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极光/雪橇/帝王蟹--挪威悠哉两周行

70
龙泉 (长沙) LV.6
2017-01-06 22:14 1537/14
  • 出发时间/2016-11-08
  • 出行天数/1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00RMB

挪威回来已经快一个半月了。当时在行程最尾的时候遇到了最好的麦克大叔,就信誓旦旦说要写一篇游记来夸奖他的国家。酷酷的大叔当时也只是笑笑。
等回到办公室,年末的琐碎事让我忙的无暇整理,之前同行的驴友劳拉大姐终于在某一日忍不住跟我说,“hey Carlos, didn't you mention about some essay when we're in Norway? How's it going?" 并在我支吾不语的尴尬面色下丢了一句”be a man Carlos if that's what you promised" 就蜜汁微笑着甩着头发走开了。
当下我才意识到,作为拖延症患者的我似乎还有一个喜欢找借口来宽慰自己的“并发症”。
所以趁着刚好放假,赶紧完成这篇人生中第一篇游记。

游记略长,慎读。

为什么去挪威?

说句实在话,之所以会去挪威,纯粹是因为办公室同事的极力鼓吹。
内心一直幻想着能和喜欢的妹子一起同游欧洲(含北欧),顺便在天气最美的一天拿出戒指求个婚什么的一直是我等屌丝的人生计划(临时)之一。
所以对于目前还在做汪的自己,欧洲一直不是我考虑的范围。

直到那天,办公室的泰国妹子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Northern Light】,我说就是极光不是吗,她说对呀你想不想去看啊我发现了超划算的机票哦,我说想啊在哪儿她说在挪威。我说我比较想去东西好吃的地方她又马上说【King Crab】也是在挪威好多呢劳拉也去呢我们组的那个白白妞(重点)也去呢。。。

于是我就莫名其妙地买了机票回过神来才发现出发地点是【曼谷】。于是要先飞去曼谷的机票也要买,加上不想在泰国排队弄落地签以免被态度超差的工作人员多坑一点泰铢(之前的经历),所以我又跑去泰国大使馆办理了过境签(2次签因为是来回),再加上挪威申根签证的费用和必购保险费,后来算了一下,好像也没有便宜多少诶。

然后同行的原计划中的白白妞竟然突然辞职换了工作,新公司不给假期于是她浪费了机票不去了,所以只剩下泰国妹子和她的泰国男生朋友,已及劳拉大姐和我四个人去了。再然后在计划行程的时候泰国朋友们觉得光去挪威好像时间太久了于是临时变成要欧洲N国游。对于这样变来变去且非常年轻化的行为,我和劳拉大姐都觉得无力接受,所以本来群游的路线变成了--

【和一个已婚已育的大姐同游北欧

我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

不过不管怎样,劳拉大姐都是一个不简单的大姐,从小在新加坡长大在瑞士读书的她对于社交礼仪及英语运用那都是杠杠的,所以我抱着“起码我还有个好驴友的”的心态给这次挪威之行贡献了唯一的一个行程--坐船游挪威(慢游团基调就此定下)。

行程计划项目

由于我们申请申根签证的时间距离行程开始(11月)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且听说申根签证并不容易出签,再加上我和劳拉大姐都是属于不想太过计划行程的人,于是我们很聪明地选择了在挪威使用航海的方式一点点游览全境,同时也省去了大部分时间的提前预定酒店和行程制定的的烦恼。
所以相较于完整详细的规划,我们的旅行分为三大板块:上船前,乘船中,下船后。

说到这就应该给大家介绍下这次我们行程中使用的主要交通工具和提供公司:
Hurtigruten(https://www.hurtigruten.com)
这家海运公司是挪威甚至北欧历史最悠久的邮轮公司之一,航线丰富服务可靠。【订票尽量在官网预定,价格最公道且对于档期安排的信息最直观和准确】

然而如果对于英文界面和官方介绍觉得接受无能的朋友,可以参考这个台湾旅行社的介绍,更为适合我们的阅读方式且资讯丰富(还包含了各个邮轮的内部景图)
http://cruises.dragontr.com.tw/ships/html/hurtigruten.html (内有视频宣传,手机党慎点)

以防国内有打不开网站的这里粘贴一段方便参考:
  “HURTIGRUTEN(在挪威語的意思即為「快速的航線」)創始於1893年。到2007年止,名為挪威沿岸航線Norwegian Coastal Voyage,之後才改名為HURTIGRUTEN。航線即沿著挪威海岸線從南部的卑爾根(Bergen)一直到北極圈的希爾克內斯(Kirkenes),沿途經過可謂遺世獨立的村鎮及美麗的峽灣,成為一個非常運要的交通運輸航線。 
  隨著時間推移,HURTIGRUTEN 已不再只是扮演運輸的角色,而是提供給遊客一種特殊的港對港的觀光郵輪,提供各式各樣的郵輪艙房,從豪華套房到個人房,及豐富高級的美食餐飲, 在HURTIGRUTEN郵輪上,充分享受休閒自在的氣氛,不需要著正式的晚宴裝,也不用參加正式的船長晚會,服務隨時隨地都在,不需特別的召喚,這也就是北歐風格。”

由于我和劳拉大姐预定时间较早,所以价格还算公道,6天的行程(包含三餐)单人花费4600人民币不到。

于是我们的为期14天的旅行项目就简单地可以总结为:
【坐船,追极光,吃帝王蟹,坐哈士奇雪橇】这四大项目。

上船前的挪威

11月8日(本地时间),我们从曼谷乘坐【挪威航空】去奥斯陆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北欧第二大航空公司的Norwegian Air(http://www.norwegian.com/en/)近年推行的是极简的舒适旅行(即如果不是商务舱,所有飞机上的饮食都需要自行购买,对于喜欢穷游和吃不惯飞机餐的驴友相当友好),因此其在机票价格上相对其它航空公司更有优势。而去往挪威首都奥斯陆的波音787梦想客机也是体验感和舒适度都不错的新式机型。所以虽然这段机票我们单人花费不到人民币3000,但是全程的乘坐体验还是不错的。

全程12小时5分钟,座位前的触摸显示屏像素还行,并且配有USB充电口以及座位下的电源插口。最值得一提的是显示屏下方是一个隐藏的刷卡区域,可用于支付你在飞机上订购的饮食及免税产品,而且价格非常合理,一个轻便的套餐才8美金,印有航空标志的戴耳机盒的入耳耳机(下图)才5美金。(因为劳拉大姐没有带耳机出行的习惯所以我就买了一个耳机给她听歌看电影,非常划算)

11月8日(本地时间),我们抵达奥斯陆

由于是快接近极夜的时节,上图其实是下午两点左右的样子。

【关于申根签过关】
由于我也是第一次来欧洲,所以当我看到长长的过关队伍也是表示有点懵圈。基本上申根签过关分为两种,一种是申根国以及免签入境的通道,另外一种就是需要持签证入境的通道。然而两队的长度都差不多,也是没什么差别。
只是在过关的时候,工作人员对于需要签证的这队所用到的问题和交流明显多过另一队。(所以强烈建议需要转机的朋友把下一程的航班时间留充足)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我入关时,前面的哪怕是不会说英语的泰国大妈都是比较迅速地就过关了,唯独英语还挺流利的一位中国妹纸就被询问了很久,工作人员还提高了声调问询这位妹纸的详细行程是什么,感觉有点over。尽管后来还是让过了,但我对这位工作人员大妈表示有点不满意。
等轮到劳拉大姐的时候,她详细说了我们的行程之后,跟大妈指了指说我们是一个小队的,然后到我了我还没怎么说话,大妈就说,所以,你也是来看极光的咯?我说是啊,然后笑着(内心白眼)又问她,那您看过没有了?美不美?
大妈可能也没想到我会问回她,怔了一下,有点害羞地笑了说,还没呐,我也是忙着工作没去看过。
我心想你个本地人咋还没看过呢?于是问她,她又笑着说,啊我不是挪威人呢。就点点头跟我说,好了,可以了,祝你早日看到极光。
。。。原来人还行啊外派大妈。看来还是需要把行程说清楚才是最重要。

出行之前我们都有各自兑换2000美金用于兑换挪威克朗,所以出关之后,劳拉大姐赶紧地想着去换钱,就直奔抵达处的DNB银行。而我心里则想着机场的汇率当然不好了,要换也要出去换。(挪威克朗和人民币的汇率差跟港币相仿,0.7-0.8左右,0克朗≈78人民币)
那么事实上优劣情况是:
【刷卡】>【机场汇率】>【市内汇率】(且差别还挺大)
作为高度发达的北欧国家之一,挪威的刷卡普及率相当高,甚至听后来遇到的麦克大叔说,政府一度想要取消纸币交易,要强制推行刷卡业务。但是民众觉得这样太没有隐私可言了,就还没有实施。
所以来挪威旅行,只要带好足够金额的卡就行了,换钱不换钱,真心看您的心情。

然后接下来去市内的交通工具是我想要抛出来的【挪威不思议】事件一号:

在机场Oslo Lufthavn去往市内Oslo S(类似于市中心的中转站)有两种火车,一种是这种快速的Airport Express Train:

价格为180克朗,单程直达。行驶时间20分钟左右。
然后到了市内,可以购买90克朗的24小时时限的地铁票(限奥斯陆市中心区域任意站任意次数)。

另外一种就是如下图的“公共交通”地铁设施:

价格是190克朗,24小时通票无限次数不限站台,从这到市中心28分钟左右(因为不像快线,这趟会停一两个站),然而到了市内还可以继续使用并且24小时内还能用这个卡坐地铁回来机场(简直就是给需要第二天转机的朋友的贴心小棉袄啊)。

【附上奥斯陆的地铁线路图。。。大家可以看出那条右上角的灰色就是快线,底下的粉红橙黄线就是慢线】

那么问题就来了,假设一个游客想要在奥斯陆短暂停留然后回机场,应该会选那种方式呢?
快线+24小时无限地铁票+快线=180+90+180=450克朗
or 24小时地铁通票=190克朗

问题是快线和通票地铁的时间差别只有十分钟都不到。却还是有非常多的人选择坐快线去了市里,比如我。

所以我是为什么这么脑残呢?是因为我也是在旅行的后来才发现有一个应用可以告诉你所有地铁路线以及价格,我才发现原来机场除了有快线,还有慢了几分钟却便宜好几倍的“慢线”。那么这款应用可以推荐给大家以备不时之需,因为这个NSB公司有点好像是承包了整个挪威的火车线路,去哪都要用到它:
IOS:https://itunes.apple.com/no/app/nsb/id439655098
Android: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intele.nsbmob.app

到了Oslo S后,我们买了NSB的火车票去卑尔根(Bergen),因为那里是上船的港口。
买的是10号的火车票,在NSB火车系统里认定提前一天购买的也会有优惠价格,于是我们又以“早鸟价格”买了票。(相关信息都可以用上方推荐过的App查到)

【关于上网】由于劳拉大姐没有事先准备上网的东西,只能临时在Oslo S车站购买上网卡。价格特别贵类似以2G流量不到她花了300克朗(之后上船几天后又用光了流量又买了船上的WIFI,下船后又补了流量,一起下来花了近00克朗来上网)。
相对网购如此发达的我国来说,我在出行前直接买了一张德国电话卡,全欧洲都可以用的那种,在出行前三天跟客服告知一下开通套餐就行,整个近3G的流量人民币300不到(大家自行去某宝搜吧)。全境使用都很稳定,因为虽然是德国卡但是可以直接选择挪威最好的运营商Telenor承载(没错Telenor是最好的已向本地人求证且我本人亲身测验过了)。

【关于住宿】我们之前偷懒并没有提前预定酒店,因为想着反正挪威都这么贵了,订不订都差不多。真实的情况是:
还是要提前订。
因为当我们两个从热带来的人第一次感受北欧的冷冽的时候,提着箱子在市中心去一家家问酒店门市价的感觉还是挺酸爽的。随随便便都是3000+克朗的房也不是很想接受。
于是最后还是临时在网上找了比较合理的稍远一点的房子,也是1200克朗一晚。要坐一站地铁(Toyen站)。但是环境还是不错: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当我们在行程最后,再次回到奥斯陆,想着这是最便宜的地方了就直接在网上又订了这家,结果这家临时只有Best Western有房且价格只要700克朗不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们还是过来这家,结果房型如图:

直接是商务套件加大阳台好吗!相比之前的阁楼小屋,这间感觉更加舒适明亮,最主要是价格公道呀。
地址附上要的可拿:http://www.kampenhotell.no

接下来关于奥斯陆的地铁系统我又要抛出第二个【挪威不思议】了,那就是坐地铁根本没有人刷卡。
因为奥斯陆的地铁闸口过道大概是这样的(一般我遇到的都是没有中间这种玻璃挡板的闸口),

上图可以看出,要进去一般是从最左边的没有拦截的位置进,大多数站连上图右边的工作亭都没有,根本就是大家直接进出(出又可以从上图最右没有拦截的位置出)。
作为遵纪守法游客,我和劳拉大姐都是一人买一张24小时全天通票,然后有的站台甚至找不到滴滴卡的地方,直接就跟着也没有滴滴卡的其他人就这样进出了。。。真的是全凭良心在乘地铁。
而且这张地铁卡还可以乘坐公交车,摆渡船等等,真的感觉只要是会滴卡的,都是游客。
好在也不贵,所以大家还是要记得买交通卡哦。。。
【交通卡36克朗的90分钟有效(其他城市也这价),24小时有效的90克朗】
【大部分的交通工具门上都有一个触控按钮可以加开/关门速度】

奥斯陆随手拍

奥斯陆(Oslo)作为挪威的首都,是全国最大的城市。只是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早在1925年以前,奥斯陆的本名叫克里斯蒂安尼亚(Kristiania),嗯,感觉有点像个文艺青年的名字(其实正解是曾经的丹麦-挪威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根据自己的名字取的)。

挪威人的幽默我表示不太好理解。

说到上面这两张照片中的富丽堂皇的建筑,其位置处于离Oslo S中心不远的步行街里。当劳拉大姐太累了先回酒店休息,我就一个人逛着逛着走到这。寒冷的冬夜里,这一撞楼灯火通明。我看着大门虽然虚掩着,也有人拉开走进去,就也想着步入进去参观参观吧。于是跟着前面的两个本地大姐进去了,却被安检堵在外面。我心想这安保还挺严的是个博物馆?等排队到了我们这拨,两位大姐都进去了,唯独我被拦在了入口。保安大哥说,先生不好意思这个需要预约的。我心里顿时各种什么种族歧视啊什么欧洲人看不起亚洲人啊乱七八糟的各种想法都出来了。于是我强忍着怒火,等我后面的人都过去了,上前微笑着问,那请问要怎么预约呢?保安见我还没走,也是微微震惊地调整了下表情,说,噢来这的一般都是来开会的先生。于是我将信将疑地离开了。

拉开铁门出去后查了下门口的挪威语。。。原来是我自己没有看清人家的英文翻译:Parliament--议会大楼。

艾玛大写的尴尬啊。

在我们住宿的酒店出门左转沿着马路走大概十分钟有一个公园,入口(或是出口)有这样熟悉的石狮,真的寒风中的亲人面孔暖呼呼啊。

这个类似于用碗装的卡布奇诺是在本地一个挺有名的连锁咖啡店--Kaffebrenneriet里点的,而我们在的这一家有点特别的是,感觉这家店曾经是一个消防局的样子,因为从楼上可以哧溜下来的钢管都还在。。。除开用心别致的装修以外,咖啡真的好好喝!

坐火车去卑尔根

之所以会坐火车去卑尔根是因为听说从奥斯陆到卑尔根的这条火车线会横穿挪威,是【欧洲最美的火车线路】之一,沿途风光美不胜收。
然而对于大冬天的时节来说。。。好像只能看到皑皑白雪版的湖光山色。

作为来自湖南的南方人,至今还没有去过我国大东北感受过冬天的我在火车上被这北国的雪景震撼得酣畅淋漓。(星球大战5中的大量雪景曾经在位于这条线路上的名叫Finse的附近取景)

在火车上需要注意的是,有无线WiFi,有固定座位号(然而并没有坐满所以之后也是可以随便坐),有短暂停站可以下车拍照。车上没有类似国内的兜售车走来走去,所以建议是直接提前买一点吃的(毕竟近6个小时的车程),或者去餐车车厢点餐用餐。价格也是全球性地会比车外的价格高一些。但是差别不是很大,所以嫌麻烦的也可以直接车上买(反正都是贵)。

如下图的一瓶水37克朗,一杯热可可30克朗。在车外的水是29,可可是25。

抵达卑尔根

作为挪威第二大的城市,卑尔根(Bergen)也是欧洲最大的邮轮港口之一,承载着全挪威超过50%的货物往来,因此繁华的物流活动让这个大城市成为连接众多旅游景点的中转站。

11月10日当天下午我们抵达了卑尔根,等确定好住宿之后,天又已经黑了。
劳拉大姐表示有点累了所以我就自己出去拍夜景了,收获了几张好看的夜景。

【关于住宿】
这次我们临时找的是Airbnb,真的就是住进当地人的家里,用的是他们的一间客房,600克朗一晚,已经是超级便宜的价格了。

接下来是【挪威不思议三】:我们住的这家Airbnb主人给我们一把钥匙,可以开他们的家门,【以及】他们这栋楼的大门。。。。

是的没有错,意思就是这把钥匙可以进入整栋公寓楼,然后进入家里。那别人家的钥匙也应该是需要能开大门和自己家的门的。如果是这样,这把钥匙是可以开所有的门的?

然而基于时间没碰上我们没有机会问房东就离开了。

11月11日,经过有名的卑尔根大学,穿过民宅间的小道,我们在上船前去爬了这个Fløyen山。结果惊喜地发现山顶的瀑布湖面小池子都结冰了,两个热带过来的我们开心的手舞足蹈,完全忘记了留时间给山顶的观景台。

【关于登山】个人觉得这个山是一定要上来的,如果是不太喜欢登山的朋友,可以选择乘坐登山缆车,45克朗单程,类似于香港平山顶的登山火车,但是感觉更加先进,我们下山就是用的这个。

下了山又是。。。天要黑了。
所以我们市里稍微逛逛就赶去码头上船了。

【关于登船】
Hurtigruten的登船(估计所有航运都这样)跟登机一样,去到码头会有值船柜台放你的行李,随后会送到你的船舱门口。所以其实在逛市内之前我们已经去值过船了,只是由于没有足够的硬币(值船柜台也不提供兑换,超市也不提供兑换*),即使有储物柜我也没用上,只能手提我的航拍器直到登船。

*由于码头附近的超市的收银是直接在结账的时候,顾客如果要使用现金,就自己把钱投入机器,机器直接负责找零,出来的硬币和散钱根本不能人为控制。所以作为收银员的日常就是帮忙扫码以及拿一下柜台的烟给顾客。That's it.

登船前会有一个小小的Orientation,告诉你船的基本信息,以及船上的应急设施和对应的解决方案。

终于登船了!!!

餐厅门口的大熊皮。。。

船上的日常海鲜自助。

我最爱的帝王蟹!

。。。。以及咽不下口的麋鹿肉。。。

船舱的房卡。之后下船也不会回收,让你留作纪念。

除开前几晚的自助以后,后来都是结合停靠的城市采集的本地新鲜食材制作的完整的西式正餐。

嗯,反正6天吃下来,我还是比较想念老干妈。

行船中的挪威

上船后有拿到这样的一张行程单,告知乘客每个港口的停靠时间,基本上来说,就是在船靠岸时间充裕的情况下,就可以下船去各个城市游览。

船上的服务台也有24小时的值班人员,不想费心的也可以和服务台或者直接在船舱里打电话预订想要参加的地团活动。同时船上也提供寄明信片等服务。

超级nice的船员之一Cham大哥。

奥勒松

奥勒松(Alesund)是一座在大火后重建的小镇,有着五彩斑斓的建筑和整齐划一的城市规划。这都要得益于当时帮助重建的德国的“新艺术”潮流的影响。
然而抓着这停靠的时间,我们在这个有着最美小镇的美誉的地方,又爬了一次山。俯瞰全城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峡湾风光一览无余,值得一试。

随处可见的挪威丑娃。

400多个台阶就能等到山顶的风光。

特隆赫姆

早上六点抵达的这个城市Trondheim是挪威的第三大城市。在997年的时候由维京国王创建,听起来就很帅气的感觉。拥有者整个挪威最重要的教堂也是整个斯堪的纳维亚最大的中世纪建筑。
我个人也是非常喜欢这个城市,感觉不是很吵闹,但又特别有底蕴,通过街边的各种poster看来,应该是人文非常发达的一地儿。

城市地标似的河边木屋。

中世纪的范儿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教堂里是不能拍照的,我也是拍完这两张才看到了标志,尴尬地赶紧收起相机。

听劳拉大姐说,所有正统的教堂都应该是有墓地的,所以作为这个不得了的教堂,后院的墓地也是一大片。

厄尔内斯

经过北欧最美的灯塔,我们的船就正式进入了北极圈了。

进入北极圈之后第一个正式停靠的小镇叫做Ørnes,因为只有30分钟的停靠,就在码头上拍几张照片,也是美得不行。一种冷艳却又温暖的矛盾感让人不得不感叹自然的给予和人文的润色。

如果下次有机会可以在这多停留一会儿,因为这里有挪威第二大的冰川景观。

博德

这个名叫Bodø的挪威北城,是火车能抵达的最后一站,如果不想坐船坐飞机,最远可以从奥斯陆坐火车到这。作为北极圈以北的城市,每年6月之后都是可以享受极昼的光景。
而在本地人的口中,博德挪威的军事重镇,在二战中也曾扮演重要的角色。当时刚好碰上下雨的天气,整个城镇感觉肃穆森严。

然而穿着一看就是游客范儿的蓝色雨衣的劳拉大姐却一直在负责搞笑。。。

博德医院门口的雕塑,说了,挪威人的幽默不好理解。

在还没有看到极光的日子里,看到这样一幅巨型的涂鸦里有这么可爱的极光,也是很有趣的体验。

芬斯内斯

Finnsnes的停留非常短暂,只能匆匆地下船去拍拍游客照。
然而这个坐落在海湾中的小镇有一条建于1972年,长1150米的Gisundbrua大桥,将两块大陆连接在一起。

*网上的图*

即使是小镇也能随处可见图书馆。

我们的船穿过桥下的时候有块地方正在修缮。

特罗姆瑟

下午两点半,我们到达了北部城市——特罗姆瑟市(Tromsø)。虽说Tromsø在挪威大城市中排名第七,但是作为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这个素有着“北方巴黎”称谓的北极大门却一点不比其他城市逊色。在本地人的眼里,这里可是仅次于奥斯陆的大都会。其餐馆、酒吧、夜总会和咖啡厅之多也为挪威城市之最。
 
特罗姆瑟有着北极光天文馆和Tromsø博物馆,属于世界最北部的Tromsø大学的一部分。而根据考古学家的发现,特罗姆瑟大陆是挪威最早的定居地之一,是北欧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更因为其合理的城市布局以及怡人的地理位置曾一度被誉为“世界上最完美的城市”。

非常静谧的山顶湖。


我算是发现了,进入北极圈后的挪威非常喜欢用这种长长的桥连接大陆。这一条长1016米的大桥也是吸引着我愣是坐着大巴体验了一把“跨海”的感觉。(桥上只能骑车经过,步行是不允许的)

据说这是一幢以极光为摹本建造的造型奇特的尖顶教堂,叫北极教堂(Arctic Cathedral),是建筑家英格.霍于1965年以当地冬季和极光印象为题材设计的。北极教堂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玻璃屋顶,从内向外看,多彩的玻璃拼成了一个个人型图案。而从外面看则象剧院。据说这里夏季常举行午夜骄阳音乐会, 通常是在11:00pm开始, 迎接午夜的太阳。
然而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典故,只是匆匆坐着大巴经过,下次夏季来的时候可以进去看看。

这个坐缆车的景点我是【极力】推荐。尤其是来追极光的话完全是可以在山上一览整个城市的夜景,顺带欣赏漫天飘舞的极光。
只是我来的时候,作为【最佳观测极光】的这个城市刚好有乌云,没有看到极光。当时内心的郁闷是很大的。
需要参考的朋友可以看看这个网站:http://fjellheisen.no/en/

一定要再来的城市!

洪宁斯沃格

Honningsvåg这个小小的城镇我觉得差不多都可以叫村庄了。完全是依山而建的一个小地方(又或者我们只游览了一小部分)。而这个依山傍海的地方,就是大名鼎鼎的北角(North Cape,常常被认为是欧洲的最北方)的开门之城。

像不像一块巨大的沙爹牛肉干?

去往Honningsvåg的途中遇到好几头虎鲸(?)在跟我们的船比赛。船上的广播在我们用餐的时候就播报“各位乘客现在您的右手边的海里好像有几位调皮的朋友要跟您打招呼,不如暂时放下餐具出来看看呗”。。。

背了一路的航拍器终于在这零下6度的Honningsvåg派上了用场。

找得到我们不?

下山的路面也是real滑。。。

帝王蟹展

经过Honningsvåg之后,船上有请一位本地的农夫,来给我们做关于帝王蟹的知识讲解。
作为我来挪威的一大原因之一,能和活着的帝王蟹合影并享用它们,自然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

只是劳拉大姐表示对它们一点也爱不起来。。。

进入北极圈的庆典

按照维京人航海就留下来的规矩,进入北极圈后的航船都要举行仪式来祈求海妖的放行。所以在进入北极圈后,我们的船上也来了这么个庆典,选择几位“勇士”来接受“往衣物内倒水”的“祭祀”来“保平安”。

然后在庆典中还会有一个有奖问答,那就是谁说出船进入北极圈的精确时间,最准确的人将获得签名的限量船/国旗。

妈呀看着我都冷。哈哈哈还是外国大妈们身体倍儿棒!

然后仪式结束后,船上的每一位乘客会收到一张“进入北极圈”的证书。

船上看极光

其实旅行到这,满心对极光的期盼已经在心里变成隐隐的不安。
虽然有下载预测极光的软件(App随意搜Aurora就会出来),上面也时不时显示极光就在附近,却一直没有机会看到月明星耀的夜晚。

11月16日晚上,眼看明天就要下船了,本来还在郁闷地吃着晚餐的开胃菜,突然广播里船长心平气和地说,亲爱的乘客朋友们,如果您对极光感兴趣,现在甲板上有那么一点点影子,可以出去看看哦。

我当时那个激动啊直接一甩餐具就拿着相机出去了。

由于船还是有点晃,加上我的心情太激动,想着有了照片就用眼睛多看看,之后肯定也是会有更多机会看到,却不想这一次是看得最清楚最强劲的极光的一次。

后来跟船上的乘客交流。很多人千里迢迢去Tromsø,跟着“极光追寻团”(一般北极圈内的城市都有这样的地团活动项目,一般是995-1500克朗一次)找最佳观测点带最好的拍摄利器去,反而没几个看到的。

所以有的时候也是要看和欧若拉女神有没有缘分啊。

【关于追极光】
一般来说,北极光的最佳观赏时间是月到来年3月,其中10月前后和2,3月最佳,不同地区略微不同。往往在下午6点至凌晨1点之间最容易看到极光。需要注意的是,月光很强的日子不一定适合观赏,最好的天气总是“夜黑风高”且“繁星满天”的晚上。

那最佳的观赏地的?我在网上找到的6大地点是:美国的Fairbanks,加拿大的Whitehorse,瑞典的Abisko国家公园,芬兰的Sodankyl,挪威的Tromsø(然而我去的时候没见着)和冰岛的Reykjavik。

不过说句实在话,虽说是最佳,到底还是要看RP。

下船后的挪威

看完极光之后的下一个早晨,我们就下船了。
一路从卑尔根摇摇晃晃到的希尔克内斯(Kirkenes)却是我此次挪威行最难以忘怀的地方。

希尔克内斯

Kirkenes是个不平凡的小城。作为挪威芬兰俄罗斯三国的交界处,常年的军队驻守随处可见的巡军队伍简直不能太酷。而身处交界处的地理位置,使得Kirkenes的自然风光优美宜人,并且盛产帝王蟹(最爱原因之一)。同时著名的哈士奇雪橇,冰雪酒店,极地探险也都在这里。

第二次航拍器飞行。

在夏天的时候这里的整齐划一的城市规划搭配上五颜六色的房屋颜色,湖光山色中的葱绿植被与之相互搭配,又必将是另一番光景。(上图为本地商场门前的横幅航拍照)

城市里的教堂,庄严肃穆。

【关于住宿】
Kirkenes的住宿我强烈推荐这家Barents Frokosthotell。当时网上的评价都不高,我们也是忐忑地定下来因为价格合适的选择真心不多。
到了之后才发现其实是干净整洁,暖气和浴室的地热都很棒,还有公用的厨房可以煮东西,价格也是900克朗一晚的良心价。
我们住了三晚,第二晚和第三晚我们还和前台的黎巴嫩小哥砍了砍价貌似有便宜了150一晚。
最赞的是这间酒店的地理位置就是直接在城中教堂的对面,去哪都很方便。

看起来挺朴素的但是真的适合好几天的停留,还包简单早餐。

城市最大的商场旁有一个大大的湖。

乘坐炫·哈士奇雪橇

作为这次旅游中劳拉大姐点名的大项目,哈士奇雪橇在我们到达的时候还没有正式开始运营。
因为正常来说雪橇活动需要很厚的积雪,而我们刚到的Kirkenes还刚刚下雪不久。所以在打电话咨询了好几家后,只有正在修建中的雪乡酒店(Snowhotel)才有这样的能力【人工铺雪】(因为反正建造冰房子也是要用大量的雪)。所以我们有幸在还不是很冷(只是零下4度而已)的时候如愿来了一次30分钟的哈士奇雪橇之旅。

冰雪酒店中的“雪橇狗部门”办公区域。
【一次哈士奇雪橇活动的价格是1500克朗,包括来回的车接送。】

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一位来自法国的小哥Maxim(上图),在这待了一年半了,说今年的雪比去年来的更晚一些。(不知有没有朋友会马上想起一首歌,如果有,你年纪挺到位呢)

雪乡酒店里的哈士奇雪橇部门,有近300只的哈士奇。每一只合格的成年雪橇队员都有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小房子。这里的工作人员需要能够分辨出每一只狗狗并叫得出相应的名字(虽然很多在我眼里看来好像都长得差不多,但是小哥真的就在我面前表演起点名,完全是一叫一个准)。
由于哈士奇在这里其实属于工作人员的一份子,对于它们的健康和培育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制度。

首先是狗宝宝们的出生时间和出生数量都要科学的规划,其次是小狗在能够独立进食的时候就要开始分年龄段地分批饲养。等到已经快要成年的时候,会要安排在最容易接触到人的地方学习跟人亲近,并且有意识地对其进行体能训练。最后等一切就绪,成年的哈士奇会有自己的“宿舍”和“日常工作”,跟其它狗狗们生活在一起。

【现学现卖·科普】
“这是哈士奇吗”、“它们好瘦好可怜的样子”、“它们会不会好冷”,这样爱狗人士的问题我一到营地就问出口了。结果迎来的是上上图小哥的白眼。

其一,我们之前普罗大众最熟悉的是阿拉斯加哈士奇的样子,于是觉得所有哈士奇都应该长那样。然而为了更强健有力的品种,这里的近200只雪橇犬是混合了各个地域的哈士奇血统的更优良品种,所以外貌就更加多元化。

其二,法国小哥说,正常的体型应该就是现在图上的狗狗身材,能在薄薄一层脂肪下轻易摸到它们的脊椎,和少量的两侧类似人的肋骨的部分,这样的体型才是哈士奇最健康的体型。“然而作为家庭宠物犬的只负责貌美和吃喝,大部分都是超重的胖子狗,不是我们的同事(对,他称每一个有自己名字和宿舍的狗狗为自己的同事)太瘦,是你们的狗太胖”,小哥如是说,“而且,太胖了也根本跑不动且达不到拉雪橇的体能”。

其三,昨天温度零下三度,工作人员前几天把一些干燥的稻草放进每一个哈士奇的“宿舍”里增加暖度,但是第二天会发现几乎所有的狗狗都把稻草弄出来了,因为零下三度对于它们来说,太热了。小哥说去年零下40度的时候,犬队里一只12岁的狗大爷跑到室外睡了一觉,第二天精神百倍。“所以对于那些生活在温带,热带的哈士奇,狗狗的寿命会相较于这里的哈士奇短得多,衰老的也更快”。

而且挪威走着严格的动物保护法,小到狗狗喝的水,都必须是每天一换哦。

狗狗们还有穿上小鞋子跑,只是有的没有绑的很紧(怕狗狗不舒服),乘坐雪橇的过程中一直伏在我们座位后面的小哥一路捡小鞋子。

跑完一半的休息时间,狗狗们马上在地上打滚给自己降温,一种仿佛它们已经是大汗淋漓的样子。

成年的哈士奇的宿舍区域。

快要成年的小狗们在这个区域学习跟人亲近玩耍。。。但是也还是有比较兴奋的狗狗。。。(上图)

这个名叫Snowflake(雪花)的小萌物所在的是这里的医院区域(负责照顾狗宝宝和有生病受伤的狗狗)。
法国小哥给我们说,Snowflake的到来纯属意外,因为现在本来不是培育狗宝宝的时节,它的妈妈(名叫Snow的哈士奇。。。所以我说挪威人的幽默。。。)不知道怎样就不小心怀上了它,所以只能在寒冷的时候生下来了。
不过虽说是个意外,这么萌的小宝贝大家都在悉心照顾,它也是呆呆地不吵不闹。

最后是雪乡酒店的麋鹿区域。
然而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有雪白色的麋鹿。。。温顺地来吃我们手上的冰草的时候也是慢悠悠的,只是眼睛真的很红。

雪乡酒店活动中心前台的宣传海报,萌。

遇见酷·麦克大叔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驴友劳拉大姐打年轻(18岁左右)起就一直进行着户外运动,尤其是登山。她的2018年最大头的计划就是去登上珠穆朗玛峰(邀请了我,然而我最多就参加一下珠穆朗玛峰山脚大本营的体验,笑)。所以她刚到挪威就对我说,作为登山运动的大国强国,她必须要在挪威买个好过她现在用着的北面登山包和一个能够【背着她女儿(一岁)去登山的摇篮包】!
我将信将疑地百度了下,挪威确实算得上北欧的户外运动一大旗帜,于是就答应她陪逛一下当地的运动器材店。
可是最有意思的是,我们经过了那么多城市,去过的店不是缺货就是不喜欢,我甚至还说等我回国给她淘一个或者东一个,她也就渐渐忘了要买包这茬。
等到了Kirkenes,我们却莫名其妙地在订完雪橇活动等着车来接我们的时候,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这样一座不起眼的建筑面前,发现是个运动器材店我们就顺势要进去并不报希望的说,就当打发时间随便看看吧。

*谷歌街景找的图,当时没记得要拍*

结果进来之后发现一个酷酷的却又还挺热情的大叔,对于劳拉大姐说的两款包都是直接说,嗯,咱店有。就带着我们往店里走。
这位就是我们在挪威遇到的最好的一位,麦克大叔。(当时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麦克詹姆士帮。。。其实真名完全跟麦克没什么关系【说了挪威的幽默咱们不能理解】,不过我也是后来加了他脸书才知道,就姑且叫他麦克大叔吧)

帮劳拉大姐选包的同时,我们发现大叔特别好聊天,就问他怎么去俄罗斯芬兰边境拍游客照。大叔当下就不管做生意了,拿出一张地图就开始给我们画,给我讲解本地的地理情况,委婉地告诉我们如果要坐一天一趟的巴士去俄罗斯边境,我们的时间可能赶不及。并且顺带地问我们,你们的俄罗斯签证也办好了?我们这才反应过来,俄罗斯并不在申根国的名单里。。。。然后一阵失望之后我们又打起了芬兰边境的算盘,大叔再次跟我们说芬兰是申根国,过境的点也不是很远,但是没有巴士过去,打的士又是超级贵的。
于是我们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虽说这不是我们原计划的旅行项目,但是都来了感觉是应该要去的才对。所以大叔看我们那么难过,竟然突然就说:
“等你们去完雪橇,我差不多也要关门下班,我开车载你们去吧。“

当下我和劳拉大姐就觉得说这大叔是不是要收我们导游费啊。结果两个人的逻辑竟然不是想要问清楚大叔是怎么算钱,而是很感激地答应了大叔的好意(可能太想去看国界三叉口),然后想着不管要收多少我们应该在买东西这个时候用力砍价(可能是劳拉大姐太想买包)。

于是我开始问大叔买包有没有返游客税啊什么的,结果他手一甩:艾玛不整那些麻烦的,直接给你们打个85折好咯,比你退税划算多了。

相信正常人的心态到这里会觉得”肯定是本来价格就标的超级高吧“之类的。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在我帮劳拉大姐试过这个叫做Bergans的包之后,再谷歌一下(百度没有中文资料),才知道这个源自挪威的户外品牌有着比北面久远得多的历史,设计材质都很好,当下也是觉得怎么样也要买一个。于是入了底下这个:

也是在现在写这篇游记我才想着来查一下网上的价格是多少,这才知道,原来大叔真的是用心在跟我们交朋友啊。当时我买的价格是2400克朗。

万一您要是也来到Kirkenes想买户外用品,就来麦克大叔的店,叫MX Sport,报我Carlos的名,应该打个85折没问题!哈哈。

跨过最·近交汇国界

其实我和劳拉大姐也不知道为什么麦克大叔就这样热心地做起了我们的地陪。
因为大叔本身真的非常酷非常爷们,在小镇上遇到的人都是呵呵哈哈的跟他打招呼,他都是点头笑笑,颇有点大哥的感觉。对我和劳拉大姐却都是知无不言特别温和。有的时候人和人真的可能还是要看缘分。

作为土生土长的挪威人,大叔的生活条件也是在全球最贵的国家之一里。我觉得算得上中等水平。拥有一家运动器材店的他上缴的个人税高达49%(根据收入的不同等级挪威公民缴的个人税从25%起,赚得越多缴的越多。)
然而他说他这样也就是正常的水平。
在这个一份麦当劳套餐要人民币0块的国家,麦克大叔说如果一个13岁的小男孩来他店里打零工,他要是给出的工资是150克朗每小时,小男孩会对他竖中指。
所以一般来说,即使就是在商店里做销售的普通工作人员,时薪也应该是200克朗一小时,8小时工作一天,一个月以上的年假。
加上我不想再赘言的挪威福利制度,嗯,世界这么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由于我们实在是不好意思,就坚持说至少这两天的开车油费我和劳拉大姐来出。拗不过我们的大叔说那好吧然后就默默地带我们来了这家加油站。
之后我把这张照片传到他的脸书墙上,发现有好几个人留言并留下好多表情符号,我就问他什么意思,他才说其实他一般都去Shell的加油站他是老顾客了,但我们用的这家加油站价格比较公道一些,他想着我们要出钱就来了这家,但是Shell熟悉他的员工就在脸书上开他玩笑说他去加他们“敌人”的油了。

我和劳拉大姐心里当时那个暖啊。

楼上是俄罗斯边界,没有签证我们也就门口拍个照。
楼下是芬兰签证,不要签证我们就跨了界却发现也不会有什么以为的“过境章印”之类的手续,直接就可以拿着申根签过去。

快到边境时我在地图上的截图。

到了芬兰边界的时候已经开始下大雪了。

站在两国的海关中间,感觉也是。。。很平常。

大冷天徒步巡逻的挪威士兵大部分都是在履行兵役的挪威年轻人。当我们经过这一拨小分队的时候,我和劳拉大姐都表现的很兴奋的样子。于是霸气的麦克大叔直接停下车,跟领队的小哥说我俩是来自远方的游客,想跟他们合影。于是就有了上面这张图(然后我才发现原来行军士兵用的背包竟然也是Bergans的~)。

后来才知道,原来麦克大叔在年轻时服兵役的时候是被外派到过叙利亚等地的士兵(怪不得这么酷!)。所以见到这些年轻士兵就跟见到自己学弟似的。

拜访真·猎人大爷

第二天晚上我们再次出发,任务是要去追追极光。结果大叔神秘兮兮地说要带我们去见个老朋友。

到了才知道,因为前一晚我们在路上聊天说起我们在没来Kirkenes之前的事情,聊到过我对帝王蟹的热爱。所以他这天白天托他的老朋友,一位职业的猎人大爷准备了一些帝王蟹,还特意留了一只活的给我们拍照(真是深得我们游客的心)。

说起这个帝王蟹,正常的捕捞上来后都是当场宰杀,扔掉不吃的蟹壳和蟹身上的肉(猎人大爷的说法是要还给山里,大冬天的狐狸啊等小动物可以吃掉)。因此我们看到的准备食用的帝王蟹都是像下图这样只剩腿的。

而作为一名真·猎人,大爷可是随时都能猎杀的超强猎手(麦克大叔说,大爷的枪法在整个Kirkenes可都是数一数二,当下劳拉大姐就说那下次要带她的爸爸过来跟着大爷去打猎,因为她爸爸是曾经服役过以前的新加坡国家情报局,是个类似于特工的高级军官)。这不,今天去捕捞帝王蟹的途中,顺便猎了只狐狸。。。

【再次声明,大爷是个非常和蔼可亲的老人,这是他的毕生职业,也是受政府许可的合法猎人。】

大爷自己做的猫头鹰标本。

他年轻时曾为某个工厂工作时,在某天的去往某座全是海豹的岛上进行猎杀任务的时候,直接上了岛扫射了近200头海豹,其中有头死掉的海豹妈妈的肚子里还有个刚断气的成型的宝宝,对工厂来说本来没有什么价值要丢掉的,大爷却带回来家里做成上面这个标本,留住了这个可怜的小家伙。

比我脸还大的帝王蟹。。。还算罕见,大爷留下了壳子作纪念。

图上的小女孩儿是大爷的女儿,现在在另外的城市当警察(毕竟从小久见惯了枪支弹药。。。)。

20岁左右的大爷,也是帅气

这满屋子的皮草都是大爷已经过世的妻子巧手自制的,目前大爷的女儿和儿子都在另外的城市工作生活,所以上图左的阿姨是如今负责照顾以及78岁的大爷的政府派遣的社工。但是温柔还稍羞涩的大爷身子硬朗,可能最需要的只是阿姨的陪伴和打扫一下卫生。

纯手工的狐狸皮帽子。

最后分别的时候,大爷非常友好地送给劳拉大姐一条雪白的北极狐尾巴。
至于我,保暖的东西还是比较喜欢羽绒的,所以和大爷告别的时候,我什么也没拿,只衷心的祝福大爷在大自然的给予和回报中继续健康长寿,快乐生活。

结识暖·俄罗斯一家人

由于我和劳拉大姐都是吃的饱饱地去探访的大爷,所以当时并没有吃帝王蟹。但是那只活着的帝王蟹麦克大叔还是拿着放上了他的后备箱,然后跟我们说,他店里今天来了个过来Kirkenes度假的俄罗斯大家子,买了好多东西,他也是听他们说没见过活着的帝王蟹,干脆就把这只送过去他们一家人尝尝好了。
(一只活着的帝王蟹在Kirkenes饭店的烹饪价是1200克朗)

这一家子是从莫斯科飞到摩尔曼斯克(Murmansk),然后租车从摩尔曼斯克开车到的Kirkenes。本来只是打算交付了这只帝王蟹就走,结果热情好客的战斗民族邀请我们进屋喝点茶再走。 

这间独栋别墅是这一家的大女儿在Airbnb上租的,三晚下来也才4000克朗不到。要知道这一家人可是一对夫妻带着自己的三个女儿,大女儿已经结婚,带着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女儿(上图)和儿子(下图),一行8人的大家子。

本来以为跟俄罗斯人交流会比较不方便,因为基本上他们不怎么说英语。结果大女儿和二女儿都能说流利的英语,加上麦克大叔的现女友也是俄罗斯人以及他曾经和俄罗斯人有过长久的生意往来,他也能说俄语,再加上大女儿还会说一些中文(天啊),所以全程我们的交流都没有任何问题。

最右是二女儿,中间小姑娘的姨妈,才十七岁。

聊天后我们才知道,今天刚好是一家之主(左)的生日。所以我们的茶变成了红酒,一起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这位在莫斯科当警官的大叔也是才四十几岁,说起话来非常浑厚有力,对家人确是非常温柔有爱。常常带着家人旅游的他去年才带着一家人去了三亚,并对三亚的海和一切都赞不绝口(民族荣誉感爆棚有木有)。

上图中间的女生就是大女儿了,非常友好地跟我说中文(并且语调都出奇地地道正确)的她是一位在服装行业经商的生意人,也是让我完全丢掉了之前对俄罗斯美女“一生完小孩就身材走样变成大妈”的旧观念。

追寻夜·乌云后的极光

离开热情的俄罗斯一家人之后我们继续追寻极光的旅程,在车上我们才了解到原来麦克大叔马上就要成为爷爷了。他并没有结过婚,和她儿子的妈妈现在还是好朋友,两人已经不在一起了,但是他儿子的身份是自然受到法律保护并被社会认可的(没有我国“非婚生子女”这样的麻烦手续)。所以才有我之前说到的现任俄罗斯女友这一回事。

看来麦克大叔也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

平时开着他的悍马去打猎(持证枪手),去俄罗斯挪威边界的清水河里钓大鱼,去泰国度假,甚至曾经在普吉岛有过一大块地后来有转卖给别人的经历,让我们追极光的一路上都是聊得乐乐呵呵,即使开出两个小时的车程也没有觉的无聊。

当地其实并不常见这样的大车,一般都是小型的两箱轿车,所以当我问大叔的时候,大叔就跟我们说了一件事,就是这台悍马,曾经在麋鹿乱跑的森林公路上撞死过两头突然冲出来的大公鹿。然而两次下来都是麋鹿被撞飞,这车却没有什么事。“如果是那种小车子,公鹿的角可以直接戳穿玻璃或车门,人就会很危险“,当时的他如是说。

我想可能还是在当兵的时候习惯了大车的他喜欢这份酷劲儿吧。

最后实在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本来是乌云漫天的天气突然有了绿光闪动,但是不是很强劲的样子,只能慌乱中抓到这一张好点的片。

大叔一直跟我们说,其实真心是怪这不晴朗的天气,不然应该是天天都能看到极光的。

我和劳拉大姐都说没关系,这一夜也已经心满意足了。嗯,确实。

回奥斯陆

11月20日早上,大叔又来接我们,送我们来了Kirkenes机场,不说什么赘言,就是在我们离开下车的时候,说,嗯等我要是最近有看到好看的极光了,我拍照传到脸书给你们看啊。

真是一位连告别都这么酷的大叔。那么就来听听到底大叔说话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呢?

超级酷对吧。

代表着三个国家的地标柱子,表明着Kirkenes的特殊地理位置。

这国内航班是我们当时还在海上漂的第二天就买了的机票,人均600人民币的价格还是很亲民的,毕竟即使从博德奥斯陆,最便宜的火车票价也得1500克朗(有图有真相)。

再次回到奥斯陆,劳拉大姐的舅舅(常年待在奥斯陆的一位菲国某政党领袖)因为公务抽不开身,让他的朋友来接待我们。本来我的打算是不去参加劳拉大姐的朋友聚会了,自己可以在市内逛逛。然而听说是在一位曾经菲国的舞蹈艺术家家里吃她下厨的亚洲菜,我就义无反顾地为了好久不见的白米饭,厚着脸皮参加了。

这位是舞蹈艺术家的挪威先生,一位博学友好的共产党员(亲人啊)。而他身旁这幅画,是著名挪威画家爱德华·蒙克的原稿作品,画中的女子是蒙克画作《圣母》(Madonna)的原型。嗯,这算得上是镇家之宝。(爱德华·蒙克--代表作《呐喊》)

旁边这位便是开车来接我们的本地酒店装潢巨头女老板。奥斯陆过半的五星级酒店的室内装潢都是她和她老公接下来的。然而我比较在意的是图片上那一大碗米饭。

最后来张合影,女主人坐在我对面,果然是喝水都优雅的艺术家。

在他们这座有近百年历史传承下来的别墅里,毕竟除了劳拉大姐,在座的都是一党亲,所以谈了很多跟政治有关的东西,却一点都不乏味,相反还让我了解了好多平常没有想到和有机会了解到的事情。因此聚会的开心程度竟然超乎我的预期。

嗯不过还是白米饭最让我满意。

最最后,女老板送我们回到酒店之前,还把我们两个在刚到奥斯陆漏掉的两个地标给划了勾:
一个是当时冬奥会的跳雪场,一个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办公大楼。

然后在第二天,2016年11月21日,我们乘坐飞往曼谷的飞机,离开挪威

写在最后的旅行建议:

先抄段百度的:
挪威一年中受太阳光照时间很短,7、8月为挪威人享受阳光的黄金季节,大多数挪威人选择在这个时段休假。此外,圣诞节前二周及后三周,复活节前一周也是挪威人休假旅行的时段。因此,一般情况下应尽量避免在这些时段办事、谈生意。 来挪威西海岸的旅游旺季是6月到9月。从6月开始气温开始升高,日照时间变长,植被开始茂盛,大部分高山公路的积雪也已经融化。进入9月之后,降雨量开始加大,气温开始下降。月以后可能会下雪,白天很短。挪威的昼夜温差比较大,也取决于风的大小,通常夏天白天最热可达30摄氏度,晚上可能降到10度左右。”

然后我自己的感觉是,如果要来挪威看极光,1月份应该是最好的时节,不过也像我之前提过的,还是要看人品。
其次在我看来,挪威真的是一个人文很温和的国度,生活在这的人也很满足很平和,从不会听到有人大声说话,一次也没有。
再次就是挪威人的英语普及率非常高,英语水平也非常好。最后一晚在奥斯陆的聚会上我也了解到,只要你能说流利的挪威语,不管你什么肤色,没有人会歧视或者质疑你,对你都会是公平公正。

愿这样好的地方能一直这样好下去。

本篇游记共含18328个文字,23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龙泉 的图片:

这张拍的好有意思啊,哈哈哈,感觉像孙悟空

2017-01-10 17:25

引用 龙泉 的图片:

嚯,这螃蟹也忒大了!

2017-01-10 17:36

引用 狗剩儿 发表于 2017-01-10 17:25:29 的回复:

这张拍的好有意思啊,哈哈哈,感觉像孙悟空

回复狗剩儿:三头六臂哈哈哈

2017-01-11 10:00

引用 狗剩儿 发表于 2017-01-10 17:36:46 的回复:

嚯,这螃蟹也忒大了!

回复狗剩儿:对啊。。。但是也很好吃。。。

2017-01-11 10:00

2017-01-28 08: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龙泉 的图片:

2017-01-31 13:4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龙泉 的图片:

2017-02-01 13:37

引用 龙泉 的图片:

2017-02-07 13:36

引用 你不知道的饼干儿 发表于 2017-02-07 13:36:54 的回复:

回复你不知道的饼干儿:

2017-02-07 15:22

引用 心在旅途 发表于 2017-02-01 13:37:21 的回复:

回复心在旅途:

2017-02-07 15:22

引用 秋田小君 发表于 2017-01-31 13:45:31 的回复:

回复秋田小君:

2017-02-07 15:23

2017-02-08 11:28

引用 龙泉 的图片:

2017-02-19 12: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