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龟兹古国悠远的回声,克孜尔千佛洞

      龟兹国,与古西域三十六国一样,不同的历史时期隶属于不同的政权。从西汉到如今,它曾隶属于汉朝,匈奴,吐番,突厥,契丹,蒙古等等,尽管不同的民族曾在这里建立过各自的统治,但龟兹国与西域始终一直在中国的版图之中。
      旅游到了库车,就是到了悠远而神秘的古龟兹国。眼前的库车城里早已今非昔比,已很难见到龟兹古国的身影了。

      在库车看到很多的清真寺,这里的人们信仰伊斯兰教。可是在千年之前,这里却是佛教的圣地。克孜尔千佛洞就是最好的见证。
      到库车的第二天,我从旅游公司约好车,直奔克孜尔千佛洞。

      说到佛教,龟兹是佛教最初传入我国的必经之路,这里的佛教印迹,这里的文化,尽管几千年过去了,仍然令人感觉到佛的存在和力量。到库车旅游,似乎是沿着一个个先人的足迹,进行一次横跨千年的游历和一场古今的对话与交流。要想了解古龟兹国的佛教,自然必去克孜尔千佛洞了。
      克孜尔千佛洞最早开凿于公元3世纪,即东汉末年,距闻名世界的敦煌莫高窟还要早300年。公元5至7世纪,千佛洞香火鼎盛,当时龟兹国人口有10万余人,而在千佛洞修行的僧侣就有上万人,多得有点吓人了!到了公元8世纪,因为战乱和其他宗教的进入,佛窟开凿的敲打声渐渐停止了。
      千佛洞共有大小洞窟236个,其中保存较完整的有135个,内有壁画的80个。壁画现存一万余平方米,是千佛洞的最珍贵的宝藏。
      克孜尔千佛洞是我国著名石窟中最西边的一个,也是我国开凿最早,规模最大的石窟群,人称这里是“中国第二敦煌”而名闻世界。克孜尔石窟不同于莫高窟的单一汉唐风范,而是杂柔了中国印度,波斯,希腊等诸种艺术风格。所以,敦煌艺术研究院前院长段文杰先生曾多次说过:研究敦煌深层次问题的钥匙在克孜尔千佛洞。
     翻开中国西部地图,最为醒目的就是那片巨大的黄色无人区——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克孜尔千佛洞就象一颗璀璨的珍珠镶嵌在大漠的北缘。
       克孜尔千佛洞距库车67公里,坐车一个小时可达。
      到了景区大门,远远望去,克孜尔石窟群依山而建,绵延数里,气势不凡。

      走进石窟区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颌首静坐的褐黑色僧人塑像。他叫鸠摩罗什。生于公元344年,是龟兹国王的外甥。9岁出家,遍游帕米尔和印度北部,寻佛求法,后被尊为龟兹王国的国师。300年后,他又成为唐僧取经的精神偶像。

      大师左脚撑起,右脚斜放在座垫上,右手依右膝,手掌自然下垂,手指修长而优美,双眼轻闭,头颅微垂。整个铜像充满了神秘和虔诚。西域的气氛,印度的瑜珈,相互交融。大师似乎在佛的梦幻世界里穷思若索,一派肃静。

      我知道鸠摩罗什这位大师是因为看过央视的大型纪录片“新一带一路”之《一个人的龟兹》,其中讲的就是鸠摩罗什的故事。

      电视里演的鸠摩罗什和眼前的鸠摩罗什的塑像是多么逼真融合啊!
      公元401年,鸠摩罗什到了长安。后秦王款待他以国师之礼。从此他就在长安从事佛经的翻译。他和他的弟子共翻译出佛经74部,384卷,对我国佛教文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鸠摩罗什与直谛,玄奘并称为我国佛教三大翻译家。而鸠摩罗什的成就远在玄奘之上,只是因为有了《西游记》,大家只知道了唐玄奘。
      鸠摩罗什绝非凡人,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预测大师,屡试屡中)。他会三种语言:梵文,汉文,龟兹文,还有已消失的吐火罗文。他能够背诵许多佛经,又通汉语,他翻译的经文非常流畅,充分表达出原著的精髓。
      鸠摩罗什为人性情开朗,又傲岸出群,不随和于世俗,同时又性情仁厚,有博爱之心,虚心待人,谆谆诱导,终日不倦。他有弟子三千,可与孔夫子嫓美了。
      据悉,以“一带一路”为题材的《鸠摩罗什》大型纪录片已在甘肃开机,它将为观众呈现出有血有肉的鸠摩罗什的故事,使他的史料更加丰富,关于他的视频资料不再仅有央视纪录片《一个人的龟兹》这一部了。

      千佛洞这里远离人迹,是木扎提河把这片荒漠冲击成一座砂岩峭壁。这里被称为“明乌达格山”,维语意为“一千间房子”。从公元3世纪到13世纪,横跨千年的众多无名画匠,受佛的感召,在这里留下了精绝的色彩和线条。令人感叹的是:佛的预兆是多么灵验和无奈,如果这些窟寺建在繁华的都镇,在伊斯兰教风靡西域的时候,克孜尔的石窟必定会灰飞烟灭!
      向石窟群望去,新修的参观栈道使得原本平实的洞窟,看上去更象一座堡垒,宏大威严。

      在千佛洞附近的一条山坳里,有一处叫作“千泪泉”的景观。这里流传着一个有关千佛洞的民间传说。很久以前,龟兹国王有一个独生女儿,公主年青貌美,聪敏善良,被国王视为掌上明珠。一年夏天,公主进山打猎,闯进了这处荒山沟,遇见一位英俊勇武的小伙子,两人一见钟情,倾心相爱。青年向国王求亲,国王提出苛刻条件刁难他,要他在三年之内在那片崖壁上凿出一千个洞窟。
      于是青年就在这悬崖峭壁上日夜不停的开山凿洞。当他凿完了九百九十九个洞窟时,不幸积劳成疾,累死在山中。消息传到公主耳中,她痛不欲生,立刻赶到心爱人的身边,抱尸大哭,最后化成了一块终年滴水的岩石,形成了现在的这处“千泪泉”。这股长年滴不尽的泉水,给茫茫戈壁带来了绿色的生机,它浇灌着山谷间三千多亩土地,也为石窟群增添了一片春色。
      望着半圆形的峭岩,听着泉水滴落的声音,不知道山给予了传说的启发,或是传说赋与了山崖的活力,还是山崖借助了清泉的灵魂,铭刻了人们对美好爱情的寄托。

      参观千佛洞和参观莫高窟一样,所有的摄影设备和手机都不允许带进石窟,统一存放在入口的柜子里。本帖发的壁画图片是我参观克孜尔千佛洞壁画展时拍摄的,也有一些选自互联网。
      在讲解员的带领下,我怀着向往和崇敬的心情走进了石窟岩洞。
      在大小不同,形态各异的洞窟中,不仅有保存完整的飞天,伎乐天,佛塔,菩萨,佛像,天龙八部,佛本生故事,佛传故事,经变图画,还有大量的民间习俗画:山水,花鸟,飞禽,走兽,供养人,生产和生活场景等,许多画面都蕴含着动人的故事。

      纵观克孜尔千佛洞壁画内容,除了少部分的畜牧,狩猎,农耕,歌舞等题材外,绝大部分都是宣扬佛教教义的画面。它的窟室格局一般是把释迦牟尼的生平事迹画在石窟正面及两旁的墙壁上,便于众僧观摩学习,而有关佛祖前世积善行德,吃苦受难的本生故事,则描绘在洞窟顶部,使人仰视才能看到,表示崇高和神秘。

      中外学者一致认为,反映佛教经典的本生故事画,是克孜尔千佛洞的精华,在世界上堪称一绝。它不仅艺术水平高,别具一帜,而且数量也最多,它比敦煌龙门,云岗三处石窟的总和还要多出一倍,实在令人惊叹!
      千佛洞的壁画还有一个特点,它不是画在涂白的泥墙上,而是往泥壁上直接作画。既采用了覆盖的矿物颜料,也使用了透明的颜料。着色方法不但有平涂的烘染,而且有水分在底壁上晕散。这种具有独特风格的“湿画法”,是古龟兹人的一种创造,是绚丽的石窟壁画园地里最鲜艳的一朵奇葩。

      克孜尔千佛洞壁画,既有汉文化的影响,也有对外来文化艺术有选择的巧妙接受,更是古龟兹画师非凡的智慧。他们用粗犷有力的线条,一笔勾画出雄健壮实的骨骼,用赫色彩烘染出丰富圆润的肌肤。轻轻一笔,就画出布置均匀的衣褶,又借助一条飘逸的长带,表现出凌空飞舞自由翱翔的意境,使人一看到那些“飞天”便有“天衣飞扬,满壁风动”之感。

      印度作为佛教的发源地,对克孜尔石窟从内容到形式的影响自不必说;张骞,班超的西行使团,在这里留下了巨龙的身姿;波斯商人的毡帽,波斯武士的甲胄,也在壁画中留影。令人惊奇的是,这里的壁画中出现了大量展现人体美的赤裸或半赤裸的女像,明显的带有希腊罗马裸画艺术的痕迹。艺术没有国界,文化的翅膀可以飞到她想去的任何地方。

      壁画中有高举燃烧的双手,为骆驼商队指路的佛陀前身;有裸身眩目,形体丰满的希腊“双翼天使”;有踏云弹琴的伎乐飞天;还有惟妙惟肖的“狮王舍身”,“弥猴度梵”等等。
      有一幅少见的画面:释迦牟尼端坐在台上,未着衣带,瘦若干柴,肋骨条条可见,双臂似两根白骨。画面所表现的是忍饥苦行的情景。在他的右侧,站着三位艳丽的魔女,其中前面的有位全身赤裸,左手指向佛身,右手插腰,双脚叉步,摆出优美的身姿。这神态妖冶,丰乳肥臀的魔女,与面容枯槁,庄严端坐的佛形成了形态与神态极为鲜明的对比。这幅画的名字叫《降三魔女图》。图中描绘的情景是:释迦牟尼出家后,修行6年无所收获,在菩提树下入禅冥思,以求佛道。就在他将成正果时,魔王派来善行幻惑之法的三个魔女,向释迦进行诱惑,以阻止他得到正果。释迦面对三个魔女的媚态无动于衷,坐怀不乱,目不邪视,不为所动。尽管魔女解脱衣裳,或歌或舞或动腰身,搬出种种媚惑之态,释迦依然故我,心只向佛,表现出超人的坚强意志。

      这些浸透着古龟兹人心血的惊世之作,在苦难深重的旧中国,却屡遭外国考古队和探险家们的窃取和掠夺。甚至在“取不走”的时候,这些“文明人”还进行了丧心病狂的破坏。
      30年代初,德国考古队的勒柯克,从千佛洞盗走的壁画,塑像和其他艺术品以及汉文,梵文,突厥文,吐火罗文等文书,公达上百箱。英国的斯坦因等人,也来这里盗走大量壁画。
      洋盗贼们疯狂的掠窃,极大的破坏了千佛洞壁画的完整性,留下了惊世的遗憾!一位西方学者感叹:这里的每一幅壁画都是无价之宝,在这里随便捡一块瓦片,都比美国的历史长。
      遍体鳞伤的千佛洞,向我们默默的讲述着悲惨的故事。

      如今,在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里展出的克孜尔千佛洞壁画,每一幅差不多都是一块一块拼接的,它们记录着掠夺者们的劣迹。

      在一个洞窟里,意外的看到了一幅速写的自画像,一个表情温和的中年男人,在旁边的墙壁上,还留有他写下的白色字迹。这是一位叫韩乐然的先生,他在1946年和1947年两次来到克孜尔千佛洞进行测绘,记录,编号,摄影和发掘,这里就是他当年住过的洞窟。现在成了一个小的展览室。
      韩乐然是什么人呢?经讲解员讲解得知:韩乐然先生于1898年生于吉林延吉朝鲜族农民家庭,是我国杰出的政治活动家和人民艺术家,有“中国的毕加索”之美誉。韩先生1923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被党组织派往沈阳黑龙江等地开展地下工作,是我党在东北的早期领导人之一。

      韩乐然先生自幼酷爱绘画,后考入刘海粟主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31年,党组织送韩乐然进入巴黎美术学院学习,1937年他返回祖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前往延安。同年,韩先生在帮助国民党93军进步青年与八路军前线总部传递消息时暴露了身份,被国民党秘密逮捕关押在西安“特种拘留所”,直到3年后经党组织通过国民党上层人士的多方营救,方被假释出狱。
      1944年,韩先生赴西北写生,并利用艺术家的身份,秘密从事国民党西北地区高层的统战工作。他先后对国民党高层要员陶峙岳,张治中,赵寿山等进行统战工作,为后来和平解放新疆作出了贡献。
      韩先生在西北考察期间,他的足迹遍布新疆甘肃青海等地,描绘当地风物,关注民众生活。他对敦煌莫高窟和克孜尔石窟进行了深入的考察和研究,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首创了以油画,水彩等西洋画技法临摹石窟壁画。
      1947年春,正当韩先生怀着挽救和发扬民族艺术的赤子之心,准备以更大的精力投入到考古和艺术事业时,不幸在乘坐国民党军用飞机由乌鲁木齐飞往兰州的途中遭遇空难,英年早逝。新中国成立后,韩乐然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因为韩乐然先生牺牲于新中国成立前夕,并且一直从事秘密战线的工作,所以他的名字并不为大众所熟知。虽然他的完美计划没有来得及付诸实现,他更没有看到为之奋斗,梦想中的新中国的诞生,但是他的200幅作品已被珍藏在中国美术馆,而他超越民族,为独立自由而奋斗的献身精神将永远被后人所铭记。
     

      走出洞窟,面对风景如画的明乌达格山,举目四望,克孜尔千佛洞的雄姿尽收眼底。宽阔的悬崖之上,石窟层层相叠,鳞次栉比,错落如蜂房,斑斑如豹花。石窟间,悬崖下,火样的是红柳,滴翠的是白杨,腾起白花的是小溪,刺破青天的是奇峰。山光,水色,绿树,石窟,交相辉映,各显绮丽,构成了一幅极美的画卷。

      穿过石窟前的长廊,敲响那千年的古钟,似乎听到了龟兹古国那悠远的回声。我带着对古老传说的回味,对千年佛教圣地的崇敬,对绝美壁画被掠夺破坏的心痛,静静的离开了这里。

本篇游记共含5173个文字,1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沙发

2017-02-08 18:1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