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走岁月·在撒哈拉的“一千零一夜”

  • 出发时间/2016-12-23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000RMB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写完出行前最后一行代码,整理完辛苦一年的公式笔记,终于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背上行囊,开始了蓄谋已久的北非之行。

相遇篇

——聚成一团火,散作满天星。

临行之前,每个听说此行目的地的人,都露出满脸的惊诧和不屑,仿佛此去必将危险重重,能活着回来便是大幸。道不同不相为谋,只能默默独自踏上旅途。
没成想,接下来的旅程,竟能一路邂逅着极为有趣和靠谱的同伴:从最初偶遇打算各自出行的四个人,到微信“附近的人”加入的单身姑娘,再到与另一个小集体整体合并……
其实土地贫瘠、基础设施落后的北非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度假之地,可或许是因为走过相同的路,受过类似的苦,又或许是读过同一本书、看过同一部电影、爱过相似的人,行走在这里的同伴们,似乎总有些类似的心境和气质,好像在彼此的身上,有着似曾相识的自己,又有着各自令人羡慕的特质——原来前往大漠的路上,我们并不孤单;起初的踽踽独行,也终会遇到可以共同欢笑的人。

入沙漠前,还发生了一个有趣的插曲。在撒哈拉沙漠边缘的一个小城里,同行的姑娘被一个在这里公干的中国大叔搭讪,姑娘机智应对,最后大叔竟请我们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图二)。饭桌活跃的气氛里,不爱说话的大叔慢慢打开话匣子,述说着自己的经历。合着这些天的所见所闻,我隐隐感到,在北非这片依旧原始却蕴含厚重能量的热土上,正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这里汇聚,践行国家的荣光与意志,亦或是追寻自己的财富和梦想。而与他们如影随形的,是深重的孤独寂寞。于我们,这位寂寞的大叔是个陌生人,于大叔,我们也不过是路过的陌生人。只是,陌生人,那又如何呢——可怕的不是陌生人,而是缺乏分辨力的自己;可怕的不是潜在的危险,而是没有从容应对的才智和情商。既已不是温室里的花草,何不放开心胸,把陌生人变成朋友,在这个纷繁的社会舞台里,讨生活,追梦想,演绎一份独到的精彩呢。
“聚成一团火,散作满天星。”这是分配那年时常听到的句子。如今的自己,仍旧悄然深耕在实验室的故纸堆里,不知当年散往各地的兄弟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是否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是否已经在各自的星空,承受着各自的苦与乐,熠熠发光了?
——2016 12 24于马拉喀什

四季篇

——人迹罕至之处,必有奇观。

马拉喀什出发,直奔撒哈拉,一日千里,越雪山穿平原。预想中漫漫黄沙的单色旅途,被一路的雪山、平原,晨光、晚霞生生剪辑成了一串彩色的胶卷,仿佛岁月流转,穿越了四季。 

沙漠的夜,黑的可怕。那一种笼罩了整个旷野的黑暗,无论多强大的手电光线,也会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躺在沙丘上凝视夜空,那横亘天际的银河和水波般的繁星,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澈和立体,呈现在眼前,让我想起了童年时代的夏夜……
沙漠的夜,凉的彻骨。我们几个男生,在星空下折腾完了所有的拍照技巧,瑟瑟发抖、涕泗横流的回到帐篷里,躺在满是沙子的垫子上和衣而睡,在此起彼伏的鼾声里,交替醒来,颤抖的拿出手机,数着离日出还有多久……

“人迹罕见之处,必有奇观”——当年的共勉,又浮上脑海。奇观之壮美,却是任何语言也无法形容、任何相机也无法拍下。那么,你有勇气面对未来的极寒,去亲身追寻人生的奇观么?
——2016 12 27于撒哈拉

市井篇

——走进蓝门,迷失在世俗的一千零一夜世界中。

从撒哈拉出来,顺路探索了这个有关神灯和飞毯的古老城市。如今的菲斯老城,依旧巷道林立,错综复杂,神秘奇特的摊贩们遍布在各个角落,卖弄着蹩脚的中文,等待好奇的游客发掘和惊叹。

“我们刚到老城,开始迷路之旅”
“走进蓝门,迷失在一千零一夜的童话中:-D”
“遇见四十大盗,才发现自己不是阿里巴巴。”

大家就这样开着玩笑,跨过这道门,穿越千年,去探索这座活着的天方夜谭。

当我大汗淋漓的从这迷宫一般的城市中逃出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当年的四十大盗,已经摇身一变,成了遍布全城、游手好闲的带路导游,把游客带入迷城最深处,再现出原形,敲诈钱财;而当年机智的阿里巴巴,如今已经在遥远的天朝生根落户,玩起了互联网经济,再也回不来了……

——2016 12 28于菲斯

别离篇

——“当汽笛声响过后,月台上有一个人站在雨中,脸上挂着可笑的表情,因为他的内心被踢翻了。”

摩洛哥的了解,起初仅限于海港城市卡萨布兰卡;而知道卡萨布兰卡,则完全源于半个世纪前那部同名电影。
时光荏苒,当时观影的年龄尚小,彼时的心情早已模糊,甚至连许多情节都已遗忘了。只剩下瑞克踏上列车扔下信纸和伊莉莎夜访瑞克后失望的表情,和那句“全世界有那么多城镇、那么多酒吧,她偏偏走进了我这家”……
这作电影里的咖啡馆,承载着一个男人对于一段美好爱情的回忆,一段刻意逃避的快意和一段风轻云淡的升华,如今标志般的伫立在大西洋畔,馆里昏黄的灯光、熙攘的过客和不时响起的钢琴声,轻声告诉每一个过客:那段时光飞逝,你我的传奇却每天都在上演。

海港,渡口,大西洋。也许卡萨布兰卡生来就是一座关于别离的城市,无数悲欢离合,终于斯亦或始于斯。就把北非之行的最后一站,定格在这里吧。

————2016 12 29于卡萨布兰卡

后记

历经一路有趣的邂逅,一路彻骨的美与心悸后,回味着北非热土上的热气、人气、烟火气,重新踏上笼罩在浓雾里清冷的巴黎,心中无比空落。如果所谓的“发达”国家,只是这般冷冰冰的机械发达、代码发达、冷漠发达,我倒是希望,我们的天朝,永远做一个生机勃勃的、温暖的发展中国家。

————2016 12 31于巴黎

本篇游记共含2196个文字,2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