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四季轮回间的北海记忆

最深的冬,窗外一片迷茫,没有阳光,没有风,也没有雪,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消沉的一刻,再不前进。很快,我也将迈入人生的新阶段,告别许多熟悉的过往,把来时的路化做记忆,深深埋在心底。这些过往里,有从小长大的环境,有熟悉的气味,也有那习以为常的生活模式。

帝都里面不乏名胜古迹,抛开故宫、长城这些“国际名片”不说,漫步街头,转个弯,可能就有某位王爷的府邸或者敕建的寺院,各有各的故事,都精彩的可以写一本书。或许每个北京城里长大的孩子,都会有那么一段孩提时在家附近某个这样的地方肆意撒欢的往事。那些厚重的历史,那些有着无与伦比艺术价值的建筑和园林,关我们什么事,我们记得的,只不过是哪年的春风格外温暖,哪年夏日的黄昏忽然大雨倾盆又彩霞满天,哪年的秋天最缤纷,哪年的冬雪又不期而至,为堆雪人创造了极佳的条件。高兴了,不高兴了,个把小时,就可以去转一圈。不经意间,我们长大了,有些留下,有些离开,但那些历史和文化却早已融入我们的血液。我们在这里留下足迹,也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

我生命中的这个地方大约就是北海了,不知道是记事还是不记事时便开始在这里留下足迹和创造回忆。实际上,北海也是母亲生命中的这个地方,我的童年也从这里开始,算是一种传承吧。作为一座皇家园林,我不想去推敲她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只想说说我跟她的故事。

最初是在环境优美的公园里消耗过剩的精力,后来喜欢上了习惯性的拜访,再后来,拿起了相机,北海就成了我练习拍摄的最好选择,因为熟悉,因为知道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能遇到什么样的光线和景色。再再后来,有机会走得更远,看得更多,才发现了北海以前视而不见的美,竟更加眷恋。春风撒花、夏荫凝碧、秋华绚丽、冬雪静谧,只有经历了一个地方的四季,才会懂一个地方。一年又一年,四季轮回,想留住,想停下,在照片里,在回忆里。

冬季里,最怀念和期待的,便是春风再起、草木新芽、百花齐放的那一天。无奈北国的冬季最漫长,冬天来了,春天却还很远,幸而还有照片,为我们提供回忆和想象的媒介。北国的春天总会被人们津津乐道,因为漫长蛰伏后的绽放最绚烂。北海的春天也不例外,处处生机盎然、莺歌燕舞。又有例外,“琼岛春阴”是燕京八景之一,自有过人之处。阴也好,晴也罢,刚解冻的湖水总是静的像一面镜子,不起一丝波澜,把琼岛、白塔以及周围的一切精准的复制了一份在水中。又或许,水中那个才是真的吧。岸边柳树新绿,把色彩带回了世界,静止了一冬的柳枝随微风轻舞,把活力带回了世界。等那一天,那个柳树绿的刚刚好,淡一分则欠,过一分则浓的日子,一定要漫步北海的湖边,看柳,还有再次苏醒的野鸭小鸟和充满活力的人们。虽然不及颐和园和植物园里面的缤纷丰富,北海的春花也很漂亮。垂丝海棠粉红娇艳,丁香清新淡雅。最值得一提的便是琼岛春阴碑,时间赶得好了,石碑便掩映在了紫丁香的海洋里。登上琼岛,白塔附近有几株高大的白丁香。站在树下,芬芳醉人。眺望远处,一片新绿的海洋,充满希望。

帝都的春天短暂,大约也是其珍贵的另一原因。万物加速生长,一天一个样子,几天不见就认不出了。天空中多了穿梭的雨燕,湖中多了新生的野鸭和鸳鸯宝宝,游船下水,花开了又落,绿日益浓烈起来,春已去,初夏至。水面不再安静,合欢开了,荷叶却还没有弥弥。初夏是帝都最容易遇到美丽夕阳的季节。白天已经有些炎热,黄昏的气温却刚刚好。西沉的太阳投下最后一抹阳光,为一切染上华丽的金色。待到这抹金色褪去,便剩下漫天彩练般的火烧云。金色、橙色、红色、紫色,直到天边最后一抹色彩被深蓝吞没才不忍离去。

随着仲夏的到来,一切都更加浓郁。湖水呈现蓝绿色,在游船的作用下微波荡漾,把蓝色、绿色以及水中白塔和柳树的倒影切割得一条一条。夏日的北海,不得不说划船和荷花。然而,对于那最为出名的“荡起双桨”,我却搜寻不到多少回忆,想来经历不多,就不便多说了。

赏荷倒是每年夏天的必修。北海的荷塘在东门附近的湖面。之前有那么几年,一直不大景气,被颐和园、圆明园、植物园和莲花池甩了不知道几条街。近两年,不知道是治理改良还是大自然的轮回,荷花又绚丽了起来,昔日胜景再次回归。并不是很喜欢荷花,比起来,却更喜欢荷塘的环境。碧绿荷叶组成绿色的海洋,上面衬托着或红或粉或白的荷花,蜻蜓、蜜蜂飞舞,麻雀在后,眨眼间便结束了某只倒霉家伙的生命。高挺的荷叶也撑起了绿色的大伞,下面隐约的是拉家带口的野鸭和鸳鸯妈妈,以及绿树丛中白塔的倒影,时而还能见到跃出水面的鱼儿。北海的荷塘被栅栏隔离成了几块,中间是船道,徜徉着古色古香的荷花渡游船。伴着幽幽清香和耳畔蝉鸣,这就是北海的夏天。然而,这种景致只能在清晨或黄昏欣赏,其他时间,还是避开炎炎烈日为妙。

北海的夏日只有黄昏而无夜晚,因为不等天全部变黑,广播里面就会响起静园的通告。那时,华灯只初上。所以,如果想看灯光下北海的夜景,最好的季节便是初秋。记得前年中元节夜晚恰在北海湖畔。游船踏着红霞晚归,白塔则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出了些诡异的氛围。

再一轮盈亏圆缺,中秋就到了。关于中秋最为美丽和难忘的回忆,现在依旧被北海占据着,无出其右。两年前的中秋,与父母一起,从黄昏到夜晚。天公作美,西边是灿烂辉煌的金色夕阳,东边是红云间正从景山上升起的洁白明月。拍摄中秋月的地点也是机缘巧合,按照手机应用的指示,跟随其他摄影爱好者的步伐,不经意间停留在了半山草丛中的一小块平地。当时时间尚早,阳光正金色,东边的天空也还是蓝色,我们都不确定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只静静等待。不多时,夕阳坠入天际西山的轮廓中,徒留下漫天金色的彩云。送走了夕阳,东边的天空也渐渐换了颜色,蓝色淡去,显出些许淡粉和暖黄,云却变成了淡红色,彩练般飞舞。那年我才知道,中秋这天月出较早,初升的满月会淹没在夕阳的光芒里,是看不到自地平线升起的明亮满月的。直至太阳西沉,白色淡淡的月亮才会在低空渐渐显现,穿梭彩云之间。天色渐晚,太阳的威力弱了下来,色彩褪去,月亮却越发明亮,白玉一般照亮明净夜空,世界转而安静下来。那天,看到这一幕的,只有我们和不远处也耐心等在草丛中的另一拨有心人。再到灯火亮起,如钻石般倒映在湖面,伴着皎洁月影在微波中熠熠闪耀。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景色需要怎样的天时地利人和,是怎样的可遇而不可求,只留在了照片里和心中,再见不到。

初秋和中秋并没有秋景,一切还是碧绿的,色彩缤纷需要等到深秋初冬,天气初寒之后。和春季一样,帝都的秋季也是备受大家关注和喜爱的,因为红墙琉璃瓦和金黄树叶的搭配永不落伍。谁都喜欢看银杏如金色蝴蝶般的树叶漫天飞舞。北海的银杏主要位于先蚕坛外、濠濮间入口和仿膳新址门前。先蚕坛外的银杏树体型较小,但会把金色的树叶铺满绿色的草地,往往最受孩子欢迎,人也最多,不是我喜欢的。濠濮间入口有几株高大的银杏,不密集,但其中两棵刚好把守在了一段上山的幽静小石阶的起始处。秋风拂过,石阶上便多了落叶,沧桑的,落寞的。仿膳新址门前的银杏林面积最大,繁盛时金色遮天蔽日,配以古建筑的红墙,是摄影爱好者和大妈们的最爱。除银杏之外,悬铃木、枫树、石榴、爬山虎、玉兰,甚至是春季里献上第一抹新绿的柳树也在这个季节为北海带来了色彩。枫树、柳树和石榴是金黄色的,爬山虎有红有黄,悬铃木和玉兰则以棕红为主。自认为阐福寺和小西天色彩比较丰富,又有古建筑,是赏秋比较好的地方。

北海公园秋季还有一件盛事,就是颇有历史的菊花展。虽然近几年,每逢秋季,几乎所有大型公园都会举办,但第一次听说的,似乎还是这里。菊花展的主要会场一般也在阐福寺和小西天,恰好是秋景最美的地方。菊花以黄色、紫红为多,与古建筑的红墙也是相配的。也不爱菊花,但那抹清香的气味却是秋季最真实的嗅觉记忆,也不能少。

与其他公园不同,北海里面最多见的水鸟不是绿头野鸭,而是鸳鸯。鸳鸯在这里已经是留鸟了,四季皆可见,深秋时节湖水虽然冰凉,竟然也能见到它们成双成对地“谈情说爱”。繁盛了一夏的荷塘此时已残。且不要再等到日落,残荷塘的日落很冷,残阳如血时的落寞最深。

有些年,特别是近两年,初雪也在这个时刻降下,这个叶未落、湖未冻的时节。当然,因为这种雪景常稍纵即逝,下雪天交通又不甚方便,所以这样的雪景也就只属于离家较近的北海了,不作比较。虽然种降雪往往只是薄薄的,甚至不能染白整个地面,但伴着尚未褪去的红色、黄色,对于皇家园林而言,反而更美。这个时节最有韵味的是濠濮间,小道幽幽,藏在山后,每次都有柳暗花明的感觉。白雪落在琉璃屋檐和曲折石桥上,多彩落叶落在墨色的水中。小西天也是好去处,门前有落了白雪的小桥流水残荷,还有银杏、玉兰和爬山虎的色彩。如果运气好,还能赶上尚未落幕的菊花展。微残的菊花顶着薄雪,愈发坚韧。

秋和冬的界限也就在这一场雪,雪后色彩尽褪,同其他地方一样,北海也迎来了北国漫长萧瑟的严冬。湖面封冻,也封住了心扉。近些年,帝都的冬季已经不再下雪,那些有雪的冬天已经成为了白色的回忆。冬季是灰色的,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地面、灰色的枯木,还有灰色的心情。幸好冰场会开,那里有人们的笑声。真的不会下雪吗,会的,不过不在冬季,而在冬末春初。雪后初晴,蓝天白云,晶莹剔透。你看不到吗,白雪下面已经些许有了绿色,迎春花也含苞待放了。这一刻,我知道,春天真的不远了。

时光就在这样的轮回中滚滚向前,无论多少努力,也留不住,停不下。过去的且过去,以后也许不常来了,但北海里面已经处处是我的足迹和回忆,鉴证了我的成长,也融进了我的血液。

本篇游记共含3810个文字,8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Wildchild 的图片:

冬季的北海别有一番滋味

2017-01-09 11:26

时光就在这样的轮回中滚滚向前,无论多少努力,也留不住,停不下。过去的且过去,以后也许不常来了,但北海里面已经处处是我的足迹和回忆,鉴证了我的成长,也融进了我的血液。

2017-01-09 13:55

引用 Wildchild 的图片:

一切都那么的惬意!

2017-01-09 15:17

引用 Wildchild 的图片:

喜欢北海的夜,

2017-01-09 15:18

晴天就是不一样,刚开始以为广西了

2017-01-09 18:4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