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何处觅乡愁?正月十三胥口抬猛将

  • 出发时间/2017-02-09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100RMB

文图/应志刚
每到正月十三,是苏州太湖之滨的胥口镇蒋家村最热闹的日子。
在外的游子归来,村内张灯结彩,从清晨到傍晚,家家户户都在忙碌,女人们忙着拿出家里的锅碗瓢盆,洗洗涮涮,男人们杀鸡宰羊,预备着夜晚的盛宴。
伴随着从早敲到晚的锣鼓声,从清晨响彻天际的爆竹声,一整天未曾停歇的祝福声,蒋家村人的新年从这一天开始。
这是太湖人祖辈流传下来的习俗,而让这习俗更富有吉祥意味的是,一年一度不曾中断的抬猛将活动。
早上7点多,一支敲锣打鼓的队伍向村里徐徐走来,走在最前的壮小伙,手持一面杏黄大旗,英武的猛将坐像,由四位壮汉抬着,紧随其后,敲锣的、打腰鼓的、舞连厢的队伍将入村的甬道挤得满满当当。
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摆上了香案,一家之主领着老老小小,在队伍通过的时候,向猛将坐像供香、礼拜。
这是抬猛将活动的起始。这样的场景,将延续到夜晚8点。
周边几个村的抬猛将队伍,都会到此巡游一遍,为这初春的姑苏城外,增添一抹抹喜庆的色彩。
太湖之滨,正月十三抬猛将,几乎是家家出钱、人人参与。
抬猛将,是苏州太湖区域的民俗,尤以胥口镇蒋家村最为浓郁、原汁原味,目前已被列入苏州吴中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据文献记载,猛将是驱蝗神,清代官府曾将他作为“驱蝗正神”列入祀典。但在苏州民间,猛将不止于驱蝗,农民祈求驱除农作物病虫害,一年都风调雨顺;渔民祈求鱼虾满仓、风平浪静;蚕农则祈求蚕花茂盛,年年都有好收成。在当地民众的心目中,猛将是一位热心为民、有求必应的保护神。
当然,对于猛将的表述,各村的人都有说法。
和蒋家村一路之隔的堰头村,他们认定的猛将,则是一位退居苏州的将军,因为将田地分给村里的穷苦人耕种,并将余粮做成米馒头,分给农忙时节的农户,则有了“抬猛将落馒头”,互帮互助的村风民约。
但无论猛将在百姓心中是怎样的形象,都凸显着胥口人民感恩天地、同舟共济的传统美德,都寄托着他们祈福美好幸福生活的良好愿望。
抬猛将队伍穿村而过,猛将坐像被安放在村内的晒场,陆陆续续有村里老少前来请香、拜谒,而后将香烛供奉至边上的猛将堂。
人越来越多,不单单是蒋家村的村民,来自海内外的游客,将这个平日宁静的村庄,营造成一处人声鼎沸、欢声笑语不断的盛会。
在祈福人群来去的当口,蒋家村的人,都始终在为晚宴忙碌。
这一天,各家都会有亲友登门,大锅灶上炖着猪羊鱼肉,各色冷盘、成箱的酒,依次摆上台面。
孩子们则聚集在猛将台前,趁着大人们忙碌顾暇不过,拾起台上的锣鼓,有模有样地敲打起来。一个下午,孩子们敲锣打鼓声不曾停歇,你刚放下,他又抢起来,却不闻大人们呵斥一声。
或许,这种对孩子的“放任”,就是蒋家村人留住传统、延续传统血脉的一种潜移默化。
天将将暗下来的时候,我被好几家村人拉进屋里。酒席已经开场,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宾朋满座。
这一天,好客的蒋家村人,会把每一位前来轧闹猛的客人请到家里,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坐在一桌就是一家人,倒上一碗酒,夹上一块乡土味浓郁的农家菜,祝福的话语不断。
“就是要闹猛,闹猛才预示着一年的日子红红火火”,如果客人不好意思,主人倒更像失了面子,一个劲地劝客人,“放开了喝,放开了吃!”
晚饭过后,全天活动最精彩的部分——“抢猛将”正式开始。
不论气候如何,抬猛将的壮汉们都必须赤膊上阵,还要分成几组抢猛将坐像,抢到的一组才有资格抬着坐像在村里跑上几圈。
虽已入春,但入夜后的气温却在零度以下,准备抢猛将的壮汉们已经脱去了上衣,人群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这热烈的气氛,竟将壮汉们烘出了一身的汗。
晚上6点,领队一声吆喝,伴着手里的锣鼓铿锵响起,8个精壮的大汉迅速跟上,他们抬起猛将坐像,风驰电骋般向前、向前,穿越原本拥堵又迅速向两侧后退的人墙,眨眼间,消失在了村巷的尽头。
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剩下目瞪口呆的游客,久久才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
每次抢猛将,前头始终有一位赤膊的壮汉敲锣开道,后面抬坐像的大汉,口中不停呐喊有节奏的号子,风一样地奔跑,即使在经过狭窄的弯路时,也丝毫不减速。
大汉们抬着猛将绕村跑一圈大概3分钟,每组要奔跑三圈,再由下一组接力继续。活动的最后,壮汉们还把猛将坐像抛向空中,然后稳稳接住,才算最终圆满。
这是一个祈求丰收、安详的节日。
当人群逐渐散去,村庄再次回归宁静的时候,蒋家村的人会伴随着彻夜不歇的鞭炮声,迎来“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新年。

本篇游记共含1789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