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一事 第九章 承德篇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 出发时间/2014-08-14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000RMB

一城
承德史称热河,来源自蒙语"哈伦告卢",意思是热的河流,流经承德市的武烈河,上中游有温泉注入,故而冬日非严寒而不封冻。冬日清晨,水汽遇寒冷空气而凝结成雾,故称热河。热河是亿年以前侏罗纪世界生物发祥地,秦汉至元明时期,匈奴、鲜卑、契丹、女真、蒙古族等少数民族曾先后在此游牧。直到清朝初年,热河上营只是个仅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落。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清廷在此修建避暑山庄,雍正元年(1723年)设热河厅,十一年(1733年)取“承受先祖恩泽”之义,改名为承德州。这就是“承德”名称的起源。
热河地带的燕山文化与燕赵文化成为现河北的历史主体文化。1994年底,承德避暑山庄及其周围寺庙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皇家三冠”和“紫塞三绝”:世界现存最大的皇家园林“避暑山庄”、世界最大的皇家寺庙群“外八庙”、世界最大的皇家猎苑“木兰围场”组成的“皇家三冠”和紫塞长城的精粹金山岭长城、以“华北天然植物宝库”而著称的燕山主峰雾灵山、以风光秀丽赢得“塞外小漓江”美誉的蟠龙湖组成的“紫塞三绝”。
避暑山庄,古朴典雅,布局严谨,水木清华,风光旖旎,风格各异,和谐统一;外八庙融汉、蒙、藏、维多民族的风格于一体;木兰围场,皇家御苑、遥想当年的万马奔腾,气势如虹,如今都入一岁一枯荣的莽莽野草。时间是最厉害的杀手,人们遗忘,厌倦,变老,离去。若我会见到你,是否还如初见。道一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一事 
纳兰容若康熙御前一品侍卫,于康熙十六年至康熙二十二年都陪同康熙木兰秋闱,其诗《古北口》《月上海棠 中元塞外》均为描写承德风物。
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评价纳兰是“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纳兰是一个孩子,天真烂漫,敏感多情,词章即心事的流露、天性的抒发,故而毫无做作之态。纳兰有显赫的家世,有早早的成名,在他以睥睨天下的俊彦之姿指点词坛的时候,又有几人能够洞悉他那颗孩童一般的纯真的心?——也许,只有他的妻子,伴了他三年便匆匆离去的妻子,在这秋风乍起的刹那勾起容若无限怀想的妻子。
  三年短暂的快乐也许只是为了让容若日后的回忆更为沉痛悲苦,人生的悲剧也许只是上天残忍地安排在天才生活中的艺术素材。我们读着“看尽一帘红雨,为谁轻系花铃。”“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容若那甜美的夫妻生活,醉酒而春睡不起,赌书而对笑喷茶,水乳之得,情意之切,乐事愁心,合欢孤独,天地之大,纵然可以包容万物,却容不下一个人内心的愁苦。
  宗教家说:世间本没有恶,我们所谓的恶,其实只是善的失去;世间本没有丑,我们所谓的丑,其实只是美的失去。
  有人问道:造物主为什么会允许善和美的失去?
  宗教家回答说:是为了让人们更好地认识善、珍惜善;认识美、珍惜美。
  每一个平平凡凡的快乐都是弥足珍重、来之不易的,你若当它只是寻常,失去时便只有悔不珍惜。一切一切的寻常,又有几人能够承受失去之痛呢?
  骨中之骨,血中之血,岂是寻常?
情真意切,哀婉幽怨,华贵中尽显悲哀,优美中透出感伤。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人生无常,冷暖自知。纳兰用短短一生的薄凉,传承了人间少有的真情。
韶华易逝,烟花易冷。也许唯其短暂和不可预知,才使得他们的爱更加炽热和纯真,三百多年后的我们还在咀嚼着他们的幸与痛。
翻手纳兰,覆手容若。

《月上海棠•中元塞外》
原头野火烧残碣,叹央魂才魄暗消歇。终古江山,问东风几番凉热。惊心事,又到中元时节。
凄凉况是愁中别,枉沉吟千里共明月。露冷鸳鸯,最难忘满池荷叶。青鸾杳,碧天云海音绝。
《木兰辞 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本篇游记共含1656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