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 西藏行(十一)双湖 -- 文布南村(阿里行3)

2534
黑骏马 (上海) LV.38
2017-02-07 09:46 4903/152
  • 出发时间/2016-05-28
  • 出行天数/3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1000RMB

《羌塘古歌》
辽阔的羌塘草原呵,
在你不熟悉它的时候,
它是如此那般的荒凉,
当你熟悉了它的时候,
它就变成你可爱的家乡。

“苯教圣湖” 当惹雍措

当惹雍措是西藏原始宗教 -- 雍仲苯教崇拜的最大圣湖,也是西藏第三大湖。当惹雍措为南北走向,上圆中细下部长,形似一金刚杵,当惹雍措南面是达尔果山。“达尔果”和“当惹”都是古象雄语,意为“雪山”和“湖”,因此达尔果山和当惹雍措一起被雍仲苯教徒奉为“神山”与“圣湖”。西藏有三大雍措:羊卓雍措、玛旁雍措、当惹雍措。“雍措”在藏语中意为“碧玉似的湖”。在西藏,并不是随便哪个湖都能冠于“雍措”之名,就连被誉为“三大圣湖”之一的纳木措也没有得到“雍措”的称号,可见“雍措”在藏民心目中拥有多么神圣的地位。

相传约于公元前五世纪古象雄王子敦巴辛绕创建了雍仲苯教,敦巴辛绕运用高明法术,制服了当惹雍措湖中的魔鬼,从而使当惹雍措成为了苯教的圣湖。苯教,又称“苯波教”,因以“十”雍宗图符为教徽,亦称雍宗苯教,俗称黑教,是植根于蕃域高原原始公社时期的一种“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信仰,有的亦称之为原始苯教。它起源于原始初民对于天地、山川、日月、星辰等大自然的变化和存在有着不可思议的神秘感,对于天灾、瘟疫、风雨、雷电等等现象不可理解,于是对自然万物产生了敬畏和崇拜心理,逐渐衍化成为宗教。当惹雍措在历史上曾辉煌一时,与达果神山一起在苯教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但由于历史上苯教与佛教在西藏宗教地位之争中落败,最后藏传佛教占据了统治地位,当惹雍措作为“苯教圣湖”的宗教地位也随之一落千丈,加上深居阿里的腹地,位置极偏远、道路太艰险、生存环境恶劣,前来朝圣者明显减少。这使得当惹雍错与达果神山异常寂寥的栖身在羌塘草原上,逐渐被人所淡忘,从而有些寂寂无名。

达果雪山和当惹雍措作为苯教的神山圣湖,养育了湖畔的人们,又是古象雄文明的摇篮,因此当地传颂着着达果雪山和当惹雍措的美丽神话与传说。据说远古贫瘠的时代,当惹雍措的丈夫达果山神从羌塘草原文布地区来到堆龙地区寻找上好的青稞种子,被保护种子的当地众神发现,因而触怒众神,他们对达果山神穷追不舍,意欲夺回种子。当达果山神历尽千辛万苦回到文布地区的时候,青稞种子被抢夺的只剩下几十粒。他把几十粒种子小心的撒在妻子当惹雍措的身旁,当惹雍错则用自己的乳汁悉心浇灌,精心培育,终于使珍贵的种子长出了嫩绿的青稞,从此尼玛文布地区出产的青稞糌粑成为藏区中最上乘的极品。这个情节类似于希腊神话盗火的普罗米修斯的传说,既寄托了藏民们对大自然和神灵的敬畏,又反映了历史上人们在藏北草原生存的艰辛。

西藏你会发现古老的青藏高原,神山和圣湖往往是成对出现的。人们习惯上把西藏从西向东分为上部、中部和下部,上部著名的神山圣湖是冈仁波齐和玛旁雍措;下部著名的神山圣湖是念青唐古拉山和纳木措;而在广漠辽阔的高原中部,著名的神山圣湖就是达尔果雪山和当惹雍措。

古象雄王国

象雄,在当地语言中意为“大鹏之地”,是西藏最早的文明中心。据史籍记载,象雄王国在公元前10世纪就已在青藏高原崛起,且早于吐蕃与唐朝建立关系,相互之间有密切往来,史书称象雄王国为“大羊同国”。象雄王国鼎盛之时,历史疆域曾囊括了拉达克和今天印度尼泊尔北边的一小部分,南边的克什米尔、西部的巴基斯坦东段巴尔堤斯坦、北至那曲高原包括今青海玉树的一部分,东达今天那曲昌都一带的一个辽阔的区域。现今的西藏以及四川甘肃青海云南等藏地仅仅是中华古象雄王国的一部份。象雄王国以阿里为中心,通过十八个部落而覆蓋了整个中亚的大片疆域。据苯教文献的传统说法,象雄地域分为三部分:里象雄、中象雄、外象雄。著名苯教学者朵桑坦贝见参所著的《世界地理概说》记载:“里象雄应该是冈底斯山西面三个月路程之外的波斯、巴达先和巴拉一带。中象雄在冈底斯山西面一天的路程之外。那里有詹巴南夸的修炼地穹隆银城,这还是象雄王国的都城。这片土地曾经为象雄十八国王统治,苯教文化史上著名的四贤炽、栖、巴、梅就诞生在这里,这里还有本教后宏期的著名大师西饶坚参和其它贤哲们修炼的岩洞。因为这块土地东面和蕃接壤,有时也受蕃的管辖。外象雄是以穹保六峰山为中心的一块土地,也叫孙巴精雪,这是现在的安多上部地区。后来,吐蕃逐渐在西藏崛起,到公元八世纪时,彻底征服了象雄。从那时起,象雄王国和文化就突然消失了,其文字文献、宫殿遗址等至今廖无踪迹,留下了千古之谜。但据专家考证,在那曲地区尼玛县文部乡当惹雍措附近的穷宗有大片遗址,背依达果雪山,西向当惹雍错,气候温润,地势雄奇,遗址总面积一平方公里,像一座雄踞当关的石堡,极有可能是象雄王国都城之所在。

象雄王朝的覆灭
吐蕃王朝松赞干布时代,松赞干布将亲妹妹赛玛噶嫁与象雄王李迷夏为妻,松赞干布娶象雄妃李特闷为妻,吐蕃与象雄结成联盟,以和亲达到互不侵犯之目的。  
但是松赞干布之妹赛玛噶被象雄王冷落,这表明象雄强于吐蕃,对吐蕃王室有轻视之举。当时,备受冷落的赛玛噶寄给王兄松赞干布一头巾的绿松石,其意,王兄若能征服象雄,可率兵前来。头饰绿松石,显示出男子汉的勇气;若畏象雄,则头戴头巾,以示示弱。在王妹的激励下,松赞干布励精图治,于公元644年发兵攻打了象雄,同年攻杀象雄王李迷夏,费时三年攻灭了象雄,将所有象雄部落均收为吐蕃治下,列为编氓,至此松赞干布统一了整个青藏高原。公元653年,吐蕃以布金赞·玛穷任象雄之“岸本”,征收象雄部的赋税。  
公元677年以后,象雄叛服无常,到8世纪中叶,赤松德赞时期,才完全消灭了象雄。据说赤松德赞硬攻象雄不克,于是用计巧取。当时,象雄王共有三妃,最小的名叫故茹妃朗准来,年方十八。吐蕃派使臣拉朗来珠带一野牛角沙金,献给朗准来,说道:“朗准来你这等人,只做了象雄王最小的妾,按理当为王妃王后,对此,吐蕃王也为你不服气。你是否有挽救的办法了,若有,待事成后,你可做吐蕃王的正妃,吐蕃王定会将所辖土地的2/3,赐你为酬谢。”朗准来回答道:“象雄王有遮天盖地的重兵,必然不克,只有一升许的军旅。如果面对面攻打,必然不克,只有巧取才是。”接着又说,“象雄五半月后,与王室众眷属前往黄牛部苏毗静雪地区,就在途中等候杀之。一切内应由我承担。”根据朗准来的计策,吐蕃军队埋伏在色穷和洞穷两地之间(即今腊仓地区的色普和同普地方),待两王相会时,吐蕃兵突然袭击,杀了象雄王。吐蕃以一万之军,战胜了象雄十万之众,这一以少胜多之战役闻名遐迩。从此象雄再无叛乱之举,完全归顺在吐蕃治下。  
公元846年,吐蕃末代赞普朗达玛禁佛,被佛教徒拉隆·贝季多杰暗杀,吐蕃王朝走向分裂割据。公元10世纪20年代,吐蕃王室后裔班考赞被奴隶起义军所杀,其子尼玛衮率百余人西逃象雄,控制其地,置为吐蕃王室分支属民,故改称为阿里(意为属民),并在当地建立了古格王朝。至此,一代文明古国——象雄王朝在青藏高原上彻底消失了。

第18天:双湖 -- 文布南村

6/14 第18天:双湖 -- 尼玛县文布南村,夜枕当惹雍错
6/14 一早8:20离开双湖向羌塘无人区的腹地进发,开出双湖没多久,苍茫大地就成为了野生动物的乐园,成群的藏野驴、藏羚羊、藏原羚在荒野中撒欢。

权哥遥控无人机跟拍藏野驴,可惜无人机的声音还是太响了,吓的藏野驴夺路狂飙,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只有一两只落队的藏野驴在荒原上漫无目的的四处乱奔。

继续前行,路两边出现了大片羊群,我们进入了牧区,羊群中的小羊看上去真是可爱。

蓝天白云、连绵雪山、苍茫大地构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赏心悦目,美不胜收,生怕一眨眼就遗漏了美景。雪域高原的精灵们不时的闯入视野,心情随着远山明暗色彩的变幻越发的愉悦,似乎有一种想高声呐喊的情绪要宣泄出来,放飞自己吧!

12:10经过一个美丽而又狭长的湖泊,我们选择一处水草丰饶的湖边野餐,竟然看到一只雄鹰正在沼泽地捕食。

最好的美味是自热饭、泡面,大家吃的不亦乐乎。在如此天阔湖蓝的心灵放飞之地席地而坐,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这不是我最需要的吗?

我们正天南海北的乱谈,从公路对面的土坯房里出来2个年轻姑娘带着一个小孩走了过来,头毛蓬松的小孩似乎有些怕陌生,不过在白玛阿佳美眉的逗弄下露出了甜甜的笑容。2个年轻姑娘很是腼腆,似乎不会说汉话,只能听懂,在交流时只是微微的点头,用好奇的眼睛打量着我们。一路走来觉得藏族同胞还是非常友好滴,和我们汉人还是能和谐相处的,也许还是西藏以前的一批旧贵族和僧侣集体在这片圣土上作祟,因为他们的特权消失了。

美味的午餐吃好,我们告别美丽的牧羊女继续前行。这片湖泊非常狭长,越野车开了很久才远离它,看地图应该是恰规错和吴如错。

达则错

又进入茫茫旷野,一路狂飙扬起一片烟尘,根据“六只脚”的导航沿着绵绵群山中的车辙印一路攀山,翻过无数座山坡,终于攀上最高的山坡,镶嵌在山谷中的达则错如蓝宝石般惹人爱怜,如此美艳,如此孤寂。达则错,又名达克次湖、达格济错,藏语意为虎顶湖,位于西藏那曲地区尼玛县的一个断陷盆地内。发源于马林岗日雪山的莫昌藏布是达则错最大补给河。

狂飙突进俯冲下山,穿过碎石嶙峋的河谷,来到达则错湖边,这里是动物的天堂。在湖边的高地上有一条碎石铺就的路直通远方,车子根本无法在上面行驶,太颠簸了,估计只有在雨季发水的时候派用场。只能在路基边上的碎石地上行进,不过也是超级难开的,我们异常担心爆胎,不过老天保佑,颠簸了三十几公里路终于在16:00到达尼玛县。这段路3部车能坚持下来不容易,在遍布砾岩的荒漠之中,唯一的方向指示是灰黄色沙壤土上前人留下的两条模糊车辙,根本没有路,如果没有老司机带路和“六只脚”导航辅助,还是非常容易迷路的。

尼玛县

在尼玛县加好油,出县城没多久即是一片开阔地,3部越野车开始竞速飙车,刹那间风尘滚滚,旷野中飘荡着发动机强劲有力的轰鸣声。小疯哥故意将车开在我们前面,扬起漫天灰尘,还在对讲机里调侃我们吃灰的感觉很爽吧!

当穷措

进入山区,又是一路盘山而行,17:54翻过一道垭口,一个大转弯,碧玉般的当穷措扑面而来,静卧在雪山脚下,给人以宁静悠远。其实,当穷措与当惹雍措是在同一个湖盆之内,湖水未枯以前本是同一湖泊。这正是当穷错名字的来历,藏语里当穷错即小的当惹雍措之意。据说当穷错一天之内还会变幻三种颜色,在当地藏民中颇具神秘感,可惜我们没那么多时间驻足欣赏,只是在垭口停留一下,拍了几张照片就继续上路了,从而无法一睹其无穷魅力,据说这个湖的湖水一天会变幻三种颜色。

文布北村

环湖前行未久,有一村庄坐落在当穷措湖边,这就是文布乡,也被称为文布北村。文布北村里有一座当地有名的寺庙 -- 当穷寺,属格鲁派。我们并未停留,只是穿村而过。

当惹雍措

18:45“苯教圣湖”当惹雍措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3部车犹如回到母亲的怀抱般扑向群山环绕的当惹雍措。山体黝黑,顶覆白雪,一列七峰整齐排列酷似金字塔般的“苯教神山”达尔果雪山矗立在天际,如勇士般守护着当惹雍措,而当惹雍措湛蓝深邃的眼眸中只有达尔果雪山。

文布南村

20:00 我们达到今日的终点 -- 文布南村(地图上称务堆),入住村口的“当惹雍措宝马牧家招待所”。一间大房子里面有十几张单人床,这就是我们今晚的旅舍,虽说条件是艰苦的,可是能夜枕美丽神秘的当惹雍措入眠,还真是一种美妙无比的享受,痛苦并快乐着。

我们的到来吸引了不少藏族小朋友,以一种好奇的目光打量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特别是权哥的无人机更是引起了藏族小朋友的好奇心。

文布南村就坐落在当惹雍措湖畔的小山坡上,正对着达尔果雪山,村落的山坡顶上耸立着8座白塔和玛尼堆。立于坡顶,当惹雍措以无尽的深蓝诠释她的神秘莫测,幽静圣洁而又大气磅礴;达尔果雪山以一列七峰展示他的伟岸雄姿,神秀俊美而又气势宏伟。无怪乎会成为雍仲苯教的神山圣湖,受到苯教信徒的颂扬与膜拜。

21:30下山回到“当惹雍措宝马牧家招待所”吃自助晚餐(自己烧菜,店家提供食材),在几位女同胞的协助下,权哥掌勺,4,5盆小菜搞定,在如此艰苦之地能有如此丰盛的晚餐已经是意想不到了,大家吃得不亦乐乎,其乐融融。

23:00开始入睡,由于洗漱条件有限,只是拿湿巾纸擦擦脸和脚就钻进被窝,还是第一次那么多人睡在一间大房间里,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不过一会儿就进入梦乡了。

本篇游记共含4912个文字,17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