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1 春节-北非略影(三)

19
winnie LV.13
2017-02-07 21:57 167/0
  • 出发时间/2011-01-21
  • 出行天数/16 天
  • 人物/和朋友

8: 马拉喀什-斯库拉绿洲

今天要离开 Marrakech这个多姿多彩的城市了。连门都是那么独具一格。但是按门牌找地方有点困难。

途经的湖或者水库。整个旅程只看到一次这样的景象。

路况并不是很好,基本都是在爬山。最高的地方2200米左右。今天云层有点厚,雪山部分被遮住。一路色彩很漂亮,比较荒芜的土地上,房子被漆成各种明亮的颜色。路上都是穿着艳丽色彩的人们。这些只能留在记忆里。迎面走来一个现代阿凡提。

然后经过漫长的没有人烟的地方,终于看到了一个村庄。有点像中日合拍的丝绸之路。从红旗拉莆一路没有人烟险途开到巴基斯坦,突然出现一个桃花盛开的村庄。

和七,八十年代中国很像,村里小孩听到汽车声都出来。

下午3点来到休息站-默罕默德家吃中饭。他有旅游接待许可,也是整个村子唯一能说法语的人。一看默罕默德就是个精明的人,有个丹麦电视台的人评价他,如果他生在大城市肯定可以做CEO。午餐是羊肉Tajine,羊肉很嫩,味道非常好。还有他家的橄榄也非常好吃,好几盆,不同年份味道不一样。

吃好饭默罕默德带我们去他的小店看看。为了表示中摩人民友谊,我们在小店里选了2串石头项链。问多少钱,聪明的默罕默德说你们随便给。LT说给一百一串吧。从摩洛哥把这串项链带回上海,一股油石的味道,在阳台上放了很久也没散去。从来不舍得扔东西的妈妈,跟我说了好几次后就把它扔了。

默罕默德提议去30公里外的一个村庄,Mark也没去过。山路基本只能开一辆车,路过一个集市,因为今天不是集市日,所以大门都关了。

我们来到一个Berber村庄。小孩和其他地方一样要糖吃,拿了糖也不愿给拍照。一溜烟跑走了。

掌管着阁楼钥匙的老者带着我们走过泥泞的道路,爬上一个高高的平台,

站在平台上可以看到整个村庄和远处的雪山。阁楼很高,这个阁楼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上来。这位老人掌管着钥匙。往左边一看,还有个人站在旁边的高处

爬下阁楼,走过一条满是鸡粪的路,还有鸡在头上飞。蛮有趣的旅程。就算摩洛哥人也可能没到这个地方来过。

在撒哈拉漫天繁星下,开了很长时间我们终于到了今天住的地方。Skoura绿洲一个18世纪的Kasbah。厨师的Rice Pudding非常好吃。

9:斯库拉绿洲-梅尔祖卡

Kasbah的老板是个很帅的西班牙人。顶楼的阳台可以看到远处点的雪山

Kasbah似乎使用泥和稻草堆起来的。不远处有个Kasbah在建

从这里开出去一片荒芜,远处可以看到一些平房。路上也能看到些棕榈树。这里应该比较干燥。

路过Ourarzazate这个以电影城而闻名的地方。由于电影事业,小镇也变得非常富有。这里有2个比较大的基地。一个基地外面是狮身人面像,里面还有一个铜狮子。我们没有特地买票进去。Mark开车绕了一大圈,我们大概可以看到里面Michael Douglas坐过的飞机,埃及场景。

中午停在一个小镇吃饭,这个小镇的另一边是监狱。

在这家小店吃得牛肉Tajine。Tajine是摩洛哥国菜,那里都有,但是各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小帅哥路过时露出灿烂的笑容。可是拍照却摆出很拽得样子

吃好饭继续上路。一路有点像新疆

日落前我们来到另一个默罕默德的小店。摩洛哥反正不是默罕默德就是哈桑,或者尤瑟夫。这是一个化石小镇。很多人在看亚洲杯。店里放着各种各样化石,我们要赶在日落前去看石刻。车子进了一个小村庄,一群孩子奔了出来

走到不远的戈壁,顺着Mark的手指,可以看到地上石头上刻着各种图案。如果不是特别讲,根本看不出。也不知道远古的人们为什么要在石头上刻这些。有些是具像的,有些是抽象的。这时夕阳把山脉照耀得一片温暖的红色。太阳光芒穿过云层,泛出不同得红色,随着余晖散去,空旷得原野,小镇慢慢进入黑暗

路过Rissini,这里是离Sahara最近的小镇。典型的阿拉伯风格,这里妇女大多数穿着黑衣,带着面纱。我们继续赶路,又是漫天繁星。8点我们终于来到酒店。非常漂亮的地方,还有很帅的服务员。我们以为他是拉丁人,Mark告诉我们他是Berber,老板尤瑟夫的侄子。

10:Rissini-撒哈拉

路过Rissini,这里是离Sahara最近的小镇。典型的阿拉伯风格,这里妇女大多数穿着黑衣,带着面纱。我们继续赶路,又是漫天繁星。8点我们终于来到酒店。非常漂亮的地方,还有很帅的服务员。我们以为他是拉丁人,Mark告诉我们他是Berber,老板尤瑟夫的侄子。

Kasbah配上蓝色和窗花是不是很漂亮。这个骆驼晚上要骑着去沙漠

中午到了昨天路过的Rissini。由于Mark没有导游证,就由当地导游带我们参观了这里的Medina。这里游客比较少,所以本地特色还是保留得比较好。这里的人可能是靠近沙漠都比较黑。

这里有驴子,羊,谷物市场

中午是素菜色拉和牛肉串。当地导游后来把我们没吃得牛肉串都吃了。我们这才了解到这里肉比较珍贵。

中饭后我们驱车去Sahara边缘,访问一个Nomad家庭。他们是Berber的一个分支,过着游牧生活。各方面条件都比较艰苦的。有个女棒子还不知道怎么一个人流落到这里。他们还联系Mark把她送出去。

泥房子旁边搭的帐篷是用骆驼毛做的,有点臭味道。类似他家的客厅,我们坐在那里喝了老奶奶端上的Mint Tea。自从喝了那杯茶,我在外面吃东西尺度大很多了。老奶奶拍了些照就不干了,暗示要钱。我们征求Mark意见给了40。这个老奶奶也是很厉害的人,她的家人在阿尔及利亚,有人病了,她一个人骑着驴子到城市坐飞机去了阿尔及利亚

我们沿着靠近阿尔及利亚边境的线路开,由于摩洛哥周边国家那时都不是很稳定,摩洛哥在周边驻扎了密集部队。我们非常不巧没碰到

天下雨了,这种现象在沙漠很少见。看来我们是贵人了。但是随之而来问题是晚上睡沙漠帐篷泡汤了。因为沙漠帐篷是不防水的。我从离开中国时感冒一直没好。

回到酒店雨停了,骑上骆驼去看沙漠落日。尤瑟夫一路变唱边走,其实我们没走多远。停下后尤瑟夫跟我们推销很差的纪念品,我们没买,但给了小费,可是他还是不开心,回来路上一句话也不跟我们讲。

劳伦斯骑骆驼像骑毛驴, Ashia和Fatima骑得样子还是很不错的。晚霞还是漂亮的。后面的房子就是我们的酒店。

11:撒哈拉-非斯

早上起来看日出。沙丘挡住了视线。沙丘附近是大大小小的Kasbah. 这些房子都是1947年后造的。没有老房子。而且现在都是酒店了。

这位每天在酒店门口卖东西,实在没有生意睡着了

因为我们没有进到沙漠里面,没有拍那些沙漠2日游的典型照片,骆驼队和人在沙漠的倒影。在离开的路上我们车开到沙丘上拍几张伪沙漠照片。今天天很好。远处雪山都可以看到。

有几个少年在沙丘下玩

爬好沙丘Mark选了个捷径离开。真不知道他怎么在没有路标的路上选择方向。

路过一个小镇,由于军队驻扎而变得繁荣。这里的军队也是驻防阿尔及利亚边境。我们在附近吃了中饭,先在一个咖啡馆喝东西。只有我们2个女的坐在那里。

继续上路,经过曾经的绿洲河床,在一个据说可以遇到摩洛哥最冷,最热,风最大的地方停下来休息。这里有个非常漂亮的酒店。可惜不知道现在还会写游记,没有留下一张酒店照片。

经过Middle Atlas山脉没多久,就看到一片雪地

当天色变得昏暗时,车外下起大雪,很大的雪。前面的玻璃窗只看到雪花。

由于之前已经下过雪,露面是一层冰上面覆盖一层雪,车很难开。好不容易开到雪小的地方,发现雨刮器坏了。就在这时天又起雾了。只能停车修理雨刮器,还好修好了。路过了Ifrane,一个在半夜看上去也像欧洲城市的地方。规划得很好。这里房价很贵。从国王到显贵都在这里有房子。摩洛哥没钱去欧洲度假d人,就来这里。这时很冷。羽绒服都离开Sahara时都放进箱子了。
终于在一片漆黑中到达Fes。 
Mark的家就在Fes.我们见到了他摩洛哥太和漂亮的大女儿。小女儿还在襁褓中。 Mark的家也是Riad。大门非常漂亮,房子也漂亮,里面的木头门/木头柱子也非常漂亮。他5年前买才25,000欧元,最高到过20万欧元,由于经济危机现在跌到15万左右。

到现在一直住的是Riad,这种古老的阿拉伯建筑,由于怕外面人偷窥里面的女人,窗很少且小,所以房间很暗,卫生间通风都不是最好,有点潮湿。
 
Fes为摩洛哥4座古老王国城市中最古老的一个
古城右岸部分建于789年,左岸建于809年。11世纪两部分合并,成为伊斯兰圣城,称非斯-埃尔-巴里。13世纪在古城西部另建新非斯(旧城),称非斯-埃尔-杰季德。14世纪非斯成为伊斯兰教学术和商业中心。古城和旧城多阿拉伯式建筑,街道狭窄,作坊、商店鳞次栉比,传统市场繁荣。 现代化新城建于古城西南高地上

Fes是摩洛哥最老皇城,号称摩洛哥的精神首都,老非斯的阿拉伯人居住区时世界上现存最大的伊斯兰古城,狭窄、曲折的小巷、挤满商铺的集市、清真寺的祈祷声、刺人的皮革厂气味,对视觉、听觉、和味觉都是一次极大的挑战。

本篇游记共含3561个文字,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