用场。租了神州专车,这一次他来扮演司机的角色。自己一直没有学车,对于驾驭这样庞大的机械从来没有兴趣。也不愿意把它带入自己的生活。它的部分,相信自行车与交运司机可以完成。所谓生活的节奏,不过是与时间的一场竞赛并且永远被时间牵着鼻子走。但此刻心里承认,会开车在旅行中确是加分的能力。它可以赢得自由,而这个理由已然充分。
通力搜索定下路线,行程大约两个小时,妹妹坐在副驾驶协助导航。我与姐姐获得优待,担纲后勤,继续消磨。点播歌曲,供应水果,提供参考意见。工作之余,也偶尔忘情,被沿路的景致惊艳,纵情赞叹。每每此时,老司机重任在肩,不得分神,格外委屈。车子在一片欢快的气氛中穿过双廊,绕过蜿蜒的山道,进入沙溪
旅店是在路上临时讨论定下的,叫做印迹沙溪。如今想来,觉得这名字如此恰当。我与沙溪真真在彼此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迹。老板是位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板寸的短发,身材偏瘦,带着轻微的听力障碍。但这不影响他成为住客心目中可爱的人。招呼我们入住的是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黑亮的头发刚刚遮住耳朵。穿着亮红色麻纺的短上衣,过膝的浅色绣花民族风褶裙,腰间系着两朵米色的手工花,小小的身板很是朝气。穿过客堂,内院是四合院式的布局,左边连接对座的客房,分上下两层。右边形似一个亭子,陈列几辆自行车,一些画板挨着墙面无序地靠着。穿过亭子是客栈的后门与厨房。中间四方形小院里种着两米高的小树,茂密却精致独特。一片很小的区域被隔出来,如同一个小池塘。鹅卵石铺了半个园子。
一个人选择了奢侈的大床房。房间正对客堂的内院门。木质的天花板上垂吊五页琉璃灯罩。床单与桌布是心仪的孔雀绿,连窗帘都是。桌上几朵花枝插在简单素净的泥塑罐子里,趁着窗帘甚是夺目。轻轻拉动帘子,视野中跳出一名男子。在客堂二楼的回廊上,及肩的卷发,米色贝雷帽与外套相衬,对着画板细细勾划。身边一只硕大的狗来回安静地踱步。后来知道,女孩叫它乔峰,尽管它是一只母狗。也许是出于对它的喜爱,或只是巧合,女孩让我们叫她阿朱。当然,还有一位阿紫鲜少露面。
简单的小憩之后,与他们结伴摸索,朝着古镇的繁华地段步行。这里的气质介乎普者黑建水之间。一点点富足,一点点活力,再加一点点淳朴。除了极少许的两米见宽的主路,古镇内不见车辆。巷弄铺着石板,一次只够两三人通行。石板两侧,狭长的沟渠四通八达,水声不息。这样狭窄的小径如同血管,围绕镇中心的四方街延伸细密包裹。古镇内偶尔有马夫牵着用绳索连接成排的棕马。随着步行的节奏,从马鞍或马颈上传出叮叮当的响,清亮悦耳。马背上驮着各色衣着的男女,只是笔直坐着,小心保持身体的平衡。四方街内,一张五米见方的戏台,戏台对面坐落一间庙宇。沙溪短时的观光客并不多。白天的四方街因此并不十分热闹。古镇东口是马匹与牵夫的聚集地。他们各自照看着自己的马匹,向过往的客人们热情招呼。对此司空见惯的姐妹并无所心动,我则惧而远之。形单影只的他捡些青草,经主人同意,给性格稍温驯的马儿喂食,也便是一次亲密的接触了。
东口向北,无意间经过一大片农田,荒草萋萋。于热爱步行的人,天地山川自有难以抵挡的魅力。我们再次踏上征服之路,要穿越到它的尽头,去看远方的山和山里的人家。这一次不再是与自然之间屏气凝神的对话。行进中,我们彼此说话,放肆欢笑。顿觉,相同的宽容与耐心,未曾留给身边的人。那些人,也许相熟已久,以为彼此已经了解地足够,开始失去对对方的期待,对美和善的寻索。将喜新厌旧的本能无声息地牵引在人的身上。岂知人与人的了解是一条无尽之路,一生亦不足以完尽。
黄泥作墙木作梁的白族农居在这里起基搭建。半米高的蒿草肆意疯长。山腰上,高低错落的小屋别墅般零星排布。没有找到传说中的百年老树。但半日的辛苦跋涉,我们用双脚丈量与粗略地记录沙溪中心地带的整体风貌。时间允许,这样的步行能给随后更加尽情的漫游绘下简单的影像。
~~~~~~~~~~~~~~~~~~~~~~~~~~~~~~~

求索
印迹的晚间时光,弥漫着浓浓的人间烟火气。各个房间的客人相继在旅店里露面,仿佛是久居在四合院里的乡邻。此时的厨房成了公社里的大杂锅。主人、客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手艺贡献一二菜色。回廊里你来我往,充满生气。菜色也丰富,住客们自发坐成一团。当地人的餐桌上,总少不了一道牛肉,涮烫的或者素切的。切好的牛肉也不似江南厨子那样细腻的薄薄的花瓣似的开在盘子里的。涮烫的配料无需特制的火锅蘸料。简单单的豆腐乳配上咸菜、白芝麻,加点葱花,淋上汤底;若是喜爱,再配点蒜蓉,色香味亦是俱全的。但大体看上去,都是下酒更合适。
不知是哪一世的因缘,与动物划下了难以逾越的鸿沟。惧于口水潺潺的乔峰,我终于还是没有参与到印迹的晚宴,独自回到了房间。伴随前厅的热闹欢快的氛围,整理行囊。抖落文章。
在这里迎来旅途中正面交锋的第一场雨,依然觉得是一种幸运。凭窗而坐,绵绵的晨雨下在院子里,伴着手机里传出悠扬的和弦。如诗的画面。被雨阻留在客店里的旅客,俯在画师身旁赏观他的每一处细致着笔。大抵亭子中的画皆是他一个多月的创作。隔着就近的窗台,回廊下坐着一位靓丽的女子,双腿盘于身前,上面盖一条毯子,手中的玛瑙珠串细细捻着。说话间,她的语气坚定,眼神中欠缺了一丝温柔的黏着力。一位微微愤世而不自觉的洒脱的女子,在旅途中不断放空,试图清除自己与尘俗的连接。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生活。应该是从她这样的过客身上,相信旅行的一种意义,是知道在将自我团团围困的粗茶淡饭之外,还可以罔顾世俗眼色,勇敢寻求不一样的道路。这条道路可以不需要普世认定的价值,甚至不关心结果。信念驱动一切向前的力量。
一路走来,为出行便利,对衣着一再简化。尽管男生在侧,依旧将就粗糙。沿路又多山村,没有置买的闲情与诱惑。没有多余的女人在旁对照时,大概很少时间会在意自己身为一个女人应有的精致。有甚者,譬如元阳民俗村内,见四个女人悉心挑选银饰而远立于门外,不解于这种动力的根源。雨后的沙溪,陪姐妹俩置办特产食馐,终于开启短暂的女生模式,买下两件连衣裙。一件襟口与袖口带着手工刺绣的蓝色麻纺,厚重肥大;另一件碎花七分袖,轻盈凉爽。与老板几番杀价后勉强拿下。姐姐是生活里周全的人,糕品、食材、物件,无不在她悉心的打点里。烘培、珊瑚石、红杉木、普洱茶,一点点打开我未知的世界。相较之下,感觉到自己面对生活中细碎的物事,陷入一种茫然失措的无力感。
天色渐沉,来到四方街。总在这样的夜幕降临之时,沙溪的四方街才真正弥漫开一股茶马古道中流浪者的气息。广场方圆不过百米,没有路灯。几处昏黄的灯光从四面的客栈与店铺中透出,米黄色的光亮不出十米之外。就借着客栈的灯光,行人来往穿行。我坐在戏台一旁的窗台边,贴心的客栈老板在屋外摆开几张条凳。广场中央,一把吉他一面非洲鼓,鼓瑟和鸣。这日,充满才情的青旅女店主,头戴一顶牛仔帽,着一身帅气皮夹,携搭档与远道而来的义工姑娘。她们就那样一首接一首表演,我便一首接一首听。黑暗中,我们看不清彼此的模样,却接受着彼此最性情恣肆的馈赠。
回到印迹,老板号召,集体在前厅看了电影《时间规划局》。感动于编者的觉知。当消费与生命赤裸而直接地画上加减等号,对于时间与价值,还有生命中的人,是否会另眼相待?是否能被唤起一种迫不及待的觉醒?记忆尤深的好电影。
他和姐妹的时间愈发紧张,我们开始计划继续前行。有计划与预算的旅行,不允许我们过分留恋一座城市的空气。离开的日子选在隔日的早晨。
他说他答应了可爱的阿朱,要开着车带她与阿紫出去游玩。动身前一天,他履行对她们的承诺,我沾光同行。买了水果面包,驾车爬过一座山头,我们到达一个硕大的天然水库。碧蓝的水面上空,一片孤云悬在深蓝色的天空中。阿紫提议下水。敢说敢做,说着便褪去薄衫,一下子跳进水里去。会游泳的体验派碍于水冷,犹豫再三,最终也抵不过她和阿朱的怂恿。独留我与阿朱在水边等候。辍学的阿朱选择来到遥远的沙溪做义工。我心中虽不怀疑她跟随自己内心的选择,没有认定她对自己的莽撞与不负责任,反而有些羡慕。但她给我留下了如今的我对十六岁少年永远不解的问号。四月的沙溪真切切水冷如刀。不过十分钟,两人陆续上岸。下雨的那个早晨,第一次匆匆见到阿紫时,身材不高,个子小巧却较阿朱丰满些。刚洗过的头发稍显凌乱。目光相遇的一刻,带出时光里深沉的一瓣。此刻细看眼前从水中刚刚跃出的敢爱敢恨的女生,面部丰润,肤如凝脂。她对自己人生的方向是有一些不确信的,且行且选择。
那一晚回到古镇,走在沙溪的巷陌中。我们的心又回归了现实的知觉。他说对父母不够好,会因此愧疚不安,但想要飞的心火依旧不灭。我常想,面对人生三十而立的鼎盛阶段,其实并不惧怕承担与失败。惧怕的是成长代价中父母等额的衰老,以及在时光里沉积的厚厚的期许。它们相互联合,成为背负者前行路上的沉重压力。毁损或许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对抗的刺伤与辜负亦不是背负者的本意。与亲人,我们都不曾停止深爱和依赖着对方。
车子绕过一个个山坳,沙溪的样子终于一点一点被拉出视线。但我们许下了同样的愿望,在未来的某一天,浓浓的怀念里,重新出发,只为了它。
~~~~~~~~~~~~~~~~~~~~~~~~~~~~~~~~~~~~~~~~~
待续……


Views 4Like Report

本篇游记共含8115个文字,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