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7春节自驾黔东南

17
采石 (广州) LV.15
2017-02-11 12:24 525/3
  • 出发时间/2017-01-28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亲子
  • 人均费用/1800RMB

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丫丫索尼NEX7拍摄

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丫妈索尼A7R2拍摄

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CC尼康D3拍摄

黔东南肇兴,丫丫拍摄

黔东南肇兴,丫妈拍摄

黔东南肇兴,CC拍摄

镇远,丫妈拍摄

镇远,CC拍摄

千户苗寨,CC拍摄

加榜梯田,CC拍摄

2017年1月28日年初一晨,天刚放亮,我们就启程沿着广明高速前往黔东南。高速上几乎无车,开车很是享受。广州出发不久,天气渐阴,一路大雾弥漫,直到中午十分出了广东省界进入广西,才见阳光灿烂,峰林连绵。车至桂林,下了高速转往321省道。基本是一车道,路况尚可,但是过街穿寨的,限速厉害,很多路段只能是时速40以下,穿越村镇更是30或20的限制。摄像头巨多。一百来公里的路程花了近乎4个小时,到达三江侗族自治县已近傍晚。晚宿三江风雨桥国际大酒店,携程价288元。酒店位置非常好,就在鼓楼广场边上,对面是侗族鸟巢,面江步行下台阶就是月亮街。步行过几个路口就可到三江风雨桥。只是小城给人感觉比较脏,满地的鞭炮屑混杂着人们随意丢弃的各类垃圾,路人随地吐痰非常普遍。春节里的三江沿途店铺大多是拉闸关门的,饮食店也仅有几家营业,颇为不便。

以上为丫妈拍摄的三江

29日一早,三江加了油手机高德导航前往肇兴三江肇兴目前没有高速,出三江不久路况很糟糕,不过,不至于托底。直到入界贵州地段,路况赫然变好,有如南美贫民区和富豪区那样一墙之隔,对比强烈分明。以前总以为贵州要不广西经济困难点,走完这段路完全是乾坤颠倒的感觉。不仅仅是路,路两边的景观及建筑尤可见两省区管制和经济发展的水平差距了。
完全依赖高德导航,糊里糊涂地就到了肇兴寨外。肇兴景区大门外有很大面积的停车场,游客的车不准进入。但是,不知为何还是有很多私家车可以开进里面的。我们远道而来,循规蹈矩,将车停在停车场。14岁以下孩童和老人免票,但是电瓶车一律要买票。携程订的黎平肇兴青定阁,二间房合计600元。这家客栈在表演场对面,据说是海归背景。一口流利的英语。有不少老外入住。房间干净小资,颇有品味。老板优雅有礼,感觉非常舒服。
电瓶车来回车资10元,几分钟就到了寨门口。寨门对面有个观景台,可以高角度远望侗寨全景。寨子的商业化已经蛮成熟了,游客颇多。店铺也都生意兴隆,包括沿街的摊贩,都亢奋地吆喝着招呼游客。热闹非常。走入寨子很深,才找到表演场附近的情定阁。
我们是中午到的肇兴,客栈还没收拾好,我们将随身行李放在客栈就出外午餐。客栈出来的十字街,有几家餐馆,是当地人开的,挺不错,打了半斤糯米酒,真好喝。刚吃完就遇到肇兴年初二的回娘家巡游表演。于是,跟随着游客人潮热闹了一把。
肇兴并不很大,侗族风味颇为浓郁,是个值得细细游玩品味的地方。寨子最里面有个小小的出口,钉有一牌子,堂安由此上。肇兴堂安侗寨有个蛮有名的徒步线路,我们决定次日去。记住这个路口就回客栈了。年轻的老板早已把我们的行李搬到客房去了。晚上手机收到携程的信息,说是600元已经退回我银联账户。我方才明白原来房费还没给人家呢。
临近傍晚,我们去寨门的半山观景亭处拍夜景。丝丝的小雨,曾让我们一度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坚持去了,好在坚持了,到了寨门雨就没有了。观景台上俯望灯火通明的肇兴侗寨,犹如天上宫厥,太美了。
次日一早,携女儿一起徒步前往堂安。出了寨子就不知该往哪走了,没有任何标识,也无路人,山道很多分叉,山岭寂静,左拐右转,前方路边还有坟茔,有点怕了,回吧。徒步算是无果而终。
客栈有西式早餐,25元一份,量不算大,但是精致。感觉不错。
房费餐费一起付过,走出寨门搭电瓶车出到景区大门,中午赶往镇远
肇兴,我还会再来!

以上为丫丫拍摄

以上为丫妈拍摄的肇兴

肇兴镇远全程高速,经三穗256公里一路顺畅。初入镇远时街景窄乱,车道拥挤让我们大感意外。尤其高德地图镇远导航有误,很多的车都是在距大桥一个路口时被导入左侧的一个古老城门洞里。
已是大年初三,镇远年味依然很足,人头涌涌,狭窄的街道更是堵满了车辆,好在当地交警早有准备,实行单向交通管制,虽然车多,不至于堵死。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总算是过了桥右转进入古镇。情况更加糟糕,一些早前进入的车辆因为找不到停车位要出来,后来者不明所以要往里进。这一进一出算是怼上了。堵得纹丝不动。看这情形一味堵下去也不是个事,就让丫妈她们带着简便的行李先行去找客栈,我得找机会掉头出镇找个停车的位才是妥当之举。
好不容易瞅了个空档果断掉头。原先进镇的桥已改单行,只能进不能出,得从桥左直行出镇,沿途所见所有的学校都改临时停车场了,看来本地政府早有准备,看来春节的镇远跟黄金周时的镇远早就一个样了,功课没做好,来的不是时候。绕城一大圈,好不容易在城外找了个临时停车场。徒步重新进城。好在平时有步行锻炼,一个小时的进城徒步于我而言不算个事,乐在其中。可惜,好事难再,遇到事了。
2012年春节,我曾通过去哪儿预定了黄山汤口的一家宾馆,本来冬季的黄山是淡季,没曾想那年春节游客爆棚,自然酒店的价格暴涨,那家酒店不认帐了,高价房都不给我。害得我们到处找住处,十分狼狈。此次果断选择携程来订房。心想凭着携程的招牌,应该没有问题了吧,这次出游可是带着老人的,再到处找住处可就麻烦大了。
我去停车时,丫妈她们按我的预定找到镇远花满楼客栈,结果客栈谎说我订的江景房没有了,只能给街景房,而且又现收了800元的费用。
镇远镖局花满楼客栈,二晚江景街景各一间,江景616元,街景336元。
携程的订单清清楚楚啊,怎么也来汤口那一套呢?
待我走回镇里,得知消息后,非常恼火。我气冲冲地去找客栈。
网上那些各类号牌的临江客栈都是挤在一起的,招牌纷乱,早知如此,网上哪家便宜订哪家了。当然,如今我却建议哪家有人品订哪家吧。否则,客栈经历的不愉快会毁了镇远游本就少有的乐趣。
我正踌躇间,见一中年女士自一家客栈悠闲出来,于是礼貌地问讯花满楼客栈在哪,那女人往前一指道:“前面很远呢。”
可是手机导航明明就在这里啊,怎么前面很远,正疑惑,偶然一回头,我身后就是花满楼。花满楼就是该女士客栈邻居,存心骗人啊,这人真怪!
进到客栈,柜台里一个中年女人,一个中年男人。
见我进来,女人的肥脸堆满了媚笑。
待我说明情况,那肥脸已经变得沉垫垫的了。
“我们早就跟携程说没有房了,携程也说通知过你了啊!”
“订单明明是已确认,根本就没什么人给过我电话。”我很是奇怪。
我掏出电话说找携程确认。那女的竟然叫我不要打电话。
“你已经到店,如果你打了电话你就不能退房了,我这反正没有江景房,不如你去附近找找别家的客栈,肯定还有江景房的。我替你打电话给携程,保证不扣你的款,我也可以把800元全部还给你。”
想想带着一家人出来不就是图个快乐吗!何必纠结,于是出门一问,果真还都有江景房,只是价格贵了许多。附近的望江楼客栈说是可以600元/晚江景房。
于是返回花满楼,客栈中年女用我的手机给携程打了电话,冒充我说家里有事,不来镇远了,要求取消订单,然后,又用自己的手机接了携程的电话,同意取消订单。我的保证金当晚就全部退回到我的银行账户了。800元现金也是依依不舍地还给了我。
待我办完花满楼的退房手续,回到隔壁望江楼,办理手续时竟然收我688元一间。一边收费还一边说花满楼这么没诚信的,你应该罚她一倍的钱。
塞雷
住下后才发现,望江楼的房间表面好看,其实,问题多多,洗手间漏水,半夜竟然还停电了。另外一间洗手间的天花板都掉了。
次日一早,接待厅里吵成一片,很多住客跟老板争吵要求赔偿退房。警察也来了。我对昨天给我开单的中年女说,我有老人,你这没店我也没办法住下去了。
中年女说要老板同意才行。我说那我去找那个正在吵架的男的。
“他不是老板”中年女悄悄地对我说。
“那我也不要你赔偿啥的,你把今天的钱还给我如何。”
那女的犹豫了一下说,你别跟别人说,悄悄地走就行了,我退现金给你。
望江楼隔壁是水之澜客栈,柜台里是个比较单纯的小姑娘,她说有房。
我们在隔壁的水之澜客栈要了一间三楼江景房,288元。观景比望江楼的要好不少,只是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装修。
原计划镇远休整两晚,充足的一天时间好好游玩下镇远
小吃店吃完早餐,店旁有个炎帝庙,免门票,收一元啥缘分费。
直接门票一元不就得了,进去后我才发现原来这是套路的开始哈。不简单。
守门的是两中年女,正在吃饭,一位见我们进来,马上殷勤地放下碗给我们导游,那说词是一套一套的。什么此炎帝庙位处镇远心脏,祈愿非常灵验,不要拍照,一拍就两散等等。然后引领我们到炎帝塑像前,站好,双手合掌,拍几下,然后请往捐款箱里捐款。。。。。。
哈,这个行贿炎帝的行程也太流水线了吧,阿姨,您还是回门口继续早餐吧。
见我们不上套,中年女不许我们原路返回,要从侧门把我们送出去,说这是规矩。
沿街前行不久就到了四方井。
从四方井那边登山,一路歪门邪道,才发现这里才是镇远的精华,确实很有感觉。
豆腐坊,酒坊都经营的不错,那些古旧的富豪宅院也很有看头。走到尽头有个小径可以半途上山。
下午游玩青龙洞,老人儿童免票,但是要出保险费。青龙洞依山而建,建筑繁多,结构复杂,值得一游。佛道儒三家汇集于此。入洞即佛寺,香烟袅袅,穿过佛堂,后院有石阶通往其它建筑。曲径通幽,还可俯瞰镇远及江流。出口旁有个宽敞的所在,却是道观,道长正挥毫练笔,人长得仙风道骨,书法也是笔力清健遒劲,我夸他字号,他淡淡地回道:修身养性。恬淡依然,修为有如中国的古画长轴。见我确实是在细赏,他拿出一对宣纸对联,似乎是要好好地书写一幅,而不再是随意地练字。可惜他书写一半之时,我的电话响了,家人已在外等我。只能惋惜告别。
历史上,镇远既是京城与西南边陲以及安南、缅甸、暹罗、印度等国礼物献赠和信使往还的捷径和必经之地,又是镇守西南的军事要冲,人员往来频繁,文人骚客不断,四方井的歪门邪道可见当年的商业繁盛,而青龙洞却是镇远文化源远流长的见证。
下午回到水之澜客栈,坐在临江的躺椅里,看着眼下祝圣桥上潮涌的游客,忽然想起四方井的糯米酒来,打电话叫送十斤来,带回广州跟朋友们喝,大碗喝酒,想想那场景就觉得豪迈。好一会接到送酒小伙的电话,说是刚才在花满楼客栈问了路,人家说还在前面很远,可是,他找了好远没见水之澜客栈。我明明跟他说就在祝圣桥对面。从四方井过来应该在花满楼之前的位置啊。
真不明白,她们干嘛那么喜欢撒谎,损人不利己吧。

以上为丫妈拍摄镇远

2月1日出镇远高速前往西江苗寨,车停在西门。偌大的停车场停满了车。游客服务处买了票,要沿山路200米后才是检票口,乘景区小巴直到观景台。携程订的西江听鼓楼客栈,我担心再发生镇远花满楼的问题,让家人先去途中一家餐厅早餐,自己去寻找客栈。西江听鼓楼客栈就在观景台下面,有好几处木牌指引,算是好找。
到达客栈,见老板情绪比较低落,说是客栈断电,刚和昨晚一帮住客吵过架。我心里暗想,咋这么倒霉,我订的哪家哪家就停电呢。老板看了我的订单,态度有所变化了。
“观景房188元,标准间119元。这么便宜,不可能的啊,现在都600一间房了。是女老板管这个客栈,她还在睡觉,你先去游玩,等她回来再安排吧,没问题的,你放心啦。”
我感觉不对,坚持在客栈等。果然,女老板来了以后,当即回绝道:”我知道这个订单,我当时就没确认。“
”可是,你看订单上明明是已确认,而且还是已扣款。”
“我这有携程的电话,你打电话给他们取消吧。我真的没确认,肯定是携程的客服搞错了。”女老板把手机给我,名字是携程,电话却是180开头的手机号。
靠,还来这套。我不理她了,掏出自己的手机给携程打电话。总是语音,按这个键,又是哪个键,就是没见人工键,真是奇怪了。我找到镇远花满楼那家给携程的电话记录,原来还有另外一个电话,打过去果然有人工客服。将情况讲给人工客服,客服还不信。我说自己就在客栈里,老板就在边上。客服叫我保持电话畅通,不要挂断。又打电话给听鼓楼。女老板态度骤变,帅哥长,帅哥短的,不说携程确认问题了,只是说原来订的价格太低了,现在可以将价格优惠到400元。客户再次联系上我,叫我按照刚才携程跟客栈谈妥的价格现金支付给客栈。与我订单的差价部分携程赔付。
原来如此啊!难怪镇远花满楼不让我给携程打电话呢。这么做生意,在没诚信的中国,这携程还能撑多久啊!
西江听鼓楼客栈基本是木板房,相比周围客栈,条件相当简陋,所谓观景房其实没啥可观的,脏旧的挂灯档住了视线,一层有个观景厅倒是视线不错。没有空调,冷雨的贵州之夜怎么熬呢。争议解决了,老板的态度大好,带我到库房多拿了几条被子。后来我发现听鼓楼上面那家客栈,同样的观景标准房,有空调也才488.估计这听鼓楼平时是极便宜的,否则不可能那么多游记提到她。
西江游客太多,又是冷雨,感觉非常不好,吃个火锅熬了大半个下午,早早就带她们回到客栈,让她们裹被窝了。直到天黑,终于来电了,一大帮争吵的要退房住客也散了。听鼓楼很简陋,自然也没伙食之类供应。我到处转,给她们买了汤粉让她们在客栈里吃。拍了些夜景,没啥感觉。
 2月2日加榜梯田。
     早早地我们就冒着严寒下山出寨了。车玻璃车身上已结了一层冰,可见昨晚该有多冷。今天去加榜,事先看游记说榕江到下江的路超级烂,准备绕道从江再去下江。好在贵州有朋友,告诉我榕江到下江的路已经修好,非常好走,果不其然。省却了我们很多烦恼,后来,从加榜出来走下江到从江的路,发现多亏那天没绕从江进来,路况要比榕江到下江差远了。还限速厉害。
加榜梯田景区目前还没收费,但是要登记。冬天来加榜确实不是时候,螺丝田那块大雾弥漫,根本看不到什么。我们住田之缘山庄(不是旅店是宾馆)。有小型的停车场。
       网上说加榜梯田总面积近1万亩,主要分布在党扭至加榜全长25公里的公路两侧的党扭、加页、加车、从开、平引、加榜及加车河对岸的摆别、摆党等村。其中景色最美的当属党扭一组、加页三组、加页大寨、加车大寨、加车七组等景点。

本篇游记共含5663个文字,13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您好,认真看过您的游记,感觉春节期间怎么这么多坑,玩的真心很累啊!我想请教您两个问题,一个是肇兴的停车,停车场距离寨子大概多远?停车费用如何?另一个是在镇远,您停车的费用如何?

2017-03-27 13:32

肇兴售票处外有大型停车场,免费停车。走进去其实也没多远。如果有老人可以乘景区电瓶车进去,好像是10元。镇远镇内有停车场,节假日就得镇远外面了,费用不贵。

2017-03-29 15:35

唉,中国哪个景区的人民有诚信?节假日在家休息养神,宁愿请假扣钱出去走走

2017-06-05 21: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