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纯文字游记-第一站,东北

9
小8m LV.5
2017-01-01 18:25 283/6


正如宇宙第一自恋狂魔和菜头说的,游记是很难写的。写的太细容易成流水账,写得太投入感情又容易变成自恋,如果是和朋友一起去的写的太嗨又容易失去朋友,所以我机会没写过游记,甚至回来后连照片都再也没翻过。

把大东北放在这部史诗巨著(我呸)的开篇,一是因为才从大东北回来记忆还很鲜活,二是是因为我确实很想为这两个朋友写一篇游记,像我这种脾气暴恹的人,活泼的时候能上梁揭瓦下海捞鱼,沉闷的时候一句话噎得死一个连,而与他们同时相处的时间里大多数的时候我是沉闷的,这两个并不十分了解我的人却能在我的身边存活至今,诺贝尔欠他们一个和平奖。

而我也并不想失去他们。

一个天蝎座,一个射手座。

天蝎座是大哥,就是典型的天蝎,记忆超好,忍耐力也超好,会浪,腹不腹黑不知道,我最欢他的是他的声音以及带我们浪和带我们浪。

射手座…呃,给她一个新名字:小蓝,就是典型的射手座,热情奔放,自由会浪,我最喜欢她的就是涂唇膏的时候会逼着我也涂以及带我浪和带我浪。

认识小蓝之前我一句话其实可以噎死大概一个省的人,认识小蓝五年后,我大概只会噎死他们两个人了,这就是浪的力量,让我慈祥了很多。

和大哥是在泸沽湖畔认识的,那时候刚流行微信摇一摇还是附近人什么功能约炮,啊不是,约伴,大哥在泸沽湖的时候当时应该是独自一人,虽然泸沽湖很美还可以每天走走不同的婚,但是大哥是好大哥,是洁身自爱的大哥,觉得我一大爷们半夜爬人院子也就算了,还要排队等太废激情了,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放弃了村头杨二家,打开了微信摇一摇约炮,不是不是不是,是约人,约人玩杀人游戏。以上未考究,但情况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于是就遇到了我和小蓝我们这一群六七个人。

初见大哥我只觉得这个男人好香,然后这个香男人被蚊子咬的就像村头杨二对他种了一夜草莓一样,啊,是不是我知道得太多了。

第二天我们回丽江,晚上大哥竟然在丽江又喊我们去玩杀人。他住在半山一个小院子里,一个人独住一个大标间,还带着电脑,还带着电视,还带着豪华卫生间,奢侈极了。我们就坐在他房间玩,结果没玩两把,停电了,刚好是大哥住的这半边街停电啊,然后我们转移到院子里,结果没玩两把,一个女人拿着杀猪刀冲过来说:“吵死了,几点了?再不散,信不信明天你们几个就会出现在丽江菜市场的案板上了。”

我们就散了,各回各店。

第二天,这哥竟然又喊我们去他的小院子玩,你看,天蝎座的浪是一浪接一浪,浪浪都是套路。我们就在他的小院子里打牌,类似于捡狗屎那种智障牌,但个个打得风起云涌浪里滔滔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光天化日日久生情情不自禁,直到打得天色将晚,这哥喊他的狗腿去买菜他要赶紧做饭吃饭赶飞机就不送我们了。

法克啊,我们从泸沽湖杀到丽江,又从丽江天亮打到天黑,我们深厚到就要海枯石烂的感情,你竟然自己吃饭不喊我们吃饭?竟然不喊我们吃饭,他竟然不喊我们吃饭!!!

大概很少人知道,一顿饭对于金牛座的意义之于山间温柔的风田里自由的水,之于晨曦第一抹阳光婴儿第一声哭泣,之于原野中的野火深海里的灯塔--那么重要。

本篇游记共含1255个文字,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7-01-02 11:08


有人看啊,我以为没人看呢,哈哈哈哈

2017-01-02 17:19

所以当时那刻,在我的心灵上再没有一件比明明要做饭却不喊我们吃饭这么震惊的事情了。我们告别大哥后就直奔一个小菜馆,还点了一道茉莉花炒鸡蛋,茉莉花那淡淡的清香溢满了来小菜馆那条石板清幽小径,我们吃完后个个气吐如兰,犹如七仙女下凡,甚为满意。不知道那晚大哥吃着自己亲自煮的饭时有没有闻到二里外小菜馆里传来的幽幽茉莉花香。

2012年的时候不仅仅是约人功能刚刚兴起,是整个微信都才刚刚兴起。我那时候还沉迷在一直都很沉迷的诺基亚的一款直板滑盖手机:N72,这款手机非常酷炫,厚厚的,握在手里就像握住一块板砖,极有分量,没事的时候玩滑盖,上上下下上上下下,摩擦摩擦是魔鬼的步伐大概是为诺基亚n72写的悼词,但我就喜欢滑盖和机身摩擦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带一点点自虐。而队伍里只有小蓝用的一款触屏智能机,所以只有小蓝有微信,所以在云南那段时间只有小蓝在和大哥往来。但大哥低估了女人之间的友谊的亲密空隙度,他不知道他在热烈的和小蓝微信往来时,至少有四个女人围在在小蓝的微信上共同揉粝过大哥,时至今日,不知道大哥知道真相后,有没有泪眼婆娑。

之后的世界被iphone和微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各自换了智能手机,各自下了微信,各自加了微信,各自消散,各自生活。旅途和生活交织的网里,一些人见了再也不会再见,一些人再见了又消失了,一些人没再见也不会消失。

大哥就是没再见也没有消失,只是后来玩着玩着就只剩下大哥,小蓝和我这个黄金组合了。我那时性子刚烈,骄傲又内向,很害怕和人相处,人多的时候还好,独自对着半生不熟的人的时候简直秒秒钟能把人噎死几回。我把大哥噎死的时候,大哥就一心一意转向小蓝,等小蓝把气氛搞缓和一点后,我又换个花样把人噎死。我也噎小蓝,我噎小蓝的时候,小蓝这个射手憋不过金牛所以最后她都会来找我和好还认错,态度好到我感动得认定自己就是个人渣,没错,男人女人都被我噎得死去活来。但大哥被噎死的时候就一声不吭,天蝎果然比金牛深沉,然后独自去找小蓝。

所以男人女人都没法不爱上小蓝这样的人,美丽活泼大方,自由奔放浪,能骄傲能低头,能温柔能温柔还能温柔。

所以我们三个就这样一路磕磕碰碰风风雨雨历经沧海桑田才走到现在。

2017-01-02 17:20

lz也多多分享一下攻略嘛,想去看看。

2017-01-02 21:54

一个人怀念一个地方或者一座城市,一定是有在这地方曾经浪得刻骨铭心或者有值得想念的人,有曾经走过的熟悉的路,有曾经坐过的温暖的咖啡屋。于我和小蓝来说,沈阳就是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2013年春节,小蓝和我开始第一次的东北之行。去之前特意跟大哥打电话,大哥似睡非睡似梦非梦似醒非醒的淡淡的回应我们的问题,我靠,我当时就炸了,不是我们曾经相聊甚欢还要相约吃毛家饭店的红烧肉的吗?怎么肉还没吃到就淡到跟居委会办证大厅的服务电话似的了,滚滚滚,老子百度都不想找你问了。不明真相的小蓝看着我炸了以为大哥在那头不愿意带我们去吃肉,跟着我一起炸了,然后我们一起炸着就朝东北出发了。

然后我和小蓝是分开走的,我先飞机到沈阳,停留一天,然后火车到哈尔滨,小蓝直接火车到哈尔滨,我们在哈尔滨集合。

我是第一次到有暖气的北方。北方的雪北方的房子北方的树北方的街道北方的人北方的天空北方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尤其是北方的房子,每个房间边边角角都横着一根水管中间还压得扁扁的,丑的惨绝人寰,我一度认为是东北人民怕水冻结冰没水喝所以把水管往屋里布置,后来旅馆的老板说这根丑逼的学名叫暖气片,老板看我的眼神就跟看来自16世纪出土的古董似的。

还有就是烟囱,擎天柱一样高大威猛的烟囱在半空中吐浓烟,飘飘渺渺。沈阳火车站边上那个大烟囱就像沈阳的地标一样。沈阳人民都喜欢说你往东走300米然后向南拐进去西边就是了,我觉得这个回答对我的挑战就跟得到德华的身体一样难,所以后来我就看着这个大烟囱走,只要朝着这大烟囱走就不会迷路。果然我之后再也没有迷过路,还能给人指路,我觉得沈阳的地图应该给火车站边上的这个烟囱浓墨重彩的一笔,或者作为沈阳重要的人文景点供南方人民参观。

后来我就晃荡到了沈阳故宫。走到故宫边上,发现好多旅游车,然后下来一个花红柳绿的羊群--咩咩咩咩此起彼伏,一瞬间我以为2013年是羊年。我就跟着这一群咩咩咩不停的阿姨们找到故宫大门。

历史很厚重,历史也没有走多远,你仿佛都能感觉到不多远的历史上的人在故宫里或声嘶力竭,但故宫对我的吸引力远不及围住故宫的那一堵高高的红墙。宫廷剧里最难让我走神的画面j就是各种墙为背景的画面,就是高高的,高到让你觉得一辈子都爬不过去,厚厚的,厚到你觉得一辈子都凿不穿,墙头各种雕饰,整一面墙漆成朱红,不带一点杂色,你站在墙头,一眼望过去,或者贴着墙边感受自己的渺小,那一刻简直想成为一个诗人。

这世界再没有一种颜色比红色来的嚣张和霸道。

离开故宫后,看到马路边有个大叔在炫富:起码有500根冰棍摊在马路牙子上敞开了卖,其中就夹杂了一箱黑黑的粑粑一样的东西,那就是著名的东北冻梨。和富一代冰棍大叔闲扯了一阵后,天还不黑,觉得时间好漫长,我只好又围着那个大烟囱辐射更远一点,去到了西塔,发现整街都是人参鸡汤店,但是因为春节都关着门,让我心痛得无法呼吸。

天终于黑下来了,天亮我就带着三个冻梨百里迢迢坐火车去哈尔滨和小蓝会和。

让我为难的是老子在朋友圈现了一天宝,沈阳的大哥就像镇压在五指山沉睡的石猴,他完全无视我那一颗想要吃肉的心,那好吧,那就再见了,沈阳。

2017-01-04 23:50

怎么发图片?

2017-01-04 23: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