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暹粒使人疯狂】——五天暹粒纯自由行

28
kiten🍉 (上海) LV.5
2017-02-05 16:30 159/1
  • 出发时间/2017-01-08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关于行程

是关于暹粒之行的一些胡言乱语。
不算攻略也不能说正经游记,毕竟也是想到哪写到哪。本来是一个很懒的人,没想要动笔的,但是回来几天持续放空,发现还是想念暹粒。记性也不大好,趁着还清醒,纪念一下这次旅行。

因为它真的太好了。

纯自由行 
主要行程
day1: 国家博物馆-old market&pub street
day2:圣剑寺-龙蟠水池-塔逊寺-东梅奔寺-女王宫-皇家浴池-斑黛克蒂寺看日落-old market&pub street
day3:热气球-吴哥小圈-开越野车
day4:再一次圣剑寺-暹粒市某处SPA-old market&pub street(banana leaf)
day5:崩密列遗迹-洞里萨湖-再一次SPA-old market&pub street

当地费用(主要的一些):
吴哥三日门票通40刀;热气球(680rmb)、越野车(约150rmb)订自蚂蜂窝app;出门吃什么依靠TripAdvisor,每顿来去比较大;tuktuk小圈15刀,大圈+女王宫35刀,外圈没去不知道;最后一天包车60刀,崩密列(5刀)和洞里萨湖(20刀)不包含在吴哥门票里。出门一趟tuktuk2-4刀。仅供参考啦。

关于酒店——丛林冒险

到的第一天是凌晨两点。一下子从五度的上海飞到二十五度湿热的暹粒,抱着羽绒服的我呆若木鸡且无所适从。

去酒店的路上,路上车不算少,机场到市区也就二十分钟车程。房屋低矮,招牌显旧,飞起来的尘土,都和每次回乡下老家看到的雷同。但是在这些之间,赫然矗立着至少在外观上符合在上海市中心生存条件的酒店们和标志着这里是东南亚的大面积类芭蕉植物,是旅游化的城市没错啊。

开过pub street的时候,司机问我们“Do you like pubs?” 他说暹粒的很多年轻人每天会在这里待到很晚,喝酒,唱歌,狂欢。这里的霓虹灯挂满了整条街,河面的倒影被风吹的很晃眼,与城市的任意一个其他地方都极其不搭。我们指了指路中央写着happy new year的大型灯牌。

"Oh,actually they happy every night."他这样讲。

本来以为我们去的也是差不多的地方,但当他接连拐了无数个弯,并且义无反顾的在没有路灯的路上勇往直前,越走越偏,没有店铺,行人消失,整条路上只听的到野狗的时候,他回头甩给我们一个微笑:You hotel is here. 

嗯?没有人第一时间打开车门。我看了眼乌漆麻黑的窗外,看不到任何东西,大脑死机。酒店门口有沿路就看到的柬埔寨特有撅屁股狮子,芭蕉叶茂盛,寺庙式屋顶,倒是很有东南亚丛林冒险的风情。好,这个荒郊野岭午夜凶狗的情节,很适合任何剧情的发生。

午夜三点


这个酒店没有门,防盗的方式是从不知道哪里,搬一个折叠的不锈钢门,插在门口的土里,展开,铺平,over。是的大家都觉得非常安全。只有十三个房间,但是每个房间都是独栋,落地窗,每天晚上隔音效果非常好(亲测。只拥有一个厨师,但早餐单还是固执的拥有各国口味,以至于他每次做早餐都要同时用三个锅煎蛋,一次早饭要等半个小时。去催过一次之后,就改成了六个锅同时煎蛋。电视里有各种高棉语翻唱的吻别,甜蜜蜜,balabala,和柬埔寨版好声音。前台小哥永远面带高棉的微笑神似弥勒佛:pardon?

非常可爱了。

关于tuktuk车与国家博物馆

这里出行全靠一种叫做tuktuk的交通工具,酒店到pub street是2刀,吴哥窟小圈包车15刀,大圈35刀。我认为这是一种很难用我拥有的物理知识解释的车型。它把一个可以面对面坐四个人的两轮车(or四轮 意识模糊)通过一个巨型钩子状物挂在摩托车后座上,就是那种可以呼啸而过的摩托车。每一辆tuktuk都会被司机精心装饰过。我们的司机dada高兴起来的时候可以开的飞快并且漂移掉头勇猛越过各种巨坑,我不知道为什么它能够保持平衡且我在颠的几乎可以飞出去的时候还能心安理得的睡上一觉。在dada停在那的时候我偷偷坐上去过一次,三秒钟之后整个车彻底倾斜,从此我对他的敬意又上了一层。

柬埔寨人都有绝技,包括tuktuk司机。

dada本尊

第一天下午,国家博物馆。在里面停留了四个小时,注释高棉语和英文交替,耳边中文解说。大多是神像,慈眉善目,怒目而视或者两眼无光。Brahma,Vishnu,Shiva……名字和特点纷乱复杂,我也不是诚心想记住。倒是解释说,若是两手重叠向上,是神在冥想;若是朝你伸出手,是神在倾听你的祈望。我和一个眼如铜铃的印度神像对视了一会,心想还是算了。不敢许愿,一是大概它只听得懂高棉语,也不怎么明白我的祷告。二是万一成了愿望还要漂洋过海,大概是要消散在半路上,还要多增一点我对它的埋怨。但我承认,在神面前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虔诚起来的,无论哪一国和信仰与否。这似乎成了天涯海角赶来的人摒弃语言之后很有效的一种沟通方式。

文物几乎都标注sandstone,常年的风吹雨打已经磨平了它们表面的诸多细节,但即便如此,里面的所有展品都非常干脆的暴露在空气中,光照下,呼吸里。我直觉这应该是一种不大妥当的保存方法,像是非常直白的告诉你,它们就是会在某一天变得不明不白,失去面目。

坐在漆黑的房间里看着吴哥复原的影像,旁边坐着同样来自中国的一个老人家。我们并没有主动搭话,只是影片放到不知哪座寺庙的全景时,她突然说:“其实不是这样的,你到那里去就知道其实不是这样的,那里只剩一片废墟了。吴哥窟全是废墟。”我转头看她。

“我去了圆明园,现在我来这里。”

我没再听后面她跟我们说了什么,就去看中间应该是Ankor Wat的全景模型。嗯,和历史上其他的宫殿、寺庙相比也称得上宏伟壮观,不输人。但隔天我发现,在看到实物之前看到它,的确不怎么明智。会真心实意地感到心疼。

光从建筑来讲,博物馆也很好看。

关于热气球

坐不坐热气球?
坐啊!

凌晨五点起床,六点的时候到达,在目睹了热气球充气的全过程之后终于清醒了。总指挥是个中国人,拿着对讲机穿着中国红宇航员服,让这一场面神似火箭发射。

无法想象这是在城市看到的日出,请原谅我语言的贫乏。

热气球飞的不高,工作人员递给我们一包糖说等会撒给孩子们。太阳逐渐地升起来,空无一物的大地就变成金黄色,只剩下一个热气球的微小投影。然后真的看到下面有村庄里的孩子出来,朝着天空中我们的方向挥手,然后迎着太阳奔跑。

凭仅存的物理知识扔的准一些。

这对couple不知道是哪里人,但在热气球上转身正好看见他们在亲吻,阳光照得只剩剪影。下来之后男生帮女孩子拍照,然后牵着手走回去。这样浪漫的事情,人生中难得见一次。

朝阳里亲吻,真是一瞬间想要谈恋爱。

关于越野车

开越野车的地方离酒店大概只有1千米,大概两间店铺的大小,样子和国内修车铺雷同。车很大,烧油,在路上可以占半个车道。领着开车的小哥骑了一辆到门口,告诉我们哪里是油门、刹车,然后说每个人戴好头盔have a try然后就正式开始。我们说好,然后问他车道在哪里。

他指了指门口。

em,一瞬间我不是很懂。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们家店门口就是正常马路了,这马路质量也不怎么好,还有那种放学了会跑会跳的小孩,有人赶羊,有人开摩托蹦迪,运气不好的话,卡车汽车突突车还会堵在一起。而在一分钟之前我们刚刚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你的意思是直接开吗?这句话太长以至于我没办法一下子用英语讲给他听,只能简化成,That road??Are you sure??

他一本正经看着我们,并没有笑。然后拿出一张满是字的协议说Sign your name here.好,剧情到这里,我猜这就是那份生死状了,签完上路,概不负责。

我跑跑卡丁车玩的很垃圾,动不动撞墙漂移失败掉悬崖,但是没办法,暹粒人在用实际行动反复告诉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结果我们协议看都没看就大笔一挥签了字。

但签完我很怂的问了一句,签的英文应该没有法律效益吧。

事实证明,盲目自信是有后果的。开过一个红绿灯之后我一瞬间左右搞反,加了油门就往路的另一侧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非常正好的是,这个路的另一侧,是一条河,对,一条河,且没有任何阻挡,且一个垂直下坡。我可能真的喝了假酒,连叫都没有叫(也大概是头盔卡着),面无表情地握了刹车。讲道理这车的惯性应该很大,我意识模糊地觉得今天可能大概要丧命于此了。

结果在最后一秒它停了下来。

虽说是停,但说不定马上就翻下去,感谢这个坡的土,竟然不是松的。跟车的一个小姐姐惊慌失措的跑过来抓住车的后保险杠晃了晃,发现并不拉得动,在我身后含着哭腔飙高棉语。

她晃我车的时候我在想,大概也没有人把这车开到我这个样子了。仅剩的意识竟然是,好酷啊。

暹粒使人疯狂。

重新跨上车发动,正前方的阳光刺了刺我的眼,才发现落日就要来了。

我们离开城镇的公路,往村庄的方向前进。暹粒是没有高楼的,天感觉离地面无限的近。一路上就毫无阻拦地看着金色的太阳径直的从半空中往下落,落到树梢上,电线杆上,栅栏上。看光披到整个世界的身上,但又看不清它本身,只知道在追着跑,在离它越来越近,觉得自己在从世界的边缘风尘仆仆地赶过去,为了让自己被包围在这份光里。最后停在一望无际的水稻田,看它落在水稻叶尖尖上的那一点红。

小哥说一定要踩在田埂上,他帮我们拍照片。于是在水稻田里一跃而起,结果直接踩进水里浸了一脚的泥,一屁股坐在了田埂上,再拍拍手站起来。回头看他在咯咯咯的笑,好吧,整个傍晚我都表现的傻里傻气。

可不聪明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实之外,光照过来,人们就仰头,太阳要落下去,人群就响起欢呼声。我们所体会到的感情从未如此平等。

不用费尽心思去找些没由来的感动,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关于道路与食物

暹粒的任意一条街上游走都称得上丛林探险,Google map在这里也会彻底失灵。但也不要想着找个人工地陪会好到哪里去,当地人本身也活的随心所欲乱七八糟的。在TripAdvisor上找的Marum餐厅要求我们穿过长满杂草堆满垃圾看起来很适合抛尸的小道,没有桥目测也不适合游过去的河,老爷车横行的路和狂吠不止的宠物狗。

这算得上道路非常宽阔了。

柬埔寨分辨土狗和外来狗很简单,土狗普遍尖嘴猴腮面相不善,但视你如无物不屑一顾,永远懒得叫一声。

所有柬埔寨特色食物都有着浓郁的不好吃的柠檬草味道。

后来去网上预订好的SPA店,手机显示这家店在一家BBQ和美食城中间,但事实上我们穿过后面翻回前面反复好几次确认了,这两家店之间的,是一堵墙。BBQ的老板听不懂英语,彼此认为对方叽里呱啦着鸟国语言。美食城的客人指着马路尽头说that way,商店老板指着另一边尽头说over there。

事实上在三十五度的阳光下本人大脑失灵地很彻底。站在马路边,我一度非常迷茫,又觉得Everything’s OK,默不作声放空,符合我混吃等死的一贯作风。

很奇怪,在柬埔寨会一直觉得,Everything’s OK.

这家是我们每天都会路过的餐厅,没注意过名字,但是最后跟着TripAdvisor的推荐居然绕回了这里。点餐小哥有一半的中国血统,在我们点单完之后讲“你们四个好可爱~”,以至于每道菜我都眼巴巴希望是他端过来。只是后来又加了两次单之后,他端着薯条过来甜甜的说“You really love food”.Yeah.

走之前我信誓旦旦地跟他说,你们的菜很好吃,我们会再来的。只是后来就没有机会了,这绝对是我暹粒之行最大的遗憾。

关于吴哥窟

我们的导游叫Sam,柬英双语,中文仅限于你好、谢谢和门票。知识渊博,任意古迹的精准年代都记得,并且执着的在任意一片沙地上边说边写,享受教学乐趣。豆拍胸脯说她是一个hard-working的学生,可惜我不是。所以辛苦Sam在第二天又向我重复了很多豆豆已经会讲的故事。

说吴哥是遗迹,也是因为早就残缺不全了,即使是最清晰可见的Ankor Wat,也处于无止境的修复中。但还是很喜欢吴哥的色泽,破败的青褐色。异乡人在这里对过去不明所以,也丝毫看不到未来。从这破败中略微察觉到一些蒙尘的故事,一些虔诚和执着,一些血泪。一切都会衰老,吴哥人不掩饰废墟。

关于寺庙的记忆太过琐碎,还会重复错乱,用图片回忆吧。

所有吴哥遗迹的第一站,在里面呆了很久。后来看过的多了大概知道,寺庙里面大抵都是类似的。一定会有一个中心的祭祀点,Sam会重复很多遍to the east,west,north and south,代表这是所有的中点。

高台上堆的石子,Sam说原本没有,都是欧洲人搭的,搭的高的人就会有好运气。

僧侣祭拜的平台,右下角是dancing hall,古代人吃喝玩乐的地方。

虽说有些奇特,但我还是认为红裙子和这里最合适。

走在画里。

印象里只剩下这处隐秘的光,想来每天同一时间透过石缝照下,也有几百年了。
据说这里拍过古墓丽影。

这一座寺高,要爬陡峭的台阶,寺里有成对的撅屁股狮子

据说这里住的全是女子,所以盖造寺庙的砖头都用的是粉红色的。

护卫神佛的好像是猴子和猪的化身。

若以前的皇室真的在这里沐浴,那应该是最大最大的奢侈。

看日落的经典之处,层积云折射出无穷多层的日光。

和小天使。

大吴哥是一座城,周围有人工河围着,河里放鳄鱼来护城。

这里的大象会朝你眨眼睛,很乖 。它们上午十点就回去睡觉,下午四点才又出来,坐在上面的时候慢悠悠地走,回家睡觉的时候就跑的飞快。

巴戎寺把大吴哥人所有的生活都刻在了石壁上,太有趣,值得顶着烈日毫无遮拦的看上一个小时。

最负盛名之地,也是很少的很多层,特别高的寺庙。据说因为越高是越接近天堂的地方,所以越往上的台阶约陡,到了最高层几乎就是垂直向上,不得不另外搭梯。古人应该手脚并用也未必能够爬上去。
不经历磨难就无法抵达天堂。

在小吴哥的第三层。拍过很多石柱,这是唯一一处从里往外看就能看到天的地方。

以这张Sam坚持要我们拍的照片最后做结,Ankor Wat全景之处。

关于pub street

暹粒每一天晚上的保留项目是pub street&old market。是的无论我们白天去了哪里,最后都会从不同的方向杀到pub street,以至于一靠近它我们就惊呼:这条路是不是来过了!一条街全是餐厅,一条街全是商店,一条街全是酒吧,还有路边上大大小小的手推车贩卖1美元一杯的shake,1.5美元一杯的cocktail,以及数不清的tuktuk车,随时拉着满怀笑容的人来,略带醉意的人离开。

宣布shake符合全人类的一致需求,不容置疑。所有水果排一列,随便点,老板会毫不吝啬地加到不能再加,冰爽过瘾,适合瞎搞。最喜欢的是coconut,passion fruit&mango&pineapple,唔,jack fruit不算好吃,当然lemon&honey也不好吃。没喝过路边上现做现卖的cocktail,zou看到的第一眼判断这货大约都是假酒。但一点不妨碍肤色各异的人们坐在手推车前红着脸,随着车上的霓虹灯甩着头发。

逛这里的标配就是一杯shake,一件从商店里买来的花花绿绿的长裙,然后疯癫癫的甩手,肆无忌惮地跟着听到的所有音乐摇晃,吃所有想吃的东西,和迎面走来的所有人对视。大家都心照不宣,包容每一个人的样子。

但我们仍然把正儿八经喝一杯拖到了临走前,有点不醉不归的意味。

Banana leaf门口有唱歌的小姐姐,是整条pub street上最热闹的地方。我们坐下的时候她正邀请两个女孩上去唱hero。描述这一晚的感受十分困难,像是你把面前的三杯酒全混在一起喝了下去,原本该有的味道都有,却又加上了许多难以言喻。豆在一开场点了一杯banana leaf,声称今晚不碰酒精,一个小时之后她就开始就着薯条一杯接一杯地喝tequila gold,胡言乱语并且一刻不停地告诉我她想冲上去。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在唱着歌,小姐姐在不断地高呼着“from America!”,“Korean!”,“European!”,“from China!” 

一个四五十岁的外国大妈在下面热情摇手,我听不到她在喊些什么,不过没多久她就摇摇晃晃的上了台,声音好听,笑的像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有韩国小哥唱just the way you are给女朋友表白,也有中国大叔拿着酒杯站在椅子上跳广场舞。这里的服务员走路都迈着舞步,下一秒拿着酒杯就可以旋转跳跃,随时准备好投身狂欢。

这里的酒精不大像往常一样适合低落或者过度放纵的情绪,而我们也不带什么目的,只是想单纯的寻一场开心而已。所以即使到头来只是安静地坐在这一整晚,也能体会到一些货真价实的热闹。音乐声、打碟声、酒杯碰撞声都开始离得越来越远,霓虹灯盯着久了就只剩下一个个光斑,而你是甘愿撑着头像傻子一样乐呵呵的目无焦距。这个时候朋友微信问我在干嘛,我拍了张自拍给她,10秒钟后她回:“你看起来非常东南亚了。”欧,听上去很不错的样子。

这一刻我们不关心其他。

关于洞里萨湖

在每天醒来之前我对此日行程一无所知却心安理得。但我的确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湖,像本以为一首歌唱到终了,结果还有个摄人心魂的尾音。

我们四个和司机乘艘小船出湖,大概也不是因为豆体验了一把开船的原因,反正到湖中间四面八方都看不到岸的时候船坏了。我们对这样的事情早已经不放在心上,觉得开船小哥下一秒可以再造出一个发动机,就心安理得地爬到船前面去。 

甲板被刷成蓝白相间的颜色,木头缝里有小只的蚂蚁在迁徙,但可能它也跟我们一样孤立无援。

湖水不是蓝的,只是被阳光照着,泛着透明的水泽。

远处有一只船上的人爬到船顶一跃而下,溅起在这里也看得清楚的水花和一片嘘声,其余世界安静。船漫无目的,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一瞬间以为它可能就此长久地漂下去,耳朵里响起一首歌,

And it's like I lose myself
In dreaming of summer days in bloom
I've got no clue how I could fight that
All that I am is worth a dime

被阳光晃的,在甲板上躺下,睁开眼就流泪。

湖上日落,船开过画出的线笔直。

走的时候司机喊我们,抬头就看到这样的月亮,原来离赤道近些,不论日月都可以挂在头顶上,甚至纹路都清晰可见。我心满意足的躺回去,但一扭头就沉默了。

在水中也像在燃烧的火烧云,是这里炽烈高昂又柔软绵长的最后一首歌。

本篇游记共含7411个文字,4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2017-02-07 18:2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