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尼泊尔之行

  • 出发时间/2016-12-23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000RMB

最后冲刺

      2016年12月27日18点,海拔4000m,室外温度零下5度。
      我一个人在漆黑一片的山间,依靠头灯照射出前进的路,从MBC(Machhapuchhare Base Camp)向ABC(Annapurna Base Camp, 安纳普尔纳峰大本营)前进。远处ABC的灯光清晰可见,可似乎无论如何都走不到。早在一个小时以前,天还未黑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藏在雪山中的ABC。一个小时过去了,灯光还在远方。
      登山杖的防滑套不知道多久以前就已经磨穿了,每一次挥舞,都能听见登山杖的金属头砸在石头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除此之外,我只能听见每走一步都伴随着我的深深的呼吸声,那是我背上将近10kg重的背包导致的。头开始有些微痛,高反来了。
      天空非常晴朗,但可以感觉到风很大,我早已戴上了帽子,并用头巾捂住口鼻以保暖。通过头灯,可以看到有零星的雪花飘过眼前。我以为下雪了。
      从早上7点30分出发到现在,今天我已经走了将近11个小时。从海拔2360m的起点走到这里,而最终我将要走到海拔4120m的ABC。走到这里,海拔需要抬升1800m,这相当于3个上海中心的高度,并且,是一天之内在高原完成。
      18点20分,我终于到达海拔4120m的安纳普尔纳峰大本营。我瘫坐在凳子上,尽可能让呼吸缓下来。

                                                                         Final charging

        6 pm., Dec. 27th, 2017. Ht. 4000m. outside temperature: -5℃
        Alone, I am trekking in the dark mountain—so dark that I have to use a headlight in order to see the road—from MBC(Machhapuchhare Base Camp) to ABC(Annapurna Base Camp). The light that comes from ABC is clear enough to see, but it seems like I cannot arrive there however I try. One hour ago when it was still bright, I saw ABC which is hiding in the snow. And one hour has already passed and it is still far away.
        The shoes of the trekking poles have already worn through long time ago. I can hear the crackling every time when the metallic points hit stones. Except the crackling, I can hear nothing but my deep breath that comes along with my every step because of the bag, which weights almost 10kg, on my back. My head is a little painful, altitude stress is coming.
        It is a clear but very windy night. I wore my hat long time ago and covered my nose and mouth by scarf in order to keep warm. I can see a few snowflakes falling through the light. I thought it is snowing.
        I have kept trekking for almost 11 hours since we start at 7:30 am. today. From the height of 2360m to here, and finally I will arrive at ABC, where the height is 4120m. To arrive there, I have to climb about 1800m, which is three times the height of Shanghai Tower and I need to make it during one day on highland.
        6:20 pm. I finally arrive at ABC of 4120m height. I sink into a chair and try to make my breath smooth.

写在前面

      只有流过汗的人才看得见尼泊尔美丽的样子。
      只有流汗着能得到尼泊尔赠予的美丽的礼物。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我的小伙伴小周同学就开始关注尼泊尔徒步的事情了,苦在时间不好协调,所以一直在拖。11月下旬,终于定好了时间,买好了往返机票,开始准备12月底去尼泊尔的各项事情:办签证,买装备,看攻略,买保险。终于等到了出发之日。
      

D0—D1 到达加德满都

        12月23日,我和小周同学分别乘坐国航的CA4588和CA4536从武汉上海飞往成都,在成都小住一晚后,乘坐12月24日一早的CA407航班从成都经停拉萨到达加德满都。到达加德满都已经是当地时间中午12点左右。本来以为提前办好了签证入关会很快,结果由于我们不知道有签证的人可以直接从专门的通道过去,还是跟大家一起填了申请单。耽误了不少时间。
        在成都飞往加德满都的飞机上,我们碰到了四个从韩国尼泊尔旅游的小伙伴,大家都很兴奋,聊了很久。
        入关之后,取了行李。一出来就碰到一大堆人围上来问要去哪儿。我们找了一个价格还算合理的车,带我们去泰米尔区。一路上车上的小哥(名叫Madan)用一口蹩脚的中文跟我们套近乎,告诉我们他可以为我们提供服务。我们两个小白就这样被他忽悠到了他的小店里。
        在他的小店里,他详细地给我们列出了他所能够为我们提供的服务以及收费。但是我们觉得实在是太贵,好说歹说,预定了第二天从加德满都博卡拉的长途汽车票和博卡拉两天的住宿(后来发现我们还是被忽悠了)。
        最后我俩来到了四个韩国小伙伴入住的inn,办理好入住。就走去杜巴广场。
        离泰米尔区最近的杜巴广场走去就可以了,但是加德满都的空气质量真心差,尽管我们用头巾捂住口鼻,仍然觉得鼻子不舒服。

      经历过大地震的加德满都,杜巴广场的很多东西都被震坏了,都依靠木头支撑着防止倒塌。我想加德满都空气质量如此之差可能也是因为地震后建设的缘故吧。坦白地说,尼泊尔真的很穷,震后重建真的很慢。想想我们国家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之后的重建速度,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的。
      逛完之后,我们跑去第二天坐车的地方踩点。之后打算找个地方吃饭,商量之后,决定找一个中餐馆吃饭,顺便换一些钱。最终我们以16.4的汇率通过支付宝换了3000元人民币,而在此之前,我们以15.2的汇率在机场换了500元人民币。老板告诉我们,如果到时没有用完,还可以按照这个汇率再给我们换回来。

      晚上,恰好是平安夜。我们在集聚了世界各国人的泰米尔区闲逛,想找个酒吧坐一下。恰好在一个酒吧里碰到了那四个韩国小伙伴,感觉是缘分一般,于是坐在一起玩了一晚上。他们四个人中一个是电台DJ,一个是即将要工作的数学老师,一个是梨花女子大学的学生,另一个也是学生,但同时有一个自己的guest house。由于大家的英文都还不错,而且我的小伙伴小周同学又能听得懂韩语,所以交流起来毫无障碍。
      这里忍不住要吐槽一下天朝不能用Facebook和Instagram简直就是bug,因为就算认识了国外的小伙伴,仍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别人可以交换Facebook,我们只能交换email,然而现在这个年代留email毕竟没有什么卵用。

虽然照片拍得很水,不过大家真的很high。。。。

      high完之后回到inn,大家互相留了邮箱,并相互邀请去对方国家玩。同时也祝愿对方徒步顺利,并希望能在徒步途中再次碰到。我们告诉他们,我们会沿路在有WiFi的地方告诉他们我们的行程,希望他们可以追上我们。

D2 加德满都—博卡拉

      早上6点半,我们从inn出发,走到车站。开始了去往博卡拉的旅途。加德满都博卡拉的距离不到200km,但由于尼泊尔多山,加上路况不好,坐大巴大概需要7.5h。
      一上车,就碰到来自中国台湾的Jack和他来自中国香港的女朋友。闲聊之后发现我们买的车票比他们要足足贵了13美金(他们买的大概是700卢比,大概7美金,我们买的是20美金),得知真相的我们在心中默默地把那个操着蹩脚中文的Madan慰问了一遍。
      一路上,我们和Jack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和他的女朋友打算花6天的时间走Poon Hill,而我们打算花5天的时间走完ABC。他很热心的把他带的三明治分给我们吃。中间下来休息的时候,小周同学和Jack在车下聊着他们的工作,当Jack得知大陆到处都是奔驰宝马奥迪,以及2016年度雪佛兰在大陆的销量时,Jack的表情似乎是眼珠子和舌头都要掉出来了;当他得知很多500强的企业都把大中华区的总部搬到了上海时,更是难以相信。我不禁在想,台湾政府到底是如何宣传大陆的,台湾的民众真的以为大陆人连茶叶蛋都吃不起么?

      到达博卡拉的时候已经是14:30左右。我们拿着Madan给我们写的介绍信找到所住的inn前来接车的人。到了inn,办理好入住,我们赶忙跑去Nepal Tourism Board去办理徒步所需的TIMS和Permit。到地方的时候发现已经关门了,门口站着的三个印度尼西亚小伙子说由于今天圣诞节,下午休息了,明天早上10点开始办理。我们非常沮丧,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的行程可能要更改。
      印尼小伙和我们一起往回走,准备和我们一起住在我们的inn,后来当他得知我们订的inn花了20美金时,直接吓跑了。他们和我们约定第二天十点在Nepal Tourism Board汇合后,便去寻找住宿了。

      相比于加德满都的漫天灰尘,博卡拉这座小城显得尤其干净。太阳很好,这个时候的人也不多。我们路过费瓦湖,在湖边逛了逛。圣诞节放假让我们有时间好好享受这份宁静。

当然,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中国人,而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会有中餐馆。

      晚上,我们仍旧找了一家中餐馆吃了晚饭。回到inn,碰到了一个刚从奇特旺回来的中国妹子和她的朋友。我们一起出去逛了逛,并听她们讲述了奇特旺的奇特经历。包括碰到老虎狮子鳄鱼,被野猪追,被一个满身都是故事的向导保护,和向导分别时甚至还哭了起来。

D3 博卡拉—nayapul—kyumi

      早上起来,告别了中国妹子和inn的老板,来到了Nepal Tourism Board,印尼小伙子已经在门外等着了,随着十点的临近,人越来越多。
      之后,填表、贴照片、付钱等等,办下来的时候已经是10:40了。在此之前,印尼小伙子已经办理好手续,告别我们,坐local bus去nayapul了。

TIMS和Permit分别需要2000卢比和两张照片,由于我们没有请向导和背夫,所以我们的TIMS是绿色的

      一切手续办理完成后,我们找了辆出租车,好说歹说把价格砍到1700卢比把我们从Nepal Tourism Board送到Nayapul。
      一路上,司机用蹩脚的英文时不时地跟我们聊着,告诉我们印度人以很高的价格把石油卖给他们,并指着一条我们走过的路说这是中国援建的道路。尼泊尔是靠左行驶的国家,来自国内的我们自然不习惯,每次在山间会车时都有一种要撞车的错觉。

      到Nayapul大约有50km的山路,需要大概1h。一路上摇摇晃晃,不断地翻山。到达Nayapul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我们决定在此吃了午饭再开始徒步。
      不得不说,尼泊尔人民效率实在是太低了。吃饭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我们每个人就点了一份主食,然而从点完到上菜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13:20,徒步正式开始了。刚开始走会有一些岔路,容易走错,我一路用手机上下载好的maps.me导航,并不断问人以免走错。走了一段之后就会先后路过检查TIMS和Permit的检查站,需要把办理好的证件拿去登记。
      从Nayapul到Siwai的这一段路中,我们不断被过往的车辆所扬起的灰尘困扰着,后来我们发现其实这一段路完全没有走的必要,因为没有任何的风景,而且车来车往。完全是浪费时间。
      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觉有些累了,突然抬头看到了远方的雪山,想想那就是我们过几天要到的地方,突然又有了动力。

      由于原计划是今天一大早就开始徒步,耽搁了大半天,原计划走到Jhinudanda泡温泉的我们实在是走不到那里了。我们只有改变计划希望第一天能走到New Bridge,但尽管这样,时间仍然非常紧。
      5个小时后,太阳已经落山了,我们只走到了Kyumi,如果再往前走,我们就得赶夜路了。为了安全,我们决定今晚留在Kyumi过夜。
      在Kyumi的guest house,我们碰到了从ABC下撤的两个美国人和他们的向导。我们问他们ABC的风景如何,他说:beautiful, too beautiful to describe。他还说晚上睡不着的时候跑出房间,可以看到满天的繁星,非常漂亮。我们一下就感觉又有了动力。
      和所有其他的guest house一样,住宿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洗澡和上厕所都要跑到另外的地方去。guest house旁边就是河流,可以清晰地听见河水流动的声音。

第一天,行走了5h, 11km, 海拔从1070m升至1340m

D4 kyumi—up sinuwa

      早上起来吃了早饭,8点,我们从Kyumi出发,一路经过New Bridge, Jhinudanda, Chomrong, down Sinuwa, 到达up Sinuwa的时候已经是17点30左右了,天已经微黑,我们决定住在这里。
      从Kyumi出来的时候,天还有些凉,我还穿着软壳,但是走一会儿以后就开始热了,尤其是太阳出来以后,我赶快脱下软壳,换上了皮肤衣。

一路上都不断地看到雪山

跨过河流

路过一片滑坡区,这充分说明了雨季过来徒步是不安全的

      从Kyumi到Chomrong的路非常难走,基本全是上升,非常困难。路过Jhinudanda之后,这种上升变得更加猛烈,我背着将近15kg的背包,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我们一直在后悔没有买些士力架之类的东西带着。
      大概是快到Jhinudanda的时候,我们碰到了一个瑞典小伙子和他的女朋友。他们两个也像我们一样没有请背夫和向导。他们一前一后弯着腰缓慢地爬着,非常平稳地保持着两三个台阶的距离,彼此非常安静,只有在停下来的时候才会问一下对方are you OK?
      由于太阳直射,而且是非常陡的上坡,体力下降非常快。我们基本上爬一段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绝望的我们向从上面下来的每一个人问Chomrong的距离还有多远,路过的人们都给我们加油,最后问的一个人说,come on, just few steps...他没有骗我,最后真的走上去了。
      到达Chomrong的时候已经下午1点半了。我们在第一个guest house停下来,发现瑞典人和他的女朋友已经到了半个小时,他们已经准备走了。我们在这儿吃了午饭。我向guest house的主人寻求帮助问是否能够留一些东西在这里,下山的时候再来拿,因为我的背包实在是太重了。得到他们同意后,我留下了雨衣、一条冲锋裤、洗漱包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大概减轻了5kg的重量。
      下午两点半,我们从Chomrong出发,路过第二个检查站往Sinuwa走。由于Chomrong和Sinuwa之间隔山相望,所以从Chomrong到Sinuwa的前半段一直是下坡,再加上背包轻了不少,我一路走得非常快,把小周同学远远扔在后面

      过了桥之后,又开始上坡,我的速度又降了下来,到达Sinuwa的时候体力已经明显不行了。
      刚到up Sinuwa就看到了瑞典人和他的女朋友坐在guest house门口,看到我们的出现,他们也非常兴奋地说:wa~ you made it! 聊后得知,他们比我们早40分钟到达这里。
      今天在路上碰到了一群从新疆过来的大叔大妈们,他们到Chomrong之后就感觉体力不支就下撤了,当他们得知我俩在没有背夫和向导的情况下走ABC时,不断给我们鼓劲,还给我们拍了照。
      到达Sinuwa之后碰到了几个香港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问他们是不是中国人的时候他们居然说不是,是香港人。
      在guest house还遇见了一对波兰人和他的越南女朋友,他们从ABC下撤到这儿,并告诉我们ABC晚上特别冷,室外可能只有零下15度,室内估计也只有0度,但是风景是真的漂亮。
      今天从海拔1340m走到海拔2460m,iPhone记录显示爬了333层楼,走了14.2km。
      尽管在海拔只有2460m的Sinuwa,晚上的温度也已经只有将近0度了。

快到Sinuwa的时候,坐在山边喝水

D5 Sinuwa—ABC

      到达Sinuwa后,我们询问了很多下撤的游客和他们的向导,所有的人都表示从Sinuwa一天走到ABC是不可能的。可是我们的时间有限,必须尝试一下一天之内走到ABC。
      早上7点多一点,瑞典人和他的女友向我们告别,说他们先走一步,打算在路上吃早餐。7点30分,吃完早餐并收拾好行李的我们向香港人和瑞典人告别,准备出发。这时候正在吃早餐的芬兰人和他的越南女友急忙从餐厅跑出来,告诉我们最好准备一个塑料瓶子,晚上在ABC的时候灌满热水放在睡袋里以保持温暖。我们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并找guest house的主人要了塑料瓶子。这样子,我们出发了。此时我的温度计显示室外温度为2度,我穿着抓绒,带着帽子和手套以保持温暖。

      为了赶时间,加上早上没有太阳体力比较好,我们一路步速非常快,很快超越了瑞典人和他的女友。最后用了大概1h10min到达Bamboo,又用了大概50min到达Dovan,然后路过Himalaya,走到Deurali的时候已经是13点了,我们在这里吃午饭并碰到了几个下撤的中国人,还有一个同样和我们向上走的上海姐姐。上海姐姐的两只鞋子都走坏了,guest house的主人给了他一双很大很厚的袜子让她套在鞋子外面。
      从Himalaya到Deurali要路过一个名叫Hinku的山洞(Hinku Cave),继续往前走,就基本上没有什么植被了,温度也很低,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都结冰了。
      吃完午饭,大概两点多钟。告别上海姐姐后,我们出发向MBC。

Hinku Cave

结冰的溪流

海拔3200m的Derail

告别Derail, 向MBC出发

      越往上爬,路越难走。坦白的讲,那应该不是真正的路,只是因为走的人多了所以踩出了一个轨迹。但是从第一天远远地望见雪山到现在雪山近在咫尺,疲惫的身体仍旧充满动力。
      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把这一段分成两天来走,因为实在是太困难了。尽管我们充满激情,但是走了大半天的身体还是会有些受不了,加上全是上坡,我们的速度还是不快。快到MBC的时候,碰到了几个从ABC下撤过来的日本爷爷,当我们告诉他们要去ABC时,他们强烈建议我们今晚就住在MBC,但是我们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并坚持走了。
      16点10分左右,我们到达MBC,这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已经有些寒冷,guest house的主人以为我们要住在这里,赶忙跑来问我们是否需要房间,我们谢绝了并告诉他们要去ABC。
      我拿出背包里的衣服,换上抓绒登山裤,穿上抓绒衣和冲锋衣,戴上帽子和手套,以防止太阳下山后温度的急剧下降。稍作休息,16点30分,我们正式向ABC冲刺。

全副武装的我们

      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远处藏在山谷中的ABC发出的点点光芒。小周同学步伐非常矫健地在前面走着,每走一段都在前面等着气喘吁吁的我。后来天慢慢暗了下来,小周同学由于没有头灯,就不敢再等我而快速走了。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18点20分,我到达海拔4120m的安纳普尔纳峰大本营。在高反的作用下,头有些微微发痛,心跳也有些加速。我来到室外,看到满天繁星,突然觉得这一路上的辛苦都是值得的。一直希望能够用照片记录下来这个星空,无奈没有单反,手机相机什么也拍不出来。只能记在心里。
      走到guest house的餐厅,先于我一步到达的小周同学已经和两个来自上海的朋友(啸哥和洁姐)混熟了,啸哥和洁姐非常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并把他们的晚餐分给我,无奈我什么也吃不下。
      吃了晚饭,聊了一会儿,又去外面看了看星空。大概21点多,就去睡觉了。

D6 ABC—Chomrong

      早上5点多钟,小周同学就起床了,我也被他弄醒了。原来一路上都听到大家说ABC很冷的他,盖了很多被子在睡袋上,结果被热醒了。而我带的睡袋是-10℃的温标,所以一晚上睡得很舒服。
      起来后,外面还是一片漆黑。我们又跑去看了星星。由于没有任何灯光照射,星星似乎更多更亮了。放眼望去,从MBC过来的道路上出现了很多摇摇晃晃的灯光,那是住在MBC的人早起过来看日出的队伍,我们推测那对瑞典情侣应该也在这个队伍中。看到他们灯光的位置,我估计他们还有至少一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达这儿。
      头灯又照射出了飘落的雪花,这时候我才明白,这应该不是下雪,而是风把山上的雪吹下来了。
      慢慢地,天稍微亮了些了。有一对年轻的亚洲人戴着头灯走了下去,我推测他们是下去散步了。过了一会儿,我也走了下去,迎面碰上了刚下去散步独自一人回来的亚洲女孩儿。于是发生了以下奇怪的对话。
      我:中国人吗?
      她:Pardon me?
      我:ohh....sorry, I thought you were Chinese.
      她:ohh....sorry, I thought you were my husband.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一对来自日本的年轻夫妇。

      天已经完全放亮。来自MBC先头部队的人已经上来了,剩下的人零星地分布在过来的路上。回头向后望去,阳光已经掠过安纳普尔纳峰的山顶,山顶上的白雪反射出金色的光芒。金色和白色形成一道明显的分界线,这条分界线随着太阳的缓缓升起而慢慢下移。山顶的雪不时地被风吹起,像火焰般舞动,最后慢慢飘散。
      所有的人都全副武装地站在大本营后面的小山坡上。山坡的旁边就是一个深深的峡谷,我往下望去,只知道很深,但是由于没有参照而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欣赏了一会儿日出,突然听到有人非常大声地向我喊道: hei, buddy! will you keep like this? I'll take a photo for you。我转头看去,有个像艺术家般满嘴胡子的亚洲人站在一个三脚架背后,弓着身子通过单反相机注视着我。于是我保持着姿势不动,让他拍照。过了一会儿,他又说:do you want to change some pose? 然后我侧身过去望着日出的方向,让他给我拍了照。后来我走上前去,感谢了他,并留下我的email希望他能够把照片发送给我。

站在小山坡上看大本营

      吃完早饭,收拾了东西。我们准备下撤了。由于我们与啸哥和洁姐都计划今天到Chomrong,在Chomrong住一晚后第二天回到博卡拉。所以我们与他们二人以及他们的背夫组成五个人的队伍下山。
      正要出发的时候,碰到了在Deurali碰到的上海姐姐,她刚到达ABC。我询问她的袜子如何了,因为我发现昨天上来的一路都是石头,担心她套在鞋子外面的袜子磨破,不过看来一切都还好。闲聊几句后,我们出发了。
      在路上终于碰到了瑞典人和他的女友。他们仍旧像之前一样,一言不发地一前一后走着,不过身上都没有背背包。我猜他们应该是把背包放在了MBC,轻装冲锋上来。我们看到对方后,都非常兴奋地打招呼并聊了几句,因为我们都知道,见了这一面之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相互说了good luck,便告别了。

从ABC出发下山

      一路上,小周同学和洁姐以及背夫飞奔下山,而我和啸哥由于膝盖都有些受伤,便在后面走着。不过下山真的轻松很多,我甚至感觉不到背包的重量。如果不是膝盖一直报警,我真得可以飞着走。

慢慢地远离雪山

      就这样走走停停,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Himalaya。由于正好赶在午餐时间,这里的guest house人满为患。我们碰到了在博卡拉一起办进山证的印尼小伙子和他的朋友,他们刚从Poon Hill过来,可惜他们的队伍已经从三人变成了两人,另外一个人由于膝盖受伤已经提前下山了。同时,我们还碰到了ABC下来的那个把我错认为她的丈夫的年轻日本夫妇。
      像一路上碰到下撤的人给我们提建议一样,我们也尽量给印尼小伙子提出建议。一番闲聊后,他们告别我们,出发了。
      我们和日本夫妇坐在一起,闲聊着日本的各种地名还有一些漫画。洁姐甚至还背出了五十音图,这让日本夫妇感到非常惊讶。
      吃完午饭后,日本夫妇先于我们下山了。而我又碰到了在Chomrong寄存东西时认识的带队向导,我和他打了招呼握了手,并告诉他我们已经准备下山了,希望下次再来尼泊尔的时候可以见到他。
      洁姐由于高反还未退去,时不时地干呕。所以后来的路程,我一直走在她的前面。
      一路上全是下坡,无止尽的下坡。我和小周同学一直忍不住地在想,前一天我们俩究竟是如何背着那么重的包一天走上来的。我们讨论后得出,如果昨天就知道是这么长的路,我们可能根本走不上来,看来有时候,已知的才是可怕的,未知的并不可怕。
      就这样走走停停,到达up sinuwa的时候已经是16点多了。由于担心我们的安全,啸哥洁姐的背夫非常坚定地说:"no! stay here, no Chomrong today. "洁姐用更加坚定的语气说: "yes, we must arrive at Chomrong today, there is no 'no', I insist."就这样,背夫无奈地跟着我们一路下撤。
      从up Sinuwa到down Sinuwa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每一次膝盖的弯曲,都伴随着疼痛。到达down Sinuwa的时候已经17点多了。一路领先的小周同学告诉我们前面有几个马来西亚妹子也要去Chomrong,并先走了。我们兴奋地说也要看马来西亚妹子,于是稍作休息后,我们继续下山。很快就追上了马来西亚妹子,妹子会说一些中文,聊了几句以后,我们就先走了。
      down Sinuwa和Chomrong海拔基本相同,两个村庄隔山相望,从一个村庄可以清晰地看到位于对面山上相同高度的另一个村庄。来的时候我们就因为在Chomrong看到了对面的Sinuwa而觉得并不遥远,然而“看山跑死马”,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对面。
      从一座山到另一座山,我们首先要下到山谷,穿过山谷的河流再往上走。在我们还未到达河流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我们戴上头灯以便看得更清楚,走了一会儿,走到了在山谷中架在河流两边的吊桥,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穿过吊桥

      跨过河流后,又开始了无止尽的上坡。洁姐的体能严重下降,每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并伴随着干呕。我们在她停下来缓气时稍作休息,这时候看到了对面头灯发出的光,看来马来西亚妹子已经走到了谷底,快要过河了。
      就这样几步一停地走着,大概19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Chomrong,洁姐直接跑到房间休息了,背夫也去和当地人一起吃饭。剩下我们三个人在餐厅里点餐,等着吃饭。
      Chomrong是一个相对较大的村庄,我们之所以坚持这一天要到Chomrong是因为这里的补给相对完善,设施也比较好,温度也没有那么低。经过了几天的长途跋涉,一直在出汗却没有条件洗澡的我们非常希望能有个比较舒服的地方洗个热水澡。

D7 Chomrong—博卡拉

      早晨,被一堆国内的电话吵醒,我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处理事情。吃完早饭后,啸哥和背夫跑去检查站给我们盖章。然后,我们就出发了。
      我们所在的位置位于Chomrong这个村庄的中部,这里离我寄存行李的guest house还比较远,我们还要往上爬才能到达。到了之后取了行李,并感谢了guest house的主人,继续往Jhinudanda前进。
      Chomrong和Jhinudanda位于同一座山的不同高度,Chomrong在山腰,而Jhinudanda在靠近山底的位置,两者之间的横向距离非常近,但是竖直高差有400m,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走过一段非常陡的下坡。而在上山的时候,这一段上坡,曾经让我们感到绝望。
      下坡的时候,背包的重量其实是感受不到的,但是膝盖的压力会增大,所以这让膝盖的疼痛加剧了。每走一步都需要登山杖在下一级台阶的支撑才能走下去。
      实际上,Jhinudanda是有个温泉的,我们来的时候就计划第一天能走到Jhinudanda,这样我们可以泡个温泉休息一下。然而天不遂人愿。
      一路下行,中午的时候,我们到达New Bridge,并计划在这儿吃午饭。等餐的时候,碰到了两位从Poon Hill下来的韩国妹子。聊过之后,知道她们是首尔来的小学老师,因为学校放寒假而相约出来玩。由于啸哥这几天过得比较沧桑,加上胡子几天都没刮了,可能显得比较老成。韩国妹子以为啸哥和小周同学是父子关系,这让我们差点把饭喷出来。
      吃完饭后,告别了正在吃饭的韩国妹子,我们继续往下走。慢慢地,我们离雪山越来越远,离Siwai越来越近。

越来越远的雪山

      大概15点多,我们到达了Siwai,这意味着我们的徒步正式结束了。我们等待着背夫已经联系好的前来接我们的越野车。这时我发现,虽然一路都戴着手套,手上还是磨了泡,指尖也因为太干而全是倒刺。而小周同学很多指甲侧面都因为用力握着登山杖而撕裂了。
      没多久,车来了。我们坐上车,开始非常兴奋地唱歌来庆祝这次圆满完成ABC。司机见我们如此高兴,递给我了一个数据线告诉我可以把手机接到车载音响上放歌。低音炮伴随着坑洼的山路让我们时不时地在车上左右摆动并跳起来。
      伴随着车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我们离雪山更远了。在转弯时才能时不时地看到,于是我们心中默默地跟它告别,再见了!

D8 博卡拉—加德满都

      大家都说,来到博卡拉,一定要去体验一下滑翔伞。在一面是雪山一面是费瓦湖的空中,俯瞰博卡拉的美景。所以我提前就预订好了今天的滑翔伞和下午从博卡拉加德满都的小飞机。而小周同学决定不玩滑翔伞,坐大巴回加德满都。所以一大早,我俩就分开了,并相约在加德满都的泰米尔区汇合。
      早上吃完早饭,就来了一辆车接我。上车之后,车在博卡拉的小路里绕了几个圈,最后在一个小酒店门口停下来。我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啸哥和洁姐,原来我们要一起去玩滑翔伞。
      车在博卡拉附近的一座山上费劲地爬了好久,终于来到大概2000m高的山顶。我们要从这里起飞,往下滑翔。

      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了,那时候风不太好,大家都在等风来。过了一会儿,风向好了,慢慢有人开始飞了,我们兴奋地在旁边看着。教练也在旁边,时不时地告诉我们这样是不对的,应该怎么样。
      轮到我们了,教练把我们三个叫在一起,告诉我们不要害怕,滑翔伞是非常安全的运动,并告诉我们在助跑的时候不要往下坐也不要往上跳,一直往前跑直到脚离地。
      伴随着一阵助跑,我和教练两个人一起起飞了,起飞一瞬间有种被拉起来的感觉,之后飞平稳之后就没有什么感觉了。空中在不同的高度上有很多滑翔伞,我们在高点往下望去,色彩斑斓的伞非常漂亮,时不时看到远处的鱼尾峰和另一侧下方的费瓦湖。阳光照在身上,虽然有风,并不觉得冷。
      感觉飞了很久,一直都飞得很稳。教练控制着滑翔伞时上时下。快要落地的时候,教练让我抓紧,打算来点刺激的。滑翔伞突然急转弯,我们被伞荡起来,转了很大的角度,基本上头正对着地面。接着又是一个急转弯,我感到一阵失重和超重。再之后,就降落了。

满天的滑翔伞

      落地之后,我们坐着从山上开下来的车回到市区,并告别了啸哥和洁姐,这次是真的告别了。我随意吃了点午饭,便去博卡拉机场。15点15的飞机从博卡拉加德满都
      博卡拉机场真的很小,比我所见过的国内的最小机场还要小,跑道也很短。这里起降的飞机包括滑翔机、直升机,以及飞加德满都这种短距离航线的小飞机。在冲顶ABC的那天,我就先后看见三架直升机飞过头顶。后来才知道这些直升机都是运送紧急下撤的伤员,当时我们还在想,反正买了保险,紧急下撤的话还能坐一趟直升机。
      办理完托运和登机牌后,我过了安检,在里面等着。然而飞机大量晚点,我们只能等待。早在刚到博卡拉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这里的飞机晚点率极高,而且极没有时间观念。甚至到了起飞时间发现人数不够再等一两个小时也是正常的。所以我也不着急了。独行的我开始跟其他乘客闲聊起来。
      过了一会儿,突然看见两个妹子走过来。再一看,咦,原来是在New Bridge遇到的那两个韩国妹子。我非常兴奋地跑去和她们聊了很久,知道了她们分别叫Jihyun和Jaeeun,并问了他们在加德满都的住处。他们要乘坐第二天下午的飞机飞往昆明,再从昆明飞往上海转机回首尔。这次我学乖了,知道用iphone可以直接发送iMessage,于是留下了电话号码,相约在加德满都见。
      Jihyun和Jaeeun的航班先于我登机。他们登机后,我又碰到了一对来自美国的夫妇。美国夫妇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在珠海生活了十二年,参与了上海Disney的建设。但是只会讲很少量的中文。

      这种小飞机飞得很低,而且噪音很大。起飞前空姐甚至会给大家发棉花用以塞住耳朵降噪。但是相比于七八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加德满都博卡拉之间不足两百公里的路程只需要20min的飞行时间。
      在上飞机之前,我就已经给小周同学发送短信告诉他是否考虑住在Jihyun和Jaeeun的酒店。下飞机之后我便直接打车去了酒店。在酒店见到了小周同学并最终等来了遇到航班再次晚点和堵车的Jihyun和Jaeeun,最终我们决定去吃西餐。

      回酒店的时候是尼泊尔时间的21点多。这时候已经将近国内时间的0点了。念念不忘女朋友的小周同学早已经在等这个时候,并在2017年1月1日零点准时给女朋友打了电话。
      聚集着世界各国人的加德满都泰米尔区人满为患,比国庆期间的上海南京路的人还要多。大家都在用各自的方式庆祝着新年。我们穿过人山人海,回到酒店,告别了Jihyun和Jaeeun,便回去睡觉了。
      

写在后面

      2017年1月1日早上,我们退了房,就赶去了加德满都特里布万国际机场,开始了返程。我们乘坐的是CA438从加德满都成都,并分别乘坐CA4587和CA4591回武汉上海
      返程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生中,我们真的会遇到很多人,相互陪伴者走了一段路便要告别。而且当你说了再见之后,可能真的是再也见不到了。也许真的很少有地方像尼泊尔这样,可以聚集大量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游客,虽然这个国家很穷,但是在路上碰到的所有的当地人和游客都会用英语或者当地语言热情地打招呼。
      机场回家的车上,收到了小周同学发来的微信,他说,回到上海,反而有种无以名状的感觉。

提示

1. 参考装备:冲锋衣 冲锋裤 睡袋(-10℃~10℃) 头灯 速干衣裤 登山鞋 拖鞋 登山包 小背包(或腰包) 登山杖x2 墨镜 帽子(保暖帽和防晒帽) 头巾 徒步手套 保暖手套 户外保温杯 防晒霜 毛巾 洗漱用品 徒步护膝 纸巾 对讲机 雨衣 转换接头 插座 充电器 移动电源 药品(抗生素、纱布、创可贴、碘酒、止泻类药物等)
2. 保险:我们买的是美亚保险,爬山徒步什么的这个保险也是会保的,我们把保单提前打印出来带在身上。
3. 签证:我们选择在蚂蜂窝的商家提前办好的,包邮好像17元左右。但是也可以不办直接落地签。
4. 出机场后千万小心那种特别热心跟你搭讪的当地人,尤其是会讲中文的,小心被忽悠,我们就是这么被忽悠的。
5. 关于换钱:用支付宝在加德满都中餐馆的汇率是比较高的,真的没必要用华夏的卡,带少量现金去就可以了,支付宝很方便。我们在机场的汇率是15.2,后来到市区之后发现汇率普遍在15.01左右。我们吃饭的中餐馆给我们的汇率是16.4,而且老板说如果到时候没用完,还可以按照16.4的汇率给我们再换回来。
6. 如果预算足够,还是请个背夫吧,不仅会轻松很多,而且一路上他会帮你安排吃饭,住宿什么的,可以省心不少。
7. 从Nayapul到Siwai这一段真的没有必要走,一路上没有任何风景,而且时不时地有车过来扬起大量灰尘。
8. 可以下载一个名叫maps.me的APP,把尼泊尔的地图离线到手机上,一路上这个地图帮了不少忙。
9. 在山里面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把手机和移动电源放在睡袋里,不然手机可能一晚上也充不上电。

本篇游记共含15666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写得也太长了

2017-01-05 08: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08:07:21 的回复:

写得也太长了

回复果果ook:看完了么

2017-01-05 08:1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5 08:10:14 的回复:

看完了么

回复_猪小小猪_:看完了呀,好歹第一篇,我也得支持支持不是

2017-01-05 12:3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2:39:26 的回复:

看完了呀,好歹第一篇,我也得支持支持不是

回复果果ook:谢谢白甜果果呢

2017-01-05 12:3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7-01-05 12:49

之前玩过的地方应该学楼主一样写写游记,现在都忘了。。

2017-01-05 13:26

引用 蔚憨憨爱di 发表于 2017-01-05 13:26:40 的回复:

之前玩过的地方应该学楼主一样写写游记,现在都忘了。。

回复蔚憨憨爱di:不如下次开始写

2017-01-05 13: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2:39:26 的回复:

看完了呀,好歹第一篇,我也得支持支持不是

回复果果ook:是好多😂我看你的只写了3700字😂

2017-01-05 14: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最后一条是为什么?. 在山里面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把手机和移动电源放在睡袋里,不然手机可能一晚上也充不上电 ?

2017-01-05 16:1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蚂蜂窝用户91697524 发表于 2017-01-05 16:16:57 的回复:

最后一条是为什么?. 在山里面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把手机和移动电源放在睡袋里,不然手机可能一晚上也充不上电 ?

回复蚂蜂窝用户91697524:睡袋外温度低,掉电很快

2017-01-05 16:2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5 14:46:16 的回复:

是好多😂我看你的只写了3700字😂

回复_猪小小猪_:还能显示字数?

2017-01-05 17:5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7:57:22 的回复:

还能显示字数?

回复果果ook:我一个一个数了你的字数

2017-01-05 17:5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5 17:57:49 的回复:

我一个一个数了你的字数

回复_猪小小猪_:what?数的?佩服

2017-01-05 17: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7:58:58 的回复:

what?数的?佩服

回复果果ook:是呢,赶快给我颗糖吃

2017-01-05 17:5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5 17:59:28 的回复:

是呢,赶快给我颗糖吃

回复_猪小小猪_:

2017-01-05 18: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8:00:02 的回复:

回复果果ook:我要能吃的

2017-01-05 18: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5 18:00:16 的回复:

我要能吃的

回复_猪小小猪_:小卖部买

2017-01-05 18: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8:01:36 的回复:

小卖部买

回复果果ook:送一个嘛

2017-01-05 18: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5 18:01:51 的回复:

送一个嘛

回复_猪小小猪_:请告诉我怎么送

2017-01-05 18: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8:02:50 的回复:

请告诉我怎么送

回复果果ook:买了先放你那儿,总有机会给我

2017-01-05 18: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5 18:03:19 的回复:

买了先放你那儿,总有机会给我

回复_猪小小猪_:好吧

2017-01-05 18: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8:03:36 的回复:

好吧

回复果果ook:不准笑,认真的

2017-01-05 18: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5 18:03:52 的回复:

不准笑,认真的

回复_猪小小猪_:送送送

2017-01-05 18:0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果果ook 发表于 2017-01-05 18:04:10 的回复:

送送送

回复果果ook:OK,我会记着的

2017-01-05 18:0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好全 真棒 马上记录下来了 看了一半 明天再看 有张图我好喜欢!

2017-01-09 00: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山竹 发表于 2017-01-09 00:00:54 的回复:

好全 真棒 马上记录下来了 看了一半 明天再看 有张图我好喜欢!

回复山竹:谢谢~顺便问一下,喜欢哪张图

2017-01-09 07: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2017-01-09 10:59

引用 kajun 发表于 2017-01-09 10:59:57 的回复: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回复kajun:一般据说10月份到次年3月份比较适合徒步,因为是旱季。现在去感觉挺合适的,人也不算多

2017-01-09 11: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09 07:09:57 的回复:

谢谢~顺便问一下,喜欢哪张图

回复_猪小小猪_:第三十张

2017-01-09 23: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山竹 发表于 2017-01-09 23:34:51 的回复:

第三十张

回复山竹:

2017-01-10 13: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问一下抓绒保暖好,还是轻薄羽绒好

2017-01-12 21: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59606149 发表于 2017-01-12 21:15:19 的回复:

问一下抓绒保暖好,还是轻薄羽绒好

回复59606149:感觉不太需要羽绒服,抓绒就够了,可以再带个比较厚的保暖内衣。。。其实徒步的时候不会冷的,主要是在ABC看日出的话早上会比较冷

2017-01-12 21: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_猪小小猪_ 发表于 2017-01-12 21:33:30 的回复:

感觉不太需要羽绒服,抓绒就够了,可以再带个比较厚的保暖内衣。。。其实徒步的时候不会冷的,主要是在ABC看日出的话早上会比较冷

回复_猪小小猪_:谢谢你

2017-01-12 21:4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59606149 发表于 2017-01-12 21:41:11 的回复:

谢谢你

回复59606149:不客气,有问题随时问

2017-01-12 22: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