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里斯本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0
白雪 (北京) LV.6
2017-02-07 20:00 459/3

小时候,望着地图上最西边的里斯本,想:那便是世界的尽头。

二十多年后的这个夏天,我们在巴黎南郊的奥利机场,搭乘“新边界”旅行社的包机,飞向这座海角天涯的城市。

不要签证,不填入境卡,不查纸张,连行李都是从传送带上轻轻松松送出来的。机场工作人员和和气气,来往的过客从从容容。安祥的气氛中透着惬意的冷清,一绝巴黎满负荷的拥挤和压迫感。

阿尔法玛

坐巴士到市中心的科梅西广场,然后沿着半圆形拱门的甬道,便进入了里斯本七座丘陵之上的老城:阿尔法玛。我们的旅店,就在其中一条狭窄青石板小巷的深处。

推开殷实的雕花木门,走过吱哑的木板楼梯,拉开镂空的洁白窗帘。一条玉带般波光粼粼的蓝陡然在我们眼前绽开,那么清澈,那么鲜亮,那么纯粹,不含一点杂质。在蓝蓝的宗教似的天空下,在透明的热烈如酒的阳光里,这太加斯河流动的,就是一曲激情的葡萄牙民歌。

阿尔法玛充满陈旧的魅力。古色古香的老式民居高高低低地依山而建,藤萝花纹的阳台上晾满鲜艳的衣裳;蜿蜒阴湿的巷弄老得发绿,青苔历历,好象是昔日的鱼市;弯弯曲曲的石阶沿山路盘旋而上,通向飘满歌声的酒吧;木制车厢的28路有轨电车穿梭在上坡又下坡左拐又右拐的交错石道上,与路边人家擦肩而过。

阳光极烫,将我们身体内的水都吸干了。去半山腰的咖啡屋喝一杯冰橙汁,当下得清凉。露天座,太阳伞,我们的呼吸变得畅意,连心情也呈现出优美的姿态。晴朗的日子,像端托盘葡萄牙女孩的微笑,微笑间闪动着一双碧蓝的眸,她们的心都是葡萄牙天与水晶莹剔透的蓝。

古城堡居高临下,气势雄伟。1580年,圣乔治王子曾在此顽强抵抗西班牙的入侵。如今,围墙四周仍可见当年使用过的武器。流连在伊斯兰、犹太、基督教的建筑元素中,我们这些废墟的参观者和城堡的主人们都成为历史匆匆的过客。凭栏远眺,市区片片红瓦屋顶讲述着痛苦和败落之后的发展与繁荣。

巴黎华丽雍容,有着太高浓度的人文荟萃,历史、思想、文学、雕刻、绘画、建筑,在感觉上反而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矜持、冷漠。而里斯本是自然亲切、朴实温馨的,似乎一切都可以信手拈来。

海的诱惑

清晨,舞动的阳光穿过镂空的窗帘斑斑驳驳地荡漾。我们仰面躺着,好象飘浮在太加斯河上,好象世界、周遭、身体都在河水海洋无限广大的摇摆之中。这使人忘却功利,充满安然稳当美的城市,其中的一间小屋、一个他、许多书,或许便是我所期望的淡泊人生了。

然而,里斯本绝不是桃花源式的田园诗,葡萄牙人更不是闭关自守的民族。

乘现代派电车西行六、七公里,含盐的空气开始变得清凉。太加斯河愈加宽广,直融入到浩瀚的大西洋中。海的诱惑太大了。一只海燕衔来远方的故事就足以让痴迷航海的水手们起锚出航。高远纯净、辽阔无边的蓝是他们永远的仰望和求索。

中世纪末,伊比里亚半岛的财富掌握在经营中东香料的摩尔人手里。他们扼守着波斯湾、地中海威尼斯共和国的交通要道。为了寻找新的海上东方之路,亨利亲王、约翰二世、曼奴埃尔一世契而不舍地派船队远航。1419年发现了马德拉群岛,1427年登陆亚速尔群岛,1482年,刚果安哥拉成为葡萄牙的属地。1488年,穿越好望角。十年后,达伽马终于实现了南下非洲折东印度的梦想。他为王室带回了巨大的财富和声望,影响一时超过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

不论是旅游纪念明信片,还是蓝色彩釉瓷砖,上面绘制的都是多桅帆鼓鼓生风破浪前行的图案。精致美奂的桀洛尼莫斯修道院五百年来更是日日夜夜吟唱着葡萄牙的海上黄金时代。贝伦灯塔优雅地矗立在大西洋之滨,好象慈祥的母亲倚门举烛祈盼远航的儿子归来。如那些疲惫的海鸥,水手们在飞翔和迁徙之后回到最初的巢穴。

伟大的发现,恢宏的船队,征服者的奋斗、勇气、幸福、悲哀、爱情、人生在月月年年相似的落日辉煌中永恒。凝望海天相接的地平线,我低徊不已,想起葡萄牙诗人帕索阿的诗句:我渺小卑微/ 永远我一无长物/ 但我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梦。

啊,里斯本不是世界的尽头,不过是梦开始的地方。

我这个不喜欢流浪的人,竟也有了一颗漂泊的心!

本篇游记共含1630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好可爱,跟我一样懒着写字哈哈。但还是希望看看详细介绍哦~

2017-02-08 11:5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白雪 的图片:

2017-02-13 00:35

图不错,有什么故事可以听听吗?

2017-02-13 13: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