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逃离 一路向南·广州-珠海五日

8
兔巴妹 LV.7
2017-01-12 17:15 207/3

【写在前面】

  从来没有在冬天出去玩过,一来,年终岁尾总是特别忙;二来,大冬天在我的概念里也不是特别适宜出去玩。今年,却在年底的时候无比期待一次出游——每当日子过得特别压抑,我就特别需要出去放放风,短暂地逃离几天,喘口气。

  聊天中,跟闺密提起想去云南,她蠢蠢欲动地表示受到了诱惑。虽然后来目的地变成了广州珠海,但这并没有妨碍我出游的心情,温暖,自在,就很好。

  有人说,情侣决定在一起之前,一定要一起出游一次。我深以为然。旅程中太多的选择、琐碎、意料之外,桩桩件件,都是考验。

  情侣是这样,朋友也是。有时候,关系亲近的朋友却不一定适合一起出游。我甚至很矫情地觉得,与其跟一个兴趣不同的旅伴一起出游,还不如一个人自由行来得轻松。

  而对于这次出游的旅伴,我没有丝毫担心。大学室友,小小的一间宿舍里挤了四年,彼此熟悉到可以一起喝一瓶水、一起分一碗粥,而全然不会有什么别扭。我们看似是不太相同的人,但骨子里那些小小的坚持跟倔强、那些别人不懂的小心思,却如出一辙。

  一直觉得她是个大气而有福气的孩子,远比我平和淡定。从不见她头悬梁锥刺股,成绩却一直很好;从不见她经营算计,该有的却一样没落下。需要做决定的时候她可以,需要配合的时候也不磨叽。旅途中遇到的大小意外,她都能一起坦然面对。这样的旅伴,在我看来,可遇不可求。

  我们一起去了张家界,又去了广州珠海。而这两次旅行,回味起来,都让我觉得时光飞逝,意犹未尽。目的地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有一个投缘的旅伴,共同营造一份开朗舒畅的心情。

计划之中却意料之外的帝都行

  因为这次旅行计划得实在匆忙,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抱很大希望能找到合适的人同行。于是自顾自确定了目的地:云南

  然而查过了武汉昆明的高铁跟机票,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案。高铁时间太长,航班选择余地不多,关键是,没什么折扣。于是,我开始选择中转方案。第一选择,自然是帝都。因为,那里有我想见的人。碰巧,还有一场我想听的音乐会。按照原来的计划,帝都是我出行中不能跳过的第一站。

  哪知后来情况有变,闺蜜一改她往日50%想去50%不想去此消彼长的风格,考虑了几天后决定与我同行。根据她的假期安排,我们调整了方向,决定去广州。其实这样一来,我本可以不去帝都,武广高铁不是一般的多。然而这时我已经开始看音乐会的票,也知会了想见的人,闺蜜又买到了北京广州的特价机票。所以——那就这样吧!

  出行的前两天,接连两场活动,忙得鸡飞狗跳。第一天加班到晚上九点半,第二天一早把行李箱放到公司,拿了相机奔去参加另一活动。现场一边拍照录音,一边给通讯员提供信息,安排她先组稿。一点半回到公司补充编辑通讯员稿件,两点半交稿待审,开始处理照片。那天的现场出了点问题,启动仪式上,领导们触摸启动球的时候球没亮,他们手拿开了球才亮,需要把两张照片后期合成才能用,又是一通折腾。接下来修改、上传、发微信推送。Z38晚上20:09从武昌站发车,我折腾到七点多才从光谷出发,晚饭都没顾不上吃跳上地铁赶去取票——为了出去玩,我也是拼了……

  接下来,帝都一日,我从西三环到东四环,再到西六环开外的门头沟,再再返回市中心,再再再到东六环外的首都国际机场,无比匆忙,又无比完满。

  规划行程的时候,我望着地图上东西相隔的几个点,颇费了一番纠结。最初想租个车来完成这一日的奔袭。然而出于对帝都路况的畏惧,加之对自己技术的不自信,最终还是决定依靠地铁。虽然,武汉司机名声在外,我在接待中也几次听客人感叹:武汉司机太彪悍,在武汉开好了车,哪个城市都敢开了。然而,我还是没敢在武汉之外的城市开过车。

  出发的前几天,一直收到帝都雾霾严重的消息,一度还跟闺蜜讨论:这样雾霾下去,飞机还能不能飞。然而,22号早晨一下火车,清风白云!相伴而来的,还有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再体验过的贴着地面扫过、卷起一层土的西北风,冻成狗!

  第一站,先去见我想见的人——汇合此行的旅伴、闺蜜,去见另一个闺蜜,另一个旅伴。我的圈子不大,值得付诸所有努力去珍惜的朋友不多,她们占了两席。几年未见,再次相见,却并不觉得有距离。仿佛昨天、上周,才刚刚见过;仿佛接下来我们就要一起去食堂吃饭、去教室上课。只有闺蜜家新生的可可同学,踢腾着他的小手小脚丫,提醒着我们时光飞逝。

  接下来,探望另外两位我想念的人。每次去北京,只要有可能,我都一定要赶去。那里,是我内心的一处寄托,在那里,我可以做回一个被宠爱的小女孩,穿着花裙子、花边袜、小皮鞋,辨梢翩翩飞舞着两只小蝴蝶,一如童年记忆中一样。只是,这次去得匆忙,连一束花都不曾带。但我知道这不重要,此心安处是吾乡!

  匆匆赶去,匆匆告别。寒风中,周围的群山、叫不到的出租车,让我几乎都快忘了自己身处帝都之中。这样的场景,真像北方某处不知名的小村庄,萧瑟,清冷。手指已经冻到麻木,一遍遍刷着车辆信息,终于盼来一辆姗姗来迟的公交车。跳上车的那一瞬间,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就这样一路昏睡到终点。

  这天晚上,“国之美-2017中国三大男高音北京新年音乐会”在人民大会堂举办。这是我此行的另一个重要目的。

  音乐会很棒,彩蛋很意外、很精彩,而我感受到的现场气氛……却有点遗憾。

  之前一直想等大麦网开票,在线选座购票,却迟迟没有等到。直到音乐会前一周,刷了下微信购票信息,发现只剩下两档可选,无奈匆匆订了票。这大概是所有遗憾的起点。

  到了现场,我首先发现自己坐在了几十位大爷大妈中间。开场前,他们热热闹闹地各种自拍、互拍。开场后,各种交流,继续拍。继而,我发现人民大会堂毕竟不是专业的演出场馆,座位的高度相当让人郁闷:坐在后面,前两排观众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我的视线。

  但好在我个子够高,坐得笔挺,勉强可以在大爷大妈们晃动的人头中间看到半个完整的舞台。虽然我猜我这样坐很有可能挡到后面观众的视线,但我真的也想不到别的解决办法。

  视线问题解决了,噪音问题却并不能凭借我一己之力解决。我后面坐了一位评论家,挨个点评完三高,我以为他该消停了,没想到他接着开始挨个点评歌曲,点评中,“卧槽”不断;旁边一位,全程跟着唱。水平么,给他个麦他估计能把台上那三位带跑了……真的很想给他俩一人发个口罩啊!

  音乐会现场,鼓掌很正常,但我这是第一次听到还有吹口哨的……这是德云社的封箱专场么?此外,还有录视频的,不光录,录完还回放,台上唱下一首,他回放上一首,声音还开老大。不知道他人坐在哪里,但手机里的声音却清晰无比。

  最后一首结束,观众鼓掌等待返场,演员回到台上。返场第一首,三位小男生的合唱意外地好听,清亮纯净的童声。可是,此时,周围的大爷大妈们开始穿衣服、戴帽子、收相机跟包包。返场歌曲还没唱完,他们已经起身走了……

  后来,在飞机上跟闺蜜吐槽以上种种,她说,可能他们拿的是赠票吧,自己买票看演出应该不会这样。这让我想起几次为各种演出帮忙的经历,确实每场都有不少赠票。其中一小部分是赠给师长亲朋,而另外一部分,就去向不明了。有些比较上心的个人跟团体,还会关心一下票都给了什么人,大多数人顾不到这么多。

  三高真的很棒,但这场音乐会,大概算是我看得最糟心的一次了。以后,不能网上选位的演出,可能真的会慎选了。

  离开北京之后我才知道,其实那之后的几天,《如梦之梦》也在上演,一直想看,却一直错过;也是离开北京之后我才想起来,我跟另外两只几年未见,见了面却只顾了聊天,都没想起来拍一张合影……每次都留下些遗憾,也许只有这样,才有下一次启程的动力吧!

  看完演唱会,赶末班地铁抵达首都机场,在那里订了个休息室。在休息室里,收到我哥发来的消息:原来你去看那么老土的演唱会,难怪之前问你都不说。怒怼了他一番之后,朦胧睡去。

  生活中,这样说的人不少。我早已习惯了自娱自乐。车上有其他人的时候,我很少开音乐,因为我的播放列表里,很多民歌,很多军歌,当然,也有很多梁静茹、梁咏琪、SHE、周杰伦、陈绮贞。

  我从不觉得听谁的歌就代表着时尚,听谁的歌老土。我只是不解: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我们为什么不能喜爱着自己的喜爱,同时也尊重别人的喜爱呢?

  于我而言,军歌、民歌是情怀,是童年的记忆。而《丝路》、《口香糖》、《热带雨林》、《牛仔很忙》、《最初的起点》是我青葱时代的印迹。他们都很珍贵,无需别人懂——“这些固然很好,可我不想要,你不会劝。那些你不喜欢,但我心仪,你绝不出言扫兴”仅此而已。

  短暂的五六个小时停留后,我们将经历三个多小时的飞行,一路向南。那是别一段新故事的开篇……


  PS:我的机场订的休息室是T3的takeanap眯一会儿计时休息室,4-8个小时200元。很后悔,特别后悔——如果单纯只是想要找一个休息的地方的话,这里可能还不错,有沙发可以躺,有电脑可以看电影。但是好多人是想要在这里睡一下的,这就基本不可能。它是一个敞开的空间,类似办公室的格子间。我住的那天晚上,碰到两个打呼噜的,根本没办法入睡。另外他们的沙发可以调节角度,但是调节的时候总是吱吱响,总体噪音很大。

  后来还有人在网上问我,感觉这个休息室怎么样。我只想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选择在三元桥附近找个酒店住,然后早起一小时打车去机场,这样至少能小睡一下。

本篇游记共含3785个文字,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7-01-12 22:57



我的东北游记http://www.mafengwo.cn/i/6528473.html 求互赞

2017-01-13 09:29

塞班岛旅行特价机票酒店。拥有正规执照,售后有保证,专营:地接,导游,酒店预订等服务,微微号330233244,有问必答,真心期待您的光临!

2017-01-14 14:0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