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穿越最美沙海--巴丹吉林、探寻天上玛多--黄河之源

16
孙小美 (北京) LV.16
2017-01-05 13:41 464/0
  • 出发时间/2016-09-29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0RMB

开始前的啰嗦不能少

       2016国庆出行的目的地纠结了很久,坚叔自打看了震哥的《越野路书》心里就只有黄河源了,天天没别的,就是“黄河源、黄河源、黄河源。。。”,大哥的回答是“没问题啊!车哪?”,对啊,车哪?我家大白还躺修理厂要死要活那(各位看客要想知道我家大白怎么了,就去看楼主的上一篇文章吧《从浑善达克到老掌沟,一场不靠谱的穿越》)。

       去黄河源单车可不靠谱,可眼看离国庆放假就剩4天了,我家大白还没修好,就算修好了,谁也不敢保证刚出院就跑长途,还是高原,半路不出什么问题,没办法,只能放弃了,最后决定跟老李哥去巴丹吉林豁沙子啦。

       要说我们三个真是没谱,巴丹吉林是去了,黄河源最后也去了,还就是单车去的,这一路除了巴丹吉林,剩下的都是临时决定。反正这一路我们三个又是相互伤害、争吵、嫌弃、纠结,呵呵,倒是不寂寞。   

出行时间、路线及其他

       这次出行从9月29日--10月6日共8天,前3天巴丹吉林这段是3车5人,后面就变成了单车3人。

       费用方面嘛,皮卡不享受高速免费政策,吃的还多,主要都给它花了,再有就是人的住宿和吃喝,大概算下来人均4000多不到5000吧。

       公里数没有太详细的记录,下面是地图上的公里数,实际开起来有盘山路、越野路再加上绕路、回头路,大概是5800公里。

9月29日:957公里,北京--巴彦淖尔临河区,中午途径张家口尚义县,晚宿临河区
9月30日:700公里,巴彦淖尔临河区--阿拉善右旗,傍晚进巴丹吉林沙漠,露营夜宿沙漠
10月1日:140公里,穿越巴丹吉林沙漠
                160公里,阿拉善右旗--张掖山丹县,傍晚出巴丹吉林沙漠,晚宿山丹
10月2日:380公里,张掖山丹县--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途经祁连县、翻越海拔4120的大冬树山垭          
                口,晚宿刚察县,海拔3500+
10月3日:750公里,刚察县--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途经青海湖、茶卡盐湖,晚宿玛多县,海拔4272
10月4日:600公里,玛多县--西宁,探寻黄河源,海拔4610,夜宿西宁
10月5日:850公里,西宁--西安,夜宿西安
10月6日:1100公里,西安--北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科普时间

       有一处沙漠,从地上铺到天上,又从天上漫到无际无涯;有一处沙漠,曾因德国探险家鲍曼的一本书而轰动了整个欧洲;有一处沙漠,因其中星罗棋布的大小湖泊而成为这世上的唯一;巴丹吉林沙漠是世界上最大的鸣沙区,攀到必鲁图沙峰峰顶俯瞰沙海,可以看到巴丹吉林沙漠中七个著名的湖;独具壮阔苍凉的史诗,坐拥毫无羞赧的星夜,笑看狂风骤起的沙刃,时而晴空日朗,时而丝竹雅韵,目眩神迷,痴想联翩,这就是中国最美的沙海——巴丹吉林

       巴丹吉林沙漠,位于我国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阿拉善右旗北部,雅布赖山以西、北大山以北、弱水以东、拐子湖以南。位于北纬39°30’~42°,东经98°30’~104°,面积4.43万平方公里,是我国第三大沙漠,沙漠海拔高度在1200-1700米之间,沙山相对高度可达500多米,必鲁图峰海拔1617米,垂直高度约435米,堪称”沙漠珠穆朗玛峰”。

       玛多县地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核心地带,位于果洛州、玉树州中间地带,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所辖17个县之一,也是黄河流经的第一县,作为母亲河的发源地,自古以来就吸引着八方游客来此寻根溯源。地处黄河源头的玛多县境内拥有大小湖泊4000多个,其中扎陵湖和鄂陵湖被誉为黄河源头的“姊妹湖”,而且千百年来这片草原上到处都在传唱史诗《格萨尔》,留下了许多格萨尔的神迹。
       
       黄河源牛头纪念碑位于扎陵湖和鄂陵湖之间的海拔4610米的措哇尕则山的顶峰。于1988年修建的这座“华夏之魂河源牛头碑”,碑体总重5.1吨,纯铜铸造。已故十世班禅大师和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分别为纪念碑题写了藏汉文“黄河源头”字样。纪念碑选择了原始图腾神圣的崇拜物——牛,以其角粗犷、坚韧、有力的造型,象征着中华民族勤劳智慧、坚韧不拔的性格。伫立碑前,仰首观望,使人悠然产生一种强烈的震撼,感受到中华民族强烈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以及傲岸不屈的精神力量。

穿越最美沙海--巴丹吉林

       9月29日一早,跟李哥他们约在G6百葛汇合,李哥给我们仨买了糖油饼,但是我们迟到了,把李哥给急的啊,油饼都等凉了,反复打电话问我们到哪了,问题是我们能告诉他我们到哪了吗。见到了李哥,吃完了糖油饼,出发!!!我们没谱三人组加上李哥和郭哥,3辆车5个人向着巴丹吉林出发!!!

       北京巴丹吉林,地图距离是1490公里,我们计划2天到达。由于郭哥要顺路回趟老家随份子,所以我们中午先到了张家口尚义县,吃了一顿莜面。

       噢,对了,出发没多久,我们没谱三人组就开始互相伤害,坚叔没头没脑的问我带露营灯了吗?我说不露营带什么露营灯?他说在沙漠里得露营啊!我靠!我出发前问了丫两次露营不?露营不?他说全程宾馆,现在告我要露营,帐篷睡袋全都没带!我立马就不想和他说话了,他还腆着脸要给我解心宽。滚

      吃过午饭继续赶路,从日出到日落,从白天到黑夜,晚上七点多到了第一天的目的地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吃饭、住店、睡觉、解乏。我们这5个人吃饭也是费劲,吃不到一块去,不吃辣的,不吃羊肉的,不吃蹄子爪子的,再加上和服务员沟通不畅,光一拍黄瓜怎么做就反复说了3次。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继续出发!当当当当!坚叔和他的高科技登场了!开启导航,带着我们开始视察道路建设工程,哪修路往哪走,这还不够,还逛起了胡同

       今天的任务还是赶路,顺着S312和S317省道走,计划天黑前赶到巴丹吉林。路上拦了个老乡,买了几个向日葵,边走边吃,生葵花籽好啊,降血压还不上火。午饭就在路边的小饭店简单的解决一下。

       赶路期间还有个小插曲,路过一个检查站,警察叔叔要驾驶证和身份证,我下车准备去李哥的车里拿,刚下车关上车门,好死不死的一阵妖风就刮过来了,眼睛都睁不开,沙子石子呼呼的往身上招呼啊,打在身上生疼,人都站不住,瞬间我的衣服上、头发里、嘴里、脸上全是沙子,随随便便一抖落就得有4两,大哥在车里乐的嘴都快咧后脑勺去了。等风过去警察叔叔看我们是北京过来的,也不看证件了,嘱咐了几句注意安全就放行了,我靠,我白下车了!我得带着这一身一脑袋的沙子熬到第三天出沙漠啊!哭都哭不出来啦!

       路上经过五乌线一段灰尘特别大,还有盘山路,对面会车还都是重卡,跟前车近了,灰一带起来后车什么也看不见,只能保持距离,头车时刻拿台子通报道路和会车情况。
(下面这个空地儿是个视频,显示不出来的自行脑补吧)

       赶在天黑前我们到达了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进沙漠按车收费,越野e族是一个强大的民族,居然还有协议价。李哥考虑到首次进巴丹,对地形和路线不熟悉,为安全起见,决定雇一名向导,谈妥价钱,给轮胎放了气,我们向沙漠出发。

       进了沙漠,发现轮胎放的气不够,又接茬放,再加上绑旗子,没走多远天就擦黑了,向导找了一处开阔地,就准备露营埋锅造饭了。下图中的汉子就是我们的向导,饭和我们一起吃,晚上就露天睡自己的睡袋,不用帐篷,真强

李哥这张像站在了车顶上。他当时一定在想,带着我们这几个小的也真是不容易啊

       野外露营,现在的户外装备是越来越多,条件艰苦说不上,只能算是有限,但是也要吃饱住暖。方便面是户外第一美食,再切盘午餐肉,来几根生黄瓜,面包榨菜的一就和,最后来杯热茶,齐活!

       我和大哥让坚叔的没谱坑了一道,什么露营装备都没带,丫有愧,在皮卡上翻哧了半天,找出一个单人帐,唉,有总比没有强吧,气垫没有,好在我出门有个习惯,每次长途要带一个靠垫,这个靠垫打开是一个小的薄被子,可以铺下面,我想反正沙子软,就凑合吧。盖的嘛,李哥从车上拿下来一个大袋子,我打开一看,好家伙,这老头带了5、6个各式各样的小被子靠垫,桃心的、米老鼠的、小碎花的,哎呀妈呀,这老头忒可爱了!

       

       吃完了饭,向导说明天6点多就要出发,为了不耽误时间,我们把能收拾的东西全都收拾完了才各自钻帐篷里睡觉,坚叔自己一个人睡车上。

       沙子感觉软,可真要躺上去睡觉才知道有多难受,不平硌的慌,我得先固蛹出一个坑来,把自己填进这个坑,保持不变的姿势,要是想翻身换个姿势,就再固蛹,单人帐睡得还憋屈,脸都快贴帐篷上了,总之就是不舒服,根本睡不着,12点、2点、3点、5点不停的看时间,漫长的夜啊,赶紧过去吧。越来越冷,最后把能穿的都穿上了还是冷

       期间还拉了个粑粑,周围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怕有野生动物,抄了把铁锹防身,人家都是在漫天的繁星下谈谈情、喝个咖啡红酒什么的,我是在漫天的繁星下抱着铁锹拉粑粑,那画面,太酸爽。

       

       熬到6点,实在是睡不着了,干脆不睡了,起床,大家陆续的也都起来,收拾东西,拔营出发!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垃圾问题,大家出去玩,野餐也好,露营也好,走的时候要尽可能的把制造的垃圾捡干净带走,不要破坏环境,这次我们选择了就地焚烧。

       坚叔的这张破桌子上次在浑善就要扔,这次终于被我们留在了巴丹吉林,做为一个地标吧,以后有朋友们来巴丹吉林可以在这里露营用。

      收拾妥当,我本着荒郊野外有吃的就得吃的原则,蹭了几口李哥的糖尿病人专用食品,天知道下一顿饭在哪。 7点多,跟着向导我们正式开始穿越巴丹吉林

       在沙漠里开过车和坐过车的朋友们都知道,就是爬坡、俯冲、刀锋、鸡窝、颠颠颠的,对于好这口儿的那是其乐无穷,不喜欢的连肠子都能给颠出来。
       在沙漠里穿越感觉时间过的特别的快,没多久太阳就高高的悬在头顶,气温也随之上升,一早的棉服已经不能再穿了,真真是早穿棉午穿纱啊。

       没多久就悲剧了,老李哥的小妾在反复冲下面这个大坡的时候离合完蛋了,趴窝了,没配件,鼓捣二个小时还是没用,为了不留遗憾,老李哥决定先弃车,穿出去之后由向导带着去找配件和修理工,再进来修车。

       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二个小时,再加上坏车,我们也没心思吃午饭了,在向导“严厉”的招呼下,我们吃了一个哈密瓜(真他妈甜)后,老李哥带着我坐上向导的车,继续穿越巴丹吉林。坐向导的车就是爽,人家熟悉路线,一个个大坡冲的那叫一个刺激,飞一般的感觉。

       终于,终于,我们来到了巴丹湖,在太阳的照射下,巴丹湖就像是一颗巨大的宝石,闪闪发光,清澈的湖水中倒映着蓝天、白云和沙山,远处的必鲁图峰就那么静静的屹立在茫茫沙海之上,峰尖高耸云天,深处大漠的巴丹庙默默的守护着这片绿洲,这一守就守了261年。

       我们高兴啊,我们快乐啊,我们嗨皮啊,只有我们没谱三人组知道这个五代表了什么

       坚叔非要上必鲁图峰上看看,老李哥他们没让他得逞,再说了车肯定开不上去,要是他爬上去估计今儿就交代在这儿了。为了不耽误时间,我们决定往回穿。

       然后,就开始陷车了,先是向导车陷了,自救没成功,把皮卡叫过来,结果皮卡也陷了,没招了,挖吧,哥几个轮着挖,累的呼哧带喘的。

        这哥俩逗不,为了这次能顺利不出问题,不约而同的都穿上了红裤衩

与双海子相遇,像不像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间的沙梁像高高的鼻梁子。太美啦,可惜我的华为只能照成这样了。

       下午4点多,我们结束了巴丹吉林穿越,从进沙到出沙,共140公里,历经12小时,除了老李哥的小妾折了一下小翅膀,算是穿越成功,用坚叔的话说,以后有人提起巴丹吉林,我们也能自豪的回一句“巴丹啊,我们穿过”!!!

       这天正好是10月1日,我们也算是给祖国母亲祝寿了!!!

       按照原计划,从巴丹出来和老李哥他们一起去T3看看英雄会,结果小妾一折计划就乱了,老李哥他们决定立马跟着向导去找配件和修理工,明天进沙修车,修完后直接回北京。我们没谱三人组不想浪费时间,想多玩几天,就充气的这么会儿功夫决定去张掖转转,看看祁连山和丹霞,有句诗怎么说来着,“不望祁连山顶雪,错把张掖江南”。所以,充完气,我们三个就和老李哥他们分开了,约定回北京后再聚。

沿途的精彩--祁连、青海、茶卡

       出沙当晚,我们赶到了160公里外的张掖山丹县,饱饱的吃了一顿米饭炒菜,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把这2天身上攒的沙子彻底的洗了个干净,踏踏实实的睡了一个舒服觉。

       吃饭的时候,我们仨又开始瞎合计,反正是翻祁连山,要不甭去张掖了,去青海湖转转吧,其实坚叔这货一直有私心,压根就没忘了黄河源,丫是变着法的把我们往那道上引,哼!先不搭理他!

       10月2日一早,我们出发,沿着G227转S204准备翻越祁连山

       自驾游的好处就是路边处处是风景,想停车就停车,免费的景色也不出差,查了一下地图,我们停车的地方属于一个叫“”冰沟“”的风景区。蓝天、白云,空气干爽,太阳暖烘烘的照在身上,我都快睡着了,山脚下的小溪应该是祁连山上融化的雪水汇成的,清澈见底。

       还有就是,在这里开始出现轻微的感冒初期症状,我知道,高反就快来了。

      稍作停留,我们继续翻越祁连山,几小时后来到了大冬树山垭口,垭口连接祁连县和青海湖,是S204线上的最高点,海拔4120米,感觉离天不远了。

       虽是晴空万里,但垭口风太大,刮到身上真是能把人给打透了,到了这里高反的感觉又稍稍的增加了点,不敢有大动作,就慢慢的溜达了一会儿,在玛尼堆上放一块石块,祈愿一下家人健康平安。

       翻过垭口,在一条河边,大哥和坚叔也不怕高反,玩起了扔石头游戏。
(下面这个空地儿是个视频,显示不出来的自行脑补吧)

       傍晚我们到达了刚察县,做为今晚的落脚点。刚察县位于青海东北部,海北藏族自治州西南部,青海湖北岸,海拔3500+。

       真是地广人稀啊,半天见不到人和车。安顿好住处,就近在对面的拉面馆吃了点烤串和面条。吃完饭坚叔不知道抽什么风,谁也没招他,自己跟那置气,非要收拾车,爬上爬下的,我和大哥也懒得搭理他,买了碗酸奶,一边吃一边静静的看着他抽风,结果这货动作过猛,高反了,该!!!                 。

       这次是我第二次经历高反,第一次是从玉龙雪山上下来,头疼的想撞墙,但吃了红景天很快就没事了。这次的高反因为一直处于高原,又从出发第一天开始就没睡好,所以感觉很不爽,头疼的根本就没法睡觉,不能平躺,一躺下就喘不过气来,只能时不时的下床溜达。

       出发前没计划到高原,所以提前买好的红景天没带来,好在还带了点感冒冲剂、白加黑和维C,也不管对不对症了,我就往嘴里招呼吧,能缓解点是点,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

       (10月3日啦)吃过早饭,顶着一头鸡窝头,我们出发青海湖,为什么是鸡窝头?因为高反连洗澡的意识都不强烈了,就这样吧,互相嫌弃吧。       

       清晨的青海湖宁静安详,置身其中,心灵都特么净化了,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什么也不做,感受这份惬意。

       根据太阳的若隐若现,青海湖呈现出了不同的颜色,时而蓝的惊艳,时而黑的狂野。

       就是湖边的垃圾成了败笔,鄙视那些乱扔垃圾的人!

       离开青海湖边,我们应某人要求又去了茶卡盐湖,到了售票口,我勒个去,那真是人山人海啊,问了一下怎么也得排3个小时的队才能买到票,节日来这种收费景区真是太傻X啦,走,不凑那热闹,不看了。

       往回开了没多久,路边一大哥甩着一根红布条子招呼我们停车,一问,感情是个自己整的下道口,50一车,可以看盐湖,嘿,何乐而不为呢,走着。

       看到了盐湖,我的妈呀,天使姐姐啊,圣母玛利亚啊,太特么美啦!大镜子!牛奶做的大镜子!我都看的入迷了,连高反都觉得轻了很多。要不是他们非拉着我走,我真是不想走啊。哼!拉我走其实是想玩航拍!渣渣! 

       从盐湖出来,我们仨就陷入了下一站去哪的纠结中:
坚叔:要不直接回家?
大哥:大老远出来了,这么回去有点冤
坚叔:要不去汶川转一圈,从成都回去
孙小美:去过了,不去了
大哥:回巴丹吧,再穿一次
坚叔和孙小美:白眼。。。白眼。。。
孙小美:去甘南吧,包子在甘南
坚叔:你问问人多不多
孙小美:包子,甘南人多不?
包子:姐姐,我高反,快完蛋了
孙小美:坚持住!我也难受!
坚叔:要不。。。咱。。。去玛多
重点来了,坚叔憋了几天的屁终于放出来了,丫还是想去黄河源
大哥:单车保险吗?
坚叔:应该没事吧
孙小美此时头疼中。。。
大哥:等车修好了,咱再找机会来,单车还是有点悬
坚叔:唉。。也是。。你们要不想去就不去了,我也考虑到安全问题了
大哥:咱再想想还有什么地能回家顺路玩的?
坚叔:咱要不还是去吧,都到这儿了
孙小美此时头疼加剧中。。。
车轱辘话无线反复中。。。
我的妈呀。。。我要不是高反难受,我真想骂人,纠结什么
孙小美:坚叔你想去我和大哥就陪你去,咱别没完没了了成吗,受不了了
坚叔:走着


       就这样,我们单车三人顶着高反向玛多河源进发!

       到玛多县走G214西景线,限速40公里,近6个小时的时间里,一会上山,一会下山,一会盘山,高反强烈的头疼加上高原落日的照射,这段路走的我们是异常的痛苦和烦躁,连话都不想说,不停的喝水喝水。

       和西景线平行的是共玉高速,修是修好了就是没通车,我们在西景线上绕来绕去的同时看着旁边笔直的没限速的共玉高速,真想上去啊,羡慕啊!

       傍晚,我们终于抵达了玛多县,玛多,藏语意为“黄河源头”,位于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西北部,平均海拔4200米+,是青海省氧气最稀薄的地方。

       找到住的地方,办手续的时候又陆续来了几辆北京的车,我和大哥开启盘道模式,逮到一个就问人家明天什么行程,要不要结伴去黄河源,最后我们成功搭讪了齐姐二人,相约明天结伴探访黄河源

       齐姐也是厉害,和姐们二个人20天前从北京单车出发,一路经过陕西成都汶川色达到了玛多,这之后还要去张掖敦煌

       约定后,我们仨去找饭辙,好死不死的非要吃肉,顶着高反吃了顿辣火锅还喝了点啤酒,真是作,期间太难受了,找了个小医院去买红景天口服液,就着肉就给喝了。买药的时候,推门进去,妈嘞,一屋子藏民,藏民不管心眼好坏,可长得都凶啊,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你看,提心吊胆的买药,要不是大哥陪着我,我真得吓出好歹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别提多难受了,大哥是沾枕头就着,我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头疼,真的是整个脑袋都疼,喘不过气来,胃里翻江倒海的,房间的暖气还特别足,烘的整个人别提多烦躁了。我是不停的起来在房间和楼道里溜达,听着大哥的呼噜声,想死的心都有,终于我吐了,之后又是感冒冲剂、白加黑和维C一通猛吃,当地人说“如果你能在玛多呆的下去,那青海的任何地方你都没问题”。经历过这次高反,我发现处在气温高的环境中,高反的感觉就厉害,天气冷反而症状减轻。

       (10月4日啦)折腾了一宿没睡,天亮后在约好的早点铺和齐姐她们吃早饭,一聊,坚叔也是溜达了一宿没睡,和齐姐说我吐了,齐姐给了我一片乘晕宁让我吃了,喝了一碗粥,让清晨的冷风一吹,感觉好多了,头也不那么胀的疼了。

       大约开了一个小时,到了黄河源景区,一人80,没票。

       对于坚叔心心念的黄河源,这里多啰嗦几句,长江、黄河澜沧江共称三江源头,知道三江源是通过陈震的《越野路书》,陈震这个名字大家可能听着耳生,但要提起十年前名震京城的“二环十三郎”大家就知道了吧。现如今的震哥做起《萝卜报告》、《越野路书》,开起了“萝卜合作社”,想详细了解他的同学们就去百度吧。

       在《越野路书里》震哥提到,通往牛头碑和国家地理标志的路异常艰难,全程搓板路和炮弹坑,尤其是从牛头碑到标志点那段,根本就没有路。但我们走起来还是可以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可能是重新修路了吧,因为我们看到有人在施工,应该在不就的将来,有一条路可以直通标志点,那时,黄河源就被开发成真正的旅游景点了吧。

       玛多县人就少的可怜,90公里外的黄河源那就更看不到人了,除了一个收门票的,5、6个修路的,另一小撮游客5、6个人之外,就是我们2辆车5个人啦。这里最多的是地鼠,其次是藏野驴和老鹰。

      这天是阴天,天空中飘着雪花,说不上寒风刺骨吧,但身处空旷的高原中,也是瑟瑟发抖,头顶上不时有老鹰盘旋飞过,顿时觉得人类的渺小。说道老鹰,我们发现路两边有大量的招鹰架,齐姐说,这地方地鼠泛滥,设立招鹰架是为了吸引老鹰吃地鼠,保持此地的生态环境。

       这一路不时有各种动物出现,放一组齐姐拍的照片。

       下面这货,看见我们车过来了,就开始跟我们飙车,先是在车左边飚,突然加速别我们一家伙,到右边继续飚。

       去牛头碑要路过鄂陵湖,由于阴天下雪,再加上高原湖泊本身的特质,感觉像是身处在南极和冰岛

       经过鄂陵湖后,沿着牛头山的盘山路一路向上,路面窄还结冰,开的是小心翼翼,盘山路后还要徒步爬个10分钟才能到达顶峰牛头碑。

       不要小看这10分钟,如果是在平原,这样一小段的山路可能5分钟不到就能爬上去,可是在海拔4600+的高原爬山,那得是用最慢的速度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啊,挪一段就得停几秒,倒几口气,再接着往上挪。

       从牛头山下来,坚叔还是想去“标志点”,我们仨又是一番纠结,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距离标志点还有小100公里的无人区,正常情况下往返需要6小时,我们什么补给也没有,带着齐姐她们怕出危险连累人家,自己单车去怕陷车出不去。

       说实话,我们辛苦几千公里都到这了,又冒着高原反应,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放弃确实不甘心,但我们不是玩命来了,没有把握的事真不能干啊。而且,根本就没有路,只能靠地图上的一个坐标点,自己去找路。最后,我们约定下次装备齐全了,一定陪着坚叔再走一趟黄河源,去看国家地理的标志点!      

       既然决定了不去标志点,就没有什么可纠结的了,齐姐的车就剩半箱油了,所以我们一路玩航拍,一路看风景,一路往回走,顺便给熊仔拍个写真。

       这几天风吹日晒,因为高反也没好好洗过澡,这哥俩混在藏民堆里还挺和谐的。

       中途,还救了一辆车,这次出来我们一共救过三辆车,将越野人的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回到玛多,吃饭时和齐姐她们一合计,决定一起去西宁,明天还可以一起逛逛塔尔寺,喂饱人和车,我们向着西宁前进!

       坚叔顶不住了,在后面呼呼大睡,看我的嘴唇,因为缺氧都是紫的,而且整个头都感觉大了2圈。

       还记得之前提到的未开通的共玉高速吗?齐姐说,她们来玛多的时候看没人拦着,没车还不限速,就上了道了,看看,还是岁数大的胆大,我们就没敢上。

       被齐姐带上了道,我们在前,齐姐的小黑马在后,没有限速,没有其他车,爽爽的飞奔着。要说什么事都不能高兴太早,这句话太对啦,这条高速修是修好了,但时不时的就给你来一个土堆或石堆挡路。好在我们是越野车,底盘相对高,遇到高的土堆,就下来用铁锹铲铲,把车开过去。这期间我们还救了一辆车,他以为能过去,结果担那了,被我们给拽了下来。

       随着离西宁越来越近,海拔也随之下降,从4000多降到2000多,真是太舒服啦!感觉又活过来啦!!有洗澡的欲望啦!!! 晚上十点赶到西宁,入住了舒服的酒店,回归了现代社会。

       (10月5日啦)睡了一个舒服觉,在酒店吃过早饭,和齐姐一前一后去塔尔寺,塔尔寺孙小美2000年的时候来过,这次属于故地重游啦。

       到了地方停车真是头疼的问题,不大的停车场也没人管理,谁有本事谁自己找地儿停,齐姐车小好找地儿,我们的大皮卡可惨了,别说地儿了,连在停车场拐弯都费劲,齐姐她们也帮我们找地儿,费半天劲儿也停不了。

       为了不耽误齐姐她们,我们决定不逛了, 和齐姐相约有机会在北京相聚后,我们直接去西安,明天从西安北京。      

又见西安

      从西宁西安,要开850公里,所以我们的任务还是挺艰巨的,途经兰州,就在车上看了看母亲河,没吃上拉面。

       离西安不到200公里,高速事故封路都给轰了下来,这个地方属咸阳市,叫长武县,小地方,瞬间就被车给填满了,到处都被堵成了屎。

      此刻的时间是晚上19:30,我们已经开了10个小时了,除了早饭,一天都没吃东西,早上的那点早消化了,整个人是又累、又饿,现在一堵车更烦躁了。

       现场倒是有交警蜀黍指挥,可是车太多了,总有些个不听指挥钻空子的,蜀黍嗓子都喊哑啦,坚叔一怒下车帮着蜀黍指挥去了,大哥一激动给蜀黍送红牛去了,留下孙小美一脸懵逼的守着皮卡

      最后,我们发挥越野车的优势,不走寻常路,杀出重围,开到了高速口,等待放行的时刻。放行后我们没按规矩走货车的道,装傻充愣的冲到小车道,收费员也拿我们没辙,收钱放行。      

       十点多到了西安,找好宾馆,出门打车去回民街吃小吃。这是第三次来西安了,如果说第一次是兴奋,第二次是回味,那这第三次就是失望了。

       现在的回民街小吃,就是泡馍、肉夹馍和肉串的天下,真是没有其它新鲜的啦,泡馍也不让自己掰了,满街面都是油乎乎的脏水和垃圾,走在上面一步三滑的。

      面对脏兮兮的回民街,感觉再也不会来下一次了,匆匆逛了一圈,简单吃点,打车回宾馆睡觉啦。

     (10月6日啦)第二天睡了个懒觉,10点多起来退房,这是出来8天里唯一的一次懒觉啊(前几天不是没睡就是5点多爬起来)!

       在附近找了个葫芦头泡馍馆,吃点东西,我们就该回家啦!

       所谓葫芦头泡馍,就是猪大肠泡馍,味道淡,不是太符合我们的胃口。出来这几天就够上火的了,大哥和坚叔还买榴莲吃,真是作!

       西安北京,1100公里,12个小时后,我终于躺在了我舒服温暖的被窝中,谁都别找我,我要睡他个昏天黑地!用朋友圈报了个平安后,直接睡死过去!

最后的话

       八天,5800公里,跨越内蒙、青海甘肃陕西山西河北六省,穿越巴丹吉林沙漠、青藏高原祁连山、翻越大冬树山哑口、环行青海湖、探寻黄河源

       我们露营冻成狗、挖沙修车到无奈、高原反应头炸裂、路上结交新朋友、助人为乐好青年。

       我们虽然没谱,我们虽然相互“争吵”、“嫌弃”、“伤害”,但我们一起承担和享受过这些,一个人的梦想,我们一起实现。我们一直互相伤害下去吧!

      我们是“没谱三人组”!!!

本篇游记共含11049个文字,29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