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湛江寻古·赤坎】重回赤坎老街之三民路

89
寻古无疆 (湛江) LV.16
2017-01-11 09:31 7470/18
  • 出发时间/2017-01-01
  • 出行天数/1 天

日期:2017.1.1
新年伊始,作为一个湛江土著,我单独辟了【湛江寻古】这一专题。至于前面的那篇长篇湛江游记,相片与文字的质量不忍直视,我会在把里面的点重游后让它狗带掉……

惯例,先上预告

正片开始咯!

^为了方便你们,还是用电脑加了段落^

话说前篇“暴走赤坎老街”文末提到,湛江旅游局开始在三民路片区修“民国风情街”,旨在对以三民路片区为首的骑楼群的保护。
近日,听闻民国风情街的路面已修好,便趁元旦假期去验收一下旅游局的成果,顺便重游赤坎老街

广州湾历史民俗馆的门口的赤坎老街全图的民国风情街部分
民国风情街规划了四条老街改为步行街:和平路,民族路,民权路三条平行纵线与横贯三线的大同路,呈“卅”字形,保护了许爱周故居,民权路别墅,大众行,长发庄,三有公司旧址等一批优秀历史建筑
(这张图有个漏洞,三有公司在长发庄对面而不是民族路幸福路交界处)

有三幅老街地图,可以结合着看
老一辈的老街地图

旅游局的赤坎老街全图

民俗馆门口的赤坎老街图,馆内有售,15元

我们按民权~民族~和平顺序看,大同路穿插其间,最后还去了染房街,五号码头

民权路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本地商人组织填海公司在“海边街”(现民主路)一带填海造地,逐步形成了现在民主路、和平路、民族路、民权路和民生路这五条街道。
最初,民权路称为“文英街”,民间称“第四马路”,文革期间民权路曾被改为“红星路”,后以“三民主义”命名民权路。
路上有两座名址:法国驻军旧址(大众行)民权路别墅(黄镇别墅)

大众行(广州法国驻军旧址)在民族路与幸福路交汇处附近的6号至12号,原来是广州湾商业巨头陈学谈的米铺。这幢二层建筑占地900多平方米。此地解放后一直到“文革”前都是部队驻地

听说当年陈学谈从水路来的鸦片烟土大部分都是在这里上岸后经这里再转到“三有公司”分销。所以陈学谈是一代富贾但名声败坏也是因其贩卖鸦片。

柱底有明显的佛教色彩

街头大理石雕,应该是对街头遛鸟的祖孙,老人身旁的圆柱状物体就是广州湾传统的“竹烟筒”

一座骑楼上的装饰纹样,我的第一反应是土星。。。

又一座街头雕塑(这烟斗有点随意)

民权路北段的民权路别墅,也叫黄镇别墅,是解放军湛江军分区旧址。门口有不少卖古玩的阿叔

没怎么修缮,在周围明亮风格的建筑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有点凶宅的气氛

木门被剐了个大口子,斗胆透过去拍了张

又一大理石雕,内容不难理解

民族路

民族路上也有两座名址:许爱周旧居与老虎楼

大理石雕,这个我也不知

民族路北段骑楼保护得并不是太好

爱国船王许爱周1881年于现湛江坡头区出生。许爱周的父亲是一个小商人,许爱周随父经商并创立了“福泰号”商行,专营花生油等粮油杂货。以后,许爱周先后在吴川、赤坎、霞山等地再开设“仁和号”等商行店号。在香港开设有“广宏”,从事外国货进口业务。后开始涉足地产业。
其中最大动作是中标了现赤坎的民主路、民权路、民生路一带的填海权,等同拿到了大片商业用地,并在新填的土地上兴建商店和住宅楼宇达40多间,“许爱周旧居”就是其中最具规模的建筑。许爱周终生乐善好施,其于1966年逝世

许爱周迁居香港后,许爱周旧居曾是国民党的“中国银行湛江分行”所在地。解放军袭击赤坎守敌时,曾在这里的金库缴获了一批港币与法币。

现在这里成了湛江古玩城

今天的蓝天很配合

大理石雕:吹糖人

老虎楼,最有名的陈明仁故居在寸金公园对面,计划列为下一个游走目标

老屋留下斑驳光影

和平路

和平路也有两座名址:三有公司与长发庄

和平路是赤坎老街中骑楼保存最好的老街,不少骑楼是成列保存

原来的单行道变成步行街,走得确实舒坦不少,起码不用避让车

这些作品反映的民俗连爷爷这些老湛江都不懂,希望旅游局能加些介绍

三有公司旧址(有热心人士认为且纠正为“三友公司”,没有作确切研究),陈学谈的“贩毒窝点”,毒品主要从印度越南混入米桶走私入境,在大众行上岸,在三有公司转销。陈学谈是个枭雄,主流观点说他害国害民,而不少人持反对意见。像曹操一样,见仁见智吧。

来点正能量的
长发庄,地下党的联络处,关于中共革命的东西我并不感冒,没有深入了解。

在民俗馆二楼照的和平路街景(有个“日丰管”的是长发庄,长发庄隔马路是三有公司)

在民俗馆门口照的

和平路广州湾历史民俗馆

一年前,我暴走赤坎老街时,相机太烂天气不好,也照得不好。一年后,我打算细细地看一遍

馆长新抢救的文物,两次参观都没有幸见到这名老人

明显一年后,布展变化不小,展品却都很熟悉

一百年后仍在打点的钟,岁月留声

各种煤油灯

英国进口缝纫机

摆地上的两座生锈的储物柜,没介绍,估计是价值不算高,未入流。里面的几团纸巾让我哭笑不得

法国的广告,据说是内衣广告

康乐棋,广州湾民间娱乐用品。听守馆小哥说,这棋这样露天摆了两年,居然从未被盗过,倒是经常移位

广州湾邮票

电报的收据,殖民条约允许中国平民在他们的电报站发电报

法国的明信片,应该是新入展的

安铺市倒不曾听过

鸭(也母合一字)港广东话读作 英文单词up+na第二声+ gong第二声。中间的(也母合一字)是广东话特有字,意为雌性家畜

二战美军的碗为何流落至此,这就不得而知了

当时西洋的“奇技淫巧”

外国进口理发工具

外国进口派克钢笔和犀飞利钢笔

各种殖民时期钱币

旧时潮州商人居所的门式样,有点类似于现今防盗门,潮商如此成功,仔细的态度是不可少的

旧时的家具,有人说,以前湛江发展落后,很大程度受了殖民时期法国人的慵懒习惯的影响

这种麻将我们湛江人茶余饭后的娱乐工具,说破了就是旧时的赌博之风在湛江人骨髓中根深蒂固了

旧时留声机

法国小日报,这份报纸对研究广州湾历史有很大的帮助

日本侵略广州湾的铁证,日军侵略广州湾,赶走了法国殖民者,幸好不久抗战胜利日军投降,才没有造出珠海万人坑之类的惨剧

法国红带军营旧址在海洋大学内,但在本世纪被拆毁了

法国的各种勋章

法国殖民者的军刀

上二楼

充满海洋气息的琉璃建筑构件,来自哪里没介绍

几幅对联

广州湾时期的大米桶

民俗馆的招牌文物:潮州会馆残存木雕,这些木雕都是由潮州工匠制作的,五大会馆的消失与霞山众多法国建筑的消失是湛江城市建设的大漏洞,把城心定在旧城,发展经济时周边历史建筑毁了一座又一座,众多城市都难逃这种“北京命运”。在其中,潮州算是古城保护较为完善的,采用梁思成当年对北京的建议,城心西移,不少在老城区的游客还以为潮州经济萧条至没有高楼大厦

木雕与它底下的花座都是潮州会馆文物

潮州也看过一些潮汕特色民居这也许是放在梁下托梁的吧

还有不少长条形的高悬墙上

旧时的店铺牌匾“国医周纪寓”

旧时商人供在神龛里的信仰

彩色玻璃的西洋风屏风

下楼离开时无意发现的惊喜,广州湾有祖庙吗?我在微信上问了湛江博物馆的研究员,答复是并没有历史记载,也许不是本地文物

广州湾民俗馆的展品多,但空间小(两层小骑楼),而且越来越多的文物移进来保护,民俗馆的空间明显撑不住,文物“打地铺”的情况越来越多,希望政府可以物色个新馆址

大众路,民主路,染房街,五号码头游荡

走出三民路,意犹未尽,又转了转大众路

湛江著名的水井头油条,可惜只经营早餐,下午关门了

因油条而走红的大古水井,店内基本没有座位,早晨,人们往往在水井旁坐成一圈吃油条,浓浓的邻里气息

又见商会馆,从未开过

又见开埠第一井:金铺井

又见染房街,现在右边的岔路可走去五号码头

更楼上的“大通街”

又见五号码头,有人在玩cosplay,不想打扰便匆匆离开

其实,民国风情街仍未完工,如今只完成了地面工程,下一步是骑楼修缮工程,力挺旅游局!

本篇游记共含2959个文字,9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