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纳木错---雨后,黎明,青山,孤鸟,草原,野马,我和Miss. Phoenix,还有纳木错

  • 出发时间/2014-08-10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按照计划,早上四点的逃票之旅开始了。由于通往纳木错乡的唯一一条路上修了个收费站一样的检票口,但是五点半之前工作人员都还没上班,只要值夜班的人在偷偷睡觉,就可以免费载一车人溜进去了,如果赶在七点之前出来,基本就不会遇到查返程票的。于是当雄这地方就衍生了一批凌晨的逃票车队,从饭店旅店老板到司机团队,再到景区管理人员,标准的景区周边产业文化。

整个车基本上是和我们同房间的几个人包了的,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还有三四个中年的大叔大妈。大概半个小时后,我们一行人终于从当雄镇出发了,天还未明,夜仍未央。

从109主线到纳木错要翻过念青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是与冈底斯、玛积雪山齐名的藏地三大神山之一, 念青唐古拉山脉把西藏划分开来,东段为雅鲁藏布江怒江分水岭,西北侧成了藏北的湖区,其中最大最令人神往的就是纳木错了。

出门没几分钟天就飘着蒙蒙小雨,快到检票站的时候,远远地可以看见一个人拿着手电筒,站在没有挡车杆的路中间向我们挥手示意停车,想用身躯拦下我们,我们正担心着是不是会被拦下来收费的时候,头发蓬松一脸胡渣的司机说,不用担心,不用管他。于是,他丝毫没有踩刹车的意思,按了几下喇叭,闪了两下车灯,径直向那个人冲去,那人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举起双手示意我们停车,貌似还在嚷嚷着什么,我们几个乘客都还心悬一线,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似乎就要出人命的时候,挡路的那人蹭的一下就跳到了一边。我们回头一看,那人一脸无奈的样子,仍在不停地在嚷嚷着什么,老司机一脸自信地说,他就知道会这样,这些人没胆真的站在那儿拦下你的,上次有个手被撞断了的之后,就更没几个敢了。我们几个乘客也只能附和着冷笑一下了,好厉害的样子。

翻山的路上雨越下越大,山口的顶端似乎有个什么纪念碑,雨下太大不方便停下来,于是只能继续下山,从盘山的路上已经可以从雾蒙蒙的烟雨里瞥见黑夜里暗蓝色的纳木错的轮廓了,莫名起了小小激动的心情。

车上的大叔大妈们,一对夫妻是以拉萨为中心根据地,在日喀则地区溜达了一圈后,又来那曲地区四处晃,计划从那曲直接火车回家了,还要顺路去另一个城市看看放暑假没回家的孩子。另外还有两个发小的大叔自驾从川藏来青藏回,路过此地为了看纳木错的日出,擅自和其他朋友脱队,先跑到湖边再等汇合。还有一个跟我一个房间并且年纪相仿的女孩,昨晚还看到有个跟她同行的小伙伴,但今天她就一个人来了,我们出发的时候,她的小伙伴走还在房间里呼呼大睡。到车上才知道那是她男朋友,因为她男朋友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次纳木错了,没多大兴趣再来,她也只好一个人来了,而且她还自信满满地告诉大家,她男朋友是个大叔哦。

到了纳木错乡,傍着湖边,一群板房在石子路两边整齐地列了两排,雨仍丝毫未减,打在板房的铁皮顶上砰砰作响。我们停在了一个小庭院的门口。说是庭院,只是三面都是房屋,相对比较空旷的道路边上而已。沉寂在雨中的夜里,大家都靠在自己的座位上,惺忪着睡眼打着盹,等再过一会天有点亮了或者雨小了再出去。

我兴奋得毫无困意,但雨又太大没有伞,只好失望地从车窗望着外面稀薄昏黄的白炽灯、藏在黑暗中山的轮廓,听着雨声,夹杂着车里某个人挪动睡姿而发出的衣服摩擦声,外面其他车门时不时一开一关的声音。

纳木错黎明前的黑夜,好漫长。
仿佛一个很长很长却醒不了的梦一样。

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再次被吵醒的时候雨几乎已经停了。天边已经微亮了,这个临时安置区一样的小镇里似乎住了很多游客,但这个时间点仍然沉寂在梦里。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向湖边走去。

跨过最后一道篱笆看到期待已久的纳木错时,我几乎是跑着过去的。

“我才刚刚赶到岸边
片刻之间
就被一缕清风绣在水面”
------------仓央嘉措

我和跟我年龄差不多的那个女孩(下文简称Miss. Phoenix)一起向人少的地方跑去了,跨过几道铁丝网,湖边因为水位变化,漏出的湿漉漉的被浸过草地,仿若湖中的浅滩一样。我们在湖的东边,阳光从我们的背后照过来,把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投影在湖边的草原上。

没人看管的马各自找着雨后最美味的香草。

湖的西边的飘去的乌云下,一只孤鸟找到了方向。

我俩似乎跑了很远很远,其他人似乎都在有个纪念碑的那块儿拍着照,和纳木错那头出名的白色的牦牛合着影。

Miss. Phoenix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看到那么清澈的湖水忍不住赤着双脚淌了进去,还问我要不要也试试,说感觉很棒,我用手试了试水温,我这暖暖的心不能被这湖水给浸凉了。

也许这是到这一刻为止,见过最美的黎明吧,哪怕我的相机无法将光影和色彩完美呈现,哪怕我不愿再找更多华丽的辞藻形容。


雨后,黎明,青山,孤鸟,草原,野马,我和Miss. Phoenix,还有纳木错

回去的路上,Miss. Phoenix似乎很想让我知道她的男朋友,一个年龄差距很大的大叔,她俩在旅行中相识。每到放假的时候,他俩便开始了中国各地的旅行,从彼此生活的城市到那些还不广为人知的绝景之地,在她的言辞里,那只是个外表沧桑却仍年轻幼稚还偶尔任性的大叔而已,一个能给她带来欢乐带来动力和远方的人,他们有共同的话题有共同的梦想,哪怕被外界各种冷言以对,哪怕承受着各方面的压力,似乎只要他俩在一起,无论是不是真的在一起,就会有信心去发现这个世界,去感受这个世界。

返程路上再次越过念青唐古拉山顶的时候,我们停下来驻足看了看风景。

山顶除了一个5190m的海拔之外,石碑上还刻了仓央嘉措的一首诗: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我原以为自己只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中庸者,无所谓对与错,无所谓是与非。原以现实主义自居的我居然开始羡慕了起来,仿若挖掘出了曾今深埋心底的浪漫主义情怀。

似乎我也曾是读着维特和普希金长大的人,还时不时受别人推荐的纳兰性德和李后主的影响,只不过我似乎为了寻找风景独自走得太远,远得忘记了多年前的自己,然后却在陌生的土地上找到了另一个叫仓央嘉措的人,唤起了不和谐的共鸣。

是的,我只是在寻找一份感动,一份久违的感动。


后记:

后来在朋友圈里看到的Miss. Phoenix,她确实有个大叔男朋友,笑起来皱巴巴的脸,和她一起自拍时却笑得那么天真,那么可爱。

他们一起徒步在尼泊尔的安娜普纳,一起坐着热气球飘在土耳其卡帕多奇亚的上空,巴厘岛某个小岛边摆弄着夸张的姿势跳水自拍,伊朗的穆斯林家里做客…………

可能很多人只会认为她是个被包养的小屁孩而已。她自己在泰国当过教师,时不时做些代购,给旅行网站写写稿件,当当翻译。世界并不大,或许我以及你见过的厉害的人中,她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我们总说着所谓的经济基础和高层建筑,但实实在在选择一种生活的时候,那就只是一种生活而已,不同的生活有着其独特微妙的运转规律。

当我们看到那只牵着你走遍世界的手的时候,有些人选择了立下决心脚踏实地,有些人选择了开始背起包袱开始流浪。

无论那个人现在是何种的社会地位家庭背景,总会有适合他的高度,只不过从这个高度开始,也有不同的方向。

生活的金字塔不止一座,可能因为胡夫金字塔太过于耀眼,而让大多数人遗忘了蒂卡尔神庙,更别说提奥提华坎的太阳神殿了。
 

本篇游记共含2968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用什么相机拍的啊?

2017-02-08 15:56

引用 lolazheng 发表于 2017-02-08 15:56:07 的回复:

楼主用什么相机拍的啊?

回复lolazheng:宾得入门机,哈哈,主要靠后期

2017-02-08 20:4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世界那么大,请到塞班看看,塞班岛风笛团队,期待您的光临!微微:330233244

2017-02-17 20:1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