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东京神奈川八日游(五)Find my Tokyo——那些个人向和惊喜的偶遇

52
newyybear (北京) LV.12
2017-02-08 20:17 196/2
  • 出发时间/2016-07-30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2000RMB

好吧,我承认Find My Tokyo这个主题,是在抄袭东京Metro地铁坐的系列广告的广告词,看在我没用来卖钱的份上,请东京Metro不要告我。因为真的是很喜欢石原里美这一套广告和这句广告词,而且的确很符合我这一部分的主题。
这是东京神奈川八日游系列游记的最后一部分,主要讲我们出于很个人的兴趣去探访的一些地方,还有一些偶然机会参与的活动或偶遇,几乎对其他游客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但是于我们自己而言却是旅行中最大惊喜和奥义所在,因为就是在这其中,我们发现了自己眼中的东京
其他四部分可参见下方链接,旅行基本信息和攻略可以看 (一)攻略篇——关于买吃住行,后面四部分都是纯游记,里面个人向的东西很多,篇幅会很长,大家可选择性阅读。
 
(一)攻略篇——关于买吃住行(http://www.mafengwo.cn/i/5614775.html)
(二)风景篇——自然、人文、高低皆宜看东京http://www.mafengwo.cn/i/5625122.html
(三)花火三弄——隅田川、芦之湖、横滨港未来21(http://www.mafengwo.cn/i/6639986.html
(四)美术馆巡礼——漫趣东京、艺术箱根、风雅镰仓http://www.mafengwo.cn/i/6640013.html
(五)Find My Tokyo——那些个人向和惊喜的偶遇(http://www.mafengwo.cn/i/6640181.html

Kiwaya商社

除去三鹰之森、箱根这些开始就计划好的目的地之外,日本之行我决定了几乎全部的行程,唯一一个由章鱼小群子提出想去的地方就是这个Kiwaya商社,而这个选择成就了一连串的惊喜和一桩最贵的购物。
章鱼小群子的说法是反正我是想去买把尤克里里的,如果这个地方能买到是最好的,开了眼界又买了琴,如果买不到就再去方便的琴行转转,为了给万一还要去琴行留够时间,以及为了早点买上琴就可以在日本也有琴弹了,我们回东京之后第一天就安排了这里。

↑ Kiwaya是日本最好的尤克里里品牌,其本部位于上野和浅草之间,是一个四层小楼,一二层是卖不同档次的琴,三层是尤克里里教室,四层是尤克里里博物馆。我们从Hotaluna水上巴士的浅草站下船一边拍照一边溜达过来也只花了二十分钟左右。如果是从田原町或者稻荷町地铁站走过来应该五分钟就够了。

店其实很小,也就是一个普通客厅那么大,尤克里里密密麻麻的挂在墙上,一楼有一个店员跟我们打了招呼,上了二楼出来的就是一位在一个隔间里忙活着的老先生出来接待,后来猜测很有可能是社长本人。因为晚上有课,四层的博物馆也被当作了教室摆上了椅子和谱架,所以并没有直接开放,在我们的请求下老先生带我们参观了四层的尤克里里博物馆。

↑ 摆满了椅子的四层博物馆依然非常惊艳,挂着一整墙的非卖品,很多是年龄100年以上的琴,大部分不是Kiwaya产的。

↑这个柜子是最老的琴了,大部分是夏威夷产的,最右上角的那一把是这里头最老的琴,照片上已经看得出非常小,店主很热心的给我们拿出来看,格外觉得好小。

然后我们回到二楼说起了章鱼小群子的购买计划,材料夏威夷相思木、日本产Kiwaya品牌、Tenor或Concert的尺寸。老先生非常爽朗的拿出了三把琴摆在桌上让我们试弹,但同时说如果是夏威夷相思木的concert尺寸,更推荐楼下的一把价格便宜一些的,只是没有很多装饰而已,音色和素材本身的花纹都漂亮得没得说。于是我们在二楼试完又下到一楼,老先生把我们的需求交待给一楼店员就回二楼忙去了。在一楼我们又试了几把不同的琴,最终决定买一把按照店员小哥讲音色偏亮适合指弹(接近tenor)但是如果换一套弦也可以达到偏柔的音色适合伴奏(接近soprano)的琴。
没等挑琴挑完的功夫,章鱼小群子就发现店员小哥长的很眼熟,翻出微博向本人确认才知道,原来他真的就是青年尤克里里演奏家渡边海智本人。章鱼小群子立刻像见了男神一样激动万分啊,说你在中国超出名的,又是握手又是合影,又是买了摆在店里的个人CD要签名,还在店里没太有目的寻摸各种其他的周边,简直就是赖着不肯走的迷弟样,最后买了琴、硬质盒子、两款湿度调节贴、吉卜力音乐的尤可里里改编乐谱、渡边海智的CD等等一堆东西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 迷弟与男神合影

↑到手的宝贝,音色很亮,很有弹性。

↑ 签名CD

这里想感叹一句的是已经出了CD名声在外的演奏家还是不声不响非常低调的在乐器店里打工,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们共勉吧。

Kiwaya商社之行满意又惊喜。

目黑顺路音乐会

临行之前就想着在日本听一场音乐会的,然而下手太晚了,等我忙完学期内的课程努力做起攻略,大部分我们在日期间的大型音乐会早已经售完票了,最夸张的三得利音乐厅的久石让交响音乐会在日本的黄牛手里卖到30000日币,在国内最终拿到要3300元钱一张,真是好夸张。以及日本好多音乐会都喜欢周六下午举行啊,我们恰好周六中午才到接下来一个周六下午起飞,完美错过。
然后转而研究一些小型音乐会,找到了几场,然后和我们其他行程唯一不冲突的就是这一场Trio Harmonique组合的めぐろよりみちコンサート(目黑顺路音乐会)。音乐会在中目黑一个叫Under the Mart的咖啡厅里举行,每人1000日币提供饮料点心,需要提前预约座位。我尝试着预约居然得到了回信,而且是单簧管的主奏田中伊知子女士的回信。于是到了这一天就很开心的奔赴中目黑。

Under the mart咖啡厅在中目黑河田楼的二层,真的是不要太不起眼,要不是门口摆着音乐会的小宣传贴画,会更加的不起眼吧。

↑ 其实整个音乐会就是两支单簧管和一架钢琴的规模,前半场是格里格的霍尔伯格组曲Op.40,后半场是四首传唱比较广的英文老歌改编的两支单簧管加钢琴的版本。

我们到的稍微晚了一点点,音乐会已经开始了。我们在店主人的安排下悄悄的在后排仅剩的两个座位坐下,不过后来又有人进来,店主人把我们请到了第一排的两个空座(恐怕是音乐会开始前两个单簧管乐手坐的地方)。这下我得到了绝佳的视角,音乐会听过很多场,但是一侧头钢琴手的谱子就在眼前的还是第一次,甚至可以根据钢琴手的视线和大体的谱上音符的走向一边读谱一边听,简直是奢侈至极。我觉的我就差冲上去翻谱了吧哈哈。
虽然乐器规模极小,但是三位女性的表现力还是很强,小咖啡厅有限的空间里听充满激情的演奏和流动饱满的音色也格外让人容易受到感染。尤其是在田中伊知子女士中间串场时讲起她们几个其实是主妇同僚,不,确切的说是妈妈同僚,很偶然的机会走到一起,组队表演,磨合,坚持,直到现在。讲了这段插曲之后接下来的We are all alone竟然听到我流泪不止。在自己人生的左右为难举棋不定的岔路口上,能够做决定的只有自己,不要指望任何人替你决定或帮你承担自己的选择,我们都是孤独的。然而正是这份孤独,成就了我们不属于别人的人生,成就了此刻动情的演奏着、感染着众人的三位妈妈的动人的身影。
音乐会结束后,田中女士在跟几位朋友聊过之后走向我,很自信的问,您就是于女士吧,嗯,我从邮件里也看出来您的名字是中国人才有的名字。当她得知我们并不是在日本工作居住而是只是为期一周的旅行时,非常的感叹,这是怎样的巧合啊。于是兴奋地请店员帮我们合影。我坦率的讲起自己听到她们的经历和音乐时的感动,希望她们继续活跃下去,将来再来日本时一定还要再去听她们的音乐会。

↑  与田中女士的合影


离开Under the mart,心情舒畅的在中目黑行走,吃到了我们前几天在箱根一直苦寻不得的第一顿正宗拉面,是博多拉面。

↑ 途中路过目黑川,没有樱花请自行脑补。印象比较深的是过目黑川的桥边立着一个牌子,讲述了目黑川是如何从一条臭水沟变成现在的清流的。嗯,日本也不是天然就如此干净有序,也曾经为发展付出过代价,需要人的自制和努力,一切都还是有希望的,共勉。

近江乐堂免费午间音乐会

这已经是东京歌剧城在我的系列游记里第三次出现了,因为这实在是个功能太集成的地方,有很多好吃的,又可以高层俯瞰东京风景,还能听音乐会。我盯上这里一是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二是52层有一家可以俯瞰城市风景的视野绝佳的叙叙苑烤肉餐厅,三是官网上又发现东京歌剧城的近江乐堂在我们从箱根回来那天恰好有午间免费音乐会(其实一点都不恰好,东京歌剧城的主音乐厅演出是很多的,但是偏偏我们在东京期间啥演出都没有,不得已才转而关注只能容纳100多人的近江乐堂,演出频率其实很低,每个月就一两场,但是刚好赶上了)。
演出十二点半开始(一点半还有一场,但由于我们要下午早些赶去涩谷见朋友,所以后面这场不在我们考虑范围),但十一点半就开始发入场门票,本来觉得十一点到新宿,要存行李再过去时间有点紧张,不一定赶得上有位置了(毕竟只能容纳一百人),再加上箱根回新宿的大巴堵车堵得一塌糊涂,晚了半个多小时才到,所以完全抱着去了试试看不上音乐会就直接去吃饭的心态,到近江乐堂门口12:26,一问还没满,就赶紧冲了进去。
音乐会是一位东大的研究莎士比亚戏剧的教授在讲莎士比亚戏剧里音乐的语言性,更确切的说是模仿语言的音乐性而谱写的音乐,有一位大提琴手在现场结合讲解来演示语言的节奏感和韵律是怎么体现在音乐里的。孤陋寡闻的我第一次知道莎士比亚戏剧是唱的,更是第一次听莎士比亚戏剧里的连作者都不详了的唱段和音乐。那音乐居然意外的非常好懂,比之后来的歌剧要更接近语言得多,看来在莎士比亚那里果然音乐是服务于语言的。

↑ 因为听完音乐会好饿赶着去吃饭,连张空音乐厅的照片都忘记拍,就官网弄一张来感受一下顶部圆顶却能直接接受自然光的这种结构吧。Takekawa先生,多谢。

代官山莺屋书店

这个号称全球最美十家书店之一的代官山莺屋书店本身不算是一个特别个人向的选择,很多书迷、乐迷、杂志迷、电影迷和时尚迷会把它作为东京旅行的一个景点。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恰好赶上两个企划,一个是濑户内国际艺术节,另一个是日光天然冰四代目冰屋德次郎的刨冰品鉴。
这一天先是从坐公交车开始。本来也可以乘山手线从新宿做到惠比寿再走到莺屋书店,但是考虑到我俩实在没有逛街淘衣服的兴趣和品味,再加上天气一如既往的热,于是选择了公交车这个既舒服又不耽误观光的方式。
先是从离我们的住处3分钟步行路程的西参道坐京王巴士涉66路

↑ 路过代代木公园

↑ NHK大楼

然后巴士路线完美的在就要看到代代木第二体育馆时转弯了,让我没法看到两个建筑独特的外形了,不能不说有点遗憾。本来甚至想安排时间下来亲自逛一逛的,现在连坐公交路过都做不到了。哼,看我下次买好代代木体育馆演唱会的门票来一雪前耻。
坐到到渋谷站下车后,沿着人行道很容易就找到了35号巴士乘车点(这里不得不佩服渋谷交通枢纽的管理有序和换乘案内提供的信息的准确,想想当年自己在东直门交通枢纽超级一头雾水),坐上了东急小巴transses,这是一趟从渋谷发车到代官山站终点中间穿梭整个代官山的短途小巴。

↑ 途中坐着小巴士把代官山住宅区好好的领略了一番,太适合我这种迷恋城市道路风景又懒得走路也不爱逛店的人的需要了。

↑ Transses的代官山Tsite站下来直对着的是书店三栋楼中间的2号馆,我们此行的两个主要目的,恰好都集中在2号馆2楼的Anjan咖啡厅里面:濑户内国际艺术展专区和刨冰。

在Anjan里面安顿好,点了刨冰红茶套餐和芒果豆腐特调饮品。

↑ 刨冰来了,比起它的味道,它的个头首先惊艳到了我。好像一颗大白菜啊。味道上,抹茶味好重,这是我生平吃过的最苦的抹茶味甜点了,给的一小碟炼乳完全不够中和抹茶的的苦,让我没太有余力去品别的味道。但是绵绵冰的细腻口感还是很到位。
芒果豆腐特调,店家非常推荐,但是一般好喝,能喝,但不至于喝了还想喝,可能我实在不是很喜欢芒果的缘故。

↑ 过完了嘴瘾,起身去看濑户内国际艺术展专区,不过这时才发现,Anjan四周镶嵌在大量杂志里的展柜里展览着的宝贝远不止濑户内专题的那个角落。不熟悉日本杂志圈的我并不懂得展览着的东西有多珍贵,不过显然它们比濑户内的展品更加受其他客人的关注和赞叹。

↑ 唯一能理解的一处杂志宣传大概就是这里了。

我简单的溜达了一圈其他展品,还是冲着我的濑户内国际艺术展去了。虽说这里只有整个濑户内国际艺术节很小的一部分展品,或者说更像给东京市民打个广告更确切,但是,已经足以看出岛民视角和风格。并不是泛指日本这个岛国的国民,而是指比一般日本国民过着更加典型的海岛生活的那些“岛民”。

↑ 唯二允许拍照的作品之一。不知为何一下子让我浮想联翩,同时跃入脑海的不仅有吉卜力的开满虞美人的山坡和哈尔的移动城堡,还莫名的想起了岛田庄司的《螺丝人》里的桔子共和国里的树屋。都是那么的充满匪夷所思的想象力。

↑ 经过店员同意拿了两种濑户内国际艺术展的宣传材料,一打开上面那个地图我就向往的不行啊,比起各种意义上跟北京很像的东京,这才是我更想了解的日本。只怪我第一次日本自由行认怂,没敢直接杀去小豆岛这种地方。

看完濑户内的广告,还是去逛了逛其他几个区的图书,在写真区居然真的翻到了这本有点旧(明明是6月份才发行的新书,看来这里的书真的是可以拿着到处喝着咖啡看的)的蜷川实花的摄影作品集In my room,就买了下来。这也算是此行想买的纪念品之一吧,其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最后的这一组照片:

↑ 记得蜷川实花在自己的ins上写过,这是父亲(蜷川幸雄,日本著名电影、舞台剧导演,他去世的时候整个日本演艺圈震动,群起回忆“我和蜷川老爷子的故事”)清晨去世的那天完成的工作,自己的情绪无需多言,而对面的masa并不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但是却明显感受到了自己的悲伤,虽然没有问明,却在镜头中予以回应,所以完成了这一组情绪饱满而深邃的照片。

↑ 附赠最美书店随手拍

最美书店之行,完美收官。

箱根寄木细工からくり美术馆

之所以这个美术馆没放在美术馆里写,是因为它作为一个美术馆实在是互动性太强了,动手玩的比只能看的多好多。而且由于选择了自己制作一个秘密箱,也得到了很不同的体验,所以单拿出来详细写。
寄木细工是箱根特色产业之一,其特点首先是不同颜色的木材拼成的漂亮的图案的装饰风格,然后就是有很多必须按照一定的步骤多步操作才能成功打开的秘密箱和暗藏机关的机关箱(很有悬疑特色)。
去之前就听说箱根有一个寄木细工からくり美术馆,还可以自己体验做秘密箱(这里感谢《箱根,在玻璃鱼木头里寻觅艺术》这篇游记的作者悦微小鱼,独特而细致不浮躁的游记给了我很多信息)。但是我登上美术馆网站,发现体验制作秘密箱是需要预约的,而且只能打电话预约,一是担心单纯电话没有比划别人的日语我不完全听得懂,二是不确定我们能不能准点去,所以作罢。就去看看美术馆,买一些好玩的小玩具就好了。网站上卖的那些东西我看着就觉得有趣的不得了。
但我们还是在箱根第二天的行程里把这个地方排在了第一位。美术馆位于箱根箱根关所附近,从海盗船箱根町港下来走不到十分钟。
主页上写着在门口或对面的店买一些东西就可以免费参观美术馆(要不也不贵,300日币而已)。但一边问这一边从店主奶奶口中惊喜的得知,虽然没有预约现在也是可以自己制作秘密箱的,但是要做就是两个人起班,因为老师教一个人和教两个人工作量是一样的,教一个人做性价比太低了。我一开始担心做完就没时间好好逛美术馆了,不过章鱼小群子非常坚持优先动手做,而且要做大的,更实用一点。

↑ 这其实是美术馆对面的寄木细工专卖店,不过跟美术馆是一家,体验秘密箱制作的钱要上这里来交。
我们要做的秘密箱是最常见的尺寸,大小跟眼镜盒差不多,但是更厚一点,厚度和宽度接近,是一个四步可以打开的。做完才知道,其实我们完成的既不是寄木花纹的制作,也不是秘密箱机关的关键沟槽的制作,只是把做好机关的零件拼起来,用做好的寄木花纹装饰和打磨而已。但就是这些简单的步骤,已经有不少讲究,比如拼接的上下面的辨认,打蜡和擦蜡时力度的控制等等。可以想见真正关键的寄木花纹和机关零件本身的制作,已经不是我们这些生手能够简单做成的,更不是旅途中短短的40分钟可以完成。

↑ 章鱼小群子手绘的寄木细工过程及操作要点。

↑ 寄木贴花前后

↑ 打蜡中(要领是涂蜡要轻,用布打磨要狠)

↑ 打蜡前后

↑ 做成的秘密箱(四步打开)

跟带我们做秘密箱的先生聊得很开心,听说我们是北京来的,很自豪的说起自己的女儿在北京大学学中文。很耐心的讲解秘密箱表面的打蜡就像车蜡一样,要薄而匀,才能真正起到美化和保护作用,如果是厚厚一层蜡不管是强度还是外观都是不好的。
做完秘密箱,我们就得到了免费参观美术馆的券,但是进美术馆的门就是一道木制的秘密机关,虽然只有两步,但是不按照一定的步骤就完全打不开。
琢磨半天进到门里的人们无一大笑而叹:难倒我的东西用对了方法居然可以这么容易的打开。

↑ 进门后桌子上摆了一桌子的木制机关玩具,就如上图所示。这些就是传说中的からくり箱,硬翻译的话应该叫机关箱。与我们做的秘密箱不同,秘密箱虽然可以复杂到二十几步才能打开,但是基本原理不变,而且是有规律可循的。而机关箱个个机关巧妙,而且其中机关各不相同,制作精细,很多是简单而想不到的一个机关就能打开看似闷罐子一样的一个盒子。
印象深刻的太多,其中一个就是盒子上有三个寿司形状的图案,需要把其中一个寿司拿起来,盒子就可以打开;

↑  还有一个就是这个色子形状,需要把一点这一面冲上,按照二点三点四点五点六点的顺序依次把盒子翻面(一定要在桌子上翻,手拿是不够平的),就可以顺利打开,然后按照相反的顺序再翻回去就可以锁上,诸如此类等等。服务员阿姨会尽可能的让我们自己研究,实在看不下去了,会招呼我们过去偷偷演示一下,都会引起我和章鱼小群子一阵惊讶和狂喜。要不是时间不够,真的想在这里把所有的机关玩具都玩个遍。

↑ 尽管已经获得免费参观券并且参观完毕了,还是忍不住在门口的商店里买买买。这个商店东西很全,之前在网页上看到的好多好玩的商品都在这里看到了实物,包括里面很多玩得很开心的玩具外面都买得到。不过大部分机关箱和秘密箱还是比较贵的,考虑到我们已经自己动手做秘密箱了就没有多买,就挑了几个便宜适合孩子玩的各买了四份,打算回来分给各家有娃的同僚。然而回来之后发现,完全不够分,这是我们此次旅行最后悔没多买点的东西。

↑ 转着转着可以立起来的陀螺(左边这个跟我在德国美因茨师爷家拿到的一模一样,师爷有走到世界各地收集陀螺的习惯,多半是他自己或其他人在箱根买的,当时师爷让我们每人从他那一大筐各式各样的陀螺里挑选一个,我就挑到了这一个,被师爷盛赞眼光。多年后又自己来到了这个陀螺的原产地,真是很奇妙的缘分)

↑ 变硬币魔术的盒子(需要自己组装)

↑ 买回来时这样的,会赠送木胶,组装的过程其乐无穷,也一下子就理解了魔术的机关原理,其实真的好简单。

↑ 离心力控制的十字花积木,研究半天也无法分开的两块积木,用对了方法分开全不费功夫。

箱根盖章之旅

箱根之行本已经非常开心充实了,但是这个盖章行动更是锦上添花。
购买小田急Freepass的时候(买freepass的时候给的东西太多了,除了车票,周游卷导引图,还有空中索道全线贯通的海报,箱根交通工具的时刻表,箱根优惠手册,都要好好研究哦)赠送的箱根优惠手册里,除了各个店家的广告和coupon券,还有下面这张好玩的东西。

↑ 说的是在箱根的各个主要站点找到印章盖到箱根地图对应的六个圆圈里,只要集齐三个章,填写一个问卷就可以领取一本多拉A梦的笔记本。且不说笔记本,这些印章本身就很可爱,虽然日本很多景点都有这种印章,但箱根往常是没有的,所以这也算是限定环节了。而且这是多拉a梦啊,想收集起来啊。所以就一路盖了起来。

在车站站台上寻找印章也是很有趣的,不过很贴心的是,每个站是在检票口内还是检票口外这上面是标明了的,箱根汤本更是检票口内外都有印章,所以找起来还算容易。
比较不易的是强罗早云山这两个章我们几乎要放弃了,因为担心赶不上最后一班空中索道,但是发现强罗站反正也是要等车,而章就在手边,早云山站我们都出登山缆车的站了,发现站里面有个章,于是又进去盖了一下。拿着freepass这点就是好,进站出站随心所欲。
第一天从桃源台下来和第二天再次从桃源台出发的时候都忘记盖了,好在到箱根町还是记得盖了,其实此时我们已经可以领本子了(其实前一天盖完早云山的就已经够三个了,但当时显然没时间领),不过想到我们还是可以回到桃源台再去盖一个章的,所以这一天最后我们回到桃源台的时候已经集齐了五个章,似乎当时已经超过5点下班时间了,但工作人员还是很友好的接待了我们,发给我们机器猫的本子

↑ 盖齐五个章和领到的机器猫的本子。不难发现,御殿场(就是那个因关东地区最大的奥特莱斯而出名的御殿场)赫然空着,是六个车站里我们唯一没去的一个……
两个心理年龄很年轻的老年人玩得无比开心的小孩子游戏到此告一段落。

汐留大寻宝

在汐留玩了那么久有那么有成就感纯属偶然,一切都起因于这个大钟。

本来只想看个NTV大钟表演就奔赴台场参加台场梦大陆的活动,但是不到九点就到了汐留,紧张不已的找到大钟,就我们俩人看着大钟安静的走过了9点整,然后重查了一下才发现,大钟每天第一次表演是10点不是9点。于是我们就去对面的汐留carreta大厦看了个展望台,不到10点又回来等,这时已经很多人了,大家都看着大钟又静静的过了10点,还是没有表演。问了旁边保安才知道,平日从12点开始才有表演。
这下怎么办,两个宫崎骏的铁杆粉决定还是等。但是这段时间干什么呢,然后就决定去NTV地下一层似乎很热闹的广场上转转。

↑  领到了这样一个汐留paradise的导览图(之后成为了我们的寻宝地图)。原来NTV也在搞自己的大型互动活动,而且免费参与哦(台场梦大陆要收1800日币的)。于是我们就开心的逛起了汐留paradise,其实就是NTV各个节目的一些典型场景的体验,从pon、zip这样的情报番,到笑点之类的综艺和各种NTV运作的本土和引进映画,可惜并没有嵐にしやがれ呀,倒是有个High and low base,因为担心太中二了吓到章鱼小群子同学,所以没有进。
重点来了,领到导览图的同时还领到了一张哈利波特的盖章纸。之前在箱根的玩得很开心的经历让我们敏锐的嗅到了盖章行动的味道。
但是这一次是有难度的,并没有指示在哪里盖这些东西。偶然发现了哈利波特魔法商店,收银处写着魔法终点兑换处,就是集齐了章去这里领奖品,问收银员我们应该去哪里盖这个章呢,收银员说你去把整个event里的各个游戏都玩一遍就能盖齐了(事后想想她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有水平了)。
各个游戏都玩一遍,难度好大啊。而且我们也没有那个时间啊。
一边在地下一层溜达着一边看各个游戏营,显然并没有盖章的地方,而且要盖的章只有三个,那么多游戏,我就不信全都玩下来才能盖三个章。然后我检讨着,大概是我日语渣理解错收银员的意思了吧,准备放弃,打算逛逛NTV周边店日テレ屋然后吃个饭就去看大钟了。但是去日テレ屋的路上,发现哈利波特服装展柜的旁边的桌子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印章,眼镜!
一个印章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们再次转了之前我们走过很多遍的路,确认有没有其他这样静静躺着的印章,都没有找到。于是决定还是去买周边了。

↑日テレ屋里的山口胜平sama的签名

↑ 差点买了但是章鱼小群子表示实在不够帅啊于是放弃了的High and low的票夹。虽然颜值本来就不是奸商系的卖点,但现在这也算是代表日娱圈门面的团了,弄得不那么中二符合大众审美一点不行吗。

↑ 最终买了的是一些吉卜力的小手绢(手绢而不是毛巾,所以还是很便宜很适合做伴手礼的)、穿越时空的少女(动画电影那个)的自行车钥匙链、还有这个鲛岛集团(误)的信纸。

买出周边来吃午饭还是有点早,我说我要去2楼看看zero的展板,毕竟是精英翔起家的大幅海报,去拍一个,章鱼小群子可以在2楼的大厅里休息一会。这个决定促成了我们盖章行动的大进展。
我们发现2楼有一整条室内的游戏角,大多只适合小朋友,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吃完饭去看看。然后,在2层的游戏角的尽头,意外的看到了静静躺在那里的第二枚印章。这回我们的斗志被完全激发起来了,都印了两枚了怎么可能放过第三枚。

↑ 先上一个Zero的展板,发现第二枚印章是我们从不抱希望到势在必得的转折点,而找到第二枚印章多亏我对精英翔展板的一片渴望啊(可见做一个团饭是很重要的)。

章鱼小群子分析,按照盖章的位置,第一枚和第三枚都找到了,差的是第二枚。我们第一枚是在地下一层盖的吧,第三枚是在2层盖的,那么理论上讲第二枚在1层的可能性更大。但是1层似乎没有什么游戏角可玩啊,而且眼看接近12点了,我们没有时间再去一层找,于是决定先去看NTV大钟的表演,不能忘了最初呆在这里的目的啊。
在从2层大厅出来通往同在2层的建筑外侧的大钟的天桥上,章鱼小群子突然叫,看下面,那里有个印章!
那一刻我对章鱼小群子的佩服真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我们其实早晨一直注视着那里的,因为在一堆摄像机围着一个主播模样的女生似乎是在拍节目,但我们完全没有在意那里有个印章。而这里由于跟地下一层的游戏区不在一个垂直维度上,所以我们开启寻宝模式后一直没找到这边来。要多亏看NTV大钟才能发现这里。
按耐住激动的心情,我们还是先去看了NTV大钟的表演,然后才下去盖好了章,回到魔法商店领了纪念品如下

↑当时完全没注意,最近才发现,送的明信片是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宣传海报啊。
嗯,不过这个纪念品本身真的不重要,这个寻宝一样的过程实在其乐无穷,开心的章鱼小群子说要再回日テレ屋买件柯南的T衫作为寻宝成功的纪念。
两个心理年龄很年轻的老年人的小孩子游戏再次圆满成功

神乐坂

旅行最后一天,11点就要checkout,我抽了之前仅有的一点时间去了神乐坂,这种下次要是携小扶老就更不可能去到的地方,这次说啥也要了却这桩心事。而且住在新宿,尤其是大江户线沿线的话,去神乐坂还算近。
记得有一次跟朋友讨论过。拜啟讲了个什么故事,朋友说看题目(《拜啟,父亲大人》)就是仓本老爷子喜欢讲的父子之间的故事嘛,我说不不不,是借着男主人公的眼睛来看女人而已(其实这也是仓本老爷子的绝技),那些注定不能与真爱的人组成家庭却一生从精神到事业都奉献给真爱的人的女人的故事。来到神乐坂,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这真的是一个太适合讲女性的故事的地方。

个人感觉,去神乐坂,至少如果是为了拜启巡礼,其实从地铁神乐坂下并不近,倒是饭田桥或者牛込神乐坂比较方便。

↑牛込神乐坂出站就是一平和直美分享一副耳机的袖摺坂

↑沿路走不到3分钟,就到了神乐坂上口。

↑从上口仍旧不过3分钟,就是善国寺毘沙门天。

↑名不虚传的,这里的绘马90%以上都是A团相关的,不过我之前并不知道的是大都是求演唱会抽票能中,早知道我这种连演唱会抽票的资格都没有的就不上这来找虐了,于是实在是不知道要许什么愿,作罢。

看完了善国寺,就可以拐出主路,尽情的去寻找那些胡同、台阶和小酒吧。

↑Y字路

↑坂下后门,苹果滚落,一平见到女神的地方

↑一平的洗衣店(居然还是洗衣店,对于这种生意能做十年之久也是佩服的)

↑梦子奶奶喂猫的地方

↑随处可见的门面精致格局立体的小店,神乐坂的特色。

↑典型的日本通车的坡度比较大的路面,深深的圈状花纹,便于车辆减速。话说东京市区的坡实在是陡得惊人,更惊人的是很多很陡坡居然都是通车的,我一青岛出身的都觉得有点不太适应。来到神乐坂,越发理解“坂”这个日语词汇,基本上可以理解为坡,神乐坡,红花坡,坡上,坡下⋯⋯

↑一平妈妈开的小酒吧雪乃

↑多次出现的有河边露台的Canal Café,离开门还有半个多小时,门口已经排起了队。

↑如果将来再来,一定是冲着Canal Café这点心来的。

极乐寺

镰仓的那天傍晚,美术馆都关门了,离看湘南海岸的夕阳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把章鱼小群子留在极乐寺的站台上画画,我就一个人跑出去了。

↑ 第一个发现就是,从紧挨着极乐寺站的极乐洞的解说上了解到,著名的江之电,居然是日本仍然几乎完全在原有铁轨上运行的最老的铁路,迄今已经超过100年了。铁路通过的唯一一条隧道,靠藤泽这一边叫做极乐洞(就是极乐寺旁边),靠镰仓的那一边叫做千岁开道。然后极乐洞这一边,因为洞口上方两块承重石的构造在日本全国非常罕见,因此成为镰仓重点景观建筑物。从极乐寺旁边的红色的樱桥可以很好的看到极乐洞,也是日剧里常见的景观。
然后一心想上到这个隧道上方的山上去看一看的,但是眼看着路越来越窄,担心上到顶大概就是某户人家的院子了,而且一路前面一直有两个放学回家的小学生,中间一个小学生拜拜走了另一个岔道,接下来总觉得自己像尾随的大妈呀,于是作罢。想着如果去其他地方回来有时间再去吧,然而时间,永远都是没有的……

↑ 千明的家,虽然并未被整理在倒二的外景地里,但是根据剧里双镜头取景时这里和御灵神社的关系,还是很容易找到的。但是我有一点疑惑的是,这里妥妥的应该是离着长谷站更近的,不知道大家为啥都天天绕一个大山走极乐寺。应该是长谷站人比较多以及站口不那么好看的缘故?

↑ 经常出现的御灵神社,背后就是动不动要给火车让道的江之电铁路。

↑ 回程去了成就院,其实就是一块墓地,本来有从西北到东南可以通着的一条路石阶路,但是因为楼梯在施工截断了,可以通行的东南口这边到处竖着施工的牌子,同时却又留足行人行走的空间,空无一人却香火缭绕,沐浴身心。

↑ 登到并不高的最高处,惊喜发现这就是《倒数第二次恋爱》里每天清晨那个时而绿树摇曳时而樱花招展的纯风景的海景取景点,从树丛里看到的海景视野并不开阔,但是别有风味,配上一点点晚霞更是美不胜收。因为天气实在太热而未能在镰仓登高看海的遗憾在这里稍稍得到一点补偿。
在极乐寺一带溜达的最强烈的心情就是,等有一天对于变老的恐惧逐渐淹没自己对生活的积极感受的时候,来这里一定可以寻找到慰藉。镰仓果然就是这样一个治愈人心的地方。

↑ 回到极乐寺站台,见到了正在一边画画一边耐心的等待着的令人安心的章鱼小群子。背景是远去的装饰得极其漂亮的江之电(这天看见无数次,次次忘记拍正面)。后来才知道在站台上等的章鱼小群子被蚊子咬了无数个包,果然我们买一瓶不免税的防蚊子水带出来就好了。

这里说一点关于江之电的题外话,江之电的不只一个车站都是单轨的,甚至途中很长的距离都是单轨的,这意味着江之电是在途中固定几个位置错车的,对列车的调度和整体时刻准确程度要求真高啊,我甚至真的看到在七里之滨和镰仓高校前两站之间的一个地方,一辆江之电停下等着跟对面的车错完才开。这就是为啥江之电纵使在游客如织的夏季,也是二十分钟一辆,车里还是比较拥挤,因为它的车频次恐怕是不能再增加了呀。想到这里有点为江之电担心,虽然知道担心错车错不开撞车什么的是多余的,但是担心这么固定的车次满足不了全球人民对镰仓日益加深的爱啊。
但是很快我发现办法总是有的,不只一趟的江之电是两种颜色的车厢,也就是说,一般江之电只有两节车厢,但是有几趟是四节,频次加不了,但是每趟车可以加车厢啊!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报告章鱼小群子自己的发现,然后说着如果站台不够长不能再加长了,还可以做成双层,嗯,顿时对镰仓的旅游业充满信心(跟你啥关系啊)

偶遇未来女市长

第一天到新宿站买票时站前广场上偶遇小池百合子的竞选宣传车,赶上了尾巴,只听到了小池百合子这个名字,然后拍到了一点点真人(在车里穿着白套装招手的那一位)。
电视上还是见过不少日本政客竞选宣传车(一般都是狙击手瞄准的对象什么的哈哈),再就是在一个特小的镇子或市里,一个人突发奇想要改变生活就去竞选宣传,也完全没几个人听的那种,一般都是觉得挺搞笑的,见到真的发现其实还是挺多人关注的。尽管日本老人自己总是感慨他们的年轻人不关心国家政治,但是看来他们的年轻人也并不都是傻白甜呢。
事前我是知道第二天东京都知事选举的,但是当时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东京都知事的竞选人似乎有十几位之多),第二天,这位小池最终被选为东京都知事,而且是东京第一位女知事。
两天后在渋谷见孕妇朋友的时候,说起自己看到了小池,她特别感慨的说起,日本男权的思想终究还是很严重,而且小池不是代表政党参选,而是个人参选,当选之后媒体完全没有特别积极的支持,有些政党落选的参选人甚至公开表示“那个粉底很厚的女人”啥的,所以她自己作为女性还是很同情小池,心里希望她可以加油的的。
这次去日本,多种场合不同形式(从合影握手的,到远远看的,到去世的,只能欣赏其作品的……)的遇到这个严重男权国家里这些坚强有作为的女性,不知是不是巧合。

成田机场浮世绘版画体验

在成田机场的自制浮世绘版画体验:《神奈川冲 浪里》,是此行最后一站成田机场最大的惊喜。
为了在成田机场买买买,我们提前三个小时就到了。但是顺利过了安检出了关,并没有太多瘾的人买买买完了还是剩下一个多小时。

↑在去往登机口的路上看到这个日本文化体验角,就毫不犹豫的尝试了。
步骤看起来很简单,在六种不同的版上涂上颜色对应的颜色,在同一张纸上按照顺序依次印过来,最后的成品就是启发了欧洲一代艺术家的日本浮世绘名作《神奈川冲 浪里》。

↑几种不同颜色的版单印的效果

↑但是要求每次的位置非常的精准,而且对准位置之前,纸的任何地方却对不能提前碰到版,这个还是需要点技巧和点拨。找位置放纸的那一下必须一气呵成,准而不抖,很关键。

↑然后就是拿个竹子编的粉扑一样的硬东西压印

负责指导章鱼小群子的这个日本大叔是个中国通,到中国不下十次,跟我侃侃而谈说北京的吃的好吃,西安的不行,长城的索道(我居然不知道长城有索道,什么时候修的?)人有多多,昆明的菜又好又便宜,桂林的风景美美美,说得我觉得我自己愧为一个中国人。

包括这个大叔之在内的这个文化体验角的三个人,是我们此行遇到的英语说得最好的日本人,所有的英语说一遍章鱼小群子完全能听懂。尽管中途我跟大叔拿日语聊天,但是只要大叔转回去用英语指导他,我迅速能意识到他在说英语,能做到这一点的日本人其实不是很多。

↑最后的成品,大叔称赞说,浪的部分其实是几个深浅不同的颜色多次叠加的,如果中途某个颜色错位的话,浪的泡沫是看不清的,言外之意章鱼小群子同学还是完成的不错的,真是最好的旅行纪念。
另外说一句,成田机场的文化体验角,免费!

本篇游记共含13656个文字,8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newyybear 的图片:

想起我房间里一直没学会放着的尤克里里啦!

2017-02-09 15:26

景美人靓!亲写的真棒!可否也回访一下顶一顶哦

2017-03-13 00: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