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首尔滑雪记 - 致新年(1)

10
厄苏拉 (北京) LV.4
2017-01-08 09:35 122/0

韩国滑雪归来的第一个早晨,跟麦叔一同醒来,睁眼看不见天色,橙色预警的雾霾天,总让我想到针管里厚重浑浊的一坨脂肪,让城市变得再不生动。睡前听的王菲演唱会忽又在耳边回响,没有灵气了,忍不住叹息。麦叔忽然冒出一句:要不我今天走吧,把事情集中两天办完,周末可以回家陪淇酱。也行,那你多累啊。没事,早晚要做的。那我也开完会立刻启程,晚班飞回来。二人举起手机,订票的订票,改票的改票。都弄好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麦叔像是给自己疲惫的身体鼓励一样,运气吼了一声:新的一年!声音里有些励志而开心的回响,也略有点儿不情愿的底气不足。这,就是我们周而复始的人生。

今年新年,我们全家,跟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娜娜和婷婷,以及娜娜十岁的儿子乐乐,一同飞往韩国首尔两天,龙平滑雪场两天。韩国我去过四次,第一次就是跟娜姐俩人同行。我俩对当年在济州岛地下小摊贩买的裤子念念不忘,印象里韩国服装的版型特别适合娜姐粗壮的大腿,磨拳霍霍的想着前两天狠狠shopping一下,把钱都花在一六年。在麦叔打了十几通电话死乞白赖磨着人家给留位置的两家米其林餐厅大快朵颐(一六年新出炉,加上元旦期间生意兴隆不给定位),最后再带孩子们在白雪皑皑的龙平过新年,第一次让孩子们体验滑雪的乐趣,滑完围着一锅热气腾腾的鸡汤聊天过年,家人和最亲密的朋友,一切都很完美。

带孩子出门白天购物是不可能的,为了让我们几位大姐能够在孩子睡着以后偷偷溜出去深夜购物,麦叔把酒店定在了东大门24小时开门的商场doota旁的万豪。新装潢,早餐好,有游泳池,地点方便,是我们家带孩子出行的标配。入住已经是下午四点半,简单整理后直奔第一家米其林一星餐厅,Keunkiwajip。麦叔和我分别带领一队人马乘坐两辆计程车前往。因为韩国本地人的英文水平早有领教,麦叔一路上发了无数地图坐标以及电子字典的饭店名翻译给我,担心我们走丢。十五分钟后,我带领的车子准时到达,麦叔带领的车子不知道绕到哪里去了。这就是我亲爱的亲爱的麦叔。让我想起在巴黎乘车时,上车麦叔掏出手机,跟司机用标准的英文说:请等一下,然后准备给司机看地图。我拍拍司机的肩膀,用现学现卖的法文告诉司机目的地的名称。老师傅抬起手背对着举了个Yeah的手势:okay!每一次旅行,我们都不断积攒同类记忆,并在饭桌上讲出来给朋友们听,尽管如此,麦叔还是每一次旅行,哪怕是去铁岭,也要全程给我分享地图坐标。我最最亲爱的亲爱的麦叔。

我跟娜姐踏进饭店,门口脱鞋,发现已经坐满了人。盘腿坐在一张张小方桌前,面前摆满了韩式小蝶,花花绿绿的,钢盆铁碗的。我跟娜姐迅速窜到前台,说明我们就是不断打电话来骚扰的那一家子人,服务生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可以坐着吃的包间,真是幸运。菜单上仅有数样套餐,我俩根据别人桌子上的菜肴点了五套,两套酱蟹,两套蟹黄拌饭,一套牛骨。两个小朋友杀到的时候未见其人,已闻其声。只听淇酱一边冲进来一边兴致勃勃地叫:我要点米其林套餐。大一点的乐乐倒是稳重,有点鄙视的看着妹妹道:米其林不是套餐,是轮胎。全体围坐,上菜,摆满了一桌子,一瓶百岁酒,酱蟹端上来的时候,的确有些惊艳。卖相太好了!橘黄色的蟹膏铺满了表面,湿淋淋的,浸泡很久的样子。粘着些许透明,一看就是麦叔最喜欢的QQ弹弹的新鲜口感。倒酒,拍照,一大桌子,喜欢热闹风的餐桌,站椅子上拍。新年预热第一餐,满汉全席一般的餐桌,让人心情愉快,胃口大开。一口吞掉上面的蟹膏,入口即化,几乎是原汁原味,又有些许可以忽略的汤汁的味道,说不清是清淡酱油,酒,还是什么。蟹肉弹性很足,好像咬到一条嫩菜心。孩子们酷爱蟹膏拌饭,娜姐不喜生冷食物,凑到孩子堆里抢拌饭吃。婷姐和我最爱大米饭配韩国小菜,加了一次又一次,吃到胀。

微醺着结账在有坡度的小街上散步,首尔的城市设计很像东京台北,在大马路两旁走进巷子里,都是住宅和小店,适合行走。孩子们跑跑跳跳,也不必太担心交通安全。夜晚的首尔北京还冷一点点,体内的酒精开始发挥作用。我们走过几条街,来到大路上,打车回酒店(主要是妈妈们着急逛街)。直奔doota,麦叔带着俩孩子去楼上的咖啡厅吃甜品,一路发着两个小朋友搞怪的照片,一路叮嘱我慢慢逛啊,我们很好。我目的明确,直接上六楼童装部,半小时全面看完,半小时回头到每一家看上的摊位,迅速给淇酱扫了五套衣服。期间麦叔带着孩子先回到酒店看电影,路上又顺手买了路边的年糕鸡肉串什么的。东大门跟我记忆中有些差别:第一次来的时候像小孩子进了迪士尼,感觉什么都很好看,韩国衣服的版型本来也非常适合亚洲人,说不清是领口够紧,袖子够短,总之穿上就感觉版型很对路。这一次很明显的有些意兴阑珊,东大门还是东大门,东西没有变差,价格也没有变贵,就是没那么新奇了。好像这几年,身边的物件也差不多是如此。淘宝的物件也差不多是如此。二位小姐跟我感觉相同,没逛一会儿,已经十点,决定先回酒店安顿孩子。给淇酱泡了个澡,第一天结束了。相约明日早餐见。娜姐和婷姐半夜又溜出去逛街,直到凌晨五点。这是后话。

第二天一早,二位小姐睡眼惺忪的跟我们汇合,早餐很棒,有我俩最爱的bagel。韩国人跟日本人一样,煮面的时候把山东大葱当成跟蘑菇虾子一样的菜来点。一壶咖啡下去,精神多了。决定乘地铁去弘大和梨大附近转悠。除了孩子我们都来过首尔,说来丢人,一次地铁也没坐过。而我自从去年冬天,爱上在陌生的城市地铁出游。一边研究线路图,一边研究站名儿和文字,感觉离城市更近一些。我不喜欢操作买票买卡之类的事,交给麦叔和乐乐。韩国地铁很容易看懂,看不懂的是那些方块字,还不像日文,经常混杂着中文,韩文里都是横竖圆圈的图形,麦叔告诉我,这都是音节,其实非常容易学。我们一路听着广播,一路模仿韩文发音,很快到了梨大。古香古色的,一道梨花墙,一条长长的通往真理的楼梯,够孩子们跑跳一会儿。乐乐初见大哥哥的模样,到哪儿都是一脸正气,淇酱这一程粘着乐乐哥哥,依来靠去,很有点儿韩国电影里两小无猜的哥哥妹妹感。出来又偶遇布朗熊店,在里面逛了会,跟熊拍照,大人们装了会儿小孩儿,小孩儿们装了会儿婴儿。进了几家小店,倒是便宜,还是觉得料子太差,孩子们照例边走边吃,一瓶大果汁,几个土豆饼,中午也不觉得饿了。我提议回明洞乐天百货,二三层可以看女装,楼上可以补化妆品,我还要去楼下买酱萝卜和虾干儿,此程一重要目的,回京就着白粥,十来个小蝶儿,多有胃口。

下午两点,大家都累了。两位一宿没睡的,两位嫌大人逛街烦的,一位带孩子带闷的,一位心疼老公的。晚上又约了麦叔的一位本地朋友烤肉,遂回酒店带孩子游泳休息。淇酱游泳初成,急着显摆,一圈又一圈,不准人指点。乐乐没学过游泳,扑腾水,两位政治完全不敏感的阿姨,在岸上一路叫着:乐乐,快跟妹妹学,快跟妹妹学!一转眼,两个孩子在水里聚到了一起,开始没分寸地相互泼水。泼水不分上下,嘴上便开始不饶人,乐乐说我就不爱游泳,我就爱玩水。淇酱来了句:你就不会游。战争开始了。乐乐自己回了房间,锁了门,我们也带淇酱回房接受教育。傍晚再出发前,淇酱打扮漂漂亮亮,腻腻歪歪地来到乐乐身旁,靠过去说:乐乐哥哥对不起,顺带了一个假装委屈的表情。乐乐有些腼腆,没关系。再度手拉手。我跟娜姐已经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我们赶到晚间的米其林烤肉店时,麦叔的朋友一家人已经在等待。说起这位仁兄,是东北出生烟台长大上海工作后来又因为娶了韩国太太长居韩国目前在北京创业的,我也不知道该称呼为哪里人。麦叔在一次在烟台出差晚点的航班上因韩国香烟跟他结缘,俩人一路喝回北京,加了联系方式,出发前热情地相约跨年。他有个很中韩结合的名字,麦叔告诉过我一百遍,但我每次还是任性地叫他朴永俊,朴俊龙什么的,仿佛所有住在韩国的人都应该叫这个。今晚是韩牛大餐,店家有全部位套餐,喜欢哪个部位还可以单独点。红滚滚的牛肉,伴着热气腾腾的烟火,没有比这更适合迎接新年的了。淇酱不住地称赞“方块肉”好吃,我抬头看麦叔龇牙咧嘴地乐,笑开了花,想起了我爸。朴先生家也有两个小朋友,不言不语,有些拘谨,乐乐倒是活泼,也看出自信自己的英文,努力跟大哥用英文沟通,我偷听到他俩交换了英文名字,年龄和最喜欢的运动等信息,很快大家打成一片。娜姐和朴夫人陪着孩子们,桌子的这一头儿坐着喝酒团:朴,麦叔,婷姐和我。我们一边干杯,一边听健谈的朴先生,讲述自己的童年,跟太太的恋爱过程,创业的苦和未来的计划。这些,我们大约都能搭上一些话。朴先生特别提到,他太太当年是高材生,韩国中小学教育部的很多教材都是太太编写的,又说太太不愿他两地奔波,为了树立他在孩子们心目中高大的爸爸形象,宁愿放弃自己的职业,年后要举家迁往北京生活。婷姐听了咂咂舌。

2016年末,在颇为熟悉的异国他乡,围着一桌子生动的温暖和红火,跟最亲密的人,和最陌生的人,在一起。没有太多形式感的雀跃,也没有多少总结缅怀的忧伤,就这么,闲碎着日常,就着酒跟肉,偶尔抬眼看看眼前人,会心地笑。就这么,2016年过去了。

本篇游记共含3645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