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和夏天有个约会(6)风车小镇荷兰缘

从Turangi到首都惠灵顿,是一段不短的路途。不过对我们来说一点没有枯燥的感觉,一个是路上有很多小镇颇有意趣,还有就是沿途的景色恁地美丽。天气转好,右手边的雪山一改冷漠容颜,各种摆拍姿势,任我消遣。

一号公路一直向南,是广袤平坦的北帕平原,驾驶起来很轻松。没开多久有个镇子叫Waiouru,路边摆满了坦克。湛蓝的天际下显得格外突兀。仔细观察发现原来这叫做伊丽莎白二世战争纪念馆。除了纪念馆外,整个镇子就由一个警察局、两个车库(为什么?)、三个加油站和六间咖啡馆组成。数年前这里却是好几千人的大镇呢,那时候皇家装甲部队曾经在此设置了训练基地,相应配套服务的人和设施也是十分完备的,只不过随着基地的迁移,小镇的人口也锐减到了目前的八九百人。这怎么跟天津小站,就是袁世凯小站练兵的地方有些相似啊?

行到中午,拐到了Foxton休息。(我还是很遵守交规的,驾驶一个多小时一定就找地方休息一会儿,省得疲劳驾驶不安全)。这个镇子的中心地标是一个大风车,还是真正的风车,能转动的那种呢!最奇葩的是居然镇中心悬挂着荷兰的红白蓝国旗,看了说明才知道原来这个镇子最初始的兴建得到了一个荷兰人的鼎力贡献,为了纪念他,还专门按照原尺寸复制了这个大风车,进到里面还能一窥风车磨坊的究竟呢。想当初作为欧洲移民的早期定居点,用风力磨面粉是件多么意义重大的事情。

端着杯小白咖啡,我东游西逛到处走,居然被我发现了一个公交车的废弃地,里面似乎时光停滞的。数辆老久的电车拖着辫子沉睡在院子里,似乎是一夜之间被遗弃的。壮硕的阳光下很难体会到悲凉,如果到了暗夜里,这里一定是神哭鬼嚎的。

经过探究我发现了一个悲催的故事:其实这个镇子因为有个港口,曾经也属于惠灵顿奥克兰双城之间的交通要道(跟京沪之间的徐州差不多),本来中央政府想把北帕和该镇之间的电车线路改造升级成为国家级干线铁路,结果由于一贯的拖沓磨蹭,几个有生意头脑的商人抢先建设了惠灵顿到马纳瓦图铁路(WMR),该线路绕过了Foxton走了更为直接的路线,小镇作为一个港口的地位变得不再重要(傻眼了吧?)。1908年,当WMR并入政府国家铁路网络之后,这个位置进一步恶化,并最终在1959年关闭。这也解释了那么多的电车(很多线路很多标码)会被闲置并废弃的缘由,原来也是见证过由盛转衰的历史进程。

花了十块钱买了一本本地挂历,磨坊里的老板一下子就热情起来,拿张地图给我讲述从这里继续开车会经历到的有趣地方,其耐心好客令我叹为观止,我装模做样听懂似的又点头又感慨,配合得十分默契。能让别人高兴总是件令自己也愉快的事情啊!话说回来,根据这位大哥介绍而专程跑过去的另一个小镇子实在不咋地:找了半天就看到了一块海滨陈列的石头,据说是某一年有艘轮船沉没在附近,当地人营救了大部分船员,(这个地方是毛利人集中定居地),此石头就是船员为了感谢而赠送的,这难道是块压舱石吗?当时有些饿了,没来得及仔细研究搞懂这段历史。不过这个叫Otaki的镇子火车站倒是极为小巧别致的,呈现着种斑驳沉静的美。

补叙:再翻看了一下发现这块石头是纪念几乎连续两次海难事件的。这两次都是发生在1878年10月份,第一艘是FELIXSTOWE号,10月13日,当时船长James  Stuart Piggott和其他三名船员殒命。10月22日,仅仅时隔一个星期多一点,另一艘CITY OF AUCKLAND号的移民船也在试图闯过库克海峡的过程中把握错了方向,本来是要去往内皮尔的,结果却一头栽到了这里,还好得到了当地人的救助。看来这早期移民历史也是血迹斑斑呐!

本篇游记共含1476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新西兰
2196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