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欧洲旅行记-完结篇(阿尔卑斯湖群)

7
心随梦舞 LV.3
2016-12-31 21:39 123/1

这个时节,前来3100hotel的游客,来自世界各地,似乎我们几个是唯一的中国人。还有很多游客来自瑞士本土。也许是因为有直通山顶的小火车,交通比较便利,前来的老年旅客非常多。他们大多白发苍苍。排在我们后面check in的一对中年夫妻M,来自瑞士首都苏黎世。在等待check in的间隙,我们相视而笑,闲聊了几句。

check in完,前台亲自带每一位房客到房间。或许是因为房卡上没有普通酒店房间号,取而代之的一串字母,怕房客自己找不到。房间里,暖暖的,陈设及其简单,除了床,就只有简单的木质储衣柜,没有刷漆,木头的纹理清晰明朗。拧开水龙头,洗手,自来水迅速喷涌而出,来不及反应,袖口被高压的水花溅湿,让人见识到3100海拔的高压厉害。站在窗前,可以看到白雪覆盖的山峰。站远一点,雪景画仿佛就在玻璃窗上,晶莹剔透。

换好衣服,赶在还有些白昼的光之前,欣赏一下周围的雪景。在这海拔3100的地势,眼前所看到的,除了白雪覆盖的山峰,还是白雪覆盖的山峰。尽管换了衣服出来,还是冷得慌,赶紧躲到酒店里面。正好也到了吃饭的点。晚餐是包在酒店费用里面的,吃了点沙拉,东长西短的聊了会天。本来就有些困意,暖气太足,让人更困。回房间,洗漱,睡觉。

半夜被暖气热得一背汗,感觉床下像是有个火炉似的,热醒,起床给前台打电话,问是否可以把供暖调小。被告知没有,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把窗打开,让外面的冷气进来。睡眼朦胧的走到窗前,开了一个缝,继续睡。

再次醒来,已是早上七点多。酒店已开始供应早餐。餐厅里,就餐的人寥寥无几。除了我,就是一对日本老夫妇。走到最里面,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风景绝佳。慢慢吃,慢慢欣赏清晨的雪景。不一会,来吃早餐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昨天排在我们后面check in的苏黎世夫妇也来了,就坐在我前面一桌。取培根的时候,再次碰见,相互微笑。




吃完早饭,一个人拿着A的相机(因为我的手机永久的在日内瓦湖里沉睡了💤),爬到地势更高的山坡,眺望着远处的雪景。

不一会儿,太阳从山的那一边升起来了,观景台上欣赏风景的人也逐渐多起来。一个年轻的日本女生直接在这海拔3000多米的地势上玩起了倒立,看她轻松自如的倒立,想必也是个经常运动的女孩。似乎她是独自一个人来瑞士旅行的,帮她拍照的是一对日本小情侣,听女孩与小情侣寒暄的方式,好像他们是刚认识。为了让自己漂亮的倒立身影与远处的雪山完美的展现在一张照片里,女孩不停的重复倒立的姿势,不顾肚脐露出的寒冷,只为了抓拍那最美的一瞬间。

站了一会,感觉有些冷。离下山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回酒店,一进lobby,浑身发热。这暖气也太足了。坐久了,犯困,想睡觉。等到时间差不多,回房间收拾东西,准备下山。

酒店电梯口张贴着列车时刻表,到点,直接出酒店,上车。

下山比山上,列车的速度快多了。半个小时,我们抵达山下。根据地图显示,酒店在距离车站700米左右,可是我们却仿佛走了好久好久。因为采尔马特是一个无机动车的小镇,路面也仿佛是一个世纪前就砌好就再也没有修过,全是方块石头。我们只能小心翼翼的慢慢的推着无比笨重的箱子,有时怕磨坏了箱轮,不得不用手拎起,踉踉跄跄的前行。

找到酒店的时候,背上都有些发汗。酒店前台是一位碧绿色大眼睛的帅哥,拿出护照,顺利check in。电梯是很老式的那种,窄小而笨重,需要手动推才开门。我们的房间在四楼,电梯到了四楼,却没有开门(我们忘了刚才是手动开门的),有些捉急,瞎按了一个键,电梯又急速下降回到了一楼。后来还是A反应过来了,再按四,到了四楼,往外一推,门开了。

回到房间,整理好东西,我们美美地睡了一觉,然后出门觅食。A在点评上看到一家不错的中餐厅,我们准备去品尝一下,到了被告知下午六点才开始营业。于是,我们准备去刚路过的一家人气还不错的西餐厅,结果刚过两点,大厨休息时间,下午六点才营业。感觉这里的人好像老是休息似的。唉,人家福利好,就这么任性。

9月27日
在酒店吃好早餐,上楼提行李,出发,前往下一站-卢塞恩

这一站距离有些长,我们将近坐了4个小时的火车。一下火车,就看到充满活力的金发碧眼的男男女女。他们中的大多数,手里都叼着烟。对于一个对于烟味极度敏感的人,这座城的留给我的初次印象不怎么好。跟前面去过的城市相比,卢塞恩热闹了许多。

酒店就在火车站的对面。第一个接待我们的前台,感觉她像是从英国过来的,因为她的伦敦腔很重。不过,很热情,我们问什么问题都很耐心。中途,不知道什么原因,换作旁边的一位亚洲面孔的长相很甜美的女生帮我们check in。在这样一个大熔炉的异国他乡,即使是看着挺中国的,也不好开门见山就讲中文。后来,她看见我们的护照是上海签发的,这才说起她的总公司在上海,让我们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我们快速回酒店放好东西,立马找了家最近的餐厅-汉堡王,大家的肚子实在饿的不行了。速速吃好,离开。

经过一家手机店,确认可以全球通用后,立马买了下来。出门旅行,没有手机,实在难受,尤其是看到美景的时候,手痒,想拍,手上空空……

城很热闹,但区域非常小,酒吧、餐厅、车站、酒店…都是依湖而建。湖中间的桥,是交通主道。近引桥的湖岸边,坐满了游客。海鸥毫无忌惮的在人们面前飞来飞去。似乎它们很享受跟人类在一起,没有人的地方反而不想去。

9月28日
没有特定的目的,只想沿着湖漫走,探究一下这座城。

也许是这么多天,一直在湖边走着,只是换了不同的城,开始有些视疲劳…打开地图,想看看附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地图显示,在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博物馆,立马锁定。进去后,有些失望,全是德语介绍…进去不到3分钟就立马出来了。

沿着湖,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空气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飞虫。想躲也躲不开,只能用手捂住嘴巴和鼻子,硬着头皮往前走。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恰好红灯。一位骑自行车的姑娘停在了我旁边,戴着防虫口罩。她扭头,看见我,微笑。看到她表达出的善意,我问她,为何这一块这么多虫子。她也说不清,说估计是湖水、树的缘故。绿灯亮了,各自走各自的路。

看见桥的另一端,有一座山,山上有座古老的教堂。教堂的顶是红色的,很是惹眼。通往教堂的山路,有些陡,周围都是绿茵茵的草地,即使陡,人也不易乏累。

走着走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前面,还不停的朝我微笑,但是整个人看起来没有精神气息,感觉特别猥琐。主动找我搭讪,虽然不会英语,不停的靠近…吓死宝宝,赶紧找机会跑开…

9月29日
据说,在这座城里,有一处非常有名的石雕-哭泣的狮子,一座为纪念战争雕刻在山体中的石雕。在二战期间,因为战争持久,在这次战争中,不少士兵战死,胜利遥遥无期,整个国家陷入绝望之中…为了纪念这些英勇牺牲的士兵,便砌了这座石雕。石狮雕刻得栩栩如生,尤其是那哭泣的表情,完美彰显,让人看了都不禁肃然起敬。

下午前往苏黎世,又是一座大城,比卢塞恩更为热闹。在火车站绕了半天,我们才出来。穿过一条又一条热闹的街区,终于抵达酒店。

酒店waiter西装笔挺,就是面部表情有些僵硬,也许是每天需要接待太多的客人,脸上的肌肉变得麻木…办完check in后,waiter主动问我们要不要帮忙拿行李,因为我们每人只有一个行李箱,婉言拒绝好意。

放好行李,准备出门。楼道里放了好些红彤彤的苹果,可以随意拿取,想到一天都没有吃水果,便拿了两个。水果盘旁边放了一叠纸巾,提示客人擦拭即可适用。对于我这种外来客,还是有些不习惯,拿回房间清洗,才敢放入口。

夜幕降临。在这座城里,没有富丽堂皇的灯光。恰到好处的黄色光,温和,不刺眼。

一条接一条的列车长龙,有序的行驶着,无需担心堵车,没有红绿灯,一路畅行…没有嘈杂的嘀嘀的讨人厌的按喇叭声。开私家车的司机,只要看见有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老远就挥手,示意行人先走。让我们真的这种从国内过去的人,常常受宠若惊。

9月30日
这家酒店的早餐,相对于前面的几天的早餐,实在丰盛,各种培根,各种水果,各种面包,当然少不了咖啡,像我这样对美食都不怎么感冒的人,都可以吃一个多小时,胃获得绝对的满足^_^。

吃好早餐,我们准备前往苏黎世博物馆。作为这个国家的首都,再怎么也得去看看。

博物馆距离酒店不远,位于火车站的后面,繁华的购物大街走到尽头就到了。

天气不错,很多当地的学生,也在老师的带领下前来参观。

博物馆里面陈列了很多古书,大多镶印着金边,书中的人物栩栩如生。

下午在C导的带领下,前往苏黎世大学。对于大学校园,我情有独钟。大三的时候,近乎把武汉稍有名气的大学逛了个遍。本来之前就有逛苏黎世大学的计划,所以在C导提议时候,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边走边逛,途径大教堂(忘名字了……),有人在举办婚礼。满天空都是刚放飞的白色气球,印在蓝天下,呈现一种无法言语的浪漫美。似乎婚礼刚结束,新人忙着跟一帮亲朋好友在合影。几个刚路过的中国游人,主动大胆向前求合影,新人表示非常友好,爽快合影。C怂恿我上前索合影,算了,还是不凑这种热闹。

沿着教堂走,几百米距离,很快就到了湖边。在湖岸边有一块休闲地,很多人坐在那休息,沐浴着阳光,静静的看着海鸥在开阔的湖面上飞来飞去。

休息够了,正式前往苏黎世大学。从地图上看,苏黎世大学,就在附近。路上经过好多精致的小店,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一家巧克力店,主题颜色是紫罗兰,透着些暖人的橘黄色,里里外外散发着诱人的浪漫气息,宛若童话世界,站在玻璃窗前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够,又进去看,拍了N张照片,才舍得离去。

过了一座古老的桥,来到一块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一片薰衣草出现在眼前,拾阶而上,又是一片格外清新的绿,映衬在彩色的房子下,

10月1日
该返程了。吃好早餐,随意在附近逛了一下。

约莫10点半前往火车站,前往巴黎转飞机。下午6点返回巴黎。我们是晚上11点从巴黎返回上海的飞机。

巴黎最头疼的事情是,怕遇到没有电梯的地铁站。里昂再怎么说也是大站,一般大站都会有电梯。果然有电梯,糟糕的是,似乎目前正在走的这条道上只有上的电梯,没有下的电梯…看着人群都在往下涌,犹豫了一下,找下楼电梯?算了,直接走下去也就那么2分钟的事情。

还没走几个台阶,后面传来一个主动帮忙的绅士声音:lady,can i help you?我扭头一看,是一位高高的黑人,内心起初有那么一丝抗拒,因为来这之前就听闻这里治安不大好,大多都是黑人造成的,而且不停的被很多当地的好心人提醒这里小偷多,注意随身物品。但好像感觉这样带着歧视的眼光拒绝别人的帮助,似乎不太妥。我接受了他的帮助。他快速走到我身边,帮我拎起了30寸的大箱子。在我的前面,一位年过7旬的老太提着一个小箱子,蹒跚的下楼梯,那速度比蜗牛还慢,看起来异常艰难。“now i can help you”我顺手帮老太拎起了箱子。她很开心,微笑着说“merci”。

上了地铁,发现地铁都不停站,开始还以为坐错了不放心,就跟车厢里唯一的几个正在聊天的法国人确认。他们告知我今天是星期六(估计没什么人上班,沿线就没有什么人上下)。这才恍然大悟。不到半小时,就抵达机场。

在等待的期间,买了些巧克力,登机,十二小时后,抵达上海,回到祖国的怀抱。

本篇游记共含4554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2017-01-03 17:2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