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家三口 马来西亚

49
coco李小猫 LV.10
2017-02-07 20:05 644/6
  • 出发时间/2017-01-14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带小孩

写在出发前

大领导说,从西沙(中国)到博斯普鲁斯海峡(土耳其),到麦哲伦海峡(阿根廷),再到马六甲海峡(马来西亚),历经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粗略算可以算是环球一周,17年我们去马来西亚吧。我说,好。

快乐地趴在电脑前恶补地理和历史知识。马来西亚,简称“大马“,被南中国海分为东马和西马。西马有首都吉隆坡马六甲海峡;东马有 “风下之乡”沙巴和迷人的海岛。马来西亚的国教是伊斯兰教,国旗也是星月旗,只是星星是十四个角,代表十三个州和联邦直辖区。主要人口是马来人,中国人和印度人的后裔。

做了个简单的对照表,帮助自己消化短时间涌进的信息。

亚航(www.airasia.com,客服Tel: 0512-85557711)是亚洲屈指可数的廉价航空公司,”Now Everyone can fly”(人人都能飞)是亚航的口号。亚航经常会推送促销机票,价格真的很诱人。亚航的微信号,AirasiaChina。亚航的行李票、机上餐饮以及指定座位号都需另外付费,想著一家人出游坐在一起方便些,这三样我通通都买了,被一众朋友笑侃“豪”。另外,亚航提前14天可以在网上值机,需自行打印登机牌。

机场代码:深圳――SZX, 吉隆坡――KUL, 斗湖――TWU, 亚庇――BKI。

马来西亚的签证有好几种,如果是从中国大陆往返马来西亚,在官网www.windowmalaysia.my上办理ENTRi是非常方便与快捷的,可以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人民币160/人。有个小缺陷,就是一个用户号(有效邮箱)只能办理一个ENTRi,不明白这样操作的目地是什么。

买了美亚保险(www.aig.com.cn )的“乐悠游”,图个心安;准备好了马来西亚的电源插头(同香港插头,是三插),也准备好了旅游常备药物,万事俱备,只待出发。

1/14 深圳-吉隆坡-马六甲

提前三小时到达深圳机场,亚航的值机柜台还没有工作人员,太早了点儿,呵呵。

**从左到右,小歪(熊孩子),小兔(爸爸),小虎(妈妈)**

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旁边有一队去新马泰的旅游团,导游正在讲解出国注意事项。她说,新加坡很安全,晚上可以随意逛逛;但马来西亚泰国治安不太好,晚上不能单独外出。背包放在胸前,包是自已的;背包放在侧身,包一半儿是自己;背包背在后面,包就是别人的啦。默默记下。

上午11点多的飞机,深圳机场候机的人不多,海关、安检都不怎么排队。早上出门时塞在熊孩子背包里的牛奶,过安检了才想起来,熊孩子坚持要喝掉,“马囧”吗?

亚航客舱的座椅靠背以黑色为主,紧急出口处的两排座椅是红色靠背。准点登机,准点起飞,四个小时后到达吉隆坡。过海关,拿行李,换马币(传说中May Bank的汇率最好,但我们赶著去马六甲,就在出口处的柜台用500块人民币换了295块马币,汇率0.59),买了Hot Link的电话卡,然后顺著机杨的指示牌到一楼买去马六甲的大巴票(马币24.3/人,每小时一班)。

从机场到马六甲的大巴是双层巴士,下层放行李,乘客都坐二楼。司机说不必按号入座,我跟小虎同学就去坐了第一排,视野极好。巴士的座椅很宽很舒适,不但可以调整至几乎平躺的位置,座椅的背腰部还有按摩功能,可通过扶手上的按键调节。从吉隆坡机场到马六甲全程高速,绿化极好,偶见一群小猴子在高速路边嬉戏,两个小时的车程一点儿也不辛苦。

周六的马六甲很热闹,有很多从吉隆坡新加坡等地自驾马六甲的游客,塞车已是常态。朋友早早到了马六甲车站等候,五个地陪三个游客的豪华团正式开始。

夜色下的JONKER WALK(鸡场街),挤挤挨挨各种特色小吃与小饰物,人头攒动。担心被人潮冲散,去拉小朋友的手。小朋友说,不怕,他的口袋有50马币,而且wifi热点在他的手机里(他是想说,冲著wifi,再粗心再贪玩的爸爸妈妈都不会弄丢他吗?)。

1/15 马六甲-吉隆坡

住进朋友的大别墅,美美地睡到自然醒。去朋友常去的家庭餐馆吃Laksa(马来西亚米粉),餐馆老板听说我们从中国而来,很是热情,送上香浓的英国红茶却一直报歉没能给我们冲一壶中国茶。他是第二代华侨,餐馆的墙上有他祖辈的照片。

相传,巨港王子拜里迷苏剌打猎时在一棵树下休息,他的一条猎狗将一只鼠鹿(又名小鼷鹿〕逼到绝境。为了自卫,鼠鹿反身背水一战将猎狗踢入河里。拜里迷苏剌被鼠鹿的勇气深深震憾,决定就在这个地方建立一个帝国。他问随从“这颗树叫什么名字?”随从说 “ 陛下,这棵树叫马六甲树(Pokok Melaka)” 。1403年拜里迷苏剌建立王国,取名马六甲,并以鼠鹿做为王国的象征。马六甲0公里处的街心花园,那些白色的小鹿便是传说中的鼠鹿。

马六甲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中转点,连结印度洋和太平洋。明朝,中国航海业达到巅峰,郑和七下西洋,有六次在此停留。中国人不是一个热衷于宗教传播的民族,中国商人更关注的是贸易;但从南印度和阿拉伯来的商人都是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他们在从事贸易活动的同时,也热心地传播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在马来群岛得以广泛传播,马六甲曾一度有“小麦加”之称。

海上霸主葡萄牙在十六世纪中叶攻战了马六甲王国,统治百年;十七世纪,荷兰人来到了马六甲,赶走了葡萄牙人;1795年,荷兰在拿破仑战争中沦陷,英国被授权接管荷兰在东方的殖民地,马六甲顺理成章地被英国统治。1941年日本发起了太平洋战争,次年占领马六甲,直至二战结束。历经葡,荷,英,日446年的统治,1957年8月31日,马六甲宣布独立。

荷兰红屋(The Stadthuys)建于1650年,是马六甲必游的景点,每天游人如织。

过了桥,便是JONKER WALK。没有了晚上磨肩擦踵,阳光下的街道冷冷清清。

郑和文化馆。

广场上几节老旧的火车车厢,已是小商贩们的商铺。

马来人与华人通婚的后代,男性称为巴巴(Baba),女性称为娘惹(Nonya)。娘惹菜,顾名思义,娘惹做的菜。这家在《星洲日报》旁边的娘惹菜口碑极好,朋友特意提前订了位,免去了排长队的苦。

珍多冰(Cendol)的卖相不算好,但味道极佳。浓浓的椰子糖浆渗入细细的冰沙,在嘴里秒化,滑软的绿豆粉条与舌头短暂相拥后,顺著的冰水滑过咽喉,冰冰凉凉,香香甜甜,回味无穷。

马六甲可乘大巴直达吉隆坡的交通枢纽TBS(Bandar Tasik Selatan),马币14.3/人,车程也是两小时。吉隆坡的轨道交通很发达,有轻轨(LRT),电动火车(KTM),单轨列车(MONORAIL),还有机场快线(KLIA TRANSIT),附图如下。

吉隆坡的景点很集中,如下为景点所在的车站。

KL Sentral: 吉隆坡中央车站 KL Central Station
Tun Sambanthan :  旧皇宫National Palace
Pasar Seni:  Kuala Lumpur Railway Station 老火车站,Mational Mosque 国家清真寺,中国城(茨厂街)China Town,马里安曼印度庙Sri Mahamariamman Temple
Masjid Jamek: 马吉姆清真寺(即占米回教堂)Masjid Jamek,苏丹阿都沙末大厦 Sultan Adbdul Samad Building,独立广场 Dataran Merdeka
KLCC: 国家石油公司双子塔 Petronas Twin Towers
Bukit Bintang:  武吉免登购物中心以及阿罗街美食
Bukit Nanas:  吉隆坡电视塔Kuala Lumpur Tower


第一次使用Airbnb, 预订了Regalia Service Apartment。从Putra(KTM线)和PWTC(LRT线)均可以步行到达,交通便利。傍晚到达,迫不及待地冲进楼顶的无边泳池。Hello, Kuala Lumpur。

1/16 吉隆坡

清晨,细雨敲窗,打开窗帘,灰蒙蒙一片。不甘心,跑上天台,下雨了,是真的。

七点的吉隆坡,入城的车辆点亮了一半儿的路。

失落地回到房间,瘫在床上,无眠。过了一会儿,雨声小了,再一会儿,雨声停了,打开窗帘,天亮了!兴高采烈地冲出公寓,跳上KTM,直奔KL Sentral,那里有Hop-on Hop off的班车停靠点。

Hop-on Hop off,类似香港的叮当车,串连了吉隆坡一些重要的景点。成人票马币45/人,儿童票马币24/人,一共 23个站点,每半小时一班车,凭票随上随下,24小时有效。KL Sentral是第11站点。上了车,发现车上没有传说中的wifi,也没有传说中的用来收听不同语种景点解说的耳机,车上只有英文的广播,小朋友说他有点被网友欺骗的感觉。

第13站 旧皇宫National Palace。旧皇宫不能入内参观,Hop-on Hop-off的车子会在此停留五分钟左右。广播说,每天十二点,旧皇宫会有一次卫兵换岗的仪式,很隆重。抬腕看看表,十点三十分,这个时间点很尴尬,只能放弃换岗仪式。

第16站 国家清真寺National Mosque,马来亚铁路总部大厦 Malayan Railway Headquarters Builiding,吉隆坡老火车站Kuala Lumpur Railway Station。

参观清真寺的女士需要穿上穆斯林的服装(免费),男士如果裤子过了膝盖可以直接入内。脱鞋是进入清真寺最基本的要求,换衣服的地方有整齐的鞋架。紫色的长袍,黑色头巾(男士不必戴头巾),秒变穆斯林教徒。

离开清真寺,顺著斜坡走到三岔路口,穿过没有红绿灯的马路便是马来亚铁路总部大厦。这座由英国建筑师A.B.Hubback设计的大厦,于1914年开始修建,1917年底完工,耗资780K美金,融合了奥斯曼建筑,哥特式建筑以及古希腊建筑,是摩尔建筑的典范。

马来亚铁路总部大厦的正对面,便是吉隆坡老火车站。这座乳白色的大楼也是Hubback设计的,建于1892年,耗资23K马币,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大楼与同样是摩尔建筑的苏丹阿都沙末大厦很相似……看到这儿,便放弃了绕去火车站正面,拍个正面照的想法,原路返回到第16站点。在路边买了三杯冰镇的西瓜汁,一口气喝完,小朋友说,这简直是人间琼汁。

第17站 苏丹阿都沙末大厦 Sultan Adbdul Samad Building,独立广场 Dataran Merdeka,皇家雪兰莪俱乐部Royal Selangor Club。

午饭时间,停靠在路边的N多旅游大巴和游人瞬间消失,站在独立广场上,抢拍了几张几乎无人的街景。

第23站 国家石油公司双子塔 Petronas Twin Towers(KLCC)。88层的双子塔,是吉隆坡著名的标示性建筑,高452米,是世界最高的双塔楼,也是世界第五高楼。

双子塔的对面也有一幢双塔楼,挂满绿藤。

吉隆坡的绿化挺好,马路两侧大树参天。

第2站 吉隆坡电视塔 Kuala Lumpur Tower。这是吉隆坡另一个地标性建筑,在一座小山坡上,塔身净高421米,是世界第四高的通讯塔。在这里取景双子塔,听说是最佳的,但当时的我只记得拍眼前的塔,忘记转身了。

午饭后,跳上Hop-on Hop off,有点昏昏欲睡。车子后排有人大声讲话,以为她是在跟朋友聊天,好奇地转过身去,发现浓装艳抹的她正在做网络直播。女生并没有因为众人的注视而减低音量,依然自顾自地继续著她搔首弄姿的直播。好吧,我已经老了,对于“网红”这份新兴的职业,我不太能够理解也不太明白。

第8站 中国城(茨场街)China Town。从Hop-on Hop off的车上跳下来,恍若回到几十年前的旧中国――街道两边的房屋,低矮陈旧;石板路有点年久失修,低洼处还淤积著清晨的雨水;老式的招牌上,是繁体的中文。老鼠粉,蒸粉肠(不吃内脏的我误看成了蒸肠粉)是网上推荐的食物,抱著试一试的想法,坐进那家知名的某记。只能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48马币的价格实在有点高。

顺著石板路在第一个红绿灯右转,直行不到一百米,便可看见茨场街的招牌。临近中国新年,街道搭起了很多临时的棚铺。人很多,打消了进去走一走的念头。

继续前行三四分钟,在第二个路口右拐,便是马里安曼印度庙Sri Mahamariamman Temple。入庙要脱鞋,旁边有一个收费的寄存处。

马里安曼印度庙是Hop-on Hop-off的第9站,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紫色的站牌,想想离第8站点不远,决定原路返回。刚到路口,便看到一辆Hop-on Hop-off的车,路窄车多人也多,车如龟行,于是跟著车前行,发现前方便是LRT的车站。果断放弃Hop-on Hop-off,进入LRT,返回公寓。此站为Pasar Seni。

公寓的无边泳池,有人搭讪。
问:“Hi“,答:“你好“;
问:“中国人吗?”,答:“嗯”;
问:“来旅游呀?”,答:“是啊”;
问:“刚才帮你拍照的是跟你一起的吗?”,答:“对呀”;
问:“他是你弟弟吧?”,答:“不,他是我儿子”;
问:“就你们俩儿来旅游吗?”,答:“不,我老公在那儿”。用手指了一下,躺在池边沙滩椅上的老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男生挥了挥手,老公冲他点了点头。男生很快上了岸,递了支烟给并不吸咽的老公,老公摆了摆手,男生随即告辞。

入夜了,双子塔亮起了灯,夜色里的吉隆坡很美很现代化。

1/17 吉隆坡-斗湖-仙本那

房东帮忙预约了私家车,80马币到吉隆坡机场。

机场的卫生间,排著小长队。前面的女生拖著行李箱,四处环顾,正犹豫如何摆放,卫生间内的保洁员打著手势让女生把行李放在墙角,然后一手摸著自已的心一手冲女生摆手,她是想说,我帮你看著,你不必担心。仔细打量中年的她,伊斯兰服饰,妆容精致,笑容满满,努力用眼神和手势跟入厕的人打著招呼,她是聋哑人。

三小时后到达雨中的斗湖,从尾部下飞机,地面工作人员给每个人递上撑好的雨伞,好体贴的服务。

到达厅外迎接旅客的司机举著各式的小牌子,很快找到自己的名字,坐进开往仙本那的小型中巴车,一车八人全是中国人。一小时后到达仙本那,放下行李,出来闲逛,发现整个镇子都是讲著普通话,广东话,四川话,东北话……的中国人。老公说,仙本那就差一面中国国旗了。

仙本那附近的海岛几年前出现过游客被绑被杀事件,近年来马来西亚政府加强了仙本那小镇以及周边各海岛的安保工作,荷枪实弹的海警随处可见。喜欢枪械的小朋友小声说,那是卡宾M4。

没有跟著人潮去热闹的商业街,我们走向当地人的聚居区。篮球场上,穿著球鞋,穿著拖鞋或光著脚丫的几个男孩正快乐奔跑。看著我们胸前的相机,冲我们扬起手,hello!

鱼铺老板正把鱼依次摆上鱼档,一只大鸟静静地站在棚顶。他说,这只鸟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来,他每天也都会喂它几只小鱼。老板说完,便把手中的鱼递向大鸟,大鸟没有衔鱼,却是一脸懵懂,今天这条鱼怎么这么大呀……

好大一条金枪鱼。

买了几包火腿肠,因为明天要出海看心爱的小丑鱼。遇见一只可人的小黄猫,猫奴的我赶紧打开一包,小猫,你先吃点儿吧。

离开时几个小孩儿不远不近地跟在我们身后,一个胆儿大点的小男孩靠近我们,羞涩地表达著对火腿肠的渴望。迟疑了一下,递了一条给他。来不及跟他说是生的,小男孩已经把火腿肠塞进了嘴巴,然后开心地转身招呼后面的几个小孩儿。把开了包的火腿肠都递了出去,希望他们不会闹肚子。

回到热闹的商业街,路边很多卖海鲜的渔民,龙虾,螃蟹,濑尿虾,石头鱼,海胆,各种壳类……他们能说简单的普通话,夹杂著英语,努力地推销面前的海鲜。价格比起东莞要便宜很多,但儿子对贝壳类海鲜严重过敏,我们也只能看看。

仙本那附近岛上的酒店,景美价格也很美(至少我喜欢的马达京岛是这样的。Mataking Reef Dive Resort, sales@mataking.com ),想著自己还算年轻,还可以折腾,便选择住在镇上的海丰大酒店,每日跳岛玩。

海丰大酒店(Seafest Hotel,www.seafesthotel.com,info@seafesthotel.com )是一家三星商务酒店,设施稍有岁月的痕迹,有个小小的泳池和健身房,早餐不错。海丰正对面,有一幢正在修建的新酒店,暂不知名字。海丰的斜对面,是海丰精品酒店(Seafest Boutique Hotel),2015年开业,与海丰的价位差不多,不含早。镇上另有Pacific Inn和 Ocean Inn,外观上看起来还不错。

肥妈餐厅旁边有家刚刚开张的“床站” Cube Bed Station Hostel,是一间胶囊旅馆。落地的玻璃窗内,几张桌椅几幅挂画几件简单摆件,几个年轻人在聊天,气氛很好的样子。如果不是拖家带口,真得很想试一下。老板娘温婷,当地人,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微信号: cbs784000。

1/18 敦沙卡兰海洋公园

镇上有很多潜店,出发前我们就订好了林老板的店BIG JOHN(QQ:491722588,微信chenjunzhang888)。价格比周围几家明显要贵一些,但几天下来,觉得安全和服务都做的不错(在写这篇游记时,亚庇一艘载有3名船员和28名中国游客的游船在去往环滩岛的路上因船体断裂而翻船,四人遇难,五人失踪)。

巴瑶族(Bajau), “海上吉普赛人”,被认为是最后一支海洋游牧民族。今天出发的第一站,便是探访巴瑶族。远远地看到高高架起在水中的棚屋,船慢了下来,潜导提醒我们看好自己的财物,然后拿出香蕉和青瓜,让我们送给划著小船涌过来的巴瑶人。出发前,我们已经在背包里准备了饼干和糖,赶紧递了出去,不想让伸过来的手儿失望。

太阳还在清晨的薄雾里羞羞答答,我们已经爬了上睡美人岛(也叫珍珠岛)。这是一片被群岛环拥的海域,海水深深浅浅诠释蓝色的魅力。这样的美景,让一切的气喘吁吁与大汗淋漓都变得心甘情愿。明知眼睛才是最好的收藏,但还是左拍右拍,努力用相机记录下这美好。

看我在观景台忙忙碌碌,树荫下休息的潜导主动伸出了援手。接过我的相机,站在观景台的最左边一块凸出的大石块上,那儿是拍全景的最佳位置。

山路崎岖陡峭,每一百米,山坡上都有标识。下山时遇到正在努力向上爬的游客,都会跟他们说,加油,还有最后一个坡。明知是慌言,但为了山顶的美景,大家爬得挺开心。忽然想起2002年的深秋,那个阳光明媚有著湛蓝天空的午后,已有少许高反的自己也是在这样的慌言鼓励下爬上了黄龙的五彩池。

码头小憩,遇见一组也在小憩的海警。

离开睡美人岛,前往曼达布湾岛。离岛还有一段距离,船却停了下来。潜导说,可以下海了。以为他在开玩笑,转身往水下一看,大片的珊瑚和各色的鱼儿已经清晰可见。赶紧穿戴好浮潜用具,迫不及待地跃入水中,小丑鱼,我来了……

没有水下相机,记录不了海下美景,敲下这段文字后,闭上眼,静静回味……

军舰岛,有高耸的椰子树和洁白的沙滩,因远看象军舰而得名。

炙热的海边顶著烈日换婚纱,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一颗绝对绝对绝对臭美的心。

换上水母服,回到水中。这儿的鱼很多,胆子也比较大,会冲上来直接咬我手中的火腿肠。把头埋在水里,看色彩斑斓的鱼儿咧著大嘴,露著大门牙,肆无忌惮地向冲向手中的火腿肠,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不知是鱼儿眼神儿不好还是根本就以为我的手指也是可以吃的,拿火腿肠的手指被误咬好几次,小疼。潜导接过一段火腿肠,捏碎了围著我洒了一圈,一下子被鱼儿包围……好开心啊……

潜导潜入水中,转过身,取下了呼吸管,一个小水泡从水里升了上来,慢慢变大,变成了一个亮晶晶的大水环,真美。心痒痒,认真观摩了几次后,也潜入水中,转过身,但没勇气取下呼吸管,更别谈吐泡泡了,还是老老实实浮了上来。不过,在水里往上看,也挺美。

军舰岛上的当地小孩儿。

玩了一天的水,小虎同学兴致高昂,主动要求拍一张“到此一游”的纪念照。

1/19 卡帕莱,马布岛

还是八点钟,到潜店集合。遇到昨天一起去海洋公园的那对四川夫妇,聊起来,发现我们未来两天的行程都一样。跟他们讲,我也重庆人,儿子小声嘀咕,妈妈又在攀老乡了。也是,跟东北人在一起,我是辽宁人;跟四川人在一起,我是重庆人;跟广东人在一起,我是东莞人。

船先到了马布岛,同船的有人要在马布岛留宿。靠在码头的栏杆上玩手机,一个女人划著小船靠过来,向我要食物。出门时没有在背包里放食物,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很不好,转过身,收起手机,背向大海。

卡帕莱是一座修建在浅滩珊瑚礁上的渡假村,非渡假村的客人禁止进入。我们的船停在渡假村的浮标之外。可能是来的较早,太阳光线不够足,水的能见度比昨天的曼达布湾岛和军舰岛稍有逊色,但鱼还是很多的。看到一群头顶有包的鱼(隆头鱼?),紧跟著它们游了一大段,一抬头,发现已经游进了渡假村的高脚楼下。转身离开,瞥见一只正在珊瑚礁上休憩的海龟。虽然昨天在曼达布湾岛也见到了海龟,但这只稍大一些且不用下潜。心里好激动,轻轻拉扯老公和儿子的衣角,三个人围成一个圈,就那么傻傻呆呆地趴在海面。海龟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可能是嫌我们挡住了它的阳光,慢悠悠游走了。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后面的浮潜会看到更大更多的海龟。

返回马布岛,中午是自助餐,餐厅的墙上写著“按需取食,如有浪费,罚款100马币”。这两天在仙本那的经历已足够提醒我们,这个世上还有很多缺乏食物的人。这一餐,所有人都“光盘”。

潜导说,下午的活动是浮潜和逛岛二选一。想著明天还可以潜水,我们选择了逛岛。沿著小路穿过当地人简陋狭窄的棚屋,在篱笆的尽头,推开一扇虚掩的门。门外,豁然开朗,椰林婆娑,一切井然,潜导说,这里是马布岛的渡假村。

茂密的椰林下,走了一小段沙路后,大海静静地出现在前方。没有风,没有树叶哗哗,没有浪花击滩,也没有人语,一切都好安静,时间也静止了吧。

渡假村有一个直升机的停机坪,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差富人。

1/20 马达京岛,丁吧丁吧岛

马达京岛分大马达京岛和小马达京岛,潮落时,两岛之间有一条细长的沙滩连结。马达京渡假村在大马达京岛的一侧,非酒店住客不可进入。

同船有深潜的客人,潜导要先把深潜的客人送去深潜,这使得浮潜的我们有时间在岛上的非渡假村区域闲逛一下。沐浴朝阳,迎著海风,这一刻只有你我。

浮潜在大小马达京岛之间的浅滩上,潜导说这片海域有洋流,每个游客下水都要穿上救生衣,不允许游出浅滩。

我心爱的小丑鱼呀,从来没让我失望过。这一次它没有象从前那样在我的手指上留下吻痕,而是小心地游进了我摊开的手掌。轻轻地合上手掌,小丑鱼在手掌里。天啊,小丑鱼在我的手掌里!好激动,心也乱跳起来,快速游回快艇,放入潜导递来的敞口瓶里。抓紧时间给小丑鱼拍照,又赶紧把小丑鱼送回大海。曾在我掌心的小丑鱼呀,我会把我们的短暂相遇与朋友细细分享,你呢?你会与你的家人和朋友讲起我们的故事吗?

涨潮了,沙滩上嬉戏的人儿沿著那条细长的沙滩走回大马达京岛

面朝大海,就著鸡腿盒饭,也很满足。

三天来的相处,潜导对我们的水性有了大致的了解。午休后去丁吧丁吧岛,下水前潜导特意走过来,让我和小虎跟紧他,他要带我们去看更大的海龟。比起上午的马达京,这片海域没什么风浪,也没有洋流,水面很平缓。紧跟著潜导沿著珊瑚礁的断层游动,顺著他手指的方向与海龟一次又一次的遇见。这里的海龟是这几天出海以来最大的,海龟的壳差不多有一张直径一米的圆桌那么大。深吸一口气,努力潜下去,更近距离地亲近海龟。海龟应该是脾气很好的海洋生物,被我们这般追逐同游,也只是偶尔侧侧身看我们一眼,然后悠然划向远方。

这次旅行没有带水下相机,是个很大的遗憾,所有的美好只能珍藏在脑海里。借用一下小虎同学的微信。

回到小镇,阳光正好。去酒店后面的海鲜市场闲逛,看卖鱼的小贩手脚麻利地把鱼摆成漂亮的小堆。这里卖鱼不称重,论堆卖,高效又实在。

1/21 仙本那-斗湖-哥打京那巴鲁

起床收拾行李,推开窗,晨曦里的码头,挤满了返港的渔船。车来人往,忙碌但不嘈杂;海平线上,太阳正慢慢升起。

退房时,有点依依不舍,小虎说,妈妈,我想再来,好吗?我冲他点了头。

斗湖机场需要自助打印托运行李的行李条,在自助机前折腾了好几次都没成功,看著身后排起了长队,赶紧找了工作人员帮忙。原来,在最后那个界面 “Do you have checked luggage?“,要选择“Yes”。 我是死读书的孩子,记得上学时,老师说动词+ed是表示完成,动词+ing是表示将来或正在进行时。所以,如果界面是“Do you have checking luggage?”或“Do you have to-be-checked luggage?”,我就会选择“Yes”,那我身后的队伍也就不会排那么长了。候机时,我又努力想了想,亚航用“checked”也有道理,亚航认为我们买了行李票并且在网上提前办理了值机,行李就已经算是托运状态了,在机场只是补打行李条和Luggage Drop(交付行李)。

斗湖机场的安检有点随意,递出去的护照,安检人员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封面,接都没接。候机厅很小,可能是指示牌不够清楚,几个去往吉隆坡的大头虾误排在了我们这班去往亚庇的队伍里,幸好发现的早。

登机时,停机坪上有一架马航的飞机,莫名心疼。

飞机平稳飞行后,空姐开始发放购买行李票所附带的小食。小虎同学正吃得津津有味,机舱的广播就开始播报飞机已经下降了……小虎说,这么快呀,吃个派的时间都不够。斗湖亚庇,直线距离450公里。

从机场到亚庇市区不过八九公里,想著可以随便拦辆出租车,就没提前约车,结果发现自己错了。到达厅外,都是约好的车,没有一辆是临时等客的。改坐机场大巴,成人马币5/人,儿童马币3/人,每45分钟一班。

Hotel Sixty3(Booking上可以预订)在亚庇的主街-加雅街上,坐机场大巴在Horizon酒店下车,穿过马路即可看见“马来西亚建国纪念”的牌坊,前行二十米是加雅街的牌坊,进入加雅街步行五分钟即可到达。

之前的家庭房都是一张大床一张小床,63酒店居然是两张大床,小虎同学很开心。

亚庇的市区不大,这半天时间计划租一辆摩托四处溜溜(gogosahah 笑游沙巴,市区 Wisma Sabah大楼,在曙光商场旁边,可以租摩托车)。放好行李,走出酒店,却发现下大雨了,计划总是不如变化快。
一群鸽子在避雨,有组织,有纪律。

这样的阴天,久负盛名的丹绒海滩落日应该是没的看了,打车去水上清真寺,景点打卡。

Google Maps显示水上清真寺离酒店不过五公里,反正雨也停了,决定沿著海滩走回去。雨后的小树林,偶有雨水滴嗒,树干上有小蜥蜴好奇张望的身影。沙地上有很多小椰果,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三个人各自捡了一大把,在海滩上打闹,追逐。

被惊扰的小沙蟹在沙滩上乱窜,小虎同学坏笑著把椰果塞进螃蟹洞,他说先断了小沙蟹的后路再进行抓捕……

海边的凉亭里有一群玩吉他的年青人。音乐的魅力,让我们在那一刻成为朋友。

旅行的最后便是买买买……肉骨茶,咖喱,白咖啡……

1/22 哥打京那巴鲁(亚庇)-深圳

昨夜约好的司机爽约了,在酒店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司机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华裔,讲客家话。跟他说,我们去机场,他问,去哪儿?回深圳。他说,那你们是亚航吧。他已经开了十几年的车,对亚庇进出港的每一班飞机都如数家珍。他说,干一行就得专一行。

过海关时,遇到一个超可爱的小男生,镜头感十足。

平稳飞行之后,空姐开始销售各种免税产品,买的人很踊跃。掏出口袋里最后的几张马币(其实,我只是想数一下),小虎拉住了我,妈妈,我们还是留著下一次的马来西亚之旅吧。那……好吧……马来西亚,我们下次再会。

本篇游记共含10921个文字,16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去,不知道那边是不适合一个人旅行

2017-02-08 14:26

治安感觉还不错。你是女生吗?治安再好,我也不太赞同单身出游,约个闺蜜吧。

2017-02-08 15: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很不错

2017-02-09 04:27

引用 冈仁波齐 发表于 2017-02-09 04:27:55 的回复:

很不错

回复冈仁波齐:谢谢

2017-02-09 08: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7-02-13 12:01

引用 小雨中邂逅 发表于 2017-02-13 12:01:29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小雨中邂逅:说来听听 我尽量

2017-02-13 14: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