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和夏天有个约会(11)最佳宿点评比出炉

  • 出发时间/2016-12-13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亲子
  • 人均费用/2000RMB

鸣谢:内皮尔诗人John Chen,未曾谋面,却惺惺相惜,John Chen为了提供了详细的内皮尔攻略,其中最棒的当属毛公山!
当然,新西兰没有毛公,这座山叫做Te Mata,是个很大的自然保护区。所在区域叫做北哈维诺。车停在路边,远处的山势恰似一个人沉睡的侧影,经意则甚肖。我没有崇拜领袖的习惯,但是对于这自然界的造化仍旧是充满好奇。驱车继续往上,可以深入山中进行登临或徒步。徒步路线分为五条,用红黄蓝紫绿区分。我们选择了最短的绿色路线,时至中午,鸟鸣山更幽,莽苍苍的临海在岚风中摇摆,微汗状态,恰是神清气爽。
其实车子可以直接开到山顶一览众小,俯瞰霍克斯湾,不过我们有点失误,临近山顶就回返了,留下个小小的遗憾。当然这跟我有直接关系,因为我那时念念不忘的是去那著名的Mission酒庄品酒呢!
Mission Estate Winery,1851年开窖,到如今也是一百六十多年的历史了。据说当初这是一帮法国传教士搞起来的,是新西兰最古老的酒庄。很多慕名而来的人会选择在此进餐或者举办婚礼、Party等。也许由于声名日赫的原因,品酒还需要花钱,五块钱八种。不过我体会这个酒庄的酒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好,至少不是特别符合华人的口味,华人一般喜欢口感偏甜的酒,而这个酒庄的酒酸度都感觉略高,当然总体上还是不会失望的,因为在这里还可以信步来到地下室,里面陈列着各种发酵过滤的古老设备,还有橡木桶一排排整齐码放着,如果英语不错,还会有人不厌其烦地给你讲解历史文化,反正就是叫你觉着不买几瓶走都不好意思的。
微醺后离开了漂亮的酒庄,去见暗夜和蓝天。
别误会,这是两只鹦鹉的名字。
内皮尔我们选择了一个Motel住下,并不在市中心,但是这里却是此行感觉最棒的一个宿点,各种舒适,各种惊喜。
一反新西兰住宿接待洋人的慵懒,这个负责接待的姑娘透着干练,说加床,OK,几分钟不到把床就加好了,安置得整整齐齐,打咖啡机器不会用,OK,两下子教会你。想去哪儿玩,OK,几笔在地图上勾勒出精确的行军路线图,一下子就平添了对内皮尔的好感。
整个Motel为上下两层。每个楼梯转角处都摆放着精心挑选的饰品架,上面花盆、巧石、盆景、贝壳,走廊里也别出心裁地放置了老式打字机、老式缝纫机、老式管风琴等,墙上的装饰画也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复古怀旧风,但并不浓郁和刻意。厨房整洁如新,墙上则刮着墨菲定律,提醒大家小心操作。
最可意的是休闲区,这里的老式留声机并不是摆设,把唱针稍微挪动,机器就转动起来,旁边一摞黑胶唱片,基本上也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或者更早一些的乐队,保罗西蒙和加封凯尔,卡朋特兄妹,爸爸妈妈乐队,握住一杯滚烫的咖啡,坐在懒人椅里,顺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闲书,聆听着留声机里的沙沙声,细微袅娜,音韵不绝。
所有这些都折射着女性的元素,果然,女主是位六十多岁的本地人,叼着烟卷有点象《功夫》中德包租婆,身着一袭纯棉套衣,言及产业是自己父亲的,并不看重赚钱,就是做着玩儿。看到我对两只鹦鹉感兴趣,立即有了话头,告诉我她们的名字分别是“暗夜”和“蓝天”,因为这两种的蓝色是不一样的,话里透着一股子喜爱,她身边还有一条小狗,在理论上晃悠着尾巴,哦,对了,之所以说是理论上晃,是因为它压根儿没尾巴,女主说她把它捡回来就是没尾巴的,于是狗狗表示亲昵的基本动作只能靠意会了。
夕照的余韵斜射在屋子的角落里,温暖和煦,让人慵懒,我喜欢这间Motel,它让我感到舒适安逸。

本篇游记共含1416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新西兰
133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霍克斯湾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