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尝鲜要趁早-2017年春节缅甸15日游记

20
joy (深圳) LV.13
2017-02-10 10:45 1119/7
  • 出发时间/2017-01-19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000RMB


先上干货
非常有用的:maps.me(离线地图)、湿纸巾、防晒霜、拉肚子的药、头巾或口罩、墨镜

可能用得上的:充电宝、伞、转换插头、洗漱用品、烧水壶、创可贴

完全无用的:防蚊水、手电筒、其他药品

汇率:曼德勒机场的最好1399,仰光机场1355,仰光金塔1361,仰光酒店1370。仰光消费基本1万K等于一美元,其他地方就要按实际汇率计算,一般是按1350算,大酒店会按1400算。
有银联标志的ATM机机场、车站、酒店、大街上到处都有

网络:沿途除了徒步的山上没有WIFI,就数茵莱湖的网络最差,其他地方酒店的网络都不错,只是有的只能在大堂用。山上有手机信号,买本地卡的话上网也没问题。

电:除了蒲甘一个晚上停了一小时电,其他时间电力供应正常,VIP夜巴、游轮座位都配有充电插口。

空调:除了徒步的山上,酒店房间都配有。

冲凉:酒店都有热水,水大温高。

饮水:部分酒店每天提供一支瓶装水,配有烧水壶,有的配有公共饮水机。

车票购买:除了JJ的VIP可能没票,其他VIP和普通巴士当天都可买到票,一般酒店代订的贵一点儿,在街上旅行社订也很方便,包车时请司机带到车站直接买最便宜。

租车费用
仰光机场到苏雷塔附近,报价1万,一般8千,最低谈到5千
  仰光车站到机场,开价8千,5千讲到4千,同车一对情侣谈好车到机场附近的酒店,两个人6千,愿意搭我。的士司机们不干,坚持要两个车走。僵持了一会儿,司机提议我付3千和他们同车走。摩托车开价3千。

蒲甘租电单车,单人6千;单车1.5千

蒲甘坐船到曼德勒,报价32刀,讲到28刀,不含两餐24刀,船上餐单价格4刀左右。

曼德勒包摩托车游城外一天1万3,城内8千;仅看乌本桥日落加送车站7千

茵莱湖包船,无购物,从日出到日落2万5,可坐4-5人

徒步,三天两晚39刀(实付3万9,相当于29刀),两天一晚35刀

物资与费用

出发
  香港快运香港仰光机票,提前在网上值机,第一次分配的座位太靠后,没要,退出。后面又试了几次,最终确认了给的最靠前的座位。这点儿比亚航好多了,亚航自助值机分配座位后再也不会改。
  早上七点多的航班,前一天晚上即到机场,凭打印的登机牌进入候机楼,24-26、34-36登机口有躺椅,还可以找到不少三连位中间无扶手的,都可以躺着睡觉,在香港机场过夜的人真不少。
  自助值机的好处是行李不称重,不用查是否有离开到访国的机票。后面遇到一个浙江男生说他每次柜台办登机牌都被要求出示离开的机票,不然不给办登机,逼他不得不临时订票。
  19日清晨,航班起飞前两个小时才给出登机口,候机时地勤询问哪些人是自助值机的,需要拿护照到登机口在系统里验证。验完证,继续等。地勤主动过来说航班未满员,可以免费帮我托运行李。顿时感觉快运好任性,甩亚航几条街。
  我廉航出行向来21寸箱随行未买过行李。几次办登机时看到隔壁交的行李费比我机票还高,感觉赚好多。
  机场躺椅

抵达
  除了入境卡,飞机上填的申报单无效,入境柜台另外给了一张单重新填。入了境按照攻略先去信息中心拿了一张地图,日语的。各家银行汇率扫了一遍,最高的一家排队最长。回程时换未花完的钱时汇率变化不大,变成buy:1359,Sell:1361。
换好币和两个香港女孩拼车,一个酒店1万,两个酒店1万5,香港人觉得好便宜,没讲价就同意了。结果两家酒店在同一条街,还硬是被出租车司机收了1万5.

  下次去,不会打车了,浙江男就是按照网上攻略只花了300:从机场出来向左转(国内航站楼的方向)步行5分钟左右,会看见很多皮卡车,乘坐到“Sel Mile Gone”公车站,费用为100K,然后转乘5 1路车(150K - 300K )市区中国城( ChinaTown)。除了51路,还有很多其他的公交也可以到市内,听见工作人员叫“Sule”的,都可以上车,到苏雷塔。

   第一次旅行出发前没有订好全程的酒店,看了N多攻略,大致计划是仰光-蒲甘-曼德勒-茵莱-仰光。实际见下图,从曼德勒到格劳,多了一段徒步的行程

仰光

仰光
  订的Space Boutique Hostel(空间精品旅舍),订单打印出来的竟然只有中文店名,没有英文名,站在地址所示的位置找不到酒店,友善的商贩们拿着订单热情讨论指路,好心肠的另一家酒店门房带我穿过整条街送到旅舍楼下。虽然还是上午,有空床,接待生很快办好手续安排了床位。
  第一感受:攻略游记的好多信息已经过时,日新月异的国度。空调整日开着睡觉盖厚厚的被子,热水又大又烫,街头满是边玩手机边走路的当地人,网络好的让大家或躺床上或在休息室各自沉默的搓手机,完全没有交流和出游的兴致。咖啡机的咖啡很好味,逐一口味牛饮瘫躺着搓机。

中国城街巷穿梭想起加德满都,扑面而入的印裔人和狭小杂乱的店铺

  触目皆是笼基男,正午寺院里或无忌横躺酣睡或三两放空面佛,公园里街道边无所事事闲坐,出乎认知的高密度的槟榔摊,摊主不分男女老幼,生意都蛮兴隆

 颜色鲜艳的冰水,只观不敢尝

大街小巷一天到晚都有人闲坐叹咖啡,小女孩独自来享受

  手机已经很普及了

平板也常见

一走就走到苏雷塔,门票3刀,付了3千,谨记把拖鞋随身带着,可以从任意一个出口出去,不必费劲找放鞋的出口,交保管费,还好只遇到这一个帮你把鞋收起来强制收费的地方

苏雷塔附近瞎逛,穿过一条条街,扫过无数的食摊餐厅,食物或浑浊或油腻,没有勇气尝试。终于有看着略略顺眼的坐下来,味道很不错,所有的胆怯,犹豫,坚持与希望都是值得的。苏雷塔往唐人街方向,两三百米远的这家饼店,薄饼和咖喱值得推荐,门口一直有人打包饼。店对面有一座高高塔,很好找。后来在公园旁边夜市吃的印裔人炒面更是物美价廉。

本来想打车去大金塔,被公交站此起彼伏喧闹嘈杂的拉客声吸引,试着指指地图上大金塔的照片,被让上车。苏雷塔附近很多车都经过大金塔,只是下车后走的远近不一,认准高高的塔尖方向就能走到。200,车上会说英语的本地人告诉我票价,还在到站前好心提醒我下车。在金碧辉煌的塔林间从黄昏坐赏到日落、华灯初上,喧闹的是游客,虔诚的信徒静静坐在偏僻的小塔里做功课

第二天要坐夜巴去蒲甘,问服务员怎么打车去便宜,她看了车票写了张纸条给我,让我走到苏雷塔旁边白色的市议会大厦旁边找纸条上的的士,把纸条给司机看,送我到对应的车站,只要1500。大喜,网上说打车到汽车站要8千的。

车票是出发前看贴,说VIP夜巴旺季人多可能没票,加微信订了票,说JJ的140元可是没票,订了另外一家120。实际上除了JJ家,其他家VIP到了在酒店当天都可以订到,便宜很多。
  逛到下午回酒店冲凉,准备坐车去车站,另有一对西班牙情侣也在准备出发,问他们去哪儿,也是蒲甘,告诉他们服务员提供的坐车信息。他们很不相信这么便宜,行李又多,还是要打车,问的价格7-8千,犹豫一番,保险为上,决定和他们拼车。5点半出发,塞了一路,7点到车站,车8点开。
  邻座是个浙江男生,一番交流,有了下面的价格比较表,费用差别之大,极大地激励我暗下决心,消费要本土化,实际很汗颜

蒲甘

蒲甘
  凌晨四点多抵达,一下车就被拉客仔围住了,问要不要坐车去看日出、去酒店。和同车的两个中国女孩一起问价格,一万一人看完日出分别送酒店,讲到八千,她们要等JJ车上的另一个中国女孩。浙江男听了价格就走到一边。JJ车到了,人也过来汇合了,拉客仔劝我们不如20刀一个人包一天的车游蒲甘,她们三个答应了,我觉得初来乍到,不知道什么情况,不想这么快决定,只想先去看日出。拉客仔立马翻脸,说如果只看日出收一万。坐JJ车的女孩嘀咕了一句:出来玩,一百多块钱都不肯花。怒,就你钱多,转头找别人去了。和旁边的一对越南情侣和日本男生拼了一车,七千每人。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浙江男仍然驻留在车站,不知道最后花了多少钱到镇上。他原说车站就在良乌,准备走到酒店的。

  车行没多久停了下来,交景区费25刀,付了2.5万,这是在蒲甘唯一没有按汇率算的一笔支出。后面酒店、船费凡美元报价,分别乘1350-1400不等。

  司机直接把我们拉到许三多塔,五点左右,塔上已经站满了人,只能见缝插针。长枪短炮一直拍,黑漆漆时拍射灯下的佛塔,拍头上弯月,然后是黎明前的曙光、日出前的霞光。等到近七点,热气球一个个的升起飘过,太阳慢慢出来了,晨曦照耀着被薄雾笼罩着的丛林佛塔,飞鸟不时掠过。

       番外:你想为我留下记录,我只想沉浸在当下
  日升高空,热气球也消失了,瑞山陀塔上人潮散去良久。一直静静偎依在旁边的情侣突然争执起来。
  愤怒女:这里非常非常漂亮,但是我不想拍照
  委屈男:我想为你拍特别的照片
  伤心女:在如此非常美丽的地方,我很感动,只想看风景。你总是blablablabla
  弹幕飘过:猪头,究竟你辜负了多少良辰美景?
  男张口结舌:I…… I……
  女哭泣着:你怎么就不能和我一起enjoy the place,一直拍照,一直拍,拍了那么多的我那么多的我,为什么不能陪着我just enjoy it.with me orlet me alone,no picture.
  千百座佛塔齐唱: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接着大小塔分成两个声部,错开二分之一拍,大塔浑厚深情,小塔清丽伤感分别齐唱:不懂我的心

  前一天哼哧哼哧踩了一下午的单车,羡慕那些骑电单车的人。第二天鼓起勇气,在凌晨乌漆麻黑的街道上,老板演示了开锁启动,我试着照做,滑行出两三米刹车,秒会开电单车。好嘛,在家还老想着专门找时间借车学习。  
  后来路上遇到不少旅友,聊起来,大家都是在蒲甘学会骑电单车的!  
  享受着塔庙间龟速滑行,塔林里盘旋绕观。第一天一遇沙路就紧张,多次在松软的细沙中摇晃着逃过劫难,结果倒在小石子路上。第二天沙路沙里去,石路石里去,窄田埂、坎坷荒地都勇猛直闯,只要小心自信,不过是颠的屁股疼而已。
  石路摔倒时,远处几个玩耍的小孩马上跑来帮忙扶起车子,推出坑道。停好车,一西女呼啸而来,“小心前面的路!”话音未落她已驶过危险地段,回首惊恐地高声叫“前面都是这样的路?”
  车子无法启动了,反复尝试无效,帮忙的小女孩指着他们跑来的地方示意我可以推去求助,so far so danger,摇摇头,徒劳地左看右看,东按按西摸摸,小女孩飞快地跑回去,领着一个小伙子跑来。他会修车?所有的小孩都眼神坚定的点点头。果然,他试了几试就发现是右手闸根摔断,把断口捏住即可发动了。愉快地谢过他们逃离险路。
  第二天回程突然觉得车子晃晃的开不快了,以为是电力即将耗尽乏力罢了,想着慢就慢吧,只要能坚持回去就行。还有十分之一路程的时候,一个西仔截停我,示意后轮胎爆了,啊,原来是这个原因车晃。我说没多远,可以开回去的。他严肃的劝说会有摔倒的风险,不如载我去车行,让他们来解决问题。嗯,路边做工的人看我妄图自己把车推上行人道,马上过来一前一后抬它上去。轮胎是被小铁钉扎破的,换胎时他们一直围观着,帮手递工具松螺丝,车修好了又帮我抬下去,非常理所当然。

  良乌镇上第一餐走进一家茶餐厅指着邻桌的拌面叫了一份,味道很不错,后面每餐都来它家,看着其他人的东西感兴趣了,就征得许可后拍照,下一餐尝试,没有失望过。他答,炒米饭啊。又问,中国人?答,香港人,加了一句,在外面旅行,不知道点什么的时候,蛋炒饭是最保险的。后来在茵莱这样做的时候转述给新加坡女孩,却被鄙视了:跑这么远吃蛋炒饭?太不值了。
  吃到炒米饭时,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缅甸食物是走过这么地方让我觉得很满意的,因为可以吃到很多蔬菜!无论点什么,都配有蔬菜,或者混有蔬菜。想起尼泊尔巴德岗,在一家炒面放洋葱、圆白菜的小店,跟厨师怎么都说不明白只炒蔬菜,只好盯着他操作,及时提醒:fire noodles, no noodles!

       经验分享:等日出的时候铺一个毯子在地上站着会暖很多,许三多上撩妹泡帅哥的人太多,太闹了,不如在白天周游的时候留意可以攀登的塔,人少安静。比如布勒迪 Buledi看日出,热气球就在眼前,近得可以和上面的人打招呼;狄罗明洛Htilominlo塔看日落,有成群的燕子在前面飞来飞去。
  白天逛的时候没有刻意找哪个塔,骑着车,看到有塔就拐进去,出来继续找下一个。看日出日落要定位时google完全帮不上忙,遇到两个被问的帅哥用的都是maps.me,回酒店果断下了,一天光噻不再找不着北了。
  疑问:为什么一些佛塔放了那么多时钟?多是不走的。

伊洛瓦底江

蒲甘躺到曼德勒
        决定坐船去曼德勒前犹豫不决,船票比车票贵四倍多,时间多花三倍,嘈杂拥挤的硬座位十几个小时无法好好休息,但还是想多尝试尝试。万万没想到是比夜巴还舒服的躺椅,有充电插座,整条游轮乘客只有五大两小,比工作人员还少!船费包早餐、午餐,早餐是面包炒蛋,午餐有土豆浓汤、鱼或鸡饭、焦糖花生芝麻饼和山楂片的甜点,似模似样的吃完一道上一道,味道却远不如街上小摊小店的。
       从曼德勒蒲甘的船上坐满了客人,可能是因为顺流乘船时间短点的缘故。两船相遇,船员把船靠在一起聊了会天才分道扬镳。

  船行平稳,不看水面以为静止的。在甲板吃完早餐,请侍应生关了尾灯,观星赏月。都忘记星星会眨眼睛了,一闪,一闪,亮晶晶。一颗两颗三四颗
  流星滑落时只来得及尖叫一声,哪里想得起来许愿
  忽然一颗星星挂在月亮下面好久好久,原来挂着弯月打秋千并非凭空捏造。

  长河日升前,透明的天空,深深浅浅灰色的云,非常喜欢这样的构图。在热带高空看到霞光照耀下茫茫的静谧雪原,啊,雪山上可有飞狐?云朵被粉红色镶嵌时好像看到泸沽湖情侣树那片海

  早上五点半开船,黄昏六点左右下船,甲板上晒着太阳躺躺,船舱里充着电躺躺,半梦半醒地观赏伊洛瓦底江上船运、人们的生活与出行、两岸风光,慵懒得连挂在胸前的手机都不肯拿起,只用心记下,彻底地放松,放空。

曼德勒

  快到码头,船员问我酒店名字,说可安排的士,五千。切,从蒲甘曼德勒的车费才八千,拒之。岸边的士报价三千,摩托车报价两千,讲到一千五坐上摩托车几分钟就到了。摩托仔积极预约第二天的包车服务,城内八千,城外一万五,还留下电话。
  放了行李外出觅食,才七点,街上颇为漆黑,没几个人。三走四走,不经意间走到夜市,左看右望,举棋不定,停在一家挺多人光顾的米粉摊边看摊主操作,被刚刚吃完的顾客盛情邀请,坐下来。看他们往米粉上浇各种浓稠的液体时以为会很甜,不料竟然是咸的,味道还不错,价格更是便宜,200 or 300!

  第二天酒店的早餐更是丰盛,仰光遇到一个广州女教师,曼德勒进,仰光出,说酒店早餐从曼德勒蒲甘再到仰光,一路缩减,信哉。

  晚上临睡前上网查看第二天有什么去处,忽然就对寺院古城没了兴致,遂决定减少在曼德勒的停留时间,去徒步。早上问前台哪儿可以租电单车,被告知曼德勒没有电单车。后面的卡劳和茵莱也没有电单车,只有单车和摩托。一出门就被一个刚送客人过来的摩托仔缠上,报价和昨天的一样。随口还了城外一万二,他坚持一万三,想看看周边街上有没有旅行社,订去卡劳的车票(酒店报价12刀,乘以他们结算的汇率1400,一万七),继续走。他问我在找什么,告诉了他,他说,可以带我直接到汽车站买车票,到卡劳1万。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打开手机输入价格确认。于是说好先到车站买票,城外一天,乌本桥看完日落送回酒店。
  曼德勒特色,随时可遇到沿街化缘的尼姑,有的店家把米饭或米袋放在门口,凡有经过,即布施。在乌本桥边闲坐,几个托钵小尼姑经过,请她们吃枣,每个人过来拿两三个意思意思,非常的不贪。
  第二天只想看日落,被摩托仔极力推荐的帕多奇塔Pahtodawgyi Pagoda,因地震塔顶削减了三四层。马哈根达杨僧学院飘逸着酸溜溜的番茄汤味。实皆山顶每个佛厅各有特色。

Chan Mya Shwe Pyi Busstation ,shwe man thu公司买的车票,到卡劳1万,晚上七点半发车,凌晨一点左右到

  午饭后不想坐船去茵瓦古城,早早去了乌本桥边休息,等落日。一月河水退了,不用租船,在河滩上即可观赏到天幕投影

  日落后时间还早,决定去看木偶戏。摩托仔问了同伴地址,停下来时看着小小的门面,又是不相信,先到柜台确认买票了才付车费。如果英语不是太好,不建议来看,一个小时的演出,每一段英文介绍的背景基本都没听懂,看得稀里糊涂。为了迎合游客,前半场基本都是打戏。看出味道的唯有木偶模仿同台真人动作的那段。

  第二天除了日落,什么都没有兴趣,无目的游走。住在kaing nann market附近的农批市场旁,抬脚就到了市场,扑鼻而来无数种味道,香的臭的甜的咸的鲜的酸的辣的油腻的,各味道或者单独而来,或者三三两两混合着来,每呼吸一次,都变化万千。啊,像黄蓉做的“玉笛谁家听落梅”,酸和甜是一般滋味,臭和酸又是一般滋味,而空气中何止五种基本味道,变化起来自然无穷,味道之丰富,不断拓展嗅觉疆域,更新认知记忆。沿途看过去咸鱼、干虾,酸笋,泡菜,身份不明的腌渍物……不知道鼻炎患者来到会不会被刺激得痊愈。
  奇怪,此前在仰光,后来在卡劳都有逛类似的市场,都没有如此大味!

  街头抽奖,隔一段路上不是人群围着买,就是已经结束留下满地开奖后的纸屑

  曼德勒是迄今到过最歧视女性的地方,佛教寺院不让女性接近佛像、贴金,清真寺干脆拒绝女性入内。在82街,Nay cafe附近的清真寺对面发现一家印度饼店,奶茶非常滑,细细品味,真真只有如丝般顺滑可以比拟。打包的络绎不绝,还有人拿了保温瓶来打包。在店里时,小二不停搅动一桶牛奶,这是滑的秘诀吧。下午继续逛时,还特意试了其他家的奶茶,完全没法比。

  像个游魂一样在曼德勒街头飘荡,不断有摩托仔问要不要坐车,大多时候摇摇头,偶尔停下来问问乌本桥看日落再送去车站多少钱,报价都是一万。后来遇到一个很努力讲英语的,讲到七千。约四点半去酒店接,他提议四点出发,带我去看一个很特别的塔,于是二游帕多奇塔。
  这天河滩上站满了游客,一队四川人一队香港人喧嚣地不停换位互拍,吵死人了。

       六点多看完日落,去巴士站坐七点半的车,时间太充裕了。有一家快车公司的候车室高大上,提供热水,洗手间很干净。

卡劳

  感觉车在山道上绕了又绕,夜里一点抵达卡劳,被车上服务员叫醒,只有我一个人下车。超冷!还好有Maps.me,拖着行李跟着导航走到酒店,叫开门,同意多付半天的费用开了房。
  早餐邻座是欧洲哪个小国的一对退休夫妻,在卡劳呆了两天,问他们有什么可玩的,他们说徒步去茵莱湖的人太多,。只在附近徒步了一天。饭后帮我向前台要了张地图,指出他们徒步的地方和方向。

       饭后先去镇上订徒步,感觉像阿里环线上的小镇,只有几条街,人少,空气清冽,天空湛蓝,阳光明亮照在身上暖暖的。快到市场了,空气中飘着葱油香,嗯,吃饭没问题了。两三条短街的市场,几队欧美人背着当地的竹篓,拿着同样的一张纸采办食材,当时以为他们是准备自己在酒店做饭,茵莱湖遇到新加坡女孩说应该是学做当地菜。缅甸的蔬菜特别茄子、黄瓜、胡萝卜都是迷你型。

    先找到网上有人参加过的Eagle Trekking,报价两天一晚70刀,看店的小哥看出我的吃惊,忙说他英文不好,要不待会儿老板来了再说。晃到旁边更靠近寺庙的一家JUNGLE KING,两天一晚35刀,三天两晚39刀,包送行李到茵莱酒店。即刻决定三天好了。付款时收3万9,折算下来实付不到29刀。

出发去SHWE OO MIN PAGODA(CAVE),沿途各种别墅式酒店,欧洲人说他们只用了半个小时走到,到BAMBOO STRIP PAGODA要两个小时,而我到这就用了一个小时,不想继续走了,返程。

黄昏去镇上觅食,看到这两盆肉便挪不了步,靠在柴扉上但笑不语。耳听得两小儿嘎嘎嘎地一路叫嚷着跑去后院,弹幕:妈妈妈妈,门口有个外国女人赖在那里不知怎么了只会傻笑。须臾,女主人奔来,我指指肉,比划一个一,她便去摘了一条打发我走。

      街市上好多做印度薄饼的,五点餐厅开始收档,胡乱吃了三四种东西回程,停在街另一边花坛盯了好久,才发现一颗种子,扯了下来。不料,一踏出花坛,门口什么时候默默站着个富态的老妇人。她问:想种?点点头,她扬声叫来媳妇让拨一颗出来,说我摘的东西种不出来,要用植株移植。告诉她要坐飞机,带不了整株的。媳妇掐了一支带茎的。妇人问:家里还有另外两种颜色的,要不要看啊。狂点头,跟了进去不停拍,于是就有了三支,是石斛吧?

从卡劳到茵莱湖徒步

  临睡前吃了打包的薄饼,可能是因为太多凉油下肚,睡了一个多小时就醒来开始拉肚子,拉了一夜,期间极其犹豫第二天还要不要徒步,万一在山上病情加重怎么办?还好带了药,连吃两遍,到了早上,感觉好多了,决定按计划行事。
  Trekking队友:没决定下一站去哪儿何时结束旅行,每天做十五分钟左右冥想的32岁英国素食肌肉男,像头倔驴子般一路埋头拉练;两个从伦敦银行辞了职,旅行六个月后去澳大利亚上班的英国女孩,21岁一身壮肉的看上去倒似27岁小巧女的姐姐;一对德国码农,上大学免费,打工挣得吃饭住宿费,31岁男生飞到中国与在上海工作的21岁女友汇合周游。英国人的颜值和英剧里一样,甚至都不用美国人出面,被德国情侣秒杀。不过说话的声音听起来舒服噻。

  他们和奥威尔《缅甸岁月》里的前辈一样,来到这里却对不愿了解和接触本地人,画地为牢地边生活边报怨。全程埋头苦走,如果前面有队伍就一定会超过去,如果走到最前面就带着所有队伍狂奔,每次休息,吃完饭,再休息好久,其他队伍才到。到了目的地或休息点自己人围坐着喝酒、吹牛,对周遭环境和当地居民偶尔拍几张照片,好浪费!真不知道这样子几个月地旅行为了什么?告诉别人刷了几个国家,泡了多少个吧,哪国的东西更难吃?
  我一路远远吊着队尾东瞅西望左顾右盼,停停看看,时不时问问向导。以为自己是路上唯一的东方trekkinger,第二日早上休息点接上一对坐皮卡来汇合只走两天一晚的韩国退休夫妇,路上又拣到一个掉队的越南女孩和一个印裔女孩。
  在想反正90%的路程都在平坦的乡间公路上行走,可以提议摩托车或电单车游览全程,可能机器声会被徒步的人嫌弃,或者牛车游更适合些。欧洲人却和向导说其实两天的行程出发早点儿,休息短点,一天就可以走完啦!

  第一天从卡劳走到Kyauk su村,大部分时间在山脊上,看着下面大片大片的田地、村庄,正是收获生姜和辣椒的时节,时不时一片红土地、绿山坡上会出现一片鲜红的补丁,村民在地边晾晒辣椒。刚出发时,向导会介绍路边的草木,哪种可食用,哪种可止痒药用,说沿途遇到特别的植物都会指给我们看。可惜后来他们一路领先地只顾走路,向导再无机会。中午11点刚过就到了吃午饭的地方,徒步三天有一个厨师骑摩托带着食材提前到休息点为三四个队伍做饭。中午炒面炒粉配汤和水果,晚上炒五六个蔬菜加一盘鱼或鸡,为了照顾游客的口味,都做得很淡,远不如街市上的。12点吃完饭,向导说日头当空,太热,休息到1点半出发。躺在半坡太阳下用薄羽绒遮着头午睡,被向导叫醒时满头汗,我们出发时,有队伍才刚刚吃完饭。

  下午继续沿着乡间公路走,偶尔穿穿村,走走山脊,中间只在一个悬崖边休息了一次。村里有少水泥房,还有一家正在盖房,向导说大部分村里青壮年都在城市打工,只有老人和小孩留守。

  忽然寂静的山路传来移动喇叭播放的歌声,过了一会儿,一辆摩托车开了过来,原来是沿路进村卖雪糕的。

  四点就到了晚上住宿的村子,没想到是这样简单的路线,只因埋头走路赶得好累。边走边想,他们真好意思用trekking,博卡拉那种无数阶梯,不停上山下山,还有冰雪覆盖的路线也只是hikking。

  山上冲凉是在三面围起的露天储水池边,用盆子舀水往身上倒,三个英国人轮流去冲洗,我直接放弃,用湿纸巾抹身换衣。
  太阳一落山,更冷了!他们拿了啤酒冰在水里后再饮,我拿着保温杯到厨房要了开水来喝。一路上,他们嫌柴火烧的水有异味,其实就是烟火气啦,不肯喝厨师专门煮的红茶、绿茶和奶茶,我一个人乐呵呵包饮一壶,后来又有韩国夫妇一起分享,亚洲人民是一家。

  村里房子多是篾片搭起来的,家徒四壁,生活极简,没有公共用电,各家自有电力系统,每个房间一盏节能灯,英国小伙子找主人给手机充电后早早独自躺二楼地铺上网。
  其他人烤着竹竿树枝烧的火,喝着啤酒、热茶看星星,满天繁星,没有小小的节能灯亮着就更好了。屋里屋外连一张凳子都没有,屋里要么蹲着,要么直接坐地上,院子里用木板搭了张长桌,粗笨的木长椅,坐着极其不舒服。
  邻居小孩一人裹一个毯子,光脚夹着人字拖来烤火,几分钟后陆续散去,四下里黑漆漆的,以为他们回家睡觉了。过一会儿又过来了,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串门玩呢。

  早起追着曙光上到视野最好的一户楼上看日出,太阳越升得高,山下的云海越大,云层越厚,深广起伏的云海很想扑进去畅游一番,沿岸薄云飘逸,飞起笼罩着周边山头。

村民早早散布在房前屋后各司其职,忽然手机响,停锄和朋友聊起了天。

  下山下了一个多小时,和只走两天一晚由皮卡车送来的韩国退休夫妇汇合,丈夫是画家,足迹遍布中国各地及各大洲,还好他们去过的中国地方我多已经到过了。他们问我去过韩国没有,摇摇头,说对化妆品追星都没有兴趣所以没想过去。看他们有些失望的表情,赶快补充,或许会去看樱花或者滑雪。一路上妻子都说个不停,丈夫嗯嗯呀呀的回复,这么多话,看来感情很不错。闲聊时他们问我“汉族?”好奇怪,除了他们,缅甸本地人也有几次问过我是否汉族,在其他国家从来没遇过。
  东方羽绒遭遇西方短打

  盖竹房

竹子围绕在房前屋后

还在使用古老的牛车

有电的地方就有锅,社会日新月异

也有机械化了

从卡劳也可以坐火车到茵莱

  报名的时候,接待员提醒带上泳衣,说是中途可以游泳。惊奇,这么冷,游泳。她笑,水会被太阳晒热的。果然,下午出发没多久,向导就带我们到了河边。水摸着有些凉,但忍不住明晃晃阳光的诱惑,还是换了泳衣。结果从岸边走到河中沙渚短短一段距离,就冻得两脚发冰,于是,只能坐在沙渚晒太阳。两个德国人也在水中意思意思就坐下来晒太阳,英国男却游来游去,甚是自得其乐,两个英国女孩泡在水里偶尔游游,韩国丈夫游了一圈即上岸,妻子泳衣都没换,却用冰冷的水洗头!后来又有两个英国女孩来了,也泡在水中洗头。

  等大家都上了岸换衣服,远处竹桥边来了几个当地小孩不停爬上树枝,跳水嬉戏。玩够了,跑到这边不知道在河里逮什么。

  Part tu村休息时,他们和另一队的欧洲人喝着啤酒聊天,我跑到竹林里看编竹篓,几丈长的扁竹条韧性十足,看我拍照,编者示意拍他,他们听的歌是好熟悉的旋律,偏偏想不起来歌名。下一首,似乎又是用缅语唱的日本歌曲。

全竹篱笆,第一次看到把竹竿打通做支柱。

  日落时分抵达借宿的寺庙,一群小和尚在玩丢沙瓶,矿泉水瓶子装满沙子扔出去,似乎后面的人打中前面的,前面的即出局。一群小和尚在踢足球,还踢得很专业,守门员更是了得,轻描淡写地挡出不少球。两个男生加入他们,各领一队踢比赛。每次德国人的进球都是好球,而英国人的不是高了就是偏的,气的英男指着德男大叫:他是职业球员。

  天黑了,结束球赛,小和尚们马上批上袈裟到佛堂上晚课。
  八点发电机停了,灯熄了,嗯嗯呀呀的韩语都变得刺耳了
  临睡前,披着毯子站在操场中央看星星,星空璀璨,第一个流星划过时想,同一个愿连许三次,一定会实现,于是就连等三次流星,好像也没用多久。
  凌晨三点左右被冻醒,再也没睡着。

  和尚们五点摇铃起床,六点半扫地,七点简单念经后吃早餐
  冻得在床上躺不下去了起来和师傅一起烤火。有村民早早送饭来,他们先拜佛再拜师傅,然后坐下来和师傅一起烤火聊聊天,小和尚把饭盒里的饭菜汤倒出来。临走又拜拜师傅,到厨房外的大水进里打满两桶水,用摩托载回家。

  这一天沿途风景很好,各条路上的队伍差不多汇合到一块儿了,人比较多,大部分向导都只带着二三人,我们队伍最庞大。中途连英国人都走累了想多休息,向导却说路程遥远,催着大家动身。急匆匆直到吃饭的地方,饭后休息了一会儿,把我们送上两条船,结束了徒步。

  经验分享:三天两晚的徒步,第一天行程风景没什么出彩的,夜里的星空和早上的日出值得一看,可以和报名的店老板商量,前一晚送到村里住,行程算两天两晚的。最后一天上午的风景最好,可是向导一般为了早点赶到午餐点,吃完饭结束行程,会催着快走。其实可以走慢点儿,细细欣赏,晚点儿吃午饭。
  在庙里借宿,晚上很冷,可以找向导多要张毯子。
  从徒步结束点坐船去良瑞,经过水上村庄、水上种植区,穿过整个茵莱湖,看到很多海鸥和打鱼的渔民,如果不是特别要去那些水上寺庙,其实可以不用再专门坐船游湖了。
  茵莱湖出了湖区进良瑞河道时就导航,定位到预订的酒店,在最近的码头下船,不然要走好远的回头路。

  五个欧洲人坐一条船走了,三个亚洲人一条船,从南到北,船行过整个湖区。
  韩国妻子坐在船头,在河道穿行时她手机没停过的拍照,在宽阔的湖面,迎着海鸥,她张口双臂兴奋不已,真有生活的热情。遇到捕鱼的,船家也会放慢速度,让我们拍照。

茵莱湖

   茵莱订的Shwe Pauk Pin Inn (丹瑞保克品宾馆)https://www.booking.com/hotel/mm/shwe-pauk-pin-inn.zh-cn.html?aid=304142;label=gen173nr-1DCAEoggJCAlhYSDNiBW5vcmVmaDGIAQGYATK4AQbIAQzYAQPoAQGSAgF5qAID;sid=7fd5ccd5b6f6501f466772a3c403f058
     二楼餐厅可坐可躺,对面是大片空地,看日出很棒,但是客栈的网络是一路住过最差的,显示连上,却啥也打不开。问老板娘去仰光车票多少钱,VIP2万6,普巴1万5千,在街上的店,一般VIP报价才2万。

      茵莱湖代理很多,推荐一家网上评价不错,报价也实际的。在此家订的包船一天,从日出到日落,无购物点,2万5。茵莱到仰光VIP夜巴1万8

      茵莱湖骑行图,建议只骑左边的好了,右边真没什么出彩的。下午四点到红酒山庄品酒看日落,山庄六点就关门了。单车不要停入口附近,可以骑到坡顶,阶梯旁边的停车棚,下山时可以少走点儿路。

        不会喝酒的我排名3-1-4-2,爱喝酒的suzene女孩排名4-2-3-1,上海男孩星辰坚持按顺序喝完一杯再喝下一杯,被我们鄙视:品酒哎,怎么能这样喝。坐了好一会,再饮。咦,第一杯酒口感柔顺不少,更好喝了。俩人齐齐看向星辰,杯已空:哈哈,走宝了吧!
        第二天晚上就要坐夜巴返程了,又没有买托运行李,遗憾不能带酒。星辰反复提醒说了几次“你可以在船上喝啊”“你可以在船上喝啊”,最后总算明白他说的船是游湖的船!买了一瓶最爱的,果香一直很饱满的第二杯,次日葡萄美酒湖上飘

        红酒山庄下来可直接到the French touch看电影,《inthar》(茵沙,当地地名)能够见识旅行者看不到的当地生活。电影从小和尚起床开始展示他们一天的生活,插叙了出家仪式。镜头干净简洁,明亮朴实,值得一看。
        故事剪辑得有点晕,我以为是年青和尚追忆自己父母的往事,Suzene说是年青和尚自己始乱终弃,养大了被情人哥哥按情人遗愿送来的儿子。她不理解为什么年青和尚可以如此淫乱不负责任。我查资料时看到有人说遇到过一个为寺院和尚做饭的女孩,因为爱还俗又出家的情人,就追过来陪他,所以接受度还好。
       骑行的路上Suzene一直说当地空气污染严重,导致她感冒咳嗽。我和星晨一致惊诧,这也好叫污染,明明只有尘土味好吧。结果她找出来焚烧垃圾、焚烧稻杆,还到处都能看到垃圾堆,腐烂物。电影中有一幕,男主角怀念情人,在茵莱湖船上放孔明灯,挺浪漫的镜头,结果放灯点燃时黑烟滚滚,我看了一眼她,想她一定更在意黑烟。果然,电影结束了问她,她笑:你有没有看到我当时在摇头?

导演和他的狗

艺术感十足的菜单

夜市推荐一家的粉,味道不错,卖得也很快,看完电影9点多去竟然就收档了。

   在茵莱湖多吃鱼,够新鲜,骑行时Suzene点的咖喱鱼,游湖时我点的Inel special fish味道都不错

  游湖,定船前和代理说好了几个必去的点,不要任何购物。途中对那些寺庙完全没什么兴致,略略走走,到此一游,只喜欢在湖上看水看山看海鸥。茵莱湖大理的地形,远山伸展到湖边,城在山脚下。船行湖中,Suzene一直忧心忡忡:游客越来越多,船越来越多,排出的废油会污染湖水,影响蔬菜种植和鱼类生存。好想告诉她国内很多地方的做法是所有人换乘景区自己的交通工具,可以减少排污。可是他们明显主要目的是收费,不想吓坏她不肯来中国玩,忍住没说。但愿缅甸人有自己更好的解决办法。

       湖中间的渔船多是伺机摆拍的,这些才是捕鱼为主的,看到他们真的用那种网网到鱼,只是到现在还没明白原理,把巨大的网架按下去,竹竿从中间洞里伸进去使劲戳来戳去,怎么就能网住鱼?

     这两张就是网到鱼了,渔网放了下来,一次只有一条,效率好低。

  晚上坐车就在镇上,这家公司的,不知道如果直接在这里买票,是不是会低一些。

仰光

  夜巴果然很准时,六点半到车站,打车去机场十几分钟,9点以后的航班都可以坐,不用提前一天到仰光浪费时间。
  到得太早,司机又错过把我送到国内出发的1号航站楼,于是把两个航站楼逛了遍。T2吃的选择多些,过了安检后还有山小屋。候机室只有仰光航空的加密wifi。到达厅未入境前有WIFI,所以不打算买本地卡的,可以在入境前先上网处理完事情了再入境。

   后记:出发前看到的信息都说消费比东南亚其他地方贵,吓得取了900美元,在机场因为美元不合格,只换成400,结果全程只花了300!十五天,打车,租电单车,坐游轮,包电单车,买酒,包船,徒步,门票,住单人房,吃的多是本地摊,算很便宜了。
  奥威尔的《缅甸岁月》出发前了一遍,回来再重温,有好多以前没有发现的点,也有和旅途映证的快乐。
  杨紫琼在《昂山素季》里每次出场头花都特别别致,以为缅甸广大妇女都如此装饰,结果还不如泰国柬埔寨看到的鲜花装饰多。他们都说到处可见她的画像,特别留意了下,现在已非如此,只在书店和市场里偶尔见到。本来想买一件印有她画像的T恤,竟然没有看到过。
  政治也不敏感了,向导就和我们交流了许多政治、经济、宗教的话题。
  刚刚开放,除了个别出租车司机、客舍老板或接待员、旅行代理商,大部分人民都很信任人,待客友善。我的一些冒昧举动,即使在他们明白之前也任由我作为,明白后都羞涩地笑笑表示同意。
        所以,在国人大举入侵破坏些什么、经济发展改变些什么的时候,早早去吧。

本篇游记共含13987个文字,17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2017-02-10 12:40

请问那边需要带转换头吗??

2017-02-10 13:24

如果用的都是两齿的插头就不用,如果有三齿的就要带转换头,他们插座全是两孔的。

2017-02-13 09:52

引用 jiashengyin 发表于 2017-02-10 12:40:14 的回复: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回复jiashengyin:11-2月,日日天晴,早晚温差大,做好防晒一天在外面都没有问题,偶尔飘点小雨,没有蚊虫
转网上:11月至翌年2月为凉季平均气温27度,是缅甸气温最低、降雨最少的时候。天气干热,日照较为充足,是一年中最好的旅游时节。3-5月的平均气温达到35℃,是缅甸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尤以曼德勒、蒲甘等中部地区最为炎热,均气温达到35℃以上,建议大家不要在这个季节去缅甸旅游。6月开始,缅甸的气温有所回降,平均温度为30℃左右。7月中旬至10月为雨季,平均温度为30℃左右,为湿热。降雨一直持续到10月间,虽然此时是缅甸全境普遍降雨最多的时候。但各地的集中降雨情况却略有差异,中部地区在8月和9月多发降雨,而仰光等地区7月起降雨频繁。

2017-02-13 09:58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7-02-13 16:59

在问问 格劳徒步到莱茵湖是三天两夜比较好 还是两天一夜的行程比较好

2017-02-17 16:23

引用 我心苍凉 发表于 2017-02-17 16:23:48 的回复:

在问问 格劳徒步到莱茵湖是三天两夜比较好 还是两天一夜的行程比较好

回复我心苍凉:这个准备后面写的,先回答你好了:三天两晚的徒步,第一天行程风景没什么出彩的,夜里的星空和早上的日出值得一看,可以和报名的店老板商量,前一晚送到村里住,行程算两天两晚的。如果对星星和日出不太感兴趣,两天一晚就好了。
最后一天上午的风景最好,可是向导一般为了早点赶到午餐点,吃完饭结束行程,会催着快走。其实可以走慢点儿,细细欣赏,晚点儿吃午饭。

2017-02-20 10:0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