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島上青城

2
蘆荻 LV.2
2017-01-04 23:45 70/0


 到现在我对于暑假青岛之旅的印象仍是模糊不清的,有西瓜冷饮的清凉,蝉鸣震天的燥热,也有云散月开的寂夜,说到底无拘束的旅行总是在暑时得到不可估量的欢喜。我享受在二十郎当的年纪的远行,邂逅一个唯美的城市,漫步期间感受文化之城最古典的闲情逸致,体会先贤沧海横流中展现的大气从容。

 之前有关青岛的记忆甚少,只从《槐园梦忆》中读到过梁实秋先生对于过流连青岛的时光的怀念,再就是读到叶克飞的《风雅褐木庐》一文时,惊诧于青岛福山路在二十世纪初曾经拥有的大师云集的文采风流。可人文青岛的诱惑终归比不上“欸乃一声山水绿”的梦里江南,那水墨里暗藏的惊鸿,那可是随意一瞥便是明眸善睐的美妙。或许正是对青岛这座城没有朝思暮想的渴望,没有心心念念的期待,无法在心间勾勒图景,无法按图索骥地填充未知,一念之下,我开始了青岛的随性之旅。
 晨光熹微时启程,那日正值立秋,抵达时薄薄的秋意仍挡不住倾泻的日光,但至少,迈进了秋的影子里。八月的海风含着淡淡的腥味,即使再烈,也带些舒爽,可以缓解溽热的烦闷。不似内陆,傍海而居的城市里,风永远会持续地告诉你远方的消息。
 一切都恰到好处,果然是青城。漫步老街区,走走停停,连绵的德国风情建筑与参天的古树相得益彰,形映成趣。我喜欢老街清一色的尖顶,窗沿下繁复的雕饰,漆色剥落的大门都浸润在日光下的树叶漏下的斑驳的岁月剪影之中,恍惚其间有淡淡的乡愁在游子心头微漾。青岛曾在近代史上被德国占领,后沦为日本殖民地,直至“五四”回归,历经战火的侵袭,枫叶红过百载,大雪封过百季,皆在不经意处诉说曾经的风雨飘摇,许多建筑门前注明的某某旧址,更见证着历史的变迁。老街每一处建筑都有独特之处,绝不是千篇一律。或在层叠绿枝掩映下可瞥见高耸的屋顶,或在高墙背后的深院中可听闻“沙沙”摇曳声,动静相宜,鳞次栉比的美,兀自陶醉,移步是景,处处成画。我喜欢这些旧物,带着光阴流淌的印记,将史书上白纸黑字的历史变得鲜活,仿佛是时光的眼睛,透过它们分辨出从前的繁华锦象,又嗅出些风长气静的滋味。这里看不到海,不时刮起的海风肆意穿过每条街道,缭乱长发,将落叶托到半空,一刹那的停留美得惊心动魄。我爱极了这感觉,心知几个街区外便是海洋,视线却因这染了岁月香灰的老房子所阻碍,任由你无边际地想,是纳百川的海,是刚柔兼济的海,是涨潮卷浪的海,你会突然想哭,想将泪水洒在风中,融进海水。
 自然,要去大学路、鱼山路和福山路,红墙飞瓦的开始少不了将心头添些雀跃,老街旧景,稀疏的人群,似被刻意压制的喧闹声,更凸显出无时不在的人文气息。循着小路闲游,你不会在岔路口犹豫,无论哪条,都能遇见惊喜。名人故居遍布,寻访的是清雅。老舍、梁实秋、闻一多、洪深、童第周、沈从文,即使大多已成民居,仅保留下原址,而当你看到牢牢镶在岩墙上的标注时,还是会满足,你会想起,梁实秋与程季淑的鹣鲽情深,会想起院落里两树西府海棠,会想起衣衫褴褛,高风亮节的一多先生,会想起沈从文潜心创作的身影。《骆驼祥子》在这里成稿,冯阮君、陆侃如在这里执教,数不尽的文人逸事,文坛清流。一个堆满了故事的老街,闪烁着文化符号的光辉。几进精致院落,花儿草儿占了半边天地,走在凹凸有致的石板路上,恍若触动往事的发梢。青城山色风光正旖旎,或许这是另一个青岛,有着与绿色相衬的含蓄低调,游弋在周遭的清韵充斥每一个角落。
 着实羡慕海大学子,咖啡馆与名人故居隐藏其间,终日生活在文化浸润的地方,陈旧的往事,存留的旧址,威严的学府浑然天成。那日清晨落雨萋萋,像极了二十世纪初期文人的抑郁,与友人相约同行,两人在咖啡谈小坐,谈天尽欢。她学中医,大一没有专业课便走上艰辛自学路,听她细数自学史,挫折、低谷、迷惘交织,仍然保持着对中医学的热爱与坚持,我心生佩服,这才是对待青春与人生该有的态度。从咖啡馆出去时天已转晴,仿佛那页沉重的历史翻过,文艺气息浓郁的咖啡小店与杂货铺是别样的慵懒舒适,脚边偶尔有卷尾猫走过,续写着永不完结的故事。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1923年起,康有为买下岛城福山支路一处宅邸,这位掀起改革浪潮的思想家对青岛有着自己的记忆,大概一生翻滚在改朝换代的洪波中,暮年疲惫顿生,而这个近海的城市恰好善意地容纳了他。故居中陈列其字画,收藏珍品,然而这并不吸引我,政客与剑拔弩张的人生不是每个人都欣赏的。朱红瓦房,花岗岩的墙体,有密集电线横亘在屋顶,蓝天与白云仿佛是福山路的常客,这里的云朵极厚极低,纯粹是天空的代名词,蔓生的藤蔓爬过谁家的院墙延伸至街道,繁花总隐在院深处,稍不留神即是错过。乖巧与安逸,当真是生活的本色,高高低低的石阶似路上波澜,没有趾高气扬,植物与人的想与是相持平的,不论高低。
 福山支路蜿蜒而下,便抵海畔,海风一如既往大气温情,倦意瞬间包裹全身,在海边静立良久,低头望见海浪打湿泛红的礁石,涨潮,海水渐渐侵没石头,我步步后退,有浪花拍在脚上便是一激灵,好凉!我不懂海吧,即使和它靠得这样近,远处云水相依,水天一线的无垠下生出些茫然,大海面前,会觉得卑微,会不由得低姿态,臣服于滔滔浪花与暗自汹涌的潮。只想安静简单地待着,一个人,可听到风掠过耳际的声响,会想起一些旧事,或者什么事也不想,仅仅等待,等待海的回音。
 如斯城市,更令人魂牵梦萦的,该是那些“生于斯长于斯”的独立书店,在异乡会渴望有地方卸下一切狼狈与焦灼,躲在书里休息半晌,与文学狂欢,交心。门前植翠竹,柴门掩尘嚣,一家隐藏在人流如织的湖北路上的书店,淡雅古朴,营业时间随性而为,来访全凭缘分。店内极小,成堆的书与书法占据几乎全部的空间,“纸有境界”四字苍劲有力,店主的私人藏书涉猎领域极广,每一本都令人爱不释手。你会从呼吸间感受文字的重量,还原读书的质朴,书本铺排处亦染上孤傲之气,放着轻音乐,空灵紧致,有禅意浓浓,心静若止水,不想出声去刺破安静。
 无意间邂逅青岛文学馆,多名现当代作家遗留的手稿,油墨小报,模糊的字迹,都是古旧的东西。前日错过的萧红故居在街口相逢,惊喜洇开心头,像是寂寞宫墙边一抹白玉兰悄然盛开。深深浅浅,亦是光阴之味,眼角眉梢显露喜悦,光阴的馈赠该是这般。
 岛城六日,只觉得安闲自在。不如江南之钟灵毓秀,西蜀之古意森森,远离风月,不与时光争朝夕,寻求的是恣意与心安。海的宽容博大,消融历史的斑驳,打捞起一星半点往事。岁月悠悠,草木情深。我还会去,只因那情怀无可泯。

本篇游记共含2605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