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跟著卡茲旅行趣–雪谷雪鄉穿越行

11
eatingch (新竹) LV.3
2017-01-11 14:33 305/2
  • 出发时间/2016-12-13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緣起

       黑龍江省對許多臺灣人而言,大概就是地理課本中曾出現過的一個名詞,第一直覺所能聯想到的絕對是東北有三寶「人參、貂皮、烏拉草(這還是舊時代的版本,現在的孩子背的是鹿茸了)」。從臨海的大連調派到雞西市時,眼前所見盡是沃野千里的田原風光,從夏季蓬勃的翠綠,慢慢披上秋季飽滿的金黃,最後灑下冬季純淨的潔白,竟在不知不覺間就悄然度過了半年的時光。
       不可否認黑龍江的確好山好水好風光,但過於單調的地勢,及稱不上便利的公眾交通系統,對生活在地貌豐富、小而精巧的臺灣,每逢假日就要去登山涉水、放鬆身心,習慣當個背包客想走就走、四處闖盪的我來說,實在是個稍嫌無趣的之處。沉潛了將近半年,出遊之心早就蠢蠢欲動的我,首先把目標瞄準了鄰近市牡丹江的鏡泊湖,然而在上網做功課的過程中,雪鄉雪谷這個關鍵詞卻不斷晃過眼前。基於好奇點開一看,「羊草山穿越」這幾個字彷彿像愛神丘比特的箭般直射入我的胸膛,喜愛登山的我立刻就變心,捨棄了鏡泊湖轉而投入雪鄉雪谷的懷抱之中。
       無奈上班族如同被圈養的動物,想向外奔跑卻不得不受短暫的假日牢籠所困,只好先將出遊日定在跨年的連假期間。然而12/8(四)這天,遠在臺灣的主管博士捎來一個突然的訊息,要我12/12(一)前往哈爾濱出差一天。這簡直就像一場及時雨,下在乾涸已久的荒地上,來的正巧。從雞西到哈爾濱單趟最短也得六小時左右的車程,不把握這大好機會,藉出差之便行旅遊之利,不就顯得我智商有點問題了嗎?
       雖然喜愛自助旅行的不確定感和可能會遭遇的挑戰與驚喜,但因為時間緊迫,沒有太多時間詳細規劃,於是報團就成了最好的選擇。印象中幾乎所有的團都是以中央大街作為出發集合地,而位於附近的卡茲國際青年旅館在臺灣的背包客棧網站中也算小有名氣,於是我立即決定在此住宿一晚。就在準備預訂床位時,赫然發現官網一角有著卡茲戶外的連結,其中冬季路線C三天兩夜的行程完全符合我的理想,於是立即聯繫客服,安排好一切事項,剩下的就是懷抱著一顆雀躍的心,等待出發的日子來臨。

洋溢著濃厚異國風情的城市–哈爾濱

       乘坐一夜的火車,抵達哈爾濱時天仍未亮。陽光逐漸從雲朵間穿透出來,這座城市也從寧靜中慢慢甦醒。穿梭往來的車輛很快地佔滿各個角落,行人們愈來愈快的腳步聲也自成一股穩定的節奏。前往會展中心迅速完成工作任務後,再到反方向的卡茲辦理入住手續,安置好行李,我的旅程正式展開!由於所剩時間不多,於是打算圍繞著中央大街的周遭晃晃就好,即使如此,可去之所的口袋名單也不少。
      中央大街本身就像個時空的扭轉交接之處,踩在據說價值不斐的磚造大道上,兩旁座落的是俄式風格的建築,然而卻又可見麥當勞、肯德基、UNIQLO這些二十一世紀的產物出現在這滿懷復古風情的街上,形成一種衝突又矛盾的美感。有的人拉著行李箱緩緩地走過,有的人拿著相機興奮地一次又一次按下快門鍵,各種語言的交談聲從你的耳中穿梭而過。來自世界各處的遊客,使此處的異國色彩變得更加豐富而多元。
在華梅西餐廳前長長的排隊人龍中,不經意聽見某位大哥出聲制止前方大叔的插隊行為,心中正為他的正義感喝采之時,驚喜地聽見他與友人以熟悉的台語在交談著,頓時備感親切,實在壓抑不住他鄉遇故知的喜悅之情,於是上前搭訕表明自己也是臺灣人。簡短地閒聊了幾句,得到了一些鼓勵,頓時覺得自己像充電般又注入了許多力量。對於不算是個單純的遊客,而是離鄉背井打拼的異鄉人來說,或許我喜歡中央大街的理由,僅僅只是因為這裡可能是整個黑龍江境內最容易遇見臺灣人,聽見台語的地方吧!
       一路走到了中央大街的盡頭,防洪紀念塔矗立於眼前,事前並未認真做功課的我其實並不明白其背後所蘊含的歷史意義,然而許多景點的動人之處並不在於有形的遺跡,而是因為其所擁有的故事。身為不夠用功的不及格遊客,反而是將注意力移至了凍結成冰的松花江上。在副熱帶地區成長的我,自是不曾見過這等風光,不禁由衷感嘆大自然神奇的力量。可惜沒有多餘的時間,不然真想從這岸走至對岸,體驗一下如履薄冰是什麼感覺呢!

       返回中央大街後,沿著來時路往回走,再於西十二道街時左彎,即是前往索菲亞大教堂的方向。這座哥德式風格的俄羅斯教堂與我在法國所見的歐洲教堂不太一樣,歐式教堂多是純米白色且較為高聳的建築,自有一股高冷肅穆的莊嚴氛圍;索菲亞教堂則較為低矮,且有種圓潤感,尤其是屋頂上的綠色為其增添了活潑的氣息,使人感覺更易親近。夜幕拉下後,在絢爛燈光照耀下的索菲亞教堂則是流露出一種沉靜柔美的韻味,使其更顯千姿百態,叫人迷醉。
       北方的白天是短暫而珍貴的,才四點左右,太陽就不知躲藏到哪兒去了。走回住宿處的路上,順道買了標準觀光客不能不品嚐的馬迭爾冰棍。猶記得十月初氣溫已近零度之時,每當看見路人在吃炒冰或冰淇淋,我都忍不住在心中吶喊:「Are you crazy?為什麼要在這種天氣下吃冰啊?」雖然聽過很多次這是為了禦寒的說法,但我始終難以置信。
       不過機會難得,當一次瘋子也無妨吧!神奇的是,不知道究竟是因為傳言屬實,還是因為實在太冷了,一口咬下冰棍後,胸口竟真的有股暖暖的感受流倘而過。那一瞬間,我忽然明白在天寒地凍之下吃冰棍的魔力在哪裡了。然而舌鈍如我,其實完全無法分辨五元與三元的冰棍究竟有何明顯差別,只要不用擔心會融化,可以慢慢地享受其滋味就已非常滿足了。

短暫的交會碰撞出溫暖的火花–卡茲國際青旅

       身為擁有穩定收入的上班族,其實不必再像學生時期那樣窮遊,但或許是有點被虐體質,比起豪華的享受,我更愛有些克難但卻可以更加融入各地風土民情,與人們相處交流的旅行模式,入住必須和陌生人共處的青旅便是一例。
       在臺灣,很少有私人經營的青旅是獨棟建築的,能有一至兩層樓的空間已算是頗具規模,可見卡茲的名聲並非浪得虛名。旅館的一樓是開放空間,很適合坐下來好好地與來自各國的旅人交流閒聊一番。還有隻可愛的小貓咪會在此亂竄,顯然牠已很熟悉來來去去的人們,也十分樂於和人親近喔!二、三樓則全是住宿空間,我入住的房間今晚另有五位室友,對於非假日而言算得上是十分熱鬧。甫一回房,室友們即熱情地分享酸奶與柚子,並詢問我去過漠河了嗎?雖然這個陌生地名聽的我一臉茫然,但我馬上明白了一件事:這裡肯定臥虎藏龍,行家比比皆是,絕對是收集旅行資訊的最佳之處。
       曾聽過一句話:「旅人,一轉身即是一輩子。」或許當我隔日早晨踏出房間後,此生就不會再與今晚的室友們相遇了,但那又如何呢?能有緣份共處一室,簡短地聊上幾句,雖然可能不知道彼此來自何方,明日各自又將踏上哪個遠方,但可以在短暫交會的時刻,像這樣成為對方生命中的好人,不也是一種微小而單純的幸福嗎?

樸實而無華,寧靜而悠遠–雪谷

       早晨六點多,街道上一片萬籟俱寂,大巴裡的人聲卻逐漸鼎沸起來,形成強烈的對比。不一會兒,全車已滿座,載著懷著興奮心情卻仍睡眼惺松的我們出發前往雪谷。領隊宋很貼心地讓大家先行補眠,待我們恢復些精神後便開始介紹起雪鄉與雪谷的特色,以及東北十八怪其中幾項的由來,聽的我津津有味。
       約莫五至六個小時的車程,首先抵達了以大大的紅字寫著「中國雪谷」的石碑。司機大哥停車讓大家下車拍照留念,宋也領著我們一團九人準備拍張合照。殊不知當他亮出旗幟時大家紛紛發出此起彼落的責難,同屬年輕族群的我們對於這種「到此一遊」式的舉動都感到相當俗不可耐,但還是為了讓宋能順利完成任務而勉為其難的配合。
    

       擺脫惱人的俗氣旗幟後,大伙挑戰了雪地跳拍。話說一幅成功的跳拍照必定都是經歷過無數次失敗,要在天作人合、萬中選一的情況下才可能獲得的。然而在這嚴寒氣候下,身著厚重衣裳的我們光要高高地跳起就已十分不容易,若要為了捕捉那得來不易的永恆瞬間而跳個數十次,只怕會先凍僵成標本。所以成品雖然不盡完美,但這才更加真實呀!

       抵達雪谷,簡單吃過午餐後,大家便一起出外閒逛,好好欣賞一下雪谷這個小村莊的各處景緻。「淳樸寧靜」是這裡給我的第一印象,街道上沒有熱鬧叫賣的攤販,偶有幾匹馬兒靜靜地拉著爬犁走過,細細雪花紛飛落下,時間以極為緩慢而沉穩的速度往前推移著,彷彿都快被凍結一般。
       不知為何我突然想起了臺灣的「司馬庫斯」、「武界」等高山原住民部落,這些地方同樣因為大自然恩賜的美景而發展起觀光事業,一戶戶的住家雖然改建為民宿,但這些居民並非是想從旅者們身上穫取些什麼,而是張開雙手將本該可以保持私密的生活空間分享出來,提供一個休憩之所,讓旅者們能好好認識與欣賞他們美麗的家園。

       對於南方人來說,「雪」絕對是個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名詞。然而同事都是東北人的悲哀之處就在於,初雪過後當我興奮地嚷嚷著好想堆雪人與打雪仗時,只能接收到一雙又一雙的白眼以及嗤之以鼻的笑聲,無情地打擊我幼小而脆弱的心靈,摧毀我小小而簡單的願望。因為對於從小就看雪已經看到膩的他們來說,這哪會是什麼新鮮事。但是,總算讓我等到了這一天,如今身旁都是南方之國的子民,怎能不來場轟轟烈烈的雪仗呢!
       不需要特別號召,也不需要分群結隊,每個人身體都很自然地反應以下連續動作:拾起一堆雪,按壓成團,鎖定攻擊目標,瞄準出手。雪地上,沒有性別之分,也沒有年齡之別;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要一遲疑一心軟,下一刻可能就會慘遭雪埋,這時可不是只有心寒而已,身寒的痛苦肯定會讓你永生難忘。
       雖然外在的氣溫是零度以下,但大家的內心都熱血沸騰著,即使都已氣喘吁吁,逐漸筋疲力盡,卻仍然沒有休兵的打算。直至日落西山,天色漸暗,街道上高高懸掛著的燈籠發出微微紅光,我們才意猶未盡地打道回府。

體力與意志力的考驗–羊草山穿越

       休息一晚後,今日的重頭戲就是從雪谷出發,穿越羊草山前往雪鄉。為了登山而來的我,完全按捺不住一顆躍躍欲試的心,恨不得能儘快出發呢!
    過了登山口處的檢查站後,挑戰正式展開。前五公里是還算輕鬆好走的平直大路,很適合一邊慢慢前進,一邊抬頭欣賞道路兩旁枝的奇景,尤其是枝頭與白雪交互作用後所形成的各種特別姿態。這天正好是太陽高掛在天空微笑的晴朗日子,溫暖和煦的陽光在扶疏的樹林間閃現著,讓我幻想著,若循著光的源頭繼續前進,或許會抵達某個雲深不知處的世外桃源也說不定呢!
       美好的想像終有幻滅的時刻,很快地蜜月期結束,進入了下一階段的上坡路程。我向來不喜歡死板又傷膝蓋的階梯步道,對於這種必須自己選擇踏點的自然山徑小路一直有股熱愛,所以即使天氣嚴寒,又得不斷地繞行陡上,但我仍是走的趣味盎然。
       在臺灣,山林間的樹叢茂密,陽光難以照入,爬山時腳下多半是濕滑的泥土,偶爾伴隨著更濕滑的青苔,因此走這種山路時踩踏樹根間的縫隙,會比較不容易滑倒。但山裡什麼不多,樹木最多,地上到處都是盤根錯結的樹根,因此不用像隻跟屁蟲般緊緊追隨別人走過的路,你可以為自己決定每一個落腳處,這也是一種小小(苦中作樂)的樂趣。
       在這種雪地登山就完全不同了。
       整路上,我看見前方人們滑倒的次數早已不計其數。甚至有一位小女孩,幾乎每走一步就跌一次,跌到最後只能勉強伏在地上爬行,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消失殆盡了。看到這等景況,即便是冒險心濃厚的我,也認為踩著前人走過的足跡前進是最安全的選擇。若有勇氣另闢新徑造福後人倒也不是不行,只是你得確定自己是高手,不然就是要做好隨時會意外享受到滑雪「痛」快感的心理準備。

       隨著登山界最熱門的流行金句:「還要多久才會到?」在耳邊出現的次數愈來愈頻繁,拖著沉重腳步的我,總算也順利攻頂了。甫踏上山頂的那一刻,我就迫不及待找尋三角點在哪裡?想盡情飽覽山下的無限風光,但四處張望了一陣子後仍遍尋不著,忽然間才有點恍然大悟,或許根本就沒有三角點。但我也並不失望,反而感覺開心。因為這就是旅行的優點之一,走出慣常生活的小圈圈,才能打破固有僵化的囿見,讓思想重新洗牌,視野更為高遠。
       果然,我猜想的沒錯。羊草山的美不在於居高臨下俯瞰下方的綺麗景緻,而是去欣賞近在眼前的那一片被茫茫白雪所覆蓋的遼闊世界。
       在未進入遊客中心的雪谷這一側,周圍昂然挺立著許多高大的樹木,厚厚的雪披掛在他們已經乾枯的枝梢上頭,層層堆疊卻又輕盈的似乎沒有重量。陽光直直地照射下來,受到洗禮的雪精靈們好像就在枝梢間舞動著,散發出閃閃動人的光芒。當走出遊客中心,來到雪鄉的這側時,會發現樹林已退守至遠處,眼前所見則是一片純淨無瑕的白色原野,美得令人驚心動魄。頓時間我覺得自己彷彿進入了童話世界般,分不清這究竟是現實還是夢境。原想舉起相機將這「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的絕妙風景毫不遺漏地捕捉下來,無奈敵不過低溫侵襲的雙手早已不聽使喚,只好用雙眼一遍又一遍地將這份絕美存入大腦的記憶卡中。

       唯一的美中不足處在於,這裡似乎尚未倡導「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LNT)」的觀念。登山需要消耗大量體力,攜帶零食以便即時補充能量是必要的。但當我看到一個又一個食包外包裝、糖果紙等垃圾無情地散落在雪地上時,忍不住微微感到痛心。雖然不斷降下的白雪可能很快就會將其覆蓋掩埋,大家也就「眼不見為淨」。不過這畢竟只是假象,這些東西並不會分解消失,不僅破壞當地的環境,甚至可能影響山林的生態平衡。如果每個人都能行隨手之勞,將自己製造的垃圾攜帶下山,讓大自然維持原有的面貌,不是更好嗎?
       最後的下坡路程,大伙決定要「雪漂」下山。原本以為這會較省時省力,但可能是第一次嘗試,尚未掌握要領,沒有如我預想般一路漂移到終點,反而飄飄停停走走,好像也不見得比較輕鬆啊!不過,雪漂的確相當刺激好玩。後來我才領悟到,因為坡勢起伏不一,所以順著陡坡快速滑下時,不能夠害怕地煞車,反而是要放鬆地任其加速。這樣坡度變緩時才會有動力能繼續前滑,不然很快地你就會敵不過摩擦力發威,只能乖乖走路啦!

淡妝濃抹總相宜–雪鄉

       終於,我們好不容易到達了雪鄉,在下午茶時段享用完午餐並稍作休息後,出門去走走時都已經日落西山了。
       夜晚的雪鄉熱鬧非凡,從燈籠裡絲絲滲出的紅色光芒,將這裡妝點的明豔動人。四處可見穿梭往來的遊客們,有的人拉著孩子們在雪地上玩耍,有的人正忙著和雪人、雪雕拍照,有的人仍拉著行李箱在找尋住所,街道兩旁也到處林立著販賣冰糖葫蘆、烤地瓜、凍梨、凍桃等各式小吃的攤販。
       如同傳聞所說,雪鄉與雪谷相比的確是具有濃厚的商業氣息,雖然這點常被人垢病,但也有其優點所在。正因為具有較為成熟的商業模式,所以在住宿品質及交通便利度上,可以提供旅客更為周全的服務。發展與改變帶來了舒適與便捷,卻也產生了破壞與利害衝突;維持與守舊保留了原始與純淨,卻也造成了某種不便。究竟哪個更好?從來就不會有標準答案,只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啊!
       為了一睹夢幻家園的風采,帶團經驗豐富的宋提供了我們一個CP值較高的選擇:購買東北二人轉的門票,這樣不僅能夠進入夢幻家園,而且還能欣賞到富有當地特色的演出。雖然可能是因為文化差異的關係,導致許多內容我不是太能理解,但平心而論,二人轉的演出的確融合了說學逗唱各種本領,且表演者的敬業精神也令人十分佩服,也還算是值回票價。
       至於夢幻家園則不愧為攝影愛好者的天堂,裡頭隨處可見一顆顆的雪蘑菇,模樣煞是可愛迷人。從瞭望臺上俯瞰整個村莊的夜景,也另有一番韻味。只是我一直忖度著,這裡究竟是村人們實際的住處所在?亦或是個特別建造出來漂亮模型?若為前者,光想到居住者的日常生活會隨時受到陌生人的打擾,就覺得是件非常辛苦的事;若為後者,反而卻覺得這未免有此大費周章且華而不實了。然而,我的杞人憂天或許都是多餘的。只要這裡確實受到人們的喜愛,那麼不管形式為何,我想它的存在就必然是有價值的吧!
       早晨的雪鄉和夜晚時的模樣大相逕庭,少了魅惑的色彩,卻有著大家閨秀般清麗動人的美。雖然許多遊客正準備離開,往下一個目的地前進,但街上的人潮仍是絡繹不絕,各種雪地遊樂活動也未曾停止。
       雪韵大街的中段座落著一個雪鄉文化展覽館,在我看過的遊記中,好像未曾見到這裡被提及,但我覺得此處是很值得一逛的地方。雖然外觀不甚起眼,但裡頭卻是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博物館。不僅非常詳盡的介紹了雪鄉的地理背景、文化歷史、自然生態,還有一些懷舊器物的展示、互動小遊戲等,內容十分豐富且寓教於樂,而且還可以見到雪鄉的不同風貌。例如展出的照片中,即有不少是未被白雪所覆蓋,綠意盎然的雪鄉姿態,還真有點激起我想在仲夏時節前來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呢!

結束,是為了迎接下一個美好的開始–尾聲

       近午時分,返程的時刻來臨。依依不捨地坐上前往哈爾濱的大巴,順著蜿蜒的山路下行,本想闔上雙眼稍事休息,但旅程中總是處處充滿驚喜。
       當大巴行至某處時,司機大哥熱情地與我們分享此段山路兩旁的景色不輸霧淞島。大家紛紛轉頭往窗外望去,整片的濃密樹林上皆掛著厚厚白雪,在背後湛藍天空的襯託下,使得白色獨有的無瑕更加突出而矚目。頓時間,每個人都顧不得車子還在行進之中,飛快地拿起相機衝往仍有空位的窗邊,咔咔咔的按下快門鍵。
       很神奇地,一個轉彎之後,來到了山的另一側,剛剛所見的美景消逝無蹤。道路兩旁仍是林木交錯,卻只見其以瘦弱乾枯的身影佇立著,這大概就是山之陽、山之陰兩側形成的差異。果然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雖然學生時代曾在國文課或地理課學過相關知識,但親眼所見絕對更令人印象深刻。
回到哈爾濱時已是晚間的六點半左右,隔日還得乖乖上班的我,只得馬不停蹄地前往火車站,準備搭乘夜車返回雞西。回想這三天的點點滴滴,不禁覺得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

       雖然是在倉促之下報團,但卡茲戶外卻完全沒有令我失望。領隊宋雖然年輕,處理起事情卻十分認真,並且會細心照顧到每個人的需求。俗話說:「一樣米養百樣人。」每個人對於旅程的期待與執著點都不相同,像我只要能夠吃飽睡好就可以感到滿足,至於各種臨時的變動,本來就該是旅行時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啊! 我想報團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人把你當王子公主般伺候著,而是讓你能省去煩惱訂房、購票等瑣碎小事的心思。所以在旅途中不該因為有領隊就隨心所欲,還是得對自己的安全與行為負責。
       報團的另一項優點,絕對是可以認識更多來自不同地方的新朋友。很慶幸此次同行的伙伴們都是年齡相仿又很好相處的人,真的如宋所說的:怎麼玩都好玩。而這幾天和大家相處的點點滴滴,也成為了這次旅程中最美好的風景。還記得從與客服聯絡開始,就不斷聽到一個問句:「你自己一個人嗎?」或許是因為女孩子單獨遠行,在安全上難免令人擔心,才總是會引起他人的關心。但對於獨自出遊早成家常便飯的我來說,我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因為當我抵達目的地時,自然就會有志同道合的旅伴在等待著我。瞧,這不是印證了我的信念果然沒錯嗎?

本篇游记共含7672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2017-01-11 17:02

我也准备出发了,希望能顺利~

2017-01-16 11: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