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堆伟大而可敬的石头(蚊子君暹粒三日自由行)

  • 出发时间/2017-01-14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756RMB

写在前面

       恰逢春秋航空搞年度大促,又恰逢几个逼格相同的小伙伴一拍即合,于是有了这次仓促而又难忘的吴哥之行。仓促,是因为每逢年底年初就被各类报表炸毛的日子根本无暇顾及细化即将到来的旅程攻略,以至于出行当日的早上才收拾完出游的行囊。难忘,是因为原以为那只不过是另一种风土人情的国度却以那一堆堆乱石震撼了我们几个观光客的心灵。
       按照蚊子君的写作风格,照例先上一下本次行程的大致安排及花费。(ps:机票和酒店都是春秋旅游的套餐;签证是在蚂蜂窝上找的百程国际,发现北京出签比上海便宜,而且我还是喜欢纸签,可以避免落地签一些不必要的麻烦;wifi照例是在网上租的,不过私以为没有必要,因为在吴哥窟你根本没有时间刷微信朋友圈,而在市内,wifi基本是全覆盖的;三日包车是在淘宝上淘的,无待旅行,感觉不错,价格便宜服务到位,因为没时间做很多攻略,所以三天的行程基本就由司机安排了;美金请在国内尽量兑换一些小面额的以便支付小费时使用。)

       在正式开始写我的心得前,上一张地图,这是在买蒋勋老师《吴哥之美》的书时送的一张地图,顺便做了些自己的小标记,包括每个寺庙的年代及其所信奉的教义。

        文中所用的图片照例还是iphone 6所拍,不加任何美颜和修图,原汁原味。春节期间,细细品味那些照片,还听了“殷瑗小聚”中对蒋勋老师的十多篇采访,深以为,带上相机拍吴哥,还不如用双眼观察、用双手触摸、用双脚丈量来的更好些。

    附上殷瑗小聚的播单:https://v.qq.com/x/search/?q=%E6%AE%B7%E7%91%97%E5%B0%8F%E8%81%9A%E5%90%B4%E5%93%A5%E4%B9%8B%E7%BE%8E&stag=0&ses=qid%3DdhOWrkt_mgXqnmvBKOkdx2HGMOcQtAQuMg4NSFVZrSVtQrDz6lgTJQ%26last_query%3D%E6%AE%B7%E7%91%97%E5%B0%8F%E8%81%9A%E8%92%8B%E5%8B%8B%26tabid_list%3D0%7C3%7C15%7C7%26tabname_list%3D%E5%85%A8%E9%83%A8%7C%E7%BB%BC%E8%89%BA%7C%E6%95%99%E8%82%B2%7C%E5%85%B6%E4%BB%96

        要读懂这个千年文明的古帝国,必须要有建筑、宗教、人文、历史、美学、地理等多种学科的知识,不然,身处其中,真的只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这个渺小不仅是在空间的渺小、在时空的渺小、也是在视界的渺小。
         敢于谈论这里的,细致入微的系统描写这里的,大抵只有像蒋老师这样的学者了,我想以我的知识底蕴,根本无法细数这里的美和伟大,那些寺庙的名字对我来说也很难记忆,与其流水账式记录行程,还不如以一个观光客的角度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吧。
         嗯,开始吧…

石头上的神话

        在仓促的行程准备过程中,我只知道吴哥,旧称高棉(和CAMBODIA谐音),据说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纪,那时候的名字叫扶南,然后它渐渐衰落,有一天被一个叫真腊的帝国取代,这个真腊从公元900年左右开始统治这片土地一千年,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吴哥文明,那个王朝就叫做吴哥王朝。后来,吴哥王朝被暹罗(泰国)攻占,迁都金边之后,吴哥被弃城,开始了苦难的时代。在之后的四百年里,热带丛林疯狂吞噬着这个曾经有着辉煌文化、财富的古都城,直到1860年吴哥寺被法国人亨利·穆奥发现。之后,世界各国的科学家们开始对吴哥古迹进行了漫长的修复过程。今天,仍在继续。
        吴哥王朝的国王们相信自己是神的转世,然后盖了好多好多的寺庙,为了祭祀他们信奉的神。
        吴哥王朝的前几任君主信奉印度教,所以大多数的寺庙供奉的都是毗湿奴神和湿婆神这两个印度教里的主神。
        直到王朝的宝印传到阇耶跋摩七世手中,佛教开始逐渐替代了印度教,因此在这个国王统治时期所修建的寺庙(塔布笼寺、圣剑寺、巴戎寺)信奉的都是佛陀。
        印度教的故事太多了,单单在电影《罗摩衍那》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有他独立的故事。
        因此,在吴哥的三日,我试着在石头上的雕刻中找故事,但是除了感叹雕刻的精美,大多数的故事我是看不懂的,而且,吴哥的浮雕故事太多了。。。。。特别在小吴哥,一楼的回廊上雕满了壁画,每走一步就是一个不同的故事情节,漫步回廊,犹如在看一部恢弘的石雕史诗大片…
       这些故事中,看的最多的就是“搅动乳海”,几乎在各大寺庙的入口处和壁画上都有。在这个故事里,主要有几个主角,分别是善神修罗、恶神阿修罗、裁判湿婆神、蛇神那伽和小仙女Apsara,所谓乳海,英文翻译叫milksea(牛奶海)。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善神修罗和恶神阿修罗原来生活在鲜花盛开,鸟雀呜唱的丛林中,有一天他们为了争夺某种长生不老药而争斗起来,“争斗”的过程类似于“拔河”,而那个麻绳就是蛇神那伽(感觉蛇神好痛),他们在乳海里搅啊搅,翻起来朵朵浪花,每朵浪花里会诞生一个小仙女,她的名字叫Apsara,寓意着新生。我们都知道,现代科学认为生命起源于海洋,难道在那个年代,古人已道出了“天机”?
        而在写这个游记前,我偶然得知在法语里,大海(Lamer)与母亲(La mere)竟然是谐音,甚至连古罗马女神维纳斯也是诞生于海洋。太奇妙了,全世界的文明果然是相通的,没有种族、没有地域的隔阂。

        关于Apsara—那些乱石佳人
        美丽的Apsara光彩照人,婀娜多姿,发型各异,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行走在吴哥的各大寺庙的很多角落都能看见她们美丽的身影,当然最美的当属女王宫的Apsara,说起女王宫,它其实是一个高僧退休后修行的地方,粉红色的沙岩沐浴在热带阳光的照耀下,蓝天红土分外耀眼。
        蒋勋在《吴哥之美》中对女王宫有一篇非常详细的描述,还有关于法国前文化部部长的一个轶事,很有意思,其中最梦幻的一段当属对Apsara的描写了,姑且复制黏贴如下“女神们刚刚沐浴归来,裸露着上身。她们饱满的乳房如同熟透丰硕的果实,她们的腰肢圆润如修长轻盈的树干,在风中缓缓摇摆。她们的颈项上戴着黄金的缨络,手臂上箍着金钏。她们缓缓走来,下身围着细棉布的长裙,腰胯上垂着珠宝镶饰的沉甸甸的腰带。她们赤足踩踏过石板的引道,足踝上的脚镯轻轻碰撞出声音。她们全身散放着新沐浴后河水清凉的气息,莲花的气息,夏日午后肉体成熟的气息。她们顾盼自己的身影,手中拈着莲花的蓓蕾,彷佛在寻找歇息的位置。… 她们看到石壁间刚雕好的神龛,看到神龛四周装饰着如蔓草一般弯曲旋转的浪花,看到神龛上浪花升起如火焰。她们斟酌思量,看到神龛下已经有了台座,她们便不再犹疑,提一提裙裾,站上台座,决定那是她永世驻足的所在。。。。。(蒋勋《吴哥之美》)”。

       在小吴哥的围廊里,你只要一回眸就看到Aspara与你不期而遇。她们或三五成群或只身一人,你似乎能听到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和细语。

        一群在狂欢的Apsara,这个动作好难,我做不出来。

      女王宫的Apsara是最精致的,连衣服上的锦缎柔媚也雕刻的栩栩如生

      在树林怀抱间微笑的Apsara。

        关于蛇神那伽
        说起蛇,不管是希腊的美杜莎,还是中国的白娘子,都有各自不同的传说,但不管是西方还是东方,都不会四处雕有蛇。但印度教里,在几乎所有的吴哥遗迹,桥梁,引桥,三角门楣上,甚至宾馆前,都能看到蛇神那伽。据说它有时候是9个头,有时候是7个头,这个动物看起来非常的狰狞,但在印度教里却是个祥物,能呼风唤雨能产生生命,对于那伽最传神的传说估计是在“空中宫殿”国王夜夜和一个蛇神共眠的故事了。
        引桥的两端的那伽,威风凛凛,连接着神人之境。

       门楣其实是由两条那伽组成的三角形。

       酒店的入口也是那伽🐍。

       关于神鸟加鲁达
       既然说到了那伽,就不得不提一下神鸟加鲁达,据说就是佛教里的大鹏金翅鸟,和那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在印度教里是守护之神毗湿奴的坐骑。记忆中关于大鹏金翅鸟的印象是来自于《西游记》狮驼岭一节中,金翅大鹏除了彪悍,关键出身也比较牛,上可通天下可入海的齐天大圣斗了它N个回合也干不过,然后大圣就直接找到了如来。如来说“当初,混沌初开,万物始生,世间开始有飞禽和走兽,走兽以麒麟为首,飞禽以凤凰为首,凤凰生下孔雀和大鹏。孔雀生性凶悍,喜食人,我在灵山脚下被其一口吞入腹中,待我从其便门遁出,即欲擒杀之,众仙说,既入其腹,杀之犹如杀生身之母,于是我便尊之为佛母,号曰孔雀大明王菩萨,大鹏便留在我身边,算得上是娘舅。”。。。。可见背景深厚啊,由于其法力强大,在东南亚,加鲁达的信众甚广,印尼的加鲁达(Garuda)印尼航空公司就使用了它的形象,连泰国的国徽也是这只神鸟。

       关于神猴哈奴曼
       上面提到了孙悟空就不得不提一下神猴哈奴曼,除了大象平台那一溜的哈奴曼雕像,女王宫里的哈奴曼是保存最为完整的,中心塔就是由几个猴子守卫守护着,另外,很多壁画上所有关乎猴子的神话故事也雕刻的惟妙惟肖。
        在去吴哥之前,我一直以为《西游记》是吴承恩老先生的脑洞是有多大,能想象出那么多牛鬼蛇神,特别是把孙大圣描写的神通广大,战绩彪炳,现在看了《罗摩衍那》和吴哥的雕刻,我想,我找到了孙大圣真正的原型出处。

       猴子守卫。

        “妖孽!吃俺老孙一棒”……
         真假美猴王?

      关于湿婆神
      他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兼具生殖与毁灭、创造与破坏双重性格,一手生,一手死,据说他坐在须弥山上修行,宇宙一片安定,生生不息,但有一天他突然开始起舞,于是宇宙毁灭,善恶之神开始搅动乳海,乳海中又开始诞生新的生命Apsara。不知道这是不是和佛教的生死轮回有相通之处。

      关于狮子
      吴哥的狮子一个个器宇轩昂,昂首翘臀,蹲坐在寺庙前,千百年来就这样守护着自己身后的永恒和江山

      公牛南迪
      相传是湿婆的坐骑,丰满彪悍而健硕,可是我在吴哥看到的公牛们却都个个瘦骨嶙峋,是因为天气太热?亦或是国力不支?

石头上的微笑

        在去吴哥之前,我对暹粒的了解只停留在传说中的“高棉的微笑”,只知道那里有好多好多的四面佛,然后每个佛陀的脸上都挂着微笑,那微笑慈目低垂,嘴角微微上扬,那饱含的神秘宛如蒙娜丽莎令人不可捉摸。去了以后才知道,这微笑原是阇耶跋摩七世微笑的脸庞,我们在宣传册上看到的那个微笑仅仅是诸多微笑中被认为最标志的一个。

          “高棉的微笑”坐落在巴戎寺,它是吴哥最后的一座国寺,也是唯一一座大乘佛教国寺,远看巴戎,恰如一堆堆杂乱的石头,让我对“微笑”的期待大幅下降,但当我真正走“进”它,赫然感受到一种感官上的冲击,那是无处不在的巨大的微笑,置身其中,仿佛身处一个多面镜的环境,那一个微笑被多面镜折射在不同的巨石上,产生了许许多多的微笑,包围着你的前面、后面、左边、右边,我原本想细数那54座四面佛的216面微笑的想法也就作罢了,当然,要想细数也是可以,但是时间完全不够用。于是,作为众多观光客的一员,我尽可能挑一些游客稀少的角落静静欣赏这些微笑的美。

        那些微笑就这样在那里静静的看了一千年,看到吴哥逐渐走向破落,看到皇城被洗劫一空,看到自己的王朝湮没在丛林之中,看到吴哥城再次重见天日,看到红色高棉政权的跌宕起伏,看到现代化的武器涂炭自己的家园,他依然在微笑,似乎已看破凡尘,看透生死,洞悉世间繁荣兴衰、喜怒哀乐,就这么静静的笑着,用淡然处之的微笑来看待人世间一切的纷扰…这是不是佛陀说的“一念放下,万般自在”?但有血有肉的真性情又该置身何处?

       相机在这里几乎是没用的,那种空间的大美在一个四方形的框框里会被瓦解的支离破碎,如果你跳出巴扬寺去拍摄,结果无非拍到一堆杂乱的石头而已。多看几眼,留在心里就好,当未来某天,恰如我在写游记的此时,想起这里一座座的微笑,想起内心深处美好的回忆,竟会让人不由自主嘴角微扬,人,只有在抛却了一切烦恼与忧愁时,才真正是淡然的。

         当我在写这些的时候,同游的miao发来一段话,私以为很受启发,她说“王朝会覆灭,政权会更迭,肉身凡胎早晚会尘归尘土归土,说什么自在放下,抵不过每天认真努力高高兴兴活着,才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笑看千年又如何,不过石胎泥塑一把黄土。”

        在做攻略的时候,知道巴戎寺除了有微笑外,在一层的外文还有很多浮雕故事,但是此行匆忙,竟然错过了那些故事,略有遗憾。

石头间的种子

        在“我想去吴哥”的念头产生后,我才了解到吴哥的塔布笼寺竟然还是《古墓丽影》的取景之处,想着朱莉在这里飞檐走壁,丽影绰约,于是,一种要去国外影视基地看一看的想法油然而生,坚定了去吴哥遗迹的决心,也为神秘的塔布笼寺着迷😍。
        塔布笼寺其实是某国王为纪念他的母亲修建的寺庙,所以又叫“母寺”。当我到了那里,首先被惊讶到的是那些盘根错节的树木,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这树叫卡波克树(Kapok),也叫蛇树。蛇树的译法太妙了,这些奇形异状的蛇树就像一条巨大的蛇紧紧缠绕着这个寺庙,她们缠上梁柱,探入石缝,裹起回廊,攀上门窗,在已经崩解的古寺庙面前,生命依然执着着“向天再借五百年”。据说修复这里的考古学家非常纠结于这个遗址的保护,如果不把树木砍去,或许有一天树木就会完全把寺庙吞噬,如果选择砍去树木,有可能寺庙就会坍塌,在已经纠缠了一千年的树与石面前,聪明的人类无能为力,只能看着这千年之恋自生自灭。
        生命,就是这样神奇,这遒劲有力的枝节在千年前大概只是一颗小小小小小小的种子…
      
        

      战象平台前的榕树也非常美丽,伞形的树冠舒展的伸张着,站在这里,想起一首诗“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致橡树》”

        说起种子,不得不提崩密列。崩密列,恰如它的名字,崩!当你看到它之前,你很难想象它是如何崩的伟大崩的光荣。
        这个“景点”,因为远离市区,所以来人很少,相反却衬托出了一种寂寞的苍凉。
        多年前,一个随性的种子在某个石头缝里发芽,然后开枝散叶吞没了这个被遗弃的王城,说不清楚到底这里是属于藤精树怪的国还是那个帝国归尘的坟墓,科学家说,可能有一天这个遗址就会不复存在,被树林完全摧毁,好吧,我算是到此一游了,或许千年后的未来人就看不到这里了,哈哈哈!
       其实,旅途中有很多地方不会再见,恰如我和小伙伴说这里我应该不会再来第二次,太多人说了再见可能也是永别了,所以做想做的事就做吧,想爱的人就爱吧,想去的地方就去吧

石头间的光影

        去了吴哥,都说小吴哥的日出和巴肯山的日落是一定要去看看的,可是三天时间天公不作美,三个多云的傍晚都与日落无缘,每天的气象预报又都说清晨有雨,但为了体验一下这辈子有可能只有一次的“吴哥日出”,我们打算装装运气,然后在最后一天的早上起了个大早。

      月朗

        凌晨五点多,司机准时来酒店接我们,刚下过雨的空气湿润清透,沿途看到很多TUTU尾灯闪烁,都是往小吴哥方向去看日出的。
        从停车场走到小吴哥前的莲花池的路上都没有路灯,于是一脚高一脚低的走在并不是很平坦的引道上,周围还有不少老外,人群有序的前进着,人群偶尔会呢喃细语,但声音都很轻。有人说小吴哥景区没有安装路灯是为了让人在黑暗中前行时用心去感受信仰的召唤。此言还真不假,在逐步前行的路上,原本欢欣雀跃的心情渐渐平息下来,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宁静。

        等我们走到莲花池前,已经围了一圈人,于是我们很自觉的找了一个角落驻足。天空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我抬头看天,黑色的幕布上点缀着一轮圆月和无数颗璀璨的星辰,这是我儿时曾看到过的星空,感觉星星离自己好近好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抓到它,可惜手机拍不到这个效果。
        游客逐渐增多,但氛围依然很安静,摄影爱好者们的长枪短炮已经都架好,只等那一刻的到来。

        远处一声雄鸡报晓,夜色渐渐褪去,曙光透过层层的云照得东方泛白,小吴哥的剪影在天空的幕布上逐渐清晰,天空被阳光折射出多彩的一面,从灰到青到蓝,倒映在小吴哥前的莲花池里犹如多彩的绸缎。
        虽然是多云,最终我们还是没看到那一轮喷薄而出的红日,但是当朝阳穿透层层云朵洒在吴哥的建筑上,把这些古老的遗迹逐渐染上了金色的光亮,突然一种深藏心底的温暖在身体里蹿动起来。
         这个千年古堡连同门前的守护神那伽和石狮也苏醒了,吴哥如同一朵莲花池里盛开的莲花绽放在佛前。

      那些千年前的能工巧匠深谙建筑学的原理,吴哥前的莲花池恰如一个明镜倒映出完整的吴哥全景,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景哪个是幻影,于是,有一种理论认为这就是佛家所谓的“镜花水月”,当然,谁都无法知晓当时建筑者的意图何在,我只知道,当时的我,真实感受到了大自然的伟大的光影魔术。Amazing!

       等我们看完小吴哥的日出走过那长长的引道,在护城河的另一端,看那朝阳下的小吴哥城,一千年的浩瀚,只在这一回眸。

        吴哥除了神话、除了微笑、除了女神,看的最多的还有那些美丽的窗棂,看起来有点像一个个的佛珠,但也有人说这是吴哥特产棕榈糖的样子。同行的Jing告诉我,在吴哥窟的窗棂一扇有7个,象征着七色彩虹连接人间与天堂。当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将廊内的黑暗撕碎,光线随着时间弥漫在古老的建筑里,照亮朝圣者的去路。(ps:我看着这些窗棂特像一个个巨大的算盘)

      吴哥的廊很美,一个套着一个,形成一种深邃的空间感,像个时空隧道,一眼看尽千年。

         都说夕阳无限好,虽然这次吴哥之行没有看到巴肯的日落,但我们看到了傍晚时分的巴芳寺、变身塔、东梅奔和巴孔寺,夕阳逐渐西沉,世界逐渐安静,游人逐渐稀少,这些古寺庙的影子在斜阳下越拉越长,渐渐的被黑夜吞没,似乎就要沉沉睡去,梦回真腊。

        光与影的千年嬉戏在崩密列显得最为神秘,阳光透过巨大的树叶间隙洒落下来,那些千年的尘埃在阳光里翩翩起舞,它们是不是丛林的精灵?
       这是21世纪的太阳,照耀在断裂的柱石、坍塌的墙壁、茂密的丛林、纠缠的古树上…很难想象它们千年前的辉煌,有人说这些断垣残壁以前都是包裹着黄金珠宝,上面的女神也都身着金缕玉衣绫罗绸缎,那会是怎样的blingbling啊

        或许,正如蒋勋说的,美,终将走向废墟…吴哥的震撼,不在于小吴哥,反而在于淹没在树精藤怪间的乱石堆…曾经,这里也有过辉煌,帝王将相歌舞升平…当年的繁华已去,岁月流逝,世事变迁,除了留下一地废墟,还有那夕阳下的苍凉,似乎空空如也,但同一批古人,也留下了日出照耀的金色宝塔,让人看到了上千年文明的延续,几万年人类生命的生生不息…有人说,一个人也许必须面对日落时的苍凉,但更多的,应该拥有日出时面对千年历史,能够轻松走向未来的心情,也许人类创造的一切,在千万年后都会变成废墟,但日落之后必有日出,这,是人类的希望,也是文明的希望…正如小吴哥前的莲花池,看尽千年,仍生生不息。或许,这就是佛教说的“成、住、坏、空”,循环往复......

那些摸过的石头

        现在的吴哥还没有被完全保护起来,几乎所有的古迹都能被游客们近距离的接触。
        我惊讶于建筑上这些美妙绝伦的雕刻,“或许,我曾经是这里的一名工匠,被分配到一块不大的门楣上做细雕的工作。我依照传统的花样打了底稿,细细描绘在石块表面上。我无思无想,好几个月只是做着磨平的工作,使还不平整的砂岩细如女子的皮肤,在日光下映照出浅浅的粉红的色泽,我无思无想,用手指头轻轻抚触那肌肤的莹润光滑,细如油脂,在我抚触过的地方,都渗透出肉色的痕迹。那些描绘的墨线像肉体上用细针刺的纹身;我无思无想,不能确定那些细致的纹身是在石块上,或已是我自己身上再也擦拭不去的美丽痕迹了——蒋勋《吴哥之美》”
         于是,我触摸了千年…

那些踩过的石头

       吴哥的三天,我们几乎都在没有pm2.5阻挡的烈日下暴走,可谓是一场文化苦旅。
       吴哥几乎所有的寺庙前都会有一条长长的引道,意在告诉朝圣的人们,通往神灵住所的路是艰辛和不易的。小吴哥前的引道,一共有一千多米,每向前一步,离佛陀就更近一些…巴芳寺前庄严的引道,让朝觐似乎更带着仪式感…但这些引道正是真正苦旅的开始。

        茶胶寺是我在吴哥攀爬的第一座寺庙,因为它是中国援建的几座寺庙之一,为了去看插在上面的五星红旗,我打算爬上去!这个看似并不难爬的寺庙,当我迈开步子,才知道是如此艰难。几乎和地面呈60度角的阶梯犹如一面石墙在你眼前,我抬头看,只能隐约看到塔顶,其余的全被阶梯所挡。有几处的阶梯只能容下半个脚掌,对于有恐高症的我,只能手脚并用的“爬”,丝毫不敢有一丝怠慢,强烈的压迫感和肌肉骨骼的酸痛感让我分分钟想放弃,我开始气喘感觉腿软,这是不是就是神的考验,信仰的考验?

        另一个我攀爬过的寺庙,是小吴哥的Bakan,这是一个远看像一朵含苞的莲花的吴哥城海拔最高的地方(暹粒所有以后的建筑高度都不能超过小吴哥),那里就是天堂,但是那个阶梯更陡更狭窄,通往天堂的路果然艰辛,古代的国王也是非常不容易呢,王侯将相是怀着怎么样的敬畏在这里修行?

          现在通往Bakan的阶梯好爬多了,据说在1973年有一位法国女游客在这里失足跌殒命,她的丈夫悲痛万分捐资修建了这个阶梯,因此这里也被称作“爱情阶梯”,也是供游客登“天”的唯一通道。别看它还算平坦,当你走在阶梯上,依然会“怦然心动”!

        蒋勋在《吴哥之美》中写道“吴哥寺庙的崇高,却是在人们以自己的身体攀爬时才显现出来的。在通向心灵修行的阶梯上,匍匐而上,因为愈来愈陡直的攀升,知道自己必须多么精进谨慎。没有攀爬过吴哥寺庙的高梯,不会领悟吴哥建筑里信仰的力量。”
        我站在高高的Bakan上远看来路,这究竟是谁的王?是谁的城?我想,这是一个值得让人仰望和尊敬的城,但是当我爬上那些神坛,我感觉到一种沉重,这些会说话的石头当时是被怎么样的血肉之躯运送上去,又是怎么样的双手在石头上刻下惟妙惟肖…那些神话故事为吴哥城增添了许多魔幻的色彩,很多观光客在这里拍下一组组美丽浪漫的底片,但我不知道类似“孟姜女万里寻夫送寒衣,哭倒万里长城八百里的”故事是不是也在这里发生过?…这些石头,伟大、可敬,也可能很沉重。

一些不成系统的记忆点滴

       吴哥的雕刻都很美,尤其是女王宫,精美、繁复的花纹令人炫目,大气天成。要想看完建筑上的雕刻,走马观花式的三日是完全不够的,需要一点点的去品味去欣赏,其实吴哥吸引人的不单单是这些繁复的雕刻,更是其中蕴含的深厚的文化与艺术美学的高度的发达。以我们现在的文明,千年后,是否能给后人留下一些别样的、让后世惊赞的东西呢?

         在我们进出吴哥海关的时候,碰到了传说中的索贿,官员操着流利的中文跟我们说“小费、钱”,我无视了他,我想我有伟大的祖国做后盾,不怕你会对我这一正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非正常待遇!同时,在此,我要为我们全体中国海关的关员们点赞!你们是正直而敬业的国门卫士!很好的捍卫了国家的形象!

         在吴哥很多景区,会有人来搭讪,帮我们拍照,让我们拜佛,但这些都不是免费的!如果不准备接受,一定在一开始就明确地say No。若真摊上了,赶紧给个小额的小费了事!善良的我们仨真入了圈套。

         吴哥大多数景区内的孩子都用流利的中文说“姐姐好漂亮,糖”,然后伸出他们的双手…高棉的先人已经为这片土地留下如此宝贵的文化遗产,后人们是不是更应该学习他们的勤劳和智慧,而不是学会不劳而获。

         在斑黛喀蒂闲逛,一老外看着我开心的大叫“Mr. Happy”,我懵逼了半天才意识到胸前的文字…后来在皇家浴池第二次碰到哥们,哥们开心的又一次大叫“Mr. Happy,again”…好吧,Mr. Happy is me;my name is Mr. Happy

      去崩密列的路,颇有当地的风情,有时候是一路的白色芦苇,有时候是一路宽阔的田野,一棵棵棕榈树像是在列队欢迎一对对的观光客,我们的小汽车里播放着暹粒版的《怒放的生命》(音乐果然无国度),还蛮好听的,此处确实要有music才带感。汽车超越了一辆辆载着金发碧眼老外的TUTU车,不知道暹粒的土尘是什么口味。
      

       在路上,我还看到很多骑自行车上学的孩子和柬埔寨的农村学校,学校就在公路旁边,所以路旁都立着黄色的路牌,警示着过往的汽车。当地的学生们上学就穿一双人字拖甚至光脚,看着他们在路上疯跑,还真无忧无虑。学生的校服还蛮好看的,白色的衬衫加蓝色的下装,清清爽爽。

        在巴芳寺前遇到一对腼腆的暹粒学生小情侣,说要与我们同框,嗯,微笑的不错,真正的高棉的微笑…不知道在小情侣的朋友圈里他怎么形容我们仨外国人。

        暹粒的消费并不便宜,特别是景点的餐食消费估计可以和江浙一带持平。这是个小小的城市,当你离开那些景点回到市区,就能感到铺面而来的市井气息。老市场、酒吧街,这里有全城最集中的食肆、酒店、酒吧、摊贩,一入夜,玩了一天的人们纷纷聚集在这里吃饭、喝酒,享受按摩,热闹非凡,是全城最热闹的地区。老市场里应有尽有,银器、丝绸、木雕、石雕、佛像、绘画、拓片、服饰……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且能讲价,必定有所收获。

        最后一天我们在RED PIANO用了晚餐,据说这里是安吉丽娜朱莉造访过的餐厅,奔个噱头来看看。

        “吴哥王朝留下了一片辽阔的废墟” ......“我总觉得吴哥像一部佛经,经文都在日出,日落,月圆,月缺,花开花落,生死起灭间诵读传唱,等待个人领悟。-------蒋勋《吴哥之美》”

最后

     三天,三人,wonderful

         可能不会再see you了
         吴哥,来过!

本篇游记共含10453个文字,16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