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的2016# 在月色如银的日子,想起那座名叫纽卡斯尔的城

  • 出发时间/2016-01-01
  • 出行天数/365 天
  • 人物/一个人

思念

        2017年1月7日,我在长夏无冬的深圳,写下对长冬无夏纽卡的思念和回忆。2016年已画下休止符,随之结束的是我在英国两年的留学生涯。回忆过往,千头万绪涌上心头,翻看照片,回忆满满,要是我能施展魔法,把照片中的情景还原成现实,该多好!还记得初来乍到时,纽卡把我这个从小在深圳长大的南方姑娘虐得不清o(≧口≦)o 来之前咳嗽没好,到了纽卡愈演愈烈,有时候咳得连课都上不了,只能狼狈地奔向走廊~~(>_<)~~ 所以刚开学,我周五就总请假,真觉得挺对不起选修课老师,她的课讲得真好,但我不想在主修课请假~折腾好几个月,GP给我开哮喘的药,却也治不好,最后在纽卡认识的一位来自香港的阿姨,给我推荐姜粉,喝了一周,竟彻底好了!后来我每次咳嗽,在看不了医生的情况下先喝姜粉,屡屡奏效!真是谢天谢地。以前国内的家人朋友问我,在英国怎么样?一开始我只能说,非常不习惯。深圳是座年轻的不夜城,大商场夜里10点关门,小商铺营业至午夜,都是寻常事。街上行人摩肩接踵,好不热闹,我喜欢也习惯深圳的快节奏、现代化。但在小小纽卡,街上总是行人寥寥,一派清冷的样子。商铺7、8点关门不说,餐厅关得更早,反倒是酒吧跟夜店一直热闹到深夜,这样的生活,加上纽卡标志性的妖风,跟每天不忘恩泽人们的雨水,还有冬日里9点天亮,下午三点天黑,简直不要太郁闷哦!

        然而经过两年日日夜夜的“磨练”,我愈加喜欢上纽卡,喜欢上这里不疾不徐的生活方式,第一次体会到轻轻松松逛街的感觉;喜欢上周末Geordy们成群结伴去看球赛的热闹场景,有他们在的地方总是很瞩目,却不是足球流氓的样子;喜欢上彬彬有礼的英国小哥或妹子,不小心碰到你一定会say sorry;喜欢上Eldon Square里虽然品牌没有伦敦丰富,但服务态度毫不逊色;喜欢上公车每次下车时,人们排着队一个一个跟司机道谢;喜欢上Grey’s Monument各式各样的集市,难忘在这里买到最美味的香蒜香肠,还有深深沉浸在Nutella的西班牙油条;喜欢上傻乎乎无处不在的鸽子,很庆幸从来没中过“头彩”;喜欢上泰恩河的千禧桥,每次在火车上看到她的身影,就知道归途的方向,疲惫的身躯很快就能休息。是的,两年光阴,竟让纽卡有了“家”的感觉,我绝对把这里当第二故乡!

口译班回忆

        印象中特别深刻,开学第一节课,教视译跟交传的Michael让我们带笔记本电脑去上课,教我们注册i4life,所有跟交传相关的独门秘籍,他都上传到这个网站上~还告诉我们怎么用Voice Thread录音交作业,没想到第一周就有作业o(╯□╰)o 后来第二学期 Michael又给我们每人发一只为练交传量身定做、在口笔译专业代代相传的“魔法笔”,不仅可以录音,还能配合一个神奇的本子一起使用,细化交传练习,方便扣错~所以Michael老湿给我们的感觉就是“技术宅”,他的辅助教学工具真有意思^_^ 更有意思的是Michael在开学后不久给我们做“性格测试”,将性格互补的人每3人一组安排在一起,课下一起做练习。于是我就跟一位活泼可爱、歌技超群的武汉妹子还有优雅可人、思维活跃脱线的上海妹子做了一整学年的练习~后来跟其他同学聊天,才发现不少“官配”的同学要么聚在一起吃饭比较多、要么不怎么约起来练习,更多的是自发重组“CP”去练习。其实没有按照老师的安排一起练习也无所谓,只要找到适合一起练习的小伙伴就好啦。只是没想到原来我们按照“官配”一起练习了这么久,还蛮少见的,也是乖出了自己的想象o(╯□╰)o

       在纽卡学习的日子总是压力满满,但是跟第二年相比,第一年简直是轻松o(≧口≦)o 由于我的拼音姓氏C是全班之首之一,几乎每门课都被安排在一大早九点钟,连唯一的选修课,也是周五九点:-( 在太阳迟迟不露面、妖风凛冽的漫长冬季,这课表安排简直虐死我,不过倒是让我练就了竞走神功o(╯□╰)o 还记得Eric除了仔细分享学习英语的方法,还提醒我们冬天防止抑郁,那鬼天气也是够了。不过后来习惯了还好,只要进到室内暖暖的,有同学室友陪伴,时不时做个练习聚个餐,冬天也就过去了~还记得Eric分享他采蘑菇的经验,但重点不是跟我们倾诉他的业余爱好,而是拿采蘑菇跟口译学习做比较,听了之后非常受益,同时又觉得十分诙谐幽默~印象特别深的事,Eric常说,你们要对得起家人供你们不远万里来英国学习,不然留在国内哪里不好呢?由于种种原因,我们专业清一色是同胞,连老师也基本上来自内地和台湾,只有教授笔译的几位老师是英国人。我竭尽全力去认识英国人,不过始终觉得无法融入人家的朋友圈,我也不能接受啤酒社交的常规方式。跟几个同学聊过,包括师兄,都觉得很不容易,这样我就释然了一些。不过起码我有努力去尝试,不希望落入留学生只跟同胞打交道的怪圈~

       经过一年的努力,第二年我终于如愿读到口译方向。第一年期末考的时候,考交传无比紧张,明明屋子里只有两位监考老湿,一台摄像机对着自己,竟然比在公司里做会还紧张百倍,也许真的天生惧怕镜头o(╯□╰)o 考完之后回到等候室,大家互相探讨自己的译文,悲伤逆流成河:-( 因为要等所有上午场的同学考完,大家才能离开,等得百无聊赖时,有个男生居然号召我们玩起杀人游戏,这还是我生平第一次在考试等候室玩游戏呢!后来越玩越嗨,等下午场的同学来交班,我们都不想走,估计监考的学长是崩溃滴,哈哈~不过这非常有助于缓解我们当时对考试结果忐忑不安的情绪,这位蓝同学太机智啦!

        第二年我们跟一年制的同学一起上课,真的不得不佩服,人家就是有本事hold住浓缩成一年的课程,我们上过一年都觉得亚历山大,何况他们,而且后来还表现得越来越优异,真不是盖的~第二年的课程开始,我周末基本上就没休息过,不仅要练交传,还得练同传;不仅得找同学练,还得去学院的同传练习室,设备更好。还有其他理论课选修课o(≧口≦)o 一开始觉得强度太大,但看到比我还努力的同学,就一点儿不敢松懈,久而久之习惯就好。学院对我们也是非常用心,除了超赞的硬件设备,每年都会请Jane、Tim还有Katrain三位口译届著名翻译给我们上两~三周的课,Jane和Katrain还是我们的校友呢,经过近十年的打拼,已经是业内知名翻译,不晓得十年后的我会是怎样呢?通过聘请外援,我们不仅能享受老师的专业指点,还能通过这些业内大拿传授在校内无法获取的职场专业经验,真是不可多得的宝贵体验。当外援老湿们授课之余有些想家的时候,真的从心里感谢他们离开家人不远万里跑到英国给我们上课,确实很不容易!除了棒棒的外援,院里还经常邀请口笔译届各位专业人士来开讲座,实在是令我们受益匪浅。虽然我们跟巴斯相比可能还有点差距,但跟某些英国同类型院校相比,已经好很多很多了!我们口译方向,同传课每周五都有模拟会议,每个学期末则交传、同传都有大型的春季或秋季模拟会议,而有的学校则没有规律的模拟会议,训练强度比我们低多了~每当我认识新朋友、新舍友,他/她们虽然来自工程、机械或商学院,但听闻我读的是口笔译系,立马觉得好厉害(哈哈我是挺普通的啦),看来我们系的确美名远播啊,人家称赞的时候我内心是小自豪滴^_^

       我们系的老师都特色分明,之前说过Michael这位文质彬彬的技术宅,虽然第二年没有继续教我们,但偶尔跟老湿聊天,他小小滴吐槽了一下师弟师妹对他的课反应比较淡然,他要想方法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反正我们是挺喜欢Michael和他给我们带来的各种各样有趣小科技啦~Eric老先森每年负责到中国招生,所以我们来纽卡之前已经被他“虐”过一遍了~他相当学识渊博、幽默风趣。新生酒会的时候,他还跟我们说,人生不需要做计划,他也是这么教育儿子滴o(╯□╰)o Fred则总是笑意盈盈,哪怕我们上课的表现不尽如人意,我也从没见过他黑脸,性格特别好。弗朗西斯老爷子的眉毛太抢戏,上课时总是不自觉被他舞动的眉毛吸引是怎么回事o(≧口≦)o 瓦莱丽老太太总是温文尔雅,学识深厚,兼任戏剧研究,却指导选修课的学生排出一个满嘴50年代英文用词、极富张力的现代剧o(╯□╰)o Phoebe老师以前也是像Jane老湿她/他们一样的外援,后来转正教我们传译课,她对英音的执念最浓。Yelta老湿跟Fred一样和蔼可亲,字幕翻译课上得挺有意思。还有可爱的Lucas,我们的博士研究生师兄,虽然他上课有点沉闷,但他的颜值足以让一切问题不成问题——半开玩笑的啦,Lucas很腻害,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英国人!他的口音配上一脸书卷气,真没看出是巴西人o(╯□╰)o 而且他通晓多国语言,毕业后顺利拿到英国一所大学的教职,也算是咱们系的佼佼者~

       我们班的同学都很有个性很优异,大部分都来自北方,而且武汉的同学特别多,大家都有定期的同乡聚餐,台湾的同学也有,但我却没有深圳同乡会,广东的也没找到,可能也跟我特意避开华人同乡会,把更多时间用在外语的各种社团有关吧,但没有同乡多少令我有些失落,不过班里倒是有一些广州佛山珠海的广东妹子~后来上同传课,Fred喜欢让大家发挥方言的优势“虐”同学,虽然我会粤语,但毕竟不是广州人,练起同传来还是难度不小啊o(≧口≦)o 经过两年,有些熟悉的同学会变普通,有些普通的同学会变熟悉,总之在亚历山大的日子里,有同学们一起做练习,一起吃吃喝喝看电影过生日去旅行去唱K还有过春节,虽然离家千万里,有了同学的陪伴,少了很多伤感,觉得暖暖的很开心很欢脱O(∩_∩)O~ 尤其是写论文的时候,整整三个月基本上生活重心都放在论文上,要不是有亲近的同学陪伴相互吐槽,真不知道该如何度过。这两年能认识那么多有趣又有才、来自天南海北、本科专业各不相同的同学,真的很开心很感恩\(^o^)/~ 毕业之后,基本上所有同学都回国发展,有的同学留在了纽卡的教会,有的去瑞士实习,有的去法国深造,真是太腻害了!我的西班牙语至今还是半吊子水平~~(>_<)~~回国的同学,大部分都集中在北京上海两个雾霾重灾区(上海比北京好得多,但也比深圳差得远吧),要是能跟小伙伴在北京汇合就完美了,不过面对雾霾,我还得慎重考虑o(╯□╰)o 

悠悠校园

健身解压

        纽卡有超过160个社团,65个运动俱乐部,难死选择困难症的我o(╯□╰)o 去体育馆兴奋滴考察之后,认真考虑过跟同学一起加入马术社,但不仅要自备买装备,像我们这种小白还得每周交30胖子上马术课(已经是会员价~~(>_<)~~),研究生的课时紧张,还不能保证每周都有时间去上课,只好忍痛挥别:-( 我很喜欢骑行,但考虑到买个专业自行车好贵,将来又不能扛回天朝;买二手自行车性能跟不上,还不如不参加o(╯□╰)o 还跟同学试过一次壁球俱乐部,不是我的菜~ 虽然我是超级网球迷,但并不想学网球,以我的身高学起来太辛苦,我还是坐个忠实的吃瓜群众吧~那么就只能报羽毛球社了!本以为羽毛球是我大亚洲人最擅长的项目之一,没想到羽毛球社的亚裔屈指可数,我们班同学更是一个都没有,后来倒是认识了一位师兄~虽然我只参加了一个社团,但每周六下午3-5点的打球活动我几乎场场报到,还认识了一位学工程的印度裔小哥,和两位从印尼来留学的医科妹子。在学习压力大的情况下,每周六的羽毛球活动是我最轻松愉悦的时刻,而且不仅能打球放松,还能跟朋友聊天,真好~后来第二年学业强度加倍,就很少能去,不过还是认识了几位法学院的小哥,连打球都那么认真,我打了一年,都不知道原来把每一场的分数记下来,报给相关人员,累积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进专业组打球(你们看我写的那么笼统就知道我多么自甘堕落待在业余组)o(╯□╰)o 法学院出来真不是盖的,哈哈~

         至于那160多个社团,更是让我选择困难到崩溃!我很喜欢户外活动,本来想报远足社,后来听同学说远足社每周都组织去峰区,或者妖风大阴雨多的地区,看来不能小觑社团活动的强度,本来我参加活动就是为了认识讲英文的人同时放松放松,这样一来就太虐了,忍痛放弃:-( 

        第一年为了打羽毛球,办了个银卡才能进体育馆。本来安慰自己,没必要办金卡,要跑步锻炼就去利兹公园好了。结果图样图森破,纽卡的漫长冬季妖风肆虐,我等南方姑娘实在无法享受户外锻炼的乐趣,于是第二年果断办了个金卡。本来还觉得将近200英镑的金卡好贵,结果跟在伦敦的朋友一比,便宜多了o(╯□╰)o 看健身俱乐部网上的介绍,我好像只能hold住动感单车,顿时觉得自己好弱。。。。。。不过试过一次之后就爱死这个项目了!!!跟着节奏动起来,尤其是听教练口令冲刺的时候,特别舒爽!所有压力仿佛随之倾泻而出,冲刺结束,倍感满足~跑步也是很好的放松方式,从前我都在户外锻炼,结果用了健身里的跑步机,才体会到另一种有趣的健身方式。我可以一边跑步一边看生活大爆炸,或者看电影,又或者听节奏强烈的歌,跑完之后身心愉悦\(^o^)/~ 有空的时候我能坚持每天下了课顺便去健身房,久而久之,不去还会想念跑步机~不过有时候天气好,我偶尔也去利兹公园跑,惊喜滴发现,原来盛夏的利兹公园,夜里有辣么多兔纸出没,草坪上全是萌萌的一蹦一跳的兔纸,可但凡我靠近一点,他们绝对蹦得无影无踪,真是醉了╭(╯^╰)╮ 

伊斯兰教活动周

女性讲座

恋恋纽卡

       在申请纽卡斯尔大学之前,我从未听闻纽卡斯尔。这座曾经的煤矿之城,濒临北海,造船业也曾盛极一时。现在只有汽车制造业还比较兴旺,根据我的个人意见,纽卡很大程度上依赖学生消费,或者说留学生~犹记初来乍到时,舍友妹子来火车站接提着大包小包、从伦敦辗转而来的我,在其他舍友尚未到来前,我们每晚一起睡在偌大的房子里,相互取暖~她带我逛遍纽卡市中心,当时觉得Eldon Square里的牌子没有想象中的丰富,好像还没有深圳的大型购物广场多o(╯□╰)o 然后她又带我买电话卡,帮我调整手机上的制式,反正我这个科技白痴是不懂滴~虽然后来发现,她把我们几个舍友集体带到沟里去——原来我们租的地方在一个很不安全的阿叉区,随后我果断离开,但回忆起当初,她的陪伴还是不错的。起码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让我没那么孤单~

从FB借了两张图过来,纽卡标志性的泰恩河与千禧桥,美哭!

       在纽卡时,一个人去超市,会时不时想起以前在深圳,约住在附近的好友逛益田假日广场,当时恨不得顺着熟悉的感觉穿越回去,逛那个我们无数次去过的地方。现在则正好相反,我怀念纽卡的tesco,只要1英镑,就能买到一大桶牛奶,够我喝上一周;法国小蛋糕一包2.5胖子,有点小贵,但味道超棒;零食区对我从来没什么诱惑力,都不是我的菜,咸的咸酸的酸,但起码这样我不会买零食看剧养胖自己~从前觉得英国的超市真奇怪,无法购置厨具,也无法购置简单的家居用品,要买还得去Wilko。不过现在看来,有wilko那样的超市,反而在想买厨具和家居用品时,选择更多。怀念在wilko还能购置各种各样的园艺用品,买土都不成问题。回来之后,虽然能用淘宝,但毕竟质量参差不齐,不太放心。怀念纽卡的MS,离学校那样近,根本就是故意诱惑我们这种意志力薄弱的吃货╭(╯^╰)╮酸橙烤鸡吃过翻层味,我一个人一餐可以搞定半只鸡,吼吼。有一种面包特别香润可口,一大排面包不出两三天就被我扫光。还有巧克力圣代,居然没有甜腻过人,是我能享受的为之不多的甜品。榛子蛋糕味道也是一级棒,放在冰箱里慢慢吃。不过后来发现瓦莱丽甜品店的法式甜品更好吃,就迷恋上了各式蛋糕,回想起来很甜蜜^_^ 

        现在我还常常怀念paperchase这家文具店。作为本子控,发现paperchase时我简直欣喜若狂,马上办会员卡\(^o^)/~ 这里简直是文具的天堂,心灵手巧的妹子可以买到一切又美又仙的装饰品制作出令人惊喜的礼物!而且产品系列更新速度很快,虽然不一定都是我的心水,但不得不佩服设计师的努力,绝对物有所值。国内的文具店,要么价格惊人,要么平庸无奇,卖的物品也想象力有限,华而不实的东西居多,而paperchase则是美感与实用并存,虽然价格并不亲民,却令人那样欢喜!

这些是带回家仅存的在paperchase买的美物,临走前买了一些精美的本子,因为超重都留在机场了,心疼死o(≧口≦)o

彼得兔灯串,为我的房间增添梦幻色彩,可惜也没能带回来,只能看图怀念~

英国的时候没有怎么拍这家文具店,只好上微博借一些图片给大家看看这家文具店的美啦

        还有Eldon square里偌大的boots,不仅有大量护肤品可供选择,美发、护法、沐浴润肤产品专业齐全,又是逼死选择困难症患者o(≧口≦)o 从纯亚洲品牌转换到纯欧洲品牌,我试了好几个牌子才固定下来,好不容易适应之后,现在反而怀念理肤泉、body shop。从前唾手可得的产品,现在要跑去香港买才有,还不太习惯o(╯□╰)o 说了那么多,我还是最怀念英国人的服务态度,在任何商店,都不会有人亦步亦趋滴跟着你,给你推荐当季流行款,或者推荐最贵的护肤品,甚至做得有些极致相反,在boots里想咨询一下美发产品之间的区别,都很难找到售货员,或者找到了,她告诉你,自己不是专柜销售,请自行选择o(╯□╰)o 就算在化妆品专柜,销售也是彬彬有礼,不会主动推销一大堆你不想买的东西,而是把你想买的认认真真服务好。在阿迪达斯的专卖店、Cotswold的门店,销售懂得很多跟品牌相关的专业运动知识,有问必答,而且很实诚,绝对不会为了卖贵的吹得天花乱坠,而是根据我的需求来推荐,特别靠谱,这样的销售跟他/她们聊天很舒服~我很喜欢这种被尊重的感觉,而不是被销售当成移动的钱包,会呼吸的软妹子。更重要的是,不管在商铺还是餐厅,我逐渐习惯了与服务人员相互道谢,这在英国是在自然不过的事,对我们来说则是难得的体验。回国后我依然习惯性跟服务人员道谢,却很少听到他们回一句不用谢,真是心塞:-( 

        另外,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坐公车下车时,每个人都会对司机道谢,这在天朝简直难以想象!当然,天朝的公车一般都挤成沙丁鱼罐头,也是没办法~不过后来我发现伦敦的公车有后面,只能从后面下的时候,也没有人跟司机道谢~所以咱们纽卡人素质还是蛮高的啦^_^ 除了令人印象好的礼貌,在英国公车上,还常常能见到司机把前门降低,打开接驳板,方便坐轮椅的人士上车。但有一次,令我印象格外深刻。有一次在Herne Bay去坎特伯雷的公车上,高峰时期挤满人,爱心通道上已经有一位行动不便的老爷爷的轮椅,还有一个婴儿车,却又上来一位身体不便的女生,和推着她的阿姨。于是车上的人纷纷调整座位,连爱心座的老爷爷和新手妈妈也坐到旁边后面,好让那位女生坐得更方便。由于车上的人很多,调整要花不少时间,我估计当时停车至少有一刻钟,却没有任何人抱怨,也没有任何人指挥,大家的一切行动都是那样自然而然。眼前的一幕幕,令我心里百感交集!以前我可以理解,也许公车上不够文明体贴的现象,是因为挤的人太多没办法,但见识过这一幕后,我觉得素质问题,还是不要找借口自圆其说了,唉。

       回想起来,在纽卡的时光,留下最多足迹的还是诺桑勃兰街那一带下去的市中心,以及从Empire Cinema下去的中国城,偶尔去一下泰恩河边,都嫌远。其实从市中心过去,最多不过20分钟~在这座小而美的城呆久了,好像被惯坏了,以前在深圳,我常去的地方,坐地铁都得半个钟。由于种种原因,对纽卡的探索其实很片面,但起码我熟悉的,都是纽卡最富有魅力,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面,在我的记忆中,永远熠熠生辉。虽然纽卡只是英格兰第五大城市,却能满足我们除了学习之外的绝大部分需要。以前总觉得,跟伦敦比起来,纽卡没那么丰富多彩,也没那么多文娱活动,但在伦敦的附近的Herne Bay住过一个多月后,我才深刻领悟纽卡的优异之处,以后再也不自黑纽村了o(╯□╰)o 伦敦是英国独一无二的存在,但并不是衡量城市文明的标杆~纽卡斯尔,愿北方天使永远守护着你,我们后会有期!

猫咪咖啡馆

利兹公园

万圣节浪起来\(^o^)/~

圣诞前的纽卡

不一样的“烟火”

HP8首发日\(^o^)/~

英国剪发初体验

英国医疗面面观

        刚来英国时,本来咳嗽就没好,加之英国气候寒冷干燥,我的身体更加崩溃。正因如此,我可没少跟GP打交道o(╯□╰)o 只是没想到我注册的GP那么友善,除了聊病史和病情,还聊了很多别的,这在中国几乎没有可能,就算我看过的一位对病人特别细致的特诊科医生,聊天内容也仅止于病情~有一次我咳得实在太痛苦,GP的前台推荐我去学校附近的Royal Victoria Infirmary 医院看急诊,不过不是Emergency,而是minor injuries department。在前台填妥资料,等了一个多钟,终于能看上医师。这里的医师也非常友善,让你觉得像位亲切的朋友。拿了抗生素回去吃,总算缓解许多。后来我发现,虽然预约GP至少提前两周,但去医院看这个急诊太有效了!后来,有一次我喉咙疼得实在受不了,便去看了急诊。医师检查后告知我这不是病毒性感染,不能开抗生素,但给我推荐了一款非处方药,一盒连1镑都不到!吃完药我很快就好了~很多人都不知道医院还有这个部门,不过我要不是难受得实在忍不了,也不会跑过去,还是不要滥用医疗资源。在英国,医生护士的态度都很好,虽然前台护士每天也要接待无数病人,却不会如国内护士那般冷漠甚至鄙夷拿着病历前来排队的病人。护士秉承公事公办的态度,语气和神态却并不冷淡,而是礼貌性的交谈对待,对病人有足够尊重。医生则更体贴一些,一般都会跟病人闲聊,让你忘记这是在看病!

        在英国看病,不少人,包括老师都说,留学生免费。于是我向GP要了一份NHS的表格申请HC2资格,这样看病就能全免。结果我很天真滴把所有真实信息如实上报,包括银行存款余额。等了一段时间下来,却拿到HC3的资格,只能部分报销,而NHS的处方药则是一个都不报。后来询问同学,才知道HC2其实相当于低保,存款填200英镑左右就好,不然人家才不给你批报呢o(╯□╰)o 第二年我又重新申请了一次,顺利拿到HC2,看病方便多了,牙科也全免。不过英国真是一个很讲诚信的国度,审批人员无需申请人提供银行流水或证明,就通过了~

          不过NHS在英国向来饱受诟病,经常听BBC提到医疗资源的深重矛盾。一方面NHS医生不足,病人预约等候时间过长,看个小病预约GP要等两周都不算个事,做手术才麻烦。本来智齿反复发炎,医生建议我拔掉,但必须经由牙科诊所给牙科医院写推荐信,医院大概半年后才能做出决定能不能做手术,决定做手术的话,排期至少还要半年!这还只是纽卡的情况,我难以想象伦敦怎么办。伦敦的朋友则说,她在GP门诊抽个血化验,等了两个月才被通知取结果,然鹅化验中心却说单子丢了,只能重做,不给任何说法。不过朋友说,实在等不了的时候,只能去昂贵的私人医院o(╯□╰)o另外,NHS体系有大量外籍医生,看似挤兑了英国医生和医学生的工作机会。但另一方面,医学院却抱怨学生毕业即失业,医院自己不收英国本土培养的医生。而且医生报酬与工作时间不成正比,我经常看到认识的纽卡医学院妹子和同学们在Facebook上传抗议游行的照片。脱欧大战时,脱欧派的其中一个说辞,便是要把每年给欧盟交的几千亿会费,拨一大部分给NHS,但脱欧之后,Nigel Farage很不要脸滴说,这是媒体误解他们的意思了,从来没说过要拨款给NHS!真是典型的政客嘴脸╭(╯^╰)╮ 反正英国人,还得熬着吧:-( 

探索美食,以食会友

        英国素以“黑暗料理”闻名,但你要是拿去怼英国人,他们是不会承认的,请参照世青说里的黄布和《非正式会谈》里的田原皓~实话实说,我在英国从未见过辣眼睛的“仰望星空”,英式料理的问题主要还是菜式严重匮乏,无论餐馆酒吧疑惑街边,基本上只能买到炸鱼薯条!而且还是炸的油楞楞的炸鱼。不过瓦莱丽太太家里有本很有年头的英式料理大全,英国菜也曾经丰富多样,只是不晓得为什么,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式微,老太太颇为叹息。。。。。。其实在纽卡,Goose的炸鱼薯条挺好吃的,物美价廉,炸鱼分量很大,香脆可口,拌菜自取,绝对可以饱餐一顿~三头牛酒吧的炸鱼薯条我觉得也不错,但同学觉得太淡了,也许只适合我这种口味清淡的广东妹子吧~在英国街头,见得最多的便是印度菜、意大利菜,中国城里的广东菜,尤其是叉烧和烤鸭,总觉得不地道。广式早茶倒是十分可口,无论纽卡还是伦敦的都很美味~英国的越南菜做得也令人流连忘返,那些越南米粉和炸春卷,百吃不腻。可惜回国后吃到的越南菜,反而没那么好吃o(╯□╰)o有一次,同学推荐我伦敦的Sky Garden餐厅,尝试一番后,完全改变了我对英式料理的看法。无论前菜还是主菜都非常精致爽口,原来英餐并非天生难吃,只是要花高价才能吃到美食,不像中餐,有些路边小吃,反而大排长龙供不应求~

厨娘养成记

         吃不习惯无穷无尽的炸鱼薯条,亲自下厨也不错~一开始我比较常光顾Granger Market,后来发现买一周的菜,不耐放,于是就只在市场买肉,去对面的Tesco买菜,想要吃更好吃的东西,下了课顺便去MS就好~纽卡的超市中,Waitrose和MS最高端,Morrison次之,然后是Tesco,Sainsbury的价位跟Tesco差不多,但我没见过跟Tesco Metro那么大的Sainsbury。Island和ASDA属于廉价超市,我只去过一次,质量堪忧,于是再也不光顾~Poundland是个很好的补充,只是我不明白,有一些跟Tesco里一模一样的牙膏、洗手液、洗衣液还有零食,怎么才卖一磅?!中超是种独特的存在,有很多材料独此一家,但蔬菜则卖得比Tesco贵得多,那些英超无法购买的蔬菜贵一点也就算了,大白菜也辣么贵是怎么回事╭(╯^╰)╮ 我基本上每隔2、3个月就要去买很多煲汤的材料,还有腊肠、鸡爪等等,虽然比国内的选择少很多,但总算能维持广东人喝汤的习惯啦\(^o^)/~

        纽卡的菜市场Granger Market跟国内相比大为不同,非常干净整洁,而且不止有菜档、肉档、海鲜档,还有手工面包店、中式包子店、熟食店、手工酱料店、裁缝店、小首饰店等等,琳琅满目。刚来的时候,摊档基本上只接受现金,后来都能刷卡,海鲜档一直都有学生折扣,只是我常光顾的肉档,消费不满10镑要收手续费。偌大的市场有诸多摊档,但两年下来,我总算找到一家肉质最嫩、服务最好的肉档,最大收获是学到不少地道的肉制品用英文怎么说^_^ 直接跟师傅说要排骨,英国人真的很实在,排骨上几乎一点骨头都不剩o(╯□╰)o 要带肉的排骨,师傅教我应该是spare rib chops~还有猪蹄子,虽然分量够大,但吃起来没有肉不够爽,要pork shank就完美了,肉呼呼的猪肘子,红烧起来超好吃!但这两种猪肉,数量都很少,店家一周只进货一次,估计只有华人吃这种肉吧o(╯□╰)o不过不晓得为什么,不管菜市场,抑或超市,都很少见到卖鸭肉,其实我还挺喜欢的~ rolled lamb也是我的最爱,每次请师傅帮我切两条细细的羊肉,跟萝卜、土豆一起闷烧,也是相当可口~其实肉档能买到的,基本上超市也有,只是超市卖的是一大块带骨的肉,要切开太费劲,肉档师傅的大刀正合适^_^ 为了迎合华人的口味,肉档还有腌制的红烧肉,不过我只能说,师傅靠想象力腌制的,不靠谱儿啊~还是腌制的香蒜鸡翅好吃,而且拿回去用高压锅一蒸就好\(^o^)/~   

       其实刚来的时候,我还是个厨艺小白,以前在家没怎么做过饭,一次过释放出洪荒之力,觉得下厨还蛮有意思的,做得好吃于己于人都有好处,偶尔还做做高难度的客家蛋饺,做做双皮奶,还有蛋包饭。不过也偶有失手,红烧过头,炒燶了,燶味久久不散o(╯□╰)o 但我最自豪的是,这两年来从未切伤手,以前家人每次看我拿刀就紧张,只许我洗菜。。。。。。但第二年学业加重,做饭基本上就图效率高,也不怎么研究菜式了。相比于下厨,我还是更喜欢看书看剧。有的同学说,做3个小时的饭,很解压,但对于我来说,就得疯掉o(≧口≦)o 我还是更喜欢跑步解压~

温馨家园

我爱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