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徒步乌孙古道,遇见人间仙境天堂湖

58
訫龙 (杭州) LV.15
2017-02-09 23:02 1265/6
  • 出发时间/2016-08-30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800RMB

关于我

85后,水瓶座,曾混迹在广告、媒体圈。玩户外,喜欢自由行。希望能将每一次旅行进行到深度。
个人微博:@訫龙
个人微信:joshuayeh(请说明来自蚂蜂窝)
微信公众号:xinlongtrip

【本人相关游记链接】
《在北极村跨了个年!体验漠河寒冬,感受冰雪童话》
http://www.mafengwo.cn/i/6565232.html
《在动荡的8月前往PG岛,只为那一片蓝毒和PADI》
http://www.mafengwo.cn/i/6317549.html
《南澳大利亚,除了袋鼠、考拉、羊驼,还有葡萄酒和迷人的自然风光》
http://www.mafengwo.cn/i/5525710.html
《30岁人生“遇见&纪念”之旅:历时42天,走过川藏、青藏、甘南川北湘西张家界
http://www.mafengwo.cn/i/3505976.html
香港攻略:带你一日走遍香港知名景点,探寻港式美食》
http://www.mafengwo.cn/i/5524194.html
《3.5天70公里,由西向东,重装徒步穿越乌兰布和大沙漠!》
http://www.mafengwo.cn/i/5522269.html 
《亲子游:带着孩子去呼伦贝尔撒点儿野!滑草、骑马、拔河、挤牛奶、吃烤全羊!》
http://www.mafengwo.cn/i/5696096.html

新疆三条顶级徒步路线

乌孙古道、狼塔C线、夏特古道新疆最为知名的三条顶级的徒步线路,对爱好徒步的人群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每条古道都有数百年沧桑的历史,在这些需要跋山涉水才能通过的古道上曾经走过屯垦戍边的军人、负笈西游的僧侣、远托异国的和亲公主、还有那些逐水草而居的牧人…穿行在这样的古道上,你可以感受到古人留下的气息,山没有变水亦没有变,和当年一样在耳边掠过的山风,和当年一样冰凉刺骨的河水…所有的一切,没有走过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的…三条古道,三种不同的风格。

狼塔C线像是一个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他很直接他很袒露,怀着无比的渴望、冲动、好奇、恐惧……你会轻易的爱上他,想靠近他却很难,爱他的心情在海拔4000米的达坂上上下下,当你无望到快要绝望的时候,他会给你短暂的温柔,当你沉浸于此,希望能够让时间停步,将他的温柔永留心间的时候,他又会给你冰冷的拒绝。

夏特古道像是一个睿智冷峻的老人,在那千万年不曾消融的冰川之下,是你永远看不到底的深沉,唐玄奘在这条路上留下过信仰的足迹,曾经沧海难为水,夏特古道,拒绝温情。

乌孙古道像一个待嫁怀春的少女,养在深闺人未识,她有着天使般美丽的容颜,那山那湖对我们的引力是本能难以抗拒的。当年解忧公主的女儿弟史公主从这里翻越天山远赴天山南麓,嫁给年轻的龟兹王,用爱情的力量,使龟兹成为西域36国之中与大汉最为亲密的友好之邦…因着王子与公主的爱情,乌孙古道,充满了柔情…我不信有天堂,但分明就有走进天堂的感觉,天堂湖不过是一面湖水,但是从它身边经过心就真能被她的温柔所打动。乌孙古道,明白她的心需要一个过程….

乌孙古道的历史

原来生活在河西走廊的乌孙族,由于匈奴族的诱逼西迁,沿着一条鲜为人知的通道进入天山腹地的伊犁河谷,赶走了同样因为匈奴驱逐而迁移到这里的大月氐人,从此在这块肥沃的河谷草原上繁衍生息,人畜兴旺,成为当时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大的国家――乌孙国。据有关文献记载,当年乌孙人西迁所走的通道就是这条道路。

乌孙古国原来面积很大,现新疆伊宁市及附近的昭苏,巩留,新源,特克斯,尼勒克几个县是乌孙古国的一部分,绝大部分被沙皇俄国侵占。龟兹古国是现新疆库车,拜城一带。所说的乌孙古道是指乌孙国到龟兹国穿越天山南北的古道,有很多条,现在的217国道(独库公路)就是当时通行人数最多的一条乌孙古道

乌孙古道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控塔里木绿洲,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历史上许多游牧民族都要争夺这块宝地。公元前的汉武帝为了与乌孙结好而对抗匈奴;隋唐时期西突厥控制天山统治塔里木盆地;唐代西征突厥及与突骑施的交好等,都是通过乌孙古道来实现的。

1945年三区革命军从穹库什台出发,经阿克布拉克达坂,到达拜城的黑英山,也就是包扎墩乌孙古道,以此为基地,转向西攻下了拜城。而在继续向西攻打阿克苏的战斗中,遭遇顽强抵抗和反击,最后夺取了夏特古道南口,经夏特古道返回伊犁

历史象星空一样在闪烁,而古道历经了几千年的沧桑.现在我们再去探寻,就象打开了一本尘封多年的书,从中体会和领略那古道的沉积.....

乌孙古道详细攻略

传统徒步线路A:穹库什台村—包扎墩达坂—科克苏河—天堂湖—阿克布拉克达坂—黑英山山口
传统徒步线路B:黑英山山口—阿克布拉克达坂—天堂湖—科克苏河—包扎墩达坂—穹库什台村

线路评价:从穹库什台牧业村出发沿穹库什台河逆流而上,方向是南偏东,上行直线距离20公里,翻越3660米的包扎墩达坂。沿库诺萨依而下,到达直线距离10公里以外的科克苏河边。过河后顺流而下8公里,拐进左手的阿克布拉克河谷,再上行17公里到达阿克布拉克林管站。继续沿阿克布拉克河谷逆流而上就来到了天堂湖边。天堂湖是一个近4平方公里的小湖,湖面呈靴子状,湖面海拔3100米。

从天堂湖西面的马道饶过湖面,因湖边是陡峭的山体,牧道是牧民在陡峭的山体上凿通的。到达天堂湖的南岸,剧烈的上行翻越海拔390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下达坂进入博奥孜克里克河谷,此河谷蜿蜒40多公里,难行异常,出河谷即到达黑英山山口,也就是徒步的终点。

穿越线路崎岖险恶,特别是溜索过科克苏河惊险异常,是一条高危高难的徒步线路。徒步者要有充分的心理和体力准备,在资深向导的带领下方可穿越。
徒步级别:限制级活动(特惊险刺激+特艰难+美景),8.5级(强度强+险度强+技巧强)。
徒步时间:6天。
徒步内容:峡谷穿越+翻越天山+高海拔徒步+溜索渡河+寻古探幽+涉水渡河。
徒步起点:新疆特克斯县穹库什台牧业村。
徒步终点:新疆拜城县黑英山山口。
推荐人数:3—15人。

必备装备:GPS、地图、指北针。天山以北的特克斯县气候湿润多雨,防雨装备必不可少。高海拔地方气候较凉,保暖衣物必不可少。溜索过河的必备装备。涉水鞋、雪套。

最佳徒步时间:古道已废弃多年,如果人少或装备不足,没有走过此古道的向导,切不可贸然前往。6月初—10月上旬是可徒步时间,以8、9月为最佳。

往返交通:
往:从乌鲁木齐碾子沟长途汽车站每天18:00有卧铺班车到达特克斯县,票价185元,用时16小时。在特克斯租车去穹库什台牧业村,用时4小时。简易的乡间土路,从特克斯县蜿蜒曲折96公里到达穹库什台村。“穹库什台”的意思是大平台子,实属山前台地,100多米深的沟壑象大海里的波谷,向远方层叠延伸而去,实在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平台子。但一路上的景色是典型的伊犁草原风光,山前大台地绿草如茵,平空中在台地上纵切出无数的沟壑,将平静的草原弄的象大海里掀起的波浪,有一种动感的美。羊群和马群洒落其间,加上零星点缀的木房子,构成了一幅完美的高山草原图画,更有那远处的雪山映衬,真的是美仑美幻,让人生出想留下来的念头。最后穿越几条密林中沟谷,一座石桥出现在眼前,桥两边依山旁水散落着近百户木屋,这就是徒步的起点伊犁特克斯县的穹库什台牧业村。
也可从乌鲁木齐租车,可直接到达伊犁特克斯县的穹库什台牧业村,用时20小时。

返:必须事先约好车来黑英山山口接,否则还要再徒步30公里到达黑英山牧业村,方能找到车去库车县或拜城县,从县城有班车或火车可到达乌鲁木齐市。

乌孙古道传统徒步线路
第一天:穹库什台牧业村—海拔2850米小木屋
徒步15公里
从穹库什台牧业村出发沿穹库什台河逆流而上,方向是南偏东,上行直线距离15公里,有很明显的马道,坡度不大,河谷时窄时宽,宽处是优等高山牧场,牛羊成群,木屋点点。到达海拔2850米的最后一个小木屋扎营,有水源,海拔较高气温较低。

第二天:海拔2850米小木屋—包扎墩达坂—科克苏河边小木屋 徒步20公里
从海拔2850米的小木屋出发,继续沿穹库什台河逆流而上,方向是南偏东,坡度开始变大,经过一段剧烈上升,到达海拔3660米的包扎墩达坂。从达坂沿库诺萨依而下,到达直线距离10公里以外的科克苏河边,河边有个小木屋,海拔2050米。.在小木屋旁边扎营,海拔不高,有水源。

第三天:溜索过河—阿克布拉克林管站 徒步25公里
溜索过河很耽误时间,过河后顺流而下8公里,拐进左手的阿克布拉克河谷,沿河谷逆流而上17公里,到达阿克布拉克林管站扎营,有木屋可住,有水源,此处也是深山牧场。
第四天:阿克布拉克林管—天堂湖 徒步25公里
沿阿克布拉克河谷上行,坡度不断变大,这里是深山牧场,有不少的牛羊点缀在河谷间。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树木已不见了踪影,拐过一个弯儿,群山出现在眼前,沿马道爬上一个慢坡,在群山环抱中出现一池碧水,湛蓝无比,像一块蓝宝石镶嵌在群山中,此为天堂湖。在湖边扎营。

第五天:天堂湖—阿克布拉克达坂—博奥孜克里克河谷 徒步30公里
天堂湖是一个近4平方公里的小湖,湖面呈靴子状,湖面海拔3100米。
从天堂湖西面的马道饶过湖面,因湖边是陡峭的山体,牧道是牧民在陡峭的山体上凿通的。到达天堂湖的南岸,剧烈的上行翻越海拔390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下达坂进入博奥孜克里克河谷,河谷蜿蜒曲折,难行异常,下行20公里择地扎营。

第六天:博奥孜克里克河谷—黑英山山口 徒步25公里
继续沿博奥孜克里克河谷下行,过六座木桥,涉水近三十次,河水较深,过河要多人手挽手协作方可。出黑英山山口,乘接应的车到达库车县住宾馆。

特别提示:
1. 11月—5月间两个达坂上积雪很厚,如穿越必备踏雪板;
2. 溜索如果没有,需沿科克苏河逆流而上12公里,有一木桥可过河,但要再翻越两个海拔3400米的达坂,才能到达阿克布拉克林管站;
3. 一定要事先约车来接,否则穿越行程要多30公里,时间也多一天;
4. 此线路最大的危险是过科克苏河,溜索设备要备份。


乌孙古道温泉线(无需溜索)
此线路全程120公里左右,要翻越2座达坂,最高海拔为390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难度非常大,对体力耐力有很高的要求。

【线路行程】:
D1:乌鲁木齐伊宁(火车) 晚上乘火车卧铺往伊宁市。
D2:伊宁特克斯县—科克苏温泉—黄铁矿 早晨乘车到达黄铁矿出发。下午4点左右沿科克苏河峡谷前行,峡谷曲折,行进较费时。约九点峡谷中扎营。
D3:峡谷—两叉河营地早晨09:00出发,沿河前行,进入科克苏河的阿勒佩斯乌侠克沟,上行约10公里,海拔到2350米,在中游一河汊处扎营。
D4:阿勒佩斯乌侠克沟—通关龙脊—刀锋(垭口)—阿克布拉克沟 早晨09:00出发,向东拐入阿勒佩斯沟的一条岔沟。备足饮水,沿山脊路,大幅度上升,道路极其艰难,个别路段只有山羊道,通关龙脊的路段尤为险要。翻过海拔约3660米的达坂,再下降600米,进入阿克布拉克沟后扎营。
D5:阿克布拉克沟—阿克库勒高山湖 早晨09:00出发,道路不难,中午时分就可以到达海拔3000米天堂湖,我们可以尽情欣赏湖光山色。
D6:阿克库勒高山湖—博孜克日格河谷 早晨09:00出发,沿湖西侧绕过高山湖后,向西南猛烈上行,中午时分翻越380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然后一路下行,进入博孜克日格河谷。下午八点,到达主河道扎营,此地海拔2800米。
D7:博孜克日格河谷—库车 早晨09:00出发,一路沿河谷下行,频繁过河约30-40次,有些地方齐腰深,但水流较缓。行25公里左右出沟口。可约定接应车到沟口上车,也可继续步行赶往几公里以外的黑英山牧场找车。当晚乘车途经黑英山乡,赶往库车县。

2016年9月1日,我们一行10人走进乌孙古道……

出行前的准备工作

筹划乌孙古道徒步已有半年之久,随着离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还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带单反,如何精简装备?

这是Naturehike自主研发设计的塔加单层轻量化三季帐,我是其首批测试者之一,9月份产品还未上市(2016年12月份上市销售),产品外观也处于保护状态。

帐篷总重量1kg,是一顶超轻量化的1.5人帐。睡一个人宽敞,两个人也能挤得下,但会很拥挤。

Renogy便携式太阳能充电板,也是这次徒步的测试产品。产品轻巧时尚,易于携带,清洁环保,采用全球效率最高的sunpower太阳能电池,防水晶面适合户外,内置式USB稳压电路,适用各种设备。它不储蓄电量,只要有阳光便可直充,可以外挂在背包上,确实很方便实用。

▲850+P 压缩羽绒服

▲-12℃ 羽绒睡袋

▲EXPED 充气垫 R值4.9

▲单层硬壳冲锋衣

▲Gopro4 Balack(备4块电池 两张64G卡)

▲生命吸管+手台

▲大包50L+小包11L

这一次带的东西不多,整包重量出发前称了一下,11kg,加上到新疆补给些主食、路餐、水、水果,能控制在15KG以内。

抵达新疆

2016年8月30日,乘坐厦门航空MF8229,8:25起飞,经转天津,于16:05准时抵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由于太兴奋,忘记提前网上值机了,被两个大男人夹在中间好难受哇!

下飞机后,与专车师傅联系,前往乌鲁木齐南站附近的汉庭酒店,跟小伙伴们汇合。在酒店里休整了一会,领队“猴子”过来跟大伙见面,互相熟络,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猴子身材显瘦(据说以前不是这样的),年纪比我们大,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户外领队,我们一路上都叫他“侯哥”。

来到乌鲁木齐,少不了去逛逛新疆国际大巴扎,顺便饱餐一顿新疆美食。

这次的队友,从左往右分别是石头、飞鹰、雨桐,另外还有4位上海的朋友是31日下午到达乌鲁木齐。石头来自北京,之前是在网上联系我的,第一次见;飞鹰和雨桐算是老熟人了,曾经一起走过川藏线。

在去寻找美食的路上遇见一维吾尔族美女,石头主动上去要求合影。事后,还问我是不是也想合影,天啊,我真的没这想法,苍天可以作证,主要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哈。

新疆的菜果然硬,我们点了羊肉串、手抓羊肉、土豆牛肉面,味道都很不错,符合本人的口味,特别是手抓羊肉,这一盘少说也有两斤肉吧,才70多块钱,还是蛮实惠的。

8月31日,睡到自然醒,然后下楼吃点早餐。
今天的中、晚餐一起吃,当然少不了手抓羊肉和大盘鸡。
来乌市这两天,发现身份证的使用频次很高,治安不错,美食也很符合我的口味。很多人都觉得新疆的治安不好,其实都是片面的印象,以至于很多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就是这样的。

向着乌孙古道起点进发

2016年8月31日晚上11点多的火车去伊宁,大伙在火车站二楼终于全员汇合了。
领队:猴子
协作:阿依苏
队员:訫龙(我)、飞鹰、雨桐、石头、一哥、鬼先生、Fistan Jin、小马哥

2016年9月1日,早上9点左右,我们抵达了伊宁站,稍微休整下,包车前往琼库仕台,途经特克斯县(中国著名的八卦城),采购了些新疆大馕等食物。一路上风光无限,约17:00抵达徒步起点。

9月1日:穹库什台-6公里处的小木屋

穷库什台村海拔2000米,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琼库什台村距离县城90公里,是一个有300多户、1700多人的牧业村,村内居民以哈萨克族为主。村庄四面环山,房屋依水而建,村里人畜饮水及生活用水均来自库尔代河,河谷较宽,常年水流不止。村民利用水力发电解决了用电问题。该村的建筑多为木结构,是伊犁河谷保存完好的一个木构建筑群,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从穹库什台村出发沿穹库什台河逆流而上,前行6公里左右,就是今日得扎营地。刚进入河谷是茂密的松树林,河谷很宽,水流不绝,马道穿行与树林中,非常清晰。前行不远,河谷突然收紧,下沉到100米以下的深谷里。两边的山势陡峭,山坡上植被非常茂盛,郁郁葱葱,一路上看见不少牛羊。

▲出发,进山

▲阿依苏在采摘野蘑菇

▲一牧民家的孩子,很腼腆

晚上19:40左右,抵达第一个营地,四周开阔,草地较平整,前后两栋小木屋,有水源,但需要往返200米左右,可以问牧民家借个水桶,穿过羊圈去小河谷那边提水,然后烧水煮饭。

新疆的9月,山里气温比较低,早晚温差较大,晚上9点之后,还是乖乖地溜进帐篷吧,因为太阳落山后,呆在外头确实很冷啊!半夜起来上露天茅厕,头顶漫天的星空,脚踩略微发黄的秋草,耳听呜呜的风声,屁股却在感受风吹过的刺骨,那叫一个体验……是不是很有画面感啊!

▲一户牧民家

9月2日:翻越海拔3660米的包扎墩达坂

早上8点,从小木屋出发,继续沿穹库什台河逆流而上,方向是南偏东,坡度开始变大,经过一段剧烈上升,到达海拔3660米的包扎墩达坂。从达坂沿库诺萨依河谷而下,大致行走5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个小木屋,刚好有牧民在,就选择在这里扎营,抵达营地时间为18:50左右。

▲路上的羊圈

▲飞鹰正在鞋垫上贴姨妈巾

▲一哥他们走在后头

▲阳光、草场、羊群

▲过河的小木桥

▲从这里开始翻越包扎墩达坂

翻越包扎墩达坂,对体力是个考验。越往上走,大大小小的碎石越来越多,马道也变得时有时无,要仔细辨认才能判断出马道的方向。侯哥一直走在前头,他就是我们的方向标。

包扎墩达坂视野开阔,峰峦层层,雪山、蓝天、白云相交映,是一个不错的观景平台。

19点之前抵达营地,侯哥说今天让我们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明天要在下午4点之前赶到溜索点,好过河。

这家牧民是两夫妻,还有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小木屋里十分暖和。木屋的右边是羊圈,有800多头羊;木屋的正前方是营地,可以搭上10几顶帐篷;木屋的左边是河谷,有水源。此处营地,取水比较麻烦,需要下到河谷,坡度很陡,一路湿滑,来回得10几分钟。提一桶水上来,要了半条命。

9月3日:科克苏河边-溜索过河

一早起来,天阴沉沉的,看来今天要下雨了。从营地沿库诺萨依河谷而下,到达科克苏河边。下行的过程还算顺利,路不难走。我们于中午12点左右到达河边,原地休息,吃点路餐。

科克苏河,水面较宽,流水很急,河水呈乳白色。由于前段时间的雨水多,河边很多路段塌方了,木桥也被冲毁了,无法按照原来的道路前往溜索点。从下图可以看到,河边已经无路可走,我们只好翻爬河边的的小山头绕道过去,差不多两公里路,但不好走。有些地方很陡,很窄也很滑,主要是小碎石多,稍不留神,一脚踩不稳,很有可能直接滚下山崖,掉入湍急的河水中。

▲河边已无路可走

终于下到科克苏河边,继续前行,经过这一段乱石路,就快到溜索点了。

下午四点,我们准时到达溜索点。要说乌孙古道上最坑的就是这个溜索,价格也是经常浮动,200元、300元、400元、500元、800元……不等,有的驴友为了过河,每人付了1000多元。所以,要找熟悉乌孙古道的领队,他们经常走这条线路,跟牧民常打交道,互相之间比较熟悉,基本上200-300元/人就能谈下来。至于那些被宰的,往往是AA组队的或是独自穿越的驴友。

看这河面,这么急的水流,如果不溜索,还真是无法过去。即使你游泳水平再好,也不要轻易去尝试。我们两人一波,背包分开过。过了河,就到了今天的营地。面朝溜索点,右手边就有清澈的水源,是这一路上取水最方便的营地了。

9月4日:营地-阿克布拉克河谷-天堂湖

一早起来,天气出奇的好。今天的营地是天堂湖,老天眷顾啊。
昨晚在营地的时候,侯哥就提醒我们,今天上午要穿溯溪鞋,要涉水过河。吃完早饭,收拾好装备,我们沿着阿克布拉克河谷逆流而上,走独木桥,趟水过河,刺骨的冰冷啊!

沿阿克布拉克河谷上行,坡度不断变大,这里是深山牧场,有不少的牛羊点缀在河谷间。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树木已不见了踪影,拐过一个弯儿,群山出现在眼前,沿马道爬上一个慢坡,在群山环抱中出现一池碧水,湛蓝无比,像一块蓝宝石镶嵌在群山中,此为天堂湖。在湖边扎营。

阿克布拉克河流水很急,冰冷刺骨,由于许多桥梁被冲毁,我们只好来回涉水过河,有好几个地方河水漫过大腿。过河的时候登山杖一定要抓力抓稳,以免让水流的力量给冲掉,前后队员之间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最合适的距离是后面的队员伸手够不着前面的队员的背包。为什么呢?因为后面的队员如果站不稳,会下意识的伸手够前面的同伴,这样很可能造成两人都落水,再加上这么急的水流,会有危险。

幸好有黑英山卡迪尔的马队一路护送,每到水深的地方,都会让马匹在前面挡着,确保安全。有的小伙伴是骑马过河的,当然不会是免费的啦。

根据走独木桥的姿势和速度,就可以看出大家的平衡性如何。马夫卡迪尔是最厉害的,穿着胶鞋,几乎是跑着过去的。

▲山里的野蘑菇,应该是有毒的

在此处过完河,今天就不需要涉水了。大伙在这里休整一下,换上徒步鞋,继续沿着阿克布拉克河谷上行。

▲忘记叫啥了,挺好吃的,可入药

中午12:40左右抵达阿克布拉克林管站,有木屋,很多驴友会选择在这里扎营,此处也是深山牧场。我和飞鹰他们,选择来河边坐着,洗苹果方便,还能晒太阳。此处海拔2850米,9月的太阳还是很毒的,晒一会就想睡觉。

中午路餐吃好,休息一会,继续上行。从这里开始,坡度越来越陡,前行的速度慢下来,队员之间的距离也拉大了。

下午2点半左右抵达这个高山小湖泊,有一块凸出的岩石,犹如一个跳水平台,垂直矗立在湖边,站在上面,张开双手,做一个起跳的动作……湖面到岩石顶部,目测高度至少有8米。我们在此处休息1个小时左右,主要是等后面的队友。

等与后面的队友汇合后,我们继续上行,遇见羊群,在它们中间直插而过,到这里已经没有树木了。沿着马道上一个缓坡,就能到达今天的营地-天堂湖。

下午6点,我们先头部队终于抵达美丽的阿克库勒湖,也就是驴友们心中的天堂湖。
这是新疆地区比较少见的大型湖泊,湖畔有草原、雪山、冰川。它紧依着阿克布拉克达坂(天山主脉),给人感觉就像是到了“东天山”——博格达峰脚下的天山天池一样,而且风景更胜天池一筹。

▲趁还没日落,支起帐篷,晒晒睡袋

Naturehike 塔加这顶帐篷,在海拔3100米天堂湖的测试结果还是非常理想的,虽然一早起来账内有凝水现象,帐底却很干爽,考虑到单层三季帐,再加上新疆的高山里头,还是可以理解的。至于防水性,这几天晚上没怎么下雨,20D涂硅面料,相信不会差的;至于防风性,个人觉得要比云尚、征途好。

这几天的露营,有几个小伙伴觉得晚上睡觉很冷,而我却热得想掀睡袋。归根结底,还是我这次带的睡眠系统三件套:Naturehike塔加、EXPED充气垫(R值4.9)、Marmot羽绒睡袋(850P)。

在天堂湖,吃羊肉,已经成为徒步乌孙古道的传统,几乎每一波抵达这里的驴友,都会让牧民现杀现煮一只羊,改善伙食,补充能量。

9月5日:翻越最难的阿克布拉克达坂

天堂湖是一个近4平方公里的小湖,湖面呈靴子状,湖面海拔3100米。从天堂湖西面的马道饶过湖面,因湖边是陡峭的山体,牧道是牧民在陡峭的山体上凿通的。

早起看天堂湖的日出,煮点粥,8点钟准时出发。今天是最虐的一天,翻越海拔390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遭遇了雨雪冰雹,越往上风雪越大,风吹过来,身体都在摇晃。下达坂进入博奥孜克里克河谷,一路都在下大雨,到谷底才渐停。河谷蜿蜒曲折,河滩碎石难行异常。今天走了近30公里,晚上8点,在河谷中找了个有松树的开阔地扎营。

▲天堂湖的日出全景

天堂湖的早晨,很安静,很美,婉如一个仙女。侯哥说,我们这次人品大爆发,进山的这几天,天气都不差,还能看到天堂湖的日落和日出。之前看过很多驴友的徒步乌孙古道的游记,天堂湖的照片都是阴天或是雨雪天气。

早餐后,收拾好装备,我们沿着湖边的栈道开始环湖徒步。

这是卡迪尔马队的联系方式,居然在天堂湖这里打起了墙体广告。要去乌孙古道的户外俱乐部或者领队,需要全程马匹服务的,可以找他哦。

这应该是一路上,飞鹰给我拍的最有水平的一张照片了,哈哈……

遇见羊群过道,目测有500多只,我们在此等它们通过后再前行。

每一个来过天堂湖的人都会在此留影,驴友都称它为“老虎口”,人站在那里,就像站在老虎的嘴里一样。其实,再仔细一看,你会发现头顶上是一张人脸,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有下巴、有头发,越看越惟妙惟肖。就这样眼睛静静地看着湖面,嘴巴微微张开,没有喉结,是一位美丽的姑娘,仿佛在述说着王子与公主那流传千年的爱情故事。

环湖栈道,是以前的牧民在岩壁上开凿出来的,道路狭窄,通过的时候不要只顾着看风景,要留意岩壁中突出的石块及脚底的碎石,避免滑倒或碰倒。要牢记“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户外活动,安全第一。

再见,天堂湖。
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要攻克海拔390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了,迎来进入乌孙古道以来最难的一段路。800米的爬升,全是碎石坡,踩下每一步都要往后滑一下,双手拄着登山杖比平时要更用力。中午12点,趁着天气晴好,我们没有吃路餐,而是先开始爬升。

下午1点半左右,我们抵达这个碎石滩,就地休息,吃点路餐。此时,天空中乌云密布,不敢停留太久,等后面的队友抵达汇合后就立即出发。从这里开始,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翻越阿克布拉克达坂。

鬼是我们10个人中负重最重的,年纪轻,体力好。我们跟着侯哥走马道,他则很多路段选择直线上插,那可是碎石坡啊,还是蛮佩服他的体能的,不过这样过的爬升方式应该更消耗体力吧。说道徒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习惯的节奏,按照自己的节奏走往往会更省力。鬼不习惯跟着别人的后面走,其实我自己也是一样的,不习惯离前面的人太近,按照自己的节奏行进。

徒步的时候,前后之间还是要保持安全距离的,至少是一只手臂加上登山杖的距离。有些驴友登山杖使用习惯很不好,一不小心,就会戳到后面的人。另外,譬如走这种碎石坡,跟的太近,前面的人一脚踩滑,他自己没事,跟在后面的人很可能会被碰倒。

下午5点1刻左右,风云突变,刮起大风,伴随着雷暴下起了冰雹,而且是越下越大,给爬升无形之中增加了难度。此时,距离阿克布拉克达坂的垂直距离已经不足百米了。风刮地我直摇晃,微微侧身迎着侧风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双手握紧登山杖比任何时候都用力,在下午4点10分左右成功翻上了达板。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眼睛瞪得这么大自拍,但还是看得出一脸的疲惫。哈哈……
下达坂的路相对好走,下行的速度也很快。下午5点50左右雨雪停了一会,但接着就下起了大雨。

下雨,再加上一路折腾,真的没啥心思拍照了,就想着赶紧到营地,喝点热茶,吃点面条,早点休息。

达博奥孜克里克河谷底,雨水才停。前段时间的大雨,造成很多地方坍塌,我们行走在碎石滩上,从河道左边走到右边,从右边走到左边,也不知道往返涉水了多少次,临近天黑时才抵达营地。

中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一个人经过一处牧民放羊的地方,被三条黑犬围攻,它们围成一个三角形,而我身后就是河流,当时那个紧张啊。拿着登山杖,眼睛死死的盯着它们,一刻也不敢放松,慢慢向左侧移动,找一个坡度缓的地方下河道。本以为进了河道,它们就不会追来,结果还是继续跟着,越来越近,没辙,只好涉水到对岸,就这样走出200米开外,它们才停下来。在我后面的一哥他们也遇到同样的情况。走在我前面的,凭借马迪尔的勇猛,顺利过关。其实说来也很简单,捡起石头砸,它们就怕了,不敢上前。我们也是没经验,下一次就不至于这么囧了。

此处的营地,有一对羊角,但无法带出去,因为新疆的检查站很严,一旦被发现,吃不了兜着走。不知道这是不是野生羚羊角,如果是,那可是名贵中药。具有平肝息风,清肝明目,散血解毒之功效。常用于肝风内动,惊痫抽搐,妊娠子痫,高热痉厥,癫痫发狂,头痛眩晕,目赤翳障,温毒发斑,痈肿疮毒。

赛加羚羊,分布于新疆西北部的边境地区,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2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3.1——极危(CR),严禁狩猎。

9月6日:博奥孜克里克河谷穿越

昨天把大伙折腾地够惨,早上9点左右从营地开拔,继续沿博奥孜克里克河谷下行。登山鞋昨天已经湿透了,我将它挂在背包上,换上溯溪鞋,一开始在碎石滩上走着脚掌疼,后来就麻木了,没啥感觉了。这一天下来,只过了两座小木桥,其它的木桥都被河水冲毁了,涉水30多次,于晚上8点之前抵达距离黑英山出口还有5公里的营地。

博奥孜克里克河谷蜿蜒曲折,此处大拐弯全景还是很不错的。到达这里,移动和电信的手机已经有信号了,但不强,文字消息可发送。

今天的营地距离黑英山出口仅有5公里路程,有一户牧民,附近有很多沙枣树,红彤彤的果实吃起来酸甜可口,能补充人体所需的维生素。营地就在河谷中,视野却很开阔,地面也很平整,是这一路来除了天堂湖条件最好的营地了。不过,离水源地也是最远的。博奥孜克里克河水是乳白色的,我在河道内侧找了经过沙子过滤后清澈的水源,不过很小,只能用矿泉水瓶一点一点地接满。

晚上,我们围在一起吃。一路上来都是煮面条,今天终于可以改善一下伙食,吃上了一哥做的大米饭。还没开吃,就刮起了大风,我的露营灯挂在树上也是不停地摇晃;等终于可以开始吃了,就下起了雨,大伙赶紧吃完就溜进帐篷,锅碗瓢盆只好等明早起来再洗了。今晚的风雨有点大。

9月7日:黑英山山口-库车-乌鲁木齐

早上起来,发现天已放晴。昨晚的风雨还是蛮大的,帐篷经受住了考验,一点问题都没有。由于今天路程比较轻松,大家吃完早餐,收拾好装备,9地点多才出发。依然穿着溯溪鞋,涉水多次,于11点之前抵达黑英山出口。虽说是5公里,从走的情况来看,应该不止。

黑英山山口尚存有一些戍堡、烽燧和关隘遗迹,比如在博孜克尔格出沟处河谷两侧的崖壁上,存有东汉永寿四年(公元158年)龟兹左将军“刘平国治关亭颂”汉文隶书刻石、博孜克尔格古营盘、碉堡遗址。至清、民国时,该古道均有人通行,清政府平息大小和卓叛乱时还曾利用过。

上世纪40年代,伊犁民族革命军(三区革命)沿此路一周到达拜城的黑英山,奇袭攻下拜城县,并继续向西威胁阿克苏。后遭遇了当时国民党军队的顽强抵抗和反击,兵败后又夺取了夏特古道南口,经夏特古道返回伊犁

我们在“刘平国关城诵石刻遗址”碑刻前集体合影。提前联系好的接车师傅已经在此等候,并给我带来了好几个新疆当地的大西瓜,在山里呆了6天,看见西瓜两眼发光。

稍微休整一下,我们驱车前往库车,一路上各种安检,抵达库车已是下午4点多。大伙聚完餐,出去市场买点当地的特产,然后乘坐晚上的火车回乌鲁木齐

本篇游记共含11803个文字,26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棒!

2017-02-14 11:44

引用 RoganLee 发表于 2017-02-14 11:44:46 的回复:

棒!

回复RoganLee:谢谢

2017-02-14 11:5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訫龙 的图片:

2017-02-17 16:45

引用 訫龙 的图片:

2017-02-20 05:02

引用 amyangyang 发表于 2017-02-17 16:45:16 的回复:

回复amyangyang:谢谢

2017-02-20 14:33

引用 随心随意 发表于 2017-02-20 05:02:03 的回复:

回复随心随意:谢谢

2017-02-20 14:3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