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千浮华--------琅勃拉邦四日休闲游

18
小山 LV.11
2017-02-10 18:33 513/6
  • 出发时间/2017-02-01
  • 出行天数/22 天
  • 人物/小两口

此去,终成回忆

老挝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第一次出发东南亚的时候行程里就有他,最终因为种种缘由没有去成。那么多年间隙里,又不停在各种游记网上看攻略,幻想某一日一冲动就去了。
2017,是我从没想过的抵达年份,从决定出发到坐上火车用了不到两天,行李精简。因为客栈第一年几乎赔上了所有积蓄,仍旧穷游到底。昆明淘得两辆二手山地,吭哧吭哧朝着梦想中的目的地出发。
如梦似幻,如雾非雾,山中事,山外汉。回来第二日,却恍若还在那片云里雾里。
因为是骑车,所以看到很多平常容易忽略的景色,老挝山边荒地里有好多含羞草,一触碰手指就会羞涩的低下脑袋去。淡紫色的小花迎着朝露,远远的就被吸引到。
当地人会把山里一人高的茅草砍伐下来,晾晒在平地上,日间最多的风景就是三五妇人,坐在门前草房地上,手里柔韧的茅草曲折婉转,这些周而复始看似无聊的劳作,有朝一日会成为某户人家遮风避雨的屋顶。在山里突兀出现的休息小屋,也都是这些自然之物组成,供人休憩,供劳作的心得以短暂缓解疲乏。

出关30多公里,下午两点多,在这个小卖部买了一点糯米饭。

快到孟塞的这段路,云里雾里走

琅勃拉邦市内,连接新城与老城的吊桥

坐在寺庙门口的台阶上,看到小和尚拐进红尘

这般沧桑的颜色,过去留下的印记深刻到今日,才是我如此得以铭记住你的缘由。

一个不经意,谁人都成为风景

第一日

琅勃拉邦的时候天还没黑,骑着小车在新城里转,因为手机没电,没法导航,走错一个又一个路口。最后凭着直觉,穿过铁铸吊桥,车轮滚在木板上的时候心里还十分忐忑,但是看到对面硕大摩托车都是这样过岸的,就会觉得自己的担心多余。
小车加上我的分量,能压坏了这座经历岁月时光见证的桥?

2月的国内春寒料峭,北方冬天的余温未散,雪地里最多脚爪不过,寒夜里三五成群的凄厉身影,到白日里统统被一场风雪吹散。
琅勃拉邦这时候也算是寒季。每到夜晚就要披上厚外套,跟国内的冷不成正比,却也脱不开一件抓绒的温暖。
2月是国内2017年的春节,好多自驾游旅客前往。琅勃拉邦的旅馆呈现爆满状态。在刚到琅勃拉邦未入市里的那段公路上,碰到一个头发白白的外国老头,笑嘻嘻的问我们是从中国来?他说他也准备像我们这样骑车旅行。又说道现在市里的住宿很贵啊,真的贵啊。一句祝好运结束意料之外的相遇,回去各自天南海北的生活。路上遇见过的人,都说是前世有缘,此生再继续蹉跎前行,再不停的遇见和分离,再在下一个轮回里,遇见你曾经遇见过的人。这是我参不透的旅行的奥义。为何旅行,难道只为看风景?为何要去那么遥远的地方,仿佛磁铁被铁吸住一般,天生的无法逃脱,是这宇宙自然规律。

找了好久,旅馆们异口同声的说满房。唯一一家有房的是在巷子里面最深处,最便宜的房间是25刀,折合人民币150多,对我来说承担不起,也不愿支付这样的性价比。
旅行,睡觉的地方对我来说不过是个过渡。只要有张安稳的床,有热水洗澡就已经足够。平常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时候,在旷野里搭帐篷,天为被地为席,也是惬意自在。
到了琅勃拉邦,却不愿留宿街头。车架上的帐篷睡袋沉默不语,仿佛到此是它们的终结,它们自己懂得。最后在另一个巷子的尾巴找到一处住宿,应该是他们的员工房之类,旺季拿来出售,浴室卫生间在房间外面,门口对着南康河,接待员打开房间给我们看的时候,一圈蚊子似的幼小飞虫在我们脸上盘桓,我问有蚊香吗,他说没有。我说晚上蚊子多吗,眼前一片层层叠叠的黑色阴影,确实在我心里留下很深印象。他说没有蚊子。

琅勃拉邦的夜,耳畔传来附近酒吧歇斯底里的狂叫,如深夜里被陌生事物惊醒的狗,天生警觉,寒夜里的狂吠,是源自本能。
我还记得到老挝的第一日,第一晚借宿的山寨,那一天看到的满天星空,在哪一个地方也没有这样看到过。当时的心境和境遇,当时一身征尘仆仆袭上四肢百骸的寒意,远不如一顿饭一碗茶来得深刻无敌。老伯不停的说,没有菜。但是面对桌上三个鸡蛋炒起的一盘金黄澄亮,和从隔壁人家借来的一盘煮豆角,米饭里的甜渗到心底。除了感动,就是感恩。

我来是为了遇见你。

简朴的家庭,好客的心如那熊熊火焰,寒夜里温暖异乡人

时代没有在这里加速,仿佛人心也在此刻安定下来

当地人取水的地方,应该是一个泉眼。有人在这里洗衣服,我们在这边上刷牙,甘冽的水能洗去一夜疲乏

曾经。那一刻的现在,现在的过去那一刻

崇山峻岭,此去踪影难寻

在当地小学生上课的教室搭帐篷,第二天收拾行李的时候,看到小孩子们在快乐的玩耍

背着书包去上学,家和教室就在门口。

第二日

早上醒来已是中国时间六点半,老挝比国内晚一个小时,天黑却和云南仿若。云南的天亮在早上7点半左右,天黑也差不多这个数,有些地方会到快八点。在国内骑车的时候,通常是睡到自然醒,然后拼命赶夜路。仗着自乡风景,语言相通,就算天黑有什么可怕?
琅勃拉邦的早晨,很多人的心是激动的。市里离湄公河不远的街道,有轰动于世的琅勃拉邦清晨布施。很多游客慕名而来,却是当地人的日常生活。别人见惯的风景,远赴千里就成了他乡让人着迷的前往理由。

我穿起衣服去到街道。早晨的冷正好用一件抓绒抵御,天还未亮,街道上各种黑夜残留的痕迹。被几个骑车的韩国姑娘当做本地人问路。我摇摇头,我也在找这个地方。

到了布施地点,还未正式开始。tutu车拉来一匹又一匹的游客,五湖四海而来,山呼海啸般而至。一下子热闹起来,很多人端着相机,找寻最佳位置。还有想亲自体验布施的游客,买好糯米饭糖果等布施内容物后在一旁端坐好,等着僧人前来。
我只看到一大片橙色飘来,那个早晨最深的记忆,是一对父子在僧人接受百姓布施后又跪在那个布施的地方,有僧人把他们钵里的糯米饭放到小孩撑开的塑料袋中。一分钟不到小孩的袋子就满了,匆匆忙忙收起双膝就往外跑。

看完布施就去早市参观,当地人采购新鲜蔬菜的地方,也有很多大排档饮食,不过价格对游客跟本地人还是有分化的,一个同样的糯米糕,本地人只需2,000,游客要付出的价格是5,000. 除却这些,他乡的菜市场都是比较好玩的去处。所以逛着逛着也算一个乐事。
我很少去景点,但却愿意去这些烟火味道十足的地方,凡尘的风景能给人安慰,而景点人山人海,茕茕孑立的人会看到自己孤苦。

像这样的篓,是用来装僧人还赠给贫穷人家的食物。你有,我有,大家有,才会没有人饿肚子。

几乎什么都烤。生姜、小洋葱、小西红柿大西红柿,芭蕉......

卖相很好,还价5,000五个,对方怎么都不肯。4个5,000是定死了的价。烤的焦香的芭蕉中间夹着椰子肉,递给你之前会在白白椰肉中间再撒一些椰汁。

食物能暖胃,也能够暖到心里去

第三日

今天一直在找与食物有关的地方,之前在巴厘岛吃到4块人民币的牛油果汁,从此惦念所有游客区外的本地餐馆。
市里面转啊转,又转到新城去,在一家卖纸灯笼的纪念品店碰到前一天遇到的法国骑行客。他表情十分生动的打招呼说,hey,又是你们啊!同样骑行,所以哪怕语言不通也有了很多共同话题聊。我们在第二天换了住宿,找到城外一家没有网络的当地旅馆,上楼放行李的时候碰上刚好放完行李准备下楼的他。我们戴着头盔,他一下就把我们认出。骑行的哟,他这样说道,但是双方都匆匆别过。

离开的那日清晨,匆匆拍下旅馆名字。这个连wifi也没有的当地小旅馆,我却待得心满意足

琅勃拉邦的第二日下午,我一直在旅馆房间睡觉。椰林晚风,窗户外面是成群的空地,有小鸡被母鸡带着,走来走去。椰子树上挂着好几颗椰子,只能看,够不着。热带的夏季是炎热的,午后让人慵懒困倦。他在屋外面公共区域跟人聊天,法国客说他去过的地方,给他看他手机里的风景。他要前往云南,大约是丽江大理,会在大理停留一段时间。我们从云南而来,路线相反,恰好在这一个节点相遇。

新城没有什么可逛的,那边就是一些房子,我要回去真正的琅勃拉邦(指代古城)啦。他笑嘻嘻的说道。
我说,我们再看看,还不确定要去哪里,就是随意逛着。
他骑上车前说道,那就下午见,或是晚上在旅馆见。

没有网络的当地人家里,背包客们能做的娱乐就是聊天,吹嘘自己去过的地方,夸奖你见过多么好多么好的风景。三五成群,就不会觉得孤独。

下午逛到一户小餐馆,就座的都是本地人,老板看起来老实本分。就着桌子上他们吃的面条一模一样来了一份。上来才知道就是越南河粉。四五年前在越南我吃过,不是特别喜欢。如今又在一国之外的老挝吃到,味道会变好吗?
但是法棍却是我心心念念一直想尝的味道。当年就很喜欢。多少年后也是喜欢。有些人的喜欢可以持续好久,有些时候那么喜欢过的人却可以在一朝间各自天涯。风景不懂离欢,食物只是食物而已。

傍晚逛到夜市,人山人海,单车反倒成了累赘,挤在人群中间很难前行。东南亚的夜市都一样绚烂多姿,各种百花齐放的手工艺品,各种雷同的装饰品,有好有坏。
很喜欢画着小和尚的纸灯笼,问了好多家,最后看到一个很小的孩子跟她妈妈在摆摊,他们的位置不是最好的,如果夜市有主街跟偏街之分的话,那他们就算在偏街的最外处了。我打算向他们买。怎么都没想到小孩一开口的价格就是80,000.
同样的纸灯笼,在夜市开头那段报价才不过40,000,20,000是我见过能成交的数目。但是这个小孩一下子就报了个80,000的数字,我转身走开,她立马用童稚的声音喊道,50,000? 50,000!
也许是一路见过太多美好,突然进入到商业世界被商贩思维洗脑,就有些转不过弯来,有些心底难以描述的气愤。说不清为什么。

青柠檬取汁调味到河粉里,酸酸的很开胃。这样的套餐通常还会有一份生蔬菜,用来拌到汤粉里吃。本地小餐馆10,000一份,古城里最少15,000起价。

法国骑行客的单车,有三个水壶架。他说他蹬脚踏的时候会听到链条在响,于是互骑对方座驾,没听到他的异响,反而确认了我们的其中一辆车确凿的声响,我很早就发觉,同伴却说是正常声响。我这么跟法国小哥说的时候,他哈哈笑道,看来有时候人都有幻觉嘛。太热了!

第四日

琅勃拉邦在到到网上排名第一的值得玩的地方就是光西瀑布。还有就是普西山香通寺夜市布施这些了。市内景点很多,寺庙各处都可以逛,也就没有特意再去香通寺。

找到一家新开不过三日的餐馆,店主人以前和妈妈在夜市东边摆摊,现在自己独立出来了。他家出售面条(炒面和河粉),也有米饭(炒饭和盖饭等),口味偏向中餐。聊天中得知,他爷爷是来自中国的,他还有一部分的中国血统。我问,你做的这些菜应该不是老挝食物吧?我感觉跟中国菜很像。他说是的,老挝很多结合东南亚的特色。老挝也有自己专门的菜,我也会做。
琅勃拉邦餐馆基本都是15,000一份餐食的价格上,他家的味道跟价格一比,确实很划算了。

后来他的朋友过来,还有一个英国小哥,不知哪里淘来的二手摩托车,一股子中国制造的味道,后面驮着一个背包,他说他打算骑车去中国。然后问我们是怎样驮行李的。我说,我们跟你一样。
最不专业的做法,阻挡不了一颗想玩的心。向往前方,即使身疲力竭。

他是在琅勃拉邦教英语的志愿者。餐馆主人之前跟我介绍,他朋友在街头开了一家英语学习班,招收各地来的志愿者教当地小孩英语。小哥已经教满一个月,今天是临行最后一日。

后来在寺院又碰到,在这边教授酒店从业人员英语的澳大利亚大姐,小和尚问她,besides 是什么意思。她想了想说,就是你坐在我旁边,我在你这边,我们这样的位置就叫做besides。还有就是除了。有另一个小和尚参与进来我们的对话,他看到我们是中国人就开心的去拿自己的本子。大姐就举了他的例子。禅夏(学习中文的小和尚的中文名字)每天都去普西山上跟人练习中文,除了(besides)星期天。小和尚就懂了。大姐感慨说,很多时候她知道那个字是什么意思,但是就是说不清楚。
本国语言的使用者,往往使用起来自己母语是司空见惯的轻松自如,但是太熟悉的风景容易被忽略,所以有时候去跟外人解释涵义,反倒要从头想一想。

禅夏问了我们很多问题,大多都是教科书上用到最常见的句子,听起来却有点不是正常聊天的一板一眼。他来自老挝北部,还要在琅勃拉邦学习两年。想去中国西安,他说中国的文化很好。他学中文已经有半年了,中文很难,比老挝语还难。
他出生的村庄有他们自己的语言,所以老挝语不是他的母语。他说老挝语跟泰语差不多,老挝很多电视剧都是引自泰国泰国话他们都听得懂。他还给我指出他教科书上泰语的“中文教材”四个字和老挝语的“中文教材”四个字的差别,说这些这些符号老挝语里完全不会有。

在那之前,跟老挝当地的僧人聊着彼此的故事以前,我在进入寺庙的一刹那抬头,看到枝繁叶茂的菩提树,树下是释迦摩尼在打坐,有一个金色的小房子替他遮风避雨。菩提树下是一地的荫凉,地上偶尔几片落叶。我就在那地上看叶子,有没有漂亮的完整的菩提枯叶,可以让我带回去做纪念。几年前在佛祖出生地尼泊尔蓝毗尼的寺庙里面,我也一样寻找菩提树叶,没有佛心,空有佛意。假模假样只为说服自己,却不得轻易放下。

这是在琅勃拉邦的最后一天。今年的行程很短,骑车耗去了太多时间,以往总是在签证能待足的时间内待够签证给的停留期,现在却是匆匆一游,还是如旧日般的不爱逛景点,在街头巷尾,只是来体验一番琅勃拉邦生活。

阔别多年,记忆中的老挝,别人游记里美轮美奂的琅勃拉邦,在眼前出现,就会在眼前消亡。还不是奔往一个又一个目的地,此生殊途,前路漫漫。

寺庙的小狗,僧人用衣服给它作被子,没有等级制度,只有万物平等。

菩提树下,千年前和千年后,总归不是同一个人。

斑驳的佛塔,在阳光下更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据寺庙的小和尚说,这里是放舍利的地方,也不知他说的或我们理解的,对是不对。

禅夏,也叫占赛,我说我更喜欢你第一个名字,他说他经常用的就是第一个。中文很棒,很热爱学习。

一笔一划里,都是认真

它原本在僧人宿舍门前趴着,禅夏喊它,它伸伸懒腰就过来了,跑到我腿边,朝我喵喵叫。

掉落在地上的花。繁华或是落寞,都付诸泥土

你来,我在这里,你不来,我也是在这里。

老挝回来后仍旧是冬天,山东的日间温度也很低,骑行时的感冒绵延到现在都是鼻涕不断。泰山下的小院已经陪伴我走过一个四季,岁月轮转,风景变迁,好在内心仍然宁静。出去一趟遇到太多好人和给予我帮助的热心人。即使没钱穷游,也还是有大把风景可看。人世间最美的还是人性。我期待能将自己受过的这份好传递下去。
如果你是穷游,长途旅行者,背包客。只要你有需要,永远有你搭帐篷的一席之地。我开店是为了赚钱,但不是为了赚钱而去拼命。能够遇见你,才是这一生故事里最好的一页。江湖路远,杯酒先干。

山中无事,不妨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小隐山房。

本篇游记共含5832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赞,支持。

2017-02-10 22:48

引用 旅游顾问李苏阳 发表于 2017-02-10 19:06:10 的回复:

回复旅游顾问李苏阳:

2017-02-15 20:40

引用 摄驴风萧 发表于 2017-02-10 22:48:57 的回复:

赞,支持。

回复摄驴风萧:谢谢!

2017-02-15 20:40

说的好,我们活着需要赚钱,但是能为了赚钱而丢弃快乐和旅行的那颗心。

2017-02-18 14:48

引用 雪之樱 发表于 2017-02-18 14:48:03 的回复:

说的好,我们活着需要赚钱,但是能为了赚钱而丢弃快乐和旅行的那颗心。

回复雪之樱:同道之人必有同好,嘿嘿~

2017-02-19 10:0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