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徽州一梦——西递、宏村、南屏、关麓、塔川、木坑竹海寻梦

  • 出发时间/2016-11-1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900RMB

徽州一梦 ——境

前缘

    关于古徽州,很早就动心想去感受一下了。那种小巧的内敛的姿态,粉墙黛瓦,高高的马头墙,刚能并肩走人的巷道,石板路面。看过无数照片,可还是期待能亲眼看看,亲自去那种场景里游历一番。其实早在今年三月刚开春的时候,就定下了去婺源看油菜花盛开时的古村落的行程,为此还专程看了《皖南徽派民居》,想着借机学习学习。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却是出发前临时因为工作的原因,行程取消。而后,十一又一次起心去看看徽派民居,买了10.2去黄山的高铁,却因没买到返程的车,再一次取消了行程。也许积攒了这一年,终于是缘分双至,又或许是受到塔川秋色的吸引,最重要的是手上的项目正好暂告一段落,于是决定休假两天,去圆我的徽州梦。其实在出发的当天我还不确定是否能走,那夜手握火车票,加班到最后一刻离开公司,乘上了开向梦里徽州的列车。

入梦——准备篇

      2016.11.10夜里八点半,离开公司,匆忙赶往北京站,路上捎带买了些小零食供路上充饥用,其他也就是几件随身的衣物。我在黟县穿着基本和北京没什么差别,所以不需要准备太多衣服,带一套换,再带上换的内衣袜就够。怀揣着对徽州的期待和对未知的欣喜就这样告别三里屯,我出发了!

交通:
      为了省时间,我选择的是Z225北京-合肥的直达列车(硬卧上铺244.5,软卧下铺398.5),晚上21:50上车,第二天7点35到合肥站;然后从合肥站打车到合肥南站(打优步大概24),因为从合肥黄山北的高铁基本是半小时到一小时一般所以很方便,不出意外能赶上9:08那班G1619,10:56到黄山北,正好能赶上11点半去西递宏村的班车,基本12点半前到西递。我是买错车票的日期了,外加不知道改签要在火车开车前20分钟完成!!!把自己蠢哭了,最后在火车站干等了一个多小时,改签的10:10的G345,11:51到黄山北,坐12:35的班车去西递
      西递宏村之间的交通比较方便,这种大巴6块钱隔半小时到一小时一班,还可以去黟县县城转班车,到这两地的好像是半小时一趟。但如果要去呈坎那边,黄山北似乎一天也就两班车,上午下午各一班,这个一定要到客运站问清楚了,以免耽误行程。像我去的南屏,关麓,碧山这样的地方在黟县县城有车,一小时一趟,两三块钱,但收班都很早,实在不行就打车吧,小村子交通还是不大方便。

      坐去西递宏村的车就在黄山北站出站后的右手边沿着高架桥下走来,就在“黄山北客运站”几个大字下面,北站广场上的公交站是去黄山市里的。

门票:
      在携程上门票有折扣,有些是折扣联票,去之前都可以看看,听说淘宝上也有,可以对比下。宏村西递的票是三天内可以多次进出,记得入园的时候做好登记,宏村是直接身份证和票同检。关麓感觉不用查票,但是如果要进老宅子还是得买票,因为老宅子多半锁着,只有解说员手上有钥匙。
      特别说下,从黄山北到西递的车和门票有联程,总价95,乘车单价是23,算下来比携程还划算。

住宿和花费我在最后一章说。

楼主私语:
      其实当时在火车上了具体的行程还没定下来,因为徽州有很多小村子都值得去游玩,但三天时间肯定是不够的,只能有所选择。下面两张地图,一张是古徽州的地图,不大看得明白但觉得很有意思;第二张觉得很有用,基本上重要的景点大致的位置能从上面看到,方便安排行程。我这次是舍弃了歙县,就在黟县玩耍,其实歙县也有很多不错的地方,比如呈坎唐模,浅口,又或者绩溪上庄,下次再来吧。

梦的序言——行程概况

      161109-夜 北京站—合肥站—合肥南—黄山北—西递
      10号清早7点50到合肥站,打车到合肥南站换乘前往安徽北的高铁,然后坐大巴前往西递,大概中午的样子到西递,这一路是有点折腾,但从时间上来说,比在家睡一晚赶最早班高铁直达黄山北,要早到至少三个小时。

      161110-午后至161111清晨 西递
      逛西递西递是我觉得这几个古村里建筑保留最好,制式最齐全,形态最丰富的一个,商业化程度没有宏村高,很舒服的一村子,逛一整个下午。不过西递天黑之后一片漆黑,基本没有能逛的,回旅舍吃饭聊天睡觉,去酒馆来一杯都是最好不过的选择。我当时还没定下第二天的行程,于是就看攻略,和旅舍老板聊天,思考第二天的行程,且正好赶上双十一,手机淘宝走你。
      清早起来去后山看晨雾里的古村西递,然后二度逛西递

      161111-上午至下午 西递南屏—关麓—黟县客车站
      西递门口打车前往南屏南屏就更简单,更感觉“农村”一些,没有太多景点的味道,几部电影有在此拍摄取景。在里面逛到下午一点多,然后大巴去关麓。关麓和南屏很近,十分钟大巴车程,途中还路过陶渊明故居,守拙园,没进去。关麓更接地气,感觉不交门票都行,它的特色是连体建筑群,逛个一小时就坐返程的大巴车回黟县客运站,在那里再坐大巴前往宏村

      161111-下午 黟县客车站—宏村
      三四点到宏村,正好是夕阳的光景,这时候的南湖和月沼都特别美,拍照啥的最好不过了。拍完照跟着导游溜了几个宅子(PS.还是西递宅子全)。天黑后吃晚饭,然后溜溜宏村的夜景。宏村西递商业化,夜生活也比那边丰富很多。

      161112-上午至夜 宏村塔川—协里—木坑竹海—宏村黄山北—合肥
      徒步前往塔川,我们没有进村,从村子的东侧树林去往木坑竹海的方向。意外来到了协里,从协里选了条山路前往木坑竹海。一路上风景是很好的,但由于我们迷路了所以没能翻山越岭到达木坑,于是又折腾到了公路上,沿公路走到了木坑。翻山越岭这一路可艰辛了,劝大家还是走常规路线吧,除非有熟路人带。
      中午到木坑竹海,进去游了转,吃了农家饭赶紧撤,着急赶下午回黄山北的班车。没想到赶上了塔川大堵车,都要哭了。。。还好顺利到宏村,顺利赶上班车,顺利到黄山北,顺利回到合肥南。PS.合肥黄山北之间的动车很多,班次可以根据具体时间做调整。我是合肥北京的车的时间是定的,最后早到合肥了,还去逛了下离火车站比较近的温莎国际国际广场逛了下,发现烧饼竟然是黄山北站卖的便宜,咋就没再黄山北多买点呢。。。

      161113-清晨 合肥北京
      完成了我的徽州梦旅程。

醉在 “西递” 古建筑

      坐着大巴往西递,看到的第一个大楼盘竟然是欧式风格,我也是醉了,真心感叹举国上下人民群众都爱欧式风格,真真时代烙印!不过走了一段,慢慢远离城市,周围的景色就不一样了。路基本是沿着流水逆流而上的,路过齐云山,它虽然不高却是四大道教名山之一,之前有听说过。沿溪行,路过的村子不多,自然景色都很美,心里突然明白了,大自然的美是极复杂的,各种元素交织在一起,每个元素都不那么干净纯粹,但却拼凑出了一幅美的画卷,美在和谐。

      “西递原名西川,又称西溪,乃取村中三条溪水东向西流之意,又因位于徽州府西,曾设‘铺递所’,故改名西递;她建于北宋皇佑年间,距今已有960余年历史,村落平面呈船形,占地16公顷。她群峰连绵,风光秀丽,至今仍然保留着明清古民居300余幢,其中保存古朴完整的有124幢,素有‘桃花源里人家’之称。” 

      如今的西递景区大门正对的是一片山水,有种传统中式院落的意味,进门后看不到主要的建筑,左转,立着刻有西递二字的大石牌后面是二层楼高的走马楼。拾级而上,从右手边的门洞进入,西递的标志“胡文光牌楼”印入眼帘。

    走马楼也是西递名俗文化表演的一个场所,周二至周五早9:30和下午2:30各有一场婚俗演出,怪不得之前看攻略说,可能会接到绣球。

      “胡文光牌楼,建于明朝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为三间四柱五楼建筑格式,性质属功德型,是朝廷为表彰胡文光做官二十一年,政绩卓著而恩赐一种特大荣誉而准其在自己的家乡竖建牌楼。”听说原来西递还是说黟县有很多牌楼,但文革的时候都被毁掉了,这座是唯一保存下来的,于是也成为了西递的代表。

      刚进入村子,立马就感受到了徽州的气息。窄街道,青石板路,被雨水冲退了白的,略带灰黑色的高墙,黑瓦,雕刻精致的门楼。

“我匆匆地从小巷里走过,为了看寻更多的景色,却忘记静下心来体会,其实不是忘记,而是难以。在北京呆了三年,明白了生活的不易,不,我已没有说这话的底气,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没有生活的人。每天的日子从匆忙开始,赶着上班的时间点到公司,把自己关在看不到阴晴圆缺的屋子里,面对着闪烁的屏幕直到夜深。打车,回家,总是在第二天凌晨后才能到家,身体,心灵都是疲惫的,但是却不愿睡去,不想一天就这样结束了...而西递的人们天一黑就关门了,小巷空空荡荡,只留下高高的白墙和一片沉寂,巷子里有些许零星的路灯,但有的巷子依然是黑得吓人。晚上的西递似乎是另一个时空,没有的白日里小村子的温馨,似乎回到了几百年前,寂静地让人有种恐惧感。而三里屯的夜是常明的夜,凌晨从公司出来那儿也是亮堂的,却是种落寞的寂寥。”
——林玄

      景区里每隔一段时间会有导游讲解,一般来一拨人会配一个,像我这样一个人出行的就需要留意一下,找个说得不错的导游跟着听听。
      听导游说,徽州人对门楼很是重视的,上面都有很精致的石雕,因为这算是一家的面子,展现了这家人的富裕程度,所以就算室内凑合些也要把门楼作漂亮了。

      跟着导游逛了几个大宅子,有的名儿已经记不清了,有的还有资料可查,让我图文并茂的大概说说吧~~~
      TIP:西递大宅子门口有旅游APP的二维码,扫码可以听到讲解,还有文字内容,回来还可以回味。

      “旷古斋” 是第一个进入的老宅子,里面进深很小,一进门正对着天井,左手边是起居的堂,右手边就是墙壁,空间很局促,堂的两侧是厢房算是卧室,楼上是小姐的闺房。说这就是普通人家的宅子,所以整个空间都比较小。

      这几个记不得是什么宅子了,不过陈设都很相近,背墙两侧挂楹联,中部挂古画,两侧陈列着花瓶,中间一张八仙桌,左边放花瓶,右边放镜子,寓意“平静一生”。

      这就是徽州民居特色的天井,和四合院一样,中国传统民居都是内向的庭院布局,对外都是严实的高墙,天井遍是传统民居和自然沟通的最大桥梁,采光和通风主要都靠天井,高高的天井也有风拔的作用,让炎热的夏季保持屋里凉爽。

      天井中部有个大水缸,屋檐的坡全朝向这个水缸,下雨时候收集雨水,有四水归堂之意,也寓意“聚财”,同时由于古民居都是木结构,缸里的水可以充当消火栓的作用,一旦起火可以先应急。

      这个锁锁住的是这家的书房,徽州人虽商但有很重视教育,这门格栅的纹路像是冰花,又叫冰凌门,寓意是求学的路途很艰辛,寒窗苦读放得成才。

      “膺福堂”建于清代康熙三年,占地面积为183m2。是明经胡氏二十五世祖,诰封从二品,户部尚书,胡如川(尚憎)的故居,现为其后裔居住。高大的贴墙门楼,飞檐翘角,砖雕精美,一看就是非同一般的官第型制。 
      其实徽州古居里,官家是最容易看出来的,“八字衙门向外开”,就和衙门一样,官家都是八字的门墙,大门稍稍向内凹,平面上行成了一个“八”,看这户人家不正是这样么。

      “东园”,很喜欢的一户,入院是绿意充盈的小外院子,面积虽小,沿着墙边和角落都布置了精美的植栽,看,贴墙门楼上也长了小叶子。房子的入口在院门的对角,外人在外面基本无法窥探到屋内的风景。

      出了东园沿着小巷一拐就到了“西园”,它建于清道光四年(公元1824年),占地面积为507m2。原为四品官、河南开封知府胡文照(号星阁)故居。确实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园子入口还有个门房,旁边是看门的伙计住的屋子,现在已改造为卖石雕的了。老板一直劝说我买他的石刻,可是我不喜欢啊,无奈。。。

      这家的园子很有意思,似乎是三进院侧面连接厅堂,但两院之间又算不上一进,中间也就是植被隐约相隔,空间似断非断,很有意思。在最后一进院正对的是辅助用房,现在是他家的小厨房兼餐厅。

      在第二进院子里放着刻有“西递”的石牌,是不是和大门口那个很像。据说这是老西递的村牌,当年文革还是啥时期,整个村都被弄得乱七八糟,此家的主人把村牌给捡回来了,所以一直保存在他家园子里。

      出了东园的门口,向上看,这是东园门口墙上的镂空,是不是很像一片叶子,听导游说它的寓意是落叶归根。这样的镂空图案在关麓也见到了,看来当初的徽商不管是去哪做生意也还是惦记着这片土地。

      “大夫第”,我玩得最久的一个宅子。建于清代康熙三十年,占地面积为118m2为胡文照的祖居,后因胡文照官封四品而在大门上首嵌砌砖雕“大夫第”三字,又是一大户人家。
      

      这户现在住着似乎是一大家子人,只有老人在,我碰到了两老奶奶还一爷爷,他们的一个孙子在这边照顾他们,其他人都出去务工了。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小伙在晚饭,奶奶坐在大炉子边烧水。他们的烹饪依然很原始,全是用柴火,厨房里塞满了浓浓的烟,小伙说这都是无毒的,但我真是被呛到不行。

      奶奶洗脸的盆子,这是不是应该出现在80后怀旧用品行列,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正厅堂额为“大雅堂”,天井四周裙板格扇均为木雕冰梅图案,取‘十年寒窗’之意,非常精细。楼上绕天井一周装饰有“美人靠”雕栏,雀替为象征权贵的倒爬狮。天井四周的木板都雕满的花纹。
      TIP: 这栋老宅可以上二楼,只需交3块钱给主人,个人觉得非常值得上去,因为这是为数不多能上二楼的宅子,在二层可以近距离看木雕窗隔扇,他家还有个半户外观景平台,说是嫁女儿抛绣球的地方,总之,推荐上,我在他家二楼玩了好久。

      平台上看到的风景,假装我是待嫁的女儿,在这里抛绣球~~~可有小伙子接?!

      看下面观望的人群,其实他们都来自同一个旅行社,热闹热闹,拍拍照,过会就都走人了,谁来接我的绣球呢?我在北京等你。

      遇到前边溪,溪水对面是“敬爱堂” 。它原是明经胡氏十四世祖仕亨公的住宅,后扩建为祠堂的总支祠。祠堂建于明朝万历二十八年(公元1600年)毁于火。清初重建,距今已有四百余年,面积达1800多m2。其建筑结构粗犷古朴,宏伟壮观。为族事议商之处,兼作族人举办婚嫁喜庆及教斥不肖子孙的场所。

      敬爱堂每天也有民俗表演,记得好像是下午三点,是当地祭祀活动的在现。

        记不得从哪个园子穿过去发现这处别有洞天的地方,隐藏起来的小园子,有水井假山植被盆景,挺精巧的小院,相邻的是厨房和餐厅,出门才发现,小院名叫桃李园,平时门常锁,也许是后勤服务的小院吧,也可以算做后院。是不是大门不开那就走后院咯~

      就像之前说的,西递是三条溪流穿过,在村里转的时候时常就会溜到前边溪和后边溪,老是搞得我晕头转向。溪边的建筑和空间感觉就和小巷又有些区别,空间更开阔,因为有水流,整体感觉更灵动,有种寓静于动的感觉。一幅活脱脱小桥人家的画卷。
      

      入夜了,家家户户都关门了,我独自游荡在西递的窄巷里,全靠手机指引方向。夜里的西递真的是怪吓人的。这还是天没全黑时的照片,恐怖......

      在西递昆仑绿舍休息了一夜后,开始了第二天的行程。
      后山有个观景台,本打算第二天清早在日出前,也就是六点前出来看晨雾里的西递,却因前夜大战双十一,睡晚了,晚起了半小时,六点半才出门。
      乡亲们已经起来开始了一天的农活。

      家禽们也蹦蹦跳跳开始了一天的嬉戏。

      那天天气是阴转晴,早上看不到直射的日光,但感觉上是迎着太阳走向观景台。村子旁边都是农田,村民们自给自足。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很有野趣。

      这个小亭子就是官方观景台,景色确实不错,不过矮一点还有一处官方观景处,两处都是立了牌子“最佳拍摄位置”的,下面两张就是在两处不同的观景平台上拍的全景。

      高高低低的马头墙又叫风雨山墙也是徽派建筑的一大特色。因为密度大,户间几乎是紧邻,相隔的距离很小,再加上老建筑结构和装饰都是木头材料,一旦一家着火,很容易殃及池鱼。这高起来的的山墙一可以抵挡视线,保持自家院子的私密性,跟重要的是在那个没有灯全用火的年代,可以起到防火的作用。

关于小吃:
毛豆腐是徽州不得不提的小吃,不管是攻略还是电视节目都会推荐,之前还上过舌尖上的中国呢。

剩下那两记不得名字了,尴尬......

路边好多大南瓜,这里盛产南瓜吗?!

      好了,西递最后一站,邮局。
      邮局在西递的出口旁边,我都已经从入口出去了,才知道邮局在离入口不远的出口侧,于是又进园。
      TIP:西递的门票可以三天内自由进园,第一次入园的时候记得带身份证登记,他会在门票上写上你的身份证号,再次入园就对一下。

祠堂遍布的 “南屏”

      第二天的行程其实直到离开西递的时候都还没有定下来。听店家说,最早班车去宏村的车是8点的,本是打算赶最早班过去,玩塔川,木坑竹海线路,可早上又在西递里逛了逛耽误了些时间,十点左右才从西递出来,基本这条线路不大来得及了。
      门口没有公交的站牌,也看不到等班车的人,只有几个拉客的黑车司机。不知道啥时候车会来,不知道要等多久,到底是等呢还是怎么弄我有点纠结。黑车司机朝我涌来,说去宏村要50,黟县县城要30,天那,简直坑爹!后来有个师傅愿意10块钱带我区县城,于是我就上车了,想着先到县城再作打算,县城车比较多,去哪都方便。不料这个师傅是很有经商头脑的人,他先用便宜的价格吧我吸引上车,然后问我想去哪,给我推销周围的地方,意思就是加点钱直接把我送过去,省时间。最后就这样在车上我决定了去南屏,30块钱从西递到了南屏。其实前夜旅店老板有推荐这条线路:南屏,关麓,有时间可以带上碧山。
      南屏是基本上没怎么翻修的村落,比较原滋原味,小小一村子里面道路错综复杂,还上坡下坡,我一开始就迷路了...南屏最大的特点是完好的保存着宗祠,支祠,家祠的体系,没走几步就是一个祠堂。当时还困惑为什么就在宗祠旁边就有一个支祠,有必要么?现在想想也对,首先先不说祠堂的精神作用,就生活层面说,祠堂对于当时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公共建筑,就像今天的纪念馆,剧场,博物馆,大会堂,办公厅等等,所有的公共活动都是在里面进行的,必不可少。南屏也因此被誉为“中国古祠堂的博物馆”。张艺谋的电影“菊豆”在此取景,李安的“卧虎藏龙”也曾在这里取景~~~
      

      他们这边门票都是带讲解的,进门的时候因为是一个人,就没有给我安排讲解员,让我土路岔过去直接到叶氏支祠,跟着这边的讲解员走。于是就晕晕乎乎走了条土路,心里还嘀咕着,这不就是农村么。沿路走没多久就看到了这棵好大一棵树,惊了,好棒。我始终觉得树是有灵魂的,特别是这种老树。

      感觉走了5分钟,来到个小广场,广场一端就是叶氏支祠。广场上石块有些残破,感觉在修,上面有很多坐在小板凳上写生的学生,还有卖着炸土豆这类小吃的小推车。
      叶氏支祠,即奎光堂,始建于明弘治年间,距今490余年历史。该祠为三进三开间结构,祠堂由六根“黟县青”大理石柱及86根白果木柱支撑,整体结构高大轩昂,明朗开阔。是当今保留完好几座祠堂中规模较大的一座。
      之前提到的卧虎藏龙的镖局就是在这里取的景,我倒是印象不深了,看来还要再细看一遍。

      据说有期爸爸去哪了就在这里拍的,现在的家长们希望孩子从小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在这里专门开设了开学礼活动,我恰恰赶上。带着好奇我参观了一下,一堆带着小红帽的学生整齐地站在第二进的大堂里,一个说书先生似穿着唐装的老先生一手拿着戒尺,一边慷慨激扬地说着教导人的话语。不做学生好几年了,听着这老套路的话语真心有些抵触,我相信传统的东西很多真的是祖先们智慧总结的,但是一旦变成了教条就让人心生厌恶之情。我曾经用古圣人的言语和准则约束自己,最后搞得自己像是作茧自缚。慢慢经历了些事情才明白,很多事情你你必须去经历才会明白,所以,家长不要想一味用长辈的姿态去带领孩子走他们的人生,而是应该陪伴在他的身边,在需要的时候做必要的知道,和孩子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不要再去重复那些我们这辈人从小听到大的教条!

      侧边的小门,直通小巷,也许为紧急疏散,也许是服务通道

      古门上的雕刻。

      在南屏逛着逛着,天空突然放晴了,我看到了徽州的蓝天。这里屋檐起翘的弧度好漂亮,和西递似乎又不太一样。这边房子没有那么高耸,多了一分舒朗和秀丽。

      这是叶氏支祠旁边的一栋小房子,自己孤零零地待在那里,小小的特别Q。

      叶氏支祠不远就是叶氏宗祠,可惜现在宗祠还在修,全包上了脚手架,暂时停止对外开放。我从脚手架中间穿过去,看了下工人都在做什么,感觉连结构都有做加固。

      沿着横店街过了叶氏宗祠再走几步,就看到了一栋荒废了的宅子。院墙的柱式看起来是欧式的建筑风格,长期不用,柱头都被风吹雨淋给残损了,上面还长了杂草。这就是叶氏家祠。

      和西递宏村一样,南屏也是小小的街巷,建筑也是徽州民居的特色,不过这边感觉更加原生态,路上石板凹凹凸凸,建筑没有西递那么大气有种大户人家的感觉,也没有宏村那么商业化热热闹闹,它就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小村子,任凭时间流逝,过着自己的生活。

      小巷两边斑驳的墙面。

      这个红衣少女就是我后来的导游,这是我之前自己溜达时无意中拍到的她。她是嫁到屏山的菇凉,来了南屏宏村当导游,每天带着无数的游客穿行于小村里。

      这户人家的三进门不在一轴线上,据说这是主人故意的设计,有种不外露的feel。

      这里就是之前提到的张艺谋“菊豆”药房的取景地,侧厅还挂着当年巩俐和户主的合照,这里平时因为主人不在,会把门锁上,只有讲解员有钥匙,所以,一定记得找个讲解员带你进去。

      这是家里的厨房,这家厨房特别有意思,待我细细说来。

      这个是最老式的灶台,就在小天井边上,看上面还有水壶。这种灶台排烟采光不错,就是一下雨就遭殃了。

      这是稍微晚些的灶台,也就是一个弧形的土炕,看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这个是大家稍微熟悉些的灶台,现在有些农村还在用,表面都贴上了瓷砖,美观并且易清洁。这户人家不仅有这些老灶台,也装了液化气灶台,真可是看到了灶台的变化发展啊。

      小院里的磨。

      猜猜这里面是什么

      答案揭晓,地瓜~
      其实这个圆形的木桶是徽州人冬天用来烤脚的,这里虽然是南方,但是冬天还是很冷的,作为一个南方人,我能深刻明白。且况这里室内还不封闭,为了采光和通风天井都是完全开放的,也就是所有的厅堂都是开放的,冬天坐在厅堂里看电视一定会冻脚。所以他们会在桶底放一盆炭火,上面有支架,离炭火有一定的安全距离,脚就踩在支架上,并且盖上一床小被子,这不句暖和了么。
      我虽然知道这是做啥的,还是把地瓜给吃了。。。

      冰凌阁现在已完全改造为旅店了,外面古色古香,里面还是很现代化的。

      这是这家老奶奶刚从地里菜来的自己种的萝卜,还有一兜大白菜,这就是她家的午饭了,超级新鲜,有木有!他们都是过着自己自足的生活,每家在后山有片地,各种些菜,够自家吃。

      南屏游人较少,写生的学生就相对较多了。

      路上遇到的小野猫~

      不仅北方,这里也有泰山石敢当哦~

      这里的老人家都不喜欢别人给拍照,有时看你拍她,也许会破口大骂。不是什么肖像权的原因,听说是因为那边很闭塞很少拍照,一旦拍照就觉得是快不行了才拍的遗照,所以,老人家才会反应这么强烈。所以以后注意的咯~

      南屏后面有片树林,虽说也算是个景点,但确实不大,时间不多也没多大必要去了。
      这是树林边的一口水井

联排别墅的始祖 “关麓”

      从南屏出来,本打算回黟县县城转车去宏村或者是碧山的,坐从关麓发车到黟县客运站的大巴,没想到大巴站离景区大门这么远!我从同行的大叔口中得知,大巴每小时一班,整点从关麓发,半点从县城发,单程每个一小时一班,来的时候大巴会开到南屏景区门口。可是我不知道,回的车不拐到门口,只提前在岔路停下就走了,离景区至少1.5公里路!!!尼玛,我是卡着时间出来的,于是我就眼睁睁看着1点发车的大巴从面前走掉,下一班将会等一小时!哭死!我在骄阳下晒着,又累又饿,哭死的心都有了。关于如何质问自己,责备自己的我就不多说了。
      我就这样坐在公路边,默默流泪一分钟。。。

      后来赶上了去关麓的车,那好吧,计划改变,继续前行吧!关麓离南屏3.5公里,坐车过去也就10分钟,大巴会先路过陶渊明故里守拙园,感觉也就是个小村,拿陶渊明当噱头,我没去,不做评论。路过门口拍了个照。

      到关麓了,没有一点点景区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村子!不买门票都能进去,我可是花了30块软妹币的!不过花钱又花钱的意义,因为钥匙都在解说员手上,只有跟着他们你才能进了屋子。这边其实就是一大家子几兄弟的宅子,特征是“连体”,也就是说哥哥家和弟弟家是相互连在一起的,同时又可以通过门分开,看上去就好几栋贴在一起,通俗点,就是联排别墅。
      以前商人地位低,懂点中国古建的人都知道,房屋的“进”数是和地位有关的,他们不能做好几进的院子,于是就横向扩张,变成了联排别墅。。。

      屋内陈设大同小异。

      仔细看这里楼板间,似乎还有个空间,其实这里是装粮食的谷仓,放在这个位置可以防盗。

      更有趣的是这个,这是连着谷仓的小管子,平时家里的女眷做饭就不需要爬上爬下,直接在一楼打开这个小口,米就能顺着管子出来,很机智的设计吧。

      看,联排别墅正脸,每个高起的山墙下面都是个入户门。

      这里原来是他们家的学堂。

      天花上还有很清晰的彩绘。这是在徽州民居少有的保存下来的彩绘,流露出一股文人的雅趣。

      和住家老奶奶聊天,她说宅子是当年文革时期花了几千块钱买的宅子,现在看,真值啊!她还拿出了当地小糕点,一块钱一个,哈哈哈,真会做生意,不过味道是不错的。

      关麓的手工夹心豆腐,说是上过舌尖上的中国,可是我觉得味道很一般。

      TIP: 
      关麓游玩一小时就够了,我坐1点半发车的班车,2点到关麓,逛了一小时,正好坐3点发车的去黟县的车返回。这里到黟县的收班车好像是4点,游玩一定要注意班车时间。

沐浴夕阳下的 “宏村”

      在黟县客运站换上了去宏村的车,于是就这样屁颠颠的,踏着夕阳,乐呵呵地驶向宏村。一路的夕阳映着秋色,很郊野,很温暖,坐在大巴车的第一排,跟着景色跟着向前行驶的速度被甩在后面,有一种在金色世界奔跑的感觉。

      一进宏村的大古树~就像是迎客松一样,在门口欢迎来自各地的游客。

      刚进村子没几步就走到了南湖边。映着秋日的阳光,老村子,古建筑,树,山水和蓝天融为一体,清晰而开朗的明媚,用一个很俗的词“和谐”。在这边的第一天是多云,今儿突然晴朗感觉特别幸运,看到了宏村夕阳下的景象~看过其他人游记里云雾蒙蒙的古村的味道,不过阳光天还是有她独有的美腻~

      南湖是在村子南边的一个似肥弓的大湖,和西溪一起怀抱整个村落的南边。水波和粉墙黛瓦马头墙交相呼应,这算是宏村标志性的一景了。
      这里看过去正好是南湖书院~

      往那边望,是塔川的方向,也是南湖弯角的位置。

      刚在到宏村的大巴上碰到一哥哥,成园,他前一天就到了宏村,我们一起沿着湖边漫步,边走边聊,他专门来看塔川的红叶,谁知,今年红叶来得比往年都晚,略可惜,没有看到盛景。不过今天晴朗的宏村景色弥补他那小小的遗憾。路上游人如织。

      如果没有近景树,你能判断出哪儿是景,哪儿是影吗?

      借着暖阳的光景,我们赶到了这里,它是除了南湖之外的第二个大水面——月沼。当年汪思齐在原有泉眼的基础上,引水流九曲十八弯汇聚于此,行成了眼前这个似半月的湖面,供村民日常供水及消防。怪不得在走往月沼的路上,成园哥一直说,沿着水流的方向就能走到月沼,我们也是靠着这九曲十八弯穿过老村迷宫似得街道,汇聚在夕阳下的沼边。

      月沼的周围是开着小小门洞的小酒家和小商品铺子,门口挂着红红的灯笼。沿湖的步行道很窄也就够两到三人同行。走在湖边小道上一面是酒家高高的白墙,一面是一潭神秘的反着夕阳光景的水面,可我的心里却没有眼前的景相这般坦然自得,小小的担心掉到水里(偷笑)。

      月沼北岸的中心是“乐叙堂”,汪氏宗祠,为15世纪永乐年间所建。总体形制和其他徽派建筑相似,不再多述。

      逛了宅子出来,天色渐渐暗了,月沼湖边的灯笼也点亮了。一串串大红灯笼映出了从前村子的富饶与热闹,很多单反党也都在湖边蹲点好久,只为拍下这美景。我。。。只可惜相机没电了。。。还没有带充电器。。。不过我安慰自己,用眼睛去看,用心去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和成园哥在月沼湖边的“徽妹阁楼”吃了个地道的徽州菜,味道不错。臭鳜鱼是一定要尝的,店家准备了给外地游客的清淡款,还有他们当地的浓香款,两款根据你的承受度选择。我们初次尝试,好像吃的是清淡款,鱼肉滑嫩,有种特殊的被称之为“臭”的味道,个人感觉很不错~真心喜欢吃臭鳜鱼~蕨菜和竹笋应该都是当地山上的食材,新鲜,味道也不错。我家也在山区,小时候妈妈就常给我做老干妈炒蕨菜,真的是美味啊,这口感让我想起了小时候。

      夜里带着一品更楼客栈的大狗一起到南湖边溜达,南湖边的建筑也都挂灯笼,但都是私人的,店铺关门灯笼就灭了。我们大概是8点到的南湖,湖边比较黑,只有零星的几点灯光,再晚些就基本都关了。所以,要溜南湖的夜景还是需要尽早。
      成园哥带我在村子里绕了几圈才找回清和月客栈的路,不怪成园哥,真的是所有徽州古村的路都是一样的曲折(捂脸)。然后他带着大狗回一品更楼客栈了。关于住宿,最后再说。

      清早起来,在客栈吃早餐,碰到易信大哥,聊了之后发现他今天的行程也是塔川和木坑竹海,于是结伴前行。
      清和月客栈分成老宅和新屋,我住新屋而易信大哥住的是老宅,离开之前,大哥先带着我参观了下老宅。
      这是老宅第一进的天井,环绕着天井都是客房,屋子很小,却古色古香,有点后悔没住这边了。这边一间房三百多吧,和成园哥住的一品更楼差不多。下次吧。

      这是顶层的公共空间,可以看看书品品茶,还能微微鸟瞰宏村

      从窗户向外望,清晨的宏村笼罩在一片云雾和宁静之中。

      天井里的小植被。

      黄山这边特别喜欢泡这种果酒,西递宏村,连呈坎都是,每家餐馆酒店均有。在月沼边的餐馆尝过一口,作为一个不喝酒的妹子,白酒味很浓,喝不惯,无法享受这种美味了。

郊野村庄徒步

      离开宏村,我们走上郊野小路。其实宏村沿着公路去塔川去木坑竹海是最近的路途,距离也就3.5公里的1.5公里,可以走过去,也可以租个小蹦蹦坐过去。可恰巧我们都喜欢郊野气息,不按常理出牌;再加上易信哥对这边比较熟悉,于是一拍即合,跟着易信哥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们走在乡间的小道上,朝着塔川前行。田地里泛黄的草梗,微红的树叶映衬着带有雾气的远山,浓浓的郊野秋季的味道。

      远远的看着塔川村融在郊野的景致里。

      这就是“带”我走山路的易信大哥,现在刚开头,后面的故事才精彩。。。(偷笑)

      村子和农田相映成趣。

      慢慢走进了山地。

      先路过一片竹林,瘦长的竹子,密密麻麻郁郁葱葱,一整小狂喜,心想木坑竹海大概也就这样了吧。

     然后再穿过一片松林。也不知道到了哪。

野路子绕“协里”奇旅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路,就跟着大概的方向和百度地图上的小路前进。没想到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协里。协里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小村子,建筑没有西递宏村那么古香古色,比较简洁淳朴。之前看马蜂窝攻略的时候就有看到它,地理位置离宏村很近,因为居住条件相近的房间价格会比宏村便宜很多,有人推荐可以住协里。不过我还是觉得住宏村比较有味道,晚上还可以漫步湖边,协里就是个很质朴的小村庄的feel。虽然就只是路过协里未住下体验,若是旅行个人还是偏向住宏村,闹中取静。

      协里人家的大瓜。

      这个阿姨家的柿子树长得可好了,现摘先吃,又脆又甜,很可口。易信大哥还专门买了些带路上吃。

      协里离木坑竹海已经很近了,基本是过个隧道就能到,但问题是需要先岔到公路上才能走隧道,我们本就是不愿走公路的人,让我们再回到公路总是有些不情愿。于是总想着翻山过去,沿着村子走向山边。有个奶奶在山边的小溪旁洗菜,另一边就是一条上山的路,我们便问她可否从这里翻山到木坑竹海。她说可以是可以,只是山路不那么好走。一听能穿过去,后半句话没听完我们便不畏艰险地出发了。

      刚出发就进入了一片竹林,真的很棒,竹林深处。

      没有向导,我们便跟着感觉走,走到一片开阔的地方,回眸,看!远处的湖面,那就是奇墅湖,离宏村很近的湖面。看攻略上说奇墅湖那边景色不错,我也算是远远地观望了。

      慢慢地,我们开始手脚并用,易信哥已经这样了,我的姿势更是不能看啊!

      爬到这里,至少我还笑得出来,哈哈哈~可是你有看到哪里是路吗?其实我也不知道!
      越走越迷茫了,到底是哪个方向;且况现在山还看不到顶,到底哪里才是顶;还要走多久我们才能翻过去???一个个的疑惑接踵而来,我俩对方向的判断出现分歧,易信哥觉得向下下山去就能到木坑竹海,因为木坑其实就是山坳里一个小村子;但我看着手机百度不那么准确的方向,觉得似乎是还要在向上爬的节奏,和易信哥认为的方向差不多正好成90度。。。犹豫一下没有争执,我还是跟着易信哥的方向走了,因为在不知道路的情况下,山不知道还要翻多远才是头,下山不管能否到木坑,至少是能回家的。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最艰险部分才刚刚开始。
      我们选择下山的地方简直没比悬崖好多少,几乎是70度以上的坡,更令人诧异的是,陡坡上竟然能生长着这么多竹子!还好有竹子,我们就这样小心翼翼地从一棵竹子转移到了另一棵竹子。看过卧虎藏龙吗,最后李慕白和玉娇龙打斗的那段,他们是在木坑竹海拍的,但我现在已觉得自己以化身为玉娇龙,轻功穿梭于竹海里。单脚点竹飞到另外一棵上,又微微一点飞向另一棵...只是我的处境比想象中完美的样子略笨拙。

      坡陡路滑,竹子间距还远,真的是步履维艰。鞋几乎都被泥土给包裹,有时候我为了降低重心不摔跤,也不管会不会变成花屁股,坐在坡地上一点点向下挪动。此刻脚已经磨起泡了,鞋里全是沙,手因为扶竹子也被划伤。易信哥在前面探路,一个劲说小心,遇到很陡的地方还会扶我一下。就这样一点点,总算是走过了最陡的竹林,可是去木坑竹海的路依然遥遥无期,我们能听到公路上驶过的车辆声,可是一直看不到公路的影子,内心渐渐陷入困境。

      看到村庄了,我们果真是又绕回来朝向协里的方向了,那是需要原路返回再找寻去往木坑的路吗?不知道,我已茫然,也许我已经打了退堂鼓,我已经不确信今天可以到木坑竹海了。。。远远的,易信哥说他看到公路边的广告牌了OMG!那么遥远那么高的地方,有种希望又绝望的感觉,要如何到呢?!看着他带有希望的眼神,我歪着脚躲开磨出血的位置,已麻木地跟在他后面继续向前。

      已经记不得有多辛苦和艰难,在易信哥的带领下,最后我们顺利靠着广告牌找到了公路。这里已经是隧道口,也算是制高点。回望来时的路,这一路艰辛,一路复杂的心情化作眼前这样的景色。

       到木坑的隧道感觉很长,走了很久,交杂着尘土回声,偶尔被来车卷起的风。回头看,都被我甩到了后面。

终于到了 “木坑竹海”

      出了隧道没多远就到木坑竹海景区门口了。隧道不好走,喜漂亮不能吃苦的菇凉最好还是打车或者三轮来。

      一进景区是两山夹住的一潭水面,起先走在两山的山谷里,望着两侧山上长满的竹子,缘着水流前行,空气很清新。天似乎要下雨,阴沉沉的,我们为了赶回时间,匆匆前行,沿着设计的道路走了很长一段环绕于山间的栈道。

      周围的竹子密密麻麻都吓人,几乎一整座一整座山全是竹子,浓密的绿色,偶尔点缀棵泛黄的树种。

      竹林间行走,很有韵味,只可惜着急赶路,没有来得及体味。

      其实木坑之所以叫“坑”,就是由于他的地理位置特殊,在山腰上建的村庄,群山环抱,远看似乎是在一个坑里,所以有了这个名字。爬到高处,透过竹林,隐约能看到“坑”里的村庄。

      我们在途中的一家两层楼的酒家坐下了,听说老板之前是昨日在宏村住的酒家“清和月”的厨子,后来到木坑自己单干,现在他干的是像模像样,酒家客栈生意红火!易信大哥随意点了两菜,那小鱼,真真好吃,腊肉炒竹笋略逊色些,也是很爽口的。

      着急写明信片的我。

      不一会,云就聚集了,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这是在他家平台上看到的风景,若不是这么匆匆,定好好享受一番。

      撑着伞,走过卧虎藏龙的拍摄地,只是噱头。看时间已该返程,可是我还想再看看,朝着山上再走走。于是我们又加快了步子。之前路上似乎有看到有观景台的指示标,可又不确定。心是想去看的,但是又担心时间不够,怀着走到哪是哪的心态前行着。其实谁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观景台,更不知道它到底还有多远。走着走着,终于看到一个很不起眼的指示牌,观景台,可是周围竹子丛生,什么都看不到啊,易信哥指了指对面是上山的台阶,“是不是这里?!”我朝台阶跑过去,往上望望,啥都看不到,尝试性的开始向上爬,也不知道是内心的声音还是啥,督促着我向上。可爬着爬着就放慢了脚步,这梯又长又陡,真心累,爬不动了。终于,爬上了一个平台,四下打量,依然什么也看不到,心里着急着时间来不及,就对易信哥说,要不我们回吧,啥都看不到!当我正准备下撤的时候,看着他向上继续爬了,“都到这了,再爬爬看!”有了他的这句鼓励,我重整旗鼓继续前行,爬了没多远,突然,眼前一片开阔!是的,这里是观景台,我们到了!在这里可以看到木坑村的全貌~~~非常欣喜,没想到就这一点点,景致大不同!还好易信哥最后的坚持,我们看到了你的全貌,也为我此行画上了完美句号。

      看我在辛苦一天后带着胜利者的开心狼狈的傻笑。

      这么大片竹海,这么小座村庄。

      回首再看你一眼,木坑竹海。
      接下来的就是匆忙赶路,本以为就没有后文了,没想到,还有故事。

巧遇 “塔川” 大堵车

      在木坑竹海门口打了个三轮车,本想着时间应该是差不多,可谁知,在必经路塔川遇上了大堵车。因为现在正值秋季,是塔川看红叶的旺季,再加上道路很窄及旅行车的停放不规范,造成了如图全红的堵车,真的是哭死的心都有了。
      我已经买好了三点半的宏村发往黄山北的班车,行李还在村里的客栈,而两点四十我们还堵在路上,这真的是令人绝望啊。

      今年红的比往年晚,本来主要要看的塔川,已只是两次路过。在去年这时候已经是红澄澄一片了,可现在只是依稀几抹红晕。
      其实这次我是为了塔川红叶所以赶在这个时间点出发,没想到,最后它成了我唯一的负面回忆。。。

      看时间来不及了,易信哥下车,带着小三轮穿梭于车辆间,最后杀出重围!虽然依然是蜗牛速度,但是已经很腻害了!再次感谢易信哥。

      最后看到了今天的路程统计,才发现,也许我们只差一点点就翻到木坑竹海了,也许就差了那么一点点的坚持。
      也发现了,最后那段三轮车走的速度和人走是一样的。。。

梦醒——关于花费和住宿

      这次算是圆了我长久以来的一个梦,很赞。路上遇到的朋友们都挺好,有趣,热心,很感动,谢谢你们。那些普通或是不普通的经历,也算是旅途中不小的收获。最后来说说花费和住宿。

      此行算是比较节省的,花费较少,主要都在交通和门票上。

      关于住,我也就是两天,因为是自己一个人,两天都住在青旅,希望能结伴和分享旅途咨询。结果如愿碰到两个好大哥。但是青旅里的多人间还是很冷清的。
      第一天住在 “西递的昆仑客栈”,离后边溪不远,当时没搞清楚位置,绕到大门口又绕回来。我怕天气冷就住在混凝土房子里,和店长住一间。推荐住木屋的多人间,冬天空调开着也不冷,那边比较有feel。

      他家还有个“昆仑小酒馆”,在青旅往大门方向走不远处。晚上可以去坐坐,我就是在那里写的明信片,还和他们老板讨论第二天去哪玩。

      关于成园哥住的一品更楼是个老宅子改造,前段时间杨丽萍来宏村都住的是那,装修确实不错,老宅子就是隔音不好,不过总体还是挺棒的。我就不上图了,携程直接能订。

      第二天住的是 “宏村清和月”,他家也有老宅子,之前已经放图了,很赞,这次我住在老宅对面,下次再去一定要住老宅,体验一番。店家是个有意思的人,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连着阳光房都是他们自己建了,说着连我们这些建筑师都觉得惭愧。。。晚上和几个客人一起聊天,看他们比试下一字,挺热闹。那天多人间就我自己,怪冷清的,不过铺位任选哦~屋子里有天窗,选了个躺着能看到月亮的床位,还是很棒的。卫生间很大,很好用。

      就酱,结束了我的徽州梦,没想到我的这一梦还未结束...真的是太喜欢这里了。看了成园哥的头像,我被黄山的奇石给折服了,于是便有了元旦的黄山行。
      敬请期待我的元旦黄山行,顺带把遗失的呈坎也补上了。黄山真的是值得多次去的地方。

本篇游记共含16890个文字,27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去年四月份本来说去的结果赶上梅雨季节,打算七天的行程看天气预报五天都在下雨,后来没辙改去的丽江,看到你的游记我又一次梦回徽州了,好向往啊……谢谢你给我带来的又一次想去那里的冲动,我现在仿佛都能闻到那里雨后湿漉漉空气的味道了……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2017-02-10 02: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谢谢~ 也很高兴能让你又对徽州行充满期待~那边真的是很喜欢 元旦又去那边了一次 补上了之前没去的呈坎~等三月油菜花开了 还想着去婺源再看看~哈哈 你也可以盘算盘算 在油菜花开的季节去哦

2017-02-10 14: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相关目的地:   黄山   宏村   西递
76669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徽州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235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33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