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与德同游】在斯里兰卡的你们。

13
nG。 LV.3
2017-01-04 17:50 256/7
  • 出发时间/2016-11-11
  • 出行天数/24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3000RMB

 
话说在前,游记多得是,所以我的不是游记,只是为了记录在斯里兰卡认识的朋友,和趣事。
美景图也不多,我们都一致认为,这样的照片在网上一搜都有,没必要去拍。照片基本都是那样,海上火车,火车站,红裙配美景,等等。

故事之前,还是要说说我的情况。
      我基本是一个人背包旅行,通常沙发客和青旅mix的。就是不爱一个人住酒店,因为没办法认识有趣的朋友,讨论有趣的事。
      2016年7月辞职去了韩国一个月,认识现在的男友Daniel。
     当时已经买了8月首尔越南的机票,可是因为某些政治原因,我担心不能入境。于是Daniel给我的建议是,我可以去斯里兰卡,因为他在那里生活了半年,觉得那里很好。没想到      幸运如我,顺利入境,在越南跟新认识的高妹玩了一个月。
     回归正题,我是在越南的时候与远在韩国的他讨论,11月一起从香港斯里兰卡,因为他12月要回德国,想在回德之前再回一趟斯里兰卡,邀请我一同过去。于是,我什么都没看,就买了机票。(我原本就是不看攻略的人。)
      我们两分别订好了第一晚住的民宿,及最后8晚的民宿。机智如我,花了45元就订到8晚大大房,还是个有厨房的民宿,当时我两都傻笑很久。
      机票我也是2300rmb拿下的斯里兰卡航空,而他!不听我说,因为卡的问题,机票没订也不提前跟我说,当他来中国之后,我才知道他没订!那时斯航同班机的单程票已经比我往返的还贵,于是他买了亚航,他早我一个小时于当地时间22点到达,我是23点到达。
      我知道有人会问,我没工作怎么有钱旅行。我是旅行前省的,我还兼职帮人做自由行攻略机票住宿赚钱。他是教英文跟德文还有卖自己画得明信片。
      顺便买个广告,我去过的地方可以做(如斯里兰卡包车,韩国越南泰国。),Daniel的国家旅行攻略也能做(他是德国。)其他国家,如果我们有朋友,我们也会做,但这只是我们的副业。我们还有其他事要做,现在在一步步为我们的梦想出发。


1.飞机上捡来的澳洲妈妈

1.飞机上捡来的澳洲妈妈。

澳洲妈妈叫Lilian,是Daniel坐飞机时认识的。
当我到达斯里兰卡机场,就见到Daniel早早等在那。我兴奋的跑过去时,看到站在一旁跟我微笑的Lilian。我以为他是Daniel之前认识的朋友,来接机得。她热情地抱着我,亲脸颊:“亲爱的,你终于到了。我是lilian。”
她跟我说,她和Daniel是在飞机认识的,他在飞机上就跟她分享我们在韩国认识,还有在中国的趣事。
Lilian来之前没订房间,也没换好斯里兰卡卢比。听说我们已经订好,就跟我们一起搭tutu,问Daniel借了钱。那晚的tutu费是Lilian付,因为我们邀请她一起跟着我们玩。
她出发之前,她的孩子都说她这么一个人旅行,小心别迷路,没有他们跟着,她估计每天都会在迷路中度过。结果遇见了我们,她说要跟我们合照发给她孩子看,:“老娘没你们带,还是找到了一个中国女儿和德国儿子带我玩。开心着呢!”
她知道当Daniel来中国的时候,我没带他回家见我家人,也知道中国的一些习俗之后,她说起自己的事。
她的孩子跟我们差不多大,自己16岁就开始一个人旅行,后来从意大利嫁到澳洲。她每次当孩子或者她自己去旅行,都会拍很多照片,分享给她孩子看。我不爱拍照,她让我一个人出来旅行,也要多这么做,因为爸妈还是希望知道我遇过什么人,看到什么风景。
她很热情,到哪都能跟人家搭讪,不用人照顾,更不用说因为她是长辈,我们就要帮她拿行李什么的。她头顶着她的小行李箱,跟着我们找公交。
我们去吃饭和饮料,都是她抢着付钱。她认为,我两旅行这么久,能省则省。她说她是我们的澳洲妈妈,妈妈给钱请孩子吃饭是正常事。
甚至去见Daniel的当地朋友,她都要给钱我们去买零食。因为她记得Daniel说过,他那个朋友人很好,但是家里很穷。
我们去海边见朋友的时候,有个大叔见到我们,叫上几个朋友一起,一直让我们跟他们合照。Lilian跟他们合照时,一个大叔问能不能亲她。她说,脸可以,嘴不可以。
后来她说,她来之前,她的小儿子来过斯里兰卡,跟她提及,斯里兰卡的男人觉得欧美人很开放,在他们要求搂你拍照之后,可能就会要求亲脸,或亲嘴拍照。
科伦坡之后,她去了kandy,我们原以为之后会在kandy,可是最后还是没遇见。
科伦坡的最后一晚,她买个本子在写日子,还让我们俩写上我们的fb账号,手机号码,还有国内地址。哈哈。
有缘再见。

男主人不在家。

Daniel的木雕老师Indika知道我们将去kandy,立即联系当地的朋友-S先生,让他接待我们。
S先生问了几句,就决定接待我们,还说,他家有空调。这真的让我很兴奋!
在我们去之前,打了个电话给S先生,告知他,我们将前往他家。S先生让我们将电话给tutu车司机,帮我们讲价,让我们放心前往。
当我们来到目的地之后,S的太太和小女儿Mithuki在门口等着我们。
S先生不在家,让妻儿接待我们。S太太英文不好,只能靠Daniel用sinhala跟她一点点交流。(ps:sinhala是斯里兰卡语。Daniel在斯里兰卡半年,住在老师家,为了能更好的交流,他自学sinhala。)我跟3岁的mithuki,一个说英语,一个说sinhala的,也能很好的玩在一起。
S太太说,她和S先生有3个孩子,分别是9岁的大儿子,6岁的二女儿sithuki和3岁的小女儿mithuki。S先生是8家驾驶公司的老板。大儿子跟二女儿是在国际学校读书,所以跟我们交流无障碍,S太太经常让她的孩子帮忙做翻译。
当时我们就觉得有个地方睡就可以,毕竟别人热心接待我们,也不可能去嫌弃什么。但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我们的房间有空调,还有独立卫生间,以及落地玻璃。这在兰卡,真的是豪华套房。
在S先生家住了2晚,都没见到他回家。
S太太每天给我们准备早餐,晚餐,水果和奶茶点心。我帮忙洗碗却不肯,只能勉强答应让我饭前帮忙。

这是S太太做的晚饭和早餐。算是我吃的比较多的一顿。我实在吃不惯当地菜,可Daniel却爱的不行。在本地人家里做客,我也入乡随俗,用右手吃,这对左撇子的我,很大考验。我经常用餐到一半,才发现自己是有左手!这时,我会偷瞄其他人,在他们没发现的时候,换回右手。Daniel早在回到兰卡那天就用手吃饭了。
那两天,我们简直就是融入他们的生活。当他们回家或我们回家,我就跟两个女孩玩,Daniel则跟大儿子玩或聊天,S太太就会去给大家做饭。
Sithuki就是我的小尾巴,跟着我到处去。总是偷偷地带我去她房间,看她的头饰。她说她们2017年要去旅游,她想来中国旅游;她问我,她看电视的时候看过中国的服饰,很漂亮,她很喜欢。我当时就搜旗袍给她看,她看的两眼冒光,说她最喜欢的粉色的那套。
大儿子则跟Daniel说,他想去德国,因为Daniel跟他说德国的趣事,他对德国感兴趣。

在家里给我们跳舞的sithuki&mithuki。

Daniel跟4个孩子在画画。(我是第4个小孩,啊哈哈)。
我和Daniel的画。我记得我有将三个孩子的话照下来的,可是找不到。

S先生和S太太结婚的照片。我们去到的第一天,她就害羞的给我们分享。据Daniel说,斯里兰卡人很喜欢跟客人分享结婚照。第一次看,你会觉得兴奋;第二次看,你会觉得还不错;第三次看,你已经看够了,但还是会表面上保存微笑,继续跟着一起看。
那天下雨,刚回到家,sithuki就跑来抱着我:“我以为你们真的离开了!不过妈妈说你们的行李还在,今晚会回来。”
其实那天,我们去给他们买礼物。给两小女孩买了个发箍跟两个自制的发带;给S太太的是Daniel画得画;最让我们头疼的是大儿子的礼物,9岁的大男孩心思不好想。最后还是跟他买了本他喜欢的漫画。Daniel知道他喜欢,其实不太愿意买,因为书的价钱等于两个小女孩礼物的总和,他觉得礼物应该要差不多的价格,男女孩都是平等的关系,得到的礼物也要是差不多才公平。不过,我们还是买了。
大儿子收到礼物兴奋的跑去找妈妈,sithuki和mithuki围着我,让我帮他们带上发带。
我们坐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大儿子一直不说话,趴在沙发上。S妈妈告诉我们,他在偷偷的哭泣,因为他知道,我们明天要离开。这让我们很惊讶,因为他一直都是很内敛,害羞的孩子。Daniel很努力的在跟他聊天,我们没想到,他会哭。

收到礼物那晚,我们一起拍合照。没人帮我们,我们自己用手机定时拍照。

我们离开的那天早上,Daniel在调角度放手机定时拍照。

穿着校服的他们与刚睡醒的我们。拍完照,他们急急忙忙的坐上校车上学。
S太太在早餐期间,问我们,可不可以在旅程结束之前再回一次kandy,来他们家住。我们抱歉的拒绝她的请求。因为我们已经订好的行程,最后的一个星期计划在海边度过我们的两人时光。
其实那天早上发生点小插曲,Daniel发现自己不见了折合3000人民币,心情一直不好。当他进房间的时候,S太太问我怎么回事。我简单的英语,她听不懂。去找了她的邻居过来给我们翻译。
在她得知丢了钱时,她说,我们不要走,留在他们家住到旅程结束,她不收我们所有费用,也不用担心吃。
那时真的觉得很温暖。很感谢他们,接待我们两个外国人在家里住,还待我们如亲人。
希望之后,还能再见他们。

火车搭讪来的日韩情侣

日韩情侣分别是,来自日本的姐姐satumi和韩国长腿oppa-Min。他们是前段旅程在印度学瑜伽认识,因为印度签证过期,Min建议一起去斯里兰卡旅行,他之前自己来过斯里兰卡觉得跟印度很像。

科伦坡去kandy的火车上,因为满座,我们只能站着。我们尽量挑考门口的地方,不然真的是热死。
在那拥挤的车厢发现两个亚洲脸孔,我很开心的跟他们打招呼。就这么勾搭上了。
同一个车间,我们认识兰卡的本地人,日韩小伙伴,还有意大利*英国家庭。大家聊了一路,以至于时间不算难过。
火车上的本地人很nice,看到我们是外国人,站很久,主动给我们让位置,甚至还给D让位置。我们说,我和D可以轮流换着坐,他们还是执意让D坐着。

火车上跟我一起玩的兰卡小男孩以及意英混血儿Sophie。

那天,因为D跟Min很聊得来,于是我们决定第一晚在kandy跟他们一起住民宿,以便晚上出去玩方便。
民宿的老板是个兰卡老头,一直说自己很友善,没空调的房间收了日韩小伙伴3000卢比;我们看到价钱后,D说老头太坑爹,于是要走。
老头眼看我们要走,给了我们同样的房型,收我们2000卢比。要不是因为想跟日韩小伙伴玩,我们估计走了。
老头知道我们要去酒吧,就规定我们要在晚上10点半之前回去。还让我们买酒回去民宿的天台喝酒,别去酒吧。抽烟也是,不允许D和日韩情侣在大街上或民宿的前院抽。他说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客人是抽烟喝酒的人。

这是兰卡专门卖酒的地方,很隐秘。晚上9点半就关门。那天我们差点就赶不上买酒的时间了。
对了,D的钱就是在这家民宿不见的。当时他将钱藏在房间。退房当天,老头临时说退房时间是10点半,当时已经10点,我们急急忙忙收拾行李就走。我不知道D将钱藏在民宿这事。2天后,当我们发现钱不见,再回来时,老头一直说,“是你们的问题,是你们不检查清楚。他们没看到钱。”之类的话。老板的儿子更是看到我们来之后,说两句就走。
D表示,只要钱拿出来就可以,他不会去追究,也愿意给百分之10的报酬。可他们还是不承认。为什么D这么确认是他们拿得?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回来时因为钱的时候,两父子进去说话,他们以为我们听不懂sinhala语,但其实D听懂了。可是他们不承认,我们也没办法,拿不出证据。钱,就这么飞了。
 Kandy之后,日韩情侣去了Ohiya,离霍顿平原很近的一个小镇。我们告别S一家之后,就来汇合他们,计划一起徒步霍顿平原。D和Min都认为霍顿平原徒步很美,他们都去过,说一定要带我和satumi一起徒步。
当时min问我,能不能徒步的,可能来回要7个多小时。
D来了句:她行的,M是个独立的女孩,经常自己背着个背包到处跑,不需要我帮忙。

我们对这个小镇不熟,在火车上打电话给satumi,却无人接听。D说:没关系,我看了地图,那个小镇离火车站就只有一间民宿,他们估计就在那里住。
我们到达小镇没走两步,就看到Min从远处走来!我们都惊讶,他怎么知道我们到了。
他:看到你们的电话,估摸着就是这个时间到的。没想到,还真准时!
Min领路,带我们去他们住的小山。

这是我们住了两天两夜的小民宿,就在山上。我们很喜欢在这里喝着老板娘给我们准备的奶茶点心,坐着聊天。最后一张是satumi趁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拍的,有点糊了,哈哈。
斯里兰卡不是全部地方都是热的,也有冷,需要穿长袖的地方,就像越南大叻。反正对于深圳妹子来说,我当时是穿薄羽绒。
这个地方是Min半年前来过的地方,当时还没建好。Min笑着说,那时他是一个人来。没想到第二次来,是带着satumi一起。还带上我们这一对。
在来之前,我们不知道这里没有wifi没有热水。就这么与世隔绝,说实话,我是挺享受的,我们都不是爱玩手机的人,没wifi没手机,那就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聊天,了解对方。
我们去那天,民宿没房,刚好遇上兰卡的大学生出门旅游。Min跟老板熟,说好了可以让我们跟Min他们共享房间,不额外收我们钱。
Min他们的床,其实挺大的,够四个人睡,哈哈。
如果说我和D是粗糙旅行的人,那min和satumi就是准备齐全旅行的人。他俩的背包可大,什么都有,所以他们每次到一个新民宿之后,都要布置他们的房间。
D和min在玩国际象棋,我和satumi就在跟房东的两个孩子玩。
那晚我们并没有跟他们一起睡,那群大学生当晚离开。这群大学生挺有趣的,带这个鼓,去到哪唱到哪。他们在客厅等火车的时候,也在唱歌。我们也跟他们完成一团。
老板和老板娘知道我们丢了钱,又没小房间给我们,于是给了个大房间,价格是跟min他们房间一样的。那房间的床很长,就3张大床拼一起的。
之前说过,在这里没热水,通常来旅游的都是本地男性的多,他们也习惯洗冷水澡。老板娘的3个孩子虽然洗热水澡,但他们不是每天都洗澡的。于是我们satumi每天都问老板娘,能不能给我们烧开水。
D和min则洗冷水。在来这之前,我们在kandy也是洗冷水澡,kandy凉,忍忍还行。Ohiya不是忍忍就行的。第二天,我心疼D洗冷水,因为他们德国人习惯早晚洗澡。就跟他说,我的热水省点用,分他一半。
他说他可以忍,没事。让我去问min,因为min也很久没洗热水澡。
Min很感谢我给他留热水。
其实在这个民宿的旁边,有另一间民宿,是热水有wifi的,我们还是选择这家,那是因为我喜欢这种互相帮助的感觉。
因为在ohiya的两天都下雨,无法去徒步霍顿平原。
Min和satumi在跟老板聊天得知旁边有个小山,山里有块平原,也适合冥想。于是就来寻觅。我和D得知后,也在民宿老板朋友的带领下来到这个山。
Min让我们三在这等,他去找平原。
我和D将之前买的已经熟的不能吃的水果带来。D说,这些水果我们不能吃,但是动物能吃,让我将水果放在山里的小草地,之后会有动物来觅食。
Min兴奋的从山里跑出了,说找到了平原。我们来的时候就发现min和satumi的脚有血,他们说没事。之后我也没听清。
进山之前,D让我将袜子弄出了,包裹着脚。我不听讲,觉得没必要这么娇气。结果走到一半,我感觉的有东西咬我脚似的,我也没留意。在到达平原之后,我发现我脚都是水蛭,有些爬在我裤子上,有些在准备吸我血,更有好多条已经在吸着血!身体都钻进一半了!吓得我一边弄走他们一边求救。D和satumi见状立刻过来。我还在抱怨水蛭的时候,
D说:我刚就跟你说的,这里很多,让你弄袜子包裹好自己。你说不用,我还以为你这么厉害了。
我的天啊,我这是没听懂水蛭的英文,好吗!

这是min找到的平原,我们在这冥想,下象棋。后来躺着瑜伽垫上看老鹰,看松鼠,看害羞的猴子大家族。山那边的猴子显然也发现我们了,在山顶树上跳来跳去,还不忘停下来望着我们这边,像是跟它家人讨论我们,哈哈。
我们离开之前,将我们带来的垃圾,都带走。大家在去徒步,野营还是去海边,请自觉将自己带来的垃圾带走,不要污染我们的地球。
我们4人离开那天,是清晨4点。老板娘一直问我们,要不要给我们准备早餐,要不要准备午餐盒给我们带上火车吃。在我们婉拒之后,她还是在我们收拾行囊时,备好热奶茶。
她的女儿娜旺达也早早起来送行。热心的一家人,让我更加想念这个地方。即使没热水,没wifi,要坐很久的火车,我还是愿意再去一起。或许以后还能跟D或是其他人,再去一次。

Ranji的家&见总统?

4点天都没亮,走下路下去min拿着手电筒在前面带路,D走最后确保安全。斯里兰卡的火车一言不合就晚点。这么早却还在那等了1个多小时。
这么早的班次,车上都是熟睡的人,我们四个外国人头顶行李穿梭在其中。1个多小时的火车,min和satumi坐下便睡着。D不敢熟睡,怕坐过站。
一个多小时的火车再换5个多小时的公交车,终于到了matala!公交车让我吐的没心情看风景,satumi给的晕车药来的太迟了。我全程是难受+昏睡状态。D看到风景美的,看到野生动物或者经过些他去过的地方,他朋友的家都会叫我起来看。
斯里兰卡半年,他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也习惯这里的交通。
Matala只有D去过,这次换D带路。
在matala下车,各种tutu司机挥手叫着:“Hey,my friends。”
D砍好价,我们坐tutu去他朋友的民宿。

(Ranji民宿的那片海。)
他这个朋友我之前听他说过,叫Ranji。有家在海边的民宿,就两个房间。平时他不在,就将两个房间出租。D之前住他家不住房间,只在靠海边的屋檐下挂起吊床就在那睡。他经常给我说:“Ranji什么人都认识;没有Ranji不懂的。还有他们家的狗-sinba。”
Tutu司机载我们快到民宿时,跟我们说,他弟弟的民宿也在这附近。当我们到达之后才知道,Ranji就是tutu司机所说的弟弟。我们感叹,这就是缘分啊。
Ranji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以为他是个活泼的年轻人,当看真人,才发现,原来是个沉默寡言的大叔。
那天的民宿已经有对斯里兰卡和美印度情侣(之后就备注斯印情侣)住。我们四个只能住对面家的民宿。因为Ranji的关系,也得到了便宜。
斯印情侣跟我们说,他们昨天才跟朋友在海边派对通宵。我们到的当天还有派对,是Ranji的朋友,邀请我们一起参见。
当时我就只想睡觉,
洗漱填饱肚子都已经下午6点多。我实在受不了,倒床就睡。自然也没参加当晚的派对。
半夜1点多,我发现D还没回来,准备起床过去Ranji看看。刚打开门,就听到他跟satumi在聊天的声音。心想着他们在这,就不打扰。
过没多久他回来了,估计是听到我的关门声吧。我也挺佩服他和satumi,凌晨4点起床,长途跋涉,还能参加派对。不过他们欧美也经常这样,估计习惯。
看状态是喝醉,一直拉着我在聊天。Min跟我一样回房睡觉没去参加派对。派对来了很多人,玩的很疯。
他:你知道吗,派对有个是人,我们一直聊天。他说很喜欢我。过两天斯里兰卡总统有个派对,邀请我去。我说我要回去问我女朋友。
我当时真想快点睡,就随口应着他:好,我们明天就去跟他说,你女朋友同意你去参加,去见总统。
他:你不信我说的?是真的。他是负责总统@#¥(听不清)。
他一直在说,迷迷糊糊的我就相信他。只觉得这斯里兰卡的总统,这么就这么容易就能见?跟我们国家的真不一样。
第二天起床,我在取笑他,“怎样,我的D先生。听说你要去见总统了?你的女友同意你去见,我们什么时候去呢。”
D很不好意思的摸摸头:“他真的是这么说的。不过现在想想,他估计是喝醉了。”
之后我们向Ranji求证这位朋友的身份。他的确是政府职位很要的人员,但见总统这事,真的是喝醉,估计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因为这事,我笑了他很久。

ps:在这里,还是想跟大家说,如果你们不想像我们交通工具换来换去,最好是几个人一起包车。再加上斯里兰卡经常突然性罢工。D送我去机场的时候就遇到罢工。
我是第一次坐公交车跨这么多个城市。
提前订到会比去到再砍价好。因为兰卡人有时候,你即使砍好价,他们也会临时加价。关于包车和住宿的问题,可以私信我。不在这里做详细解释。

本篇游记共含8266个文字,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完呢吧?感觉没写完哈

2017-01-06 13:10

引用 gbbasketball 发表于 2017-01-06 13:10:03 的回复:

没完呢吧?感觉没写完哈

回复gbbasketball:没写完。但是我不会用插入图片..
现在还在研究怎么插入图片。

2017-01-06 13:38

ps:
1.在斯里兰卡当地人家里通常没空调,没热水。
只有有钱本地人和外国人家里才会装空调;有些有钱本地人装空调,是觉得自己的地位变得跟外国人一样。
我在S先生家也没用上空调,kandy的天气不需要。但就是接受不了这样凉凉的天气洗冷水澡这事。
2.有空调的民宿酒店通常比没有的贵很多,据说是因为电费贵。
在兰卡,我觉得那边的民宿都不是说风格特别好,有点像宾馆。不过我有住一家在科伦坡位置有点偏,但有管家有空调的民宿;还有家是一个我当时认识的中国妹子开得,有空调,环境不错,在尼甘布;还有家是在ambalangoda,这里很少国内,民宿靠海,没空调,有风扇,但是胜在房东很热情。房东是医生,只要放假或有空就会来找客人聊天,或热情邀请客人参加派对。
3.有点必需要说的,很多本地人开的民宿都是没被子的,幸好我们自己有带围巾和携带型睡袋。
4,.我给大家分享的兰卡食物,就真的是在兰卡人家里能吃,跟外面做的,很不一样。
以上部分来源,是Daniel跟我说的。哈哈~

你们有什么包车,住宿的之类的要了解,我能帮就帮。

2017-01-06 14:14

怎么大家都不留意呢,怪无趣的。聊天的人都没,就自己在这发发发

2017-01-08 13:53

真是太精彩了,先收藏,然后再细读!

2017-01-09 10:52

引用 loveron 发表于 2017-01-09 10:52:26 的回复:

真是太精彩了,先收藏,然后再细读!

回复loveron:谢谢,晚点更~

2017-01-11 13:16

2017-01-14 15:0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