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雪泥鸿爪,在天一涯。哈尔滨-亚布力-雪乡-雪谷-哈尔滨-漠河7天游记。

7
tyh2020 LV.6
2017-01-07 19:47 517/1
  • 出发时间/2016-12-20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000RMB

一 基本行程

2016年12月20-2016年12月26日,我与朋友两人从宁波出发,乘坐东方航空MU5650航班,抵达哈尔滨,开始我们7天的东北之旅。此次东北旅程的大框架为
第一天:下班后,乘坐飞机,宁波-哈尔滨哈尔滨市区过夜。
第二天:哈尔滨市区-亚布力滑雪。滑雪完毕后,乘坐评车抵达雪乡雪乡过夜。
第三天:雪乡穿越羊草上山至雪谷(东升),雪谷过夜。
第四天:雪谷拼车至哈尔滨,逛哈尔滨市区,晚上坐火车(硬卧)去漠河。火车上过夜。
第五天:抵达漠河。乘坐拼车逆时针环游,途经图强镇-白桦林-阿木尔河-龙江第一弯-乌苏里浅滩,走江道至北红村,夜宿北红村。
第六天:北红村-北极村,期间逛圣诞村。夜宿北极村。
第七天:逛漠河县城广场,博物馆,至机场,中午飞往哈尔滨,晚上飞回宁波

由于我认为写游记,大多数人对别人第1天做什么,第2天做什么,并不是十分感兴趣。大家关心的是旅途过程中的经验及趣事,因此,我还是以问答的形式,记录旅途的点点滴滴。

上传的一些照片,都是属于瞎拍。因为太冷了,戴着手套操作相机很不方便。但是如果脱下手套,半分钟后手就冻得生疼。所以很多都是手机拍一下,拍好之后,立刻把手机放入怀里。不然,你的手机立刻会没电的。

二 关于交通

关于国内乘坐飞机的,我就不赘述了。哈尔滨太平机场很大,出去的时候注意看指示牌。我的假期比较难得,所以安排得相对紧凑。如果是带老人小孩去玩,不建议这么安排。完全可以在一个地方呆两天。但在确定行程的时候务必注意,东北地区冬天太阳下山很早,尤其是漠河,下午3:30太阳就下山了,所以请注意日程的安排。

1.之前看攻略的时候,看到网上说哈尔滨市区打的很难,建议事先联系好什么的,我不觉得。反正滴滴打车还是很方便的,需要的时候叫车吧。哈尔滨市区规划不是很合理,各种单行线,小路,横七竖八,交通效率很低,堵车比较普遍。

2.哈尔滨市区去亚布力,既有火车,又有汽车(高速公路)。如果不赶时间,建议坐火车。早上合适的火车有4班,大致3个小时到亚布力。分别是:
K7227 06:40-9:40 
K7047 7:10-10:06
K7067 7:19-10:36
K7225 9:55-11:52
建议事先在网上购买好滑雪的票,到时会有人来亚布力接你去滑雪场。滑雪两小时也不是很累,如果是上午的火车,滑完不建议在亚布力过夜,可以直接坐车到雪乡,可以看看雪乡夜景。

3.其余只能拼车了。拼车司机马蜂窝上也介绍得很多。我是淘宝上找的。其实都是同一批人,就那么几批车队。价格:
 哈尔滨-亚布力-雪乡,120元/人。
 雪谷至哈尔滨,100元/人。
拼车司机好坏差得比较多,像我淘宝上找的雪乡司机,就不怎么样,总是动不动摆你一刀。漠河拼车就很好,很满意。这个在后面说。自己多长个心眼。

4.哈尔滨漠河的火车,只有一班。K7039次,17:55-次日7:20,全程13小时半。建议买卧铺,票价270左右(硬卧上中下铺,票价不一样)。还有乘坐这班火车硬卧的人,大多是去漠河旅游的,大包小包比较多,建议进站前一刻,早点去排队,不然行李在火车上没地方放。火车中间暖气给力,很热,注意穿着,不要感冒了。由于夜间需要穿越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草原,室外气温可以跌至零下40度,所以火车车厢中间部位,就变成了一个大冷库,霜结得厚厚的,如下图。直接导致车厢头尾有些冷。自己购买车票的时候根据位置调整穿着。还有,车厢前后洗漱及打开水的地面有薄冰,注意别滑倒。

5.哈尔滨漠河两地,还有飞机可以选择。航空公司是幸福航空,机型是国产螺旋桨飞机新舟60,大概50座吧,大巴车一样。此外还有南方航空一个航班,票价小贵,不建议选择。
哈尔滨-漠河,幸福航空有两班飞机 具体时间是:
 JR1567:8:25-11:45
 JR1565:11:25-15:15
漠河-哈尔滨,幸福航空也有两班飞机,具体时间是:
JR1568:12:15-15:20
JR1566:15:45-19:20
以上航班中途均停靠大兴安岭地区的加格达奇。
为了鼓励国内飞机行业的发展,国家队这种支线飞机免收机场建设费和燃油税。这种飞机飞行高度也不高,大概在5000米高空。舒适程度尚可。反正比大巴舒服就对了。
还是那句,东北地区天黑比较早。如果去漠河玩,去程建议坐8:25的那班,不然你坐到天就黑了,这一天就废了。
我推荐去漠河坐火车,来的时候坐飞机。
另外,第一次坐这种小飞机,居然提早半个小时起飞,提早半个小时到达哈尔滨机场。。。提早。。。还真是少见。

以上照片是新舟60内部照片,以及加格达奇机场。可以看到东航的飞机,远处那个就是我们的新舟60。小飞机场坐飞机,都是跟大巴一样,自己走过去!记得在漠河飞机场值机柜台,年轻的姑娘拿起手机跟老公说,喂喂喂,你回家带根白萝卜!对,就是这么有乡土气息...

三 关于穿着


哈尔滨(市区,亚布力雪乡,雪谷)的穿着
我去哈尔滨的时候,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我上身从里到外是:普通的棉毛衫+羊毛衫+抓绒衣+冲锋衣。下身是棉毛裤+加厚的运动裤(里面填充层的面料也是聚酯纤维)。
2 在漠河的穿着
漠河白天气温是零下25度左右,夜间可以达到零下40度,我在北红村的晚上,去户外拍了星星,冻得喉咙疼。冲锋衣的面料会被冻得硬邦邦。下身这么穿着一点也不冷,上身我再加了一件羊毛衫,晚上还是觉得冷。所以在没有风的漠河,建议还是穿羽绒服保暖。

鞋子,建议去迪卡侬买那种雪地登山鞋。这种鞋子表面防水,里面有绒,穿着保暖。袜子我也是在迪卡侬买的羊毛袜,在漠河脚也不觉得冷。

哦对了,作为南方人,我还是强烈建议你去买一顶雷锋帽,带围脖和口罩的。土是土了一点,但是保暖啊。这太有必要了。不然你会在羊草山上冻成狗。普通那种毛线帽是靠不住的。看我在龙江第一弯的穿着,就是那种雷锋帽,和围脖口罩一套的。

要带一点护手霜。北方实在太干燥了,我到了北方以后指尖开裂。

还有,整个旅程,单反相机比手机靠谱。我在漠河晚上零下40度的环境拍星星,单反相机在户外1个小时,还能正常工作。华为手机一拿出来就没电。

四 亚布力滑雪

亚布力有好多滑雪场,我选择的是条件最好的新体委滑雪场。淘宝上卖票是120元一张,买的时候需要提供身份证号码。抵达亚布力以后,会有人很热心地来接你。但是,这个热情是有代价的,那就是滑雪场里有消费陷阱。进去滑雪大厅之后,这个接待的人会帮你去换好票,这个时候就会有穿着绿色马甲的教练围了上来。热心地要帮你穿鞋子,拿雪仗,滑雪板。问你要不要教练。

如果你会滑雪,恭喜你远离消费大坑。如果你从来没有滑过雪,没办法,还是花200元/2小时,请一个教练吧。一是,如果你不请,那个教练会时刻在你左右,絮絮叨叨,嘘寒问暖,喋喋不休。二是,滑下来,如果你不懂得基本的刹车,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撞到别人就不好了。

开始教练会很热心地教你基本动作,如何用力,如何刹车,如何控制方向,等等。没事,这些教练很专业,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大约1个小时以后,你就可以掌握基本要领了。期间教练对你关爱有加,问你是从哪里来的,有没有滑过雪啊,态度很好。教练还会掏出TA自己的手机,给你拍照,录视频。如果你拿出自己的手机让教练拍照,TA一定会说,不用不用,我帮你拍,你们自己手机这么冷,马上就没电了。

卡擦卡擦,拍了好多。然后他就会说,加你微信吧,我把照片视频发给你。加了微信以后,注意,放大招了,教练会说,哎呀大哥,你看你给的那200元教练费,都是给公司的,我们分成很少,要不你看着给我点吧。如果你问给多少,他可能会说,要不也2张得了。语气又像祈求,又像胁迫(不然就不把照片视频发给你了)。最后讨价还价,发了教练50微信红包,她才把照片发给了我。讽刺的是,大厅墙上挂着牌子,上面大写:禁止索要小费。

索要小费是亚布力滑雪场的顽疾,去玩的时候不得不注意。

滑完雪后,直接坐上事先联系的拼车,前往雪乡。中间会经过大秃顶山和二郎河。说实话,我觉得那两个地方比雪乡美多了。

五 在雪乡

说实话,这7天里,雪乡是我觉得最坑爹的地方。这地方被炒作红了以后,游客一波接着一波。甚至在天色黑下来以后,还是有一波波的旅行团乘坐大巴车抵达,在雪乡大石碑附近领队向游客不厌其烦地解释着注意事项。

雪乡也好,雪谷也好,包括漠河也好,都是属于林业局管辖。林业局林业局,几十年前是伐木赚钱,后来封山育林,不能伐木了,怎么办,就开发了旅游业。在东北一些地方,没有工业,气候也不适合四季耕作,旅游业是当地财政的主要收入。因此当地林业局修了栈道等一些设施,吸引游客前来。

但除了雪,其实并没有什么看点。对了,在那里,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六边形的雪花,实在太欣喜。如图:

在旺季,雪乡的住宿一定要提早预定。我是11月中旬预定的,200一间。到了当天,已经涨到400一间了。坑爹的是,房间脏兮兮的,烧热水的水壶是坏的,厕所洗澡的排水孔被毛发堵住的,只有一个四人床,一个电视机,其余一概没有。晚上在街上逛了一会,热闹确实挺热闹,可谓人山人海。但,我实在提不起兴趣。吃的也很贵,一桌菜5个估计得600左右,不合算。当天是冬至,于是就花了38吃了盆饺子。后来找到一家烧烤店,吃了一点东西。肉串不错。再往里走,还有雪雕塑,倒是挺有趣的。

六 穿越羊草山去雪谷(东升)

雪谷和雪乡两地,有正穿越和反穿越两种玩法。很多人选择的是正穿越,即雪谷-雪乡。我们的路线是反穿越,为雪乡-雪谷。事实证明反穿越比正穿越有趣多了。看下去就明白。

第二天,起来以后,准备翻越羊草山去雪谷。这时你肯定会问行李怎么办。我是联系司机,花了50元,把行李托运到雪谷的旅馆。据说托运行李很好找。另外网上有的说要买冰爪。我认为这要看情况,当天温度够低,雪并不滑。南方人可能没体会,在北方,尤其在漠河,雪是跟沙子一样的。只要温度够低,雪一点都不滑。这是为什么呢?我顺便做个小科普哈哈哈。是当时物理化学这门课上学到的。下面这张是水的三相图。

可见,在水的冰点,只要对冰施加压力,冰就进入绿色的液态相,冰就融化了。

我们走路的过程中,一瞬间局部的压力可以很大,这就导致了雪融化,撤去压力后,又变成了光滑的冰。这就导致了容易滑倒。

但是,只要横坐标稍微向左靠一点,比如零下22度,无论对雪施加多少压力,雪都不会融化。

所以在北方,尤其在漠河,雪地行走不怕滑。

我们当天穿越的时候,天气不好,没有蓝天白云。但可能是性格使然,阴沉沉的天气也深得我心。穿越之前,我还在担心会不会迷路,要不要请向导,结果在穿越的当天,发现完全是多虑了。只有一条路,而且人跟宁波三江超市一样多。。。要拍一张没有人的照片都困难。手机一定要贴暖宝宝,不然拿出来几分钟就没电了。网上说穿越要5小时,消耗大量体力什么的,我想说,有点扯淡。这么个强度,宁波随便一个游步道都比它强度要大。如果中途走得快点,1个半小时就可以到顶了。在山顶前,建议把相机收起来,不然天气实在太冷,相机受不了。

羊草山山顶时一个大平地,周围缺少树木的遮挡。天气不好的时候,在零下几十度的环境下,感觉人都要被吹走。这时什么羊毛手套,滑雪手套,雷锋帽,羽绒衣,冲锋衣,都是浮云。寒气会透过这些钻入你的骨头。我套着滑雪手套,手指已经冻得失去知觉。当时只想着赶路,就没有拍什么照片。还好,山顶不远处就是游客服务中心。赶紧掸掉雪,进去取取暖。

在这游客中心,再一次感到部分东北人满脑子都是钱。山顶泡面15元一碗,不过分。但那里开水器是坏的,没人修。我和朋友买了泡面后,拿着保温杯想问卖泡面的倒一点热水,结果那人眼睛都不看一下,冷冷地说,不倒水。他的意思是,让我们要买他们那里的饮料。实在是无语。

休整片刻,准备下山。注意,这时候整个旅程最有趣的东西来了,他们叫“屁溜”。屁股下面有一块带柄的塑料板。这种塑料板我是在山下买的,10块钱一个。山上应该很贵吧,没问价格。

屁溜可以从山顶一路滑到山下,用时1.5小时。这真是这辈子难忘的经历。中间坡度很大,速度飞快,心里有点怕。但掌握技巧后,就有底了。只要把腿收拢,同时脚尖触地,就可以减速。建议外面穿一件旧衣服,不然肘部衣服容易磨坏。我的冲锋衣被磨起了白边。

到了下面,再走半小时,就到了雪谷了。步道尽头有一个收费站,20块钱一个人。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林业局呢。

七 在雪谷

在雪谷我住的是雪韵山庄。100块钱一个晚上。我觉得比雪乡好太多太多,整洁,安静。饭菜有点小贵,但分量很足。由于拼车师傅不靠谱,我们第二天早上9点就出发回哈尔滨了,所以雪谷几乎没有逛。只有早上起来,拍了几张照片。早上炊烟袅袅,感觉还是不错的。如果让我选择,我会选择在雪谷呆两天,而不去雪乡

八 回哈尔滨市区,去漠河

第二天,我们坐着一辆金龙中巴车,开了5小时,到了哈尔滨市区。由于到的时间还早,我们把行李寄存在了火车站,然后打车去索菲亚大教堂和中央大街逛了逛。在华美西餐厅旁的面包房买了面包,吃了马迭尔冰棍。不过如此,唉唉。

天色渐晚,我们想去看看松花江,还好,一点也不远,步行即可抵达。抵达的时候,正好是夕阳西下。江面上满是游玩的人,看着晚霞满天,华灯初上,我心里默念又看到了一副美景。这时候买的鞋钉有作用了。穿上,就可以在江面上飞奔了。

看着美景,不知不觉哼出那句“我滴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
随后吃饭,打的去火车站,坐火车去漠河。在火车上,由于外面实在太冷,车厢连接处经常结冰。列车员在深夜时不时会用铁榔头把冰敲掉,声音巨大。一夜睡得不是很好。但旅游呢,肾上腺素分泌得略微多了一点,因此也不感到累。第二天,顺利抵达漠河火车站。漠河火车站不大,但还是很气派的。手机随后拍了一张。天太冷,华为手机摄像头有点不太正常,上半部分是虚的。苹果则没有这个问题。电池也比华为经用。毕竟价格摆在那里。

九 在漠河 ,第一天


事先我在淘宝上找了一家旅游公司,报了一个漠河3天两晚的拼车游玩,一个人570元,包括了住宿,车子,几个景点的门票,全程还是比较满意的。这家公司叫大伟包车,淘宝上可以搜索到,老板就是王战伟,电话15094600400。同行的几个人是在马蜂窝上找到这家的。大伟自己在漠河县城开旅游公司,老婆在北极村沈家大院干活。

上面已经说了,东北一些地区天气寒冷,不适宜耕种,于是旅游业成了当地居民的收入来源,磨了一年的刀了,就宰你这三个月,热门景点普遍存在宰人现象。但是这家公司给我的体会完全不一样,当时淘宝上标价是700元,老板主动说淡季,给你600一个人。到了拍的那一天,价格是570。司机也很专业,提前前一天发来短信,我是某某公司的司机某某,明早在漠河火车站等你们,车牌号多少多少,车型是福特全顺。这种细节感觉很好。

第二天一到漠河火车站,就可以看到穿着军大衣的司机在门口等我们。背后写着“大伟车队”四个字。一大早,带我们去附近的四星级宾馆休整洗漱,吃自助早餐。自助餐12元一位,菜品丰富,价廉物美。吃完上路。以下是行程图及行程安排。图片是我从大伟的网站上拷贝来的。我不怕被说做广告。漠河就这么小的一个县城,玩的就那些东西,就算你不找大伟,线路也就是这么一个线路,价格都摆在那里,安排大同小异。仅供参考。

漠河县城附近可以看到这种蘑菇云,不要慌张。。。这是当地的供热设施排放的。话说回去的那一天,天气放晴,我在漠河县城看到了浓浓的雾霾。当地并没有什么工业企业,附近也都是林场,空气清新。看来环保部官员说的部分地区雾霾是由居民燃煤取暖造成,所言非虚。

第一个路过的景点是九曲十八弯。个人认为这个景点实在没啥意思,就是搭了个几层楼高的木架子,上去收费50元。司机说漠河湾多了去了,我们一车人大多觉得没必要去,最后少数服从多数,直接pass了。接下去开了四十分钟左右,抵达了白桦林。

其实沿途到处都是白桦林。只不过这一段白桦林保存比较完好,经过整修,主要目的就是吸引游客来。免票。很多人在那里拍照。

随后继续上路,第二个抵达的景点是阿木尔河。1987年的大火,从漠河塔河,将近70%的林区过火(据统计,“5.6”大火火场总面积约占大兴安岭地区总面积的五分之一)。所以,沿途寻觅大森林根本是一种奢望。要不是这20来年新植树木的覆盖,景象就很难看了。 以下故事来自于网上:

1987年5月7日,几个乡镇被肆虐的大火包围,很多人都逃向了阿木尔河。河里河岸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人们紧贴在河面互相往身上泼洒河水,把浸湿的被褥、衣衫胡乱蒙在身上;大风卷起火舌在两岸飞舞灼燎,身上的水气一次次被烈焰烤干,人们再一次次的泼上水。6个多小时后,熊熊的烈火终于歇息了,而避难的2万多乡亲得以脱险。

所以,这条河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只是到了严冬,河面结了冰,车子在河面上开。

继续上路,开往龙江第一弯。路上可以看到长安汽车的路试汽车。看来长安把这里作为测试场地之一。路面上车子还是很多的。随后抵达龙江第一弯景点。这个景点门票是包含在570元里面的。

这个地方冬天银装素裹,但是到了夏天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一片绿色的海洋。对面这个圆就是俄罗斯了。具体位置,是在地图上红圈的这个位置:

这里要提一下,在十八弯的景点,很多游客感叹,一白多年前,这河对岸,可是我们中国的领土。这里不得不说,事实上,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新疆西藏,以及关外这些领土,并不是我们汉族的传统疆域。拿关外领土来说,自936年,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反唐自立后,在随后的几百年的时间里,燕云十六州就不再属于汉族的疆域。这十六州是:幽州(今北京)、顺州(今北京顺义)、儒州(今北京延庆)、檀州(今北京密云)、蓟州(今河北蓟县)、涿州(今河北涿州)、瀛州(今河北河间)、莫州(今河北丘北)、新州(今河北涿鹿)、妫州(今河北怀来)、武州(今河北宣化)、蔚州(今河北蔚县)、应州(今山西应县)、寰州(今山西朔州东)、朔州(今山西朔州)、云州(今山西大同)。

石敬瑭向契丹割让燕云十六州之后,中原王朝失去这片北方屏障达四百多年之久。燕云十六州多是崇山峻岭,易守难攻。由于失去这段屏障,游牧民族铁骑随时而下,对此后中国政治版图产生深远影响。400多年后,朱元璋在南京誓师北伐,由大将军徐达经略华北。徐达采取朱元璋拟定的“断其羽翼”的战略,先是攻克山东河北等地,再挥师元大都(北京),元顺帝无兵可支,抵挡不住,北窜蒙古草原。自此,燕云十六州重回中原王朝怀抱。以下分别是明朝初年、明神宗时期、明朝末年的版图。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至于中华民族,这是一个清末才形成的概念。有些领土我们失去了,有些领土我们却得到了。新疆新疆,不就是新的疆域的意思吗?关键是现在国家富强,守卫住目前的领土。

扯得好远。随后开车去乌苏里浅滩和卡伦小镇。其中乌苏里浅滩有中国最北端的石碑。因为实在太冷,卡伦小镇只有在夏天开放,冬天就荒废了。

随后开车到黑龙江上,由江路至北红村。江面上正是落日时分,景色极美。

在北红村生平第一次睡到了传统意义的北方大炕上。下面烧的木头是白桦树木。这种树木含油率极高,树皮用烟头都可以点着。

晚上晚饭在龙顺源客栈吃。晚饭实在太差。几碗菜居然要600多元。老板总是向我们推荐蓝莓汁和蓝莓酒。蓝莓汁6元一杯,一小杯蓝莓酒15元。其实就是把蓝莓泡在烧酒里。最后为了一块钱,老板娘都板着个脸和我们唧唧歪歪。早餐也是难以下咽,没有馅的烙饼,加半碗粥,再加一个鸡蛋,收我们10块钱,而且是在前一天晚上急着就收的。实在是无语。

在随后与大伟交流的过程中,他告诉我北红村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已经换了好几家民宿了,反映都不咋滴。看来当地的农民还是缺少经济头脑。吃完晚饭后,去外面拍星星。那天是平安夜,但是北红村天气一般,星星是有,但没有我小时候在海边看到的那么亮。不管了,架起三脚架,长时间曝光。我拍了金牛座,可以看到明显的昴星团。还有猎户座,可以看到橘黄色的参宿四。参宿四是一颗红巨星,它的直径比木星公转轨道的直径还要大!

还可以隐约看到猎户座大星云。猎户座大星云(M42,NGC1976)是位于猎户座的反射星云,也是位于猎户座的弥漫星云,它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天体,那里不但有许多年轻的恒星,而且还有许多星前天体。猎户座大星云中的大部分恒星都形成于200至300万年前,它们的实际年龄还不到太阳和地球的千分之一。

头顶上可以看到仙后座那个大大的W,不远处是M31仙女座大星云,直径22万光年,距离地球有254万光年,是距银河系最近的大星系。仙女星系在梅西耶星表编号为M31,星云星团新总表编号位NGC 224,在东北方向的天空中看起来是纺锤状的椭圆光斑,是肉眼可见的最遥远的天体。正以每秒300公里的速度朝向银河系运动。马蜂窝图片传上去貌似就压缩了,看不清。实际上在天气晴好的情况下,M31是比较明显的。40亿年后,我们的银河系就要跟它相撞,不要怕~

以下是星座位置示意图。上面是我拍的,下面是网上的图片。可以看到还是有很多星星拍不出来。

其实苹果电脑那张经典的桌面,就是这个星云。

下面是金牛座。红色的是毕宿五,全天第13名亮星,亮度不规则的在0.75~0.95之间变化,因为此星已进入晚年(即巨型阶段)导致不规则的变化,其变化极不稳定,但是变化的光度不是很大。此星是颗橙色巨星,毕宿五的直径约为5300万公里,是太阳直径的38倍。由于其内里的氢已经耗尽,毕宿五已由主序星演变为红巨星,靠燃烧氦来继续发光发热,看似是金牛座毕宿星团的一员,实际上距离地球只有68光年,比毕宿星团近很多。

一团的就是著名的金牛座昴星团了。昴星团(Pleiades,简称M45)是疏散星团之一。它的几个亮星位于昴宿,由此而得名。梅西叶星表编号为 M45,肉眼通常见到有六、七颗亮星,所以又常被称为是七姊妹星团。它是离我们最近、也是最亮的几个疏散星团之一。昴星团总共含有超过3000 颗的恒星,它的横宽大约13光年,距离128秒差距(417光年),直径约4秒差距。下面第一张是原图,第二张是示意图,第三张是维基百科上的星座图。不得不说英语系国家的人,对待科学也比我们严谨许多。维基百科搜索金牛座,洋洋洒洒的几大张内容,全部是我想要的。百度百科是,星座配对。。。。

十 在漠河,第二天

第二天起来,吃了早饭,坐着马拉雪橇,到了黑龙江江面上观看捕鱼。第二天天气下起了雪,能见度不高。

随后坐车去了北极村。去北极村的时候经过鄂温克驯鹿这个景点,千万别进去,不是宰人,是根本没有什么看点。这都是人造景点,里面养了10头驯鹿,搭了几个帐篷,收费20元。老板是鄂温克人,但是鄂温克大多数人已经汉化了,住在县城。这里就是赚钱的。

随后就进入了北极村。黑龙江边有一个冰制的滑梯,滑下来很刺激。不知明年还有没有。

离开冰滑梯,车子开出后不久,是北极哨所。其实我倒很想在这个地方安安静静地当两年兵,静静地写点东西。我们去的时候,前一批游客不知怎么就进去了,被军人赶了出来。我们只能在外面拍照。

之后去了圣诞村。没什么意思。不表。傍晚回到北极村,吃了晚饭,去最北邮局看了看。还有最北农业银行,最北客运站。最北客运站旁边有个超市叫兴华超市,里面的东西价廉物美,要买什么的到那里采购以下,微信钱付一下,老板娘会给你寄快递寄回家的。

漠河当天晚上下雪了,但等到吃完饭,星星又钻了出来。北极村下面有灯光污染,拍星星不是很好看。怀念小时候大海边的银河。

第二天起来,玩经典的泼水成冰。这个水一定要沸水,泼上去才会雾化。姿势不够完美,老腰太硬。


漠河的早晨,如果你要拍美景,就得和时间赛跑,初晨的光辉,先是紫色,立刻转为粉红,然后就转变成了金黄。

回程的这一天是12月26日,天气出奇地好。沿途天空碧蓝,心情奇好。

先是去漠河县城里的火灾纪念馆看了一下,里面不让拍照,以示对逝者的尊重吧。旁边有一片树林,叫松苑,是在1987年的火灾中幸存的为数不多的树林。里面松树其实并不粗壮。这是因为当地气候实在寒冷,据说一棵树的生长时间只有短短的57天。但木质紧密。

然后去了很有特色的北极星广场看冰雕。。。

接下去就到了漠河机场。回家喽。

照片真不是我想这么随便拍,因为确实外面太冷了,我相机都不想拿出来。咔擦拍了几张,赶紧进屋。

这么看看似乎写得差不多了。流水账一样的游记,只是用口语化的语言速速记录旅行的点点滴滴。如果有心,可以在旅途中带一本笔记本,把内心的感受及时记下来。毕竟,心境稍纵即逝,旅伴也是难得。这次跟张三,下一次旅行的旅伴,就又不知道和谁在一起了。

本篇游记共含9844个文字,4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做攻略呢,下个月粗发,果断收藏啦

2017-01-10 21:2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