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去而复返 再叙高棉 —— 一个迷妹的吴哥重访之路

15
evelee2k LV.8
2017-02-12 16:05 750/1
  • 出发时间/2017-01-22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人还心未还

基本上,每一个得知本姑娘不到四个月就要“重访吴哥”的亲友,都默契奉上了“你是不是有病”的沉痛表情。
所以到底为何要如此心急火燎地二刷呢?
答案很简单:有事未尽,终是意难平啊......T=T
去年10月,怀着对雨季湿漉漉的臆想,却在暹粒一连5天的暴晒下化成了一条严重脱水的黑咸鱼,不仅晒伤了鼻子,还荣幸错过了塔布隆寺的一棵树、癞王台下的一条路,茶胶寺、比粒寺都怕中暑没敢爬,巴肯山和罗洛斯遗址更是囿于行程一块砖头都没摸到......
于是在Wendy同学和Tim同学“要不要再去一趟嘛(简直司马昭之心!)......”的撩拨、以及2月1日起吴哥通票价格疯涨的刺激下,通过微信联系到了上回的包车司机Bruce,并迅速收获一条力透手机背的“Welcome again!!!”......

照本宣科的前期筹备

1. 机票:成都直飞暹粒的航线目前由春秋航空承包,临近春节往返票价也飞升到了2608元/人,全程没饭没水+正大光明的商品推销,想想也就3个钟头,忍了 ( ̄▽ ̄") ~~
2. 酒店:Tim同学大手一挥揽下了酒店预订的差事,并差一步就把订单下到了金边(⊙౪⊙)~~最后订下了暹粒距离Pub Street400米远的Bayon Boutique,紧邻小学一所,白天小朋友叽叽喳喳上课铃叮叮当当热闹得不行,晚上倒很安静,房间宽敞,就是wifi不太稳定,好在有某宝预订的2.5G流量的Smart4G卡,28元/卡,刷朋友圈不成问题。
3. 签证:照旧,某宝百程旅行代办的纸质签,268元/人。
4. 保险:照旧,某宝平安旗舰店购买的东南亚旅行医疗意外险,56元/人•6天。
5. 行程:经典的“大圈——小圈——外圈”模式~~
Day 1. 到达;
Day 2. 大圈以豆蔻寺(Kravan)为伊始,删除了有萌萌石象的东梅奔寺(Eastern Mebon),用初阳下的比粒寺(Pre Rup)代替,随后是塔逊寺(Ta Som)——龙蟠水池(Neak Poan)——圣剑寺(Preah Khan),下午则奉献给至上的吴哥寺(Angkor Wat);
Day 3. 小圈剔除了双生庙周萨(Chau Say)和托玛侬(Thommanon),以及静谧的班提客黛寺(Banteay Kdei),以吴哥寺日出开启新的一天,其后上巴肯山(Phnom Bakheng),再按逆时针方向游塔布隆寺(Ta Prohm)——茶胶寺(Ta Keo)——癞王台(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巴方寺(Baphuon)——巴扬寺(Bayon)。
Day 4. 外圈去掉了粉红的班提色玛寺(Banteay Samre),重中之重的女王宫(Banteay Srei)后再往罗洛斯遗址(Roluos Group)寻觅吴哥最初的印迹,下午复上巴肯山蹲守日落。
Day 5. 打发Wendy和Tim二位同学去崩密列(Beng Mealea)探险,本姑娘去市区吃吃逛逛<( ̄︶ ̄)>~~
Day 6. 走人。
废话完毕,走你~~!!!

冲出雾霾 重回故地

飞行途中有空乘分发了出入境卡和海关申报表,免去了落地索要和填写的麻烦。当地时间下午1:00飞机准时抵达,旺季的入境大厅不复淡季时的人影寥寥,塞满了各国来者,排队过关耗掉了大半个钟头( ̄▽ ̄")......
暹粒海关这帮废柴,一如既往用他们的低效率和贪婪无耻为国家抹黑,刻意压低的“小费小费”声简直烦不胜烦。不过既然上次已经拒绝过,连指纹也留了,这回更是断然不会给你的!

出大厅后跟Bruce在滚滚的接机人潮中会合,二度合作令人期待!
此前询问过Bruce最近暹粒的热度和雨季相比如何,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medium”作答,如今以现场肉测的感觉来说,真心凉快了不止一星半点o(≧ω≦)o~~搭TukTuk车前往酒店,一路蓝天白云凉风习习好不自在,整个人都仿佛从成都的雾霾中重生了有木有!!!
酒店大堂中,由广州直飞暹粒的Tim同学已经拖鞋短裤地在等待了。干了前台送上的草药味冰饮,换好即插即用的手机卡,今天的第一站自然还要是暹粒河边的酒吧街和老市场。

Pub Street,并不宽阔的街面,熙熙攘攘的人流,尚未营业的饮食店,$1一大杯的鲜榨果汁shake摊,一切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The Old Market,香料、腌腊、织物、饰品~~无论时节,这里永远是整个暹粒最生机勃勃、色彩明丽的所在~~

因为Bruce临时有事,闲逛了小片刻决定随意找辆TukTuk车,先去售票处买下3天的通票,再去吴哥寺踩个草皮。作为兼职“地陪”(不拿工钱的),跟司机小哥砍价这种事自然是本姑娘承担的,“购票+往返吴哥寺”$12成交。
However,到了售票处才想起预售门票是从下午4:45才开始的,而当前时间是3:40……第一次作地陪果然还有思虑不周之处,惭愧惭愧~~无奈只能谄媚地央求司机小哥在门外多等一个小时,小哥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最后还是热情地咬牙答应了,特此决定给小哥加小费!!等候的空档只能对荷塘发呆,Wendy同学花$2.5买了支梦龙的冰淇淋,一边舔一边换算成人民币,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今日多云,$40/人的3日票到手后,天色逐渐暗沉,林中路上凉风瘆人。待到吴哥寺,大批游客正往外迁徙, 235米宽的西面门廊褪去了喧嚣,悠然肃穆,七头Naga饱经岁月蹉跎,斑驳地静立廊前,千年不倦。

时值傍晚,工作人员正吹哨撵着最后一拨游客离开,于是嬉皮笑脸地与之周旋,拖在队伍最后,留下了这张空荡荡、寂寂然的吴哥寺全景。

回到酒吧街,付了司机小哥$13,对方连声道谢,追问要不要明天继续租车,只能遗憾地告知不需要,并祝他好运。第一顿晚饭,还是为两位新来的同学选了人气爆棚的The Red Piano,点菜时以西餐为主,外加一扎本地啤酒、一杯Mojito,一杯Margaret,两杯Long Island,青春作伴不想还乡!!

大圈巡礼 按部就班昨日梦

1. 豆蔻寺
早上7:00,初升之日下的豆蔻寺,正呈现出她一天中最娇媚的模样。

2. 比粒寺
比粒寺,公元10世纪中页建成的皇家火葬台,3层的金字塔形砖结构建筑,顶层的5座塔殿呈梅花状排列。
把比粒寺安排在早晨,自然是为了登高时少受暴晒的苦(* ̄∇ ̄*)。

殿前石狮,面部和前肢已经无处可寻。

西南侧塔殿下坐享清闲的外国夫妇,背后墙上是比粒寺仅剩不多的、有灰泥覆盖红砖的神像;灰泥易碎,存世不多。东北侧的塔基处,有断掉的神像的双脚。

3. 塔逊寺
时光骤然跳转到12世纪末,吴哥王朝已经由印度教改信佛教,塔逊寺西门上的佛面就是明证。

巧致闲适的塔逊寺,上回探访就已然成了挚爱,旧爱重温的感觉也是不能更好了。

因为是北半球的冬天,盘踞东门的大树在年轮驱使下,已从郁郁葱葱到枝叶零落。

4. 龙蟠水池
可能才入旱季不久,龙蟠水池外的泽国竟然尚未干涸,湖光天色依然很适合拍照。

药浴池内,水线下降,露出了雨季时被淹没的蛇颈和马背,马脖子上清晰可辨的人像诠释着“菩萨化身飞马,将海难幸存者从水面驮起”的故事。

5. 圣剑寺
圣剑寺规模宏大结构复杂,盲目深入累死人不偿命。好在有上次的经验,北进,向东,再西出,不走冤枉路,省了不少体力值。

重门洞开,没完没了;庭院深深,巨石当道;中央殿宇,圣光长明;舞者厅内,姿态翩跹。

被凿掉的面部,源自宗教纷争时期的蓄意破坏。

东门以内,全吴哥独一无二的地中海式双层楼阁悄然伫立。墙头上,有倚天的巨树,树皮花白,龙爪遒劲。

西门外的引道两侧,巨型Linga护卫森严。门前“搅动乳海”的阵列,大部分头颅已经遗失。

6. 吴哥寺
柬埔寨很穷,道路设施也落后,但“暹粒市区——吴哥寺——巴戎寺”这一段公路绝对是质量上乘之作。
因为吴哥寺,是柬埔寨呈递给世界、引以为傲的第一名片。
在亲眼见证之前,那5座宝塔的形象已经借由书籍、视频这些途径在脑海里烙下了深深的刻印,但是在情感上,对于这个全球最著名的建筑符号,我是毫无准备的。所以当公路撕开丛林、塔门和背后的宝塔骤然暴露在广阔水域中央时,那种大白天破空袭来的惊悚的美,让我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
去年10月是如此,这次二度重游,突然受惊之感犹在。
吴哥寺是一部关于空间的史诗,落笔于护城河岸,终结在象征须弥山的中央至高塔,其间的引道、塔门、藏经阁、水池、回廊、阶梯,在这片空间里各自发挥着承接、疏离、延长或缩进的作用。因为是第二次在游记里描述它,我想尽量使用有别于之前的拍摄角度,但有的角度,永恒而唯一。

如果说前往中央宝塔之路代表了向前、向上的锐意进取和顶礼膜拜,那三层回廊的存在,宽窄递进,光影交织,则是吴哥寺空间节奏上重要的暂停键。

至于底层回廊上800米长、铺天盖地而来的叙事性浅浮雕,哪怕只拣上回漏掉的内容观摩,仍然觉得信息量太过巨大,难以完全消化。这里先呈上猴王Hanuman,在搅动乳海的队伍里怒刷着存在感~~

毗湿奴神拔取曼荼罗山作为搅海的巨杵,自己化为一只大海龟,沉入海底承受搅杵的重量。上回对神话细节不太熟悉,相机里漏掉了海龟大人,特此补上 ̄ω ̄~~

地狱之中,罪人被斧凿铁钉加身(戴上职业的眼镜,这其实分明是拔牙不是?!还是埋伏阻生需要劈冠的那种,捂脸〒▽〒~~)

依旧是地狱图,串烧人肉什么的~~

地狱图中乾坤大,绳索穿鼻孔,简直不能忍⊙﹏⊙~~

庞大的战争队伍中,借问君王何处寻?15顶华盖下那一位就是了~~

综上!参观吴哥寺这样一座承载了兴建者野心的庞然大物,总是一件极其艰苦的“征伐”,这场“征伐”的对象,是我们肉体和心灵的顽固惰性,对信仰的虔诚度,以及对美、对时间和空间的固有思维方式。过程虽然辛苦,但当离去时,面对镜面一般的护城河,心境较来时已经完全不可比拟了。

这一天最后的时光由景区旁Blue Pumpkin的冰淇淋和酒吧街Genevieve’s Restaurant令人怀念的晚饭承包,后者也是一如既往的爆满,老板Phil亲自现身忙前忙后,照旧需要提前预约座位。

小圈大战 先紧后松打卡忙

1. 吴哥寺
清晨5:00,又一场为争夺水池边的最佳位置展开的吴哥寺竞速赛以本姑娘夺得次席告终。离日出尚早,头顶是人生从未见过的、最纯净浩渺的星辰大海,或明或暗的星海波涛彻底模糊了对所处空间界限的概念。
不过星海如此璀璨,也说明了两个问题:
A. 万里无云,朝霞铁定无望,今天的日出估计不会有太多亮点了;
B. 难不成白天又要晒成咸鱼不成〒▽〒!!!!

2. 巴肯山
高棉人崇拜山,阇耶跋摩一世迁都巴肯山后,这里就不只是一座现实意义上的山(哪怕实际上只有67米高),也是宇宙的中心——须弥山的化身。
白日登巴肯山原因就一个:人少(事实证明本姑娘是多么英明)。
上山路有两条,白天走左边的象道,下午走右边的人行道。象道呈之字形,算是捷径,以本姑娘的平速10分钟登顶,但处处机关陷阱,不是踩到大坨排泄物,就是冷不防和脚边埋伏的蛇宝宝、空中垂落的蜘蛛精四目相对("≡ _ ≡)~~人行道绕巴肯山画了大半个圆,比较平顺
山顶的巴肯寺,空间超乎想象的广阔。东面有美国的援助团队正打围作业,粉尘缭绕中能望见吴哥寺的5座尖塔。西面的坛台和塔群已经修缮完毕,墙上有被称为“巴肯style”的女神像残迹。

3. 塔布笼寺
春节将至,我们在塔布笼寺遭遇了一场春运。
看得出这里曾经有过规整的格局,但树与石近千年的纠缠让它变得错乱狭小,游客必须遵循唯一的“东进西出”线路行进,轻易会让旺季的塔布笼寺之旅变成一场没有硝烟、顺波逐流的大乱战。
但这次来塔布笼寺,是刻意要打卡3样东西的,分别是一棵树、一张脸和一尾兽。

关于一棵树:它是塔布笼寺最标志性的图腾,就倚跨在东门背后的转角处,等待着给每一位毫无准备、蓦然回首的过客以目瞪口呆的一击。

关于一张脸:一张佛面,巴掌大小,唇角微翘隐匿在树根的怀抱里,不明真相的游客从3米外的护栏边经过,没有提示几乎不可能发现(* ̄▽ ̄*)。

关于一尾兽:这是今天最艰难的任务,因为对于它有多大、坐标在哪儿根本毫无线索,只能一塔一墙地寻觅,一砖一柱地摸排。苍天不负强迫症啊可算被本姑娘找到了 (ʘ̆ʚʘ̆) !!!至于神兽到底是不是恐龙,任君脑洞大开~~~

在密集人流中捕捉塔布笼寺的精华,最重要的时间和耐心。

4. 茶胶
茶胶寺的与众不同,全在一个“简”字上。当年半途而弃的遗憾,无意间成就了一座神迹。

全吴哥最陡窄的石阶上,Wendy同学奋进的身姿很是感人~~

洞里萨湖畔,陋室将倾;绝顶之上,圣殿千秋。

5. 癞王平台
午后,重回王城。
一条秘径深入癞王台的裂隙,里面的浮雕基本未经风化,眉眼生动得令人心慌。
Tim同学为前一晚上在Genevieve’s毫无节制的灌辣椒水泡饭付出了晕头倒胃的代价,只能遗憾退出了下午的行程,二人行的王城之旅彻底沦为了闲庭漫逛~~

象征君王的九头Naga,傲慢真如王权。

广场对面的十二塔庙,敢冒中暑的风险前去瞻仰的都是壮士。

6. 空中宫殿
君王每晚思考国事未来人生的地方(才不是什么“为了国祚和蛇女在上面酿酿酱酱”这种传奇呢( ̄▽ ̄)),仰望确有股仙宫楼台的味道,目前禁止攀爬。

7. 巴芳寺
即便“铜塔”早已不存,巴芳寺的壮阔也丝毫未减。

200米长的高架引道一路向西,承托着信仰的重量。散落一地的石条,是因那场并不久远的战火和屠杀永不得归位的孤魂。引道中途的十字型平台上,门洞窗格犹在,是摆拍的好地方。

8. 巴戎寺
$2一杯的芒果shake里混着果肉还有果核上的细丝,让欠费的血槽极速满格。
下午的巴戎寺已经从大批量的旅行团中得以解脱,吴哥王朝最后的政治和宗教中心,慵懒地接受着小型团队和个人的朝拜。

特意将巴戎寺放在一天的最后,只为从与上次截然相反的光线中,见曾经未见的、不一样的微笑。

10月的巴戎寺之行,“高棉的微笑”占据了我的全部关注,而这一次,我是冲着底层回廊上1.2公里长的浅浮雕来的;更准确一点,是冲着“君王治下的战争与和平”主题而来。

除了大量对军队、皇家仪仗和战争血腥场面的描绘外,这里的浮雕也将视野转向了庶民的平凡生活,比如
闲得无聊斗个猪吧~~

狩猎不成,反被猎物逼上了梁山~~

制陶的作坊里分工明确热火朝天~~

妻子撵上行将出门的丈夫,送上一只鳖~~

“老板儿这把伞啷个卖嘞?”

小哥你吹炉火的姿势很销魂呐~~

“用力!已经看到娃娃的头了!”

家里添了丁,不宰个猪下锅不喜庆嘛~~

外圈溯源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1. 女王宫
三道围墙,横竖百米,里面镶嵌着吴哥的明珠。

第一道围墙的门楣上,天空之神因陀罗骑三首神象,狮子口中吐出翻卷的浪花。

庭院中央,引道两侧的Linga象征生命的力量。

第二重围墙的立柱上,残存的梵文刻板叙述的应该是女王宫的修筑历史。

第三道围墙和主体建筑连成一体,墙内的世界,寸岩寸锦。

中央殿阁下,“东方的蒙娜丽莎”倚门浅笑。

猴王Hanuman的坐像,部分真迹已经遗失。

女王宫远离市区,想要避开人流烦扰、静观细赏,务必要朝发或者夕至才行(= ̄ω ̄=) ~~

2. 罗洛斯遗址群
它是吴哥王朝在洞里萨湖区的首座都城,高棉建筑艺术辉煌的起点。
2.1. 洛雷寺
4座危如累卵的砖塔,曾坐落于高棉史上第一座大型水库的湖心。如今沧海早已化为稻荷,只有残留的神像丰满的肢体诉说着不一样的审美故事。

2.2. 神牛寺
茂密林荫下,6座红塔两两相背,分别祭奠着父辈和母辈的先祖。3头神牛Nandi跪伏在塔前,是湿婆神的坐骑。

神牛寺的红砖表面,黏附着吴哥存留质量最完好、数量最多的灰泥浮雕,质地细脆有如糯米,但一雕一刻,皆是后期女王宫繁如绸锦的绝技起源。

2.3. 巴孔寺
繁花盛放的引道尽头,高棉第一座基台平地拔起、“须弥山”傲立中央的金字塔形建筑赫然横陈。

这里有罗洛斯遗址最开阔的空间布局,曾是旧都的地理中心和宗教圣域,吴哥王朝在这里孕育光华,最终甩开洪水的纠缠,定都巴肯山,走向全盛。

3. 巴肯山
下午4:15抵达山脚,心想可能有点来迟了。果然巴肯寺下方已经排起了200米的长队,虽然一直有前进,实际上是队伍中有人半途放弃的结果,已经在限流前登顶的人,是断然没有理由早退的。
反正来都来了,以前也从未有过守候落日的经历,索性就在高台下方的小观景台找块地皮坐等了。

我本不是个敏感风月春秋的人,但是在日轮最后突然加速坠入乌云、红光迸溅的瞬间,还是感到了巨大的失落和孤独。寒鸦数点,流水孤村,落日天涯,唯不见家┭┮﹏┭┮ ~~

最后的闲游

没有既定安排的最后一天,给Tim同学和Wendy同学描了崩密列的灵魂画作用来指路,解决了早饭后决定顺着暹粒河走哪儿算哪儿。

距老市场不远,是有500年历史的寺院Wat Preah Prohm Rath。

暹粒邮政局,明信片粉之家。

酒吧街附近,喧嚣未起,闲适静好。安能再重逢?唯有时光知晓(o´ω`o)ノ~~

END

本篇游记共含6722个文字,2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的照片视角真独特,手动点赞!

2017-02-13 20:2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