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7年春节黔东南游荡

  • 出发时间/2017-01-28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其它

贵阳

每年年底,我例行的春节游荡计划就又开始了,今年是尤其发现春节出行潮宏大起来——看机票和酒店价格就能感受到了……年初一坐包机的时代真的是过去了。台湾柬埔寨越南几处机票价格都是翻倍的行情,国内几处备选地,也不便宜,凤凰毕棚沟海螺沟几处,房价也是翻翻打滚着来。最后决定,还是往比较平和黔东南溜达溜达吧。
年初一,帝都爆表的雾霾指数下,我到了首都机场,挤过了熙熙攘攘的安检,总算爬上了那架飞往贵阳的航班。
2个多小时后,在龙洞堡机场着陆,走出机舱的瞬间,忽然感觉呼吸竟然如此舒适——湿冷而清新的感觉。就这么开始我的黔东南游荡吧。
我出行的原则一向都是能走一天,走两天,能走两天走四天。所以,贵阳我定了两晚的酒店。地点选在了离机场大巴站很近的花果园。抵达酒店,已经是深夜时分,一座风雨桥明晃晃地卧在那里,而四周,便是花果园著名的超过40层的巨大楼群区,据称这里是全国面积最大的楼盘。我估计是算的建筑面积——随便一座楼都是40层以上,自然建筑面积大了很多。记得曾经有人以楼的高低来判断城市的发达程度,这个标准的话,那贵阳绝对是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非常发达的城市了……溜达了这么多年,如此大范围的超过40层的楼群,确实第一次见。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这要赶上停电……
秋之枫韵条件设施都还不错,位于35层,正经电梯都爬了一气才到。

一觉醒来,打算吃了饭去转转黔灵山,走出来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吃饭今天是个麻烦!周围各色餐饮店大牌子挂着无数,却没有一家开门的——大年初二,贵阳人民还忙活着过年呢,没功夫给你做饭。在搭了辆拉散活的黑车,转了一大圈后,总算找到了一家在营业的粉店,胡乱弄了一碗大排粉填填肚子拉倒。
吃罢出来,叫了辆出租,奔黔灵山。贵阳的出租原则上不打表,打表也不影响它一路拉客,所以,还不如之前说个数踏实。
黔灵山算贵阳著名的公园,节假日期间,很受贵阳人民的爱戴。我到的时候,售票处前居然排着几十号人。看看票价倒是不贵,5块,得排队呗!回来后才发现,这居然是此行我唯一的门票开销。
黔灵山这5块,要说还是挺值得的,进门是山,转上去,有临时囚禁过张杨两位的别院,还有个啥泉,不记得了。一路走过隧道,对,隧道,隧道是贵州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素有地无三尺平的贵州,如果一路你没走过隧道,那显然是不对的!因此,逛公园走个隧道,也是很有必要的。哦,继续,走过了隧道,就进入到动物园部分。动物园基本上应该算个猴园,主要是各种猴子,从藏酋猴,到松鼠猴,大大小小的猴子分门别类的凑在这里。远远的看到了一头老虎,很不耐烦地在玻璃房子里来回溜达着,周围挤满了人,我就没过去凑热闹。
继续走到湖边,居然看到天上有头鹰在那盘旋着,似乎在寻找猎物,仰脖子看了半天,实在耗不过它,还是走吧……
转到后山,正在研究山坡上挂的绳梯、轮胎秋千是干什么用的,就被若干散养的猴子前后包围了上来——好吧,我明白那些是干什么用的了!有了隆安龙虎山和猴群零距离接触的经历,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已经不叫啥了。听着身边游客因为猴子吃了自己扔的一个花生尖叫着,好吧,您兴奋点真低……
晃晃悠悠一路走来,不觉从黔灵山的后门走了出来,走出好远,才总算叫到了一辆出租,司机问去哪里,我回答,你知道哪有饭吃不?司机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我送你去个地方,一定有饭吃。这时候要求啥老凯里酸汤鱼什么的,我估计也是不太现实,既然有这么肯定的答复,那就去吧。
好在贵阳其实一共也没有多大,不一会便到了市中心附近的陕西街(似乎是吧,我记得起码和陕西有关系,具体是不是陕西街,就不那么确定了,现在也懒得去查)。司机一指,这条街上,一定有开门的店,你慢慢找……我抬头一看,人家说得不假,这明显是餐饮一条街的意思,连片的餐饮招牌。司机怕我含糊,还特别解释,就算找不到,过了5点,这里也肯定会有路边大排档出来的,实在没有,你就等5点后的大排档!行!横竖也是游荡,在这游荡下也无所谓。于是我就顺着萧条的餐饮街溜达开了,别说,最后还真找到了一家,挂着大横幅,春节照常营业!招牌记得是叫重庆啥啥火锅,本打算再找几家对比选择下,结果转到眼看天黑,也没发现第二家,果然应了那话,百米赛跑就你一个人参加,你跑一天你也是冠军。
这个火锅没留下太多印象,基本属于既不多好吃,也没到难吃的水平。当然,对我来说,大部分饮食,都是在这个分档范围内。

郎德上寨

转天起来,打个车奔贵阳北站,这里是贵阳的高铁站,新修的建筑,照着机场的水准来的,结果一进门就是验票安检,身份证递进去,不想居然被格外关照了,说要我等一下,不一时叫了个警察过来,这位拿着我的身份证和车票,很是严肃地看着我,我一脸懵懂地在警察指挥下过了安检,然后赶忙问,啥情况啊?这位没回答,看了看我的车票,自言自语,时间来不及了……说着把车票和身份证交给了我。这……大概看我有些不忿,追了一句,要不然,我就带你过去……得!陪您玩不起……到最后我也没闹明白这唱得哪出反正。
高铁倒确实是快,50多分钟,就到了凯里,不过这里的高铁站一如全国很多的高铁站一样,都是匆忙建设起来,配套设施几乎没搞。出得站来,想找个厕所,结果被指去了墙脚扔着的一个移动公厕,前面一大姐打开门看了一眼,大约无法接受里面的场面,落荒而去,我赶紧冲进去,虽然确实场面狼藉,但还没超出我的承受范围,赶紧解决问题是真的。
出来盘算叫个车,一眼望去,竟然一辆车都没,一打听,这一带就不让出租车靠近,要坐就只能坐站前那几趟公交车。用高德查了一下,总算有一趟离我定下的酒店还不远,也好,给我省钱了。看着要20多站,却原来也没有多远,晃晃也就到了。
定下的酒店叫五月花,不知道为啥起了这么个名字,显然和第一条移民船抵达美洲是没任何关系。而所处的民族风情园,似乎也已经荒废了,啥风情都没看到,只有凭窗可以看到那个民族体育场,看上去,似乎也与一般体育场没太大差别。出来转的时候看到门口有斗牛和芦笙演奏的雕像,大约这就算民族风情了吧。
凯里,原本是没有任何的期待的,到凯里的原因仅仅是这里是个交通枢纽,就像之前到贵阳一样。所以,能吃上饭,就很满意了,转了两圈,还真找到一家开业的,记得叫做苗王村的,坐了进去,要了酸汤牛肉,吃了起来,不想,居然还有表演,几个苗族民族服装的姑娘小伙,在店堂空地上唱歌跳舞吹芦笙了一番,也算意外收获。
吃饱喝足,晃回酒店,给之前定好的郎德上寨阿雕家的客栈打了个电话,落实下到郎德上寨的交通情况。应该是阿雕的女儿接的电话,很标准的普通话,告诉我,到凯运司客运站,坐到郎德的班车就可以了。
转天一早,起来走去公交站,打算坐车去凯运司客运站,却过来一辆出租车,坐进去一说,司机顺杆爬起,干脆我送你去郎德上寨算了,我这人著名好说话,那就走吧!一路和司机聊着,过季刀的时候,我还特意提了一句,哎,季刀这么冷清?司机很惊异的样子,大约不明白我一个说普通话的北京人怎么会对这边苗寨这么清楚……

郎德上寨距离凯里其实没多远,地图显示是18公里的样子。当然贵州这18公里和内地的18公里还是有点差别,但总体也还是很快就到了。到了寨口的风雨桥,走过桥,沿着石头台阶上一道小坡,转过来,就看到立在油菜花田那边的阿雕家的木楼了。走过去,一位苗族民族服装的大嫂走了出来,问明了情况,讲话,放下行李,先去寨里看表演,马上要开始了!
郎德上寨的规模比西江千户苗寨小,知名度也是小很多,如果没有08年奥运圣火传递曾经路过这里,可能更不为人知。之前选择这里,也正是看中了这点。这种民族风情的去处,游人多了,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事后证明,我的考虑还是非常有道理的。
过了公路,便是郎德上寨的寨门了。这时候,通向寨门的石阶路旁,已经站上了手捧芦笙的苗族小伙。几位健硕的苗族大姐,正扛着一张张实木方桌往台阶上安置。这应该就是进寨的十二道拦门酒了。远处一个身着盛装的姑娘,将那牛角型的头饰拿在手上,正急匆匆往这边赶来。一路走来,只听得细碎清脆的叮叮当当声由远及近。看来是赶来参加表演活动的。
芦笙响起,十二张摆下了酒壶酒碗的木桌就位,郎德上寨开寨门迎贵客了!往前跨了一个台阶,一个酒碗就送到了嘴边,赶忙一口饮尽,原来是辛口的米酒,与辛口日本清酒的味道有些接近,虽然没有白酒的度数,也算是米酒里度数比较高的了。一边道着谢,一边向上走,转眼又是一碗送到了嘴边……暗自盘算着,这十二碗要照单全收,估计相机是端不稳了……还好前后左右还颇有几个游人,看前面一个接了酒碗,就赶紧赶过去,这一道便可躲开了。最后,我以5碗的作弊成绩,成功进入了寨门。

整个山寨是依山而建,由石板和石阶构成的小路联通其间。进寨走不多远,便来到了铜鼓场,这里便是全寨的文化娱乐中心了,此时已经有不少盛装打扮的苗族姑娘汇合在这里,想必表演就是此处了。果然,随着铜鼓敲起,庆典表演开始了。这种民族舞蹈虽然动作简单,节奏也相对单一,但确实民族风情满满。而姑娘们身上带的苗族特有的银饰,更在舞蹈中大添光彩,一时间,只听得银片碰撞声伴随着铜鼓与芦笙响成一片,远远望去,简直是一片银亮的花丛在风中舞动。
演出人员都是来自本寨的村民,服装自备,只要得空,自己在家装扮好过来参加就行了。游客参加寨内的活动和观看演出都是免费的。演出结束,看有组织者模样的给演出者发小牌子,大约凭牌可以得到一点报酬?估计是旅游部门给的补贴吧?确实这些活动都不能给寨里带来直接收入,连拦门酒的桌子和酒,似乎都是各家自己出的。完全没有补贴,也确实扛不住。
上午的演出结束后,不少爱美的女宾就盯上了苗家姑娘身上那套带着几十斤银饰的盛装。一打听,可以租的!而且很便宜,10到15块,时间不限,走的时候还人家就行,也不收押金。而且绝不是如很多旅游点那样专门预备给游客拍照用的“演示版”,就是各家实实在在自己穿的节日盛装。于是一下子寨里便出现了一批举着自拍杆,不太会走路的“苗家姑娘”……那套行头穿上,没受过训练,估计真是腿都不知道怎么迈了。

在这顺便吐槽几句,表演期间,有一两个端相机的游客,完全不考虑别人也在看表演,以及表演者也需要必要的场地空间,不惜冲乱、阻拦表演队形拍照。看似一心拍照,很专业的样子,实在是行为为人不耻!希望摄影爱好者不要用自己手上那台单反当成特权的标志,这样就算出了好片子,也没什么可骄傲好吧?旅行有旅德,摄影也有摄德!
看过演出,在寨中游荡一番,寨里原样保留着古老的苗族民居建筑,到今天仍在使用居住着。这种民居虽然作为文化和游览都有着重要的价值,但从居住生活角度,就真说不上舒适方便了。现在房子里也通了电,将泉水用自来水管引进了寨里,总算比以前好了很多。路上看到一位苗家大姐正在室外的水管下洗着衣服,这数九隆冬的,也真是辛苦了。
寨里虽然也算有些旅游开发,但还没有专门的餐厅,吃饭的话,就只能到村民家中。当然有些人家也已经有了这种特色餐饮服务,演出结束后,就已经开始招呼游客,要吃饭可以来我家了。我还是决定回阿雕家吃,既然已经住在那里了,索性一客不烦二主。
回来一说,阿雕的女儿拿出了一个简易的菜单,家里今天可以做的菜,都列在了上面,还标明了价格。我点好后,便坐在了客厅里那张独特的暖桌边等着了。这个设备,我还真头次体验,有点类似日本传统的被炉。看上去是一张桌子,而桌子中间是一个电磁炉,桌子下面则是一台红外线电暖器。整张桌子外面罩着一个棉罩子,坐在四周的人,可以将腿伸到桌子下面,再用那棉罩子盖住,瞬间就暖和了许多。

吃过饭,又转了出来,倒也听说了下午还有一场演出,但想着多半和上午的一样吧?那就看不看两可了,于是顺着公路往山上溜达了一下。一路遇到了好几个急匆匆身着盛装往寨子里赶的苗族姑娘。正走着,却听到寨子方向传来一阵龙吟般的号角声,高亢浑厚,在群山间回荡着,这个上午可没听到!不对,得回去看看去!
赶忙赶回寨子,演出已经开始了,石阶上的拦门酒已经撤掉,赶到铜鼓场,这才明白,原来下午的演出是表现苗寨十三年一次的盛典“扎龙祭”,嘿!差点被我这想当然给错过了!还好及时赶回来!
与上午的节日喜庆不同,扎龙祭多了一份凝重庄严。刚才在山上听到的龙吟般的号角声,正是场地中央几管巨大的棕榈号角吹出的。身披法袍,肩扛大刀的大祭司,此时正在寨中7大长老的陪同下,在场中摆开祭台。如白银花丛一般的一片盛装苗女,手托着装有白米的木盒(大约是升斗?),打着白色的纸幡,将上午的喜悦笑容收个干净,个个表情肃穆,目光空灵。一身蓝色长衫的苗家小伙则或将绣有龙纹的幡旗举起,或吹响号角。此情此景,让我自己都不由得肃穆了起来,仿佛看到的是一支千军万马的大军正在整装待发。
还好,这场祭祀,不过是表演而已,呈上的祭品也都是道具,连大祭司扛的大刀,都是木头做的。而真正祭祀的杀牲部分,也只是用大刀敲下桌子来代表。加上周围四下奔走的游客,四下伸出的自拍杆,将原本凝重肃杀的气氛冲淡了许多。但当全寨老幼,在大祭司与长老的带领下,开始围着铜鼓场游行时,我依旧感觉到了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震撼……

这种震撼,一直延续到铜鼓场上的演出已经散尽,我还由自端着相机站在一角的阁楼栏杆边。终于会过神来,这才走下来,晃出了寨子。
顺着穿过寨下的公路,一直可以走到正在修建中的郎德旅游区的大门,看着这大门,估计下次再来,是没有免费进入的可能了。也许这里,明年的时候,就成了下一个西江千户苗寨……这样民族风情的旅游区,怎么才能在保持当地文化风情的前提下,通过旅游产业改善当地人生活,确实是一件近乎于悖论的事情。中午在阿雕家遇到一个刚从千户过来的游客,讲话到了那里,看了一眼,就掉头跑到这里来了,用他的话说,完全不是那个味道了。十几年前的千户苗寨,那可是有口皆碑的苗家风情体验地啊!
这些也不是我能解决的,毕竟我就是一个流连山水间的闲人而已,管好自己就不错了,想多了也累。一路走着,随手拍几张照片,天黑的时候,又回到了阿雕家。
晚饭吃过,回房睡觉。阿雕家应该算寨子里条件不错的,客房还有独立卫生间和热水,被子也特意用得很厚的。但潮湿的环境,和一早开始的降温,还是让房间里如浸在冰水中一样阴冷。还好这对我来说倒也不算啥,在顶过了刚盖上被子的冰冷刺激后,在山寨中特有的静夜下,很快就沉沉睡去。
一早在鸡鸣声中醒来,打点行装,继续启程。头天已经和阿雕的女儿落实好,风雨桥下,每小时都有一班前往凯里的班车,而到达的车站,直接就可以换乘前往镇远的班车。于是,几小时后,我来到了镇远

镇远

古城古镇,到过很多了,论知名度,镇远大概最高也就能排到第三阵列,距离丽江大理凤凰这些老牌古城,相差还是很远。好处是,相对要安静的多。也就是这一点,让我选择了镇远。至于那些诸如“我在镇远等你”,“我在镇远,你在哪里”之类的口号,实在就是拾了丽江的牙慧。我也只有撇个嘴算了。
镇远下了车,伸手拦了几辆出租,却都坚定表示,祝圣桥的——不去!后来听客栈前台的小美女解释,是因为祝圣桥一带堵车严重,走一趟不值得。倒是最后一个司机算厚道,一指身后,你坐1路车好了,直接到!1块钱!好吧,谢谢!
背着行李挤上了车,还好腿包里预备了零钱。似乎整个贵州的公交车,都是上车投币,不设找赎,连机场大巴都是。1路车除了拥挤外,其实确实也是不错的选择,虽然看上去站很多,但整个镇远也没有多大,所以其实并没有开多久。从新大桥过了舞阳河后,其实就是在古城内行驶了。城门洞、复兴巷、四方井这些都是古城遗迹所在地了。此外还路过了和平村,也就是国内很稀有的一处保存完整的日军战俘营。
到了祝圣桥,定的云端亲龙苑客栈果然就在眼前。前台一报号,人家讲话,您来太早了,房间还没打扫出来,要不行李放下,您先外面遛遛?也是,春节期间,搞卫生的人手估计都不够,难免了。当年在乌鲁木齐还不是遇到过下午6点还没打扫出的房间?那就转转吧。
扔下行李,一路走来,没走多远,便到了和平村,门口写着登记身份证入内参观,实际也就是看了一眼就让我进去了,确实也没多大,估计是当年是征用了一个大客栈?房子的格局怎么看都像个老式的客栈,下面是大堂,从两侧楼梯上去,楼上是一间一间的隔间。不同的是,隔间里是上下铺,铺位上还挂有名牌。至于是否是当年的东西,也就不得而知了。
很快转了出来,又溜达到了城门洞看了一眼,这里就是当年的一个城门,门洞部分保存还算完好。城墙的高度和厚度,应该还不如北京这边的沿河城的。镇远作为当年的边城重镇,不知道为啥城墙只有这样一个级别?
溜达着往回走,随便走进了一家挂着遵义羊肉粉招牌的粉店,要了一碗红烧牛肉粉,居然还真是很好吃,吃毕对老板娘举大拇指,老板娘很是热情地祝“玩得高兴哦!”,于是在镇远的几天早饭,都是找了这家来解决的。

回到客栈,房间早已经打扫完毕,顺利入住,房间设施装饰都不错,可惜之前没抢到江景房,只能从窗户看到外面的石屏山了。过了祝圣桥,就是青龙洞古建筑群了,进入的话,是要买票的,我也就外面看看拉倒。而石屏山,我早有打算,那里晚上6点后,就没人再收票了,我带了头灯,准备找天晚上溜达上去,不然,要买30块的门票。当然事后发现,其实都不用等到那么晚。
在古镇溜达一番,华灯初上之时,在舞阳河边拍了几张夜景,然后开始觅食。镇远的好处是,不缺吃饭的地方!这一不缺吧,我就有点浪催的感觉了,最后选了一家挂着“临江有座”的餐厅走了进去,直接穿堂过屋,一屁股坐在了靠着江边的露天餐桌旁。把酒临风,满江灯火,何其快哉?爽了大概也就20分钟,就觉着那江风越吹越冷,桌上的火锅都没增加啥热量。咱自己选的这里,服务员还特意端了火盆放到桌下,这会张罗“转场”,有点太丢人吧……得,自己作下的,那是含着泪也要坚持到底。于是我就瑟缩着,终于坚持吃完了那锅酸汤鱼。往外走,路过厅堂的时候,直感觉这叫一个温暖啊……心里数落着自己,让你装风雅!装啊!一路小跑着回了客栈。

转天,下楼到一处自行车出租点租自行车,20块一辆,天黑前还就行,还算厚道。听了租车老板的建议,没有租那几辆状如变速山地的,据说那个车很沉,不好骑,而且我打算去的铁溪,基本没有啥大上坡,完全没必要骑带变速的。想想确实到铁溪也不过8公里而已,随便个啥车也都骑到了。厦门环岛行的50多公里,还不是骑着野来那买牛奶送的“不可变速变速车”环下来的?
骑上车,过了卫星桥,一路沿着山路过去,铁溪就在身边潺潺流过。如众多游记中所说,铁溪的风光在路上,完全没必要买票进景区。一路上,有不少农家乐沿着溪流排开,夏季的话,应该很是惬意。现在这个季节,自然都是冷冷清清的关着门。倒是时常飞起几只漂亮的小鸟,算给骑行增加几分乐趣。8公里的路,没多会就到了,还真是颇有点没骑够的感觉。返回的路上,看到一只白鹭,在溪边的竹林间飞舞,白鹭喜欢在竹林筑巢,想必林中有大群白鹭栖息。

回到祝圣桥还了车,从古城中溜达出去,一路沿着舞阳河走到了一处电站前,发现不远处,河对岸竟然有户人家,正琢磨着,这后面就是大山,这位可怎么出门呢?就见一叶小舟漂然过来,泊在了这边岸边一根电线杆下。这电杆上锁着一辆电动三轮车还。再仔细看,这才参透了玄机——从这根电杆的电线上,引了一根线飞架两岸,还劈出一股,连了个接线插头下来,电动三轮的充电插销正插在上面……不光解决了居住用电,还实现了水陆联运!不过……传说中的盗用公共电力,就是这个了吧?我这琢磨着,见划船人已经端了一盆热汤,爬上岸来,打开了电动三轮的锁,坐了上去,一路绝尘而去。想来是给自己的亲人送饭吧?偷电不偷电的不说,这顿饭送得也真是辛苦……

溜达回客栈,看看时候还早,索性再出去转转,天黑再去找吃的。相机懒得背,扔在了客栈。一路溜达出来,到四方井,转进了古城的老巷子。
镇远古城的小巷子,就如同北京城的胡同一样。不转转这些巷子,就感受不到镇远的味道。与北京的平面胡同不同,镇远的巷子,是立体的!由于依山而建,所以巷子中,上上下下,你家房顶,我家台阶的景象,随处可见。而这种特殊地形下产生的所谓“歪门斜道”也就不难理解了。巷子中几乎所有的院门,都是倾斜的,这一格局,我个人理解,一方面避免了直接开向巷子造成的缺乏视线阻碍,又尽可能避免了院门占用太大的巷子空间。毕竟巷子宽度就那么大点……
巷子中保存着不少古老的大宅院。当然,所谓大,也是相对的。看过山西的大院,再说大宅院,真也就不太好说了……一路转着,不知不觉就上到了半山。本想着再上高一点,能俯瞰下老城这些巷子。结果往上再爬爬,居然有指示牌显示前面通往四官殿了……那不就是石屏山景区内的一处?哦,原来这片民居,本就是依石屏山而建,其实我已经是身在石屏山内了!如此那就将错就错,索性上去看看苗防长城吧!
苗防长城这个说法,实在是很不严谨,但确实在湖南贵州多处,都有类似的建筑存在。当年主要是为了防苗族攻击修建的,所以称为苗防。但相互也没有连接,客观上也无法实现连接,不过是一城一地的孤墙而已,大约成为边墙更合理一些吧。
一路走的石板台阶路,不多远,就会有一两块功德碑离在那里,告诉过往行人,这路是哪些人或者单位捐资修建的。看看年代,不少是现代的,有点想不明白,如果客观需要修路,难道不应该是有关部门拨款修建吗?怎么搞到要募捐呢?想不明白,就继续往上吧!在临近山顶的地方,听到一大姐举着手机一边拍一边念叨着,这看上去和北京天气一样啊?听着是北京口音,我接了一句,不过内容不同,北京是霾,这里是雾……那大姐听了笑了起来。攀谈几句,原来他们打算从镇远自驾过千户苗寨,推荐了郎德上寨给她们,她们说一行十人,回去要协调一下看了。不知道最后是否成行。
溜达过了观景亭,石屏山上巨大的“名城镇远”四个大字这时已经在我脚下。没多远,便走到了苗防长城,残破的边墙,还勉强可以爬上去,后来据客栈的前台小美女介绍,这还是专门修缮过的。站在城头,俯瞰整个镇远,倒是个不错的视角,后悔把相机扔客栈了,只好用手机随便瞎捏几张拉倒。
走下来,看似乎依旧有路可通,虽然这段是土路,但也还平整,天色也还没见黑,这边目测起码比北京天黑晚个把小时,6点钟,基本还都是亮的。土路走不多远,便又有了石板台阶,且走且看,路上有几座小庙,包括路标上提到的四官殿,当时也没顾上研究这四官殿里供奉的是哪四位。刚查了一下,才知道,居然是白起、王翦、廉颇、李牧,把这四位供一块,还真是头次听说,都是战国时期的名将,但……好吧,早知道是这四位,还真应该进去仔细看看。还看到一座僧人的纳骨塔在路边,但塔门洞开,看来骨殖已然流散……
一路这样闲逛着,不知不觉,又看到了巷子,一路走来,居然又从四方井的巷口走了出来。这时候天才算逐渐黑了下来。
再觅食时,坚决再不坐那江景席位了!不过,倒是又吃了一锅酸汤鱼。这边几乎家家都在经营酸汤鱼,但作法上也有不同。今天这家是将选好的鱼,现场打成鱼片,生着端上来,酸汤锅底,随吃随加鱼片。比昨天吃的直接一条鱼放进锅里端上来,口味好了很多。
哦,还忘了说,今天早起,发现对门的江景房退房了,和前台小美女一说,就换了过去。江景房价格要高一些,算是给免费升级了,在这再专门表扬一下!

转天,是在镇远的最后一天了,依旧是在古城里闲逛了一番,走进巷子中,一路随手拍着,由于假期结束,舞阳河上游的修缮工程又开始了,关了闸,一夜间,古城段的舞阳河就见了底。附近有人在还有水的地方划了小船捕鱼,还一位老兄更好,直接下了河塘飞无人机去了。估计盘算着,这下可宽敞了。不过见底的河滩,很快泛起河泥特有的腥臭味道,实在是煞风景得很。
转到晚上,想想已经吃了两天的酸汤鱼,总该换换口味,看到一家苗家黄焖鸡的招牌,进去要了一份,一吃之下,果然还是随大流比较安全,这个黄焖鸡着实的不怎么样,土鸡不土鸡的不说,就说我要的半只鸡,也好歹让我看到一条鸡腿,一个鸡翅膀吧?崴咩我倒就只睇到个整鸡头……你弄得我连白话都说出来了,这不太好吧?

贵阳

由于最后只买到了3点15分回贵阳的火车票,于是转天上午,又在镇远闲逛了半天,买了点苗家点心的特产提回客栈,让前台小美女帮叫了个快递过来发走。能少背点是点,是我一向原则。不过到今天了,还没收到,刚查了单号,显示6号才从贵阳发往北京,暂时没有下文……
在客栈大堂和前台小美女闲扯到了2点,才又坐了1路车晃去火车站。到了看到居然又是警察又是民兵堵在火车站进站口,拦着不许进站。研究了半天才明白,似乎是候车室太小,正好有两班车这边上车的人太多,于是就调了人马过来堵在门口,这两次车的人到检票了才往里放……接着又得到一个消息,3点15分那班,目前晚点一个小时,具体啥时候能到,不确定……嘿!我扭头跑去旁边汽车站,爷不等了行不?看着就闹得慌!结果汽车票到贵阳的卖光了,只能到凯里再换车……好吧,临走临走不给我添点堵,怕我对镇远印象太好是吧?
再转回火车站,好歹刚才被堵住的进站口倒是开放了。溜达进去,过安检的时候,却又被拦住,只听安检员在屏幕后面说,你包里有套餐具。你都知道是餐具了,还要怎么样呢?一女警非要拿出来看看。行,看吧!我那套跟着我跑了不知道多少地方的德国组合餐具,第一次成了安全隐患了!拿出来,女警饶有兴趣的研究着,却不知道怎么打开,又要求我分解开。分解开给她看了,她自己歪着头琢磨着,一边看一边点头,研究半天,还象征性的摸了摸餐刀的刀刃,最后还给了我,算是拉倒了。你是知道我火车晚点了,怕我等得无聊是吧?
在晚点一个半小时后,好歹这趟车才算来了。晃到贵阳,已经是晚上8点的光景。到酒店安顿下,决定还是下楼吃个晚饭OR夜宵。已经初八了,想来起码有几家肯开业了吧?
果然,楼下的餐饮大都已经开业,一眼看到一家私房牛排火锅的招牌,哎?这牛排火锅,还真没吃过,坐进店里,小小的一间,老板拖了个炭盆放到我桌下,我便点了份牛排火锅。端上来一看,还真实在,大块的牛排骨下在锅里,更难得是,竟然很好烂,开锅用筷子一拨,骨肉分离。入口又嫩又香,没想到这一天临近结束,却吃到了这么好吃的东西。一下午各种恼火瞬间烟消云散,专心享用了这锅牛排后,回去沉沉一睡。

这次行程其实已经没有什么计划了,之所以多在贵阳一天,其实也完全是我那个能两天绝不一天的游荡习惯。所以迟迟的起来,然后一路从酒店往花果园湿地公园溜达过去。3公里的路,溜达着正好。等到了,我才明白,这个听上去挺大的名字,原来就是个街心公园。属于一眼就可以尽收全景的……既来之,则安之,而且,这会还是贵州难得的晴天呢,晒晒太阳也是好的嘛……于是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来,看大家在这里遛狗遛小孩。
可惜,总归还是个坐不住的人,一会儿功夫,又站起来,溜达出来,路边拦了个车,去了甲秀楼。转了一圈,爬到翠微阁里那个二层楼上,想看看明朝留下的金丝楠木房梁,结果二楼现在供着佛像,一和尚站那讲话,这是礼佛之所,不礼佛您就……明白!不给香火钱,您就不是我们的目标消费群体对吧?没事,房梁我也看到了,不打扰……走出来,南明河畔,有个露天茶肆,倒还能坐坐。于是坐下来,要了一杯绿茶,且饮且晒太阳,直到日间西斜,落到一片楼群后面去,才站起身来。本想着随便往花果园方向溜达过去,路上看到合适的店就进去吃个晚饭,结果,越走越想吃昨天的那个牛排火锅,终于伸手拦了辆车,回了花果园,直接晃进那家店里,又来了一锅牛排。

转天一早就开始用飞常准关注着今天的航班,一直显示各种延误因素均无,一切正常,在酒店磨蹭到12点,退房出来,楼下等了那班12点40的机场大巴。到了机场,刷出来的信息却是航班开始延误。结果3点办的航班,到底折腾到了快5点半才起飞,落地已经是8点多。

本篇游记共含11082个文字,13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4号在镇远自己发给自己的苗家特色点心,终于在10号妥善收到,感谢快递小哥还给另外找个箱子封得蛮好。

2017-02-10 16:4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