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哈瓦那:一首动听的歌谣

10
小勺 LV.7
2017-02-05 20:20 1228/3
  • 出发时间/2017-01-10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和朋友

赘言

照片量大,下载可能需要些时间,请耐心等待。谢谢!

攻略与贴士在末尾。

摄影,大部分出自Lg之手,小部分笔者小勺。




题记

对于古巴这个国家,我曾以为我并不特别陌生,你或许也是:卡斯特罗、切•格瓦拉、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这些,不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么? 直到2017年1月10日,我的双脚终于站在了这片热土之上,梦境开始延展的这时,才发现,所谓了解,是多么粗浅而贫乏。




歌谣

古巴,大约没有哪首比 “GUANTANAMERA” 更深入人心的了。世界范围内,也很少有人没听过吧。它的主歌部分,题材随心所欲,歌词大都简单明快,哪怕有的歌词背后,是一个民族对于外敌统治漫长而艰苦的抗争。说到这里,你应该已猜到了吧,这就是用古巴民族英雄何塞•马蒂(Jose Marti ) 的诗(Versos Sencillos) 填写的这个版本。

关塔那梅拉,歌唱吧,关塔那梅拉
关塔那梅拉,歌唱吧,关塔那梅拉

我住在阳光下沙滩
每天和棕榈树作伴

有一首动听的歌谣
在我们平民间流传
在棕榈翠嫩的树叶
我写下自由的诗篇
让它像勇敢的小鸟
在家乡海岛上飞旋
有患难共同来分担
友爱是我们的信念
我们爱家乡的清泉
远胜那异国的海湾

我住在阳光下沙滩
每天和棕榈树作伴

有一首动听的歌谣
在我们平民间流传

(歌词为著名译配人薛范所译)


布景

众所周知,古巴曾受西班牙统治四百年之久,哈瓦那老城的建筑,以殖民时期遗留的为主,经年风雨蚕食到如今,残败如斯,用来做摄影布景,是无法复制的的宝,而对于那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居于此的平民呢?这么一想,同情便油然而生。

及至在老城的街头巷尾流连了几天后,想起当初的所谓“同情”,顿然翻自己几个白眼:凭什么?我从哪里看出来了,他们活得不快乐呢?他们的快乐,一定比我的少么?

穿越

1月10日,我们乘坐汉莎旗下的Condor航空公司波音767飞机由法兰克福起飞,经十个半小时的飞行后,于当晚八点抵达哈瓦那机场。机上广播说,停机坪只能容纳两架飞机,因而第三架的我们只能在跑道上等候。大约半小时后,奥地利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起飞后,我们才姗姗而来。机长用了一个颇具戏讽的词: “ 崩溃 ”,乘客们听了,哄然而笑。平心而论,这在当今世界,听起来多少有点匪夷所思。古巴加勒比地区最大的岛国,而第一大城哈瓦那,作为首都,机场简陋如斯。

终于到了大厅,没想到,所有登机前的安检必须再过一遍。安检人员个个不苟言笑,安检设备老旧缓慢,细看,大都产自中国。如此种种,恍惚间倏然穿越,仿佛被一巴掌拍回了五六十年代的中国


残败

仰头,我望见了壮士断臂的悲烈。

敝帚自珍

百废待兴

脉络

痛惜

如果说,面对哈瓦那老城无处不在的残桓断壁我不禁扼腕叹息的话,那么,当我步入哈瓦那美术馆,那座美轮美奂的建筑,拾阶而上时,猛然撞入眼帘的天顶的那个破洞,心中顿生的,却是痛惜了。救救它呀!救救它呀!暗自哀鸣道。这个洞,仿佛天眼,由此看到的,该是国家财政的捉襟见肘吧。

美术

在美术馆底楼大厅,陈列着大批现代艺术作品,包括下面这些。至于小勺我么,呵呵,你应该早已看出端倪了吧?不如就美其名曰:从2D到3D的艺术再创造。用上海方言嘛,就是“ 淘江湖 ” 啦。

这幅,我们就叫它 “逃亡” 吧,从贫穷从封锁中逃亡。



由此联想到革命博物馆,相对于美术馆,前者的内部陈设无论展厅与展品莫不显得过于敷衍,要知道,这可是在社会主义国家,按我们以往的经验,两馆至少该不相上下吧?




自珍

是的,他们物质匮乏房屋破旧,但敝帚自珍。

断壁颓垣,生机勃发。

他们也把衣服晾在窗外,这很像上海人的习惯。见多了我们发现一个共同点,他们也是深浅黑白里外分批洗的,晾晒前也都经细心抻直拉平。有几次买纪念品,那些店,很像我们在上海城郊接壤处常见的,由一对年轻的外来夫妻、有些还带着孩子、经营的前店后家式的小卖部,我曾放肆探望几眼,家具尽管简陋破旧,但也干净,沙发中间塌下好大一块,上面却也正经铺着色彩艳丽图案传统的罩布。是呀,贫穷与邋遢之间,从不曾划过什么等号。对生活,他们尽力坚持着自己的讲究。

路人甲乙丙丁,谁穿得不是山清水秀、色彩和谐?

出个门买个菜的阿姨,也满身蓝天白云。

这母子搭得,也太对比了吧。

不会吧,阿姨你不过门口吸颗烟,有必要也穿个套装么?

这个嘛,尽管穿着给游客拍照的,但还是忍不住想说:你们可真灿烂啊!

告诉我,目之所及,可有谁穿戴不伦不类的?

自娱

极为投入的街头艺人

几可乱真

玩一把票

人来人往的老城,气氛轻松欢乐,游客置身其中,情绪于是被带了起来。

可不要被他的霸气外表所迷惑,友好热情,是这个民族的人们共同的特性,但凡见你举起相机对着他,无论男女老幼,没几个不即刻摆个姿势以配合的。

整个行程,真切体味,参与是件充满欢乐的事。

买件木质民族乐器,顺便疯一把。

一个人的乐队,引得一帮放学回家的小学生驻足。

老太太们也不例外

买个椰子我还能这么欢乐,知道为啥么?因为小老板一口气如数家珍般报出中国历任主席名字。

狼狈为奸。

这位三轮车夫更是友好得不行,当他发现我们的镜头对着他时,他索性摘下自己的军帽递给我Lg,而我Lg也把标有奥地利电视台标识的草帽戴到他头上,我还未及摁快门,其中一位原本也装腔作势着的男人早已忍俊不禁,笑得前仰后合。末了,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古巴雪茄和一盒古巴火柴,一边硬塞到我Lg的摄影包里,一边使劲摇手,表示不要钱。

遇到这些人,你说哪能不跟着欢乐起来呢?

走过广场,坐在露天咖啡馆的一对母女跟了上来,指着我的帽子说,今天是她母亲的生日,问可否借来拍张照。她母亲在一边不住笑着点头。我自然说好。刚巧手上握着途中买的古巴乐器,就一边胡乱敲打一边高歌一曲:祝你生日快乐!

公园、广场、大街小巷,一切有人的地方,就有载歌载舞自娱自乐。当时看着兴起,加入其中。

那些天来在哈瓦那,对于这个民族,有了些不同以往的感受。善良、热情与自由,是贫困封闭中飞出的小鸟,在阳光下的棕榈树间,尽情飞旋。

街巷

这是个值得细看并细究的地方,细节中蕴含了这座城市丰厚的文化与跌宕的历史。

老城的一片绿地旁,常常设有以卖书为主的摊位,生意还算兴隆

毋庸违言,这是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国度,商店几乎空空如也,唯独书店,书籍品种尽管不算·丰富,却是满柜满店的。

玫瑰花,卡斯特罗。我把这叫做:革命的浪漫主义。

时常纳闷,哈瓦那人似乎都挺闲,以 “站岗放哨" 为己任的,不分男女老幼,随处可见。哪怕深夜,不绝踪影。他们应该是简单或混沌的一代吧?这个你懂的,那是我们的父辈也曾经历过的无可奈何。他们不需要操心什么,医疗免费、教育免费,没有贫富无需攀比,治安良好,信息闭塞,昨天就是今天,今天望见明天。

那我也私语会儿何妨?

我能叫这个“供销社”么?面积很小,也非常简陋,大门右边的小桌旁,一位大叔剁着一块不大的猪肉,左边一位胖阿姨称着卷心菜,桌上摆着三五样蔬菜,看起来都不太新鲜,这要是在上海,估计少有人问津了。

傍晚后,大部分饭店都有life-music,三五人组不等,自弹自唱古巴传统歌曲,气氛很是热闹。

我敢保证,这是你去其他国家见不到的景象。

猜猜,他们在干嘛?

就餐前找个团购?

不会吧。那么,排队等位?

队伍老长了。

看明白了么?
对了,他们是在蹭网。
这是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我之前说了,唯独这里有他们迫切向往的一扇窗,由此,他们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他们要先去酒店服务台购买上网卡,为时一小时,费用4.5个Cuc。你或许会问,既然需要付费为什么不干脆坐到酒店大堂的沙发上舒舒服服上网?当然可以。问题来了,总不能干坐吧,少不得点些吃吃喝喝的,这对于他们,就过于奢侈了。要知道,在哈瓦那,平均月薪相当于35到40欧,无论医生还是护工,教授亦或厨师,没多少差异。这也使得一些头脑比较灵活的人,业余从事一些与旅游服务业相关工作以赚取外汇。我们遇到过好几位出粗车司机,本职工作有工程师也有律师。

庭院

看了前面那些照片,你若以为哈瓦那纯粹是破败的代名词,那我就是误导你了。

现在,让我们一起去他们的庭院走走吧!相较于西欧的那些,你觉得逊色么?

“我住在阳光下,与棕榈树作伴”。

这是在一家饭店的庭院里,人家居然以孔雀为宠物。

我现在记不得了,是哪位名人的故居,在哈瓦那,这故居那故居,名头多得不胜枚举。

我真希望我有充裕的时间,容我多坐一会儿,尽兴品味热带庭院风情。

广场

好了,现在,请看官你移步,随我漫步于哈瓦那的几个广场。

革命广场上,矗立着古巴民族诗人何塞•马蒂纪念雕像。何塞•马蒂,古巴人民由衷喜爱并崇敬的英雄,如果你有兴趣读一下他的故事,我几乎可以确信,读完,你很难不倏然起敬。

同样令你不由倏然起敬的,还有他:切•格瓦拉。他的纪念画像就在何塞•马蒂雕像的对面,内务部大楼的墙面上,这里,也是格瓦拉曾领导过的古巴工业部大楼。

切•格瓦拉纪念像旁的建筑,是古巴前总统菲尔德卡斯特罗曾经的办公地,门口把守森严。

想起他曾说:古巴1%的人掌握了45%的土地,人民生活在赤贫中,我们要拿起枪。

于是,
1953年7月,以菲德尔卡斯特罗为首的少数革命军打响了古巴革命的第一枪。
1959年1月,宣布成立革命政府。随后,卡斯特罗政府实施了包括土地改革在内的一系列国有化改革,推广集体农业。
1962年至今,美国古巴实施经济、贸易和金融全面封锁。据统计,封锁对古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已达到一万多亿美元。
1991年苏联解体后,古巴失去每年40亿到6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

哈瓦那,我们不曾见过卡斯特罗纪念像,也未听说有什么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街道或建筑。在他的执政期内,严厉禁止对他的个人崇拜,并按他的遗愿,写入了立法。

感觉古巴人对他,还是怀有崇敬之情的。

这里,我只罗列了我所见所闻的林林总总,不可能有什么结论。如果你非要刨根究底,让时间告诉你吧。

深夜的哈瓦那广场上,仿佛傍晚,有三两女人簇拥一处谈笑生风。也有跳跳唱唱的中老年人,仿似国内的广场舞大妈。更多的,依旧是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前赴后继着他们的“站岗放哨” 。
这里,没有人担心安全问题,也许你不知道吧,古巴,是拉美洲治安最为良好的国家。

色彩

去海明威故居,车已驶离哈瓦那市中心,这里,才是真正古巴平民生活的区域,你看到了,居所更为简陋破败。想来他们该是没有财力改建装修的,但可以涂上靓丽的色彩,点亮自己的心情也顺带愉悦路人。

涂鸦

体现平民百姓对于色彩乃至艺术的热爱,升级版的,当属这些随处可见的涂鸦......

老爷车

由于美国自1962年至今,对古巴长期实行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谁见过哪个贫穷并受制裁的国家还有他们自己的汽车业的?没有吧。这就使得我们所看到的古巴大街上行驶着的汽车,都停留在了那个年代、甚至之前,也造就了每位司机兼修车技师的独特现象。

古巴坐老爷车,中途停下修车是常规项,规划时间时必须纳入。

针对游客的出租车,外表光鲜拉风,内里可不好说。

比如我们租的这部,电线就像大肠小肠密密麻麻露在外面,入座得小心谨慎以防撞断,拐弯没灯可打,一如人力车,伸出左手或右手大家就都明白。

看我,也是蛮拼的吧?
哈瓦那,司机都很遵守交通规则,见到斑马线一头站着行人,他们会自觉地早早地停下让路。对此,我们屡试不爽。

革命广场边,是各式敞篷老爷车的聚集地,如果你也去哈瓦那,碰巧也爱拍照,那就去那儿吧,没错的。

取景的当时,我们很希望有部老爷车开过来,于是静候。不一会儿果真来了一辆,还很美貌,我们忙不迭举起相机,不想车主却停了下来,探出头来示意我过去合个影。在哈瓦那,如此这般友善热情,屡见不鲜。这也是为什么,游人在那儿,感觉很舒坦,有宾至如归感。

老爷车的第二大聚集地就在海明威故居前,细究,游客必到之处应该都不缺老爷车吧?如果打算租车那就非理想地点,这些车,都是被游客包了开来的。

看了那么多,你是否也心有所动?

至于价格,敞篷老爷车一般要价每小时50Cuc,40属标准价,运气好的话30也有可能,我们包车去了海明威故居,总共两小时,价格60Cuc,若包整天的话,价格还有得谈。

当地的另一种交通工具,叫Coco Taxi,另一种体验,值得一坐。价格相对低廉。

海明威

海明威生前常去的佛罗里达酒馆。



墙上的照片,是他与卡斯特罗的合影。在哈瓦那,我们见过好些两人同框的各种照片,都是同一天拍摄的。

那是1960年,由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刚刚胜利不久,国有化之初,美国已开始了并正在酝酿它对古巴更为全面的封锁。这个新兴国家,前景莫测。

当时的海明威,已定居古巴近二十年,亲历了古巴民族为了自由与独立的抗争。他的一系列巨作:《海湾的岛屿》、《丧钟为谁而鸣》以及《老人与海》,都已蜚声世界。尤其被人称作古巴小说的最后这一部,在六年前,把他推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宝座。这位自称古巴作家的文学巨匠,用古巴官方语言--西班牙语发表了获奖感言,而奖杯,他转手赠给了古巴的一座教堂。

作为一位狂热的文学爱好者,卡斯特罗曾以为,他们之间,日后将建立起友谊,但事实并非如此。两年后,海明威自杀,这之间,他们再未见过。

在海明威曾经下榻的酒店的墙上,满墙他的照片。

可以想见,二十多年的生活,留下多少他的足迹,他的各种照片,会时不时出现在烟盒,酒瓶,钥匙圈所有可能印刷的物件上,其中最常见的,还是在酒店、咖啡馆、以及饭店的墙上。

五分钱酒馆,因为地处小街中央,也被叫作 “半街酒馆”,海明威生前曾是这里的常客。

故居,Finca de Vigia (比西亚庄园)。

故居内景。

最喜欢的,还是花园林荫道,道旁植树茂密,也有翠竹,走在碎石块铺就的小道上,幽思无限。

卧室

客房

他的庄园,我现在回想,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书。每个房间,满墙满柜,密密麻麻。也不是百科全书这种精装的大部头的,而是我们放在床头或厕所,既可随手翻翻也能静心细读的那种。

他生前出海用的游艇

游泳池旁的更衣室

妖舞

古巴女孩的身材相较于亚洲乃至欧洲的,显得性征强烈而夸张。

魔鬼型的,九头身自不在话下,更是那腰节,高出常人几寸,而臀部,活脱脱一个台阶。这走在街上,简直就是妖舞。

杨贵妃模式也不少,他们一样以此为美。

多数还是这种。
1529年,古巴爆发了麻疹,当地原住民对这种外来病菌毫无抵抗力而遭遇灭顶之灾。而后,统治者为了填补劳动力空缺,开始输入非洲黑奴,到十九世纪,黑白两种人口比例基本持平。
两百年后的今天,哈瓦那街头,纯种黑人或白人已不多见,大多是混血儿,所以他们的皮肤更接近焦糖色,区别只在深浅而已。

歌舞

Hotel National哈瓦那豪华酒店。

酒店大堂内的服务台,感觉像火车站大厅,按所提供的服务类型分门别类,问询处、兑换处、服务处等等。

酒店餐厅,不是自助餐厅哦~

酒店内部墙上,满是名人在此留下的足迹。
作为兄弟国家的中国,历届领导人自然位列显赫,我们习主席的照片,图左墙上由上至下第二幅。

现在,请看官你准备好,突变画风啦

酒店每晚都有歌舞表演,名叫巴黎夜总会,形式也差不多,内容却不同。

价格相对低廉,票价35Cuc,包含一杯古巴鸡尾酒(Mojito)。

还好我们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达,被安排在了紧靠舞台的观众席。

表演的,以民族歌舞为主,包括将古巴历史编入的。

拉美人能歌善舞的天性在这里有了绝佳的表演舞台。

这种技巧表演如今哪里都能看到,只是服装不同而已。

我把她叫做古巴娃娃,可爱极了。

饮食

据说,古巴的饮食,泛善可陈。

因为游轮一日三餐足够丰富,我们的胃基本没啥余量品尝当地食品,况且,我们也一再被船方提醒,出于对当地食品卫生状况的担忧,尽量避免饮食。

我们倒是尝过三次龙虾,一次比一次好,最美味的可惜也是最后品尝的那家(见下图),在哈瓦那老城的步行街上,肉质鲜美爽嫩,摆盘也很是养眼。

价格12到20Cuc不等,最美味的那次,18Cuc,量很大,一位女士会吃撑的。

医疗

哪里不舒服?
脚疼。
哪只?
这只。

这是在社区诊所里,每天重复好多遍的对话吧。

古巴,不管得了什么病,皮肤破个口或心脏搭个桥,一律免费。不要以为免费就没有好东西,他们的医疗水平,在世界范围内处于领先地位。

医生在那里,相比其他国家,占人口很高比例,据说每160个中就有一个。当然,当我们经过了那多次海关安检,我大约可以想见,他们的工作效率不见得有多高,慢条斯理,这也是他们的民族个性吧。
医生那么多,所以医生输出成了国家财政的支柱产业之一。有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已超过4万,这也是贸易协议的一部分,用来与邻国换取能源。

希望

切格瓦拉曾对农民们说:你们的孩子,应该去学校,我们将建学校和医院,请你们支持我们。
是啊,教育是希望。

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古巴教育,从小学到博士,全民免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曾作过一个调查,调查结果是,那一年,古巴小学生三年级的数学平均成绩,位居世界第一,远超美国
中小学如此,高等教育同样傲然于世,在拉美,更是首屈一指。
更可贵的是,尽管古巴经济困窘,却坚持接收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为他们提供免费深造,这其中,尤以医学、制药为重。十多年前吧,甚至专为中国中西部地区的毕业生设立了奖学金。
政府还额外为小学生提供免费午餐。我们曾偶然经过一家小学食堂,当时正好在送货,卡车上,蔬菜新鲜、品种丰富,全然不似我们之前在普通菜场见过的景象。
古巴,再贫困的区域,照样杜绝文盲,学龄前直到九年级,完学率达到99.9%。

一直坚信,教育惠人的,知识是其次,更重要的作用,还在于素养的提升。
这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为什么我们在古巴,感觉安心而舒心。

孩子们的校服,干净齐整,设计比我们国家的顺眼多了,鞋子少有肮脏的,肩上的书包,至少七八分新。总总这些,所以孩子们脸上的笑容,才如此无忧而灿烂。

附近学校的学生,体育课就放在老城广场上。这真是个好主意,既解决了场地同时活跃了城市气氛。

教室,就在老城人来人往的街边,好奇的游客免不得驻足探望拍照,孩子们却全然不受干扰。

红领巾,蓝领巾,看着真亲切,谁小时候不曾戴过啊?

当时我们站在几步开外拍着街景,街边停着部三轮车,车上的女孩对着我们一直腼腆地笑着,我就忍不住跑了过去。

结语

何塞•马蒂、切•格瓦拉与卡斯特罗,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三位彪悍的男人,你会想到哪个?
毋庸置疑:英雄。一个我们久违了的词。
置身哈瓦那,英雄是T恤、钥匙圈、冰箱贴上他们标志性的表情,是货币上的头像、旧书摊上的宣传招贴,也是酒店里的照片、广场中央的雕像,更是歌中唱道的,沙滩上的阳光、阳光下飞翔的小鸟,那是种扑面而来的——举重若轻。

攻略

其实也说不上攻略,我们这次选择的依然是游轮,由哈瓦那出发,在那儿前后停留五夜,之间去了墨西哥牙买加、开曼、洪都拉斯等一系列加勒比海岛屿,交通工具所以比较单一,当然游轮每到一处,自助游依然是我们的首选,有关攻略我将另开一篇游记详述,有兴趣的朋友请耐心等待。

关于游轮的选择。
这是我们的第十二次游轮游,乘坐的除了三次Costa,其余都是MSC游轮公司的,选择面还是比较局限的。之所以总是选择这两家,原因有二。意大利美食是我们的心头之爱,出门在外,吃是不能亏待自己的,吃好睡好,才能玩好,这也是我们钟爱游轮旅行的原因。另外,价廉物美,并且更适合我们。价廉物美这个无需多说,你只消打开各家游轮公司的官网比较就是。适合,指的是饮料。比如Mein Schiff,坐过的朋友都夸赞不已。德国公司,不消说,管理严格秩序井然。价格高出三分之一至一倍不等,含服务费与所有饮料,包括烈酒,这对于好这口的朋友其实还是合算的,于我们这些除了矿水或咖啡啥都不喝的,这钱付得就多少有些冤了。

有关价格,这里再说说我们的经验。
游轮公司通常会很早就打出 “早订多优惠” 的旗号以吸引游客,事实其实并非如此。比如这次,我们所支付的价格相当于启程前四周促销价的一倍左右。这就是说,对那些不需要特别安排假期的朋友而言,行前一个月之内订,才属真优惠。当然,远途旅行,你得做些准备呀,以我的经验,早早关注而后果断下手,是拒绝被忽悠的有效方法。

价格倒是其次,令人感觉非常遗憾的还是,这两家游轮公司的服务与管理以及饮食是每况愈下了,这让我们不得不考虑,是否继续做他们的忠实顾客了。


无论如何,如果你对这种游哈瓦那的方式有兴趣,建议尽快。你大概也看出来了吧,游轮几乎是以插入的方式泊在老城。那儿只能容纳两艘游轮,各家船公司哪天停泊须精心安排。再过些年,随着古巴的进一步开放以及经济复苏,也许将在外围新建游轮港,这里,该只容许私家豪华游轮停泊了。到时候,就像你的酒店位于对面岛屿上,将极为不便。

古巴是个社会主义国家,旅游资源尽管丰富但开放不久,一切都还落后,我这里有几个小Tipps 或许有用。

1,签证。
所有游客出入境都必须持有 ”旅游卡“。
如何申请?
对持有欧盟护照的,如果跟游轮,就省事些。我们这次三进三出,第一次在机场,办理登机手续前免费领取。余下两次,船方在入境前两天把卡送入你的客舱,价格每次15欧。不然就需要去你所在国的领事馆申请,价格一张25欧,立等可取,也可委托朋友代办,但须加收20欧手续费,这点难以理解。
中国护照但在欧盟有永久居留的,你如果去当地领事馆,领事会告诉你不需要,并言之灼灼地保证,万一被挡,打电话给他本人,但切切,没用。一,办理登机手续时,倘若不出具此卡,机场人员拒绝为你办理,并且会说:我根据有关入境条例办理,不需要打什么电话。二,我们到了那里发现,古巴海关人员各人各异、是是而非,所以还是把自己当作欧盟居民比较省事。
至于国内朋友,我们这次同行成员中没有持这种身份的,所以没有经验。

另外,古巴海关是我见过的最乏味的工作人员,当然不是说他们有多坏,只是脸上完全没有表情而已,你对他们微笑致意,他们既不笑也不翻白眼,你所有的表情在这里全属自作多情,那你只当他们是一件过关检测仪就好了。比较不爽的是,速度奇慢,进出都要严格检查。如果你也像我们一样跟船,尽管船就泊在哈瓦那老城,但还是请尽可能过多作回船打算,因为这很费时,当然你有很多时间就另当别论。

2,货币
古巴,游客使用Cuc,没有例外。相当于我们国内五六十年代的兑换券,建议用除了美元之外的其他货币兑换,不然加收10%手续费,因为他们痛恨美国,这个说来话长,这里就不赘述了。
另外,请尽可能多地带些一美元面额的小钞,越多越好,这很管用。很多当地人尽管十分友好,但他们也知道钱的好处,所以会问你要些小费,我们回报友好的最好方式莫过于给些小钱了,落个彼此开心。你若决计不给或不巧没有,人家也并不为难你,只是我们自己,多少有些尴尬吧。
当地人使用Cup,找零时千万辨清。一来,两者汇率1/24,第二,你几乎没法用出去。





网络
古巴几乎没有网络,要上网只能去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台买张上网卡,一小时4.5Cuc,Cuc的价值基本等同于欧元。速度尚可。24小时皆可,这很重要,古巴中国的时差是13小时,就是说,你打算与国内联系的话,基本就是白天与黑夜的对话了。

本篇游记共含9291个文字,1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去,不知道那边是不适合一个人旅行

2017-02-06 22:16

引用 zxjlws 发表于 2017-02-06 22:16:08 的回复:

想去,不知道那边是不适合一个人旅行

回复zxjlws:古巴是个治安良好的国家,所以一个人不是问题,而且那儿能结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2017-02-06 22:4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2017-02-07 12:2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