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在EBC打酱油的那些故事

28
芝心披萨 LV.3
2017-02-05 22:35 1716/13

EBC那些美丽的风景,帖子里已经千千万了,而我要开始讲述的我在EBC打酱油的那些有趣的小故事。此篇文章非攻略,只是作者我不想忘记。每每回忆起来,都是那么有趣。

我的酱油之旅是如何开始的

2014年由于工作原因,心心念念的阿里大北线并没有成行。许是我压根就没有那么坚持,于是各种客观的原因导致我最终的放弃。除了我,之前约好的六个伙伴们,眼看着他们每天一措再措的欢乐的刷屏,还表示着自己的视觉疲劳,我咬牙切齿的同时,心里各种失落,那酸爽的感觉让我发誓,下一次无论去哪里,一定不能错过。

不过也正是因为准备转山前的拉练,我稀里糊涂的参加了一个21公里的徒步越野活动,连滚带爬九个小时走到了终点,还得到了一块纪念奖牌。因为膝盖带伤,打个羽毛球都能摔跟头,因此跟各种运动基本绝缘了。过了半辈子,突然发现,咦?“原来我还可以”。这个发现让我兴奋不已。

从暴走发展到慢跑。跟着俱乐部去爬山穿越,累劈了自己,几周以后,又开始想念。身体中休眠N久的运动细胞苏醒了,我的生活也随之改变,充满朝气,充满正力量,充满期待。我发现,我超爱走在路上的那种感受,对我来说,去哪里都不太重要,我只是喜欢享受过程。

我的发小墨黑,2014年面对神圣的冈仁波齐,她完成了自己的蜕变。2015年,她说想去尼泊尔,去ACT或者ABC,“好,我跟你走(尽管我那时还不太清楚那几个字母组合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这么定下了初步的计划,这时,只有我俩。

老范,是我的初中同学,他有几次高海拔徒步经验,尽管每次都高反的欲死欲活,但是他仍然迷恋那种重生的感受。(好吧,这也是一个找虐的极品了。)2015年4月,由于西藏车辆管制,老范原本计划的西藏之行泡汤了。这对于一个浑身腿痒痒的人来说怎么能忍受?不虐不爽啊。跟你们去尼泊尔!!那我们干脆去EBC吧,天天看着雪山喝着咖啡,该是件多麽幸福的事。几天之内,他就撺掇了他之前说好去西藏的队友边边,豆豆,威廉。于是我们六个人就在四月,先后预定了机票,订完后心里特别痛快。别的都不重要了,什么我有那么长的假期吗?我必须有,请事假都行,只要让我去。

记得很小的时候,几岁吧,妈妈让我抱着瓶子去合作社打酱油,剩下的钱,我还给自己买了糖吃。所以,我——是一个资深打酱油的人,嘻嘻!前半辈子去过的地方,一只手就能数清楚。因此,对于我来说,跟着别人,去哪里都可以。我的高海拔徒步经验仅限2012年在珠峰大本营的边境线上走回营地那短短的4公里有木有。这就高海拔徒步十几天了要,正所谓,无知者无畏!
订完机票后,老范同志特积极的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命名为“摇摆在EBC”,因为开心啊,大家心里美啊。机票订完的第三天,尼泊尔地震了,……
我们一致声讨老范,群名字起的尼玛太不吉利了,赶紧把名字改成了“快乐EBC”。
“地震了,古迹也成废墟了,好多路也断了,还去吗?”
“去啊,还半年呢。”
好吧,坚定信念,没人动摇。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开始购买装备,那叫一个兴奋,再次印证了那句话“结果已不重要,充分享受过程才是王道”。

7月份再次传来地震的消息,而且震中就是我们此次去的大本营地区。小小地纠结了一下下,“去吗?去啊,能去就去”。

从4月到9月,尼泊尔两次大地震,导致三次取消航班改签,9月下旬,尼泊尔又开始闹油荒,临近出发前几天再次得到航班非常有可能取消的消息,我们到底能不能如期出发都是未知。这次真的开始犹豫了,这几个月老天制造的各种障碍,难道确实是在阻止我们,不让我们去吗?如果去了,会不会真的挂了?我的保险号居然是“576444”,作为一个唯心主义者,想想就觉得糟心。9月份我老板膝盖严重受伤,她非常不想让我走那么长时间,而当时墨黑也有留下的理由。这次我俩真的动摇了,如果这次不能走,我俩就决定放弃了。那几天我们天天关注着航班信息,就像在等着宣判。终于等来了出发的日子,没取消,那就,出发。事后我一直庆幸自己的选择,如果真的放弃了,我会后悔下半辈子。

回来才略微搞清楚地名,我们居然走了这么大一圈,成就感大大的呀!

10月2日 北京-昆明

  背起我那个30多斤的60L的大包,我前后摇晃了两下,这是我第一次背这么沉的包。再次对重装穿越的同志们表示了敬仰之后,出发。机场一路无话,昆明落地后,预定的酒店有接送服务还是挺方便的,十分钟车程。没有挑选高大上的,方便能洗澡就行。老范、墨黑和我先到,我们吃了一顿腊排骨火锅,确实美味,尤其喜欢里面的笋尖,绝对不是冬笋春笋的概念,那个口感,好吃,但是不知该如何形容。威廉是夜里11点多到的,大家群里联系了半年多,这回终于见面了,竹竿身材,白净面皮。

我的行头,20天就靠它们了!

三剑客粗发,美女左右相伴,好不幸福!

我们为scarpa代言,哈哈,还有两双也是呦,经鉴定,完全经得住考验!

发小死党闺蜜——墨黑,身材颜值大大的好!

这个东西特别好吃,口感是面的,没有怪味儿。

落脚的客栈离机场非常近,目前还是民风淳朴的阶段,东西又便宜又好吃,不过,估计也保持不了太久了,商业化的步伐是非常快的。

早餐吃米粉,喜欢汤汤水水的味道。

10月3日,昆明-加德满都

按照计划,边边豆豆的航班从上海经停昆明,然后我们能在飞机上相遇,但是这个航班由于要自带燃油过去,我们这波人就被甩了。我们等待另一个航班的通知。大家在登机口相遇,团聚了五分钟,来张出发前的合影,她们先登机,我们继续等待。运气不错的我们,30多人一架737航班,想坐哪坐哪,想横着就横着。爽的大家一路睡到加德满都

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半,我们到达加德满都。这几年去的地方多了,飞来飞去的,每次都要感叹一遍,上午还在国内,下午已经在国外逛了,时空转换的太快。从加德满都机场办完入境用了将近一个小时,谁说地震没人的,那是没几个中国人,老外们可不怕这个。这小小一个机场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形容。从机场出来,外边停满了出租车,那叫一个破,我都怀疑是不是从中国买的报废的奥拓改造的。由于燃油问题,出租车价格涨了一倍。几个朋友都英语超好,一番讨价还价,我们上车朝booking上预定的酒店进发。            加德满都的街道,好像回到了80年代县城。然后,左行驶,司机开车开的都很火爆,而且啥路都能开进去,超佩服。客栈门口趴着几只大狗,正在开会讨论什么,呜呜的。大黑狗明显是这的领袖,十分威严,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们几个人从它身边经过。入住后,墨黑赶紧联系换汇的事。之前她已从淘宝上联系一个在加德满都做生意的女孩,以1:17的高汇率给我们换了尼币。我们瞬间变土豪,大家捧着这一大把钱恨不得激动的热泪盈眶了。                                                                 安顿好之后,已经7点来钟了,明早就要飞卢卡拉了,趁着卡米尔还没有关门,赶紧办事。买电话卡,买登山杖,吃个晚饭。卡米尔一条街挺繁华,两边户外用品琳琅满目,猛犸象更是家家必备(别问,当然是假的了)。晚上大家都挺兴奋,肯定要吃一顿大餐。后来我才知道,这将是我未来二十多天吃的最横最像样儿的一顿了。
回客栈进小胡同,大老远就看见大黑狗在路口蹲着,看见我们后,扭头在前面带路,貌似威严其实很温柔。“我爱汪星人,哪国的汪星人我都爱。”

六人在昆明国际机场相遇,人全到啦!

立变大富翁啊,土豪的感觉太好了,数钱数到手抽筋儿!

昆明加德满都的航班,VIP待遇,就是这么爽呀!

加都机场

机场外边的停车场,出租车都是奥拓改的,还可以砍价。司机飘移的水平实在是心惊胆战。

威武又温柔的大黑黑

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晚上我到底睡哪了

加都的local beer,走到哪里都要尝到哪里。

在加都的这一晚,吃顿好的。

闲逛帕米尔

10月4日 加德满都-卢卡拉-Phakding

10月4日,早上6点我们已经在机场等候。今天我们要乘坐传说中“世界上最危险的小飞机”降落在“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还不错,顺利通过安检,行李超重,费用也很可观呢,于是又跟人家砍了半天价,皆大欢喜的进入候机大厅。飞卢卡拉的航班是否顺利起飞也是需要人品的,赶上加都这边或者卢卡拉那边天气不好,航班经常会被取消。之前看的帖子里,就有这种办完手续甚至登机后,又下来回客栈,第二天再折腾的经历,还有那种天气不好导致几天被困在加都的。头天晚上我们的向导chandan,打电话过来说那边天气不好。管他呢,这一路走来,该做的都做了,担忧无济于事,一切交给老天安排。
我和老范这俩个咖啡爱好者买完咖啡,刚喝了一口,我们航空公司那位长的很像演员胡军(和刘烨演蓝宇的那个)的小哥就来找我们了,示意可以登机了。我们兴冲冲登上摆渡车,来到机场的另一头,看着朝阳下跑步训练的小伙姑娘们,等待着登机。十分钟后,我们的摆渡车开回了候机大厅。Hh。还是卢卡拉的天气原因,飞机目前无法降落。继续等待。一大早折腾,大家想起都没吃早点,于是分吃昨天晚上在卡米尔面包店买的面包,当时觉得特别美味。面包没吃完,又让登机了。难道一吃东西就要登机?哈哈。这次是真的OK了。之前别人写的攻略里说,去的时候要抢占左边的座位,可以看到延绵的雪山,注意,必须是抢占。事实上,根本没人跟你抢。我没有任何晕机反应。尽管那些地名,我一个也记不住,期间会发生什么,会看到什么,我基本也不太清楚,我是打酱油的嘛。但是看着雪山,云海,想着未来自己要去那里那里还有那里,心中开始充满期待。经过将近20多分钟的飞行,突然就开始下降,然后就那么落地停下来,没有任何传说中的惊心动魄,没有任何生理不适,耳鸣都没有。每一个从飞机中走下来的人都是一脸喜悦,“我们活着着陆了,真正的徒步即将开始了”!
一下飞机就看到我们此次的向导chendan,他长得特朴实,所以马上就被认出来了。他的尼式英语,我是过了好几天后,才慢慢能听懂的。真佩服墨黑,之前是她一直在电话联系,跟着强大的队友就是好,省心省心省心。
几天前写到这里后突然写不下去了。加上忙着给员工做工资。这期间,我听到了好消息,我的发小墨黑和威廉似乎有了进一步发展,哈哈,得到这个消息后,我突然间恢复了文笔。继续!
我们和chandan在卢卡拉碰面后,跟着他们先到一个客栈里进行了短暂的休息,吃的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这一早上的折腾,能顺利的坐在这里欣赏着美景,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饭后我们出发,中午到Phakding。一行人都非常开心,坐在阳台上享受午餐,我和墨黑还喝了一瓶可乐,真心觉得很爽。太刺眼了,都戴着太阳镜,然后,还是太晒,饭后全都撤回客厅里。这一天还是边边的生日,于是又各种折腾,把边边打扮的跟个白莲教圣姑似的,还喝了小酒儿,乐的都岔气儿了。

乘客欧美人居多,这20天,我一共也就见到4个中国驴友。

清晨的机场,充满着人们的期待!

朋友们提前预定的这家公司,说是事故率是最低的,哈哈。

我们将乘坐这个小家伙飞向卢卡拉

忙着扫射,居然没工夫晕机。看着窗外的山峰云海,也许天堂真的存在,这不就是吗?

安全降落在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狂喜,每个下飞机的人都一脸自己好幸运的表情。

Phakding的午餐,是戴着太阳镜吃的,后来全晒跑了。我和墨黑每人幸福的喝了一瓶可乐。。。。。。

10月5日,Phakding -Namche 3440米

10月5日,早上七点出发,从Phakding一路穿山越岭,今天要走到Namche 。据说有个很虐的大坡。沿途植被很高,这时我还没有高海拔的感觉,仿佛去年在婺源的山里徒步,景色只能说还不错,至少空气很好。在南池我们会休整一天,适应高海拔,补充物资,然后洗澡洗澡洗澡,后面就没有机会洗澡了(后面就知道了,何止洗澡,脸都懒得洗)。因为头一天谦让大家,我俩睡的一张大床,半夜好几次差点掉地下,发誓到了南池一定要住个最奢侈的房间。于是当墨黑看完房间后,毫不犹豫就订下了2000尼币一晚的山景房。下午四点入住,屋子里阳光明媚,把队友们羡慕的,纷纷说——“一会儿洗完衣服都晾这来啊”。后来知道了,高海拔温差大,而且不干燥,这衣服晾一宿都干不了,还是第二天,都挂到了房顶上边的晾衣绳上,这才干了。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一个小插曲。当我们拿着湿衣服,站在房顶上看着晾衣绳上满满的衣服发愣的时候,老板家的小男孩儿就把自己家的衣服拽下来铺到房顶上,然后善意的看着我们微笑。

我们的小背夫们,都很帅。

超牛的山景房,窗外的风景

南池全貌

10月6日,Namche

10月6日,在南池休整一天。为了适应海拔,除了身体棒棒的威廉屁颠颠的去了珠峰大酒店,我们几个都比较小心翼翼的。在客栈坐了一上午,实在无聊后,大家决定溜达溜达,买了气罐、雪套、冰爪。其实南池还是挺热闹的,酒吧、西餐、户外店,应有尽有。刚刚过去的我们,刚从热闹的地方来,一心向往的是雪山美景。下午我和墨黑、威廉发现一个Rab的专卖店,而且是正品,价格也不错,墨黑在威廉的撺掇下,买下了心心念的rab神衣。老实说,Rab神衣上身效果确实比老鼠好看,但是,那个价钱也贵出1/3,我这个未来一个月要喝西北风的人,只有边擦口水边看着的份儿了。

当地人用的秤,这是给我们称西红柿

10月7日 Tengboche海拔3870.

10月7日,从今天开始,雪山相伴。一路上远远眺望着努子峰,洛子峰,珠峰,阿姆达布拉姆峰,中午入住Tengboch。放下东西后,大家各自找好机位,这里能看到夕阳中的阿姆达布拉姆,还有个很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当地的孩子们欢乐的踢球。威廉自己爬到很高的地方拍照去了,我们自己烧了一壶水,灌满各自的水杯。在这里碰到几个下来的驴友,其中一个大哥50左右,皮肤已经晒出了高原红。他们说,以后你们会天天在云里行走,抬头就是雪山雪山,还特意嘱咐我们一定不要着急赶路,他们一起来的6个人,就是因为前几天自恃自己是老驴,走的太快,结果3个人都被直升机救援下去了,大哥觉得好丢人。那时的我们内心小忐忑中,同时充满了对美景的期待。
晚上吃完饭以后,大家全副武装,打算边喝茶边看星星。漫天都是星星,银河历历在目,第一次用自己的小微单轻易的就拍下了银河,感谢老范,感谢豆豆。(花絮:老范和边边在星空之下,一遍一遍听着“我想跟你一起看星星”,八卦八卦)。说实话,我特别想念鲁朗的星空,那密密麻麻的,一团一团的好像星云都能看的见。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样的星空了,就算在尼泊尔,也没再见到那么壮观的场面,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还是多年未见的震撼之感。           别看白天能穿短袖,这夜里还是挺冷的,最厚的羽绒服都穿上了,还是觉得挺冷。估计我也是年龄到了,没有那么大的玩儿心,于是我先回去睡觉了,钻进温暖的被窝,我感到很满足。不久,这几位就全部都冻回来了。今天我们四人间,先睡着的先幸福。

10月8日,Dingboche(4470)

10月8日,由于每天吃睡的都挺好,加之我们蜗牛的速度,高反并没有出现。一度我身后一直跟着老外的登山小队,艾玛,我这速度是领队啊,着实让我得意的好一会儿。平时的锻炼还是很有用的,慢跑还能帮助我控制心率,爬山时受益匪浅。快到Dingboche的时候,视线开阔,美丽的云朵停留在山顶,我痴痴的看啊看啊,久久不愿意离开。就这么边走边玩的,好开心。由于我们三个走的太慢,老范他们三个老得等着我们,然后老范郑重其事的提出了意见,希望我们走快点。于是午饭后,我们就开挂了。
今天边边开始高反严重了,一路上强撑走到了Dingboche,到了地方她就倒下了,肠胃及其不舒服。我好心拿出我带的同仁堂香砂养胃丸,殷勤的送过去,老范正在非常专业的照顾着边边,拿起药看了一下,没好气的甩回给我,“过期了!”啊?!!好尴尬,我还真不知道已经过期了。不过事实证明,后来这个药还是挺解决问题的,肠胃不舒服的时候吃了就好了,中药嘛。
边边、老范不同程度的高反,给此行蒙上了阴影,还有一半的行程,三大观景台一个还没去呢。我和墨黑、威廉,因为我们基本属于溜达(当然,我和墨黑想走也走不快,人家威廉是纯粹欣赏美景,加之护花使者,嘿嘿嘿嘿,呵呵呵呵),所以我们三个没有高反。晚上经过大家讨论,老范决定保存体力,照顾边边,留在Dingboche一天调整,不去Chhukung Ri。豆豆跟我们三个去Chhukung Ri。如果当天能回去,就第二天一起出发,我们回不去的话,他们就先往下走。

神山阿姆达布拉姆的雄鹰

10月9日,Dingboche(4410)-Chhukung(4730)

早上8点我们四人出发。因为很有可能大家就此分手了,于是大家拍了合影。
早上出发后,经过一个小坡,小poter愉快的大步走着,我们愉快的跟着,然后,很快我就开始头疼。经过三个小时后到达chhukung。差不多11点的样子。我们计划的是午饭后攀登chhukung Ri,但是CHEN DAN不建议我们上去,他说下午云就上来了,而我们跟一个带队岛峰的领队聊天的时候,他也说没问题。我们觉得CHANDAN不想我们走的太快,这样他们会少挣一天的钱,于是我们挺坚持的。CHANDAN和两小背夫也没说什么,好吧,你们是雇主你们说了算。
吃饱的我头也不疼了,摩拳擦掌直奔海拔5400,爬的嗖嗖的。但是,好景不长,一个小时后云果然上来了,你能看见云层迅速的移动。没一会儿就遮挡了所有的雪山。我们坐在山坡发出阵阵哀嚎。CHANDAN他们一脸幸灾乐祸,“哼哼,让你们不听劝,让你们小人之心”。这上去还有什么意义,啥也看不见了。唉,全当饭后锻炼吧,就这么回Dingboche怎么能甘心,我们可是代表病号来的。我们决定在此住一晚上,明早登顶。CHandan他们真的挺好的,这会儿就表现出他们的大度来了,让我们对他们的印象好了更多。(之前看过好多帖子,各种背夫领队的不和谐,其实也无形中影响了我们对他们的信任感)。
当晚六点一刻,我已穿着羽绒服钻进了睡袋。这个客栈除了餐厅有电,别的地方都没水没电,大家都在餐厅坐着,我们已经坐了一下午了,我买了一暖瓶咖啡,请chandan和两个小背夫,他们也就各自喝了一杯,然后就是我自己独饮。然后,这么高的海拔,俺,失眠了。盼着天亮。

登山殉难者纪念碑,同胞正在悼念

准备去爬岛峰的帅哥们,身材真好,养眼

10月10日,chhukung(4730)-chhukung Ri(5400)-Dingboche(4410)

终于盼到天亮,早起刺眼的阳光把我照的晕晕乎乎的,今天要重新攀登Chhukhung Ri,一夜无眠,但愿不要高反吧。三个小时后,我们到达海拔5400米的 chhukung RI。这里是EBC三大观景圣地之一,攀登对我来说基本是走几步就得喘会儿,但是登顶那一刻,还是蛮激动的。我真是超热爱那种征服感。墨黑拍着360度的视频,还念叨着“这是什么峰,那是什么峰”我心中只有两个字“真美真美”。再次要说,队员强大就是好,知识渊博。
在山顶呆了半个多小时,因为实在是太美了,所以一直不停的拍啊拍,生怕漏掉了什么。一般的登山者也就到这了,在往上,身体好的再走10分钟,那里应该是真正的Chhukhung Ri。我和墨黑是没劲了,一步都不想往上走了,威廉这家伙身体特好,上去后跑着就下山了。等我们下午回到dingboche的时候,老范、边边、豆豆已经离开了,背夫们通了电话,听说边边的状态还是很不好,还是挺为他们担心的。当时,我们心里还是挺别扭的,这六个人一起出发怎么就能分开了呢,不是团队吗?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没必要彼此非要做出牺牲,我们不去我们不甘心,他们去他们高反难受玩命也受不了。我们走的慢的就慢慢走,他们走的快就快快走。总之,从这一天开始,我们三个人要真正的相依为命了。

10月11日,dingboche(4410)-Loboche(4940)

早上八点出发。今天是此行第一个多云的早晨。我们先爬上一个很高的大坡,然后沿着河谷一路向前,今天多是平原,云散开后,景色超美。又是不停的拍啊拍。手机、微单,能用到的都用上了。高海拔地区天气,上午再晴朗,午后也会开始转多云,眼看着山峰就被云层挡住了,今天更惨,居然开始下雪,天气变得很冷。我们过一个垭口的时候,雾大的看不到前方,旁边是一个陵园,好多登山殉难者在此长眠。
下午到达客栈后,我累坏了,好想钻进睡袋开睡,但还是被小伙伴托到餐厅聊天。我们冷的把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昏暗的餐厅里挤满了人,用不同语言连说带比划聊得热火朝天。我们再一次偶遇Amy,那个台湾MM。她已经从Gorok shep回来了,由于感冒了,天气又不好,在这里休整一天。这姑娘好厉害,一个人,只是因为机票便宜,所以就来了,就这么随意任性。大家渐渐熟络起来。一起分吃了扒鸡。这次好东西都在我们三人身上带着,德州扒鸡,肉肠,凤梨酥,牛肉干,拉面,辣椒酱,榨菜。也是因为如此,我一路上我并没有觉得伙食如何不好,没有幻想的回到加都或者回到北京的恶补场面。想起了一个好玩的段子。墨黑同学从暖瓶里倒完水就找不到瓶塞了,我们桌上桌下看了半天,我开玩笑的说,你不会把塞子仍杯子里了吧。然后大家彼
此对视片刻,拿起勺子一扒拉,艾玛,还真在里面。4940的海拔,不光缺氧,还缺心眼儿啦。哈哈!

走着走着就明白为什么每天要尽量在下午两点前到驻地了,因为每天下午就变天。

这里埋葬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殉难者

所有人每天徒步及睡觉以外的时间,都是打发在客栈的大厅里,只有这里暖和。

10月12日,Lobuche(4940)-Gorak shep(5140)

昨天Amy说这段路很好走,一路平坦然后上几个坡就到了,也就一个半小时。于是我们三个一路溜达,各种得瑟。途中和分开的三个小伙伴儿相遇,于是大家互相问候合影留念后,继续走各自的路。我们前面走的慢,后面就得赶路了,否则又要变天了。后边的路真是虐到流泪。频繁的上山下山,四个小时抵达,喘成了狗。几千年的昆布冰川尽在脚下,太壮观了。在这里宿的人大多要是去珠峰大本营,据说要行走在冰川上将近三个小时,次日清晨要去攀登5609的Kala pathar。我和墨黑决定保存体力,于是留下来晒太阳,威廉带着两个小poter去珠峰大本营玩去了。我这一路上,除了那天咖啡喝多了失眠以外,其他都能吃得香,睡得香。

注意看,这个女人有翅膀

路上和之前分开的队友相遇,拍照留念,继续各走各的。

面对大山,我们是多么渺小

几十万年形成的冰川

10月13日,Gorak Shep (5140)-Kala Patthar(5609)- Gorak Shep (5140)-Lobuche (4940) - Dzonglha (4820)

为了攀登海拔5609的Kala Patthar这个第二大观景台,我们早上3:30起床,4:10出发。饭前我吃了百服宁和神药,顶着头灯开始专心爬升,今天早上的状态极好,爬的嗖嗖的。连Chandan他们都追不上我了。墨黑他们在后面一步一喘的,眼看着太阳就要出来了,他们一遍爬一遍喘一遍聊,说什么云散不开,看不见雪山就太遗憾了,我压根儿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早点爬到顶等着就是了。
巨大的珠峰南壁忽然就从层层云雾中冒出头来,又过了一会儿,天边朝霞渐显,云雾缭绕中美丽的阿姆达布拉姆峰露出了金字塔一样的山尖。此时的太阳把粉红色的云雾飘洒在蓝蓝的天空中,围绕着白色的雪山之上。太美了太美了。(此处盗用了墨黑的文字)
奋斗两个半小时之后,我第三个登顶。今天体力实在太好了,我有些得意。身后是巨大的普马里峰,眼前奴子峰、珠峰、洛子峰几乎是伸手就可以触摸到,这些世界上最著名的8000米以上的群峰,有如众星捧月般围绕在我们所在的kala patthar黑色岩体的周围,如此壮观(谢谢墨黑)。人们陆续登上山顶,激动不已。墨黑和两个老外抱头痛哭,我问她为毛哭,她说真是太累了,看到这样壮观的景色太不容易了,呜呜呜呜……。兴奋的人们站在各个能立足的岩壁上拍照,而当今天的太阳一跃升起在珠穆朗玛峰8848米的尖顶,撒向南方尼泊尔萨迦玛塔公园kala patthar的山顶,山顶上响起阵阵欢呼。这一刻,没有国籍,无论相识与否,珍惜眼前的缘分,大家像久违的朋友一样,互相拥抱着,迎接这美好的一刻。
九点钟,我们下撤回到了gorak shep,此刻我就好像完成了任务,一下子就变的精疲力尽。在温暖的lodge里面喝了一壶浓浓的hotlemontea,休息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继续赶路。
在到lobuche这段路,又是频繁的上山下山,膝盖酸痛的要命,我感到很乏力,我最恨下山。远远听见隆隆的直升机在头顶飞过,降落在我们不久前休息的地方,这几天天天看着直升机飞来飞去,高反扛不住的人比比皆是。出发尼泊尔前,我是有心理准备的,前年我去西藏,回北京后有三个月这气儿都喘不到底,不知道此行,会不会因为高反或者地震就此挂了呢,我甚至留下了遗嘱。胡思乱想中,回到Lobuche之后,我开始健步如飞。一人宽的羊肠小道上,吹着凛冽的山峰,顶着雪花前行,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今天的终点,累死姐了,心里这个不爽。凌晨三点半起床的我们,终于在下午4点钟看到了山顶上的Dzonglha,一步一歇的爬上山顶后终于步入了温暖的lodge,高强度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我和墨黑让小poter给我两一人整了一盆热水,小小一盆珍贵的热水啊,我俩很无耻的泡了个脚,这盆也就能放进去一只脚,总之,太奢侈了,太舒服了。Dzonglha像个世外桃源,我们挑选的是比较奢侈的木屋,和对门公用一个卫生间。好吧,卫生间的门根本关不上,幸好对门是威廉,要便的时候,就喊,“威廉,我要上厕所,你千万别出来啊”。我两个泡完脚舒服的蜷缩在睡袋里,睡袋上还压着被子,趴在窗户往外看着。窗外几个老外在跟当地的孩子们踢球,还有老外两口子,女的正在用冷水给男的冲头,太牛了。
晚上开始下起鹅毛大雪,明天我们将翻跃此行的最难点cho la pass。不知道,这么大的雪,明天能不能走。

老头儿70了,只多不少,特别佩服!

10月14日,Dzonglha(4820)-Chlapas(5330)-Thagnak(4700)

这天的经历是我截止到目前,此生最刺激最惊险最有挑战的一次体验,期间涉及大段的岩石攀越和涉冰行进,下山碎石多,混有冰雪,本人各种姿态的摔跟头,还有那一个有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山。这一天,我走了9个小时,下山对一个膝盖不好的人来说,绝对是痛苦痛苦。从没想过翻越雪山,真是无知者无畏,回想着还是挺牛。直到半年后,仍然让我津津乐道。闲话不说了,进入正题。 
昨天累得够呛,好想继续睡觉,心里隐隐盼望着大雪没停。早上4点,小POTER来叫早,唉,真让人失望。每天早上我在整理背包的时候,都在不停的诅咒我的睡袋,尼玛太大了,黑冰1000,每天打包就得消耗我20分钟的体力,整的我要高反。
外面是满天繁星,空气清新。早上五点顶着头灯我们出发了。看着黑夜中的Chlapas,我当时在想,那是个山头,翻过去就行了。看着也没多高嘛。因为那时作为打酱油的我,压根对这一天的难度没什么概念,只是听Chandan说很多碎石,有的地方危险,如果下雪就会很滑之类的。
我们先爬了两个坡,这几天天天爬这种坡,习惯了高海拔后,到也没觉得有什么难度,大家溜溜哒哒,还不时拍拍日照金山,此时大家心情都很放松,某人还在大自然的怀抱下便出了健康的香蕉粑粑。
我们无限惬意,眼看着后出发的人纷纷超过了我们。在即将到达我所谓的山顶,突然看见峭壁上挂着几个彩色的人,还要攀岩,不会吧!100米的岩石陡坡,还带着冰雪,我特别怕滑,小时候滑倒扭伤膝盖反反复复产生的那种窒息的疼痛感,瞬间放大,让我感到恐惧无助。有个半人高的石头台阶,我根本爬不上去,这会儿墨黑倒是挺灵活,不像此前几日天天走在后面。(自从她拉了香蕉粑粑,就开了挂,真是无屎一身轻)。我是被他们拖着屁股给举上去的,没办法,受力大的时候,膝盖实在太疼了,那会儿我第一次对这天的行程没了信心。再之后是大段的冰川,碎石,又滑又不稳,需要非常小心翼翼,我感觉自己就像个机器人,环节不灵活的那种,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精神也高度紧张。好不容易下到地面,又是一个小爬升。这路是高低起伏,被茫茫白雪覆盖,根本看不见。面对前方貌似平坦的大路,前一秒还好好的,后一秒我就坐了一个屁蹲儿,旁边几个老外正在埋锅做饭,我就坐到了他们身边,他们还问呢,”A U OK?”我都被自己雷到了。终于来到垭口,没有雪的时候,也就是个碎石大坡,而因为下雪,过垭口变得非常刺激和挑战。看着前方反穿努力要从上面下来的人,还有上了一半被困在路中间的人,大家开始讨论,到底走哪边更加合适,这时候,夏尔巴人的聪明才智、勇敢和经验就充分的体现出来了。在Chandan的带领下,我们先小心翼翼的爬上垭口侧面的山坡,再一个个准确的滑到沟底,歪了就掉冰川低下去了。CHANDAN先下去,在底下接着大家,人,背包,一个一个滑下来,都下来以后,再一个个爬上对面的
垭口。当时非常惊险,回想起来就是刺激了。当我们全部登上垭口,大家不约而同欢呼,那种心情,就好像我终于征服了珠峰。大家在垭口上分吃食物,进行休整,几个日本老头儿,还拿出炒熟的黄豆与我们分享。老头们比我们体力好。
我以为我们这就算成功穿越了吧。然而,然后,是直下200米的陡坡,还是没路,还是在各种岩石上行走,好多碎石,又有冰雪覆盖,需要踩着前人的脚印。我们已经把冰爪套上了,CHANDAN说要小心别把小石头踢下去,容易砸到下面的人。这一天,我摔了四跤,有不按照前任轨迹自己耍小聪明,然后崴脚摔的,最可笑的是我右脚的冰爪踩到了左脚的鞋带里,然后把自己拌一大跟头,小poter拉我的时候,我跟他说“让我坐这乐一会儿”。后来墨黑说,看着我在山坡山各种摔,吓得够呛。这一天,威廉一直在鼓励我,照顾我,有的地方他甚至让我踩着他的脚过去。墨黑今天特别厉害,状态极好。我们通常都要隔着一座山说话,比方我说“那边的山还这么难走吗?墨黑:“你别废话了,赶紧走吧!回头都追不上他们了”。
不记得翻过几座山,当我仰望制高点那飘扬的金幡的时候,我好像终于看到了希望,用我那
一步两歇的速度,爬到制高点。然而,这仍然不是终点,还要下去,再沿着溪流一路下降,又走了两个小时,终于看到了袅袅炊烟。我们终于到达今天的终点Thagnak。 
这一天为何如此印象深刻,因为它是这么的考验毅力。人的意志力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当然,你只能向前,如果回去,也得这么走。今天可以睡个懒觉了。事后我问墨黑今天体力怎么这么好,她说吃了两粒神药,我怎么就忘了再吃一次

10月15日,Thagnak(4700)-Gokyo(4790)

早上是在太阳的照耀下睁开双眼的,昨天虐的很有成就感。今天的路程只有三个小时,所以大家很轻松。
海拔变化不大,一直行走在冰川上,还是各种碎石下,是一片片泛着粉蓝颜色的冰川。这里荒凉的感觉就很像前年西藏珠峰大本营的地貌了,不过那边没有冰川。据说以前都是有路的,但是2015年几次地震后,道路都消失了,只能踩着大小石头。遇到反穿的战友,他们好心提醒说这种地方要快走,因为随时都会有落石,确实总能听见隆隆的声音。这一路上把我热的,小心翼翼加紧张,还好再一次体现了人品好一说。今天我一直觉得我是在火星上。走了两个多小时的时候,突然前面看见了那伙人的小背夫,他们过来接我们了。我们当初拆成了两个队伍,也把这一波背夫好兄弟给拆开了。现在我们又团聚了,晚上大家把所有的熟食都找出来,十几个人大吃大喝了一顿。当地的朗姆酒,味道不错。今天住在Gokyo,还是湖景房,20美金一晚。看着真不错,只不过,洗澡这事儿,我就不用想了,踏实的拉个粑粑已经挺奢侈了。还有缺心眼的设计师,卫生间的门还是关不上。太美了,又是下雪,明天可以睡懒觉了。

荒凉的好似人在火星,我觉得火星就是这样子的

老板厨艺不错,这个土豆片炒的很中国

10月16日,Gokyo(4790)

下了一夜大雪,今天天气不好,休整。话说好久没睡到六点了。墨黑先下去玩了,而我继续赖床,过了半个小时,墨黑上来,我正在如厕,听着她说要去转湖,问我还有多长时间,然后声音越来越远。五分钟以后,我下楼,但是只看见CHANDAN,墨黑和威廉还有两个小POTER都不见了。我站在外边看了半天湖,还跟一个美国人聊了半天,左等不见右等不见,我开始着急,我自己爬到山坡上,非常失望的坐了20分钟,然后气哼哼的回到客栈。这时候,Chandan说,不知道他们都去哪里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就把我丢下了。Chandan说,不能明白你们中国人,为什么都这样。他说他带我转湖去。我当时特别生气,没走出多远就看见那几个人转回来了,还冲我招手。我瞬间爆发了,说了好多好多难听的话,那高八度的声音,在海拔4790米的地方传播着,我嚷嚷了20分钟,把威廉气的一跺脚说“你太恶毒了“就跑了,然后墨黑就劝我,我们坐在一起抱头痛哭了半天。唉,每个人的内心都需要一个宣泄的方式,把积蓄的多年的不快、委屈统统丢掉,我看到了我内心中最惧怕的是什么了,我讨厌只有我一个人。
回到客栈,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Chandan和小POTER都躲的我远远的,估计吓的够呛。下午我继续躺着,墨黑拉着威廉散心。威廉从这天开始就受伤了,饭也不吃了。晚上我们跟别人聊天,他就默默的看外国老太太打牌。我们跟韩国小哥一行三个人聊得挺嗨,还请他们吃麻辣豆腐干,除了韩国人,其他两个都是素食主义者,当然,这辣度他们还是接受不了。墨黑还请我们吃了一桶奢侈的品客薯片。老外还是挺有涵养的,他们会先矜持的捏着碎渣吃,而不是大大咧咧吃成片的。威廉更生气了,气氛怪怪的。从这一天开始,我们三个人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

这家美国人,夫妻两个带着三个孩子,小的看着也就十岁,各自背着自己东西,只雇佣了一个向导,向导只负责带路,仅此而已。右边背着手的是个韩国人,头几天见面还是个小白脸,后来变成了换鸡蛋的,那叫一个赃。我们也好不到哪去。话说都这么赃,怎么能提兴趣艳遇呢,有些人真没必要生气

我们的客栈,住着就不想离开。

10月17日,Gokyo(4790)-Gokyo Ri(5360)-Gokyo(4790)。

早上四点半再次出发,这也是我们要征服的最后一个峰。依然是顶着头灯爬山,只能看到自己的脚下。这一路下来,我对高海拔有了更深的体会,真像他们说的,慢点走都没关系,千万别停下来,一旦停止,再走,身体就好像需要重新启动一样,浑身的肌肉都要酸几分钟,才能适应。我们六点半才登顶。威廉从昨天中午就不吃饭了,今天他胡子拉碴的,憔悴的不得了。我十分的内疚。快到2/3的时候,就看身边窜过去一个小青年,躬着身体,顶着个熊宝宝的帽子,嗖嗖的就不见了踪影,太厉害了。我们在山顶玩了好久。和韩国人一起的一个美国小伙儿,长发,大胡子,牛仔裤,简单的背包,每天在客栈看到他基本就是一盘蒸土豆,手捧一本书《INTO THIN AIR》,酷酷的,现在正端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估计是在,呃,冥想?据说他以前是军人。体力当然也是相当好了,这点小山头,我们爬2.5个小时,人家也就一个小时。欧美的男孩子们,高大、挺拔、运动、帅气,身材比例是真的很好每每看到总是批判性的观赏一番。
下山的时候我发现还是挺陡的,摸黑爬山的好处就是效率高,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来的!下午我继续趴窝,突然就没劲了,剩下的时间就是下山了,预计三天回到卢卡拉,然后在加都泡几天。我想家了! 

10月18日,Gokyo(4790)- Dole(4200)


告别美丽的湖边酒店,告别人间仙境。我们踏上了回程。昨天早上老范他们三个人已经先一步出发了。之前老范、边边高反比较严重,他们都有心下撤了,后来据老范说,老外给了他神药(出发前他想找这种药,但是因为有副总用,手会抖,而且是处方药,治疗青光眼的,不太容易找到,所以他就放弃了),然后他的状态就恢复了,而且从此就没再高反,所以他们三个就按照行程走了下来,但是比我们快一天,我们在Gokyo又多呆一天,因此就快了两天。
我们三个走走停停,不过兴致明显没有那么高了。看别人的攻略,似乎大家这时候都会视觉疲劳,都想回家了。因此回去的路上,基本懒得拍照片。慢悠悠的走到Dole。入住的客栈铁皮房子应该是新盖没多久的,简洁干净,床垫好软。我觉得特别满意,因为,房间里,不冷。
大概大部分人都归心似箭的,直接下到南池去了,这家客栈客人不多,Lounge设计的很宜家,一水儿是乳白色的棉麻靠垫,十分舒适。老板是个藏族老妇人,服务员是个典型的印度籍的菇娘,个子不高,不到1.50的样子,皮肤黝黑,眼睛大大的,说起话来嗓门也尖尖的,用我创造的形容词,就是“黑晶黑晶的”,因为脸黑黑的,眼睛亮晶晶的……
Lounge坐着两个老外,那感觉非常传统,他们的向导是个亚洲模样的小伙子,总是时不时往我们这边瞄上一眼。一会儿又进来一位传教士模样的男人,猛一看,耶稣转世了。傍晚他们那桌会坐在一起,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感觉就是一个人在传教,剩下几个人就是虔诚的基督徒,在那里频频点头。Chandan对那个“耶稣”一脸不屑。就我们这两桌,CHANDAN喝多了,兴奋的胡说八道的。对了,他家还有虾片吃,在山里待久了,啥都是美味。晚上我和墨黑躺在房间里,发挥着各种想象。老板大娘长得多像老巫婆啊,肯定是巫婆。这么高大上的客栈,八成是变出来的,今天晚上吃的东西,还喝了他们自酿的酒,会不会有迷药?那个印度姑娘,估计是个小妖精吧,现在可能正在磨刀,一会儿就该来吃我们了。你看那个向导,为啥总是冲着我们挤眉弄眼,他是不是在暗示我们,赶紧逃跑吧。还有那几个古板的老外,会不会是吸血鬼啊。如果进来,一定要先吃墨黑,不,还是先吃披萨,她比较胖……,我和墨黑自娱自乐的笑抽了过去,希望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山上那道细线就是徒步者的路

让我们想象着闹小妖儿的客栈

10月19日,Dole(4200)- Namche 3440


经过艰苦跋涉,终于又回到南池。期间早就没有了热情和渴望,只希望快快到达南池,洗澡洗澡洗澡。又走了半天多的时间,实在是佩服那些健步如飞的驴友们,他们可是直接下来的。想着一定要订那间有澡盆的,倒入满满的热水,我们三个一起泡脚。可惜后来那个房间订出去了。我和墨黑分别用掉了一块肥皂,才觉得洗干净了。这是13天以来,洗的第一个痛快澡。我好像还洗过两次,在Gokyo,房间虽然高大上,但是仍然只能去楼下,洗了一个头,然后包着头巾,坐在客栈的炉子边把头发烤干。还有一次Dingboche,迅速冲了一下,头没敢洗,木头浴室的窗户能看见雪山,要是不冷,还有个浴缸,多美。

地震后的房子

床框也是人背上去

等我们老了,也能有这心气儿和体力,我们就幸福了!

奸商的店

奸商

10月20日,南池-卢卡拉-加德满都

因为墨黑家里突发急事,早上8点多钟,我们三人匆匆忙忙的跑到山顶,然后直升机把我们送到卢卡拉,也就十分钟。这是我们徒步的最后一天,如果今天我们自己走下去,估计8个小时。 然后从卢卡拉搭上小飞机,Chandan之前已帮我们联系好接应。飞机上就我们三个人,直接回到加都。哦,小飞机降落的时候,我还是吐了,晕车药吃晚了。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联系,我们终于买到了当天的机票。一切办妥后,迅速的在加德满都逛了逛。晚上还要搭乘飞机。

EBC尾声:10月21日,我俩严重醉氧,飞机上睡了一路,喝口水的功夫就能睡过去,早上七点我和墨黑到达香港机场,下午六点,登上回北京的航班。                                                                          没有最后回到卢卡拉,登山证没有盖上那个章,有些小遗憾。进山后,十几天没有洗过澡,连睡觉都戴着帽子,水太冷,手脸都懒得洗,每天不到七点就回到只有两张床用木板钉的简易房间,直接钻进睡袋,想着白天的情景,就会幸福的入睡,一夜无梦。每天醒来奔向新的一天,每天不疲于赶路,要去就去看最好的风景。天气晴朗,风景独好,走的忘记了一切,只有满眼的风光。吃饭睡觉行走,生活就是如此简单,心中的浮躁在渐渐消失。这一趟让我更加坚信:只要坚持向前,没有翻不过的山,走不下来的路。只要乐观面对,好运就会越来越多。享受在路上的那一刻,珍惜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你们永远定格在美丽的画面中。在这里送上我的祝福! 

本篇游记共含16164个文字,18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芝心披萨 的图片:

威廉的scarpa回来开线了,后来退了,就他一人的坏了,哈哈哈

2017-02-06 09:01

他不是说被我踩坏的吗,也不错,白穿了那么长时间

2017-02-06 09: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2017-02-07 18:26

引用 墨黑 发表于 2017-02-06 09:01:10 的回复:

威廉的scarpa回来开线了,后来退了,就他一人的坏了,哈哈哈

回复墨黑:scarpa天猫旗舰店买的吗

2017-02-10 22:42

引用 薛定谔的猫 发表于 2017-02-10 22:42:49 的回复:

scarpa天猫旗舰店买的吗

回复薛定谔的猫:海淘的,美亚,朋友那个回来直接退货了,无条件退货,老外这点必须赞一个。

2017-02-14 14:3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想问下换币的联系方式

2017-02-21 18:1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请问您是4月份去的么?天气温度大概在多少度?带睡袋了么?

2017-03-12 19: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红叶蔓山 发表于 2017-03-12 19:25:48 的回复:

请问您是4月份去的么?天气温度大概在多少度?带睡袋了么?

回复红叶蔓山:10月份去的

2017-04-06 15: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红了个拜 发表于 2017-02-21 18:17:45 的回复:

想问下换币的联系方式

回复红了个拜:不好意思,之前朋友联系的,太久已经找不到了,你可以从淘宝上找找那些在尼泊尔做代购的问问。

2017-04-06 15:2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芝心披萨 发表于 2017-04-06 15:21:24 的回复:

10月份去的

回复芝心披萨:谢谢,我已经回来啦

2017-04-06 17: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想咨询下那边背夫的费用以及岛峰的事宜,方便留个QQ或者微信嘛?

2017-07-23 11:15

引用 芝心披萨 的文字:

特别好吃,口感是面的,没有怪味儿。

这个叫茨菇,水生植物。云南的通常做法是跟腌菜一起炒。

2017-09-06 15:18

引用 阿卓娃 发表于 2017-09-06 15:18:27 的回复:

这个叫茨菇,水生植物。云南的通常做法是跟腌菜一起炒。

回复阿卓娃:是这样啊,谢谢!

2017-09-08 06: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