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游荡在新马

这是一篇流水账式的游记,主要起一个记录作用,啰里八嗦,不包含任何攻略……

很突然的就想在春节期间出国跑跑,当时的想法嘛,就是去一个热的国家,流通英文的国家,能让我继续过上夏天生活的地方。本来是打算在印度玩的,后来发现booking上印度的酒店着实不便宜,再加上印度做得稀烂的电子签证系统(我开个印度的VPN都打不开印度人自己做的网站),让我只好把目的地改到新加坡马来西亚了。

完全自己一个人diy签证行程住宿是一件很苦逼的事,要搞好各种文档,照片,看准机票酒店价格下手,买好门票,做好攻略,好不麻烦。

本来的计划是从1.27玩到2.2号回来的(丧心病狂的公司就放7天假),中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马六甲玩两天,后来看到公司一堆人准备2.6号再回来上班,好吧,下决心花900块钱把虎航回程机票往后改签两天。事实证明,临时改变行程是有缺陷的,马来西亚玩的时间太短,马六甲都没去。

一个人旅行会感到孤独吗?我想有时候一定会的。我的旅行,是从澳门机场的这顿麦当劳年夜饭开始的

澳门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其实我一直认为澳门有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富丽堂皇、纸醉金迷的赌场,另一个则是宁静悠闲,市容甚至可以用破旧来形容的葡式小镇。澳门机场也如这座城市一般的迷你,在这座机场里你永远也不用担心找不到值机柜台或者登机口。

在飞机上用平板里的电影打发了4个小时的无聊时光,晚上10点左右,飞机终于降落在了新加坡樟宜机场。

樟宜机场不愧为新加坡的面子机场,这里有往返所有市区酒店的24hr穿梭巴士,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机场交通问题。机场到达大厅的角落里有个叫作ground transportation desk的地方,接待我的是个裹着头巾的妹子,跟她说一下要去的酒店,车费只接受信用卡付款,9新币。过了几分钟后,上了一辆中巴车,很神奇的是,司机不用问我就知道我要去哪,看来是有某种电子派遣系统。

到了酒店放好东西以后,下楼找ATM取钱。新加坡ATM的位置真的很奇怪,我按地图上的定位找了半天居然是在一家便利店里面发现的。取完钱准备回酒店的时候发现了一座庙,庙里的和尚用英文念叨着什么东西,记得大意就是新的一年非常的uncertainty啦(指的应该是川普),我们新加坡人要have courage去面对balabala的。周围求签的人真的非常多,一人一只香呛的我喘快不过气来,最后在快要到0点时众人把香一齐放到香炉里,火越来越旺。
除夕夜很有除夕的氛围,可是念英文的和尚却给我一种违和感,时刻提醒着我这是在另一个国度。

第二天早上起的很晚,走出酒店时大概已经到早上10点半了。我先去离酒店最近的地铁站lavender买了一张ez-link卡(实际上给我的是一张nets flashpay卡...两种卡不知道有什么区别)。根据我多年在香港混出的经验,这种卡应该就跟八达通差不多,像我这种大量依靠公共交通出行的,一定不能少。
然后我必须要赞一下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系统,真的是太方便了。首先地铁不用说,和内地城市一样的好用。其次对于巴士系统,真的感觉比香港科学很多。付费方法是上车刷卡,下车刷卡,全部分段收费,不会出现香港那种不小心坐了过海巴士只坐一站路然后付全价的情况。大部分巴士的来回程线路都一样(不要认为这个理所应当,香港的巴士来回程线路都不一样而且站名也不一样,神坑)。还有巴士上完善的无障碍设施----我亲眼看到司机下车把一个坐轮椅的老人推到车上然后把轮椅绑到轮椅架上。
另外,新加坡的Google maps非常准确,值得信赖,自带实时公交,比国内的百度地图还强。

我沿着west east line坐到了city hall站,想着是这里应该有很多地标什么的吧。出了地铁站转悠到了一个叫做raffles hotel的地方,有一排非常好看的拱劵回廊。新加坡有好多叫Raffles的东西,什么Raffles place啦,Raffles hospital啦,翻译过来是叫佛莱士。实际上这是个殖民时代英国人的名字,当时是个东印度公司的高层,这货从当时马来人土著苏丹那里要来了新加坡的管辖权,并把英国的那套制度搬到新加坡这里来,比如普通法啦什么的。所以说新家坡的历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是李光耀开始,而是这从这个人开始。

这是市中心的那间哥特式的St. Andrew's Church.不明白的是这里为什么要用围栏把教堂围起来,基督教堂不都是应该敞开门欢迎访客的吗?

特地拍了一下这个房子,这座建筑现在叫做Victoria Theater and Concert Hall,从名字上就可以分辨出来这是一座始建于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但其实这座建筑是分两个时期建造的,钟楼左边的建筑修建于1855年,称为Victoria Theater,最早用作市政府。钟楼右边的建筑却是20世纪初建造的,称为Victoria Memorial Hall,是为纪念维多利亚女皇去世而修建。两座建筑通过钟楼连接起来,浑然一体。而中间的黑色塑像则是前面我介绍的那位Raffles。在70年代,李光耀将它改成了剧院和音乐厅。
之所以说了这么多是因为几天之后我就要在里面听大提琴双重奏啦

新加坡随处可见的这种海鸟,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把它捉住吃了

大年初一一定要去Chinatown逛逛。Chinatown里面卖着很多的旅游纪念品,没什么意思,忽悠一下西方人还行。里面还有一个叫Chinatown Heritage Center的地方,很小,应该是个博物馆,今天关门,后来听说门票要15新币,这么贵,咋不来抢钱呢😡😡😡。新年第一天想吃一顿中国菜,打开trip advisor,附近有家叫做Maxwell Road Hawk Centre的地方评价很高,于是按着导航路线走过去,发现入口居然在一家垃圾处理站后面????走进去看了看,终于搞清楚了所谓的hawk centre是什么东西了,跟内地现在菜市场里的小贩们有点像。

进去hawk centre第一眼我就看到了所有新家坡游记上都有的那家天天海南鸡饭,不过今天关门,其他卖海南鸡饭的摊子也都排起了长队。呵呵呵,我在广东呆了这么些年,海南鸡饭没吃过,椰子鸡饭白切鸡饭倒是吃了不少,才不稀罕这个。我去吃了一个叫新加坡叻沙的东西。叻这个字不会读(本人广东话初级水平...),就用手给老板指了下,老板说不就是拉(lap)沙嘛……不过我听着很像广东话里垃圾的发音...广东话不及格。好吧,先吃再说。这玩意味道有点奇怪,像是混杂了印度马来菜里的味道,3块钱还是4块钱新币,没吃饱,又去其他摊子吃了一晚马来面。

吃完之后,又在Chinatown周围逛了逛,有些什么印度庙啊和尚庙啊之类的,已经被国内旅行团的人们抢占啦,赶紧走开。

在Chinatown漫无目的的瞎逛过程中还下起了雨,雨不是很大,我也就没怎么在意,想着热带的雨季也不过而而,跟深圳差不多,下几分钟就停了。后来差点因此而栽个大跟头。

快到下午2点的时候,我坐着巴士准备去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 之前在网上查了一下,National Gallery在农历新年期间所有人免费入场,平时的话,外国人门票好像要20新币,新加坡民和PR不要钱(对,新加坡的政策很注重保护本地人的利益。很多门票基本上是新加坡公民一个价,永久居民一个价,外国人一个价)。
下午两点钟美术馆还有免费的英语导览,不过我去的时候已经迟到了。

进去之后我问里面的工作人员有没有讲解器,有些人说有,有些人说没有,最后把他们我指引到售票处对面有个玻璃门上贴着红字audio guide的地方,里面的员工说现在不发audio guide了,要我下载个app,里面自带讲解。。。好吧,这么高大上的地方也开始cost down了。抠门😡😡😡
这个app叫Gallery Expolorer,真是做的稀烂,特别是那个导航功能,跟着它走肯定迷路。当然,app里还是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美术馆里面的工作人员态度非常好,但是华人的普通话水平不敢恭维,我看着几个长着像华人样子的人直接走上去说普通话他们貌似是可以听懂,但是他们说普通话的时候说了一堆我实在是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真的是比香港人的普通话水平还要烂很多。。。好吧,还是用英文直接。看来,在这种高大上的地方还是英文比较好用??

其实我很好奇新加坡华人的日常生活语言到底是什么,在巴士上我听到他们之间的交流很多是口音极重的Singlish,有时候又会冒出来很多听不懂的方言,顺带夹着一点普通话。难道方言是福建或者是潮州那边的?又有些人基本上一直都在讲广东话。

新加坡比较搞笑的是像我这样的闲散人员经常被鬼佬当成是本地人问路(大概外国人对亚洲人脸盲),每次一脸迷茫听完他们要去的地方之后我都说sorry I don't know i'm just a tourist.然后捂脸撤。

夜幕下的natioanl gallery.
美术馆里面大部分是现代艺术作品,亚洲本土画家居多。不过我不太了解任何现代艺术,因此只能抱着一种来看过的心态去参观了。

National Gallery 原本是作为政府大厦而使用的,由两个部分组成,右边的部分是原市政厅(CITY HALL WING),左边的部分是原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WING)。建筑前面的草地被称为政府大草场(Padang)。这里应该是新加坡最具历史意义的地方之一了。政府大厦由A. Gordon 和 S. D. Meadows设计,于1929年完工,见证了很多新加坡历史大事。日军曾经在这里向联军投降,李光耀也是在这里宣布新加坡独*立。而如今,这里被改成了美术馆,向公众开放。

政府大厦会议厅,按照app的说法,这里是整个政府大厦最豪华的地方。老实说,从图片上看不出来。

连接原最高法院和市政厅之间的桥梁

最高法院里的法庭之一,以前法官估计就是坐在这里。现场看起来如果有人坐上去的话感觉有点像油画里自带光环的耶稣基督。。。。

建筑上的铭牌,写着
"This Supreme Court of the colony was declared open by Sir Thomas ...... Governor and commander in chief of THE STRAIT SETTLEMENT and handover to Sir Percy Mcelwain Chief Justice...In the third year of the reign of his Majesty KING GEORGE VI." 
文绉绉的让我想起了中国古代庙里的那些碑文,什么什么文成武德xxx皇帝到此一游之类的,看来外国人也玩这一套😏

这里的strait settlement指的其实是新加坡马六甲槟城这三处地方,当时被称为Crown Colony(皇家殖民地),归属英国中央政府直辖。而马来半岛的其他部分则归属印度殖民地政府管辖。这里也可以看得出新加坡对于当时大英帝国的重要程度。

新加坡殖民时期的建筑大多最近才翻新过,内部装修典雅,豪华,但却没有澳门赌场里那般俗气的感觉。

本篇游记共含4522个文字,13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收藏了!美不胜收。梦想地!

2017-02-07 12:27

引用 两个大汉堡 的图片:

感觉天气不太好,阴沉沉的呢?

2017-02-07 17:4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