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东京神奈川八日游(四)美术馆巡礼——漫趣东京、艺术箱根、风雅镰仓

97
newyybear (北京) LV.15
2017-02-08 19:14 601/0
  • 出发时间/2016-07-30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12000RMB

这是东京神奈川八日游系列游记的第四部分,其他四部分可参见下方链接,旅行基本信息和攻略可以看 (一)攻略篇——关于买吃住行,后面四部分都是纯游记,里面个人向的东西很多,篇幅会很长,大家可选择性阅读。



(一)攻略篇——关于买吃住行(http://www.mafengwo.cn/i/5614775.html)
(二)风景篇——自然、人文、高低皆宜看东京http://www.mafengwo.cn/i/5625122.html
(三)花火三弄——隅田川、芦之湖、横滨港未来21(http://www.mafengwo.cn/i/6639986.html
(四)美术馆巡礼——漫趣东京、艺术箱根、风雅镰仓http://www.mafengwo.cn/i/6640013.html
(五)Find My Tokyo——那些个人向和惊喜的偶遇(http://www.mafengwo.cn/i/6640181.html

炎热的八月去日本,美术馆里熏陶顺便避暑简直是不二选择。
东京或者说整个日本,都是爱逛美术馆的人的天堂,在任何一个街边小巷甚至高楼大厦的某一层就能布下一个展,开拓出一个特殊主题的空间,在这点上还真的是很佩服日本人对于有限空间的利用和驾驭能力。
由于美术馆密度大得很,就我们到的几个地方周边就有太多选择,也只能是选其中的几家逛一逛,否则是会走断腿的(事实上是已经走断腿了)。
这一篇分为漫趣东京、艺术箱根、风雅镰仓三部分总结我们的美术馆之行。

漫趣东京之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

这是我们此行最终决定以东京为中心的主要原因。但是这个美术馆看得真是太不容易了。
第一个波折出在买票环节。虽然早早的就拜托了在日本的朋友帮忙买票,但是开票当天朋友早早到了罗森的机器跟前,一到点开票就全部死机了,等二十分钟之后活过来只剩下午四点场的了。总归还是买上了虽然很开心,但是朋友是位孕妇啊,感觉她着急的都血压高了。买完票才知道,她自己去三鹰之森是偶然机会招待券进的,而她老公来日十年从来没有去过,就是因为票太难买了。因此我们特别珍视去三鹰之森的机会,到了日本专门打车跑到她公司取了票,顺便慰问了一下坚守工作岗位的孕妇。
第二个波折出在进美术馆门查票的时候。应该是为了应对日益猖獗要价越来越离谱的黄牛吧,2016年7月起,吉卜力美术馆验票时要同时查护照,需要一行人里只要有一个人护照和票上的名字是一致的。朋友买票的时候想必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我俩的票上写的都是朋友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让我们给这个朋友打电话,要一个朋友的护照或驾照的照片发过来给他看即可。但是朋友应该是在忙这工作,打手机发微信都始终没回音。眼看入馆时间到了,我翻出了两天前在博世咖啡我们俩和朋友的合影,努力放大看朋友佩戴的工牌上的名字,觉得勉勉强强能看出来朋友名字的拼音,于是去找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努力看了半天,一边念叨着看不清啊,一边苦笑着说好吧,你朋友是在日本工作居住的是吗?我说是,就在这家公司,然后他就在票上写了个ok,说下次请记得即使让朋友买票也可以用你们俩其中一个人的名字的。
就这样我们终于有惊无险的进到了向往已久的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

↑ 色彩鲜艳的美术馆建筑外观,被貌似随意但实际经过设计和维护的园艺植物非常艺术的包围着。经过前面的波折,深感看到这一幕的不易,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 和大部分罗森买的票不一样,罗森买的三鹰之森的票无需兑换(因为三鹰没有自己的售票点),而是直接入馆,入口处会会领到这个作用无比大的电影票、胶片玩具兼门票。

进入建筑里第一的感觉就是厕所的位置好正好显眼,尤其是母婴室和特殊需求的厕所,在最容易被发现的位置,门面之大,装饰之精致的完全看不出是厕所。

第二大感受就是没有日本美术馆里常见的“顺路”加一个箭头来指示参观路线。导致我们进去之后除了找到了厕所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回国安顿下来再看引导图时才发现引导图上的确写着“没有固定参观路线,让我们大家一起来做个迷路的孩子吧”。

事实上我们当时确实是做了一把迷路的孩子,被直通天井顶棚的狭窄的螺旋状楼梯给吸引了,一口气沿着螺旋状楼梯来到了三层(后来才知道那是室内部分的顶层),看到了六年级小学生以上禁止攀爬的大猫巴士(还好前一天在六本木更大更结实的大猫巴士上爬够了,此刻也没有觉得委屈)。旁边有一个小小的阅览室,是一些童书绘本,并不限于吉卜力的。

在三层的走廊上看到了并非正式展示的一组素材,是位于一层的电影院土星座上映过的数部本馆独创动画短片,总共有将近十部左右,有一些一看就是某个电影的同人故事,也有一些虽然很吉卜力风,但是主人公完全没有见过。还有一个小电视在播每部短片的小片段。

穿过走廊就到了周边店,旁边还有个小游乐摊。小游乐摊有一些一些团扇、陀螺(是没有手柄用绳圈抽的那种)等玩具,还可以花500日元从五颜六色的糖罐里抓一把糖,只要你能把手从罐子口拿出来,抓多少都行。挺逗的一个游戏销售,章鱼小群子抓了一把,小暖男摊主拨拉了一下,发现五个花色中我们只抓到了四个,就拿了两个第五种花色的补给我们,装在了极有特色的周边店特制纸袋里。

↑ 三鹰之森的特色周边:500日币抓一把的吉卜力形象糖果,共五种花色。

↑ 出了三层的门,再登上一层台阶,就看到了这个孤独的机器人,跟天空之城里一样,腰上长着草。

↑ 从机器人身后走到露台另一头,会发现这看似荒废的井里还游着小鱼。

井边上不远还有一个印着看不懂文字的好像大印章一样的东西(好后悔因为看不懂啥意思所以没有拍照)。
一个西方游客问旁边正在修整植物的工作人员,这是什么文字啊,工作人员及其自然的说:laputa的文字。
那一刻我恍然大悟,我们登上了天空之城啊。屋顶露台的这一切虽然简单了点,但是想表现的东西跟希达和巴斯刚登上天空之城看到的那番景象一模一样。看似荒废寂静却充满自然的生机,只是远离了纷争而已,腰上长草的机器人在守护着这平安宁静的一切。
这一刻想起了第一次看天空之城时最为感动的一幕:巨大的机器人弯腰去捡飞机,希达和巴斯本以为它是要毁掉飞机,结果发现是因为他们的飞机停的地方险些压到一个鸟窝。美,本是多么简单的一样东西,只要有生命,美就存在。所以屋顶这个看似到处长草的露台,实际上是在影射被精心维护着的充满生机而美妙安宁的天空之城。

回到二层,两边各有一个展室。
一个是常设展室“电影诞生的地方”,讲述创作人员如何构思,如果抓住灵感,有很多好玩的小道具,针眼成像、画师如何一边看着赛马比赛一边画出奔跑的马儿的一个个分镜,每个分镜怎么连成动画。少了些震撼,多了些趣味。
另一个是企划展室,在这里可以把进门发的门票上的胶片状的东西插到幻灯机一样的机器里,里面可以映出鲜艳的图像,每个人的票还都是不一样的。说实在的我不太记得当天的企划是什么了,倒是清楚的记得展示旁边有一个小空间,专门存放了每年的企划的一些资料,让我们知道这里曾经做过怎样的企划,其实好多都是跟吉卜力不相关的,或者吉卜力和其他某个技术或形象联办的,能够感受到吉卜力跟世界各种动画艺术的一种交流和碰撞,更感受到美术馆对历史和积累的重视。
二层的两个展示是明确写着进口和出口的,就是在这个展室内,你是要按照一定的顺序游览的,迷路放到整个建筑中去迷路才有趣。在两个展室之间找寻入口的时候反复穿过了二层的可以俯瞰一层大厅的桥,这时难免注意些脚下,于是发现桥和整个建筑都是厚重的木制结构。这可能是来三鹰之森的最不可替代的原因吧,在这样一个精美的建筑里看吉卜力的历史和用心,的确是在其他地方看一下布展所不能替代的。

再下到一层,发现时间刚好,就先去看了电影。因为电影院规模有限,每个人只能看一次,所以需要在胶片票上盖章。电影院里上映的是美术馆独创的豆豆龙同人短片《小美和大猫巴士》,片长约15分钟,在三楼的走廊里看到了一点点片段,也是那里收集的土星座播放的短片中为数不多的几部电影同人之一。风格一如童趣满溢的豆豆龙,虽然说的是日语也只有日文字幕,但完全听不懂日语的章鱼小丸子同学也完全看得明白,毕竟大猫巴士和豆豆龙都是没有台词靠脸说话的嘛。
从电影院出来,去看了最后一个展室“动画的起源”,应该也是一个常设展室,主要为了让人理解如何将分镜和高速运动结合展现动画的效果,用到的都是吉卜力的素材。另外,馆内自己的介绍里最让我心动的一个场景就在这个展示里,天空之城的机器人张开双臂,无数的鸟儿螺旋飞行,造成了机器人在垂直移动的错觉,配合神秘的灯光和展室里飘扬着的非常符合吉卜力世界观风格的音乐,如梦般美妙。

↑ 我们用仅剩的一点时间冲到三楼的周边店里买买买,重点挑选了跟美术馆建筑和地理位置相关的特色产品,又抢着在游乐摊抓了两把糖(这次因为已经到闭馆时间了,小暖男摊主并没有给我们补,但还是很认真的包装了起来)。下来电梯,主馆门已经关闭,只能从旁边营业的咖啡厅的小路走出去,不过恰好出去就是我们想去的井之头恩赐公园。带着满满的心愿达成的满足感逛公园去了。

↑ 夕阳中的井之头恩赐公园。

↑ 井之头恩赐公园通往吉祥寺的楼梯,隐约记得在啥剧里见过的,不记得了。

漫趣东京之六本木吉卜力大博览会

今年是吉卜力工作室30周年,所以在六本木之丘的52层城市风景展望厅举办了为期3个月的吉卜力大博览会。这是在计划六本木之丘上看东京塔夜景的时候发现的,正常情况下52层是和53层的森美术馆一票通的,但是由于52层布展了吉卜力大博览会,所以两层分开售票,恰好森美术馆的另一个展览宇宙与艺术啥的完全不感冒,于是毫不犹豫改看吉卜力大博览会。

↑ 吉卜力大博览会的宣传单
去之前我和章鱼小群子有点疑惑,宣传单虽然看得出来是风之谷吧,但是感觉为啥这风格这么不典型呢,去了才知道,这是第一部吉卜力电影《风之谷》的第一版宣传海报。其实宣传单上印着的话也提示了这一点“すべては この1枚から始まった”(一切都从这张海报开始了)。也理解了策划者的用心和牛逼哄哄的自信啊。初心、原点,或者说随便拿出某一部电影某一个宣传品来,都足够引起一群人的共鸣。这就是吉卜力。

博览会上可以看到从《风之谷》开始到还没上映的《红海龟》为止的各部吉卜力电影的各版海报,设计原稿,甚至前售券(就是提前买好到了看电影的时候换电影票的东西)这种东西都是精心设计的,还有铃木敏夫的工作间、一部电影从企划到制作到后期的全部过程展示等等。

↑ 基本不让拍照,就在入口处抢到了这一张。对不起让某人正面出境了,如侵权请提醒告知

↑ 绒毛玩具一样的大猫巴士,坐进去排队等为照相都觉得舒服极了

↑ 惊为天人的就是这个从城市上空飞起来的飞行物这一设计,灯光的强弱、风扇声强弱的配合,

↑ 加上背后可以俯瞰东京的落地玻璃窗带给人的空中漫步的错觉(展厅的东京夜景俯瞰详见(二)城市与风景之六本木之丘的城市夜景),都使得飞行物上升飞起的那一刻令人激动万分。

在美术馆和周边店流连忘返一直到22:00关门,真是舍不得走啊。周边里没有像米菲或者Snoopy店里的那种展览素材总集,否则不管多贵也会买一本回来的。就只有薄薄的一个各版海报集(而且都是小图),有那么一点点的展览素材,卖得倒是也不算贵,还是买了回来。

↑ 吉卜力大博览会的海报集其中两页。

漫趣东京之Snoopy博物馆

这家Snoopy博物馆在六本木和麻布十番中间,从两站走过来都差不多要15分钟。去到这里也是计划之外,是几乎安排好的行程之后章鱼小群子提议如果顺道有时间可以去看一下。我们本来一定会去六本木的,就是去了如果时间够,就可以先看8:00闭馆的Snoopy博物馆再去看10:00闭馆的吉卜力大博览会,否则就只能直接去看吉卜力大博览会的问题。这天我们从上一个目的地Kiwaya商社出来只有5点钟,恰好吃饭还有点早,就奔赴Snoopy博物馆。

↑ 门口就有好多可爱到不行的Snoopy。

↑ 一进展厅第一道门,立刻惊艳到的一幕:超大的查理布朗和Snoopy的轮廓

↑ 是用无数条漫画手稿拼成的,黑底的就构成了轮廓,白底的则是其他部分。设计巧妙有符合Snoopy整体的风格。

↑ 登上《LIFE》杂志的Snoopy。
限定企划展是My favorite Snoopy。很多不让拍照的原始手稿(所以我们后来乖乖的买了好几千日币的展览素材集)。各个名人谈他们最喜欢的Snoopy漫画里的场景。

Snoopy形象很成功,但是故事在亚洲并不算深入人心,不像吉卜力那样那么多形象还全世界通吃。看原稿故事的时候多少悟出了原因,故事的精华太多依赖于台词和一些美式幽默。单靠形象和场景表达出来的东西太少了。

门口继续买买买,这里有365款对应日期的钥匙链,每个钥匙链上都有各自不同的一两句台词的简单场景。光是看这些场景就觉得好有趣。另外还是出手了一本展览素材集。

可以说一下的是Snoopy博物馆是我们这次去到的卡通动漫美术馆里为数不多的比较容易去到的长期展馆,其他的不是定期限定展就是票超级难买。虽然不同时间去企划展会不同,但是这个博物馆一直是在的。

漫趣东京之米菲60周年企划展

米菲展完全是个意外收获,为了去看横滨的神奈川新闻花火大会,我们早早的到了横滨,但由于各种原因,到了红砖仓库时时间还早得很,我们又不太想像纯来野餐度假顺便看花火的本地人一样在空地上一直坐到花火开始,于是决定在红砖仓库吃完饭再就近转转。

↑  吃饭的时候红砖仓库2号馆一层的大排档的饭桌上就这样摆着一排米菲萌萌的看我们吃饭,毫无招徕顾客之意,但是我们一边吃一边寻摸才知道是期间限定的米菲60周年企划展,地点就在红砖仓库1号库,我们瞬间被俘获了,看看时间完全来得及,就决定冲上去看米菲了。

米菲始于作者给他儿子画画讲故事(所以不要把哄孩子玩不当事业哦,说不定做着做着就做成世界名著了)

第一本出版物几年之后经过了再版,修改幅度还是很大,米菲的头从原来的有点凹凸不平的圆型,变成了现在圆润光滑的样子。

无数的原画手稿,让最近专攻视觉引导的章鱼小群子很开心,尤其是他提出疑问说为什么米菲的画稿颜色可以如此均匀,后来发现米菲动画特别的制作方法(画好轮廓后,不是涂颜色,而是把彩纸剪成需要的形状一一拼上去)的时候更是无比兴奋。可惜手稿部分是不让照相的。

↑ 后面的内容就可以照相了,上两张分别是2013年第一部米菲的动画片以及拍摄时用的场景。

↑  另一大看点是几十个一米八的纯白米菲的原创装扮和造型,是来自日本荷兰的五十几位美术家分别设计制作的,有的萌有的酷有的还结合灯光动画,涩谷风、编织风、林林总总看得很过瘾。

展览外面的周边店,我们开启了第一拨买买买模式,章鱼小群子买了n套六色(米菲色)的日本著名品牌的彩笔。我们还差一点把企划展的全本画册买回家,不过最后考虑到是日语的,除了我之外的家庭成员利用起来乐趣会小太多,才决定放弃。

艺术箱根之雕刻之森美术馆

雕刻之森是一个大山里的雕塑园。
大山,不稀奇,中国的名山险山并不是箱根能比的,纵使我一个没怎么游遍祖国大好河山的人也看得出这一点。
雕塑园也不稀奇,青岛长春北京顺义的潮白河边,乃至我天天通勤的校园里都有太多的雕塑。

↑ 大山里的雕塑园,我觉的自己还是第一次见。衬托在雕刻之森背景上的山,比起依着城市里常见的修雕塑的坡还是雄伟得多,至少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山吧。雄伟的山和现代的雕塑,这个组合还是让我充满了新鲜感。

↑  头图来也。可以看得见天上聚起的乌云。实际上我们从登山火车上下来的时候的确是在下雨,而且不小,但是坚持去看雕刻之森的路上居然就停了。

↑  雕刻之森对园内高度落差相当大的地形地势的利用让整个园子非常立体

↑ 而明显在特定位置设下的雕塑的铭牌,又让参观者的最佳视角得到了固定和指引。

↑ 园子里一个有趣的玩具,小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迷宫游戏,可以爬到很高的地方去,同时视野还比普通的大型玩具隧道稍好一点。让我想起了早些年vs arashi里的那个爬格子的游戏。

↑ 而明显在特定位置设下的雕塑的铭牌,又让参观者的最佳视角得到了固定和指引。

↑ 这是园子里唯一大人可以钻到里面去的雕塑,所以应该成为建筑更确切

↑ 里面是这种风景

沿着这楼梯头晕脚不稳 步步惊心的走上去,居然有展望台!

↑展望台是360度的,可以一览群山

↑ 下了展望台立刻看上了园子边上的足汤,兴奋的冲进去。

↑ 泡着足汤,看着风景,章鱼小群子感叹说,这就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旅行啊,我要拿着画本在这画一下午!

虽然因为大涌谷索道的deadline在召唤,我们并没有在那里呆一下午,但是那段舒坦惬意的时间还是给旅行打上了最美的印记。好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再重回这里,真正呆上一下午。

艺术箱根之玻璃之森美术馆

玻璃之森本来并不在我们的必行计划之列,但是住在芦之湖一之汤酒店里看到了玻璃之森20周年宣传的精美的画册,尤其是看到每天固定时间有玻璃乐器的音乐会,我们还是动心了。

再加上玻璃之森有针对一之汤所有酒店入住客人的特别优惠,入场打300日币的折(原价1500日币,拿free pass只能打200日币的折),果断的决定第二天最后如果有时间的话放弃差不多位置的箱根湿生花园,选择玻璃之森。然而这天出门的时候忘记问旅馆前台要一之汤客人特别的折扣券了,最后还是只用freepass每人打了200日币的折而已。

↑  玻璃之森间园20周年纪念门票。

到了园子差一点3:30,正好赶上最后一场玻璃乐器音乐会,但是进去就迷路了,只记得地点里有venetian这个关键词,但是冲到了一个venetian的馆里发现并没有音乐会,只好找工作人员问,原来是在另一个馆里,看上音乐会稍晚了一点。

到了园子差一点3:30,正好赶上最后一场玻璃乐器音乐会,但是进去就迷路了,只记得地点里有venetian这个关键词,但是冲到了一个venetian的馆里发现并没有音乐会,只好找工作人员问,原来是在另一个馆里,看上音乐会稍晚了一点。

↑但是坐到了演奏家背后的位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们手指的活动,也是很赞。

演奏十分惊艳,音准精确到完全难以想象这是玻璃乐器,演奏熟练到高音部完全就是在用弹钢琴的动作在隔得很近的几个杯子上完成类似琶音的效果。
三个西方人长相的演奏家各自负责低中高三个音区,也各自有主旋律、配和弦或给节奏的乐句,编排也很精致。
途中主持人问到为什么只是玻璃就能弹出这么美妙的音乐,高音部的演奏家操着不太地道的日语(当然比我应该还是要好一些的)说,关键的秘密就是水,箱根的水。(哈哈哈,忽悠吧你就。)
三首曲子:胡桃夹子里的梅糖仙子之舞(想也是很适合玻璃乐器的音色的曲子),浜辺の歌(这个中文名叫啥我实在想不起来了,就是小时候电视上跟天气预报一起播的水文气象预报的背景音乐,给人感觉很古老的一首日本名曲),幽灵公主(作为返场)。

听完了音乐会,心满意足,研究起参观指南才发现,玻璃之森的英文名就是Venetian Glass Museum,然后馆里两个主要展馆的英文名分别是Venetian Glass Museum(威尼斯玻璃博物馆)和Venetian Modern Glass Museum(威尼斯现代玻璃博物馆),多坑啊。好吧,所以来这个馆就是来体会威尼斯风情的喽。
的确,在Venetian Glass Museum里面举行的玻璃之森开馆20周年企划展:炎と技の芸術,里面展出了大量10世纪兴起大约于16、17世纪达到顶峰的威尼斯玻璃工艺作品,很多是古董级的。也介绍了玻璃技术的发展,从最初只能做出某几种特定颜色的玻璃,慢慢的做出越来越透明的,最终才能做出没有颜色的水晶般的玻璃等等。

↑ 威尼斯玻璃博物馆这个镇馆之作,据说是整个博物馆的经营者(日本人)和这个单个馆的设计者(意大利人)两个人的构思和在了一起,上面的玻璃球是一个以“生命的诞生”为主题的玻璃作品,而下面的大理石台面上一直是流水潺潺,加上巧妙的打光,映得上边的玻璃制的球始终是动态的感觉,给人一种生命之泉涌动不止生生不息的意象。

威尼斯现代玻璃博物馆里的感觉更像是进了一个精美的家居饰品的店,很多玻璃作品都是适合现代家居的,有的兼有装饰和实用效果。

↑ 园内的美术馆建筑之外也有一些户外作品,代表性的就是这个玻璃做的大水帘 

↑ 玻璃做的树

↑ “ ~游来游去真快乐 那是母鸭带小鸭~”

馆里有吹玻璃和自制彩绘玻璃饰品的体验坊,但是我们听完音乐会就太晚了,人家都收摊了。留到下次吧。

箱根美术馆里还有一家更有特色的寄木细工からくり美术馆,由于并不是典型的美术馆,更多的是个人体验,所以放在(五)Find My Tokyo这一部分里说。
另外说一句的是,虽然我们去的这两家都很西式,实际上箱根还有很多日式美术馆。比如芦之湖畔的成川美术馆、强罗公园里的箱根美术馆,还有典型日式体育文化传特色的箱根駅伝(箱根马拉松)纪念博物馆等等。
抱着一定会再去箱根的想法,并没有想把这些美术馆一网打尽的野心。嗯,一定会再去的。

风雅镰仓之吉兆庵美术馆

如果说箱根只有西洋式美术馆这个命题完全不成立,但镰仓只有日式美术馆这个命题却是基本成立的。毕竟是古都镰仓嘛,在那里如果看到毕加索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吧。
这次在去镰仓之前意外的发现正在举行的镰仓文化zone:博物馆巡礼活动。参观四家指定的博物馆中的任意三家并盖好印章,就可以领取纪念品。而其中三家都在八幡宫西侧小町通深处,还是很顺路。更重要的是,前一天在中目黑看音乐会的时候聊天时被咖啡店主提醒到,镰仓很热的。真正去了发现,还是热得超出我们想象。于是我和章鱼小群子愉快地一拍即合,放弃建长寺和登高看海,改去看美术馆。于是我们就兴致勃勃的出发了。
然而这第一站居然走错了地方,误打误撞去到的就是这家吉兆俺美术馆。

↑ 吉兆庵美术馆就在小町通东侧这样的一个小胡同里头,进去先看到的大概是更出名的源吉兆庵和果子店,再里面则是美术馆。两头是同一个阿姨在同时照看。
我只当是它是离我们最近的美术馆巡礼的四馆之一,买了票问人家要印章和印章纸,人家说并没有,仔细一看,我大概是把这里达成了镝木清方纪念美术馆,我这误读的功力也是我自己都佩服。但票都已经剪了,没法退了,结果我们就在门口工作人员万分不好意思的道歉声中去参观了吉兆庵。

这是一个陶瓷美术馆,更确切的说,是陶瓷制的食器的展览馆(因为是卖和果子的名店源吉兆庵的产业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这个美术馆),再确切点说,当时我们看到的是北大路鲁山人的陶瓷食器作品的展览。
尽管这是个意外之行,但这里的东西比后来美术馆巡礼的几站看到的东西更容易理解和欣赏得起来。馆内不让照相,就拿参观指引侧上的照片凑一下数。

↑ 基本馆里比较让我印象深刻的展品都在这张宣传单上了。
第一个大碗,是馆里最惊艳的东西,碗的半边的内外画得都是红叶,另半边内外画的都是樱花,不同的角度看过去,看到的分别是近红叶远樱花或者正相反。更惊艳的是摆在眼前时感受到的画的精致与细腻。
中间六色枫叶的小食碟也是我看的时候比较中意的一组。
最底下这个展品在馆里摆着的时候附了一张利用这个盘子精美摆盘后的一道菜的照片,新鲜的食材配上美丽的盘子,整体看上去实在惊艳级了。
我个人感受,吉兆庵美术馆是日本恬静而讲究节奏的饮食文化和崇尚自然之美这两方面 特色的一个结合,很典型的日式风格,的确是来到日本本土才能感受到的,也是我个人在日本之行中更想要感受的东西。
看完展馆下来,连忙向不断跟我们道歉的阿姨表示我们看得很开心,完全不必介意。

↑ 吉兆庵的门票相比于镰仓美术馆巡礼的另几家不便宜(600日币,当然比东京的卡通主题的还是便宜多了),但是是冈山镰仓两地的吉兆庵的通票。我什么时候能再去冈山的那家看一看呢,只是想一想而已……

风雅镰仓之镝木清方纪念美术馆

↑就是一个幽静的小院,毫无招揽游客的气息,却也没有把人拒之门外的庄严。

↑ 进门后要穿过这条小路才能进到馆内


↑ 门票便宜的要死了,200日币,拿小田急freepass打折只要150日币(合人民币10块不到)。另外,走到这里纪念印章终于登场啦。
门票上的这幅画是镇馆之作,进馆看到原画时了解到,这是镝木清方在遇到创作瓶颈时,给自己的大女儿画的一幅户外散步的画像,这幅画重新赋予了镝木清方创作的自信,也成为了他创作生涯的一个转机。所以成功的创作无一不是需要充满情感的,再次体会到这一点。

在馆里还学到两样东西,(1)镝木清方的画的颜料清丽雅致,都是拿各种矿石研碎调制的。
(2)馆里展有很多被注释为“下絵”(没记错得话应该是这个名,下字肯定没错,后面这个字不是很确定)的作品,共同特点是靠近观察可见画纸上有很多方块的补丁,文字注释说这是画家在不满意的地方重新补上新的画块时的痕迹,大概理解就是草稿吧。但是这些草稿远看起来也已经和成画一样精美了。

↑ 美术馆休息角堆着大量的画册,翻着画册抬头就可以看到后院的风景

风雅镰仓之川喜多映画纪念馆

↑正门,离镝木清方纪念美术馆非常近,所以顺便打了个广告

↑ 同样的150日币,里面正在稿的是日本上映的好莱坞电影企划展,就是各种海报,尤其是卡萨布兰卡,铺天盖地。更早些的我完全不知道的电影,再有最近的史密斯夫妇、泰坦尼克、人鬼情未了等等。

然后有一面墙是川喜多图片资料集,里面是她和世界各国的电影人(包括中国最早的那一版的红楼梦的演职员(周璇那一拨),那是还是刚打完仗两国未正式建交的时候)的交流合作的历史。嗯,这里的一大惊喜是,川喜多长政、电影制片人、进口商、跨国电影人,居然是位女性!

另外有一个知识角,也是一些电影制作的小模型玩具,从分镜到动态之类的,跟三鹰之森里看到的有点像。然后是一面科普墙,在这里我知道了镰仓市内现今没有电影院这个事实。曾经鼎盛时期有过6家,但是后来一家接一家的关闭,到80年代末全部关闭。现在的院线行业应该说是迎来第二春了,但是镰仓的电影院就跟我们国内一些中小城市一样,没有挺过电影的冰冻期。

↑纪念馆后院风景

风雅镰仓之神奈川县立近代美术馆镰仓别馆

↑ 位于八幡宫的西北侧,往建长寺、北镰仓方向去的主路边上。

↑ 其实在今年之前,起类似作用的一直是神奈川县立现代美术馆镰仓馆。镰仓馆位于八幡宫的西南侧,临水而建,位置和精致都一流。但是今年一月起停止对公众开放,5月起周边交通管制(就是连看看楼都看不成了的说),取而代之的是现在的镰仓别馆。希望镰仓馆不要就此退出历史舞台,还期待着它能修缮结束重新开放。

↑ 门票600日元,在进行的是片冈球子作品展。

展品不能算丰富,但是最有典型美术馆的空间感和庄严感。

在这里学会了“面構(つらがまえ)”这个词,用来理解近现代日本画里为什么人物的面孔都那么古怪,这是一种试图通过面部器官的形状化来突出人物性格思想和特点的手法。“面構(つらがまえ)”这个词本身在日语词典里的翻译除了面孔,更有嘴脸、面目这种和容易带上负面形容词的译法,也许因为在“面構”的世界中表现的各种面孔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些负面的形象吧。

↑在神奈川县立近代美术馆这里我们集齐了三个章、领到了一整套的明信片作为奖品。不过这种东西,领到什么奖品其实不那么重要啦,但是让我们的美术馆巡礼变得目标明确这一点就是不错的。

风雅镰仓之镰仓八音盒馆

鎌倉オルゴール堂,位于江之电长谷站附近,是著名的位于小樽的音乐盒博物馆同一会社旗下的镰仓分馆。首次日本之行没敢冲去向往的北海道,所以听说这里有一个小樽八音盒博物馆的同系馆,还是想来看一看。因为实际上是个展销商店的性质,所以并不收门票。

↑ 门口的整点报时联动音乐盒,是最大的看点之一,又被我们赶上了。

进去参观时感到,除了东侧墙边展示的几台历史悠久不能拍不能碰也不能演奏音乐的老古董,这里更像是一个定制商店,选择各种自己喜欢的曲子定制成各种形象的音乐盒,而且确实种类繁多到让你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有这样需求又有时间等的人比较适合在这里定做一个音乐盒。我们这种第二天就要飞回国的,只能看看而已了。

(四)美术馆巡礼部分结束,对本系列游记其他部分感兴趣请参考本篇开头的目录。

本篇游记共含11011个文字,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