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乞力马扎罗山顶度过19岁生日

21
荆棘鸟 LV.4
2017-02-07 03:53 492/4

来到坦桑尼亚十天后开始了攀登非洲屋脊的旅程,出发前在阿鲁沙吃了一顿心心念念的中餐,六个人吃了快17万先令,感觉很开心。

    年轻,选择了困难但风景最好的威士忌路线。    
    一月三十日,出发了,我、Mark、Mk老哥一共三个中国人。向导一人、副向导一人、厨师一人、侍者一人、背夫9人。这也是登山这项活动越来越费钱的原因之一,一个人的登顶需要太多人的努力,外加门票就需要820美元,而这只是七大洲最容易攀登的一座最高峰。
    Mark和Mk老哥都是大三的,我大一,2月2日的生日,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在我19岁生日的晚上冲顶。图2左为Mk老哥,右为Mark.

    第一天从海拔1600米出发,一直走在丛林中,两旁都是几人合抱的大树,含氧量很高温度正好,很舒服。自己很蠢,背了45升的大登山包,还放了太多没必要的东西在里面,前两个小时很轻松就过去了,第三个小时开始饿,吃了两块巧克力才感觉好些。1月份一堆事,太久没运动了,到第四个小时开始就感觉身体已经疲惫得要死,但又经过了一小时后就又适应了。
    晚上七点半,驻扎进了海拔3100的营地吃了第一顿晚餐。(我们三个一致决定给厨师多加小费,做的太好吃了。)

第二天就已经开始走在云雾中,也是全程中除了登顶最危险的一天,拍完这张照片之后开始下暴雨,路上许多小河都变成了小型的瀑布,岩石也变得很滑,中间有一段路要攀爬一段石架,很庆幸自己登山鞋防滑性能还是很棒的,否则脚下一滑可能就灰飞烟灭了。

走了5个小时终于到达了海拔3800的Shira camp,雨也终于停了,坐在岩石上看山坳里的云。

一直下雨让我感觉有些失温,在帐篷懒得出去。

晚上Mark和Mk拍的星空。

第三天,昨天湿掉的衣服还没干,鞋子上冻了一层薄冰,晒了一会太阳暖了很多,往前走了几步,云海已经在脚下了。

第三天的路程很漫长,上午的行程就是翻越一个又一个垭口,眼前永远是地平线,仿佛永远没有尽头,远处的雪峰却又似乎触手可及,让我真正见识了望山跑死马。

终于到达了海拔4600米的Lava Tower,短暂的休整过后我们要沿着Great Barranco河谷向下撤,今天的目的地是3950米的营地。拍这张照片时,我的脚下是无底的悬崖。

Mark在进入高原地带之后就有些高反,我因为体质问题,一点药没吃也没有高反,海拔4600米到海拔3950米这段下坡路路走得很开心,甚至还放开嗓子唱了一段腾格尔的天堂,向导Paul也很高兴,叫我辛巴(说我强壮的意思),问我这首歌是什么意思,我说这首歌的意思是怀念家乡,诉说家乡的美好。

今天是我生日,祝自己19岁生日快乐,出发时脚下依然是云海,很壮观。

走了一小段路之后就一直在攀爬岩壁,许多欧洲人出发得比我们早,和背夫堵在一起,把路挡上了。大概是天赋技能吧,加上没有高反,我一路上都在爬一些欧洲人不敢爬只有背夫走的路走在最前面,向导一直在用斯瓦希里语和我说“polly polly”(慢点、慢点)当时脚下就是几百米的落差,整个人很亢奋,并没有听向导的。爬到岩壁顶端才感觉到全身都太热了,而且在那天开始被严重晒伤了,当天晚上开始整张脸都很痛。

傍晚抵达了4600的Barafu camp.这时已经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了,站在悬崖上就能俯瞰非洲大地,乞力马扎罗就在眼前。今晚就是冲顶夜了,很兴奋。

   凌晨出发,冲顶夜,头顶就是浩瀚的星空,远处阿鲁沙和莫西小镇发出弱弱的光。前方除了头灯发出的光仿佛什么也没有,其实那种感觉真的很迷人,但气温太低风太大了。
    冲顶过程中Mark头晕乏力呕吐,几乎展现了高反的全部症状。Mk老哥困得不行,几乎走着走着就要一头栽下去睡着,我只好不停地用登山杖怼他,他再不停地怼Mark.但没多一会,我的噩梦也开始了,没吃饭又在半夜剧烈运动,我低血糖马上就犯了,我的嘴唇开始发紫发麻,走了3个小时后彻底没力了,我用尽全身力气才和向导说了一个“break” 然后就一下躺到了岩石堆里,我一躺下就感觉自己睡着了,自己的热量仿佛都和灵魂一起向上飘去。Paul马上拿来了芒果汁和能量胶,我休息了好一会才终于能动了。(感谢经验丰富的Mk老哥带了那么多能量食品,要不然说不定这次真的gg了)
    醒来之后继续暴走,这一走就一直走到了Stella point,也就是海拔5795的假峰,在这个过程中Mark因为高反不得不和副向导以及一名负责冲顶的背夫三个人慢慢走在后面。我、Mk、Paul先走一步。
    到达假峰的时候,背后的太阳正好升起,整个地平线都被染成血红色,美丽无比。

到达假峰后Mk特别激动,抓住我说:“还剩一百米就到了!看!那就是山顶了!我们值了啊!”后来他告诉我他曾以为这一百米很近,已经不在乎能量消耗了,所以才激动地大喊了一通。实际上这一百米我俩差不多走了一个小时,累得全程无话,在看到远处的冰川时,我俩交换了一下眼神,也只是看了看,就继续向前走去,仿佛只剩肉体的丧尸。

    终于到达峰顶,我直接扔下了手中的登山杖,为互相拍了照之后只想休息一下快点下撤,然后我俩绝望地发现,所有的食品和水都在身后的Mark那边,我们的背包里只有相机和衣服。
    再然后我忽然仿若回光返照了一般,充满了力量。一路上拍了几张冰川,走到假峰峰口。
    脚下是一片沙漠,落差几百米的戈壁,我忽然想起Paul第一天问我会不会滑雪,他说最后又一片沙漠可以像化学一样,但说实话那个高度真是比我滑过滑雪最高级的场还刺激。我一路高速滑了下去,扬起一片片沙尘,身边经过几个欧美人都是一片惊叫,还给我竖大拇指。Paul问我:“你在哪里找到的能量?”我说:“大概是上帝给的吧。”接下来的一天里,Paul问了我4次这个问题。后来我才知道,我滑过的那片戈壁,海拔有5500米。

    接下来的一天里,Mark和Mk跟着向导慢慢走,我从海拔4600米的营地一路跟着厨师走到海拔3100米的营地,只用了1小时50分钟。
    第二天早上Paul要先行快走到大门处办理手续,想了想把我叫上了,我俩从海拔3100米一路走到海拔1600米的大门只用了1小时40分钟,中途我还等了他两次。他问了我两次:“你从哪里得到的能量?”一路上我们超过了好几个提前出发的欧美团队,Paul都很激动地用斯瓦希里语和他们的向导说过话,然后那些向导都会换上一副佩服的面孔,给我竖一个大拇指。然后Paul用英语告诉我,“他们都不能相信,因为你是我这20年里见过下撤最快的人了。”

    拿到这张证书之后,我攀登乞力马扎罗的旅程就算成功结束了,登记员看了我的护照之后说,“是的,今年迄今为止你是成功攀登乞力马扎罗最年轻的人类。”

本篇游记共含2718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沙发

2017-02-08 14: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荆棘鸟 的图片:

感觉楼主太厉害了!!觉得自己肯定没有这种体力!

2017-02-08 19:12

引用 耳背de阿怂 发表于 2017-02-08 19:12:46 的回复:

感觉楼主太厉害了!!觉得自己肯定没有这种体力!

回复耳背de阿怂:中间也很多次因为低血糖虚得要死,但是开始下撤之后就回光返照了哈哈

2017-02-11 20:4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文采不怎么样 却还是觉得棒棒哒

2017-03-31 23: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