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仙霞古道无古事

0
路过 (福建) LV.15
2016-12-31 09:24 58/0
  • 出发时间/2005-10-01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00RMB

前言, 
写还是不写,这是个值得考虑的事情,一来的确没啥故事,二来的确没啥风景,三,的确实在太累了,导致浪漫,诗情全都靠边站。那还啥可写的呢,但怎么说也是俺为数不多的徒步,所以,来个流水账。 

在去不去之间纠结了许多天后,由于阿龙(组织者)一锤定音,别磨磨叽叽了,车票都买好了,不去也得去。也好,定心丸下了,接下来就是准备行装了。 

我们的线路是宁德----周宁----浦城------浮盖山-----廿都----仙霞古道-----江城------八封村----衢州----宁德 
(徒步路段 浮盖山-----廿都------仙霞古道) 

D1 很奇怪,玩了那么多地方了,谈到坐车,我还是害怕,于是晕乎乎的到了周宁,哀叹着明天还要的车程,还好周宁的小吃(特别是一种用红糟煮的土豆面?)让我恢复了许多元气。 
D2 一天早就坐车向浦城出发,中午时分到达,匆匆吃过午饭,又上车赶往下一站,徒步的的地点 

是不是在福建境内叫做岩山,我不知道,反正他们说这就是要爬的浮盖山,不过翻过山后,山那边的人,都把这座山叫浮盖山。 

原来是有机耕道的,可是那么强驴硬说绕路太多,来个垂直速爬,太阳当头,再加上晕车,如此直线直上,一下子就不行,大白天,便看到了满眼的星星了,之后到了一农家,歇了片刻,灌了一大罐的农家茶梗茶,汗下去了,晕眩才渐渐消失,不好意思拖后腿,虽然想就地躺下了,还是咬着牙继续长征。 

经过一痛苦的挣扎,意志与斗志的考验(其实也因为是没有退路了)到达了第一站,也就我们当晚要寄宿的大云寺 

吃素是便宜的,每人8元,住庙是便宜的,每床5元,但经过实地考查之后,我们决定在大殿搭帐篷过夜。 
吃过晚饭,天色也渐晚,几个人拿了防潮垫,铺在庙门口,聊天,看星星,倒也惬意,全然忘记白天的折磨,唉,每次徒步都痛苦的不行,可每次有人号召,便又立马响应,还不就是好这一时刻吗。 
夜深,在众佛默默注视下,诚惶诚恐入睡。 

D3  从大云寺出发,继续爬山,又是一路无语,气喘如牛,我的脚痛,腿痛,腰痛,肩膀痛,最后肚子痛(饿的) 
总算来到浙江境内的浮盖山,然后就是很爽的下山路,直到山下,一打听,离二十八都还远着,到那儿才有得吃的,实在走不动了,阿龙,自告奋勇,前去探路并找车,我们如残兵败将般做龟爬。等了许多,没见阿龙回来,倒是等来一辆车,我们呼拉全上了,开了好久,发现前去探路的阿龙还在路边可怜巴巴的拦车,嘿嘿,拦下了我们的车,打开一看,直发愣,这班家伙,怎么在车上的。 
然后就要二十八都了,有许多据说,但没有心思听,感觉就是很平常的一个小村子,我们只想着找一家饭店。 

进入二十八都的廊桥,可怜的阿龙,到了诸葛村后,照相机被盗,这算是我给他拍的纪念照吧。是否有预感,如此深情款款。 

找到了一家小饭馆,二十八都也算了个旅游点,来往还是有一些游客,吃饭的时候,遭遇一伙也是徒步的驴友,其中有一大块头男士,迷彩服,墨镜,腰插瑞士军刀,脚蹬军靴,那一身行头呀,怎么都让我想起《甲方乙方》中巴顿将军。据说他是从仙霞古道过来了,极力劝说我们,在二十八都住下,第二天再爬,“今天,你们是无论如何都没法爬过仙霞古道的,我们都走了一天,山上又没有水,连块平整的搭帐篷的地方都没有。”听他这么一说,上路时有些战战兢兢了,看着往上的山路,只想歇一下,再歇一下,没多久,见到了仙霞第一关。 

(仙霞道自唐代到近代闽浙唯一的通道,有三道关门,这条道应该有过许多故事吧。) 

阿龙安慰我,第一关到了,说明我们已经战胜了三分之一的困难了,胜利就在前方了,哭丧着脸,从巴顿将军的描述之中,似乎胜利还遥不可及。谁知峰回路转,还没走1个小时,便看到了第二关了,这真的是那仙霞关吗,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见到第三关,才确信,我们已经走过了仙霞古道,那位将军是忽悠我们,还是脚程太慢。

这就是我们的集团军。 

D4 在江山住了一宿之后,因为下雨,取消了爬江郎山的计划,我暗暗高兴(假驴假驴)因为脚底已趴着四个大水泡了,大家决定去诸葛村,休养,腐败。(为什么,每次自虐游都变成腐败游呢。) 

和所有的江南村落一样,白墙灰瓦,流水长巷人家,深深庭院,不知当年有过怎样的墙头马上,璇旎旧事。 

D5天 八卦村,据说此村是当年诸葛后人来此躲避战乱,而后修筑,按八卦五行建盖,村中有一大塘,旁边有晒谷坪,形同阴阳鱼,可惜照相次,无法照全景,夜晚,塘边灯影迷离,让人想起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恍惚中传来细细吟唱,不会是后庭花吧。 

D6天,下午要去衢州,早上无事,再到昨天去的茶馆,很便宜,一杯茶1元钱,却不是主要喝茶,茶馆里全是当地老人,聚在一起听戏,声音高亢,全然不是吴音软语的越剧,难道这些真是诸葛的后人,戏剧还有原生地的遗韵。 

聚精会神,如痴如醉,外面游人如织,与他们全然无关。旧时世界依旧。 


中午赶往衢州,而后回宁,才知,行走于仙霞古道的日子里,龙王袭击宁德,一片狼籍。 

2005的十一黄金周,就这样过去了。 

怅惆旧欢如梦。

本篇游记共含2050个文字,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