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滇藏线33天—神的孩子都要去西藏(云南篇:大理—泸沽湖—雨崩)

28
Aries LV.6
2017-01-11 17:21 665/8

在我们的生活里,有太多眼前的苟且,有太多的忙忙碌碌却又不知为何,有太多无关紧要的人的指指点点,有太多的人想告诉你你该怎么做,有太多世俗看来你必须要在这个年龄段完成的事逼迫着你而不管你是否真的快乐。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迫切地盼望着假期,背起行囊,远离这嘈杂的世界。
云南一路到西藏的一个月里,在泸沽湖我认识因一拍即合便在泸沽湖畔开起客栈的新疆姑娘凡哥。

在滇藏途搭的路上我认识了背着尤克里里、辞掉老师的工作,捐掉所有存款的93年画家王鲁。

在去阿里的路上我认识了因为爱上了西藏娶了个藏族姑娘定居拉萨,每次跑车会给藏区孩子带去文具、生活用品的黑龙江小伙儿藏地小野驴——小陈儿。

我,没有他们勇敢......
当我提笔开始回忆这段往事时,凡哥已经嫁为人妻了,画家已经走到了越南,小陈儿也回到了牡丹江,短短3个月,可以发生很多事。

七月初始,在没找到身份证的情况下,我还是顺利地赶上了这班从上海开往昆明的火车。两天两夜的火车,在找身份证中度过。在昆明下车后出站又进站地奔跑着赶去大理的火车,总算是安全地在傍晚抵达了大理。入住的风鸟青旅,是我前两天半夜刷app时抢到的8元住宿,第一次住青旅的唯唯一进风鸟的门就爱上了这里,感叹这8块钱也太值了(后来我和小慈讨论一致认为,绝大部分原因在于老板的颜值)。

唯唯是我的同事,地理老师,在出行前并没有深交,虽然是我们班的副班主任,然而北方女孩儿的不拘小节总能很快地拉近我们的距离。

小慈是维维高中同学的老婆,广西妹子,当我得知她家兄弟姐妹5、6个时着实大吃一惊。
小慈从深圳飞到丽江再坐汽车来大理和我们汇合,刚到大理,坐公交到古城来她就给坐反了。客栈老板邀我们一起吃火锅,我们也便边吃边等她。

一桌的人,有在大理已经放空了好几个礼拜的,有刚从西藏下来的,围坐在火锅旁,东扯西聊,在这片不问过去,不想将来的土地上,喝一杯风花雪月,只谈现在。

一桌的人,有在大理已经放空了好几个礼拜的,有刚从西藏下来的,围坐在火锅旁,东扯西聊,在这片不问过去,不想将来的土地上,喝一杯风花雪月,只谈现在。

本来还打算着明早早起登五华楼拍日出的,被告知早上八九点才开门我也便打算睡个懒觉了,毕竟在火车上颠了两天两夜了。

回到客栈大伙儿在玩儿你来比划我来猜,果断加入其中。在座的所有人的默契都不如老板和老板娘,一种共同经历过风雨,你的一个眼神我就懂的感情也是我喜欢风鸟的原因之一。大伙儿都玩儿地太嗨了,影响了其他房客,被一房客一嗓子吼的赶紧散了回去睡觉。


好好地睡了个懒觉,醒来后把行李寄存在风鸟,只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便出门租电瓶车去了。本来昨天下午刚到大理古城时看中了一家租赁店,稍大一点的电瓶车60一天,可以坐两个人,然而当时没有订,今天过去时已经租光了,只剩下小的40一天,老板一开始不愿意租,说一辆小电瓶拖两个人到不了双廊的balabala,当时时候已经不早了,再不出发今晚估计要好晚才能到双廊,我们便一人租一辆, 但后来发现,其实根本不存在会没电这件事,只要你途中找店吃饭,每家店都提供充电服务的。但这电瓶车是小,我一个人骑到后来都觉得屁股痛,两个人估计也挤得慌。但一人一辆很妨碍我手机导航,还好一开始都是大路。

三个人随便找了一家米线店解决了早饭便沿着环海路出发了。毕竟是云贵高原,大理温度不高,但紫外线真的是很强烈的,我把所有直接接受阳光暴晒的皮肤都涂满了防晒霜,尤其是手臂,即使戴上了小慈送的冰袖。

沿着环海路没开多久就看到一片远看像是薰衣草的紫色花海,刚想开进去,被告知要付30门票,唯唯和小慈估计吃到昨晚8块钱一晚住宿的甜头,30简直是天价。三个人便没有进去,打算远远地拍几张照片,刚停好电瓶车,来了一波牧马人车队,嚷嚷着让我们把电瓶车停这儿跟他们走,简直就是调戏良家少女的架势。.出门在外还是少惹事儿,便礼貌地拒绝说这是我们租的,还压了身份证呢。他们去了那片花海,我们依旧在那拍照,我也还在研究,因为手机导航上显示我们在214国道,并非是我之前认为的环海路,我说怎么看不见洱海呢,我们还没走,那帮人便从花海回来了,还是要让我们把电瓶车放他们车顶跟他们走,他们今天也环洱海,我说我们今晚住双廊,明天才回大理古城,但他们还是不依不饶,尤其是得知我还要去西藏,更是“邀请”我上车,我拒绝后,一个大哥说,女孩子一个人去西藏太危险了,我们不是坏人。其实他们也没多大恶意,其中那个大哥还是带着一家三口的,但有些人看第一眼就知道并不是一路人。小慈毕竟是搞营销的,和他们打着太极,趁这个空档,我看到一个男孩儿也骑着辆电瓶车就停在我们后面,我便跑去问他是不是也去双廊,男孩儿长着一张娃娃脸地点点头,我问我们现在走的是环海路吗,看不见洱海啊,他带着不标准的广西腔普通话回答说,这个不要问我,我只负责开车,这个你要问他,他身后突然又冒出个男孩儿,手里拿着地图,并且很肯定的告诉我是的。我说我们今晚也住双廊,明天再回大理,我们每人骑辆车,不方便导航,要不然你们带路吧。于是成功结到伙伴甩开了这群牧马人车队的老男人。离开时还听到牧马人车队里有个人喊,你们骑过去多累啊。记得当时小锡接了一句: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说的太对了!

也算是托了牧马人车队的福,结识了这两个孩子。
长着一张娃娃脸,普通话不咋地标准的男孩儿叫小童,是一个大一学生,97年的孩子,一说话我就特别想笑,开心果担当。

另一个叫小锡,也叫星空,小童的学长,开学大四。还是个比较会规划行程的孩子,最起码还有点方向感。

小童和星空骑的是一辆电瓶车,于是便他们俩带路,我们仨跟着,跟着跟着我总觉得不对劲,半天看不到洱海还算什么环海路。我招呼星空停下来在研究一下,果然,我们依旧行驶在214国道,在前方一条小道上,我们横穿进去终于一览洱海风光。

一路沿着环海路,我们骑到了喜洲,在海舌公园旁边有好多小饭店,5个人便一起坐下凑一桌填个肚子,顺便给小电驴充个电。一盘土豆丝一盘肉,5个人把饭吃得干干净净。小童和星空是两个人出来玩儿的,打算的行程是大理——拉市海——泸沽湖,和我们行程唯一对上的也就这环洱海骑行的两天,之后好像有小学妹要和他们汇合,他们一开始以为我们也是学生,对于这件事情我们当然是不会否认的,毕竟我看起来跟18岁似的哈 哈哈。

海舌公园因为其形状长的像舌头伸入洱海而得名,很狭长,走进去的路上,有很多小摊,有卖饮料的,卖零食的,给编辫子的。看到编辫子的,我们三个人就不走了,坐下来编个两三个辫子应个景儿。海舌公园其实也就是洱海一隅,也不需要门票,权当是饭后散步。小童和星空比我们早来大理几天,然而那几天总是阴雨绵绵,所以小童的鞋总是处于晒不干的状态,用他的话来说,都臭了,要扔了,所以大晴天的今天他依旧穿着鞋在洱海里走来走去,他一心认为能在喜洲古镇买到人字拖。为了他的人字拖,我们便一路出环海路开往喜洲古镇,却没有找到合适价位的人字拖,这孩子没办法继续拖着这双臭鞋。

来回古镇的路明显不像环海路那样只要一路往前开就行,有很多分岔小道。去古镇时星空带错一小段路让我对他的方向感的信任度略微下降,逛完古镇天色已经不早了,于是星空开我那辆小电驴,我坐在小童的电瓶车上带路。当时已经是下午5、6点了,我们才骑了一半行程,虽想快马加鞭,但路上风光实在太迷人,还遇见了耶稣光,不断地追着光架三脚架。

坐在小童的车后,小童和我聊了很多,大部分是关于他女朋友的,这个痴情的孩子。他告诉我,他以前在部队待过,当童子军的时候去越南缉过毒,眼睁睁地看着师父牺牲,对生活充满绝望。在人生的低谷,另一个师父带他走了出来,让他明白,人生苦短,遇到该珍惜的人和事就该好好珍惜。当时我真的是半信半疑,毕竟我还跟他说我今年上大二呢。

到达双廊已经快8点了,这座滇西小镇却还没有天黑,各自回青旅修整好相约一起出来吃晚饭。小童和星空听说我们要去雨崩很是跃跃欲试, 于是吃完晚饭后5个人待在我们青旅的大厅磨合行程磨合了好久,也总算是磨合成了。没想到为了摆脱牧马人所结识的两个孩子就这样一起走了半个月。

一切都安排好后,小童和星空也回自己青旅睡觉了,对于明早拍日出的提议,只有星空附和了我,另外三个懒鬼......

我调了5:30的闹钟,醒来,好冷,高原的温差太大了,然而厚衣服都在大理,来双廊只带了几件薄的。果断把床单扒了下来披身上,下楼发现卷帘门是拉下来了,傻眼,细看发现上面插着钥匙,于是一个人偷偷倒腾,怕大清早发出太大声音吵到别人睡觉,慢慢把卷帘门抬上去,把小电驴推了出去。

双廊的清晨出奇的安静,门口的三角梅各自开放。我打了个寒噤,裹紧身上的床单,根据星空传来的地址往他那儿开,找到他后一路往洱海边开,爬上猪槽船等日出。那天的云实在是太厚了,等了大半个小时,天都白了...两人发现旁边就是海地生活,便打算溜进去拍照片,但是找来找去始终找不到入口。海地生活的高脚桌已经成为了双廊特色,估计他们只提供给自家客人所以封了外路吧,我们也只好作罢,回到青旅,和我出去是一个模样......扛起卷帘门,把小电驴推进去,拉下卷帘门,进房间,继续睡觉。

再次 醒来吃了个早饭后去看了一眼南诏风情岛后便一路往大理赶,由于昨天一天没涂防晒霜,小童和星空的脸、手臂、腿、胸前等所有裸露的皮肤已经变红变黑了,我们强行分了点防晒霜给他们涂上。大早上和星空没找到海地生活的高脚桌略有遗憾,然而一路沿洱海走时,我突然发现前方就有高脚桌,立刻冲过去停下小电驴。一人5元随便拍,虽然知道是坐地起价,但也还是接受了,毕竟白色高脚桌是洱海特色。

途径挖色镇,坐在湖边啃着果子遥望小普陀,太阳毒辣地晒着,脱了鞋5人坐成一排用脚感受洱海的温度,然后便开始闲扯,闲扯到本来只有我们5个人的湖边多了一群人,赶紧撤。回大理的途中饿了,回大理的途中经过机场,有一段路正在修路,所以我们离开洱海边绕了好久的城里。

绕到肚子饿了,小电驴也快没电了,便找了家餐馆吃饭、充电。因为一进城路况就比较复杂,所以我还是坐在了小童车后导航,路过一处寺庙停下来拍照,我刚一下车才走几步路脚就揣在了路牙子上,踹中了小脚趾盖儿,鲜血直流,疼得我直接蹲了下来,小童比较有经验地用OK邦裹住我的小脚趾。哎,出门才第二天就负伤了,这后面的日子可怎么过啊......突然间我就成了个半残疾人,回到风鸟拿行李,本来我们打算今晚就去丽江的,后来临时决定第二天走,然而风鸟的房间已经满了,小童和星空陪我们去拿了行李,背着我的行李扶着一瘸一拐的我去了刚订的一家青旅。今晚是在大理的最后一晚,安顿好后便出去逛古城了,顺便去药店看看,然而卖药的说我那个靠时间治疗吧,自个儿长好了就好......一瘸一拐地逛了之前没逛过的那片儿,小童还在执着地找着人字拖,虽然依旧一无所获。洱海门下,有歌手在弹吉他唱歌,坐在旁边听着、聊着、约好第二天汇合的时间便散了。
晚上回青旅洗澡的时候感觉头皮火辣辣地疼,我之前还得意于自己防晒工作做得好,一行五人只有我没晒伤,一洗头才发现头皮晒伤了,把刚刚在药店她们买的芦荟胶抹头皮上更难受,黏糊糊的......后来脱皮时简直就是超大块头皮屑......

第二天赶在青旅早饭的deadline起来吃,豆浆+馒头,索然无味,不是我的菜,对面的小哥在推销他的鸡血藤,但我却看中了他的裤子,居然也有卖,于是吃个早饭,花了30块钱买了条裤子。星空和小童来时,带上刚与他们汇合的学妹阿宝。由于去丽江的火车还早,我们打算去趟三塔寺,小童由于有点感冒发烧就留在青旅等我们,阿宝也陪他一起。今天星空变乖了穿了条长裤,估计是前两天穿短裤晒得吃不消了,然而今天穿长裤拍照时一会儿蹲这儿一会儿蹲那儿,皮肤被裤子磨得生疼,可怜的娃儿。从三塔寺回来,由于早饭没吃好,我提议去找再回首鸡丝米线馆,一致同意,找了好久才找到,超级超级好吃!!简直恨不得吃两碗!

大理坐火车去丽江其实很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掐好时间坐公交去火车站,到站时天空开始飘雨了,感恩吧,最起码环洱海的两天晴空万里啊!在火车上,眼看着雨越下越大,果不其然,到了丽江,好大的雨......由于小童和星空的住宿是一开始全部订好的,而且他们今晚的那家略贵,我们便找了家便宜的分开来住了,拖着只残脚风里来雨里去的,伤口没有发炎居然还神速地好了......放下行李,出门去吃门口那家腊排骨,丽江特色,巨难吃......还不如吃鸡丝米线呢,然而我后来一直都没有吃到鸡丝米线。
我在客栈老板那儿咨询了明天去泸沽湖的车,之前看到一个小伙伴的朋友圈,今天从泸沽湖丽江发生了塌方,被迫返回了宁蒗。所以我们很担心明天能否顺利进入。老板说可以走老路,只是老路时间比较长,都是盘山公路,单程100,来回160。于是我们果断订了来回的。当时我给我们6个都订了,留了我和星空的电话号码。晚上10点左右星空接到电话通知我们明早某地集合,至于到底是哪个地方,他表示根本没有听清司机师傅的口音,我决定在打过去问问,星空提醒我这个司机师傅挺凶的让我打过去问的时候小心一点,果然,吓死我了这态度,虽然被吓死了,但我还是没有听懂到底明天在那集合。和星空合计了一下,就在腊排骨对面等好了。

大清早醒来火急火燎赶去等车总不来,果然等错了地方......这师傅的脾气也真是够了,转过来接我们的时候态度之恶劣是我前所未见的,小童明显脾气也上来了,我赶紧拉住,先到了泸沽湖再说。车很破,路很难走,司机态度很差,在摊上走山路晃得我晕车,总之进泸沽湖的路上我内心一直盘算着回去时咋办。
泸沽湖,又称女儿国,处于云南四川的交界,我们从云南进入的泸沽湖,但是我们订的青旅星空小栈却在四川境内,本来说好大落水下,客栈有车来接,然而那司机师傅一听我们不订他推荐的篝火晚会,到了小落水就把我们赶下来了。算了算了,这司机一看就是摩梭人,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息事宁人的好。打电话给来接的师傅,让他多走一段,没想到也要加钱,从60变成100,,先应了,再打电话给客栈老板,也就是凡哥,凡哥是个特仗义的新疆姑娘,一听我们就这样被欺负可不行,打电话给司机说最多80。其实这个司机人也挺好,我坐在副驾驶上和他聊得挺开心的,可能宰客成了风气才这样吧。

泸沽湖是个特别静谧的地方,细腻而温婉。拖着行李冒雨从车上下来走小巷到星空小栈,凡哥是个大美女,爽气,看我们一天都还没吃饭便抱了一堆摇摇乐过来送给我们吃。我们收拾完行李在公共区域玩,等房东家做饭吃,顺便等星空他们的另外两个小伙伴。凡哥养了一条阿拉斯加,叫honey,特别萌蠢,一向怕狗的我看到它都不怕了。其实泸沽湖每个村子里都会有篝火晚会,不仅说是供游客玩的,纳西族的小伙子小姑娘们都是靠篝火晚会认识的,在篝火晚会上,手牵手跳舞时,如果对对方有意思,就在对方手心扣三下,如果对方也有意思,就反过来回扣三下。
凡哥和达祖村的小伙伴们都玩的很好,晚上带我们去篝火晚会时还特意让他们多照顾我们,以至于后来群魔乱舞过后被拉上去唱歌,让我跳舞还行,让我唱歌真的是杀了我吧,当真不知道该唱什么,灵机一动,入乡随俗,来一首《套马杆》迎来纳西族人的大合唱。唱完后本以为可以下去了,没想到纳西族小伙子们一下子把我举起来往空中抛。
篝火晚会结束后,阿塔兄弟三个带着泸沽湖的白酒来星空小栈玩儿,一晚上,打麻将的打麻将,玩游戏的玩游戏,虽说泸沽湖酒度数不深,但罚了几杯后还是比较有后劲儿的。中国地质大学的污王作为游戏黑洞被罚了好几杯,看他明显就不行了。星空小栈7月义工今晚也来了,用凡哥的话说,好小啊,一个大一的广东妹子,叫阿mei,长的像个高中生。玩到11点多,凡哥招呼我们去萨满,达祖村的一家酒吧,我们看太晚了,也饿了,就不去了,凡哥说厨房里有面条,火腿肠,于是这个煮面的艰巨任务就落在了小童身上。同住在星空小栈的还有一个长得很像奇葩说李林的91年研究生,暂且就叫他李林吧,是个随性的弱体质文艺男青年。洗好澡煮好面的小童把一锅面端了上来,大家蜂拥而上啊,饿也是饿了,但主要是气氛驱使,人多吃饭就是香。唯唯和小慈吃完回去洗澡了,我和李林,还有小童、星空、阿宝以及和污王一起来的重庆妹子聊天,一聊聊到凌晨2点多,要不是没带钥匙,唯唯又催我回去睡觉,估计还能继续聊下去,本以为我已经够能闲扯了,没想到李林比我还能扯。

睡梦中被电话吵醒,是凡哥帮我们联系的今天带我们环泸沽湖的司机师傅,一听那声音就知道就是昨天那小哥,其实昨天下车时有闹一点不愉快,小哥本来是来大落水接我们的,60元,由于我们在小落水就被赶下来了,过来接讲价到80的,下车时,我们财政部长唯唯同学和他讨价还价给50,他不愿意,后来一来一去,唯唯见小哥脸拉下来了,便把剩下的30给人家,小哥居然不要,生气地走开了。后来把这事儿跟凡哥说了,想说让凡哥把30给人家,凡哥说,这哪还有送钱的道理。“达祖村的人都很真诚,不说谎话,比较直,但都不是坏人”这是凡哥的评价,这几天的相处我也验证了这一点。

下楼,李林说跟我们搭一辆车,于是我们9个人包了2辆车,价格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均摊下来好像十几二十一个人。我们坐上来了昨天小哥的那辆车,小哥跟个没事儿似的,我坐在副驾驶,他特喜欢和我聊天。他是纳西族人,但不是摩梭人,然而依旧可以走婚。至于走婚制,在民俗村时,听一个拉姆说,这儿是个母系社会,适龄的男男女女在篝火晚会上找到心仪的对象后,半夜,小伙子经过走婚桥去找姑娘,由于这儿的房子都是木质结构,所以小伙子带把刀就能顺势爬上姑娘闺房的后窗敲窗,姑娘开窗让小伙子进来,然后.....此处省略一万字。以前都是暗婚,小伙子得在天亮之前离开姑娘家,第一次时,小伙子得给姑娘准备一个见面礼,若是早上醒来姑娘发现枕头下没有礼物,说明小伙子不想负责任,这样的话姑娘可以趁早和小伙子断了。若是哪天两人想分手,姑娘可以把礼物还给小伙子表示分手。哪怕到了生孩子的时候,娘家人也不会知道孩子他爸是谁,都是自家舅舅养大的孩子,等孩子长大成人后,母亲会带着孩子见见他爸,以防后代近亲结婚。现在除了暗婚,也有明婚的,如果选择明婚,那么这辈子就和这个人过了,小伙子也不用天不亮就离开姑娘家了。拉姆说,她选择的是暗婚,一般这个年纪的都暗婚,明婚的都是上了年纪的,因为他们希望婚姻、恋爱自由,万一哪天不想和对方在一起了,还了礼物就能开始一段新恋情。

离开民俗村,我们去了走婚桥,进走婚桥的路上有很多小孩儿拎着他们摘的果子跟在游人身后卖,追着你卖,就像那年在吴哥窟遇到的一样。一个小男孩儿紧紧跟在我身后让我买果子,实在没办法,我便说,出来时再买,小男孩儿好像有点生气,说:“那你出来一定要买哦,骗人是小狗!”
进了走婚桥,李林拿来他刚从一个小男孩儿那儿买的果子,那个小男孩把一堆果干放在身边,自己在一旁看书。这情景,让人忍不住想去买干果。

由于草海在施工,所以我们只能原路沿走婚桥返回,小哥送了我们一段,让我们可以走山路看风景,他从另一头来接我们,本以为很近的一条路,走得累死,中途还接到送我们来泸沽湖的司机电话,还是那腔调,让我们明天早上7点到里格集合,达祖村到里格还有一段距离,7点,也太早了,而且本来就对这个司机各种吐槽,我打了他们车队的负责人电话,说明了这一点,没想到负责人说,由于游人比较多,而且新路又塌方,老路比较险,能开的人少,才让他来开的,让我们忍一忍,说他就那脾气,这我就不干了,凭什么忍啊,我强烈要求退票,来回160哪怕你退我们一人50,最后那个负责人也很生气,恨恨地退了我们50,说让他这个老农民白白损失好几百,因为钱得贴给司机,我就呵呵了,下次去泸沽湖还是住达祖村,里格,就呵呵呵了。 
因为信号问题,我停在一个地方接的电话, 当我赶上大部队时,他们已经替我遇到了两个准备徒搭去西藏的驴友了,这两个小哥一路徒搭至泸沽湖,身上背着帐篷,他俩加进我们微信群后,便一起走了一段,走到司机小哥等我们的地方便拜拜了,他俩继续徒步环泸沽湖,我们则坐车环泸沽湖

回到客栈时,房东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晚餐,今晚客栈还来了两个泰国朋友。这两个泰国朋友可不得了,不仅中文说得溜,麻将打的可是杠杠的,星空他们可输了不少。

吃完饭大家伙儿聚在一起打麻将的档子,李林看到二娃po出的图,发现白天遇到的两个徒步的朋友正好今晚住二娃家,因为下雨了,他门也不好支帐篷。二娃一听和我们认识,邀请我们去萨满酒吧聚一聚,当时已经快11点了,唯唯和小慈打算去睡了,我和李林约好到了12点必须撤,便带着一帮娃娃去了萨满。萨满是个很小的酒吧,与其说是酒吧,不如说就是个喝酒聊天的地儿,由于当时那片正好断电,我们只好点了蜡烛,拼桌。聊天。

泸沽湖的三天是温馨快乐的,阿塔兄弟的热情,纳西族人的真诚都深深感触到了我,在这纷繁复杂的社会里,还有这么一片地方,纯净。 透过微博,二娃和五娃还在经营着阿塔兄弟客栈,凡哥已经变成了军嫂,祝福。

回到丽江已经是快晚上了,正好是小童的19岁生日,过几天也是小慈的生日了,我们一拍即合地给他们过生日,先去肯德基吃了顿,出门这么多天,没吃肯德基就感觉没吃到肉。

我和唯唯就近找了家蛋糕店订了蛋糕,然后去丽江古城玩儿了。之前正好因为古维费的事情,古城里的商家都闭门不营业,貌似起义成功了,反正我们进古城时没有收古维费,在丽江古城里走啊走啊走,要找地方买鞋。明天我们就要出发去雨崩了,但是,我突然发现,我带出来的一双阿迪居然不见了!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双鞋,哭!路过361度,发现里面的鞋买一送一,正好小童也没有鞋,在大理的时候他就把他那双臭鞋给扔了,这几天一直拖着大理客栈老板送他的拖鞋。在我的怂恿下,小童跟我买了双一样的,嘎嘎嘎,正好就半价了。

丽江古城比大理古城要热闹的多,各种手鼓,各种民族风,我们漫无目的地走着,要说目标的话,找大冰的小屋算一个吧。

小屋很小,左侧就是个玻璃窗,大冰应该是把地往下挖了,透过玻璃窗看里面基本处于俯视状态。怪就怪拍照的朋友技术太渣,居然就拍了块牌子也是够了,也怪当时我手机没电了。 

快十点的时候,我们返回了青旅,取了蛋糕去青旅天台过生日去啦。

有蛋糕,有饮料,有蜡烛,唯独没有打火机,正好一个小哥在一旁抽烟,借个火,一聊发现是个韩国欧巴,这可乐坏了唯唯这个超级哈韩族,凭借自己看韩剧学来的韩语和欧巴热情交流,这水平也是吓呆我们了,后来又来了个韩国美女,更是聊得欢了,其实两个韩国朋友会说中文,都是来中国的留学生。

女孩儿叫迄恩,来中国3年了,明显中文溜得很,男孩儿才来一年,相对欠缺一些。迄恩也是一个人出来玩儿遇上的男孩儿,她是个到处跑的女孩儿,现在刚离开老挝去了泰国
天台玩到了1点,理智告诉我们要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赶7点的汽车,而且是一天的车程。

大清早,伴着雨,我们离开了丽江,在丽江的这几天貌似就没有见过天晴。
本以为是很难熬的9小时车程,上车后发现,后排都没坐人, 星空和我赶紧到后排占了个座把椅子靠背放下来躺着,一看我们俩都是出来混过的,塞着耳机从丽江一觉睡到香格里拉。没想到到了香格里拉上来一拨人去德钦,都是些本地人回德钦县,大家貌似都没有按号坐的习惯,都是找空位就坐,眼看人越来越多貌似位子都要坐满了,我赶紧挪到星空一旁,免得到时和陌生人坐一块儿。没想到我刚走,一个大叔坐我位置然后车就开动了,亏了!在我往后瞄的时候,大叔招呼我过去教他用微信,原来是个藏族大叔,汉语说的一般般,我居然还能和他一路聊到德钦县,我也是服了我自己,在我一路的教导下,大叔已经熟练掌握了微信的各种功能,可开心着了呢。藏族的朋友都特别单纯,这些朋友交多了,内心也变得纯净开阔了,大叔有两个女儿,一个是老师,一个是警察,大叔和我聊到前几年因为有名额去北京玩儿的事儿,说他们没文化,都要有导游才能出门,不像我们,可以自己想去哪儿去哪儿。这时我也想到了前天晚上,还在泸沽湖的萨满酒吧玩游戏的时候,二娃说,我们没上过几年学,比你们笨,动脑子的游戏我们就不玩儿了。这份质朴,让人想到就......不知该如何形容。到了德钦,大叔下车了,我们还要坐去飞来寺,大叔下车时还和我用力地握了握手道别。

到了飞来寺,我们遇上了一个医生,刚刚博士毕业,准备去德国工作,去德国前来云南玩儿。

王医生是一个人, 本来之前在香格里拉遇到一对美国母女,说好一起走的,但是美国母女先走了,住在了西当。当时医生在问小面包车有没有去西当的,正好我们在,我们说今晚住西当肯定贵,而且设施也不一定好,于是医生决定跟我们走了,就这样,我们的团队又多了一个人。按计划,我们明天坐小面包车去西当然后翻山进雨崩村。所以在找客栈的路上,我沿路留了两个司机的电话,都是20一个人,我也就为难了不知道该答应他们哪个,于是就都留下了名片。
加上医生后,我们的团队从5个人变成了6个人,一行6人在萨顶那老板娘的推荐下去了路边的一家店吃土鸡火锅,超级好吃~~~~~~可能是因为我喜欢吃鸡肉吧嘻嘻嘻。
吃饱喝足回客栈,我也在思量着有没有去西藏的小伙伴,毕竟走完雨崩村,这拨人都要回去了。然而客栈里要么是刚从西藏下来的,要么是第二天就要出发的,或者就是骑行的队伍。算啦,还是先把眼前的事儿搞定吧,于是我随手摸了张名片打了过去订好明天的车。刚订完,就看到客栈老板娘带着个小伙子来我们这儿问明天去西当的事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看到这小伙儿时总有点眼熟的感觉,后来据潘潘自己说,可能是因为他长得像潘玮柏,我呸!当时谁也不会想到,从来都没有去西藏的打算的潘潘从雨崩回来后居然在没有任何的准备下和我徒搭去了西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第一眼就觉得眼熟吧。

本来是我们明天去西当的车上多一个潘潘,后来潘潘又来找我说他路上遇到的一些小伙伴还没有联系到车,问我有没有办法再联系辆车,正好另一张名片派上了用场。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起来吃好早饭,本来前一天晚上我们和饭店老板约早饭时说我能喝4碗粥,老板准备了好多粥,然而可能是起太早,战斗力减弱,喝了一碗就不想喝了。
飞来寺去西当很近,也就下个山而已,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飞来寺居然有4千多米的海拔,因为在那呆了一晚上没有一个人有反应。下山到了西当,买了票,80一张再加5块钱保险费,当时要求学生证和身份证两证齐全才能买半价票,所以没办法,花了80大洋,然后我就不舍得再花5块钱买保险了,之后一路都在提醒自己,我可是个没有买保险的人,更加小心谨慎。进雨崩村只有两个方法,要么徒步,要么坐马背上,对于我们这种穷游的孩子,连5块钱的保险都舍不得买,更别说骑马了。

我们穿上了前一天在丽江古城小慈砍价买来的10块钱一双的鞋套,大派用场,我们在翻山时零零星星地下小雨,路况很糟糕,有泥也有马粪。我们大概从上午10点在西当出发进山,到达雨崩上村时已经是晚上7点了。一路上我们遇到了宗伟夫妇,因为一直和我们速度差不多,我们也便一起搭伴走了。潘潘属于体力好的,他走得比我们快,他们那拨人总是在休息站等我们,看到我们来了就把位子让给我们,他们就再出发了。路上不知听谁说,走过156根电线杆,就到达雨崩了,于是我们一路在数电线杆,自己给自己心理暗示。当时衣服外老天在下雨,衣服内汗流浃背。

本来打算住梅朵的,后来发现价格并没有很便宜而且卫生间和住处隔了个露天。大家都很累了便找了家有独卫的三人间。那天晚上唯唯有点儿感冒了,洗完澡我们下楼吃晚饭,唯唯下来吃了一点儿就上去了。幸好有王医生在,我也带了点儿药在身边,客栈每张床上有电热毯,吃完药唯唯好好地睡了一觉。

潘潘住在了他的藏族朋友家,因为他朋友的客栈刚装修,没有卫浴,便来我们这儿蹭洗澡。洗完邀请我们去他朋友那儿玩儿,男生们都去了,我们仨还是打算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醒来,昨天的15人大团在我们客栈门口集合完毕,一起出发去冰湖。我什么行李都没有带,只带了手机和水杯,而且水杯一路都在王医生的背包里。不负重,我就像开了挂一样,蹭蹭蹭跑的快得很。

一行15人,最小的19岁,最大的一对50岁的夫妻,我们尊称大哥为丐帮帮主。早上8点从客栈出发,一路翻山越岭,走走停停,愈来愈清晰的卡瓦格博,俏皮可爱的丛林松鼠。我们到达笑弄大本营时,要了两碗面,6个人分着吃吃,这种地方的方便面简直就是天价啊。吃完有力气了继续爬,15个人虽然分散的很开,但总是前后都能看到人,好不容易到达了小土坡上,发现冰湖在下方。

大家都到齐后,发现唯独少了星空。这可急坏了,突然有人发现,星空已经在下面冰湖旁架起了三脚架了。我们也陆陆续续下坡,说实话,下坡没有路,都是石子儿,所以还是比较危险的。

冰湖的水是卡瓦格博上的雪融化后流下来汇聚而成的,很多来过的朋友都垒上了玛尼堆,我也跟风垒了一个。大家都往冰川那儿跑,几个胆子大的都爬上了冰川。看我身后的人!

本着 no zuo no die,老子又没买保险的情况下,我还是安分点吧。曾经有一批日本登山队想来爬卡瓦格博,就葬身了。卡瓦格博是这一带的神山,每到它生日时都会有好多虔诚的藏民三步九叩地来到这儿朝拜,至今没有人登顶过卡瓦格博,还是座处女峰。
在源头处,我用杯子接了点冰湖的水一饮而尽,甘甜又清凉。

准备回程时,鉴于不走回头路,也鉴于再爬回小土坡也非易事, 我们决定走星空来时的那条路,星空是一路沿着小溪走过来的。然而没想到,这条路,走走走走,就会没路了。

石头毫无规则,旁边又是湍急的河流,有时没有陆路了,只能从水中的石头上过,这时真的是庆幸遇到这这些小伙伴,男同胞们主动地充当起了保护者,站在每个点上把女孩子们一个一个拉过去先。有时都是树丛,就用折下当拐杖的树干撇开枝丫往前钻。好不容易回到笑农大本营啊,说真的,当时坐在大本营的长凳子上看着这些才认识几天的朋友,真有种生死之交的感觉。

从大本营回雨崩上村都是原路返回,大家走得略分散,但都陆陆续续能衔接得上,唯独唯唯和小童,这俩人,我们13个人都已经坐下来准备吃饭了,还没回来。唯唯是体力不支,小童是陪着她一路边唱歌便回来的。15人一起吃了顿饭,特别香!吃完饭我们还要带上行李去雨崩下村,因为第二天去神瀑要从雨崩下村走。天早就已经黑了,我们打着手机的手电筒往前走,好死不死乌漆嘛黑的我就站在了唯唯和小童旁边,天太黑,还有狗啊驴啊什么的,帮主说我们不能分太开。所以,这俩人我又不能不管他们,于是一边被我骂一边被我牵着走。

雨崩下村找到住处后我们便洗澡休息,发现今天徒步山路11个小时,两个大脚趾和两个小脚趾都长了大水泡。这明天怎么去神瀑啊......王医生顺走我一瓶防晒霜后告诉我明早把泡戳破裹上纸巾。

临睡前我和星空说,明天若有日出打我电话叫我起来。大清早,手机震地厉害,赶紧披了条被子出门,星空说,貌似这边方位不太好,看不到日照金山......我去,回去继续睡。

睡到8点起来,王医生拿来针和打火机,小童自告奋勇地要给我戳水泡,疼倒是不疼,就是不知道待会儿走路会怎样。
弄完准备下楼时,小慈打了退堂鼓,说太累了就不去神瀑了,在客栈等我们。于是我们便把行李卸下,轻装上阵。吃完早饭就出发了。

今天的主要目的地是在神瀑转上一圈,中途看到莲花生大士的修行洞,传说中的生死洞,我一提议,大家便同意先去钻生死洞,传说,钻过了生死洞,后面几年都会顺风顺水,洞内乌漆嘛黑,什么都看不见,潘潘打头阵,一开始还找错了,进了死胡同,在丽江开青旅的小哥找到了洞口,洞非常小,小哥其实有点小胖,但是个灵活的胖子,一扭一扭就过去了,他的成功钻过给了后面的人极大的信心,紧接着潘潘钻了过去,然后就轮到我了,洞不仅小,下面还是个水塘,需要把肚子挺下去才能钻出去,就是说不能怕脏,反正身上已经脏到不行了,况且卡了一半只能继续往前挺啊,终于被我扭出去了!尼玛头探出去就是悬崖......

钻过生死洞,去旁边的小庙里拜了拜,喇嘛还让我们看了莲花生大士的手掌印,当时是我第一次接触莲花生大士,当时的我怎么也不可能会想到,十几天之后我会在珠穆朗玛峰脚下的绒布寺里,被活佛领进莲花生大士身前修行的地洞中。

离开了生死洞,我们继续前行,神瀑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

路上遇到很多欧美人,明显别人的体力就比我们好,但是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抵达了神瀑,宗伟夫妻俩绕着神瀑转了9圈,传说要转奇数圈,被神瀑的水洗礼到,能扫除孽障。我扣起帽子也冲了进去。尼玛一进去,被瀑布水一脑袋浇下去就没了方向,在水流最大的地方愣是不知道往哪儿走......

男同胞们都脱了上衣往里跑,而女同胞们......只能穿着湿衣服回去,不过还好,虽然温度低,但是紫外线强,所以走了一会儿差不多也都干了。

回到客栈差不多下午2、3点,大伙儿一起吃了两盆炒饭,便出发翻山从尼龙回,不走回头路。今早王医生并没有跟我们去神瀑,他赶时间一个人先从尼龙回了,难怪昨晚顺走了我一瓶防晒霜,真是个会保养的男人......根据王医生所述,我们渐渐找到了正道,14人不离不弃,哦,不对,途中遇到两个从印度走回香格里拉的喇嘛,他们拐走了我们中的3个人,小童、星空和一个妹子跟着那两个喇嘛走的飞快,剩下我们11个,体力不支的体力不支,脚崴了的脚崴了,上山、下山都是山路,虽然尼龙这条路有悬崖,但是相比于西当那条路,没有泥路。路上我把那10块钱的鞋套给扔了,它也寿终正寝了,线都开了。这条路的后期都是在悬崖边上走,说实话,腿真的已经很累了,但真的不敢停,因为旁边就是悬崖,下面就是澜沧江......
潘潘把每个人拉过一滩水流后,我变成了打头阵的,小慈紧跟其后,休息了一上午的小慈明显体力上升,边聊边走突然看到前方有个穿黄衣服的傻×在自拍,这是小童吧,小慈说,我定睛一看,果然是这个傻帽。(背着蓝书包那个)

小童说,星空他们走太快了,把他给甩了......然后他就边自拍边等我们了,真是个傻孩子。
这时我们也快到停车场了,大概走了十来分钟就看到了下面停了两辆车,还有星空。

这是星空在下面给我们的拍的照,看到人没?
星空微信传来说,下来。卧槽,这怎么下!
“直接下!” 
大家都是颤颤巍巍的,石子路,特别滑,但不得不下啊,都到这份儿上了,还好旁边有一条骡子走出来的小路。上午王医生就是从这条路走的,很是后悔,觉得自己没有尝试一下直接从旁边滑下来,小童得知这事儿后特别想去滑,被我们集体制止,保命要紧!

回到飞来寺,萨顶那已经客满了,我们只能住进16人混合间,唯唯已经瘫了,收拾好行李,我们几个去吃晚饭,唯唯表示走不动了,于是我和小慈还有小童、星空以及潘潘去吃了土鸡火锅,正好遇上隔壁桌明天打算进雨崩,普通话极其不标准的小童和人家桌聊得可开心了,喊都喊不回来......这算是我和小慈、小童以及星空的散伙饭了,明天他们仨和唯唯就要返程了,潘潘决定和我一起去拉萨。散伙饭后,大家一致同意去泡脚,泡脚店里遇上了帮主一行人,巧。边嗑瓜子边泡脚边聊天,也许是最后一晚了吧,大家都舍不得散,泡到12点了才不得不回。 

再见了,在路上遇到的小伙伴们,明天就要开始徒搭去西藏了,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是,不得不行,漫漫朝圣路,慢慢走。 

本篇游记共含14207个文字,4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7-01-11 21:15

2017-01-11 21:1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Aries 的图片:

2017-01-12 07:57

真美!

2017-01-12 09:03

2017-01-12 10:18



我的东北游记http://www.mafengwo.cn/i/6528473.html 求互赞

2017-01-12 10:54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2017-01-12 18:26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2017-01-16 16: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