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雨光影色-逛胡同?跟我来逛北京八大胡同吧!!!

29
雨夜深秋 LV.6
2017-02-06 00:31 760/6
  • 出发时间/2017-02-03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大年初五 八大胡同游记

春节都奔庙会,我选择钻进胡同。
从韩家胡同经陕西巷到石头胡同,再到棕树斜街经博兴胡同云居胡同到前门大街。饿了,看吴裕泰冰淇淋排队的人难得很少,先来个抹茶冰淇淋垫垫底儿。
从大栅栏往回兜到铁树斜街奔虎坊桥。一路的胡同还真有点老玩意儿,转悠转悠收获颇丰。到了前门大栅栏就完蛋,商业太过了。相机几乎没拍一张。。本想吃点东西,一路的“老北京字号”几乎没正经玩意儿。。。放几张胡同照片先看看。 胡同游记开始~~~

八大胡同之 韩家胡同

虎坊桥路口往北是南新华街。第一个胡同转进去是五道街。

大妈后面就是五道街了。此行第一站就是从五道街进韩家胡同。
韩家胡同是曾经的八大胡同之一。清代内阁学士韩元少在此居住,此地故名为韩家潭。建国后改为韩家胡同。
韩家胡同同时也是京剧的一个发源地。乾隆80寿辰三庆班进京就下榻于此。谭富英、裘盛戎为正副团长的太平京剧团以及梨园公会就设在韩家胡同36号。
韩家胡同妓院叫得上名的有二十多家,多为南班妓院。江南姑娘北上京师,不但有色,更加有才。她们不仅能歌善舞,还擅笙管丝弦,更有能者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不似北班姑娘则除床第外别无它能。那么一等妓院便为清吟小班。韩家胡同21号则是保存尚好的清吟小班,有清末大书法家李锺豫所书的庆元春匾额。韩家胡同曾经是精华与糟粕、高雅与风骚、艺术与风月并存的一个神奇所在。

走进韩家胡同

一进胡同就看到一条狗狗懒洋洋的晒太阳。

漂亮的朱红院门

韩家胡同民宅多为大杂院。垂花门和影壁皆无。
但有意思的是进了院门虽无影壁,也都会做一个拐角。

这家院门正对面墙上放了一幅画。

和韩家胡同连接的小外廊营胡同,胡同很狭窄。

还有专门的胡同介绍

韩家胡同21号对面有这么一座建筑,也引起了我的兴趣。以前也是一家规模不小的清吟小班。

走进门洞,残破的墙壁诉说着陈年旧事。墙壁旁是木质的楼梯,木质雕花的护栏。房顶也早已破旧不堪破了个大洞,漏出了芦苇底。

护栏早有缺损,后人用木棍修补。摇了摇,还很结实。

斑驳的木质楼梯。

胡同的上空布满了各种电线,竟然还有一个小葫芦。不知能不能结出葫芦娃。
可见夏天这里的上空一定也飞满了各种藤蔓。

小楼和前面的电线杆也爬满了干枯的藤蔓。

八大胡同之 陕西巷

再向前韩家胡同就到底了。向南拐进陕西巷。

陕西巷是八大胡同名声最响的。昔日出了两位名妓:小凤仙与赛金花。。
 讨伐袁世凯的蔡锷将军为掩人耳目,出入烟花巷之中,在陕西巷52号-云吉班结识了名扬京城的侠女小风仙。并成为患难知已。为感谢小风仙的救命之恩,蔡锷留有对联:“不信美人终薄命,古来侠女出风尘”;又“此地之风毛麟角,其人如仙露明珠”。小风仙也曾书联悼念知音:“不幸周郎竞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她自喻为三国的小乔与唐代的红佛。

居住于榆树巷1号院-怡香院的赛金花初名为赵彩云,又名傅彩云,原籍安徽黟县,原姓赵,小名三宝,又叫灵飞,生于清朝同治。也作为妓女而知名上海,还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后,起到了劝说联军统帅,保护北京市民的作用。赛金花曾经三度嫁作人妇。赛金花曾作为公使夫人出使欧洲四国,是一个生活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叶中国的具有传奇色彩的女子。赛金花传奇一生最辉煌的事就是成为状元夫人,尽管只是妾,但她由一名风尘女子从良而为状元的“二夫人”,又充当状元正妻随洪钧出使德、俄、奥、荷四国,尤其是在德国柏林社交的成功,既为她赢得了“东方第一美人”的雅号,也为她在庚子年间能在瓦德西面前满足自己的要求打下了基础。在欧洲三年,赛金花凭她的聪明伶俐,居然学得了一囗流利的德语。这是她传奇经历到达巅峰的筹码。。。

陕西巷向南走路过百顺胡同。百顺胡同原名柏树胡同。明朝称柏树胡同,因种有柏树故得名。清初谐音取“百事顺遂”的含义,更名为百顺胡同。胡同口有京剧名伶的浮雕和拉胡琴的技师雕像。徽班进京之后很多京剧班从韩家胡同搬到此地居住。
据说李文藻进京朝见乾隆皇帝时,曾在这条胡同住过。著名的春台班就在这条胡同中。京剧名伶大都在八大胡同的韩家潭、百顺胡同、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等胡同内居住。“三庆班”原在韩家潭,后来也迁到百顺胡同。梅兰芳1900年迁至此地居住过。有许多古迹已无处可寻,但当我进入40号院俞菊笙的故宅时不禁眼前一亮,它的宽大,它存贮下来的遗迹似乎向你表明,它的主人像刚刚离开。   
38号则是戏剧大师迟月亭的故居。迟月亭(1883~964),谱名振源,乳名亮儿。原籍山东蓬莱,生于北京。为武老生迟遇泉(春祥)之三子。幼从崇富贵、丁俊练功,后入小天仙科班,与谭小培、阎岚秋等同科,先习老生,后从杨隆寿习武生,以短打戏见长…… 
百顺胡同34号的“四箴堂”是京剧老生前三杰之一程长庚的“堂号”。他的堂号代表了他本人。据说当年他演出时的戏报就写“四箴堂”,不写他的名字。 程长庚(1811~1880),谱名程闻檄,乳名长庚。祖籍安徽潜山县河镇乡程家井,为程氏五十一代裔孙。清嘉庆十六年农历辛未十月初七日生人,道光年间入京,曾先后居住石头胡同和百顺胡同,寓所名“四箴堂”。同治、光绪年间曾掌三庆班,同仁尊称其“大老板”。工文武老生,能戏300余出,擅演《群英会》、《华容道》、《战太平》、《捉放曹》等,他与春台班余三胜、四喜班张二奎,为京剧第一代演员的三位老生杰出人才,虽比余、张享名较晚,但其威望极高,名列“三鼎甲”之首。
当年从胡同西口依次排列的妓院有潇湘馆、美锦院、新凤院、凤鸣院、鑫雅阁、莳花馆、兰香班、松竹馆、泉香班、群芳院、美凤院等十几家一等班子与几家北方班子。还有日军侵华时日本人开的6家妓院。这儿还有尚元膏大烟馆、白面房、日本酒馆。   
1949年封闭各妓院时曾在这儿设有几个妇女生产教养院。   
从这条街上的遗存你还可以看出当年一等妓院房屋装修之精良。由于它专为上流社会提供服务,所以相应的饭庄与赌场也一应俱全,现在的49号院,是个由四面楼围起来的院落,每面上下各4间房,楼上共32间,每间房均10平方米大。有楼梯通到楼上,现在老楼梯还在,楼上也还有雕花的栏杆。真是雕栏玉砌今犹在。

百顺胡同的介绍

陕西巷南侧向东拐进万福巷,万福巷很短,走几步就是石头胡同。从石头胡同继续向北走。

八大胡同之 石头胡同

进入石头胡同

石头胡同的老宅子也不少。不少受西方建筑影响的建筑。

往院子里看一下,很长的过道后面是个天井。

走着走着抬头一看,天和玉。

曾经的天和玉饭庄,可以包办满汉全席。
曾经的天和玉大烟铺,是多少销金如土的瘾君子昏天黑地的乐土。
曾经的天和玉客店,是很多名人曾经下榻的居所。京韵大鼓名家刘宝全在回忆录里就曾这么说:“那时,我住在北京石头胡同天和玉客店,前后几条街住的都是梨园行名角,象谭家、‘老乡亲’(孙菊仙)、龚云甫、宝忠的父亲杨小朵……我们都是朋友,我一边和他们来往,一边抓工夫听戏,琢磨他们唱、念、做派的韵味神气。”

走进天和玉。如今已是大杂院一座。想起儿时的居所。莫名的熟悉和怀念。

 石头胡同其名称的由来据传为明朝永乐年间,北京修建皇宫、城墙,从房山等地运来大量建筑石料,此处是存放石料之地,因此称石头胡同。此名一直沿用至今。1965年将增禄里并入。如果不是住在这儿平常人不会注意到小石头胡同,它那么不起眼,只是一个小小的夹道,但它却与石头胡同并存多年。
胡同内原有望江会馆、孟县会馆、龙岩会馆。清嘉庆年间,安徽嵩祝戏班进京后曾驻此胡同内,此胡同还居住过道光、咸丰年间,被称为“老生三杰”、“京剧三鼎甲”的“张二奎、余三胜”二位京剧形成之初的著名代表人物。两人的故居分别为现在路西的39号与61号,相距不足百米。

八大胡同之 棕树斜街

继续北上向东拐进棕树斜街。

胡同上空的各种电线真是蔚为观止。

再往前走发现一家建在四合院中的客栈。需刷卡进入。看院子里还停了不少自行车,应该是供客人使用。
北京在此处居住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印象中胡同的清晨是融合着着屋子外的鸽子哨、院子里刷牙缸子叮当响、院子外面自行车铃声的。

 再向前走就能看到一品香澡堂。
一品香澡堂位于北京八大胡同元兴夹道的北口,构成一座过街的“拱门”,门首为隶书雕砖匾额:“一品香澡堂”,上有小字“鸿记”,左侧为题匾者:“陈敷民”。旧时候,清真一品香澡堂,有大塘盆与浴池两档:盆浴设在楼上,专供名人用,有伙计伺候,多是常客,费用高;楼下是南北大长池子,分温、热与“特热”三池。特热的池子也叫汤澡,都是老年人泡的。泡澡、搓澡,那叫一个舒服,洗完一出门,有伙计递过大浴巾,披好到自己包厢躺下,小睡一会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如今一品香澡堂牌匾后面的文兴夹道被重新粉饰。一路走下去是二十四孝的图文。一幅幅看完,也很有意思。。。

八大胡同之 小椿树胡同

北京有十三条以椿树命名的胡同。小椿树胡同便是其中一条。
走过元兴夹道的二十四孝图,第一个岔口往东便是。

向南延伸的元兴夹道

走进一个大杂院,院中赫然一棵巨大的椿树。

很喜欢北方的树在冬天叶子掉干净了的感觉。无数的支叉向四周伸展形成的线条,在蓝天的的衬托下,是那么的美。

不知为什么,很喜欢看到房上长草。觉得似乎这才是北方平方的常态。

拿手比了比,这树可有年头儿了。

据在胡同中住了70多年的一位老人讲,这儿主要住的是大茶壶(妓院中的男侍)。小椿树胡同3号是“武旦泰斗”阎岚秋(1882-1939)、艺名“九阵风”的故居。这儿还是福建漳浦会馆的原址,它后来迁到了宣武门外校场二条旧门牌20号。。。

在这院子中央打开地图。看到身已在八大胡同中。曾经的莺歌燕语,粉腰绿枝,云梯石凳,隔花笑嚬。而今已是满目萧瑟、凄凉。抬头望一望巨大的树干和枝叉。似乎见证了一切,又似乎漠不关心。只剩下我怔在院中,长嗟短叹,唏嘘不已。

八大胡同之 湿井胡同

小椿树胡同一路向东穿过煤市街。斜对过儿走进湿井胡同。

一进胡同,一边的墙上画着一幅幅的老北京生活壁画。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是手绘。看看也蛮有意思。

缝补者和敲铁

放河灯

湿井胡同早先有一座真武庙,庙前有一口井,井台附近地面长期潮湿。故称湿井胡同。

继续向前,看到前面墙内几棵大树苍劲挺拔。想起儿时看到有大树生长的,长期闭门的深宅大院总有进去探究的冲动。

粮食店街 第十旅馆

顺着院墙来到前脸,已经拐入粮食店街。这座大建筑几年前还有金字匾额,上书粮食店街第十旅馆。解放后的一座国营旅馆。如今门前的两座大石狮子撤掉,匾额拿掉。进行复古修缮。门头依稀可见“通新客栈”四个字。

大门有一孔洞,向内望去可以看到里面是砖木结构。坐西朝东,院内有天井。雕红画栋,内部翻修已经差不多了。看来要恢复前身-建于清末的通新客栈。

现今第十旅馆已完成它的历史任务。成为了文物保护单位

第十旅管全景

 好奇的绕到后身。举起手机跳起来伸过围挡排照。原来一大片地都在通新客栈范围内,期待翻建后的景象。这也满足了我一探院墙内的好奇。。。

前门大街 鲜鱼口 大栅栏

离开通新客栈,穿过它对面的东来顺就拐进前门大街了。

这是今天最无聊乏味的一段旅程。懒得用文字形容了。前门大街老字号少了,老北京的东西就剩个建筑的壳。卖服装的HM、zara、多家稻香村。最高大的建筑竟然是标志汽车。我去逛商场好不好。

也就往来的无轨电车还算提醒着,这真是前门大街。

拐到鲜鱼口,家家标榜着自己是北京百年老店,然而买的是湖南臭豆腐、土耳其烤肉。

然走到下午三点还没吃午饭,一恶心的掉头就走了。

吴裕泰的抹茶冰淇淋这会儿人不多,来一个垫垫底儿。。。

东风标志。前门大街最大的”标志“

前门大街上非常窄的胡同。

进到对面的大栅栏依然是人来人往。各家门店都经过装修看起来漂亮多了。但所卖的东西不是那么回事儿。。算了,往回走吧。前门大街和大栅栏、鲜鱼口已经从我的北京必游地划掉了。这已经不是商业过度的问题了,而是根本就没有好的规划和引导。。。

大栅栏的这家似乎还算是北京风味

大栅栏上的一个老门洞儿。

铁树斜街 张记酱肉

再往前走铁树斜街回到南新华街上。

本想直接回家了,正好看见胡同对过儿的张记酱肉。

外卖平时老是排着好几十号人

来两个烧饼加肉一瓶儿啤酒,给今天的胡同游画个完美的句号。。

很实在的烧饼夹牛肉,就是有点儿齁。。。
感谢各位看官对我的胡同游的点赞和评论。在此谢过。。下回咱们一起去逛八大胡同一起喝酒吃肉吧

本篇游记共含4832个文字,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2017-02-06 01:07

引用 yhsmile 发表于 2017-02-06 01:07:30 的回复: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回复yhsmile:谢谢您的鼓励

2017-02-06 09: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7-02-07 17:26

引用 txzzy 发表于 2017-02-07 17:26:52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txzzy:可以,没问题

2017-02-08 13:1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涨姿势啦~

2017-02-08 18:58

引用 鹿妹儿 发表于 2017-02-08 18:58:51 的回复:

涨姿势啦~

回复鹿妹儿:

2017-02-09 12: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