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印象——黑河

18
土坦克 LV.7
2017-02-07 15:53 296/2

如果去香港不算是出境的话,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我并没有走近过边境之地。此次来到黑龙江,恰逢有几天的闲暇,心中便萌发去去边陲的冲动,打开地图,离伊春最近的口岸是嘉荫,二百多公里,但黑河好像更有名。在伊春租了辆车,驶出伊春,开往黑河
    首先我不得不说,很享受这一路。黑土地上的风貌,自然跟我从红土地到黄土地在我脑中所形成的印象不同,伊春地处小兴安岭之中,岭上岭下,入眼的都是白桦树,成林的白桦,树枝此时还未出叶变绿,可树干上附着的一块块白色,显露出一种洁、雅,我此时无缘见她夏时满头披戴绿叶,也错过了秋日里树叶成金黄时的灿烂,冬日里厚厚的白雪中,白色的蜡树皮与冬雪怎样争锋也成了想象,在这冬已去,春刚来的季节,路两旁的白桦林,不用别的衬托,也让我觉得白桦就是林中的少女,修长,洁雅,婀娜,就此,我也应该在夏。秋的季节,再来约会这群“少女”成林而立的美。
    驶出小兴安岭,没有了树的阻挡,映入眼帘的颜色——黑色,让我有点意外,之所以如此,是我觉得它出现的地方让我觉得很意外。从小生活在赣南,那里的土壤是红色的,工作后来到陕西,告诉我这里是黄土地,尽管是用“红”和“黄”来形容这两地的土壤,但实际上的颜色离“红”和“黄”还是有点距离的,按我说,只是带点“红”或是“黄”而已。而在去黑河的路上,我所见的黑土地,尤其是过水之后的土,犹如墨染一般。多坡的地势,种上植物后,成片随风起伏,蔚为壮观,想起WINDOWS有个桌面,一个坡地上满是青草,我以为这种景象只会出现在草原上,不曾想,在东北大地上,照样可以!秋日里,起伏的黑土地上种上麦子,秋风起,风吹麦浪的美景是否也能吹进心田?这又成我秋日再来的一个理由。
    一路,晴朗,天空蔚蓝,蓝得纯净通透,以至于飘在空中的云也显得更白,朵朵白云看着很低,感觉就在头顶,仿佛在云端行驶,平添几分的惬意。高速路上的服务区,建筑不大但精致,西式的尖顶,时不时让你有种行驶在域外的幻想,路上没几辆车,平时在城市里时不时堵车,一下子开半小时见不着一辆车,开着开着就得抑制一下飙车的冲动。临近黑河,驶入一个服务区打尖休息,老板娘处的一件东西让我无比激动——一箱赣南脐橙,赣南脐橙竟然卖到了如此之北、之远的地方,这真应了古语“好酒不怕巷子深”,好东西是不怕没销路的。
    行驶500多公里后,终于到达黑河。选择一家靠江边的宾馆安顿下来之后,推窗而望,不太宽的黑龙江对岸,就是俄罗斯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100米开外,就是异域,可看那异域的建筑跟黑河的好像也没什么不同,满足完好奇心之后,便产生不过如此的感觉,加上没带护照,也过不去,当下就好好游游黑河吧。
    黑河城市很小,转一圈就知大概,沿河走到江心岛,岛在江中线黑河一侧,自然是我国领土啦,此时是枯水期,大型机械在岛上大兴土木,整治河道,看样子要整成一个娱乐游玩的场所。岛上口岸附近,建有一个不小的边贸城,只是看不见原先的繁荣,现在人去楼空,留存的几家商铺,卖的说是俄罗斯产品,我严重怀疑是国产货,最有名的套娃,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生产那玩意的成本要比对岸低老了去。城里头也有一个步行街,假货、地摊货居多,在商品匮乏的年代,追求吃饱,穿暖,现在不缺吃穿,讲究的是吃好和精致。发展了这么多年,感觉思想还没跟上,拿地摊蒙人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怪不得边贸城只剩下一副空壳。离了边境贸易,黑河与内陆的小城市没什么两样,一样的吃穿,一样的建筑,傍晚时分一样有广场舞。除了隔河观望一下对岸的风景,寻找一下异域的特征,如果不从黑河口岸出境到对面去玩玩(据说也没什么好玩的),我真不知道黑河还有什么可以让人留恋的。吃不出两样,玩不出花样,看不到风景,也许人的心态就是这样吧,就如我曾经想去漠河那样,深究想去漠河的心理,不就是那里是中国最北的地方吗?去过了,心愿也就了了。

如果去香港不算是出境的话,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我并没有走近过边境之地。此次来到黑龙江,恰逢有几天的闲暇,心中便萌发去去边陲的冲动,打开地图,离伊春最近的口岸是嘉荫,二百多公里,但黑河好像更有名。在伊春租了辆车,驶出伊春,开往黑河
    首先我不得不说,很享受这一路。黑土地上的风貌,自然跟我从红土地到黄土地在我脑中所形成的印象不同,伊春地处小兴安岭之中,岭上岭下,入眼的都是白桦树,成林的白桦,树枝此时还未出叶变绿,可树干上附着的一块块白色,显露出一种洁、雅,我此时无缘见她夏时满头披戴绿叶,也错过了秋日里树叶成金黄时的灿烂,冬日里厚厚的白雪中,白色的蜡树皮与冬雪怎样争锋也成了想象,在这冬已去,春刚来的季节,路两旁的白桦林,不用别的衬托,也让我觉得白桦就是林中的少女,修长,洁雅,婀娜,就此,我也应该在夏。秋的季节,再来约会这群“少女”成林而立的美。
    驶出小兴安岭,没有了树的阻挡,映入眼帘的颜色——黑色,让我有点意外,之所以如此,是我觉得它出现的地方让我觉得很意外。从小生活在赣南,那里的土壤是红色的,工作后来到陕西,告诉我这里是黄土地,尽管是用“红”和“黄”来形容这两地的土壤,但实际上的颜色离“红”和“黄”还是有点距离的,按我说,只是带点“红”或是“黄”而已。而在去黑河的路上,我所见的黑土地,尤其是过水之后的土,犹如墨染一般。多坡的地势,种上植物后,成片随风起伏,蔚为壮观,想起WINDOWS有个桌面,一个坡地上满是青草,我以为这种景象只会出现在草原上,不曾想,在东北大地上,照样可以!秋日里,起伏的黑土地上种上麦子,秋风起,风吹麦浪的美景是否也能吹进心田?这又成我秋日再来的一个理由。
    一路,晴朗,天空蔚蓝,蓝得纯净通透,以至于飘在空中的云也显得更白,朵朵白云看着很低,感觉就在头顶,仿佛在云端行驶,平添几分的惬意。高速路上的服务区,建筑不大但精致,西式的尖顶,时不时让你有种行驶在域外的幻想,路上没几辆车,平时在城市里时不时堵车,一下子开半小时见不着一辆车,开着开着就得抑制一下飙车的冲动。临近黑河,驶入一个服务区打尖休息,老板娘处的一件东西让我无比激动——一箱赣南脐橙,赣南脐橙竟然卖到了如此之北、之远的地方,这真应了古语“好酒不怕巷子深”,好东西是不怕没销路的。
    行驶500多公里后,终于到达黑河。选择一家靠江边的宾馆安顿下来之后,推窗而望,不太宽的黑龙江对岸,就是俄罗斯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100米开外,就是异域,可看那异域的建筑跟黑河的好像也没什么不同,满足完好奇心之后,便产生不过如此的感觉,加上没带护照,也过不去,当下就好好游游黑河吧。
    黑河城市很小,转一圈就知大概,沿河走到江心岛,岛在江中线黑河一侧,自然是我国领土啦,此时是枯水期,大型机械在岛上大兴土木,整治河道,看样子要整成一个娱乐游玩的场所。岛上口岸附近,建有一个不小的边贸城,只是看不见原先的繁荣,现在人去楼空,留存的几家商铺,卖的说是俄罗斯产品,我严重怀疑是国产货,最有名的套娃,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生产那玩意的成本要比对岸低老了去。城里头也有一个步行街,假货、地摊货居多,在商品匮乏的年代,追求吃饱,穿暖,现在不缺吃穿,讲究的是吃好和精致。发展了这么多年,感觉思想还没跟上,拿地摊蒙人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怪不得边贸城只剩下一副空壳。离了边境贸易,黑河与内陆的小城市没什么两样,一样的吃穿,一样的建筑,傍晚时分一样有广场舞。除了隔河观望一下对岸的风景,寻找一下异域的特征,如果不从黑河口岸出境到对面去玩玩(据说也没什么好玩的),我真不知道黑河还有什么可以让人留恋的。吃不出两样,玩不出花样,看不到风景,也许人的心态就是这样吧,就如我曾经想去漠河那样,深究想去漠河的心理,不就是那里是中国最北的地方吗?去过了,心愿也就了了。

本篇游记共含3144个文字,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7-02-07 16:47

2017-02-07 17:04
相关目的地:   黑龙江
11782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